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主日禮拜》— 我們教會的彼得

· 講道話語

《使徒行傳》4章1-22節【使徒對百姓說話的時候,祭司們和守殿官,並撒都該人忽然來了。因他們教訓百姓,本著耶穌,傳說死人復活,就很煩惱,於是下手拿住他們。因為天已經晚了,就把他們押到第二天。但聽道之人有許多信的,男丁數目約到五千。

第二天,官府、長老和文士在耶路撒冷聚會,又有大祭司亞那和該亞法、約翰、亞曆山大,並大祭司的親族都在那裏。叫使徒站在當中,就問他們說:“你們用什麼能力,奉誰的名作這事呢?”那時,彼得被聖靈充滿,對他們說:“治民的官府和長老啊,倘若今日因為在殘疾人身上所行的善事,查問我們他是怎麼得了痊癒,你們眾人和以色列百姓都當知道,站在你們面前的這人得痊癒,是因你們所釘十字架、神叫他從死裏復活的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

他是你們匠人所棄的石頭,

已成了房角的頭塊石頭。

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

他們見彼得、約翰的膽量,又看出他們原是沒有學問的小民,就希奇,認明他們是跟過耶穌的。又看見那治好了的人和他們一同站著,就無話可駁。於是吩咐他們從公會出去,就彼此商議說:“我們當怎樣辦這兩個人呢?因為他們誠然行了一件明顯的神跡,凡住耶路撒冷的人都知道,我們也不能說沒有。惟恐這事越發傳揚在民間,我們必須恐嚇他們,叫他們不再奉這名對人講論。”於是叫了他們來,禁止他們總不可奉耶穌的名講論、教訓人。彼得、約翰說:“聽從你們,不聽從神,這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們自己酌量吧!我們所看見、所聽見的,不能不說。”官長為百姓的緣故,想不出法子刑罰他們,又恐嚇一番,把他們釋放了。這是因眾人為所行的奇事,都歸榮耀與神。原來藉著神跡醫好的那人有四十多歲了。

耶穌重新尋找到了正在捕魚的彼得

我參軍後遇到的第一個困難是什麼呢?參軍後,國防部會為軍人們發放槍支、軍裝等軍用物資。到了十一月,天氣變冷後,也會發放手套,是那種綠色、毛線織的手套。晚上睡覺前,我把手套搭在了槍上。可是半夜醒來,我的手套竟然不見了,不知被誰給偷走了。

當年,體罰現象非常嚴重。手套丟了,比起受凍,我最怕的是班長會說,你把手套賣到哪里去了,因此體罰我。當時,我並沒有多想,只是覺得:“這裏是軍隊,沒辦法,只能把別人的手套偷過來。”

晚上去廁所,把別人的手套偷過來,但不能直接偷,得把一個人的手套,挪到第二個人那裏,再把第二個人的手套挪到第三個人那裏,這樣挪動幾次之後,偷過來,就不會被人發現。

那天本來我想好要偷手套了,可是耶穌在我心裏放進來了什麼心呢?“你偷手套,有可能不會被發現。可是萬一你偷手套被人發現了,你還能在軍隊裏傳福音嗎?”我打了一個冷顫。

成為福音傳道者後,我餓過肚子,經歷過貧窮、困難的時刻,能讓我戰勝這些困難的,就是傳道。給一個人傳道,那個人得救時,我是那麼喜樂。

很多年前,有一個人給我寫過一封信,說在一個工廠有一個姑娘,請求我去給她傳福音。我去找了那位姑娘,給她傳福音,她得救了。從那時起,每週五,我們開始在她們工廠舉辦《聖經》學習班。

因為她們工廠保安管理得很嚴,外部人不能進到裏面去,所以我們就在附近一個學校一起學習《聖經》。

現在道路都很通暢,但當年,我吃完中午飯就得趕緊出發,換乘幾次公車後,傍晚時分才能到達學校大門口,然後再步行一段時間,就到了學習地點。我坐在那裏一邊讀《聖經》,一邊等她們來。

大約到晚上七點鐘,在工廠上班的人們開始一個、兩個地過來學習《聖經》,最多的時候,曾經來過二三十人。我在那個工廠學習《聖經》特別幸福。

《聖經》學習結束後,姊妹們都回工廠去了。我一個人穿過校園,往公車站走。校園裏黑黑的,沒有路燈,走在林蔭小路上,現在回想起來,感覺還像夢境一樣,天上的星星閃閃發光。

這次小英得救了,下周玉喜差不多也能得救了,英華也會得救的。一一地想著姊妹們的名字,能夠拯救一個生命的喜樂實在是太大了。

漆黑的深夜,坐著公車往家裏走。公車裏很多人都在抽煙,嗆得厲害。下車後,我使勁抖著衣裳,把煙味都抖掉後,走進家門,已經是半夜十二點了。

我妻子抱著女兒坐在房門口打著瞌睡在等我。“妻子知道我心裏的這喜樂嗎?她能明白我心裏的這幸福嗎?”

給孫母親傳福音

我第一次給孫母親傳福音,她得救時的那喜樂,是用全世界跟我交換,也交換不了的喜樂。給一個人傳福音,看到他得救的那幸福是那麼大。

在軍隊裏偷東西不叫偷,而是叫位置挪移。為什麼呢?再偷,東西也都在國防部裏面。不過,那還是偷。“這裏是軍隊,能有什麼辦法,只能偷,沒辦法。”我已經定下心來要偷了。可是耶穌在我心裏放進了什麼心呢?“你偷手套,有可能不會被發現,可是萬一被發現了,你還能在軍隊裏傳福音嗎?”

我是在我國軍隊裏管理最嚴格的訓練所裏接受的訓練。我們要在訓練所裏接受為期十六周的訓練。十六周的訓練生活實在是太艱苦了,所以有很多逃跑的人。但我卻覺得,這十六周是那麼的幸福。每天晚上訓練結束後,我都進到內務班去給戰友們傳福音,簡直幸福得不得了。

別人偷盜都是笑著偷盜,甚至誇耀自己的偷盜技術,但信耶穌的人偷盜只能被人們指責。如果我偷手套被發現了,人們會說:“嘿,看,小偷還傳道呢!”這樣,我就無話可說了,也就不可能再傳道了。

那天晚上我仔細想了想,我對神說:“神啊,感謝你,我不偷了。神啊,您給我一雙手套吧。”我在神面前禱告了。

第二天,我們要進行手榴彈投擲訓練。二百個人一起排著隊伍大踏步地向前走,一百九十九個人都帶著綠色的手套,只有我一個人的手是肉色的。我一直特別害怕班長會過來問我:“你把手套賣到哪兒去了?”

我們開始進行手榴彈投擲訓練,手榴彈上有保險銷。把手榴彈扔出去之前,要先拔下保險銷來,然後數著一、二、三,之後把手榴彈扔出去,手榴彈就會爆炸。

可是戰爭中因為忙亂,會發生沒有拔掉保險銷就把手榴彈扔出去的事情。這樣,對方會拔掉保險銷後,把手榴彈重新扔回來,所以要不斷進行手榴彈投擲訓練。

在軍隊裏進行五十分鐘訓練後,會休息十分鐘,休息時,人們都在抽煙。這時,有一個戰友走過來,大家都是才入伍的,彼此都不認識。他看著我的名簽叫到:“喂。”

“嗯,怎麼了?”

“你沒有手套嗎?”

“唉,可真遇到大麻煩了。晚上睡覺時,不知道被誰偷走了。”

“你小子,你倒是跟我說啊。”在軍隊裏,大家都這麼說話。

“你小子,你有兩雙嗎?”

“嗯,我有兩雙。”

“你這傢伙,你從哪兒偷來的?”

“偷什麼偷啊?”

“要不是偷的,你怎麼會有兩雙呢?”

“我哥哥是中隊長,因為我手上有凍瘡,所以他多給了我一雙。咱們不是戰友嗎,我就送你一雙吧。”他把一雙手套塞進了我的手裏。

當時我從心裏喊著:“神啊!神啊!”

部隊統一派發的軍用手套

其實我心裏決定了那天晚上偷手套。可是耶穌在我心裏告訴我說:“你偷手套也可能不被發現。但是萬一你偷手套被發現了,在部隊三年期間你能傳福音嗎?”偷手套被發現,這對我來說不成為問題,但是一旦被發現就沒法在部隊傳道了,這就讓我很害怕。

耶穌在我心裏和我交通:“你偷手套的時候有可能不會被發現,可萬一被發現了,你在部隊就沒法再傳福音了。”如果人們說:小偷還傳福音呢,你自己信好你的吧。

這樣我就沒話說了,傳不了道。那時候耶穌明確的給了我這樣的心。總會在我想那麼做的時候,主在我心裏說不要那麼做,要這樣做。我常常經歷主在這樣引導我。
這次吳永信牧師給我們聚會,到zoom來聚會,我妻子和我在家打開大電視,我妻子擺好桌子,拿著筆,記著筆記聽,我第一次見她這樣認真聽話語。

我妻子平生第一次跟我說太蒙恩典啦!還跟我說對不起,我這輩子第一次聽她這麼說。本來佈道會是舉辦到週五。我給吳永信牧師打電話提議說,週六再講一天怎麼樣,他說:“哎呀,牧師你來舉辦吧。”

我說:“不行,你來吧。”

就這樣又講了一天,聽的時候非常非常蒙恩典。宋弟兄也講了,吳牧師也講了,下次是永國牧師。我那時候想我還能不能繼續牧會了?感覺到一些危機感。

我聽道的時候,看這些人那麼年輕,太可貴、太美好了。永柱牧師在美國牧會都失敗了才回來,但是看到神在永柱牧師身上做工。現在他是區域長,在麗州買禮拜堂的時候,和麗州教會的牧師一起商量引導買禮拜堂,特別蒙恩典。

現在我們宣教會盆塘教會人增加的最多,永柱牧師來了後聖徒增加了一倍。不僅如此,看到在他裏面做工的神,那不是人做的,神在他裏面做工,非常的可貴和美好,是耶穌在做工。

如果我們不接受神聖靈的引導,不接受耶穌的交通,一旦傳道的話,就覺得自己傳的好,心就開始變高,開始變得驕傲。我們教會傳道者中最大的毛病就是心高的病。

心一旦變高的時候,看誰都不行,誰的話都聽不進去,隨心所欲。然後過兩三年就會驕傲,不讀《聖經》,不傳道, 會墮落下去,這樣的傳道者很多。

雖然得救,有一段時間非常好,可是後來心高了。為什麼呢?因為心高了就聽不進來耶穌說的話。

心高氣傲的人的特徵就是不聽任何人的聲音

昨天我們宣教會在歐洲舉辦了兩天的C.L.F,我傳了四個小時的話語。在歐洲,蒙了神的恩典,吳牧師成為了倫敦基督教協會會長。他說:“哎呀,我不敢當。”

“你當吧!”

“我不行,我英語不行。”

“這樣就足夠了。”

吳牧師成為了英國倫敦基督教協會會長,在他主持的時候,我看了覺得非常好笑,雖然那時候笑是不合適的。

就這樣他把所有的牧會者都邀請了過來,所以我傳了週五兩小時,週六兩個小時,一共四個小時的話語,神完全打開了他們的心。以色列的牧師也進到zoom房間裏面聽話語,心全都改變了。

下周我們教會永國牧師要舉辦五一大傳道聚會。“我生命有何等奇異的大改變!自耶穌來住在我心。”有這樣的讚美。耶穌來到我心裏面引導我,這非常非常感謝。

我們得救以後心裏會發生什麼樣的改變呢?我們得救之前都說自己是罪人。我得救之前也是一開口謊話連篇,也做了很多偷盜的事,真的是非常大的惡人。

但是讚美說:“我生命有何等奇異的大改變!自耶穌來住在我心。”希伯來書10章16節說【我要將我的律法寫在他們心上,又要放在他們的裏面。

耶穌進到我心裏常常和我交通,我心裏不知不覺會有這樣的想法上來:“偷手套吧,這裏是部隊,沒辦法,只能偷,今晚睡覺的時候就偷吧。”可是耶穌給我什麼樣的心呢?“你小心點,偷的話也有可能不被發現,可以偷到。

但是萬一你偷手套的時候被發現了,以後你在部隊怎麼傳福音呢?人們會說,哎呦,這人假冒偽善,信耶穌還偷東西呢。在禮拜的時候他們會說算了,一個小偷傳什麼福音呀。這樣我就沒辦法傳道了。

我在部隊最幸福的就是,在通訊訓練所的時候,那個通訊訓練所沒有軍牧,也沒有教會,什麼都沒有。非常幸運的是,我是ROC311屆,到ROC310屆是在大田,從311屆就到元州。

所以在元州我是最高級的,後來的都是我的後輩。通訓訓練所必須尊重前輩,“在前輩面前抽煙,就沒法用自己的牙吃飯,看到前輩不打招呼,就沒法用自己的腳走路,比前輩先上廁所,就沒法用自己的屁股睡覺。”那是通訊訓練所的潛規則,比我晚來一周也是,我往那一站:“大家好,昨晚睡得好嗎?”

他們就答:“是!”

我說:“不用那麼大聲,小點兒聲說。不用那麼緊張,國防部的表還是運轉的,你們帶著平安的心過生活。”

我說了很多安撫他們心的話,然後我說:“去教會的人舉手!”85%的人舉手。所以在司令部,我們部隊是最大的。軍司令部有三十五人、三十七人,我們部隊裏有一百八十人,其中一百七十人聚會,在我們司令部我是最大教會的牧師。

結束禮拜後個人交通時間,有二十人都舉手。我就讓宋弟兄和金弟兄帶著這二十人一下午給他們傳福音,真的實在是幸福呀!不知多麼感謝神!

我只不過跟隨自己的想法了,但是主會告訴我,你偷手套有可能不被發現,但萬一你偷的時候被發現了,你以後在軍隊裏怎麼傳福音?特別吃驚,以前我沒有這樣想過。我想在軍隊裏我不能傳福音,我活著有什麼意義。

所以晚上,我們有休息時間的時候,那宋從你叫誰過來,叫誰過來啊。今天我給誰傳福音,你來主持,我來講話語,我們在軍隊,我沒有帶錢,但是每天晚上有戰友給我買麵包。

宋弟兄有一天跟我說“樸牧師,你得給我麵包錢!”
“什麼麵包錢?”
“在訓練所時,一直是我花錢請你吃麵包了。”回想一下,當年我身上一分錢沒有,不過確實天天都有麵包吃了。
“對呀,還真是。我一直借你的光吃麵包了。你先等著吧,以後,我再給你啊。”

他說:“先不要給我錢,等我死之前再要。”可能去了天國就可以償還了。

我們用眼睛看不到耶穌,用手摸不到耶穌。信耶穌以前呢,從來不這樣,但信耶穌後,每當我們做事情時,耶穌都在引導我們。
很久以前,在深山溝裏住著一對烤炭的夫妻。有一次,有個人在山裏走迷了路,天上又下起了雪。於是,他在這對夫妻家裏住了三天,給他們傳了福音。這對夫妻從那時起,開始相信耶穌了。
中國東北的冬天非常寒冷。每到冬天,人們都會在早晨喝一杯白酒。那天早上,他們也沒多想,認為天氣冷了,習慣性地倒了兩杯酒,放在了飯桌上。然後開始禱告:“父神啊…”

禱告結束後,要吃飯時,丈夫說:“今天怎麼感覺,耶穌好像有點不樂意啊?”
妻子說:“是嗎?我也有這種感覺。”
丈夫問:“昨天我們有沒有做錯什麼啊?”
妻子仔細想了想:“也沒做什麼讓耶穌傷心的事情啊?”
丈夫問:“跟昨天比,今天有不一樣的地方嗎?”
妻子:“哦,今天桌子上有酒。”

聖靈在我裏面,讓我拒絕酒


他們把酒拿下去後再禱告,這時禱告就變得特別順暢了。所以那天,他們沒有喝酒。下次,再把酒放在飯桌上禱告,心裏又感覺不舒服。那天,他們也沒有喝酒。
這對夫妻來到城裏,找到教會,跟牧師見了面。交流了一會,之後,丈夫問牧師:
“牧師,信耶穌不能喝酒嗎?”
牧師說:“能喝,沒事。”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牧師覺得,他們住在深山裏,喝酒能禦寒,如果不讓他們喝酒,怕他們會受試探。所以才說能喝酒。
丈夫歪著腦袋想了好一會兒,然後開口問道:
“牧師,您喝的是什麼酒啊?”
牧師回答說:“我不喝酒。”
丈夫拍著手說道:“我就說嘛!我信了耶穌後,我心裏進來了一個主事兒的。每當我要喝酒時,這個主事兒的就感覺不舒服。所以我一直沒有喝酒。既然牧師說不喝酒,那我就不喝酒了。”雖然他不知道能不能喝酒,但他裏面的耶穌在引導他。

之前我也講過,彼得三次否認了耶穌。耶穌復活後,彼得覺得沒臉去見耶穌。
彼得本想說:“耶穌,對不起,我否認了您,請您饒恕我吧!”可是猶豫著、猶豫著,耶穌就走了。彼得感到特別痛苦。

我這種人怎麼配做使徒呢?我否認了耶穌三次!我不是使徒,我是漁夫。他再怎麼想,也覺得,自己否認了耶穌三次,已經上不了天國了,也不能傳講耶穌了。太痛苦了。所以他對夥伴們說:“我打魚去。”
那天晚上,他撒了一夜網,一條魚也沒打到。天將亮的時候,耶穌來了,問他們說:
“你們打到魚了嗎?”
“沒有。”
“把網撒在船的右邊!”他們一撒網,打上來特別特別多的魚。到了吃飯時間,耶穌點著了炭火,在上面烤了魚和餅。,跟彼得他們一起吃了早飯。飯後,耶穌問彼得:“約翰的兒子西門,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
彼得心裏有愛耶穌的心。
“主啊,是的,你知道我愛你。”
“你餵養我的小羊。”
彼得心裏即有愛耶穌的心,也有否認耶穌三次的心。否認耶穌的心一直控告他:“你否認了耶穌三次,你算什麼門徒啊?哪兒有這種門徒啊!”這樣的心一直在他心裏翻騰著。否認耶穌讓彼得感到太痛苦了。因此,他想:“我不行,我不是門徒,我是漁夫。”所以打魚去了。
耶穌知道彼得心裏有否認耶穌的心,也有愛耶穌的心。耶穌問彼得:“約翰的兒子西門,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
本來彼得認為自己心裏只有否認耶穌的心,但仔細一想,自己心裏也有愛耶穌的心。

 

彼得說:“主啊,是的,你知道我愛你。”

“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
“主啊,是的,你知道我愛你。”
原來,我愛著耶穌啊!我有愛耶穌的心啊!
耶穌說:“你餵養我的小羊。”“你牧養我的羊。”“你餵養我的羊。”
通過耶穌跟彼得的交流,彼得的心有了變化。是啊,我是否認了耶穌三次,但這不是出於我的本心,而是因為心裏太害怕,所以才否認了耶穌。這些罪在十字架上也都洗淨了。我得用愛耶穌的心,傳福音、做神的工作。
就這樣,本來已經回去打魚的彼得,回轉過來,五旬節禱告時,被聖靈充滿。他馬上上聖殿去,醫好了坐在美門旁的瘸腿的人,那個人站起來,蹦著、跳著,人們都聚集過來,抓住彼得,定睛看著彼得。這時彼得開口說道:
“你們為什麼定睛看我們,以為我們憑自己的能力和虔誠使這人行走呢?”那天他傳福音,有五千人得救了。接著,他被逮捕,被關進了監獄。
那天大祭司們全都聚在了一起。大祭司們全都聚在一起這不是尋常的事情。原本彼得是在大祭司長家的婢女面前瑟瑟發抖,否認說不認識耶穌的人。現在大祭司問他:“你們用什麼能力,奉誰的名醫好了這個人呢?”

彼得回答說:“我是奉耶穌基督的名,就是被你們釘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的名叫這人得痊癒的。”醫好坐在聖殿美門旁的瘸子的那天,有五千人得救了。以前原本在小婢女面前也瑟瑟發抖的彼得,被抓走後,第二天被審問時,竟然在大祭司面前如此坦蕩地說:“我們所看見、所聽見的,不能不說。

聽從你們,不聽從神,這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們自己酌量吧!我們必須見證神!”人們拿他沒辦法。
各位,這麼偉大的彼得也三次否認了耶穌,否認耶穌後,也覺得,我否認了耶穌,我算什麼門徒啊,我打魚去,也對自己失望、回到了過去的生活。但是,有耶穌活在我們心裏。
在深山裏烤炭的夫妻,找到牧師後說,我信了耶穌以後,我心裏進來了一個主事兒的,每當我要喝酒時,就讓我心裏感到不舒服,讓我不能喝酒,做了這個見證。

各位,就像在深山裏烤炭的夫妻心裏進來了一個主事兒的一樣,我們每個人心裏都有耶穌。神說:“我要將我的律法放在他們裏面,寫在他們心上。”
我退伍後,想去一個城市傳福音。

當時我帶著3500元錢坐著公車去了那裏。我拿著3500元錢,可是卻沒買一瓶飲料喝,肚子餓了也不舍得買東西吃,為什麼?因為捨不得錢。我剛退伍,不知道物價有多高,也不知道吃一頓飯會花多少錢。

心裏一直擔心,拿著這些錢能不能租到一個房子。因為我得用這些錢租到房子開始傳福音。到那裏一打聽才知道,一個房子的年租需要7萬元。可是我手裏的錢,連二十分之一都不到。但感謝的是,我對神會給我房子這件事,從來沒有懷疑過。
雖然沒有錢,但我一有工夫就去那裏找房子。有一次,我又去那裏找房子,在回來的公車上,遇到了一個外國宣教士。當時這個宣教士就坐在我的旁邊,他講漢語的水準和我講英語的水準差不多。我們兩個聊了起來。
我問:“您是做什麼的?”
他說:“我是宣教士。”
我問:“您從哪里來?”
他說:“我從英國來。”
他比我大差不多二十歲。
我接著又問:“您要去哪里?”
他說:“我在旅行。”
我問:“是什麼旅行?是傳道旅行嗎?”
他說:“不是,就是隨便逛逛。”

只是旅行的傳到者過著墮落腐敗的生活

聽了他的話,我簡直要氣瘋了。“我們想傳福音,可是因為沒錢,一籌莫展。你算什麼宣教士啊?拿著宣教費,應該去傳道,可是你不去傳道,竟然在旅遊!你簡直腐敗透了!”在公車上,我罵了他一路。

“不做神的工作,你算什麼宣教士啊?”雖然他比我大二十歲,但我一直在罵他。“你馬上回你們英國去,有你在,把我們國家都污穢了。”一直指責了他。英國人還真是紳士,如果他嗆我一句:“你算什麼啊?”我就無話可說了。可是他一直非常安靜地聽我說。
到了中間該換車了,他問我:“樸先生,我能去你家裏跟你一起住一晚嗎?”
我說:“來吧。”
所以,他跟我一起去了山溝,我住的房子。當時,那裏沒有泉水,也沒有井水,我們喝的是河水。現在回想起來,我才知道,當時我的想法太短淺了。其實,我應該把水燒開了再給他喝,但我直接讓他喝了河水。

我喝河水一點事也沒有,可他喝了河水後,那天晚上瀉了一夜肚,一直在跑廁所。他病倒了三天。三天後,他才勉強起來,說他要走了。走之前,他說他想跟我說句話。
我說:“你說吧。”
他說:“我見過很多牧師、宣教士,可是從來沒見過像你這樣生活的人。”
我說:“我的生活怎麼了?”
他說:“我很想學習你的生活,懇求你,讓我跟你一起生活一年吧。”
他不住的求我。我笑了:“我的生活有什麼啊?有什麼可學的啊?”
他說:“不,請一定讓我跟你一起生活一年吧。”
這輩子我還頭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
我問他:“你是不是會收到宣教費?”
他問:“為什麼問這個?”
我說:“有一個問題。沒有人會給我宣教費,我只能憑藉信心生活。所以,不好意思,我常常會挨餓。可是,如果我在餓肚子,你卻有麵包吃,你就會把麵包分給我吃,這樣,我就不會再仰望神,而是會仰望你。這樣可不行。”
聽了我的話,他問道:“那怎麼辦啊?”
我說:“這麼辦吧。你的麵包,就算臭了,你就算把麵包放臭了,扔了,也別給我。我們不要相互交換。你答應我這個條件,我們才能一起生活。”
他說:“好,這容易。”
我讓他也在那個城市找找房子。一周後,他又來了,說:“樸先生,我在神面前禱告了,神給了我在城裏找房子的錢。”他拿來了五十萬元。

當時用五十萬可以在城裏買特別豪華的一個房子。當時我心想:“為什麼英國人禱告,神應答的這麼痛快,而我禱告,神就不應答呢?”有了這個錢,我們租到了房子。也有了車。
當然,神不會事無巨細地指教我們,不會說,你拿起勺子來、拿起筷子來吃飯吧。當我們走在路上的時候,主就會說:“不是這條路。”

“你偷手套有可能不會被發現,可是萬一被發現!萬一被發現,你還能在軍隊傳福音嗎?”原本我想,我得偷手套。

但是一想到,如果我偷手套被抓了,就不能再在軍隊裏傳福音了,心裏特別害怕。我不能偷了。神說:“我要將我的律法放在他們裏面,寫在他們心上。”
吳宣教士在洛杉磯時,我特別生他的氣。他們家半夜三更進來了小偷,是三個男的。

他出去追了小偷,抓住了其中一個,其他兩個都逃跑了,他打那個小偷打得不知道有多狠,甚至小偷都報了警。在美國,如果你開槍,從前面開槍沒問題,但從後面開槍就違法,因為那個人是要逃跑的。

逃跑的人,得讓他逃跑。有小偷來偷東西,進來的時候,你可以開槍,那是正當防衛,但是小偷逃跑時,從他背後開槍是違法的。吳宣教士卻把逃跑的小偷狠狠地揍了,氣得小偷報了警。吳宣教士被逮捕了。
我對他周圍的牧師說,絕對不許給他找律師,得讓他吃點苦頭。在美國,如果沒有律師,一點辦法也沒有。我下了命令,不許給他找律師,他能怎麼辦?為此,他吃了一點苦頭。因為這件事情,他被美國禁止入境了。一年後,才又重新進去。他惹過很多事情。真的有點不像樣。
每次世界大會結束後,美國人都變得特別懈怠。在美國的人都生活得特別安逸。我跟他們說:“我們計畫舉辦一個新的活動,請大家報名吧,只接受十個人的報名啊。”可是沒有一個人報名。

我乾脆也坐在那裏,等著他們報名,管他是等十個小時,還是二十個小時呢。後來,有一個人報名了,兩個人報名了,五個人報名了,十個人報名了。之後,人們都舉了手,但我說不行了,不能超過報名的人員限制,到此為止了。

為期一個月的無錢傳道旅行開始了!

我們舉辦了什麼活動呢?我們給他們買兩張地鐵票,讓他們夫妻二人到從來沒有去過的城市,在那裏生活一個月之後再回來。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只有一個要求,不允許帶錢。之後我就回國了。
第二次去那裏聚會時,那十個人已經身無分文地在另一個城市生活一個月回來了。他們不知道有多充滿。心裏全都溢滿了喜樂。除了講話語的時間外,他們一直不斷地做著見證。十個人全都打電話說著,今天在哪里睡的覺,吃了什麼,是怎麼過的。神準確地引領著他們。
吳宣教士生活在夏威夷,夏威夷很小,所以他們去了其他島。因為教會裏沒有人幫他們看孩子,所以吳宣教士帶著妻子和三個女兒一起去傳道旅行了。

大女兒7歲,二女兒5歲,小女兒4歲。第一天,他們沒有睡覺的地方,看到一個超市外面的倉庫是空的,所以就把行李放了進去,想在那裏睡覺。
一個警衛遠遠地看到了他們所做的一切,就過來問:“你們在幹什麼?”
他說:“我們想在這裏睡一晚。”
警衛說:“不行,你們快出來。”
他說:“就讓我們睡一晚吧。”
警衛說:“不行,這是我的職責。”
雙方為此爭執不休。正在這時,一個下班的職員路過這裏,就過來問道:“你們在幹什麼?”
警衛說:“這個人想在這裏面睡覺。”
那個職員問:“為什麼不回家睡,要在這裏睡啊?”
吳宣教士回答說:“我正在旅行中。”
職員問:“什麼旅行啊?”
吳宣教士回答說:“傳道旅行。我們沒有睡覺的地方,在這兒睡又能怎麼樣啊?”
聽了他的話,那位職員說:“是嗎?我們家有很多房間,到我們家裏去睡,好不好?”
吳宣教士說:“太感謝了!”
那天晚上,他們去那位職員家裏,吃了晚飯,睡了一晚,早上又吃了早飯。
回想著這一個月當中經歷的每一天,吳宣教士意識到:“我真是太惡了!我的三個女兒那麼相信這麼愚拙的我,她們一點也不擔心,玩得那麼開心。

每到一個地方,她們就跟過路的孩子們一起玩、一起聊天、一起打鬧。她們相信著這麼愚拙的我,還能這麼平安,我相信的明明是全能的神,可是我卻不相信神。

神明明已經為我們安排了睡覺的地方,可是為什麼我不相信神,卻從早到晚一直擔心要在哪里睡呢?

斬斷相信自己的心,相信著神開始邁步

從那天起,他斬斷了相信自己的心,開始相信神,過起了信心的生活。開始依靠神生活。依靠神生活後,他的生活變化那麼大。他在德國買了一個七層高的樓房,而且是在法蘭克福市內買的。

雖然不是市中心,但是在市內。因為他在德國法蘭克福市內買樓,他的小舅子奉獻了六百萬元。當然,買一幢樓,六百萬是不夠的。在德國貸款利息特別高,但我們國家的貸款利息很低,所以我們替他們辦了貸款,只讓他們還利息就行了。就這樣,買了那幢樓。
我們教會不是有會裝修的李長老嗎,他裝修禮拜堂裝修的特別好。肯雅的禮拜堂、尚比亞的禮拜堂、泰國的禮拜堂都是他裝修的,裝修的別提多漂亮了,高級酒店都沒法跟他裝修的禮拜堂相比較。
吳宣教士只是經歷了一次神。昨天聽了他在夏威夷坐飛機的故事。原本一張機票要一千美元,但是吳宣教士帶著三個女兒,四個人才花了140美元。

歐洲一直以來是最難宣教的地區,但神已經為我們開闢了宣教的道路。之前我讓吳牧師舉辦一次對嘴型聖誕大合唱,他說在歐洲假唱是行不通的,但他還是做了,結果效果非常好。

雖然是假唱,但他們也準備了麥克,很多人原以為是假唱,但看到麥克後反而以為是真唱,在場的觀眾都被我們的演出深受感動,一下子得到了歐洲人們的心。

我們的另一位吳牧師在英國倫敦牧會,他被倫敦基督教聯合會任命為會長了。

神的作工真是很神奇,他也就是參加過幾次倫敦基督教聯合會的活動,人們就把他選為會長了。

剛開始吳牧師拒絕當會長,因為自己覺得英語水準不太好,可是大家認為已經很不錯了,就這樣把吳牧師選為會長了。他當上會長之後召集聯合會的人舉辦過一次線上福音班,我給他們講了四個小時的福音。他們聽了之後非常震驚,也感到很驚奇。

各位,其實我是一個不起眼的人。2007年,中國共青團的負責人來找過我,邀請我去給中國的青少年進行一次演講,但是因為時間上有衝突結果沒去上。2009年,他又聯繫了我,那是我第一次受邀訪問了中國。我給共青團的幹部們和在場的很多人講了兩天的課,我講的內容是關於中國青少年的未來。

當時李牧師在中國牧會,我跟他說:“我們既然來到中國了就吃中國料理吧,我請客!”我們去了一家餐廳,發現菜譜上有三百多種菜。那時我第一次吃過海鮮鍋巴菜和北京烤鴨。

第一次在中國共青團的人面前講課令我很開心,吃中國美食更讓我開心,因為我很喜歡吃。那時中國共青團決定讓我負責培訓青少年,但是後來安全局不同意,結果這事沒成,當時都訂好了2010年在中國開青少年世界大會,但後來杳無音訊,至今也沒有消息。

但是在2010年,中國的一家出版社聯繫了我,說2009年給中國青少年講的課非常好,問能不能出書。那本書就是《牽著我的你是誰》,在中國反應非常好。

我無論做什麼,都是耶穌在引領我。有一次,我們合唱團的團長在首都劇場連續舉行了九次聖誕大合唱。她當時身體狀況非常不好,結束後發現身體都垮了,醫生也下了可怕的診斷,我也很震驚。

好在大家都為她的健康一起禱告,黃醫生也用心照顧了他,後來勉強熬過來了。每一次見到她那麼健康,我也很幸福。看到了神在我們裏面作工,心裏充滿了感謝。

《聖誕大合唱》

不久前我們舉辦的線上復活節,聽說有六百萬人觀看了我們的節目。自從新冠病毒爆發以來我們一直進行網上宣教,下周開始有永國牧師的網上話語,5月10日開始我們教會進行網上佈道會。

為了讓全世界更多的人聽到我們的福音,在世界任何角落都能聽到我們的話語,我們提供各國語言的同聲翻譯,包括英語、西班牙語、法語、漢語等。

在南美,已經有數萬牧師們每週日都在聽我的話語。在美國,計畫在一所大教堂舉辦C.L.F,本來有三千多位牧師決定參加,但開始四天前,紐約州長通知禁止聚會人員超過二百五十人,我們決定暫緩舉辦本次的牧會者大會。

後來我們改成線上牧會者大會,大部分牧師都上來聽了我們的福音。通過這些事情,我發現了神不斷地為我們開闢了傳福音的道路。

這次在歐洲舉辦的牧會者大會也非常蒙恩典,像我這樣不起眼的人都能開牧會者大會,在神面前只有感謝。他們給我發來了每位牧師的得救見證,他們說歐洲正需要我們的福音,神打開了歐洲大門!

埃塞俄比亞的一位牧師一直攻擊了在埃塞俄比亞南部宣教的我們的牧師,說我們是異端,可是聽了我們的福音之後坦白自己有多麼誤會了我們,說我們的福音才是真理。

神喜悅我們傳福音,我一直以來沒有做別的事情,只是傳了福音。不管在做青少年聯合會、牧會者大會、海外侍奉團還是合唱團,都只是傳了福音。

剛開始組織合唱團的時候我心裏有點擔心,因為我國的著名鋼琴師和小提琴師、大提琴師,就因為這三個人的心不和,好好的合唱團就解散了。

一個合唱團最少需要數十人,我有什麼本事引領這麼多人呢?我一點也沒有自信。後來我想到,每次合唱結束後我來傳福音,耶穌就會引領我們,就這樣一直以來,我們每次合唱結束後都堅持傳了福音。

有一次,被劇場負責人拒絕傳福音,因為他認為我們做的是宗教活動。我反駁他說:“只要提神就是宗教活動嗎?我們國家的國歌歌詞裏不也有‘有神保佑我們的國家萬歲’嗎?”

他聽了我這麼說就沒再敢拒絕了,在那天的聖誕晚會上我繼續講了福音。後來也遇到過很多次的阻礙,但我們仍繼續傳福音。

現在只要一聽格拉西阿斯合唱團,都知道必有話語時間。在美國舉辦聖誕晚會的時候,我本應該講十分鐘的話語,但有時超時,講過三十分鐘的話語,美國市民卻很喜歡聽,結束後他們的一致反應比起合唱話語更蒙恩典。

去年耶誕節音樂會的時候,我給美國捐贈了十萬冊的《罪得赦免重生的秘密》,但是那次參加的人有十五萬,缺五萬怎麼辦哪?

美國人民真的很有意思,他們說我們全家一起來的,我們拿一本就行了,都這麼說的。

夫妻也說我們只拿一本,這樣到最後的時候,人數和書都對上了。我回來之後又印了五萬冊發過去,這次是正式收錢賣的,我很會做生意吧。
真的,神喜歡我們傳福音,我知道這個。雖然我有可能敗亡,也有可能做錯,也有軟弱,但是我只做傳福音的事情。

不了解我的人說我貪污了十五億,沒有人給我這麼多錢,找找看看吧。行賄者告發才對呀,為什麼別的人來告發我呢?這個都不成話。

神讓我能夠勝過那麼多人的誣陷,讓我解脫出來,我得到無罪宣判的時候,感覺那個應該是理所當然的。但是神的保守是非常美麗、非常感謝的,只能讚美神。
我們教會有存在的理由,【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 (使徒行傳 1:8 )

非洲有一位宣教師,他的老丈人跟他說:“你做生意的錢我都給你,你別在那受苦了,回來吧。”那個宣教師的心很快變了,心高了,在機場要跟他見面交流,他也不見。

實在沒辦法就讓他工作了,老丈人讓他做湯飯生意,湯飯誰吃呢?根本就沒人買。千辛萬苦又回到了非洲,弟兄姊妹們說,牧會者拋棄了弟兄姊妹們又回來幹什麼呀?已經有別的牧會者來了。

後來,那裏有一個韓國人沒開起來的眼鏡店,沒要錢轉給他了。同樣是福音傳道者,新來的傳道者分明是晚輩,但是福音傳的很好,那個教會特別喜樂、特別幸福。

嘗到香菜味道的話就會開始吃香菜

中國人喜歡味道特別奇怪的一種菜——香菜,我不太喜歡這個菜,外國人不太喜歡吃韓國的辣白菜,但是嘗到味道的話就會開始吃。

香菜也是嘗出味道之後就會願意吃,福音也是,知道那個味道的話,只傳福音的話,所有的都能解開。我就笑了,為什麼不傳福音去做湯飯生意呢?

為什麼不傳寶貴的福音去賣湯飯呢?我們教會的弟兄姊妹們早飯、午飯、晚飯都做著,然後還抽空去傳福音。那位宣教士太可憐了。
各位,神把我們打造成能為福音生活的人,我們的弟兄們就算不是傳道者,如果為了福音生活的話,也會非常蒙恩典。有位姓梁的長老,他家妻子是護士,弟兄也在很好的公司上班。

有一天找到永國牧師,說我們來美國之後,我和妻子的工作能賺很多錢,我們也攢了很多錢,但是真的一點都沒意思,讓我們在教會工作吧,牧師答應了。

弟兄開教會的大巴,妻子在廚房侍奉,真的太幸福了,弟兄的妻子以前在大田,我們吃飯的時候她也幫忙,真的特別幸福。
耶穌基督為我們流寶血死了,我們為耶穌生活,為福音生活的話,耶穌也常常在我們心中。就像耶穌去加利利找彼得一樣,拿著餅、魚問彼得:“約翰的兒子西門,你比這些更愛我嗎?”

“主啊,你知道我愛你。”

“你餵養我的羊。”

我們今天讀的使徒行傳裏,彼得真的回加利利海邊打魚的話,可怎麼辦呢?三千人得救,五千人得救,癱子起來行走,死人復活,這些事情就不可能發生了。多麼榮耀的事情,真的非常感謝。
所以今天講道的題目是《我們教會的彼得》,我們都是我們教會的彼得。大家還在下網打魚的話,趕緊把網撤了吧,因為一不小心,船就沉了,我們就會敗亡的,我們都為福音生活吧!

各位該做生意的做生意,上班的上班,但是比起別的,把心放在福音裏邊吧。很多人引領教會,有很多的方法,我除了福音以外沒往教會裏用過別的辦法,所有的都是為了福音,所以神引導我的人生,祝福我、幫助我。

主開闢了道路,復活節的時候我們進行了禮拜,有六百萬人通過網路參加聚會聽了話語,現在全世界都在發生著變化,希望大家為了福音生活吧!
我們接受著耶穌所賜的聖靈,別跟隨我的想法。就像耶穌去加利利海邊找彼得,有想對他說的話一樣,耶穌想對我們說的話也有很多。請大家傾聽聖靈的教訓,跟耶穌一起同行吧!

前天我的孫女兒來電話了,視頻交流發現特別漂亮,孫女真漂亮啊,爺爺給你照相,照了相。

我為了福音生活,我的兒子、女兒、孫子、孫女,我保守我自己和耶穌保守我無法相比;我來養我的兒子、女兒和神來養無法相比;我來照顧我的孫子、孫女,也和神來照顧無法相比。

我們為了主,主為了各位的子女,各位的前途、各位的老年生活,這些主來做的話,真的有無盡的祝福。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