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信心,神的旨意

· 講道話語

以斯帖記 4章5-17節

以斯帖就把王所派伺候她的一個太監,名叫哈他革召來,吩咐他去見末底改,要知道這是什麼事,是什麼緣故。 於是哈他革出到朝門前的寬闊處見末底改。 末底改將自己所遇的事,並哈曼為滅絕猶大人,應許捐入王庫的銀數都告訴了他。 又將所抄寫傳遍書珊城,要滅絕猶大人的旨意交給哈他革,要給以斯帖看,又要給她說明,並囑咐她進去見王,為本族的人在王面前懇切祈求。 哈他革回來,將末底改的話告訴以斯帖。以斯帖就吩咐哈他革去見末底改,說, 王的一切臣僕和各省的人民,都知道有一個定例,若不蒙召,擅入內院見王的,無論男女必被治死。除非王向他伸出金杖,不得存活。現在我沒有蒙召進去見王已經三十日了。人就把以斯帖這話告訴末底改。末底改托人回覆以斯帖說,你莫想在王宮裏強過一切猶大人,得免這禍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至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 以斯帖就吩咐人回報末底改說,你當去招聚書珊城所有的猶大人,為我禁食三晝三夜,不吃不喝。我和我的宮女也要這樣禁食。然後我違例進去見王,我若死就死吧。於是末底改照以斯帖一切所吩咐的去行。

就讀到這裏。我們相信耶穌,可能也有許多的困難和各種各樣的理由,但準確的來說我們當中無論是誰,如果和耶穌成為一樣的心的話,耶穌的心能夠流淌進我們心裏,那耶穌裏面的聖潔也流淌進我的裏面,智慧和能力也是這樣。我們不是過之前所過的生活,而是過與耶穌同樣的生活,還有從耶穌那裏得到的祝福和恩典是非常大的。

我們這次去了斯普林菲爾德、紐約、墨西哥,還有牙買加,去了這4個地方舉行了聚會。在牙買加,總督也就是國家元首,他那裏的負責人參加了我們的全國的世界大會,我都想不起來了,但是他在牙買加,我看的時候,他的權利還挺大的,他開始幫助我們所有的日程。我們在牙買加舉辦修養會的時候,在最後一天音樂會的時候,大概來了4000多人,也有許多的牧會者來到這裏聽話語,聽福音,特別的喜樂,特別幸福。雖然我的身體非常不舒服,但是令我最幸福的是,有可以傳話語的機會,如果傳話語的話,能夠忘記所有的,沉浸在話語裏,忘記了身體的不舒服,就是這樣。但是講完話語之後,我又開始渾身無力。現在我們從2017年開始了CLF,我們邀請了別的教會的牧會者們開始了聖經學習,大概在兩年半的時間裏,大概有13萬人的牧會者和我們在一起。去了墨西哥,也有700多的牧會者來參加。我每天講三個小時的話語或兩個小時的話語,看到他們得救之後喜樂作見證的時候,我就像在做夢似的。

我們罪得赦免之後,最重要的是什麼呢?那就是我們的想法和神的話語是天地之差。可是撒但自從亞當之後,向著所有的人的想法當中,一直引領到與神的心相反的方向。所以如果我們撇棄了我們的想法,成為和神一樣的心的話,自從那個時候開始各位就會成為小的耶穌。在各位生活當中會有試煉會有困難,但是耶穌會解決,耶穌會幫助的緣故,非常的好。但是撒但一直妨礙我們走信心的路。

王后以斯帖的聖經故事

但是我們看聖經的時候,這個聖經是非常神奇的。以斯帖距今大概在3500年,可能應該不到3500年,大概3300年左右,大概是那個時候。和現在我們的心流淌的方向是一模一樣的,能夠看到神在我們裏面做工。各位,以斯帖她被俘虜抓到了巴比倫,在那裏面有王后叫瓦實提,因為瓦實提美貌極其美麗,所以她穿上了王后的衣服。但是因為王他覺得自己一個人看這麼美麗的王后特別可惜,所以召喚了王后瓦實提,但是瓦實提沒有來。這個時候王非常的憤怒了,在所有的臣僕們面前叫了王后過來,但是王后不來。所以王問了他的臣僕們:“我叫瓦實提來,但是瓦實提沒有來,我該怎麼辦好呢?”在那時候看著王的眼神,有一位臣僕說:“這個王后瓦實提不僅是在王面前犯了錯誤,是在所有的國民面前,百姓面前都犯了錯誤。王后瓦實提她明明聽了王呼召他,但是沒有去。也有很多的女人們,可能會想王后都不去,那我為什麼要去?所以在許多的夫妻們當中會有很多的問題,這王后瓦實提就會成為這樣問題的開端,所以請您廢了王后的位置。”王也是看到他的王后瓦實提特別的固執,所以就廢位,之後要重新選出王后。

相信神侍奉神的叫做以斯帖的人被選為了王后。她是俘虜,她是猶太人,但是她沒有說她是猶大人。但是養育以斯帖的是她的親戚,表哥末底改。她常常聽末底改的話。但有一天,王的臣僕想要謀殺國王的時候。那個時候末底改告發了他們。這個是屬實的事實,因為末底改,王得到了存活。如果王有一個很好的臣僕,能夠樹立起來他能夠管理王宮的話就好了。他樹立了哈曼,但是哈曼非常的討厭末底改。末底改在哈曼面前,別人都在敬拜的時候他沒有敬拜。打聽的時候發現他是一個猶大人。所以他打算殺了所有的猶大民族。他詢問了王,王毫無想法的就說:“那好吧!”就這樣把他的戒指交給了他蓋了章。在幾月幾日定的那個日期之後,在那日決定殺所有的猶太人。就這樣公告了,末底改看到,所有的猶太人都要面臨著死亡。他穿上了細麻衣,開始禱告。但以斯帖不知道這樣的事實。所以他派遣人到末底改那裏,打聽到消息就是哈曼打算殺所有的猶太人。沒過多久,所有的猶太人都會死。就這樣末底改向著以斯帖所說的是。所以王后你,以斯帖你去見王。讓王能夠拯救我們,就這樣請求了以斯帖。但這個時候以斯帖又怎麼回復他呢?在我們國家有一個定律,就是在王殿裏,沒有得到王的呼召就進去見王的話,王就會殺了他,他就得到死亡。只有王伸出他的金杖的時候能夠得到存活。但是我沒有得到王的呼召已經有一個月,我怎麼能去找王呢?這個時候末底改向著以斯帖所說的是“因為你在王宮裏,不要以為你能夠一個人得到存活。如果在這個時候你閉口不言的話。因為猶太人是有神的民族,所以神可以通過別的方法得到拯救。但是在這個時候你閉口不言。你和你的父家都會得到滅亡。焉知你成為王后,不是為了今天這個時候。”在這一句話裏面,能夠看到末底改的心和以斯帖的心開始了戰爭,這是什麼呢?

得救之後的聖徒們,憑著信心走相信耶穌這個路的時候,這個路非常的負擔。在我們看的時候,王后瓦實提如果她沒有被廢位的話,以斯帖也不會成為王后。但是因為神知道哈曼會破壞猶太人。所以神為了拯救以色列百姓,所以瓦實提被廢位,所以讓以斯帖成為王后,所以以斯帖應該走到王的面前。但以斯帖說什麼呢?以斯帖說:“如果沒有得到王的呼召的話就去不了,去找王的話會得到死亡。而且現在有30日王已經沒有呼召過我。”以斯帖開始在講這樣的話。所以那個時候末底改說的話就是:“你不要以為在王宮裏自己一個人能得到存活,如果在這時你閉口不言的話,猶大民族能夠通過別的方法得到拯救。但是你還有你的父家會得到滅亡。焉知你成為王后不就是為了這個時候呢?在那個時候以斯帖說:“好的,我會走到王的面前。但是讓書珊城所有的猶太人,讓他們禁食三天不吃不喝,還有我和我的使女也一同禁食三天。之後我會去見王,死就死吧!”就這樣下了決定走到了王的面前。

聖經記載了這樣的一個故事。神在這樣的故事當中,向著我們已經得救的弟兄姊妹們準確的記錄了我們的生活。在聖經裏面,不是說讓我們行善。雖然表面上是這樣,但是進入到聖經的深處。會有寫著在人的心裏面無論是誰,無論是任何人因為都充滿了可惡的部分,所以拿著人的想法、人的心。聖經告訴我們,放下人的心之後,接受神的心能夠過上非常蒙福的生活。

牧師‘不相信’自己的見證

我在1962年的時候得救了,1962年這一年是在我整個人生當中最令我痛苦的,我的生活實在是痛苦。所以我想考技術軍人的考試,但最近下士的待遇非常好,所以我聽說大尉也會去考下士的考試。我有一次去那裏的時候,那位所長準確的詳細的跟我說明了這樣的情況。在我小的時候考下士官是特別不好的,但現在已經是特別好。但是我從來沒有想到過我在那裏落榜,我做夢也沒有想到我的門牙有這樣的一個裂碎,會成為一個失敗的理由。然後我就去了大邱體檢的地方,然後內科,外科都已經通過。就是到了口腔科的時候,我開始求那裏的軍醫能不能幫助我。但是他說讓我補了牙之後再過來,但我沒有錢補牙。在最後我不斷的去請求的時候那裏的科長說:“就算是我想好了,提交辭職書,我想好辭職來幫助你也是不行。如果你是臼齒的話我可以幫助你,但是你是門牙。我怎麼能幫助你呢?非常的遺憾。”那我就在他公佈結果之前,就沒有必要去看他公佈結果了。自從那個時候5月份開始到10月份為止。我的生活好像已經成為了哲學家一樣,我思考了許多關於人生的部分,在那個時候有一點讓我發現了事實,之前我一直以為我是了不起的。讓我現在去想的話,我真的連一點了不起的也沒有。如果上士我沒有考上的話算是還可以的,但是下士沒有考上的話,真的是,誰會這樣呢?之前一直以為我是了不起的。那個時候我發現原來我是錯誤的,什麼都不是、虛偽的、可惡的,神讓我準確地看到了這些。我開始想我今後的生活,如果跟隨我的想法的話,我會敗亡,我分明的知道了這些。看我之前的生活,這個也失敗,那個也失敗,都失敗,沒有一個是好的。這樣相信不了自己的想法非常的幫助我,讓我能夠相信神。

人們以為自己是‘對’的,是‘良善’的

在教會裏,當我每次看弟兄姊妹們的時候,非常可貴,也有弟兄是這樣的,也有姊妹是這樣的,非常可貴的。但是最大的問題是人們無論是誰做一件事情做得好,想自己是做到好的,非常高興,所以想要跟別人說,想顯現出來自己多麼聰明。比這個更重要的是,想要自己去享受這樣的心,這樣的想法。所以人們向著自己做對的,做好的想法,記憶力也很長,能夠過了數十年也忘不掉。因為忘不掉,所以大部分的人都以為自己是對的,自己是好的。在我們信仰生活當中神向著我們所說的是什麼呢?人裏面沒有良善的。唉!那我也見到了有很多的人行善呀!我之前也講過這樣的事情是吧?

我在大邱巴洞的時候,那裏有一位有藥房的姊妹,這位姊妹說我做過我行過善,我就問了她你行了什麼善?在藥房裏面也有許多定期的來買藥的,有的藥不吃的話,幾個月內就會死。但是因為有些人沒有錢就買不了這樣的藥,所以這位姊妹打電話說:“你為什麼沒有來買?”他說沒有錢了,沒有錢也是也得吃藥啊,不吃藥的話會死的,沒有藥,沒有錢怎麼能買藥吃呢?這位姊妹開始沒有要錢就給了他藥,說你以後有了錢就來還我錢吧,她說就這樣幫助的人也不到20%,我就是這樣吃虧,而且我也沒有期待過他們能夠還錢,就這樣給了他們藥。牧師,這不叫行善嗎?在我心裏面想的時候也是,這真是很善良,我也想說這樣的部分,但是聖經怎麼說呢?神看人所想的晝夜所思想的盡都是惡。如果是別的牧師說的話,我就會說這不像話,我們都是多麼的良善,也有行善的人,除非是我看的時候也是過得非常的可惡,我看的時候我們教會裏面真的善良的人也有許多,因為我過得非常可惡的緣故,我看的時候他真善良啊,他真善良啊,我看的時候有許多這樣的人。但是我看到說神說這不是善良,在創世記6章5節裏說神鑒察人心的時候,在他們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使徒保羅在羅馬書7章18節裏也說,所以聖經裏面是這麼說,但是我們裏面卻有良善的,我幫助過別人,開始能說很多這樣的話。

在我的父親去世的時候讓我最困難的是什麼?我的父親做的行的善很多,在6.25事變的時候,他救活了許多的士兵。所以我的父親常常說:“我會去天國,為什麼?因為如果神問我你做了什麼好事的話,我就會說,我做了很多好事。”

“你做了什麼好事?”

“有什麼好事是比救人更好的呢?我救了很多的人,所以我肯定能夠去天國。”

我的父親常常這麼說,只是他在去世之前,我的父親得胃潰瘍,胃出血很多,他開始吐出了胃裏的血,那時候我們夫妻還有父親,我們都嚇一大跳,我們問父親:“您還好吧,您還好嗎?如果父親您去世的話,讓我們想起您的時候,能夠想起您,所以呢,我這裏有一個錄音的裝置,您有想說的話就說吧。”他就說了一個小時的遺言,遺囑,在最後的一句話說,如果我死的時候,如果我死的話,在葬禮的時候我們後山那裏有一個地方你的母親埋在那裏,讓我把他也埋在那裏,他講了很多關於葬禮的話。

“好的,父親。如果您去世的話,按照您所囑咐的一切去照著行。父親的身體我們可以如此的去安排,但是您的靈魂要去哪里呢?”那個時候看到父親在顫抖,然後呢,呼……開始歎息。然後說:“我……我想去天國。但是……但是……我已經太晚了,要有一些功勞才能去天國吧!”

在他健康的時候,對關於他的良善的部分,他非常有自信,但是因為他走到了死亡面前,非常失去了自信。我成為了牧師,那個時候是讓我最喜樂的時候,終於能夠向著我的父親傳福音,因為我能夠講我們的得救去天國是得到耶穌的恩典的緣故。

各位,無論是各位當中任何一個人,如果和耶穌成為一個心在一起,比起我更信任耶穌,這樣的話,即使是在我的想法裏面說:不是我們也能夠跟隨耶穌的聲音,如果比起耶穌,自己成為更對的人的話,那就不會照耶穌的話語,而是開始成為一個跟隨自己想法的人。如果各位在生活到現在的所有的良善的事情上,都當作為無益的,而是讓耶穌的話語,無論是對或錯,讓他進到我們心裏的時候,我們能夠與耶穌成為一樣的心。因為耶穌和我們不一樣,所以為了成為一樣,要麼撇棄耶穌的心,聚焦到我的心;或者是撇棄我的心,聚焦到耶穌的心;要兩者選擇一個。但是各位的心裏面有良善的、有了不起的、有對的、有好的。但是當耶穌說我們一切都是可惡的,盡都是惡的。這時候我們心裏面有的人想:不是啊,我明明有對的,有好的,有這樣的想法。導致讓我們的心,無法與耶穌的心成為一樣。如果各位的心和耶穌的心成為一樣的話。耶穌的心能流淌到各位的心裏面,在那個時候各位的心開始漸漸變得像耶穌一樣。耶穌身上經歷過的這樣的神的做工,在各位身上也開始體現。耶穌的智慧讓我成為智慧的人,耶穌的能力讓我成為有能力的人。

 

所以我向著因為癌症要死去的人,我見過許多次,每當這時候,我就說:你放下你的想法,讓你的想法和耶穌的想法變得一樣。就這樣拿著和我的心一樣心的人,病得到醫治的人,我見到了許多的人。明明我們在神的面前,但有的人想樸牧師得過癌症嗎?他若得了癌症就不會這麼說,不知道癌症多麼痛苦!怎麼能吃飯?就這樣認為自己想法對的人,就不會聽我的話,但是真的有那麼一些人原原本本的接受神的話語,能夠看到他們的心靈變得好。

這個聖經在講述著什麼話語,非常準確的知道這樣的我們的心是這樣的。是講述關於我們這樣的心的一個話語。

哈曼想要滅亡,滅絕猶大人,大概在那個時候有十多萬的猶大人。他計畫著除滅那裏所有的猶大人,就這樣向著王請求,王就蓋上了他的戒章。在亞達月13日殺死所有的猶大人吧!亞達月12月13日,是所有猶大人都死亡的日期,這樣的事情連王都阻礙不了。因為王已經蓋了章,王也取消不了,都會死亡。但是末底改在城門外,要進到王宮裏面才行,但因為穿了細麻布的衣服進不了王宮裏。所以他在那裏蒙著灰哭泣的禱告,所有的猶大人都這樣。當以斯帖聽到這樣的消息之後向著末底改,給他換衣服,讓他進到王宮裏,但是他拒絕了。就這樣告訴了以斯帖,哈曼想計畫著要除滅以色列的消息。還有他已經將展列的公文告訴了以斯帖說:你走到王的面前,你去求恩典吧!末底改就將這樣的話說給了以斯帖,重要的是:以斯帖要走到王面前,她也想去、她也想說、想請求,但是在巴比倫的國家裏面有什麼定律呢?王的殿裏,如果隨隨便便的進來,就會得到死亡,只有在王伸出了金杖的時候才能存活,但是在王沒有呼召的時候去見王的話,就會得到死亡,但是以斯帖已經有30日沒有蒙到王的呼召,我怎麼能去找王呢?王后以斯帖說我想去,但是我實在是負擔,我去的話我怕會死,在那個時候末底改向著王后以斯帖說的話是:你不要以為你在王宮裏面自己能夠得到存活,因為我們是神的百姓,猶大民族,不是你,我們也能夠得到存活,但是你如果為了自己存活,你會滅亡,猶大民族會通過別的方法得到存活,在你得到王位的時候,誰知道不是為了這個時候呢?以斯帖她成為王后,走到王面前去請求,她非常希望這樣。但是因為沒有蒙到王的呼召,所以她又怕死亡。就是這一點,就是我們過信仰生活最大的一個問題。

撒但向著各位說,人們從得救、有神的恩典、神的做工、每次有神做工的時候,每次在這個面前撒但用負擔的事情阻擋我們,讓我們恐懼、害怕。所以得救的我們,讓我們放下我們的想法,和神拿著一樣的心的時候,我看到了神的千千萬萬的幫助我。直到現在為止,可是有許多的人得救之後,聽到了末底改的聲音之後,以斯帖特別想要走到王的面前,但是撒但常常給我們負擔,會死的、死了怎麼辦、不行怎麼辦,讓我們不斷的有負擔。

瓦實提王妃,她只是被廢位,那是因為王呼召她的時候,她沒有去,可是這個是真的無法想像、無法有的事情,因為王呼召她過來,她居然不去,這簡直是不像話的事情。在整個人類歷史上只有在以斯帖記才會記載這樣的故事。在哪一個國家會有王妃在王呼召的時候不去的時候?王要在臣僕面前展現他王妃的美貌,肯定是比我們教會任何一個姊妹都要美麗。所以王因為只能讓自己看到,非常可惜,想要臣僕面前,讓他們都看到我的王妃的美貌。因為在有宴席的時候就是非常好的時間,所以讓王妃過來問個好,或者唱首歌特別好。王以為這樣呼召的話,王妃當然會來,但是王妃沒有來,這時候王非常生氣,哈曼也在看什麼時候來呢?看表也是太陽下山也不來。王開始憤怒,大大的發怒,所以就問他的臣僕,我讓瓦實提過來,但是她不來,怎麼解決好呢?有位臣僕向著王說:王啊!瓦實提不僅僅是在王面前犯了錯誤,而是向著所有的國家都犯了錯。王后瓦實提,您呼召,她沒有來。如果所有的妻子們都聽了這個消息,所有的妻子都會藐視丈夫。“王后都是這麼做的,怎麼啦?”會這麼說。這樣的話,整個國家的丈夫們、男人們都會開始發怒,整個國家都會充滿憤怒。所以就應該廢掉她的王后的位置。就這樣非常有智慧的,王廢去了瓦實提,讓以斯帖成了王后。

在我過信仰生活的時候,我能夠感受到神常常為我做準備。我常常講我在軍隊裏我丟失手套的故事,因為他們當時暴打體罰特別厲害。所以我想到,那裏的教官會說:“你把手套賣到哪兒去了?”然後就開始打我。雖然我心裏面想著這肯定要偷,我決定要偷。但是那天晚上我禱告的時候,神給我怎樣的心呢?你的確可以偷手套,或許不會被發現。小偷被發現是因為想被發現的緣故被發現嗎?不對。小偷一直以為每次偷東西都以為自己不會被發現。但是如果你被發現的話,你在內務班怎麼傳福音呢?牧師在內務班偷東西了,這樣的消息不知道被傳播的多麼迅速。可能有很多人會想,最近這個時代小偷還傳福音嗎?人們肯定會這麼說。這樣的話,我肯定會失去傳福音的力量。我來到部隊裏讓我最幸福的是傳福音的時候,是因為各位不知道不清楚。各位如果知道這個喜樂的話,各位肯定會都爭先恐後的想成為牧師。“牧師,你讓我也成為牧師吧,你也讓我成為牧師吧。”

我在站到這個講臺面前之前,有許多的擔心憂慮,但是站在講臺上翻開聖經,讀聖經話語,如果想著雜七雜八的別的想法就講不了聖經話語。把我的想法都清空之後,只能講述神的話語。就這樣講了一個小時的聖經話語之後的話,我的心裏面那麼的充滿了喜樂幸福,神的話語活起來。尤其最近我舉辦CLF的時候,這次在墨西哥有700多牧會者來參加,講了三天多的話語。我看到他們非常感激,又是得到變化,我眼睛能夠看到這些。在肯雅有3500名,聽到他們做見證他們所說,在我的心裏面開始產生力量。我就從講臺上下來,就這樣開始翻開聖經給下麵的聽眾講話語。有許多的牧會者們,有很長時間在牧會生活當中一直沒有得救,就這樣終於聽到關於罪得赦免的福音。有的人哭,有的人感激,這樣的人特別多。在多明尼加的時候,我站在講臺上,我說我是義人。有很多牧會者們嚇一大跳。都說:“牧師我有提問,牧師我有提問。問,請問。牧師你沒有犯過罪嗎?你從來沒有偷過東西?從來沒有撒過謊嗎?”就這樣有許多人他們提問。我就笑了。估計在這裏的人當中,屬我偷東西偷得最多。說騙人吧,我也是騙過特別多的人,說過很多的謊話,那你為什麼說你是聖潔了?那你為什麼說你是義人?我說你的問題太困難了,我也不知道,他們就笑了。他們都緊張,他們都在笑,我就說我真的什麼都不清楚,但我只清楚一點,神說我是義人,神說我是義人,不就是義人了嗎?我就反問了他們,特別特別神奇的是,羅馬書3章23節裏說: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 神的榮耀但是特別神奇的是,見到數多的牧師們,他們中沒有一個人不知道3章23節的,所有人都虧欠了神的榮耀,所有牧師們都知道神的這個話語,但是他們沒有一個人知道24節的話語,就是23節下麵24節的話語,讓他讀了一下。

在1977年4月份的時候,我在永川傳道的時候,我在那裏,見到了一位老人牧師,叫做陳浩映,1974年是我兒子出生的時候,那時候牧師是78歲。我跟那位牧師開始交談,他說他是罪人。那一天,那位牧師罪得赦免之後,非常的高興。然後他回去之後,說讓兒子把房子交出來,然後讓我們搬家。我看到這樣的僕人,得救之後特別的喜樂。因著我罪得赦免得救的人特別多,但是神怎麼能使用像我這樣的人呢?使用像我這樣撒謊撒的多,可惡的人?但是神的話語和各位的心,成為一樣的話,和神的心成為一樣的話。我看的時候38年病人是走不了路的,但是耶穌卻讓他能夠行走,38年的病人開始決定他是要相信自己的想法,還是要相信耶穌的話語呢?但他最後決定放下自己的想法,相信耶穌的話語,無法行走的他成為一個能走路的人,就是這一個。

有一次我向著牧會者們,大概有1000多位牧會者們面前演講,有很多神學院的校長說,他說他有疑問,我說你問吧,神學家們都說救恩論是很困難的,非常難解的,但是您能這麼容易的就能解開嗎?我聽到這樣的疑問,特別高興。我就跟他說,聖經的確非常難解,在迦拿婚宴的時候,葡萄酒用盡了,耶穌說:“把水倒上。”然後給他們倒上,成為了葡萄酒,不難解嗎?這不難麼?這也難解。睚魯的女兒明明死了,耶穌說是睡著了,這也是難解的,耶穌所做的都是難解,我問了他:“知道為什麼難解嗎?”因為耶穌希望讓我們不要多解釋,只是相信的緣故做得這麼難解,我就是相信了而已。那個時候牧會者們都鼓著掌說:“阿們!”那一天他得救了,然後他說讓我們負責他神學院所有的部分。

這樣,撒但將我們覺得自己是對的、好的。女人們,看我妻子的話,泡菜也是有許多的方法,但是我妻子醃泡菜的方法又不一樣,是非常獨家的秘方。以前我們在聖餐的時候,我們自己釀葡萄酒,我妻子釀的葡萄酒又是不一樣,不是就這樣洗了葡萄,而是說要擦乾淨每一粒葡萄。所以這個葡萄要被我的妻子成為葡萄酒之前要得到按摩,每一個女人都有自己的一個方式,自己的路。每個女人她們洗碗的方法也不一樣,洗衣服也不一樣,每個女人的方法都不一樣,但每個女人都認為自己洗的最好,方法最好。只有傾覆各位所有的想法,才能接受耶穌的話語。那個洗碗,無論是洗碗再好的人,也是要放下自己的方法,過耶穌的生活,要會撇棄自己的,在這世界上料理做飯做得最好的人。種地做的最好的農夫也是,需要放下自己的方法。因為我們有自己對的部分,所以就成為問題。所以有對的人的話,他們會跟隨自己的想法,知道自己是無義的人,就會跟隨耶穌的話語。

所以在聖經裏面這以斯帖,為了拯救猶大人,需要走到王的面前,雖然自己也想走到王的面前,但是因為沒有得到王的蒙召,所以走到王面前會死亡。如果走到王面前沒有王,怎麼辦?就要死了。如果王去打獵,如果王去見使者或者是他和臣僕們一起去喝酒了,就這樣在王殿裏面沒有王的時候,以斯帖進去沒有人的話,她就死路一條。以斯帖為了拯救猶大人,雖然她也想去,但是去了之後搞不好會死亡,信仰就是這樣的。各位放下各位的方法的話,就不會成為問題。當然我看的時候,這樣的時候會成為問題,會受難,會困難,會死。因為這樣的緣故,我想活,所以最後下出結論,我是邁不了腳步,我走不下去。就是說神分明的知道以斯帖的心,你如果在這時閉口不言,猶大人是神的百姓,就算沒有你也會在別的方法得到存活,但你和你的父家肯定會滅亡,為什麼?因為你成為王后,就是為了這時。你肯定神在立你為王后的時候,就是為了這時拯救猶大人的緣故,廢除了瓦實提,讓你成為了王后!所以你為了猶大人走到王的面前,神要如此的使用你,你就是這樣撇棄神的計畫,你要自己保守自己的話,猶大人會通過別的方法得到拯救,而你和你的父家會受到滅亡。

在傳福音的時候,非常神奇的是,在傳福音的時候有很多人反對,有逼迫,無論是哪一個時代都是這樣。如果我沒有傳福音的話,估計沒有人會反對我,如果我不傳福音的話,也不會有逼迫我的人。如果我不傳福音的話,誰會譭謗我呢?但現在有很多的人。但重要的是,就因為這樣的緣故不傳福音的話,我們實際上在傳福音的時候,蒙到了福,蒙到恩典。親愛的各位,如果各位分明罪得赦免的話,各位知道罪得赦免的路,有許多因為不知道這個路的緣故,迷茫的人,不知道在世上去教會有許多的人仍然為了洗罪他們痛苦、努力。如果各位傳福音讓他們得救的話,特別神奇。

在去年,在美國紐約的曼哈頓,有舉辦了一次世界領導者的論壇,在那個時候在紐約。艾史瓦帝尼的國王陛下來到那裏說想要見我,我就過去見了他,國王陛下讓我過去。我呢?想要把他帶到我兒子住的家裏,想要請他吃一頓飯,但是他說這有點困難,因為他在聯合國本部,在曼哈頓他們限制了他們的出行,所以這有點困難,就這樣在那裏交談。他說在明天開始,在日本有世界的首腦們在那裏見面。從明天下午開始,我固定著要見多哥的總統,我要去見他們。特別的神奇的是,不是說國家的首腦,不是說隨隨便便的能夠見面的,而是有千萬的一個準備,我見到這些首腦們,能夠說什麼呢?我除了聖經的話語以外,沒有別的可說的。我能說經濟嗎?我能談經濟我能談政治嗎?這簡直太可笑了,如果我說這樣的話,別人都會嘲笑我的,我又不是要去搞笑的是吧?但是。我去見國王去見總統的時候。沒有別的目的,為什麼神讓我與他們見面,就是為了讓我傳福音。

在斯威士蘭見到這位總統之前,我開始安排時間。大部分的總統們說見的時間就是40分鐘,短了就是20分鐘,在這樣短暫的時間裏需要傳福音。因為總統喜歡合唱團,所以讓他們唱了三首就10分鐘問好,打招呼就5分鐘,還剩25分鐘,這25分鐘怎麼能給他傳福音呢?我熬夜的去想這樣的一個問題,最後這樣講的話語,斯威士蘭總統他得救了,他之前是天主教的神父。但是我們的關係變得非常的親密,艾史瓦帝尼的國王陛下。和我一起面談了40分鐘,打招呼,就這樣10分鐘過得非常快,非常迅速,我看著手表講了30分鐘的福音,講完了福音之後正好過了30分鐘我就結束了話語,國王陛下看著我說:“牧師,希望您再給我講一點話語。”我就這樣又講了30分鐘。就這樣這個國王陛下說:“牧師請您再給我講一點話語。”一般我在別的地方講完話語就這樣結束了,但是這位國王陛下,能夠看到話語都在進入著國王陛下的心裏。就這樣講了三次30分鐘,那一天國王陛下得救了。講完話語結束之後,他說:“牧師,您是神的僕人。我想給您地皮,我希望您那裏蓋禮拜堂。”他和我像家人一樣,各位傳福音試試看,在我見到總統的時候,講什麼政治、經濟,除了我以外能夠說這些的聰明的帥氣的專家多的是,有許多的總統們,連一次福音都沒有聽到的總統實在是太多,神樹立我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傳福音,除此之外就沒有了 。

當無論是遇到誰打開聖經,閣下,我是牧師,當然他也知道,他在遇到我之前就調查過我,才會與我面談,當然他準確的認識我,瞭解我,我就開始傳福音,在他的心裏,我一見到許多的人,比我了不起的,比我聰明的,都一個個比我聰明,像我一樣只有我這樣的,這像話嗎?神為什麼這樣,因為讓我傳福音的緣故,非常抱歉,我也見過穆斯林的總統,坦桑尼亞的總統是穆斯林的,那時候特別困難,但是還是得說,雖然沒有傳完福音非常遺憾,即使是這樣,真的神讓我打開路,讓我傳福音。

各位末底改向著以斯帖說:“王后,你是多麼可貴的身體不能死呀,雖然你去找王也是好的,但是也需要思考,王后你的身體只要禱告就行,我們也會禱告。”如果末底改這樣做的話,我是喜歡那麼說話的人,容納這樣的環境,就是這樣,王后是那麼的可貴,王沒有呼召你當然不能找王,太危險了,你是要存活的,我特別喜歡說這樣話的人,我不知道各位是不是也是這樣。但末底改不是這樣,在看聖經裏的時候,末底改說什麼呢:你不要以為在王宮裏自己能夠得到存活,如果在這時你閉口不言的話,猶大會通過別的方法得到存活,得到拯救,但是你和你的父家會受到滅亡,誰知道你成為王后不就是為了這時候呢?這一句話,是特別對的話,在以斯帖想的時候,我是因為有條件成為王后理由的緣故成為王后嗎?真的不就是因為蒙到神的恩典成為王后,就是為了讓我蒙到恩典,通過我拯救以色列百姓的緣故,對就是這樣,表哥的話就是對的。這個時候她把她的想法都撇棄了,保守自己想法的心,死就死吧。即使是死,我也會去的。但是我有一個請求,讓書珊城所有的猶大人三天禁食不吃不喝為我禱告,我也會讓我的使女三天禁食為我禱告。然後之後我會違背王的定律,我會去拜見王,那個時候以斯帖開始不懼怕死亡,開始邁腳步邁向拯救以色列百姓路上。

全世界的宣教士有許多的宣教士們,有一些人想著自己的人身安全的,都是假的,虛假的,宣教師,是無法成為宣教師的。宣教師呢?不是自己考慮自己的人身安全,而是神考慮他的人身安全。牧師呢?不是自己保守自己的人生安全,而是由神來保守。我的人生的所有全部都是神的,因為這是神的身體,為了神的旨意。為了保守自己,自己保守自己的這本身就是不相信神的緣故,不知道有多麼多的人,即使是得救罪得赦免,為了保守自己,自己保守自己拼命的努力,在怕各位的生活當中會遇到困難有問題,所以就開始考慮,只顧著自己的人身安全,就這樣有許多的人有愚昧的以斯帖之前的想法,神準確的知道這樣的心。

我昨天晚上在從紐約回來的時候,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的票上寫的是頭等艙,我坐上頭等艙吃了晚飯開始讀了時下的聖經,讀了以斯帖,開始默想。我雖然是牧師,當然沒有做的像末底改那樣,我雖然是牧師,但是必須是神的旨意。我看到更多的是弟兄姊妹們的環境。我發現我並不是好的牧師,真的弟兄姊妹們當中有困難的環境,我會照顧他們,我說這樣的話他會不會受試探呢?我顧慮的這些。如果末底改這麼做的話,猶太人就會死,以斯帖也死,因為猶大人都會死。但是他說得非常的強烈。你在王宮裏不要以為自己會存活,如果在這時你閉口不言,猶大會通過別的方法得到存活,但你和你的父家會得到滅亡。誰知道你成為王后,不就是為了這時候呢?這樣的一句話,是讓以斯帖哪怕一點點的自己的心,肉體的心都已經被切斷,讓她非常準確的能夠相信。末底改是說的這樣的一句話。我也想像末底改一樣傳道,想像末底改一樣引領聖徒。我也真想像末底改一樣說,我太屬人了。在我讀聖經的時候上來了很多這樣的心。

我也能理解,因為我也是人,怎麼能不理解呢?但是我們在基督徒裏,基督裏面的聖徒們,相信神的話語,邁步的時候是多麼的美麗。以斯帖呢?聽了末底改的話,走到了王的面前,她做下了決定,即使是死,為什麼?那是因為讓我樹立王后,誰知道就是為了這時候,所以我要邁步。在讀聖經的時候,特別神奇的是在這樣看的時候特別好。王坐在寶座上,朝著正門口坐在那裏,朝著正門坐著,在想著什麼呢?為了國家考慮著什麼呢?但是這個時候門打開了,王嚇一大跳。這是誰?打開這個門就是死亡,打開這個門要進來的話就會死,但為什麼?是誰?到底是誰?冒著生命危險進來,待他去看的時候,門悄悄的打開,看到了以斯帖的裙子,看到以斯帖的臉,他嚇一大跳,王立馬伸出了金杖,以斯帖摸著金杖的頭,她心裏想這真的是金仗嗎?王沒有多說什麼,說:“王后以斯帖,你的情願是什麼?即使是國家的一半,我也會應允。”這個時候如果是我的話,“王啊,哈曼說想殺了猶大人,你趕緊殺了哈曼吧”,如果是我的話會這麼說。但以斯帖沒有這麼說。她說什麼呢?“如果王喜樂我喜悅我,如果我也能夠在王面前蒙恩典的話,希望我能夠為王舉辦宴席,希望哈曼也是能夠來參加。”她和瓦實提太不一樣,瓦實提是讓她過來她也不來,但是以斯帖卻邀請王過來,然後她叫哈曼也來,他們參加了宴席,然後參加宴席的時候又問了以斯帖,“你的請求是什麼,即使是國家的一半,我也會給你。”

如果是我們的話到了這個地步我們也可以說了,是吧?但是以斯帖還是沒有說,

“王啊,如果我能夠蒙到王恩典,在明天的宴席的時候,在那個時候我會說的。”

王非常胸悶的不得了,這個王后肯定是冒著生命的危險有所請求,但王現在還是不知道這一點,不知道王妃肯定是冒著生命危險,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事,這是事實。都知道,但是就是自己不知道,不知道這是多麼的頭疼,胸悶。如果我是王的話就說:“王后,你就趕緊去趕緊說吧,我受不了了,忍不住了。”

但是,這個王他真的是,有一個王族的血統就是不一樣。他忍住了,那天晚上王睡不著覺,他讓臣僕說你開始讀宮中的日記吧,讀的時候幾月幾日,開始讀上這個歷史日記的時候。有辟探和提列要謀殺王的時候,末底改救了王,哦,對是的,那時候我給末底改,有沒有給他頒獎呢?我有沒有?他說他沒有,那你覺得想給末底改,給什麼好呢?外面有誰嗎?是有哈曼,讓他進來吧,王向著哈曼說:“我有一位讓我想尊貴的人,你覺得我怎麼做好呢?”哈曼特別高興。因為哈曼在白天的時候,在以斯帖擺設的宴席裏面,只有王和自己去參加的,她可以選尊貴的人,他認為尊貴的人肯定是我,我想要什麼呢?我別的都有什麼都有了,只有王袍王冠沒有,那你給他穿上王袍,戴上王冠,讓他坐著王的馬轉城市一圈吧。這個時候王因為不是傻瓜的緣故,能夠感受到能夠明白他想要帶上我的冠冕。真的人不知道人的心,原來他想坐我的馬,他想帶上我的冠冕,王開始知道了這些,但是馬上說:“你向著末底改這麼做吧。”

第二天在宴席的桌子上他們坐下來,王又問王后:“你的請求是什麼?你的許願是什麼?即使是國家的一半我也會給你。”

王妃說什麼呢?“如果我能夠蒙到王恩典,王喜悅的話。希望把我的生命還有我民族的生命還給我的話我就會安心。”

“你說什麼?到底是誰威脅著危害著王后的生命,王后的民族的生命,心懷惡念的是誰?”

“就是這可惡的惡人哈曼。”

這王憤怒的開始大喊。哈曼因為覺得他會死,雖然走到了以斯帖的膝蓋,跪到了膝蓋那裏,王看的時候,他回頭看的時候哈曼跪在以斯帖的櫃頭上,膝蓋上,他說:“你再敢在王宮裏面還想強姦王后,這個有點過分了是吧?”

我們雖然想遵守神的旨意,我們雖然想順從神的旨意,我們雖然想和神的心一樣,以斯帖想若我去找王那是特別好,但是王沒有呼召我,我去的話我會死的。末底改你雖然是我的表哥,但是希望你也是能夠瞭解我,以斯帖的心是這樣的。但他的哥哥,他想著失去父親之後,他養育的這樣的一個表妹,在當時也是王后以斯帖,當她顧著自己的人身安全,不想去做的時候,非常強烈的告訴她,你不要以為在王后一個人得到存活,如果這時你閉口不言,以色列百姓會得到,通過別的方式,別的方法得到存活,但你和你的父家會受到滅亡,誰知道你成為王后,就是為了這個時候,她想要保守自己的想法都撇棄了,拿著神的旨意邁開了腳步,這個時候非常榮耀的,哈曼得到了死亡,末底改得到那位置,非常美好的蒙福的事情發生。

我們蒙到神的恩典,我們所過的所有的事情上,撒但總是給我們覺得不行的想法,覺得會死亡的想法,恐懼的心。我們雖然想侍奉神,但是我們恐懼,我們雖然為了主,想為了主生活,但我們還是有許多的人搖擺不定。以斯帖記裏讓以斯帖這樣的心改變,讓以斯帖為了神的旨意邁步的時候,讓我們看到神讓整個故事變得非常的美好,今天我們明明知道以斯帖的故事,也有許多人想要自己保守自己,保守自己的老後,保守自己的子女問題,希望各位都放下來,我也是,我也曾經也想我保守自己,我也想為了自己生活。但是我保守自己和神來保守我,簡直無法比較。我放下自己,保守自己,開始跟隨話語,跟隨福音生活,神開始把難以言盡的恩典和蒙福賜給我,希望各位所有的人都像以斯帖一樣,希望各位可以成為一個非常可貴的王后。就像王后以斯帖救活所有的猶大人一樣,希望神能夠把各位使用在更大的事情上,撒但會給我們恐懼的想法,讓我們搖擺著傳福音,有很多人只是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的去生活,這樣生活就會敗亡。希望各位為了神,侍奉神的時候,神在所有的方面都會蒙恩賜恩典給我們,讓我們的人生變得非常的美好。我們短暫的各自做一下禱告,各位回顧自己的生活,希望各位各自的做一下禱告。

2019年08月25日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