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這個時代的亞伯蘭罕

· 講道話語

創世記18:1~15

【耶和華在幔利橡樹那裏向亞伯蘭罕顯現出來。那時正熱,亞伯蘭罕坐在帳棚門口, 舉目觀看,見有三個人在對面站著。他一見,就從帳棚門口跑去迎接他們,俯伏在地, 說:“我主,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不要離開僕人往前去。 容我拿點水來,你們洗洗腳,在樹下歇息歇息。 我再拿一點餅來,你們可以加添心力,然後往前去。你們既到僕人這裏來,理當如此。”他們說:“就照你說的行吧。” 亞伯蘭罕急忙進帳棚見撒拉,說:“你速速拿三細亞細面調和做餅。” 亞伯蘭罕又跑到牛群裏,牽了一只又嫩又好的牛犢來,交給僕人,僕人急忙預備好了。 亞伯蘭罕又取了奶油和奶,並預備好的牛犢來,擺在他們面前,自己在樹下站在旁邊,他們就吃了。他們問亞伯蘭罕說:“你妻子撒拉在哪里?”他說:“在帳棚裏。” 三人中有一位說:“到明年這時候,我必要回到你這裏;你的妻子撒拉必生一個兒子。”撒拉在那人後邊的帳棚門口也聽見了這話。 亞伯蘭罕和撒拉年紀老邁,撒拉的月經已斷絕了。 撒拉心裏暗笑,說:“我既已衰敗,我主也老邁,豈能有這喜事呢?” 耶和華對亞伯蘭罕說:“撒拉為什麼暗笑,說:‘我既已年老,果真能生養嗎?’ 耶和華豈有難成的事嗎?到了日期,明年這時候,我必回到你這裏,撒拉必生一個兒子。” 撒拉就害怕,不承認,說:“我沒有笑。”那位說:“不然,你實在笑了。”】

撒拉和神爭戰了,神說她笑了,撒拉說:“我沒有笑。”好笑吧,這就是描繪了人的面貌。我們在亞當夏娃犯了罪之後,人就站在撒但那裏,從亞當的後代開始出生了人。非常抱歉的是自從人出生以來,撒但那罪惡黑暗的心進到我們心裏。我們所想的,所說的都是黑暗的,過著罪惡的生活。

可是為了拯救我們這樣的罪人,為了洗淨人的罪,洗的比雪還要白,讓我們能夠去天國,這是神的事情。這個事情該從哪里開始?怎麼開始做呢?不是就那麼隨便的做,而是在那麼多的人當中揀選了亞伯蘭罕。讓亞伯蘭變得和其他的百姓不一樣,讓亞伯蘭能夠蒙福,蒙恩典。

這樣人們就看到亞伯蘭信這位神之後,這位神讓他蒙福啊。就這樣神願意賜福給亞伯蘭,所以讓別的民族看了之後,那我們也像亞伯拉罕一樣信神。

就這樣揀選了亞伯蘭,你是被我揀選的民族,我使你昌盛,使你富足,我讓你成為列國的夫。亞伯蘭聽了這個話,特別的高興:看來我以後會生很多的孩子,我的生活會變得很幸福啊!但是神光是給應許,卻遲遲不給兒子。到了40歲也不給、50歲也不給、60歲也不給、70歲也不給。

當亞伯拉罕100歲時候,耶和華出現在亞伯拉罕面前說:“你的妻子撒拉會為你生一個兒子。”那時候撒拉她的月經已經斷了,已經不可能再生兒子了。亞伯拉罕再怎麼想也是自己年紀老邁,還有妻子撒拉也衰敗。完全不像話,雖然話語是好,或者是通過使女生的以實瑪利,我只要養好他就行了。他說了這樣的話。真是的,神為什麼沒有在40歲、50歲的時候或30歲的時候給孩子,非要在100歲,看得不可能的時候給孩子呢?我們實在理解不了。神在每當遇到我們的時候,都有祂的計畫,為了讓我們能夠得救,我們首先要做的是心變得和神一樣,所以在神創造人的時候,創造了人的心。

今天有很多汽車,特別好的車,它們有電子大腦。如果開車疲勞的話,車就知道,說:你已經疲勞了,所以請您休息再繼續走。”然後要經過服務區的時候,他說要不要在服務區停下呢?當然這個機器聽不懂我的話,我就說吵死了。這個電子大腦和我交流的時候感覺它很驕傲,你懂什麼呀?我也知道我很疲勞。但又有時候在晚上開車的時候,我也的確疲勞,在那個時候,他又推薦我需要休息的時候,我覺得他說的不錯。有的時候我覺得雖然困,但我還能堅持的住,它總是讓我休息,那個時候就煩了。

但實際上神的計畫,和撒但一直支配著我們數千年以來,無論是時間方面還是空間方面,各個方面束縛我們,限制我們,讓我們捆綁在這個限制裏面,無法讓我們抵達神的領域裏面。如果虔誠的人,忠誠的人,他們一個月賺1萬人民幣的工資,他們有限的錢裏面要好好的生活。泰勒牧師說:他小時候父親常常吸毒、賭博。有一天他回到家之後,發現家裏的盤子、碗、叉子都沒有了,以為是小偷偷走了。但後來知道了原來父親拿去賣了之後又輸了。

我第一次去了亞特蘭大,有一位夫人邀請我去了她們家。然後她邀請幾個鄰居過來了,泰勒牧師的母親沒有受到邀請,她聽到別人去,她也跟著去。有人問她:你是怎麼來的?她說我因為聽說這裏有人要傳話語,所以我也來了。

就這樣我開始傳福音,那次候泰勒的母親得救了。泰勒的父親常常吸毒賭博,家裏賺的錢再多也沒有什麼留下的。但有一天,泰勒牧師的父親得救,泰勒得救,泰勒的弟弟泰米得救。泰勒的弟弟泰米已經去印度宣教了。泰米以前完全過著黑社會的生活。我看到每個人得救之後,他們的變化都特別大。泰勒的父親也完全改變,得救之後賭博吸毒完全戒掉了。這個家庭環境變得多麼好,泰勒的弟弟泰米經常和父親一起吸毒,可以說他的弟弟和父親是吸毒的“同班同學”。

奇妙的是神,比方說各位的兒女身體不好。雖然孩子不知道,但是父母們想要趕緊治好。我有一個同工,他的孩子有一點弱智,總是在被子上大便,為此他特別難。有一次我去傳福音,看到他的兒子坐在凳子上一直大喊大叫。那時候我也特別生氣,但是我不能邊傳福音邊生氣。看到他在我面前發脾氣,我就把我的皮帶拿下來,抽了那個椅子的靠背。他嚇一大跳,那個時候我明白了他是能被嚇到的。我就跟他父親說:“你應該要打他,打他的話他會改變的。”他說:“下次他再被子上大便就打他。”

我思想這孩子拿著怎樣的心呢?他父母雖然照顧他,但是到了20歲、30歲還隨便大小便,那怎麼行呢?他吃晚飯之後,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想大便,卻不想起床,於是他選擇舒服的方法。他嫌麻煩就在床上大便。

我感覺他是嫌麻煩,這個時候父親應該打孩子。各位不要覺得打孩子是不好。我們遇到問題的時候,還會做手術,打孩子比做手術方便多了。父親打的時候,他的妻子說:“我們孩子智能有點低下,你打他幹什麼呢?”那時他的心也變弱,但他還是讓妻子出去把門反鎖。

有一天,他做完早禱回來,找不到孩子,發現孩子去了衛生間,然後看著馬桶笑。我研究了這個孩子的心,想像了這個孩子的心。這個孩子心裏想:要不要在床上直接大便呢?又想到這樣會挨打,走過一兩米不就到了衛生間嗎?就這樣,孩子第一次去了衛生間。孩子看到自己把大便拉在馬桶裏,心裏也挺美滋滋的。孩子抱著父親哭了!特別讓父親心疼的是,如果孩子到了10歲、20歲也隨便在床上大便該怎麼辦呢?孩子看到自己把大便拉在馬桶裏,也覺得美滋滋的。所以他抱著父親哭了。自己隨便拉大便,自己覺得很方便。但是父親看著這些會特別心疼。10歲11歲20歲也隨便在床上大便的話該怎麼辦?會給父母帶來莫大的痛苦。只為自己圖方便,懶得去廁所,就隨便大便在床上。各位能理解嗎?所以說,把這個故事應用在各位身上。非常抱歉,因為各位當中沒有人會這樣,但是神向著我們,想讓我們變得更加正直、更加可貴的人,想要如此引領我們。 所以神樹立了亞伯拉罕,成為拯救自己百姓的人。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在亞伯蘭心裏培養相信神的信心。可是亞伯拉罕所擁有的思考、思維是什麼呢?他拿著怎樣的思維方式呢?亞伯拉罕原原本本拿著人的思維方式,若符合人的思維就是對的,不符合就是錯的。

假如各位騎自行車,後來買了一個轎車,就要學習開車,是吧?打開車門,啟動,掛檔,踩油門,這樣的話特別害怕是吧?美國人不讓丈夫教妻子開車,因為美國離婚率最高的原因,就是丈夫教妻子開車時上火,吵架,離婚。 我覺得在美國考駕照很容易,想讓我的妻子考了駕照。我開始教她怎麼開車。因為我的妻子對開車感覺沒有我強,所以我跟她說:停停停!然後我妻子開始跟我發火,你幹嘛大喊大叫呢?讓我覺得要學開車的話,這樣的大喊大叫,應該也能夠接受才行。各位是不是這樣,同意嗎?我看大家好像不同意似的。

我跟她說:“停停停!”就這樣,我稍微大聲說了一下,她就開始跟我發火了。如果我不大聲喊,你再不停下,就要撞到前面去了,我能不大聲喊嗎?所以我想即使一個關係特別好的夫妻也是,也會因著教學開車而關係疏遠,所以我就決定不教了。所以我的妻子現在還不會開車。韓國的公路很複雜,但是美國的公路很簡單。總而言之,我為了妻子我騰出時間,希望讓她能考上駕照,為她付錢。但心不合,我不想再繼續下去了。因為我心裏想,雖然我對妻子初衷是好的,但繼續下去結果會不好。我就跟她說就就到此為止吧!我們的神超乎我們所擁有的水準和水準。

對於孩子來說,在被子裏面大便是非常方便的。父親為什麼不讓這孩子方便呢?沒有人會這麼想,對吧?父親的心如火燒的。現在這個孩子已經變得很健康了。有一次他又把孩子帶到我這裏,我向他又發火:你說什麼?可能當時我的樣子很可怕。孩子不能想幹什麼就做什麼,而是需要節制,自製。現在韓國很多公民們,生一個孩子或兩個孩子,將來會帶來很大的社會問題。如果生一個孩子,父親想要打也是不會打的很厲害。

我們家的大兒子生了三個孩子。女人生了孩子之後,就成為聖女了。他們在生第三個孩子之前,從未想像過自己還能如愛老三。

我看到很多奶奶在笑。生兩個孩子和生三個孩子,是天地之差。人們從來沒有想像過老三居然這麼可愛。我看我的女兒和媳婦,也能看懂她這樣的心,所以老三的脾氣就變得不好。我有時候去兒子家時,兒媳婦說老三不聽話。但老大不那樣,老大很會“照顧”老二、老三。如果老二、老三他們向哥哥抬杠,哥哥是沒有憐恤或憐憫的,和父親很不一樣。所以老大善禹他個子很高,和我不一樣,因為我小的時候個子很矮,所以我確定的一點就是,我的基因裏面也有長個子的基因,只是我當時營養不良。我覺得最小的孫子估計也能長到1米9那麼高。

現在他們在學校經常做運動,剛開始上學的時候他學了摔跤。老大學習摔跤,如果老三抬杠不聽話的話,他就會去把他的脖子給鎖住。 然後老三就說:哥哥,我錯了,你放過我。就這樣,他們三個人就分出了明顯的階級。只要生三個孩子,他們對人處事方面做得非常好。如果多生女兒,她們就會變得更加更美麗。因為女生們在一起,他們就研究怎麼變得更加美麗。如果生一個孩子,這就是心裏面想讓這一個孩子成為怪物的一個心理。所以希望在各位當中只有一個孩子的人,再生兩三個。各位如果生下來就會覺得特別可愛。我們教會的家庭平均就是三個孩子。

剛才說的泰勒牧師是四個孩子,樸方原牧師四個孩子,我的兒子三個孩子,請孫子他們吃漢堡也超過200美金。這些孩子們追求的生活和他們的父親所追求的生活不一樣,孩子們只是想圖方便。父親知道你不能這樣,你不能只圖方便就這麼做,這樣更好,趕緊節制。以後繼續這樣長大,就不會是一般的問題。如果老公有問題,都是婆婆的問題,公公婆婆的問題。

所以,神和人不一樣,如果人的思維是孩子的思維,神的思維是大人的思維。神說去廁所方便,但是我們覺得在房間裏,在床上拉大便也沒有問題,但是在神的思維裏這是有問題的。

神想賜福給我們,想讓我們成為更可貴的人,他引領我們,讓我們到神的世界裏面。所以信仰不是好好禱告,多讀聖經,不是多做善事,不是多多奉獻就是信仰。當然也不是說不要奉獻的意思。

各位仔細聽一下,神瞭解我們,現在各位雖然有高學歷,但在神的思維裏不是那樣,在神看的時候不是。如果各位達到神的思維,神的水準,各位會非常不一樣。

我在以前也經歷了很多的問題,但讓我學習了信心。我有需要的時候,向神禱告,但是神卻沒有成就。用幾句話拜託人就可以得到,但是如果我求人,那是不相信神垂聽了我的禱告,所以這就不說是相信神。

第一次去鴨穀洞的時候,我在那裏生活了九個月。我看到了神是如何幫助我的。對我來說有一個是非常困難的,那就是生兒子的時候。當時在大邱八洞的地方,教會裏有三十名聖徒。那時候我們糧食也吃完了,錢也花完了。那天晚上,從一個城市的人來聽話語,我給他傳了福音。那時我的妻子挺著大肚子在旁邊,大概十點的時候,他聽了福音得救。各位也經歷一下傳福音給別人得救的事情,那個時候各位會經歷非常大的幸福。通過我也能讓別人得救麼?和這個靈魂爭戰,最後讓他能得救,從那裏得到的喜樂比在世上得到一棟房子,任何一輛車都好。

我剛去部隊時,我級別最低、接受訓練期間給很多人傳了福音。雖然有很多困難的時候,也有挨餓的時候,但是在當時能向其他軍人傳福音讓他們得救,不知道有多麼的幸福。即使讓我一生在部隊中,在最低等級中生活,一點也不成為問題。我在部隊退伍出來的時候,在部隊三年中清清楚楚看到神幫助我,心裏想:我和這樣的神一起生活,即使我去撒哈拉沙漠也能生存,把我放到南極也能夠生存!心裏臨到了這樣的心。我得救以後需要的部分,絕對沒有向人說。因為向人說就是不相信神會給,所以沒有向人說。有一次我沒有帶錢,開車走的時候,旁邊的弟兄對我說:“你開車怎麼不帶錢呢?”

我對弟兄說:“車裏有油,沒有錢為什麼就開不了車呢?車裏有油就可以出門。”

他對我說:“如果出事故怎麼辦?”

我對他說:“你這個像話麼,如果沒有錢出車禍的話,會讓你有一個一生也忘不掉的回憶。”因為沒有帶錢的緣故遇到問題解決不了嗎?實際上都可以的,就會多一個見證。在鴨穀洞要去部隊的時候,在那時候要刻章,刻章要花70元,還剩30元,我就拿著這30元去了部隊。我餓,想吃東西的時候,神給了我食物,我需要什麼神都給我。只要各位和神再親近一點,就會準確的知道。

這個人得救後我把他送到家裏。我回到家裏的時候,我的妻子向我發火。讓我們最喜樂的就是傳完福音,別人罪得赦免的時候。回到家裏我想:她為什麼發火呢?我剛傳完福音那麼喜樂,她完全是魔鬼啊。她和我說的意思是,你傳福音就行了,為什麼說那麼長時間呢。雖然福音很簡單,但是我要知道他有沒有理解,如果他沒有理解,我要重新給他仔細解釋。再講一遍,如果需要,就再講兩遍三遍。我不能光顧著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總之這樣講了幾個小時,妻子向我發牢騷。我之後才發現,原來我剛開始要傳福音的時候,她就開始有陣痛了。但是如果她和我說肚子痛,就無法傳福音了。所以她身為師母,這一點良心是有的。她急死了,但是看我的時候,我說了很多廢話,所以她向我很生氣。我知道之後,我對她說:對不起,對不起。我以後就說“福音”就結束了,可以麼?夫妻有時候會生氣,沒有關係。問題是一點錢也沒有。雖然開始陣痛,要生孩子了,但是沒有錢去不了醫院,也打不了車,特別特別困難。在我心裏,也有教會裏負責財政的弟兄,財政裏面應該也有一點錢,打個電話就可以了。雖然我打電話是非常簡單的事情,可是我相信我向神禱告,神聽我的禱告,我幹嘛給人打電話呢?

雖然我打電話一點也沒有問題,也沒有人會罵我、會說什麼。我打電話說:姊妹,現在我妻子肚子陣痛開始了,怎麼辦呢?然後對聖徒來說,我是他們的牧師,他們肯定也不會捨不得花點生孩子的錢。但是我容忍不了的是,我特別想看到神聽我的禱告,那個時候可以說是我人生中最困難的時候。

晚上已經到了淩晨一點、兩點,那時候我才知道陣痛不是一下子來,而是來一次停一次,來一次停一次,有週期的,男人不是很清楚。我發現週期變得越來越短,越來越短,我心裏想這樣生下孩子怎麼辦,很擔心。即使這樣我也需要相信神,不能用人的方法。

就這樣到了第二天早上七點左右,那個時候我大概三十二三歲,有一個年輕的婦人,她大概剛得救一個星期。她有話想和我說,她就這樣問路找到我們家。她來到我家裏看到我妻子在陣痛,那時候我沒有問她因為什麼事情來到我們家。但是她看到我妻子之後,這個姊妹和我妻子說:“師母,我在釜山醫院婦產科上過班,我有資格證,請你稍等。”我都看不到她的腳,她就出去了。回來的時候拿了一個包,之後我的兒子出生了,就是永國。

現在我想起來,神如此給我準備,我就是沒有相信你。因為兒子出生之後什麼都沒有,所以這個姊妹開始給我們家買米買肉,就這樣大概到了11點吃了早飯。我依靠著神,但經常想過神不會聽我的禱告。然後感覺不行的話,我就想要使用別的方法,使用別的方法的意思就是不相信神。神真的在我餓的時候,我經歷了特別多的神為我作工的部分。

到了晚上我去傳福音,那時候很多人睡覺,沒人聽福音,然後我就走路,走著走著,我看到在馬路上有一個人摔倒在那裏,是一個醉酒的人躺在了馬路上。我怕有汽車會碾上他。我問他:“爺爺,你的家在哪兒?”他說在慶山。就這樣我攙扶著他,那個時候我快餓死了。然後更困難的是我攙扶他走了很長時間。他突然說他的鞋子掉了。那個時候沒有路燈的緣故特別暗,我找不到他的鞋子。我兩三次都有特別想打他。幸虧把他帶到了慶山,他的酒也醒了,他能夠自己走路了。

到了慶山那個門口的時候,村民都在路燈下玩。我把他帶過去的時候,有一個青年說:“父親,父親,你怎麼才回來?”他問我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跟他說,我在馬路邊上看到他倒在地上,感覺很危險,我就把他攙扶過來了。他的兒子特別感謝我,就讓我去了他們家。他給我拿了板栗和飯。那時候我困得不得了,我是宣教學生,所以我要傳福音。就這樣他給了我飯,我吃了飯又睡了覺。他給我買了回大邱的車票。

各位得救之後來教會參加聚會,這是最基本的。但是在各位的心裏,向著神要有相信神的信心,我們要學會憑著信心生活,才能讓我們與神的關係變得自由、舒服、平安。

神想給亞伯蘭罕兒子,30歲的時候可以給,40歲的時候也可以給,可是等到了亞伯蘭罕100歲,撒拉90歲的時候,神向年紀老邁的亞伯蘭罕說要給兒子。女人初經開始可以懷孕。但是撒拉的月經已經斷了,她是不可能懷孕的女性,無法再懷孕了。撒拉現在是89歲,亞伯蘭罕是99歲,他們相差10歲。有一天耶和華說:“在明年這時候,撒拉會生一個兒子。”

神不僅做人看起來可能的事情,也做人看起來不可能的事情。當我們相信的時候,我們的心與神的心變得一樣,神能無限地祝福我們。神讓我們看到亞伯蘭罕怎麼蒙福的?我們教會與別的教會不一樣的是什麼呢?,即使去了10年20年別的教會,那裏也無法指教人們罪得赦免的秘密。我從小的時候一直去了教會直到19歲,我犯了很多罪,不知道到底該怎樣洗淨罪。在教會裏說要熱心悔改,我也悔改了;即使悔改了,但是罪還是赦免不了。

我問了牧師:“我悔改了也不行,怎麼辦?”牧師跟我說:“悔改要結出果實來。”我就問他:“那怎麼才能結出果實呢?”他說要饒恕人。有一天,我想結出悔改的果實,就叫了一個朋友過來。我平時愛開玩笑,但那一天我非常嚴肅地跟那個同學說了。當時路燈太亮,我真的無法跟他開口說,請你饒恕我吧。所以我把他帶到一個特別黑暗的地方,他被我嚇到了:“你就在這兒說吧。”我就跟他說:“你再過來一點,再過來一點。”那時候我特別嚴肅,朋友被我嚇到了。所以我們走到一個大建築物的牆邊,那裏很黑暗。

我就跟他說;“昨天我對你撒謊了,我很對不起你呀。”他聽我說這個話之後,他說你這個傻瓜!那時候我不知道多麼羞恥。我心裏想,原來悔改是這麼困難的事情。有的時候,使喚年紀小的孩子說,給我買一點麵包。這樣的事情怎麼悔改呢?太丟人了。所以我在之前去的教會,再悔改也洗不掉罪,洗不盡罪。我罪得赦免得救之後,翻開聖經,在利未記找到了關於贖罪的話語。向著罪得赦免的部分我開始明白,原來是神這樣赦免我們的罪。原來是這樣的緣故稱我們為義人了。在理解這部分之後,所以我開始了CLF牧會者聚會,1000個人,2000個人。

這次去肯雅的時候,參加了3500名牧師,他們聽了之後嚇一大跳。我去俄羅斯時,總會長牧師也來了。我講罪得赦免時,他們常常問我,你怎麼能這麼容易解釋聖經呢?他們感覺罪得赦免特別困難,悔改特別困難。然後我就簡單的回答了,知道的話就容易,不知道的話就困難。

如果不知道罪得赦免的話,連自己也無法脫離罪,無法罪得赦免,也不可能讓別人罪得赦免。在韓國有很多基督教會最重要的問題就是,耶穌為我們釘在十字架上,使我們罪得赦免,但是如何讓我們的心裏的罪得到赦免,人們不知道這個過程,所以人們說心要火熱,和得救一點關係都沒有。有的人說我的心火熱起來,所以就得救了,不是這樣的。

我去了非洲,有一個牧師說他得救了。我問他怎麼得救的,他說他以前被關到監獄裏面7年,然後就得救了。我就說:“那是去了監獄,不叫得救,得救絕對不是因著行為。”他卻問我:“你去過監獄嗎?”我回答他,我沒有去過監獄。我去監獄裏給囚犯們講過聖經,沒有被關進過監獄。那個人說你以為我去監獄的時候。我自己去的嗎?我和我的妻子和孩子一起去了監獄,難道這樣我也不能去天國嗎?我跟他說:“聖經裏面說靠著人的行為是不能去天國。當我們的心裏面開始相信耶穌洗淨了我們的罪,我們相信的時候就成為義人!我們用心裏和用口說:“我認定神”是不一樣的。

如果心裏面真的明白我罪得赦免的話,是不一樣的。我讀了20次30次的聖經,讀到了利未記中記載的贖罪祭的部分,開始解開了我心裏面關於洗罪的問題!我的罪是怎麼被洗淨?為什麼神說:“不再紀念我們的罪?”我怎麼洗得像雪一樣白?明白了這一點之後,我心裏變得特別平安!

我是鄉下人,以為大城市的人更應該懂這一點!我去大邱問人們的時候,發現沒有一個牧師知道這一點!所以我心裏想,首爾的人應該知道吧!來了首爾之後,發現首爾的牧師也不知道,當我說我沒有罪的時候,他們說我是異端。沒有得到罪得赦免是問題,得到赦免怎麼就成為問題了呢?罪得赦免的話就變為聖潔了。罪得赦免成為義人,不是正常的嗎?罪得赦免還是罪人反倒不正常嘛!在首爾也沒有看到像這樣能罪得赦免的人。

大邱每日報想要採訪我說:“牧師啊,好消息宣教會和其他教會差別在哪里?”

我回答他:“怎麼能用一句話去說呢!”

然後他跟我說:“那你也簡短給我說一下吧。”

我就跟他說:“你問的太難了。你去教會嗎?”

他說:“一次也沒有去過教會。”

然後我問他:“你知道耶穌被釘十字架的故事嗎?”

然後他說“這我知道。”

“你知道耶穌基督為什麼釘在十字架上嗎?”

他說:“我聽說是為我們的罪被釘在十字架上的。”

“看來你知道啊!我們教會教導的是因為耶穌為了我們被釘十字架,我們相信耶穌已經洗淨了我們的罪!我們才說是義人!但是別的教會認為耶穌還沒洗乾淨,仍然說自己是罪人,所以這樣不一樣。”

這個記者對我們說: “別的教會真的認為是罪人嗎?”

我就跟他說:“那你自己去問問吧?”

“真的,他們明明說自己是信耶穌的,還認為自己是罪人嗎?”

“你自己去問一問就知道了”。

“那他們相信的是什麼呀?他們整天看著十字架,卻不相信耶穌洗淨了罪。”他那一天回去開始寫報告,寫的特別的好。然後在宗教信仰的那一欄裏,然後下麵有一個廣告,上面寫的都是對我的採訪。我看的時候寫的特別的好。但是他之後給我打電話說:“有很多其他教會的牧師向他抗議!”所以他回答說:“我是記者,我採訪了牧師,這是我採訪的內容,因此寫了報告我有什麼做錯的?”他說:“總而言之遇到了很多困難。”

重要的是,不是去了教會就相信耶穌,也不是多禱告,多奉獻就是相信了耶穌。要按著話語本身,原本相信耶穌!耶穌為了我們釘在十字架上去世。

以賽亞書 53章【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因他受的懲罰,我們得平安。因為耶穌代替我受了懲罰,所以我平安。

有一次我演講的時候,我說我是義人,他們嚇一大跳。他們說:“我有疑問,我有疑問。”

我說:“問吧!”

“牧師你沒有犯罪嗎?你沒有撒謊嗎?你沒有偷東西嗎?你憑著良心說一下。”他一直以為我沒有犯罪的緣故,所以我說是義人。

我說“如果我真沒有犯罪的話,我幹嘛要相信耶穌呢?我犯了很多的罪。還偷偷吃了別人家的蘋果,柿子!這些數也數不清!我曾經是個特別可惡的罪人!”

他們說“那你為什麼說你是義人,你明明是罪人!”

我回答他說,:“我犯了罪,如果耶穌沒有洗淨我的罪的話,那我是罪人,但是耶穌洗淨了我的罪,那我就是義人了!”牧師們提的問題也就這樣!

所以我給他打開了聖經【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的稱義了。】罪得赦免的人哪里不一樣呢?

之前我去教會一直以為要去地獄。當時需要給教會的鐘錶塗漆,沒有人上去,我就上去。特別困難,特別害怕。塗完之後再掛上鐘多好,非要把鐘掛上之後再塗上漆。然後我在塗漆的時候向下一看,感覺特別可怕,我只要一撒手就會掉下去摔死了!那時候我心裏想,我如果現在在這裏掉下去死的話,因為是做教會的事情死的,是不是會在神面前少受到懲罰?幸虧那個時候沒有在那裏跳樓去死,要不然我會去地獄的。

我不斷地讀利未記的話語,讀到關於贖罪祭的時候。發現在那裏詳細又準確地說著贖罪的部分。如果神說我們是義人,那我們就是義人,這是對的。因為神和我們的思維不一樣,是在不同的次元裏。尼哥底母不是還抬杠嗎?重生就可以嗎?那該怎麼重生呢?要藉著水和聖靈,不是去接受耶穌的話,而是向著重生本身提出質疑!耶穌說:“我說的重生指的是靈裏的重生。”所以最後和尼哥底母無法再繼續對話。因為尼哥底母實在是了不起的緣故。因為尼哥底母想的方向和耶穌想的方向不一樣。

如果,因為我們已經犯了罪,即使我們多行善事也無濟於事,如果我們調整和耶穌一樣的方向,就能變成義人。樣。我們犯了罪,就應該受到罪的懲罰,耶穌已經替我們接受了懲罰。

在羅馬書裏說【“耶穌被交給人是為我們的過犯,復活是為了我們稱義】,因為耶穌受到了懲罰,為了見證我們稱義而復活。他說你看看我手上的這個痕跡,你看看我頭上被荊棘冠冕紮的痕跡,那是因為我替你的罪所受的鞭傷。你看看我!我因為你而我受到了這樣的迫害,不僅僅是你!

各位,包括這世上所有的人把他們的罪都已經解決了。在十字架上已經成就了,成就了什麼?成就了贖罪祭。阿們嗎?所以我們就經常唱讚美說耶穌洗淨了我們罪,而且還不紀念。人們唱喜樂日,喜樂日,救主洗淨我眾罪孽。還有藉著那寶血洗淨了我們罪,唱了很多這樣的讚美,唱完讚美就說:自己仍然是罪人。唱讚美說自己是義人,唱完讚美就又說是罪人,不是這樣。

相信耶穌並不是別的,就是相信耶穌為了我們釘在了十字架上,流了寶血。耶穌不是洗得馬馬虎虎的,洗了之後,算了不洗了。而是無論我想起來的罪和想不起來的罪,也都已經洗的乾乾淨淨。耶穌說:“你已經潔淨了!”神說我們已經潔淨的緣故,我們已經潔淨了。聖經有很多非常可貴的話語,我在主裏面過著生活。因著耶穌開始相信主,得救之後,看聖經的時候神讓我看到的話語,讓我特別特別感謝。所以有的時候我心裏面特別感動。

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的稱義了。】不是介紹我們做什麼,我們什麼都沒有做。 而且我們還什麼都不能做,一定要讓耶穌一個人都解決。我們如果想要做什麼的,我們越做越搗亂,添麻煩。唯獨耶穌一個人洗的乾乾淨淨之後,神看著耶穌洗得乾乾淨淨之後,神向著我們說已經義人了。神說是義人的話,我們就是義人了。

那時候多明尼加的牧師們都嚇一大跳,然後他們都上到講臺上,他們開始抱起我說:“你是我的父親”,然後讓我給他簽名,讓我和他們一起拍照又握手。那時候我有了很多兒子了,有的比我年紀大,有的比我年小一點點,還有像我的兒子一樣年紀的。

親愛的各位,我們不要光靠嘴巴, 而是我們在心裏去相信耶穌的寶血,這寶血就是耶穌替我們受害的證據。因為神稱我們為義人,那是因為耶穌釘在十架上洗淨了我們的罪。在我們現實生活當中,相信神聽我們的禱告。我們和他們交通說生病時要禱告,相信的人真的能好。我也經歷了很多,見到了很多人得了絕症,憑著信心好起來,能看到神活著做工。

希望各位不要只是成為來教會參加聚會的聖徒,而是活在耶穌裏面,和神一起交流心。神沒有在亞伯蘭年輕的時候給他孩子,而是在他到了一百歲,無法期待自己的時候。神希望讓我們看到人做不了的事情,神是能夠做到的。所以在無法生孩子的時候,當他們相信神,親近神的時候,神養育了他的信心。神想要讓我們信心成長,讓我們不使用我們的方法,而是聖經的方法。雖然我們理解不了,像對38年病人說:拿起你的褥子走吧。他走起來了呀,睚魯的女兒也活過來了!神向著我們說:我向著你,我也要這麼做,你相信我要這麼做。 神向我們說了這樣的部分。

希望各位放下自己的想法,相信神的話語。這樣的話,各位都會成為這個時代的亞伯蘭罕,讓身邊的人看到各位說這個人真蒙福啊。那是因為他得救的緣故,讓我們身邊的人看到我們蒙福。所以神揀選了亞伯蘭罕,賜給了福,神也讓各位得救,讓各位蒙到福,讓各位身邊的人看到各位之後,心裏面想到:我也想要得救,得救才能蒙到這樣的福,讓我們身邊人看到聖靈活著做工。神想要做這樣工的緣故,所以神引領著我們,讓我們進到信心的世界裏,希望各位相信這一點。 如果這樣的話,神會用能力在各位身上做工,我們相信神會賜恩典給各位。

我們短暫的做一下禱告,各位閉上眼睛之後,各人短暫做一下禱告!

2019.11.3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