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主日禮拜》—從哪里買餅

· 講道話語

大家好,音樂太美妙了。最近格拉西阿斯合唱團開發出了全新的發聲法。一般我們唱歌時,都會使用聲帶來發聲。但他們開發出了,完全不使用聲帶唱歌的,神奇的發聲法。因為這個發聲法跟他們一直使用的發聲法完全不同,想要練成這個方法並不容易,但這個發聲法不使用聲帶,一天就算唱二十小時歌,嗓子也不會啞。他們開發出了這樣的發聲法。我覺得他們的發展真是沒有極限,信心的世界也是這樣。

耶穌使五千人吃飽

今天我們讀一下《約翰福音》6章1到15節的話語:

【這事以後,耶穌渡過加利利海,就是提比哩亞海。有許多人因為看見他在病人身上所行的神跡,就跟隨他。耶穌上了山,和門徒一同坐在那裏。那時猶太人的逾越節近了。耶穌舉目看見許多人來,就對腓力說:“我們從哪里買餅叫這些人吃呢?”他說這話是要試驗腓力,他自己原知道要怎樣行。腓力回答說:“就是二十兩銀子的餅,叫他們各人吃一點,也是不夠的。”有一個門徒,就是西門彼得的兄弟安得烈,對耶穌說:“在這裏有一個孩童,帶著五個大麥餅、兩條魚,只是分給這許多人,還算什麼呢?”耶穌說:“你們叫眾人坐下。”原來那地方的草多,眾人就坐下,數目約有五千。耶穌拿起餅來祝謝了,就分給那坐著的人,分魚也是這樣,都隨著他們所要的。他們吃飽了,耶穌對門徒說:“把剩下的零碎收拾起來,免得有糟蹋的。”他們便將那五個大麥餅的零碎,就是眾人吃了剩下的,收拾起來,裝滿了十二個籃子。眾人看見耶穌所行的神跡,就說:“這真是那要到世間來的先知。”耶穌既知道眾人要來強逼他作王,就獨自又退到山上去了。】

我們用眼睛看不到耶穌,有時候不管我們怎麼禱告,可是總感覺耶穌沒有垂聽我的禱告。所以有時候,相信著耶穌,等待著,實在不行了,便開始使用自己的方法。

剛才姊妹做了見證。作為妻子,很多時候面對丈夫的生死問題時,卻很難作出決定,為此感到驚慌失措。我聽說這位弟兄的雙腿需要截肢,所以說:“再等一等,我們先禱告一下吧。留下他的腿吧。”為此引發了很多問題。弟兄的親戚朋友們都吵嚷著誹謗我們說:“你們是異端,竟說那些不負責任的話。”後來弟兄的腿還是被截肢了,但在神面前,我心裏真的希望弟兄的腿能恢復健康。

我們跟整形外科醫院的金院長等人一起商量了,因為他的家人鬧得太厲害了,實在只能截肢的話,從哪個位置開始截肢才最好?雖然是有問題,但儘量能少截一點,如果能從腳腕那裏截掉就好了。但是他們一直吵嚷著,說我們是異端,在說不負責任的話,說已經跟醫生討論過了。弟兄被截肢了,我感到特別難過。”後來情況越來越嚴重,醫院一會兒說要切掉這個,一會兒說要切掉那個,姊妹簡直痛苦到了極點。

雖然身為牧師,但我在很多方面都很缺乏,有很多我承擔不起的事情。我在為他著想,雖然不知道結果會是如何,但我知道,神在幫助著我們的事實。當時,我們很難,可是,面對截肢的事情,我們沒有發言權。後來,手術中,出現了這樣、那樣很多的問題,最終醫院做不了手術了,讓他們出院。所以,姊妹決定出院了。從出院後開始,弟兄的狀況越來越好轉起來。今天看了弟兄的照片,我感到特別吃驚,他的臉色看起來特別健康。

看到姊妹在面臨困境時,能夠依靠神,覺得特別漂亮。我不是醫生,我知道,在治病方面,醫生比我更有權威,但我們想依靠神,我知道神想救活弟兄。

我們能夠感覺到,到達一定極限時,醫生雖然不斷給他做著手術,但情況越來越難,越來越嚴重了。假如這位姊妹心裏沒有耶穌,假如站在她身旁的我心裏沒有耶穌,那麼該如何去解決這個問題啊?想一想,不禁打了一個冷顫。今天早上第一次看到弟兄的照片,我感覺弟兄活過來了。啊,弟兄活過來了,活過來了。心裏特別感謝神。

耶穌一天到晚到底在做什麼啊?不聽我們的禱告,不幫助我們,當刮起大風、掀起大浪的時候,為什麼不幫助我們?當我們身處困境中時,他為什麼裝作不知道呢?我們心裏產生這些疑惑的時候特別多。我已經等到現在了,實在等不下去了。在我們的生活中,會遇到很多這樣的時刻。

看今天讀的《約翰福音》6章,耶穌說了這樣的話。5節:“耶穌舉目看見許多人來,就對腓力說:‘我們從哪里買餅叫這些人吃呢?’”讀這段《聖經》時,我吃了一驚。有五千人聚集到了耶穌這裏。可是卻沒有一個人在為這些人要吃什麼著想。耶穌如此正確地在我們之先,已經想到:“我們從哪里買餅叫這些人吃呢?”我在《聖經》裏發現的耶穌是這樣的耶穌。

以前,我在罪惡中彷徨時,主已經想到了:該如何拯救樸玉洙這個人呢?生來瞎眼的人,看不到前面,在黑暗中摸索時,耶穌已經想到了:該為這個瞎眼的人做些什麼呢?當我們陷入到絕望中時,當我們陷入到痛苦中時,耶穌已經想到了:我該為這個人做些什麼呢?當讀這樣的《聖經》時,我心裏總是充滿無法言喻的感謝和喜樂。

神在鴨穀洞餵養了耶穌

1963年7月,我去了鴨穀洞這個地方。我從宣教學校畢業時,其他同學都有教會邀請他們,可是,卻沒有一個教會邀請我。連開玩笑說“去我們教會啊?”的人都沒有。可是我已經畢業了,得離開學校。當時我能去的地方有我的故鄉大邱,還有鴨穀洞這兩個地方。

鴨穀洞在距離我們學校兩個小時車程的地方。當年,在從居昌回學校的路上,宣教士曾經說過:“我路過這些村莊時,發現每個村莊裏都有教會,只有那個村子,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教會。我們去那裏傳道吧。我們坐了兩個小時車,去了那個村。我們挨家挨戶地發傳單,把人們招聚過來,給他們傳了話語之後,回來了。那個村裏沒有一個認識的人。我就去了那個村。因為我只知道那個地方,所以去了那裏。在鴨穀洞我一個認識的人也沒有。

我去了鴨穀洞。一般每年都是收完大麥後,才會下雨,但那年雨水來得特別早,大麥還沒有開鐮收割,就已經下雨了。所以大麥還在地裏就開始發芽了。村民們都用剪刀把麥穗剪下來,在鍋裏烘乾,也有人把大麥拿到磨坊碾碎後烘乾的。

我去那個村時,只帶了夠吃兩三天的糧食。也帶了一點點錢。我不是很富有,只帶了這麼點去,而是我只有這麼多。我什麼也沒有,在那個地方生活了九個月。

我遇到了《約翰福音》六章中,說:“我們從哪里買餅叫這些人吃呢?”的耶穌,當我去鴨穀洞時,耶穌好像這樣想了:“玉洙去了鴨穀洞,我該怎麼餵養他呢?”九個月期間,我一次也沒有跟別人提出過給我食物吃的要求。那時,我能活下來,沒有餓死,就看到了有神活在我的裏面。什麼也不知道的人,說我受賄了,編了很多謊話。

得救後,我一次也沒跟別人講說過我需要什麼,一次也沒跟人要過錢。我能夠看到,神每天都在保守著我。有一次,我們去市場傳道了。傳完道後,我們去了理髮館,因為我們家裏沒有鏡子,所以一個月後,我第一次在理發店看到了鏡子中的自己。因為經常挨餓,我的臉瘦得都凹陷進去了。開始,我嚇了一跳,那天,有氣無力地回了家。

但我心裏無法忘記的事實是,沒有一個認識的人,我只能仰望神生活了。並且只依靠了神。我在那裏沒有餓死,能夠活下來,真是奇跡。我在那裏生活了九個月後,本部來消息,讓我去長八裏,當時我特別感謝。因為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餓死,所以才能在那裏呆下去。

有一次,我去市場傳道,在經過一個山谷時,我想小便,於是順著路走到了下邊,我看到了一大片結滿了野草莓的野草莓地。就像是有人種的一樣。我們摘吃了那些草莓,心想,這是神為我們準備的啊。

一天早上讀《聖經》時,我們有了神會賜給我們很多糧食的心。可是,沒有人會給我們糧食啊。過了不一會兒,從鄰村來了一個青年,他問道:“傳道士在嗎?”

這個青年說:“我們村裏有一個女孩,她哥哥在軍隊出交通事故死了。軍人們把他的屍體裝在棺材裏送了回來,可是抬著棺材要進村時,村裏的老人們出去攔住了他們。老人們說:‘你們不能進村,我們村只允許活人進,不允許死人進。’所以軍人們把棺材放在大樹下後,就走了。村裏的葬禮都是由老人們來主辦,本來應該為那個人辦葬禮,老人們卻沒有辦。問他們:“為什麼不辦葬禮啊?”

他們說:“我們知道怎麼給在村裏死的人辦葬禮,卻不知道該如何給死在外面的村民舉辦葬禮。如果辦錯了葬禮,說不定會招來很大的災殃的。所以我辦不了這個葬禮。”棺材放在那裏,村裏的年輕人每天晚上都點著火去守棺,可是也放不了幾天啊。所以村民們商量了一下。“該怎麼辦啊?難道要把那個屍體放一輩子嗎?”這時,突然有一個人說:“啊,鄰村來了教會的傳道者,把這個葬禮交給他們來辦吧。”所以他來找我們了。我們一到那,他們就給我們準備了飯菜。今天神說要給我們很多食物,原來說的就是這個啊。

那天,我們做了五次禮拜,並且給很多人傳了福音。他們沒有一個人知道該怎麼辦這個葬禮,所以我們盡情地做了。唱讚美,講話語,把地刨開,做禮拜,讓死者的妹妹過來,再做禮拜,總之,我們做了五次禮拜。我們在那個村建了禮拜堂。有神活在我們裏面做著工,實在是太神奇了。

2020年3月,我們在美國準備了CLF。聚會開始兩周前,我去了美國。就在聚會開始前四天,紐約州州長說,不允許舉辦兩百人以上的聚會。當時,美國的新冠疫情快速擴散開來。有三千人要來參加美國的CLF,我們不能違反政府規定,所以按照兩百人一組,要把三千人分成十五個組,不管是講話語的人,還是其他部分,我們都無力承擔。我們特別感謝紐約州長提前四天通知我們了。不然,人們從世界各地都坐飛機來了,可怎麼辦啊?所以,我們把CLF延期了。

之後舉辦了復活節活動,到了五月份後,我們通過全世界的廣播電視臺舉辦了聚會,有十億人收看了我們的節目。我問他們計算得對嗎?因為我相信不起來會有十億人。說一億人都很難相信,但確認後,說這是真的。從那時起,這個世界開始改變了。我真的不知道。

昨天,我們去了斐濟大使館。斐濟大使邀請我們去學習《聖經》。週六我的事情特別多,但斐濟大使館週六休息,所以他們要求週六去學習《聖經》。第一次我去學習《聖經》時特別好,後來有兩次沒去,昨天我又去了。大使給我來電話說:“我特別想請您吃午飯。您到這裏來吃午飯吧。”所以,昨天我跟妻子一起去吃了午飯。午飯吃得特別好。有羊肉,也有大蝦,米飯做得很稀,我想,他們是這樣吃的呀。我只吃了一點點飯。

我時常看到淩晨三點的太陽

神最近給我的恩典讓我特別感謝。我想,像這樣健康地生活下去,是不是能活到一百五十歲啊。最近為了寫作,我淩晨三點就起床。淩晨三點起來,一直寫到太陽升起來為止。我的頭腦大不如從前了。我的頭腦雖然這樣,但神昨天、今天、直到永遠都是始終如一的。

現在我們在主張什麼呢?看《羅馬書》3章10節:“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如果只看這一句話,“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說是義人,就是異端。”只能這樣說。可是《聖經》中對義人的記載可以分為三部分。《羅馬書》3章中說:“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創世記》中說:“挪亞是義人。”《羅馬書》中還說:“義人必因信得生。”《雅各書》中說:“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

首先講了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接著講了成為義人的過程,本來不是義人,成了義人,說有義人,是這個意思。第三講的是罪人成為義人的過程。如果只看《羅馬書》3章10節:“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那麼說是義人的話,人們只能說:“他是異端。”但《創世記》中說:“挪亞是義人。”《羅馬書》中說:“義人必因信得生。”《雅各書》5章16節說:“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說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又說有義人,之後又講了罪人成為義人的過程。

《羅馬書》3章23節24節說:“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這裏正確地講了罪人成為義人的過程。如果正確地理解了這三點,說沒有義人也能理解,說有義人也能理解,成為義人的過程也能理解。但是只知道:“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的人,一說有義人,就說是異端。但我們即知道沒有義人,也知道有義人。

那麼,這個義人是怎麼有的呢?有罪人罪得赦免成為義人的過程。所以成了義人。那麼罪人是如何罪得赦免成為義人的?我們也正確地瞭解這個過程。有一位稍微有些名氣的人曾經寫過:“我宣佈,我至死都堅稱我是罪人。”宣佈得不錯。罪人是要下地獄的。神怎麼能讓罪人上天國呢?因為不知道自己不懂《聖經》,所以跟自己不一樣,就說是異端。

我說我是義人,人們都嚇壞了。“你怎麼能是義人呢?你沒有犯罪嗎?沒有撒謊嗎?沒有偷盜嗎?”我說:“我撒過無數謊,偷過無數的東西。”“那怎麼能是義人呢?分明是罪人。”因為只知道這個,所以只能這樣說。接著我說道:“我是罪人,但神稱我為義了。神是審判長,神說我成義了,我沒有成義嗎?”人們都無言以對。

全世界有很多人,在過信仰生活時,聽了我們講的話語。他們聽了什麼話語呢?既知道是罪人,也知道罪人稱義的過程,也知道成為義人的過程,也知道成為義人的結果,瞭解了這些之後,就能理解為什麼說是義人了,就能從心裏接受這些了。

真的有很多人,只知道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就成了神學博士,成了牧師。還有人認為自己瞭解的最清楚,只要跟自己不一樣,就全部判定為異端。本來我也是這樣想的。可是讀《聖經》時,我發現:“不對啊?我的罪已經洗淨了。”

信仰的路上需要節制力

有五千人聚集在曠野,曠野裏是有披薩店啊,還是有炒年糕店啊?曠野裏有飯店嗎?有西餐廳嗎?那裏是曠野,是野地。耶穌看到來了五千人,於是說道:“我們從哪里買餅叫這些人吃呢?”

我特別喜歡吃。看我的朋友,都說老了,沒有胃口了。可是我呢,年齡越大,自製力越弱了。本來想著:“今天得少吃點。”可是吃著吃著,發現,全讓我吃光了,我吃得特別多。本來想:“不能再吃晚飯了。”現在我肚子都凸出來了,堅持了好幾天,好不容易小點了,可是去了斐濟大使館,大使真是用心地準備了飯菜。辣白菜、醃蘿蔔,什麼都有。

“那我也得少吃一點。”我想著不能再吃了,於是放下了勺子,可是過了一會兒,我發現,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事,我還在吃。心想,因為人老了,自製力太差了,所以才這樣。我也知道,其實這就是藉口。可我就是這樣的人。但耶穌與我同在,就不一樣了。“我怕樸牧師會暴飲暴食啊。”有這樣為我擔憂的耶穌在。

“我們從哪里買餅叫這些人吃呢?”現在有新冠疫情。舉辦不了大型聚會。復活節禮拜時,我們本來要在室內體育館或運動場這樣的地方舉辦復活節活動,但政府不讓我們舉辦,而且想辦也辦不了了,因為新冠病毒。我們想:“這可怎麼辦啊?”我們在室內體育館,最多也就能聚兩萬人,但這次,我們聚集了十億人。我真信不起來這是事實。

上次聚會時,從光州來了三十人的記者團。他們是來採訪我的。現在很多電視臺在採訪我。在記者中,有一個人說:“三十年前,我讀過樸牧師寫的《罪得赦免重生的秘密》……”聽他講的時候,覺得特別蒙恩典。本來那天我想再跟他交流一下的,但實在是太忙了,沒能再繼續交流,不過,神的作工實在是太神奇了。

我們本來想在紐約舉辦三千人的CLF,可是各位,卻說有十億人聽了我們的話語。正確地說,是有十億人。這是電視臺計算收視率得出來的結果。九十分鐘一次的講道,我講了十一講,應該乘以十一,所以十億人這麼多並不是我們誇大其詞。現在很多電視臺都在採訪我們,真的像做夢一樣,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實際上,以前我餓過很多肚子。所以我特別貪食。一吃飯,我就什麼也顧不上了。現在我肚子都凸出來了,一直想應該少吃點了。從出生到現在,快八十年了,當然,還不到,但這些年來,神太祝福我了。拉開衣櫃,裏面有很多衣服,回家的話,書桌上有很多書,也有很多食物,我的生活真的充滿了感謝。

今年我們後山的景色特別美。開花的時候,特別漂亮,樹木特別的蔥郁,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我們的禮拜堂那麼好。是權弟兄設計的。這麼寬的距離,中間卻連一根柱子也沒有,而且這上面還停著幾十輛車。剛開始我想,把車停在這上面能行嗎?真的能行嗎?以前,說是要把一輛吊車開上來,我說:“等一下,等一下!把吊車開上來能行嗎?”但權孝天弟兄說沒事。所以就把吊車開上去工作了。這個也特別好。進到地下三層,特別涼爽,就像開了空調一樣,空氣特別新鮮。呆在我的房間裏,真的特別幸福。

耶穌的光引導生活

現在我早上八點前到這裏,從八點開始,給宣教學校講兩個小時話語,早上再錄製一些視頻,一天錄兩次。弟兄姊妹們也一個一個地過來。現在長老們特別嚴格地在管理我,要去哪兒都必須取得他們的許可。他們不同意,我就去不了。“牧師,您得小心。牧師您可不能感染新冠肺炎。”上周我有點發燒,把長老們都急壞了。甭管怎麼說,有神在引領、引導著我們教會,特別感謝。

現在全世界的牧師都在給我們發得救的牧師們的見證。我好像就生活在《約翰福音》6章的世界裏。有五千多人聚集到了耶穌這裏來,耶穌在想著他們該吃什麼,在想著他們該怎麼回去,在考慮著他們的靈魂,在引導著他們,我們能夠看到這樣的耶穌。各位,我們一點也看不到耶穌在江南教會作工的樣子。假如昨天淩晨禱告時,耶穌來了,那麼大家都會來參加淩晨禱告了,是吧?如果有人在大德修養館舉辦婚禮時,耶穌來祝賀了,那麼大家都會到修養館來了。各位,沒有一個人看過耶穌。但是教會裏充滿了耶穌所做的事情。不管看什麼,不管經歷什麼事情,都能看到耶穌的作工。

這次紐約的CLF沒辦成,延期了,我們感到很遺憾。最近政府開始特別喜歡我們的CLF了。說,用不了多長時間,韓國的新冠疫情就能結束。可是,感染新冠肺炎的人還是不斷出現,大部分人都覺得,還得過很長時間,才能控制住疫情。

政府正在極力阻止疫情蔓延。對教會施行了很多管制。當然,我們也得阻止新冠病毒,必須遵守政府的規定。出門時,我們不要成群結隊地出去,隔開一定距離出去吧。大家也都戴口罩吧。戴口罩太悶了,是吧?但還是要戴上。而且,大家不要離得太近。我們還能怎麼做呢?

我們在做心靈教育,完全在網上進行。我問了今天晚上,上來了多少人?說,上來了四千二百八十人。上來了四千多人。紐約的金潤玉姊妹偶爾會給我發郵件過來。上次的心靈教育是在我們家舉辦的。我妻子在花盆裏種上了樹。我妻子特別擅長種樹。那棵樹特別好,所以就用那棵樹做背景講了話語。

紐約的金潤玉姊妹拍了我的照片給我發了過來。她說,她在聽心靈教育課程,本部為了確認她到底有沒有在聽課,所以讓她拍照片發過來確認,所以她才發來了我講課的照片。我還不知道可以用拍照的形式確認是不是在聽課。我給四千多人講了話語。

上周一、週二這兩天的八點到九點是我的時間,可是我沒什麼可說的,於是讓人們做了見證。弟兄姊妹們的見證比我講的話語更讓人蒙恩典。我深受感動。我們的弟兄姊妹這麼用心地在學習啊。他們都說想去做心靈教育。我們需要四千位講師。其中有教授,也有教師。我們會對他們進行培訓,也教會們英語,也教他們法語,還會教他們肯雅語。怎麼可能什麼都學會後再出去呢?只要會說“Hello”就行了,會說這句話就可以派出去了。

實際上,我們最開始派金範石弟兄去巴西時,他連一個會說巴西話的人都不認識,一句巴西話都不會講。他問我:“我連一句巴西話都不會說,怎麼去啊?”我說:“坐飛機去吧。”

坐飛機是非常痛苦的

坐飛機去巴西需要三十個小時。飛機會經停LA,之後到達巴西。以前我從聖保羅飛到LA,用了十六個小時,從LA回來,用了十三個小時,總之,特別遠。去那裏一趟回來,相當於圍繞地球轉了一圈。

我對他說:“你坐上飛機從這裏出發,到達聖保羅需要二十五到三十個小時,你在坐飛機去的路上傳道吧。飛機裏的人大部分都是生活在巴西聖保羅的人。你在飛機上傳道,那個人得救後,再說怎麼辦。他就這樣去了巴西。一句巴西話也不會說。我們就是這樣派遣的宣教士。他成了巴西最了不起的宣教士。我們的宣教士不管去哪個國家,都成了那個國家最了不起的宣教士。有基督活在他的裏面作著工。

大家只是不加深思地過著生活。今天早上姊妹出來做了見證,我對姊妹所不知道的,姊妹的心裏世界更瞭解。神在她心裏引導著她,讓她只能相信神。姊妹心裏不斷出來:“這回我的丈夫完了,完了”的絕望。我們一起禱告了。今天早上看到她丈夫的照片,我特別感動。有神活在我們中間,作著工啊。

不管我們是知道,還是不知道,有神活在我們中間,大有能力地作著工。耶穌在人們來之前已經想到了“我們從哪里買餅叫這些人吃呢?”這樣的話語讓我的心感受到了極大的安慰。“等我老了以後怎麼辦?”什麼怎麼辦啊?有耶穌在呢。“我死了可怎麼辦?”什麼怎麼辦啊,死了就上天國了。自從認識主之後,不管我知道,還是不知道,不管我看見,沒看見,也不管我有沒有睡著,耶穌都活在我們裏面,大有能力地作著工。為所有人作著工。

我在鴨穀洞生活了九個月,當時,我遇到了神。神明確地讓我看到,他活在我裏面大有能力地作著工。在那深山裏如何餵養我,在那大山裏如何向我顯明他的心,如何引導我。我在那裏生活了9個月後,去了長八裏,在長八裏生活了一年六個月。在我從鴨穀洞去長八裏的兩三個月前,孫爾順姊妹得救了。我去了長八裏,鴨穀洞沒有引導的人了。我是在孫姊妹出去做買賣後搬家的。

聖靈感動引領主日禮拜

有一天,她去了我住的地方,發現小火爐上面沒有我的小鋁鍋了。她感覺天都塌了。她什麼也顧不上,第二天就到居昌市場來找我。我正在市場傳道,她馬上就找到了我。我們坐在居昌市場林蔭樹的下麵,我想了想:“這位姊妹該怎麼過信仰生活啊?”於是我做了決定:“姊妹,我來了長八裏。

從今天起,姊妹你就招聚人們,給他們講話語吧。”姊妹說她死也做不到。我說:“你得做,姊妹你做吧。”她說不行。我們兩個吵起來了。“姊妹,我比你年輕,你是不是因為我小,就藐視我啊?”她說:“我怎麼能藐視傳道士您呢?我沒有。”我說:“不然,神的僕人讓你做,你怎麼會有那麼多藉口呢?”於是姊妹回去開始跟人們跟學習《聖經》,引導禮拜了。

有一天晚上,我偷偷地去了那裏,從小小的窗戶裏看了姊妹在做的事情。她把“充滿悲傷、憂慮的人們”這首歌的歌詞寫在日曆的後面,在教孩子們唱歌。只有歌詞沒有錯誤,曲調完全自由發揮,跑得沒影了。接下來,她講了話語。聽了她講的話語,我心想:“不行啊,白讓她做了。”然後,我就坐夜班車回長八裏了。

各位,她本來是一個什麼也做不了的人。姊妹對我說:“牧師,我從日本回來,連韓語都說不好。我做不了。”她的韓語說的確實不好。可是很多人通過她得救了。很多人改變了。很多鬼被趕了出去。真的有很多人得救了。那覺得那個姊妹就是天使。我真的從心裏愛著那位姊妹,當然不是男女之間的愛。

那位姊妹真的是寶貴的神的女兒。她是我傳福音,第一個得救的人。姊妹在我心裏佔據著很大的位置。可是,姊妹去世時,我卻不知道,所以,連姊妹的葬禮都沒去參加,感到特別惋惜。她跟孩子們一起生活,孩子們不清楚這些事情,所以沒告訴我。姊妹去世已經有十年了。

她真的是非常美麗的姊妹。直接就去傳福音了。在我們看來,她講的是完全不成話的話,覺得,這麼講話語不行啊。可是卻興起了得救的工作,很多人改變了,培養了很多的傳道者,醫治了很多疾病,真是美麗、寶貴的神的女兒。可以說,她真的是聖潔的神的女兒。心特別乾淨,除了福音,什麼都不知道。

她的丈夫是盲人,心不知道有多鋼硬,一句話也聽不進去。有一天,我去了他家,問道:“在家嗎?”他的活動範圍就是房後一米,門右邊一米,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坐在家裏。可是聽到我去了,他馬上沖了出來:“傳道士來了?”他告訴我,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雨水灌進了屋裏。他是盲人,家裏只有孩子,沒有別人。當時,他抱著孩子們從這個屋轉到那個屋,雨水不斷往屋裏灌。他平生第一次呼喊了神。

可是想起來我曾經對他說過的特別難聽的話:神不聽罪人的禱告。那天晚上他想:“我和孩子都要死了啊!”心裏特別害怕。他說,房間裏的水已經漲到十釐米高了,他都哭起來了。可是他們家住得離別人家特別遠,再怎麼喊叫,別人也聽不到,他又什麼也看不見。不過,從那時起,雨就停了,水也開始退下去了,他們總算活過來了。我去他們家,一問:“在家嗎?”他馬上沖了出來:“傳道士來了?”那天,他得救了。

學習了依靠神的方法

神特別細密地作著工,我們是不清楚,但神準備了孫姊妹,讓很多人得救了,把鬼趕了出去。那個村一百戶人家中,有三十多家是侍奉、叩拜神像的。好像是全世界最迷信的地方。一天,一對夫妻正在睡覺,丈夫突然起來,答應了一句:“誒”就出去了。那是他自己家,可是他沒有從大門出去,而是翻牆出去的。他鬼附身了。馬上喊來全村人四處去找他,都沒找到。淩晨發現,他的頭倒插在池塘裏死了。有的人晚上突然不見了,出去找,發現他的脖子架在樹杈上吊死了。

那個村母豬生仔時,如果不跳大神,母豬就會把小豬全吃光。得救的弟兄姊妹家,母豬下仔時,都感到特別不安。以前是跳大神,現在跳不了大神了,所以就去把孫姊妹叫來,代替跳大神,讓她禱告。於是孫姊妹就到豬圈裏去,母豬剛要咬,姊妹就撫摸著小豬仔禱告,這樣,鬼就做不了工了,小豬仔就都活了下來。總之,就是這樣一個村莊。

我去那裏後,遇到了神。當然以前得救時,也遇到了神,但在那裏,我更深刻地遇到了神,學習了依靠神的方法,學習了讓神活在我裏面作工的方法。

我們想的時候,主竟然為了什麼也不知道的我,不斷地準備著,越想,越覺得太感謝了。耶穌說:“我們從哪里買餅叫這些人吃呢?”主現在也在這樣為我作工。

哈薩克斯坦的一位弟兄說,他們教會有很多聖徒都感染了新冠病毒。我說:“我們禱告吧。”耶穌會怎麼說呢?耶穌知道他們被感染新冠病毒了。“啊,感染新冠病毒了!我得醫治他們啊!”耶穌好像在這樣說。各位,有耶穌在,特別感謝在新冠病毒中保守著我們聖徒的神。有神在幫助我們,這是多麼感謝啊!

以前我特別饑餓,現在神讓我吃上了好的食物,有很好的辦公室,住很好的樓房,讓我傳講話語,有很多人得救,實在是太感謝了。張主賢宣教士看希伯來語《聖經》,說,主來的日子近在眼前了。主來的日子近了也感謝,離得還遠也感謝,因為看到主在我們裏面大有能力地作著工。

我們在萊索托的夏恩得了骨癌,她是宣教士的女兒。她來不了韓國,得為她禱告。發來了X光照片,我們教會的金益秀院長看了X光照片說,是骨癌。李盛浩長老是牙科醫生,他看了之後,也說是骨癌。她還是一個小姑娘。我說,我們一起禱告吧。有因特網不知道是多麼感謝的事情。我不能直接看到她的臉,但聽說她得了骨癌,心裏不知有多痛。看了X光照片,也看了孩子的臉,打了電話,跟她交流了。

我說,我們禱告吧,我對她說:“我們有神,多好啊。神會保守你的。神會醫治你的。”孩子們真的特別單純,她說:“是的,牧師。”還是一個孩子,想到神會醫治這個孩子,心裏特別感謝。假如沒有神,讓我來承擔我們教會的重擔,我該多麼心痛啊?我都交托給了神。為她禱告,求神醫治,之後禱告完畢,說阿們。孩子也說阿們。說阿們就是結束了的意思。是主已經聽到了的意思。現在主會怎麼醫治她呢?

我們已經戰勝了新冠病毒,已經戰勝了,戰勝了

每天都看到神在教會裏面作著工。我只是坐在其中,講講《聖經》,交通交通,做做禱告,就這樣度過一天。再迎來新的一天,再做神這個買賣,向每一個來的人出售神。麵條店賣麵條,西瓜店賣西瓜,我就出售神。免費的、憑藉恩典,出售神。神進到他的心裏,就會活著作工的。神在我這樣醜惡、卑鄙的人心裏都作了工,為什麼在各位裏面不會作工呢?實在是太感謝了。

我們已經戰勝了新冠病毒,已經戰勝了,戰勝了。因為有神。當然,在醫學方面,還沒有研製出疫苗。我們也做不了別的。也不是說我們就可以隨隨便便地做了。我們還是要戴口罩,保持安全距離,勤洗手,不要太接近,等新冠疫情結束後,再靠近。我們也讚美主、做禮拜、禱告。政府也說先不要面對面聚會,政府這樣做,也是為教會著想,所以,我們也接受政府的管理,盡可能小心。神與我們同在。神與我們同在,我們也不能跑到新冠病人那裏去呆著。

雖然我們是這樣,但是有全能的神與我們同在。從我得救那天起,神就與我同在。我在鴨穀洞時,在長八裏時,在金川時,在大邱時,有很多在人看來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但每當那時候,神都與我同在,賜給了我房子,賜給了我食物,讓我無法否認神與我同在。

我兒子永國出生時,那天早晨七點鐘,一位姊妹來了我們家。我不知道她為什麼來。她說來找我妻子,進了房間,看到我妻子正在陣痛,嚇了一跳。姊妹說:“師母,我在釜山日新醫院婦產科工作。我有助產師資格證。師母您等我一下。”轉身飛也似地跑了出去。她跑回家去拿來了一個包,剛把包拿來,永國就出生了。那天,我真的流了很多淚。有這樣的神與我同在,我卻不相信神了。那天,神好像真的是在試探我。

你直到最後也相信我嗎?已經到了萬分緊迫的關頭,這時候孩子出生了可怎麼辦?那天,我第一次瞭解到,產婦陣痛是有陣痛週期的。陣痛的間隔越來越短,我都不知道神那天為什麼派來了姊妹。永國生下來後,姊妹馬上跑出去,買來了大米,買來了海帶,買來了牛肉,然後,上午十一點,我們吃了早飯。我說,永國一出生就讓爸爸吃上了飯。

時間正一點一點流逝著

當我遇到困難時,神一次也沒有背過臉去不顧我。我倒是背棄過神很多次。有很多次不相信神。我是不誠實的神的僕人。但神卻不這樣。時間越長,越能看到神的作工。如果大家依靠神生活,就能經歷到神是如何愛大家的。越看,越能產生相信神的信心,會越來越純地成為屬神的人。我不知道我們還能在這世上停留多久。雖然不知道,但再過十年,這裏會有幾個人先走一步的,再過二十年,會有更多離開的人,再過三十年、再過五十年,很多人都會不在這裏了。五十年不過是轉眼的事。我們在這世上的時間非常短暫。

希望大家珍惜這段時間,過將榮耀歸給主,侍奉主的生活,希望大家為了那永遠的國度,過將榮耀歸給神的生活。各位不要為看不見主擔心、憂慮。“我們從哪里買餅叫這些人吃呢?”只有腓力聽到了主說的這句話。今天主也在為各位的明天計算著,在為各位子女的將來計畫著,在為各位慢慢老去準備著,在為各位的耄耋之年準備著,大家準備的,跟主準備的根本無法相比較,主準備的是那麼的美妙。我在主為我做的準備中,是那麼的幸福、感謝、喜樂。主不僅僅是為了樸玉洙,也片刻不息地為大家所有人作著工。只是我們看不到而已。請相信主吧。我相信主會非常喜悅在大家當中作工的。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