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2020網絡聖經佈道會》- 罪得赦免

· 講道話語

大家好!今晚我們來看一下舊約利未記4章7節到31節,【“民中若有人行了耶和華所吩咐不可行的什麼事,誤犯了罪, 所犯的罪自己知道了,就要為所犯的罪,牽一只沒有殘疾的母山羊為供物, 按手在贖罪祭牲的頭上,在那宰燔祭牲的地方宰了。 祭司要用指頭蘸些羊的血,抹在燔祭壇的四角上,所有的血都要倒在壇的腳那裏。 又要把羊所有的脂油都取下,正如取平安祭牲的脂油一樣。祭司要在壇上焚燒,在耶和華面前作為馨香的祭,為他贖罪,他必蒙赦免。】 好的,讀到這裏。

舊約時代的祭壇

我們在過信仰生活的時候,最重要的是神與我們之間的關係。因為我們犯了罪,違反了律法,所以神與我們之間有罪在阻隔著。當今有很多人雖然說是在過信仰生活,然而罪的問題還沒有得到解決,所以遭受了很多的痛苦。

我記得當時應該是二零一二年的時候,大概是在七月二十三號左右。當時在加納阿克拉我們舉辦著世界大會。我作為大會的主講師去那裏講了話語,我從飛機上下來之後,下午三點開始開幕式了,當時特別忙碌了。我從飛機上下來以後呢,直接去辦了手續,到了現場發現已經開始活動。我不記得是怎麼換的衣服,也不記得是怎麼去洗的臉,著急慌忙地到了現場。那個時候加納第一夫人來到現場,給我們講了賀詞。

現在我們在辦世界大會的時候,我們會有許多的活動。一般我講話語的時候,在話語之前會有格拉西阿斯合唱團出來讚美。當時合唱團和我們一起參加了這個大會。我們一系列的活動就會這樣結束了。

總統第一夫人在開幕典禮剛開始沒多久,就上臺進行了賀詞。第一夫人是一位真的有智慧的,也是非常謙卑的人,在她面前我都有點不敢抬頭了。

因為總統特別忙碌,總統夫人也特別忙碌,所以一般講完賀詞之後,過個二三十分鐘就會回去。結果這位夫人在結束賀詞之後,又回到了座位。我在聽完格拉西阿斯合唱之後上臺演講。當時這場活動總共進行三個小時左右。當時我有很多事要做的,所以我心想著第一時間得趕緊回去啊!所有的人都走了,可第一夫人還坐在原位,我也不能趕她走,所以我就坐在她旁邊,兩個人開始交流。

第一夫人非常認真地告訴我:“牧師,我有一個請求。”

我說:“您請講,有什麼事情嗎?”

她說:“現在總統身體非常不好。”

“啊,是嗎?”

“牧師,您能為總統禱告嗎?”

我就說:“是啊,當然可以的。”

第一夫人說:“總統需要來到這裏嗎?”

我說:“不用,不用,我聽說他身體不方便,我過去就可以了。”所以夫人就問我的手機號碼,我就把加納牧師的號碼給她。第一夫人回去以後呢,就給我打來電話,說第二天上午九點和九點半之間就已經約好去見總統。

我們一般到國外的話,有的時候會有機會到總統府去進行合唱,然後也會進行交流。其實我這個人沒有什麼話能跟總統說,我想神為什麼叫我見總統呢?因為福音,所以才叫我見總統啊!我無論是見到誰,不管是見到哪一個總統,都給他們傳福音。

那麼我們格拉西阿斯合唱團有一位崔慧美和樸珍榮這兩位女高音和我一起拜見了總統。在我們拜見總統之前,我一再地囑咐這兩位姊妹說:“明天上午九點到九點半之間,我們要去總統府,要給總統唱歌。你們準備兩首加納的歌曲吧!”第二天到了八點十分的時候,員警的幾輛摩托車和三輛高級轎車就過來了。一看發現第一夫人親自來接我們了,我心裏面特別感激。

我叫崔慧美、樸珍榮兩個女高音,讓她們坐在第一夫人的車上。另外一輛車是我跟翻譯的樸方圓牧師,還有趙牧師三個人坐在一起,警備人員一同隨行。然後沒過多久,我們就到了總統府。當時總統的身體非常不好,我看他坐著都很困難了,崔惠美和樸珍榮唱了加納的歌曲,她們唱了“耶穌,哆咪...耶穌,哆咪...”這樣的一個歌曲。我很難去模仿她們的歌聲。你們清楚加納的歌曲嗎?我不是特別清楚的。

不管怎麼樣,總統斜靠在椅子上,到了那裏我才知道總統的年紀和我一樣大,他就這樣聽了音樂。音樂結束之後,他們給我準備了座位,讓我跟總統坐在一起。聽說約翰.阿塔米總統,是加納歷代總統中最有信心的一位總統,就算再忙,他也會去教會。在加納的基督徒中,他也是一位備受尊敬的總統。

我是一位牧師,但我看到很多人對信仰沒有一個準確的定義。當時總統問了一個非常慎重的問題,他說:“我的主治醫生呢,跟其他的醫生在治療我的病,可是醫生現在有點治不好我的病了。本來這個病應該越來越好轉的,可現在變得越來越壞了。我看我現在這個狀態的話,還能活幾天呢?其實我現在死的話,沒有什麼別的迷戀。雖然有國家大事,但我相信,這個國家其他很好的領袖會繼續引導。”

牧師對加納總統傳福音

我雖然見過很多的總統,但還沒有見過像阿塔·米爾斯總統這樣在靈裏、在信仰當中這麼真實,這麼清楚的,而且特別謙卑的一位總統。

因為我是一位牧師,所以我經常會見很多人,引導他們的信仰。這位總統的信仰非常的深,而且他對信仰的關心很大,他愛百姓們,也是非常大的。在西非,加納也算是一個非常發達的國家了,聽說西非大部分人都希望能去一趟加納。我明白了,原來有這樣一位總統在引領著這個國家。

這個總統說:“牧師,我有話要對你說。”

我就說:“閣下,請講。”

總統就說:“我雖然是總統,但我同樣也是一個人。因為我也是人,所以不可能沒有罪。我現在非常擔心、非常害怕的是,雖然我努力為罪禱告過,但到現在還不覺得我的罪全部都得到了赦免,全部被洗淨,我現在心裏面還有罪呀。我知道如果帶著罪死的話,去的地方就應該是地獄了。這就是今天我約見牧師的原因啦。”

各位,全世界基督教界是非常影響力的。但是卻有很多人過著不太明確的信仰。其中最為重要的問題就是罪的問題。在這個世界上誰會不犯罪呢?沒有人是這樣的。我在大田的時候,曾經辦了一場佈道會,有位上了年紀的老奶奶來到了教會。

我的一個外號就是罪得赦免專業的牧師。過去我也是因著罪而矛盾了很久,所以當我要憑信心生活的時候,我找了很多的聖經,然後在聖經裏面把所有有關罪得赦免的部分拿出來研究,然後又去摸索、思想。

在大邱舉辦佈道會的時候,大邱的每日新聞記者找到我說:“牧師,我有問題要問。”

我就說:“你問吧。”

“牧師,您的教會跟別的教會有什麼區別呢?我相信肯定是不一樣的吧。”

我就笑著回答說:“這樣的事情怎能用一句話來概括呢?”

他說:“是啊?但是請您稍微給我解釋一下。”

我就問記者:“記者先生,您上教會嗎?”

他說:“我從來沒去過。”

我就說:“你聽說過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而死的事情嗎?就是不上教會,大部分人也知道吧?”

我繼續問:“你知道耶穌為什麼死了嗎?”

他就說:“耶穌不是為了我們的罪而死的嗎?”

“對,你說的沒錯。看來你對信耶穌也是很瞭解的。其他教會跟我們的教會有一個區別,其他教會就會說耶穌為了我們的罪而死,卻仍然說自己是一個罪人。”

我在韓國見到大部分教會都是這樣的,我們教會卻有一點不一樣。正因為為了我們的罪,耶穌基督流血而死。所以我們教會說:我們的罪已經得到赦免了。”

記者就問:“難道其他教會都會說自己是罪人嗎?”

我就告訴他:“你可以親自去其他教會問一問。”

大部分人過著認罪的生活

他說:“真的這樣嗎?”

“你可以去問一問吧。”

他問:“那他們到底信什麼呀?”各位,這就是個問題啊。

“耶穌為了我們被釘十字架而死,如果我們說我們是一個罪人,耶穌為了赦免我們的罪,而被釘十字架的,不是嗎?可我們說我們是一個罪人,那就意味著耶穌沒有赦免我們的罪嗎?”

所以記者又問我:“如果說我們還有罪,那耶穌在十字架被釘死的意義又在哪里呢?”

這位記者先生反復問了我好幾次,“其他教會真的都說自己是罪人嗎?”

我說:“是的。”

他又問:“真的是這樣嗎?”

我說:“你自己去問一問吧。”可能他真的回去問了。

所以第二天,在新聞宗教版面看到,除了下麵的一點廣告之外,滿滿的都是有關我的報導。當我們遇到去教會的人,問他為什麼信耶穌的時候,大部分的人答案都是相似的。為了罪得赦免,為了去天國,所以才信耶穌。如果各位問他們:你現在罪得赦免了嗎?

有的人就會說罪得赦免了,有的人就會說,還沒有。如果又問他們,你有罪嗎?有大部分人都會說自己是有罪的,自己就是罪人。雖然他們已經去教會十年,也是罪人,去二十年,也是罪人,去了三十年還是罪人。

有的教會,有一位非常偉大的了不起的長老,他有很多財產,而且他這個人也特別優秀,所以成為了長老。他為了這個教會獻出了很多的錢,也做了很多的侍奉,所以他就認為他就是相信耶穌的,他以為他就能得救。可他因為上了年紀,快要死的時候。

當他在臨死之前,他發現沒有罪得赦免,他發現心裏仍然是有罪的,他心裏感到特別遺憾,特別著急,一想死了就要去地獄的時候,他就去問牧師,我該怎麼辦呢?牧師就對他說:“您相信耶穌,就能去天國。”這位長老說:“可是我現在還是個罪人啦。”

所以到最後聽說他咒罵著耶穌,最後去世了。有很多人去教會,相信耶穌,可要怎麼做才能罪得赦免呢?幾乎沒有一個人準確的瞭解這個部分,我信著信著就應該能去天國了吧,做好事,也奉獻,也禱告,也去服侍,然後也去體驗,我遵守主日,應該能去天國了吧。可聖經沒有一處告訴我們,這樣就能去天國的。

重要的是,去大部分教會的話。牧師也說自己是個罪人,長老們呢,也說自己是個罪人。牧師和長老都說自己是罪人了,那信徒會怎麼說呢?信徒們也會說自己是罪人。

所以很多人禱告的時候,他們說:神啊,求您饒恕我這個罪人吧。許多教會的聖徒,他們都是這樣禱告,祈求自己饒恕的。

各位,這就是教會出現的很大的問題。因為我母親很小就開始去教會,所以我還沒有懂事就跟著母親去教會了。

我是一九四四年出生的,我在出生的第二年,我們從日本的壓迫得到解放,然後在一九五零年就是爆發了南北朝鮮戰爭。當時我才六歲,又在一九五一年我的母親去世了。緊接著不到一個月,我大哥就入伍當兵。而且當時是戰亂時期,我的父親作為後勤,總是跟著部隊在後面幫助他們。

所以突然我們家裏面,父親,母親,還有大哥三位大人都不在家了。戰爭真的非常的悲慘,當時大姐才十五歲、二姐是十三歲、我才八歲、我弟弟才四歲。我們不知道到底要吃什麼,要怎麼生活,現在已經不記得當時我們是怎麼活下來的。

從一九五一年開始,一直到我得救的一九六二年為止,總共是十年啦。從我母親去世的那一年開始,直到我得救的那一年為止,我想了想,那時候我有沒有過幸福的日子。

五一年開始一直到六二年為止,沒有一天是幸福的。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幸福,我只知道非常饑餓,因為總是吃一些沒有營養的東西,所以肚子總是鼓鼓的,而手和腳卻細細的。當時我們小的時候都是這樣,然後到了我十五歲左右的時候,因為要繼續活下去,所以我經常去偷東西。偷別人家裏田裏的小麥,小麥成熟的話,用鐮刀割下來後,去山上烤著這個小麥吃,而且去別人家偷土豆、偷柿子,我想這是罪啊,這可是罪啊!

那我上教會本來不想這樣做的,但是朋友們在一起,一起簇擁著犯罪。我當時卻不知道如何赦免這個罪的,不知道什麼樣的方法,所以我總是祈求,祈求神來饒恕我的罪。當我們教會舉辦了復興會的時候,我就會跟一位復興會的講師詢問了:“我想罪得赦免,我該怎麼做才能罪得赦免呢?”一般牧師會告訴我要悔改,所以我悔改好多次了,也去告白我的罪了,然後也一直去祈求饒恕了。可是這個罪還是沒有洗淨啊,仍然留在我心裏面啦。

我們去教會的話,在韓國教會裏面經常會唱讚美。讚美說靠他的寶血,我們的罪已經得到赦免,有這樣的歌詞。那麼剛剛說我們的罪已經得到赦免了,但是唱完讚美之後,禱告就會說:“主啊,我是一個罪人,求您饒恕我吧!”

當我再去教會的時候,我們教會裏沒有一個人是罪得赦免的。牧師說自己是一個罪人,長老也說自己是一個罪人,我也跟著說我是一個罪人。加納的阿塔·米爾斯總統在臨死之前,他認真的問我有關罪得赦免的部分。當時我對於這個部分是非常的有確信、非常的瞭解的。

我想我讀了這本聖經應該有七八十次了,一開始我只是這樣地讀,大概讀十幾次,後來知道了整個輪廓。大概估算我應該讀了七八十次了,然後我再讀聖經的時候,我在聖經裏面找到了很多有關罪得赦免的話語,因為聖經明確地在告訴我們這個部分。

各位今晚我讀了利未記四章的話語,利未記四章講述著罪得赦免的部分。以色列百姓在舊約時代犯罪的時候,要獻贖罪祭來贖罪。利未記裏面出現四種贖罪祭的方法:第一個是祭司犯罪的時候,然後是官長犯罪的時候,然後是以色列全會眾犯罪的時候,之後是民中有人犯罪的時候。這四類不同身份的人犯罪,獻祭的方法稍微有點不同,在利未記四章裏面講述著贖罪的方法,所以我幾乎能把這個利未記背下來了,不停反復重複讀這樣的話語。

今天我所讀的內容,在講述著一個平民,民中有人犯了罪,那麼如何洗淨這個罪呢?當我發現這個事實的時候,這對於罪得赦免這一塊我更加明確,更加瞭解了。我對總統閣下,因為沒有時間能解釋完很長的話語,所以我準確的給他講了,我們的罪是如何得赦的?在聖經裏面有準確罪得赦免的方法,就是利未記4章31節,【要把羊所有的脂油都取下,正如取平安祭牲的脂油一樣。祭司要在壇上焚燒,在耶和華面前作為馨香的祭,為他贖罪,他必蒙赦免。】各位,聖經告訴我們無論犯什麼罪,只要獻上贖罪祭的話,這個罪就能得到赦免。

今天晚上雖然會耗費一點時間,一邊讀聖經,一邊來看一下這贖罪祭的內容。大家看一下利未記4章27節的話語,這裏說【“民中若有人行了耶和華所吩咐不可行的什麼事,誤犯了罪,所犯的罪自己知道了,】好的,這裏說所犯的罪自己知道了,到這裏為止就是能夠赦免罪的第一個條件。沒有犯罪的人絕對無法得到饒恕的。假如說罪得到赦免的話,首先這個人得先犯罪,然後因為他犯了罪,所以要獻上贖罪祭,要牽一只沒有殘疾的母山羊來。

牽一只沒有殘疾的母山羊來

重要的是希伯來書裏面說什麼呢?我們來找一下希伯來書10章,這裏面說:罪假如不流血的話,就沒有辦法得到赦免。而且9章22節裏面告訴我們:【按著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潔淨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所以假如不流血、不死亡的話,這個罪就不能得到赦免。所以罪如何得到赦免呢?首先需要有一個代替我死的祭物。這個罪不是說我告白就能洗淨的。這裏說:按著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潔淨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

聖經裏面說:罪的工價乃是死,這個罪只有流血而死,才能得到赦免。為了罪得赦免,我們首先需要有一個祭物代替我們而死。並不是說“神呐,你來赦免我的罪吧!”並不是這樣祈求神就能得到赦免的。必需得牽來一只母山羊才行。

那麼我們看一下利未記4章27節,【“民中若有人行了耶和華所吩咐不可行的什麼事,誤犯了罪,】那麼,當有人犯了什麼罪時,需要有什麼東西代替他死,所以他要牽一只沒有殘疾的母山羊。那麼牽一只沒有殘疾的母山羊為供物之後呢?29節這裏說:要按手在贖罪祭牲的頭上。我現在非常瞭解這個事情。但當時我不了解這樣的部分。據我瞭解一般是在按立牧師的時候,或按立長老的時候,就會有按手在頭上的表現。那麼我想這牛或者羊又不是要當牧師、當長老的,為什麼要按手在它們頭上呢?當時我特別不了解這樣的部分。

我為了解決這個疑問,在聖經裏面翻找了很多處,但是再怎麼翻找聖經,聖經裏面也不出現按手的理由。在贖罪祭的時候,在祭物頭上按手,這是非常重要的。但為什麼要這樣做呀?這有什麼意義呢?我要瞭解這個意義,但是我沒有辦法去知道。我讀了好幾次聖經,可就是找不到啊。當時我讀了也不明白,所以也就這麼過去了。

可有一天在讀利未記十六章的時候,我嚇了一大跳,在16章21節裏面出現這個理由了。啊,原來就是這樣啊!祭司亞倫將兩手按在這羊的頭上。

我們在獻贖罪祭的時候,需要有什麼東西來承受我們的罪,這樣我們的罪才能得到赦免。不然的話就沒有辦法洗淨罪了。當我們牽來一只羊或者一頭牛的時候,祭司給它們按手,要將我的罪放在這羊的身上,這山羊要披戴著我的罪,然後死掉了,這樣才能夠赦免我的罪。我因為不了解這個事實,所以很長時間以來一直在尋找這個原因。當時我雖然讀了也不明白,就這麼過去了。

在利未記16章21節裏面說,【兩手按在羊頭上,承認以色列人諸般的罪孽過犯,就是他們一切的罪愆,把這罪都歸在羊的頭上,藉著所派之人的手,送到曠野去。】那麼就像聖經話語,在贖罪祭當中,假如不給這個羊按手的話,它就是死也沒有意義了。在獻祭之後,要先按手在羊的頭上,那這樣的話,這個罪就不在自己的身上,而是歸到羊的身上。這只羊背負著我們的罪,因著罪的代價而死的話,我們的罪就會得赦免。所以通過利未記16章21節,我明白了按手的意義。

接下來我們又重新回到利未記4章裏面,那麼現在再來看一下30節,【祭司要用指頭蘸些羊的血,抹在燔祭壇的四角上,所有的血都要倒在壇的腳那裏】祭壇:長五肘,寬五肘,高三肘,四邊有四個角。那麼要用手沾上已死的羊的血,塗抹在壇的四角上,這個我同樣不理解。為什麼要把羊血塗抹在壇的四角上呢?我開始讀聖經,去找這個原因。我通過聖經發現了這個理由,在耶利米書17章1節,我們一起來讀一下,【猶大的罪是用鐵筆、用金鋼鑽記錄的,銘刻在他們的心版上和壇角上。

按手,把這罪都歸在羊的頭上

我現在年紀有點大了,今年七十七歲。到了我這個年紀的話,有著許多年輕人無法理解的好處了。尤其我上了年紀以後,有了孫子和孫女,我一周要花一定的時間通過電腦與他們見面。我家孫子孫女特別可愛啊!到了我這個年紀,還有另外一個好處,就是記憶力開始下降,到了這個年紀記憶力下降,不知道有多好啊!到底有什麼好處呢? 記憶力下降的話,所有的事情都會變的單純了,不會變得特別複雜了。

比如說欠人錢的這個事情也忘了,做錯的事情也會忘了,真的有很多這樣的時候。雖然我沒有欠過別人的債,反正忘掉這些複雜的事情,有的時候看起來特別好。我看我家妻子的記憶力呢,比我消退的更快了,所以特別有意思。想到這樣的事情,悲傷的話可能就是悲傷。但是到了這個年紀也有很多部分是年輕人無法理解的,不知道這是多麼好的。今天晚上我還能背下這個經文,也是出於神的恩典了。那麼問題是什麼呢?猶大的罪為什麼要記錄在心版上和壇角上?

假如說我跟一個弟兄兩個人做生意。我有一家做手錶的工廠,弟兄是銷售這一塊兒的。我們製造手錶之後,弟兄拿去賣。

我就問:“這一次出了一款新的手錶,你要拿去賣嗎?”

他就會說:“行,你先拿過來看看,等我把這表賣完之後再給你錢吧!”

我們在做交易的時候也會出現賒賬的情況,在賒帳的時候,要怎麼做帳本呢?試想幾月幾號的時候,我給弟兄三百個手錶,需要記錄在帳本上,這樣我們才能知道。而且弟兄也要寫個帳本,他要寫幾月幾號從我這裏借了三百個手錶,那麼等他還錢的時候,他也心裏有個數。下一次弟兄還錢的時候,他會說:“牧師,我們來看一下帳本,我還你三百個手錶的錢,你把它給勾掉吧!”就是賒賬的那個記錄給勾掉吧!

各位同樣,神把帳本記錄在壇角上,在壇角上記錄了我們的罪。神一看祭壇的角就能知道:啊!你了犯罪,這就是你的罪,是吧?也就是說,他為了能夠看清楚,所以就在祭壇的四角上記錄下我們的罪了。我的罪記錄在哪兒?記錄在我的心版上。重要的是,在我們心版上有沒有罪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神的壇角上要洗淨罪就可以了。

現在將罪歸到羊的身上以後,羊流血而死,祭司長用手蘸羊的血塗抹在壇的四角上,意思是:已經將記錄在壇角上的我們的罪塗抹掉了。

過去我住在大田的時候,我們教會有一位長老是做煤炭的生意。在他的煤炭公司裏面,有一個黑板,上面寫著給誰誰誰賒了多少的煤炭,等他還錢之後就把這個賒賬名額給勾掉了。所以要在祭壇四角上抹血的意思是,這個羊已經死了,赦免了罪,所以就要用血來塗抹。在壇的四角上抹掉罪的紀錄,這樣的話,罪就能夠準確的得到赦免。各位能明白了嗎?耶穌為了我們的罪來到這個世上。耶穌是作為背負我們世人的罪孽,作為神的羔羊而來的,能理解了吧!所以神在派耶穌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他派遣耶穌是為了赦免我們的罪,所以耶穌帶著赦免我們罪的目的而來的。

各位,罪絕對不是我們做什麼就能得到赦免的,所以要宰羊、宰牛獻祭。我們並不僅僅犯了一次罪,而是不停地在犯罪,所以在舊約時代的祭祀裏面,每當犯罪就要宰一只羊獻上。然而在希伯來書裏面,準確地告訴我們的是,在舊約時代宰羊、宰牛獻祭只是耶穌一個影子而已,可耶穌不是一個一個赦免我們罪的,耶穌需要獻上完美的祭祀,永遠的赦免我們的罪。

我們看希伯來書9章11節的話語,這裏面說:【但現在基督已經來到,作了將來美事的大祭司,經過那更大更全備的帳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屬乎這世界的】各位,這裏面說帳幕意味著聖殿。

有人問:“牧師,為什麼稱聖殿為帳幕呢?”

固定的建築,而是帳篷,所以稱之為帳幕了。他們在裏面獻贖罪祭、赦免罪,它們總是移動著。到了所羅門時代的時候,就建了一個聖殿,那麼選定了耶布斯城為建造聖殿的場所。

然後在那裏,所羅門來建造聖殿。這聖殿是按照天上的模樣,直接引進過來打造的。各位,看這裏特別有意思的是,天國不是時間界,而是永遠界。這地是時間界。這地是跟著地球轉,總是會有時間流逝的。雖然我們獻了祭祀,可因為是時間界,所以有時間在流逝著。雖然我們獻了祭,通過獻祭已經洗淨了我們的罪。可下一次如果再犯罪的話,我之前獻的祭就成了過去了,所以沒有辦法再洗另一次的罪了,每當犯罪的時候就要宰羊、宰牛的。

然而看希伯來書9章11節:【但現在基督已經來到,作了將來美事的大祭司,經過那更大更全備的帳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屬乎這世界的

各位,這地上的帳幕是人手所造的。這裏說不是人手所造,意味著天國帳幕。各位,天國的帳幕,跟這裏有什麼區別呢?

這裏是時間界,那裏可是永遠界,永遠界無論是什麼都是永遠的。我們沒有辦法帶著這個身體進入永遠界,永遠界只有永遠活著的才能進去,所以這祭祀也是永遠的。如果在地上的祭壇上獻祭的話,它能赦免一定時間的罪,就是一時的罪,過了這段時間以後呢,就沒有效力了。然而在天國永遠的祭壇上獻祭的話,我們通過這個祭祀,能夠永遠洗淨我們的罪了。所以現在基督已經來到,作了將來美事的大祭司,經過那更大更全備的帳幕,不是人所造,也不是屬乎這世界的。這就意味著天上的帳幕,天上的祭壇了。

然後我們再看一下9章12節,【並且不用山羊和牛犢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進入聖所,成了永遠贖罪的事。

各位,聖經說什麼呀?這裏說永遠贖罪的事,永遠贖罪的事啊,各位,阿們?那我們要將罪歸到耶穌身上,我通過聖經找到這樣的部分。這聖經真的是神的話語,人類絕對無法寫出這樣的聖經來。聖經從頭到後邊都是般配的,都是有配偶的,都是正確的,是非常精確的,也是特別驚奇的。

在馬太福音3章13節說,【當下,耶穌從加利利來到約旦河,見了約翰,要受他的洗。】施洗約翰在約旦河裏施的是悔改的洗,所以他說:“你們當悔改!天國近了。”他給人們施的是悔改的洗,有許多的人來到了約翰這裏,悔改之後受他的洗。

可有一天耶穌來到約翰這裏要受他的洗,約翰嚇了一大跳,“我要受你的洗,你反倒上我這裏來嗎?”但耶穌怎樣回答的呢,在15節說,【耶穌回答說:“你暫且許我,因為我們理當這樣盡諸般的義(或作“)。” 】這裏說你暫且許我,因為我們理當這樣盡諸般的義。這裏說盡諸般的義,意思是耶穌來受約翰的洗,這跟赦免罪有什麼關係啊?

耶穌受洗,背負我們的罪

各位我們看一下以賽亞書53章6節的話語,【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他身上。】那麼耶穌為了代替我們的罪受罰,羊跟牛為了洗我們的罪,首先我們需要通過按手的方式,把我們的罪歸在它們身上。耶穌要背負世人所有的罪呀,要洗淨所有的罪,就像給牛和羊按手,這個罪才能歸到它們身上是一個道理。

那祭司要在牛頭上、羊頭上按手才能將以色列百姓全部的罪歸到羊的身上。現在施洗約翰是祭司長,他的父親是祭司長,祭司長的兒子也是祭司長,耶穌為我們的罪被釘十字架之前,首先要將罪歸到耶穌身上。

耶穌為了能夠背負這個罪,首先要到施洗約翰這邊受洗,但約翰卻攔阻了耶穌,他就說:“你反倒我這裏來嗎?”

耶穌說:“你暫且許我,因為我們理當盡諸般的義。”盡諸般的義,意思是赦免。我們所有的罪被赦免的話,我們就會成為義人了。為了將我們所有的罪都歸在耶穌身上,施洗約翰給耶穌施洗,這個施洗不是施洗的意義而是要把罪歸到耶穌身上的意思。

然後在約翰福音1章29節裏面說,【次日,約翰看見耶穌來到他那裏,就說......】約翰福音和馬太福音是有區別的。次日是指耶穌受約翰的洗之後的第二天,耶穌受了他的洗之後。次日,耶穌又到了約翰這裏,約翰說什麼呀,【看哪,神的羔羊背負世人罪孽的】大家阿們嗎?大家阿們!現在我們需要準確明白,各位的罪到哪里了?到了耶穌身上了。各位在宰羊獻祭的時候,要用兩手按在羊的頭上,然後罪就會歸到羊或者牛的身上,不是嗎?

當羊流血而死的時候,罪就能得到赦免了。用同樣的方法,神通過施洗約翰將所有人的罪歸在了耶穌的身上。所以聖經說,【次日約翰看見耶穌來到他那裏,就說:“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耶穌是在永遠界裏的,我們則是在時間界裏的。耶穌背負了我們所有的罪孽,不是在這地上祭壇上抹了血,而是在天上祭壇上抹了血。

各位,我們的罪就是這樣洗淨的,阿們?阿們!這位耶穌來赦免了我們的罪。假如我們說:“我們是一個罪人。”這意味著耶穌沒能赦免我們的罪。各位,這太不像話了!耶穌已經背負了我們的罪,然後被釘在十字架上而死,最後他呼喊著說:“成了。”然後就去世了。他說‘成了’是什麼意思呀?他說‘成了’就是成就了耶穌來到這世界的目的、使命,那就是洗淨我們的罪,不是嗎?

我們為了洗淨我們的罪,不是要做什麼。我們要做的就是,要相信耶穌在十字架上洗淨了我們的罪。阿們!罪不是要由我們來洗的,各位無論我們做什麼樣的事情,都沒有辦法洗淨一絲一毫的罪。靠我們的努力,靠我們的熱心,靠我們的承諾,是沒有辦法洗淨罪的。耶穌代替我們洗淨了罪,所以我們只是蒙恩接受罪被洗淨的事實罷了。

而當今有許多人去教會,雖然說是相信耶穌,可他們卻還說自己是一個罪人,這是非常侮辱耶穌的一句話呀,各位。

耶穌已經赦免了我們的罪,但我還說我是罪人的話,這意味著耶穌沒能洗淨我的罪了。沒有什麼事情比這還要更加侮辱耶穌的了。各位,我們不再是罪人了。當然我們還會犯罪,但並不是我們做了什麼,而是當耶穌被釘十字架而死的時候,我們所有關於罪的刑罰都已經結束了,我們所有的罪都已經被洗淨了。各位要相信這一點呐:我的罪已經洗淨了。

所以相信耶穌的意思就是相信罪已經被洗淨的事實。並不是我要做什麼,罪才能得到赦免,而是因為耶穌已經在十字架上赦免了我們的罪,所以我們就不再是罪人了。關於罪的刑罰都由耶穌來承擔了,耶穌已經支付了罪的代價。

在美國有我的孫子們,他們非常可愛。他們說:“爺爺、爺爺,給我們買漢堡吧!”所以我每次去的時候,都會給他們買一次漢堡。我對我兒子說:“咱們今天去吃漢堡吧!”他們非常喜歡一家叫five guys的漢堡店,那裏有很多種類的漢堡,我讓他們隨便選。我有四個孫子和孫女,然後我有我的兒子和兒媳婦,還有樸方圓牧師的孩子,還有樸方圓牧師夫妻,還有泰瑞牧師夫妻,還有他們的孩子。那我們有很多的孩子,但如果要這樣吃一頓的話,大概需要花二百美元左右。

我就說:“你們無論想吃什麼,儘管點吧。”於是他們就點,我去刷卡、簽名,交了二百美金。孩子們特別特別高興啊,就開始吃,孩子吃很大的漢堡,我吃小的那個。我就問:“你們還想吃點霜淇淋嗎?”他們說:“啊,爺爺,我們太飽了,吃不下去了!”就是這樣,肚子飽了就吃不下去了,那我們的心呢?如果耶穌的愛佔據在我們心裏面,滿滿地充滿在我們心裏面的話,再也沒有其他的空間來裝別的了。

行淫時被拿的婦人,她遇到耶穌以後,她的罪得到了赦免。這個女人心裏面特別感謝,感謝充滿在她心裏面了。她回到家裏面,特別感謝,買菜也感謝,她不管做什麼,她幹什麼,心裏還是存留著向著耶穌的感謝。在她心裏面,沒有淫亂進來的餘地了,她能過上明亮的生活了。

罪不是我們自己來洗的,而是耶穌基督來洗這個罪的。當耶穌基督釘十字架的時候,通過耶穌流下的血將各位的罪永遠地、完美地洗淨了。羅馬書4章25節說,【耶穌被交給人是為我們的過犯;復活,是為叫我們稱義。】阿們!耶穌稱我們為義了。羅馬書3章23節、24節,【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這多好啊,各位!神說什麼?說你是義人,你就是義人啦!你是義人了,各位!因為神是法官,神是法官的話,法官說是義人就是義人了。阿們!對,就是義人了。神說聖潔的話那就是聖潔了,只要相信神的話語就可以了,聖經裏面有許許多多這樣的話語。

神就像法院的判官

昨天我也講了哥林多前書6章11節的話語,我們看6章11節到12節(林後10到11節),【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你們中間也有人從前是這樣;但如今你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並藉著我們 神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

你犯了罪,但是你的罪已經洗淨了;你犯了罪,但是你已經成聖了;你犯了罪,但是你已經稱義了。聖經就是這樣說的,這確實是這樣的。各位,我們是罪人,還是義人呢?有人對我們說:“你說你沒有罪,你可以隨便犯罪是不是?”如果我們接受了耶穌的這份愛的話,我們只能是遠離這個罪的。所以各位,這個罪不是我們做什麼來洗罪的,除了耶穌的血以外,沒有別的方法可以洗罪。洗淨我們罪的只有耶穌基督的血。

從二零一七年三月份開始,我們在紐約聚集了七百五十位其他教會的牧會者們。在一周時間裏面我仔細講解了這部分。美國很多牧師們他們說什麼呢?他們就會把我們教會的牧師帶到他們教會裏去,然後在聖徒面前說:“各位,我雖然身為牧師,可沒有罪得赦免,我總是因著罪而痛苦過。我通過好消息宣教會,我終於罪得赦免了。雖然我現在也能講罪得赦免的部分,但是我特意邀請了好消息宣教會的牧師,他講的比我更好。從今開始,我們來聽一下,好消息教會牧師是怎麼講的。”

就這樣,有很多美國牧師都是這樣邀請我們的,所以當時大概有七百多個人聽了福音之後得救了。接下來又在香港聚集了一千一百五十人,在肯雅聚集了四千人,在多哥聚集了兩千人。現在在很多的國家裏面,有很多牧師們聽了福音,罪得赦免了。

假如今天我們說我們是罪人的話,這是意味著耶穌沒能洗淨我們的罪呀,這可是在侮辱耶穌呀,各位。他不是沒能洗淨我們的罪,他準確地洗淨我們的罪了,像白雪一樣。除此之外,在聖經裏多處有這樣的話語。那我們到底要做什麼呢?什麼都不需要做。罪不是由我們來赦免的,是由耶穌來赦免的。耶穌永遠像白雪一樣洗淨了我們的罪,在十字架上已經受到了所有罪的刑罰了。所以在聖經裏面說,【哪知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以賽亞書53章5節)

耶穌啊!真是太感謝了,耶穌完美地洗淨我們的罪了。

各位,現在我們不再是一個罪人了。不是說我沒有犯罪,而是在十字架上通過耶穌的血,像白雪一樣洗淨了我們的罪了。

各位已經潔淨了,大家相信吧!還有不相信的人嗎?還有人還想當罪人嗎?沒有是吧!如果還有人說自己是罪人的話, 主會感到非常遺憾的。我們感謝赦免我們罪的主,我們將讚美歸於耶穌。好的,非常感謝!我們做下禱告。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