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朝聖之旅】—凱撒利亞

· 朝聖之旅

凱撒利亞是地中海華麗的港口城市,

殘留著羅馬貴族與希律王尋求肉體享樂的痕跡,

同時也埋藏著腓利執事、使徒保羅等偉大福音傳道者們熠熠生輝的心靈,

也是外邦人哥尼流聽福音重生的劃時代的地方。今天就讓我們一起去凱撒利亞看一看吧。

美麗的港口

凱撒利亞原本是一個小村莊,由古西頓國王斯特拉托創建,通常被稱作“斯特拉托塔”或“斯特拉托望臺”。後來,希律一世將這裏修建成了大型的人工港,並借羅馬皇帝的名號“凱撒”將這裏稱為“凱撒利亞”。他斥鉅資故意將這個港口的規模建造得比雅典的比雷埃夫斯港還要大。工人們用石頭填平了三十七米深的前海,建成了六十多米寬的港口,像彎彎的月牙一樣美麗。還修建了城牆、燈 塔、望臺,使其具備了國際港口的規模。凱撒利亞與埃及的亞曆山德裏亞、敘利亞的安提阿並稱為“地中海三大港口”。

凱撒利亞的一處遺址

為了鞏固王權而誕生的城市,建造凱撒利亞並將其城市化的希律一世就是尋找並想殺死嬰兒 耶穌的希律王。他原是以東人,並不是正宗的猶太人。後來他加入猶太籍,成了猶太人。但因為不是正宗猶太人,他常常受到猶太貴族、宗教人士,特別是祭司和律法師們的強烈非難。

歷史學家們說,希律一世從西元前三十七年開始統治以色列,他為了鞏固自己的王權,付諸了人們難以想像的努力。身為以色列的統治者,擺在他面前的有兩大課題:其一,對外需要得到羅馬皇帝、 貴族以及元老們的絕對支持;其二,對內要得到因血統問題而不承認他是王的猶太宗教人士和眾祭司的心。

當初,希律在羅馬時得到了羅馬元老院的認可,被推舉為王,卻沒能贏得羅馬皇帝的心。為了討皇帝歡心,他將曾經支持他反叛羅馬的猶太追隨者定為叛徒,之後將他們全部剷除了。他又以皇帝的名號將港口命名為“凱撒利亞”。這樣一來,不僅皇帝覺得他很忠誠,他的王權也得到了鞏固。並且,他把凱撒利亞裝扮得像羅馬一樣,使居住在以色列的羅馬市民可以出入羅馬神殿,享受羅馬的文化與娛樂,因此他也得到了居住在以色列的羅馬貴族們的支持。

當時以約帕為中心的以色列海上貿易擴展到了凱撒利亞。通過貿易,撒瑪利亞地區出產的優質水果得以出口,這打開了羅馬國際貿易的道路,為當時日漸蕭條的羅馬經濟開闢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緩解了令羅馬皇帝頭痛的難題。而且當時從以色列去地中海最大商業圈一一埃及的途中,沒有能夠躲避暴風及多變天氣的地方,凱撒利亞正好充當了從腓尼基地區去往埃及的貿易商們的歇腳地,這為凱撒利亞成為國際港口又增添了幾分光彩。

希律還命令在以色列原聖殿的地基上重新修建一座華麗的聖殿。在建造聖殿的期間,他在聖殿的地基旁搭建起了臨時場所,使人們可以在那裏獻贖罪祭,遵守逾越節等節期。這件事情平息了祭司、律法師以及所有猶太人對他的非難。

可以說,他歷盡千辛萬苦堅立並保守著自己的王位。可是有一天,研究星象的東方博士們千里迢迢地來到他面前,問:“那生下來作猶太人之王的在哪里?”這激怒了竭力維權的希律,他指使士兵大肆殺害伯利恒城內並四境所有兩歲以裏的男孩。

希律王的家譜

本丟彼拉多總督紀念碑(復原品)

要想瞭解凱撒利亞,我們不能忽略希律王室,先讓我們瞭解一下希律的家譜吧。希律一世有三個兒子:希律亞基老,希律安提帕,希律腓利。希律一世以後,他的三個兒子共同統治著以色列。

希律安提帕統治著加利利、約旦以及死海以東地區。就是這個希律王割掉了施洗約翰的頭,在耶穌被釘十字架之前親眼見過耶穌。他在加利利境內建造了新的城市,並按照羅馬皇帝的名字給這城市起名叫“提比哩亞”。有些歷史學家說,他精神有些問題,是一個同性戀患者。希律亞基老統治著猶太和撒瑪利亞。正因為他失政,羅馬開始派遣總督進行統治。總督們將凱撒利亞當作行政首府。總督本丟彼拉多尤其喜愛凱撒利亞,甚至在凱撒利亞立了他的紀念碑。希律腓利在黑門山腳下建造了城市,起名叫“凱撒利亞腓立比”。

關押過使徒保羅的監獄所在地

人工游泳場和殘留有華麗瓷磚的希律行宮遺址

遊覽著凱撒利亞希律宮的舊址,我思緒萬千。希律一世在宮殿裏還建了一個游泳場,享受著肉體的快樂。宮殿裏還有監獄,裏面囚禁過叛亂者、逃跑的奴隸以及一些重刑犯。使徒保羅來到凱撒利亞時,就是被囚禁在這個監獄裏。

保羅傳道旅行回來後暫住在凱撒利亞腓利執事的家裏,那時亞迦布先知說:“耶路撒冷的猶太人要捆綁保羅,並把他交在外邦人手中。”與保羅同行的人和凱撒利亞的聖徒們都勸保羅不要去耶路撒冷,保羅卻回答說:“我為主耶穌的名,不但被人捆綁,就是死在耶路撒冷也是願意的。”後來保羅在耶路撒冷被捕,猶太人設埋伏想要殺死保羅。千夫長得知這一消息後,組織護衛兵將保羅護送到了凱撒利亞,總督腓力斯又將保羅囚禁在了希律的王宮裏。

保羅在希律宮中仔細地向腓力斯總督的後任總督非斯都、亞基帕王和猶太人見證了他得救以及成為照亮外邦人的使徒的經歷。“無論是少勸,是多勸,我向神所求的,不但你一個人,就是今天一切聽我的,都要像我一樣,只是不要像我有這些鎖鏈。”(徒26:29)保羅就是在希律王宮中這樣呐喊的。

除保羅的故事之外,凱撒利亞還是哥尼流邀請停留在約帕的彼得給他傳福音並使他得救的地方,可以說這裏是首次向外邦人傳福音的寶貴場所。《使徒行傳》10:43-44節中說,當彼得講到“凡信他的人,必因他的名得蒙赦罪”時,聖靈降到了所有聽道的人身上。這段內容我讀了一遍又一遍,每次讀的時候都感覺特別痛快、激動。這樣的事就發生在凱撒利亞。

凱撒利亞的遺跡

一九四七年,對凱撒利亞遺址的挖掘工作正式展開,發掘出的有羅馬神殿、圓形劇場、賽馬場等羅馬時代及拜占庭時代的遺物。當以色列被羅馬剿滅,耶路撒冷及以色列全境被提圖斯將軍踐踏的時候,凱撒利亞卻被保存了下來,因為他們覺得凱撒利亞就是小羅馬。

賽馬競技場入口公共廁所

在眾多遺址中,野外圓形劇場雖然歷經兩千年的歲月,依然保存完好,甚至可以當作音樂會的舞臺來使用。更讓人歎為觀止的是,在能夠容納三千多人的圓形劇場中,即使不使用麥克風、高音喇叭等音響設施,在舞臺上發出的聲音也可以清晰地傳到觀眾席的最後一排。從世界各地前來參觀的觀眾們一一登上舞臺,頌唱著自己國家的國歌或是流行歌曲。看到這一場景,我覺得特別有意思。 一位大叔的歌唱水準相當有限,可是他的聲音還是嗡嗡地傳到了觀眾席的最後一排,把在場的人都逗笑了。我突然想起,以前瑪哈念神學院的學生們來這裏見習旅行時,曾經有幾位姊妹站在這個舞臺上唱過讚美詩。

進入賽馬場時,感覺就像進入了電影《賓虛》的場景中,因為這裏與電影中的賽馬場實在太相像了,只是觀眾席的規模略小而已。在賽馬場的入口處有公共廁所的遺址。可以看出,在兩千年前 他們就已經開始使用坐便器了。坐便器旁邊就是沖水石槽,可以用這裏的水進行清洗,用現代話來說,就是“手動式清洗器”。當時的羅馬人享受著非常發達的文明生活。

凱撒利亞的賽馬場上演的慘劇

凱撒利亞賽馬競技場遺址

每隔五年,希律王都會在賽馬場舉辦賽馬、罪犯與猛獸搏鬥、奴隸們殊死搏鬥等競技。就像在圓形劇場中羅馬人極盡癲狂一樣,凱撒利亞也上演了同樣的慘烈鬧劇。在凱撒利亞華麗的外表下,流淌著無數奴隸以及被抓捕來的猶太人的鮮血。並且在初期基督教遭迫害時期,凱撒利亞也與羅馬步調一致地犯下了罪行,無數基督徒 被抓到凱撒利亞的賽馬場,在那裏遭受殘害,就像在羅馬的圓形劇場所發生的慘劇一樣。

羅馬征服耶路撒冷後,一部分相信耶穌的猶太人不顧“驅逐猶太人出境"的命令留在了以色列,結果都遭到了迫害。但是在凱撒利亞,有些人仍然像腓利、保羅一樣有力地傳播著福音,而與眾多猶太人一起私下相信福音的羅馬貴族也為數不少。前不久,我聽到了在羅馬迫害時期基督徒是如何遭到迫害並犧牲的。在賽馬場,有些人被猛獸撕碎,有些人被綁在木頭上用火燒死。當時,有因靈命幼小而感到懼怕的人,也有一些大有信心的人,他們向著亂喊亂叫的觀眾們高聲呐喊信心的話,是神保守了他們的心,使他們憑著相信主的信心大膽地迎接死亡。

最近,我們宣教會的聖徒之間擁有著見證主所賜給的心並相互交流的時間。因為我們自己無法保守自己的心,只有分享信心的見證,我們的心才能得以保守。相互照亮心的時候,神的靈會感動我們,保守我們脫離醜惡的想法,使我們能為了福音生活。

俯瞰凯撒利亚,圆形竞技场遗址

應該銘記兩個事實

不久前,我認識的一位猶太朋友在大學裏進行演講時拿出了他爺爺的自傳書,說:“我爺爺因為被列入辛德勒的名單中,所以沒有被處死。”他說他爺爺在遺書中說道:“你們絕對不要忘記德國人是如何迫害我們的!絕對不要忘記辛德勒是如何幫助我們的!這兩點你們要世世代代作為永遠的遺產去保守。"

我們也需要牢記兩個事實,其一,要念念不忘使徒保羅以及信心的先祖們一直持守著的主的心意;其二,要持守通過神的僕人傳講下來的真正的福音與主的心意,直到主來的那一日為止,並把這些傳講給子孫後代。回想凱撒利亞時,這兩個事實強有力地激蕩在我的心間。

未完待續

期待下一章朝聖之旅—米吉多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