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 講道話語

讀一下聖經話語,使徒行傳8章26-40節

【有主的一個使者對腓利說:“起來,向南走,往那從耶路撒冷下迦薩的路上去。”那路是曠野。腓利就起身去了。不料,有一個埃塞俄比亞(即古實,見以賽亞書18章1節)人,是個有大權的太監,在埃塞俄比亞女王幹大基的手下總管銀庫,他上耶路撒冷禮拜去了。現在回來,在車上坐著,念先知以賽亞的書。聖靈對腓利說:“你去貼近那車走。”腓利就跑到太監那裏,聽見他念先知以賽亞的書,便問他說:“你所念的,你明白嗎?”他說:“沒有人指教我,怎能明白呢?”於是請腓利上車,與他同坐。他所念的那段經,說:“他像羊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羔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他也是這樣不開口。他卑微的時候,人不按公義審判他(原文作“他的審判被奪去”),誰能述說他的世代?因為他的生命從地上奪去。”太監對腓利說:“請問,先知說這話是指著誰?是指著自己呢?是指著別人呢?”腓利就開口從這經上起,對他傳講耶穌。二人正往前走,到了有水的地方,太監說:“看哪,這裏有水,我受洗有什麼妨礙呢?”(有古卷在此有“腓利說:‘你若是一心相信,就可以。’他回答說:‘我信耶穌基督是 神的兒子’。”)於是吩咐車站住,腓利和太監二人同下水裏去,腓利就給他施洗。從水裏上來,主的靈把腓利提了去。太監也不再見他了,就歡歡喜喜地走路。後來有人在亞鎖都遇見腓利。他走遍那地方,在各城宣傳福音,直到凱撒利亞。】

我們讀聖經的話,在聖經裏面有神的心蘊藏在裏面,我們仔細看的時候,能夠準確的看到神如何引領我們的部分,還有在讀聖經的時候能夠看到什麼呢?撒但引領我們方法的樣子也能夠看到,撒但不是一下子作工,而是一點一點的去作工,然後到一定地步的時候,開始不知不覺感受不到我在罪裏,就這樣漸漸地沉浸在罪當中。得救的弟兄姊妹也是一樣,有些弟兄姊妹們是藉著信心成長,又有些人漸漸地墜入罪惡當中,漸漸遠離耶穌。當我們遇到環境的時候,我們雖然得救了,但是沒有信仰的引領,被邪靈引領的弟兄姊妹也很多。在聖經裏面加略人猶大也是十二門徒當中的一個,他跟隨耶穌,我想他應該不是看著錢跟隨耶穌的。因為耶穌也沒有錢,耶穌睡覺的時候也沒有房間,在橄欖山樹底下睡覺,雖然耶穌是這樣的人,加略人猶大怎麼可能是沖著錢跟隨呢?不會的。但在聖經裏面記錄了他管理錢,去偷取了其中一部分錢,他偷取一部分錢的時候,他開始嘗到錢的味道,然後他不是在那裏停止,而是漸漸地隨著那個心走,能夠看到他出賣耶穌,又死於錢財。聖經裏面不僅能夠讓我們看到有強烈的聖靈引領,相反也有撒但在我們心裏引領。在我們教會的人遠離教會,一步一步漸漸地流入世上,看著什麼都不是,但是漸漸地走向加略人猶大出賣耶穌的那條路。相反有一些人藉著傳福音,一點一點的嘗到喜樂看到神作工。

我的部隊生活

我常常說我在部隊的見證,在我的信仰生活裏面記憶猶新的是在部隊裏面發生的一些事情,因為當時年輕的緣故,所以特別清清楚楚的想起來。那個時候和朋友一起走路的時候看到訓練所所長,然後我說:“忠誠。”看到他當然要敬禮,但他突然對我說:“喂,你過來。”我就過去,在所長後面有軍官,然後跟他說:“我能夠給這些訓練生頒獎嗎?你趕緊給他頒發一個獎吧,他行的敬禮太漂亮了!”這個下屬向著長官、所長行敬禮那是當然的,這個所長給我和我的朋友頒獎了。我們捧腹大笑心裏面想:這個敬禮算什麼,我們就能夠得到獎項,然後看獎項內容的時候,他把所有的好話都寫在上面了,因為說好話並不用花錢,還批准我們可以請假。有一天我在部隊裏面看守的時候,本來像我們這樣負責教育部門不用去看守站崗,但是那個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穿著軍裝站了崗,在山頂並沒人會過來,所以我只能在站崗的時候拿著聖經讀,我陷入到聖經裏面,我就把槍放下來,本來是違反規律的,但就這樣讀了聖經。然後在後面聽到一個聲音,我一看是所長,我就趕緊把聖經藏了起來,我又說:“敬禮。”所長過來看著我說:“你說你要進行宗教活動的時候,就進行宗教活動,你說要站崗的時候,你要好好站崗啊!”我說:“好,我知道了!”如果那時候和軍官一起過來的話或許我要坐牢,就這樣第二次見到了所長。因為所長的位置很高,在訓練所裏面沒有機會和我們見面。

有一次我在講道的時候,他進到我們禮拜堂,然後我停下來,他跟我說:“請你繼續你的傳道。”我一個小兵在所長面前要傳道的時候很負擔,所以就馬馬虎虎的結束了,我講道結束了之後,他上來說:

“我能說兩句嗎?”

“是。”

所以我們就坐到了下麵。所長說:“在625事變的時候,我是參加白馬高地戰役的人。”就這樣他做他的見證。“在白馬高地的戰役裏我是中隊長,我還奪取了白馬高地。”通過那件事他心裏非常清楚的明白了宗教的力量,當時我們沒有軍牧,也沒有禮拜堂,他問我:“你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進行這樣的宗教活動的?特別的好,我們在這裏蓋禮拜堂吧!”就這樣,陸軍的第二等軍和我們一起開了會,蓋了禮拜堂。他開著車,如果我們帶沙子過去的話,他會給我磚頭,然後就將玻璃和磚頭去那裏交換,就這樣馬馬虎虎的蓋了一個禮拜,看到禮拜堂特別的高興。我所做的一切事情上能夠明確的看到神作工,實在是特別的神奇。

神預備的靈魂

各位想想看,使徒行傳8章的話語裏,在當時向著耶穌逼迫的非常時期,腓利去撒瑪利亞城,得到了很大的神的做工,有很多人變化。神讓他去曠野裏面看到埃塞俄比亞的太監,他是總管國庫的,總而言之,他的地位是很高的,一個太監讀著《聖經》,坐著馬車行走,聖靈向著腓利的心,告訴他:“你靠近他。”看到他看著《聖經》,然後他隨著他跟著跑過去問:

“你明白你所讀的嗎?”那時候他說什麼呢?

“沒有人指教我,我怎麼能明白呢?”“你要上我的馬車嗎?”

然後他就上了。他們所讀的《聖經》話語是什麼呢?關於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事情,是以賽亞預言部分的內容,【他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羔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就像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的那個樣子,是預言耶穌的。他正在讀著這段聖經話語說:

“我有一個疑問,先知所說“他”是誰呢?是指著自己呢?是指別人呢?”

“這不是我們都知道的嗎!這不是預言的耶穌嗎?”

就這樣神已經做好了能夠傳福音的準備,不是嗎?他是誰?腓利說:“他就是釘死在十字架上耶穌,你看新聞了嗎?這個耶穌為了我們釘在十字架上死了。”給他傳福音的時候,他特別的高興,他們往前走的時候經過一個水池,他問:“那我也可以得到洗禮嗎?”然後他得到了洗禮,就這樣太監充滿了喜樂,回到了埃塞俄比亞。回到埃塞俄比亞的時候,發現埃塞俄比亞開始興起福音的工作。

埃塞俄比亞

我到埃塞俄比亞,去了很多的大學進行了演講,也有很多牧師門去了那裏進行演講,看到他們非常懇切的去接。去年我們去埃塞俄比亞參加了青奧會,我們完全主辦了那場活動,埃塞俄比亞政府非常感謝我們,給我們舉辦了晚餐。雖然我不能很好的傳福音,但是因為耶穌在我旁邊與我同在。我的女兒第一次學習駕駛的時候,我坐在她的旁邊告訴她怎麼駕駛,要拐彎的時候,我一個手扶著她的方向盤,就這樣要靠著這邊。剛開始一個人學習駕駛的話會非常的緊張,但是有一個老的駕駛員在旁邊的話會安全很多、很省心。我們雖然傳福音不是傳的很好,但是耶穌在我們身邊,做工的時候這樣的部分特別的神奇。

我去了埃塞俄比亞,有一位大學校長給我打電話,他說:“我聽說了樸玉洙牧師您來到了埃塞俄比亞,我這裏到牧師您那裏需要13個小時,但我實在是想見到您,我要去您那裏,希望您一定要和我見面,現在我要出發了。”我就說:“好的,你過來吧!”就這樣坐在那裏和大學的校長開始交談,和他一起讀羅馬書3章23節的話語。他跟我說:“這個我都已經會背了。”他的確會背。【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 神的榮耀;】我讓他讀24節,我問他寫的什麼呢?3章24節【如今卻蒙 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但是這位校長說什麼呢?我們要努力的稱義,他死死的被這樣的觀念抓住。我讓他再仔細的讀讀看,然後他說:“我們熱心的忠誠就能稱義。”在聖經裏面說白白地稱義,我讓他再仔細的讀,然後他看到之後嚇了一大跳。雖然讀著同樣的聖經,但是心裏面有邪靈做工的時候就看到不一樣的聖經。在聖經羅馬書3:10【就如經上所記:“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可是在23節裏說【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 神的榮耀;】在23節裏面分明是罪人,但是在24節裏面說罪人怎樣稱義的過程,神在聖經裏面講述著。如果想說這樣的部分吧,有很多很多的部分會讓我們嚇一大跳。讓我們驚奇的是為了稱義、成為義人不是讓我們做什麼做什麼做什麼,不是要遵守律法,十一奉獻,參加聖經學習,學習禱告,學習行為。在聖經裏面無論是在哪里都沒有,為了我們稱義,我們自己需要做的,一個地方也沒有。我常常坐小型飛機,10人座,12人座的飛機,我常常坐在最前面。坐在前面的時候,只有一個駕駛座,有的地方有兩個駕駛座,駕駛員坐在駕駛座上,我有時候也坐副駕駛的位置。我雖然坐在了副駕上,但是我也不去操控飛機面板上的東西,如果操作就出大事了,雖然我坐在了副駕駛,但是我也是什麼也做不了,這就是副駕駛和正駕駛區別。

我們為了洗罪,因為人無論做任何一個事情,也是什麼都做不了的緣故,神派遣了耶穌,為了洗罪的事情。在這個地球上沒有一個人能夠做到,如果我們為了洗淨罪能夠做些什麼的話,聖經就會仔細的告訴我們應該這樣、那樣仔細做能夠洗淨罪。但是神沒有通過聖經告訴我們怎麼洗淨罪,而是告訴我們:我派遣了耶穌,各位能阿們嗎?不是藉著我們的努力和辛苦,而是因為耶穌做工的緣故,所以這個太監得救了。但是他怎麼得救的呢?他坐在馬車上讀了以賽亞書的話語,實在是讀不懂這是什麼意思。這個時候腓利靠近了他的馬車,然後他跟隨著馬車奔跑,跑過去說:“你明白你所讀的嗎?”這個太監就轉過身來看他。如果是我,我會問:“誰叫你問的!”如果這樣的話腓力就無話可說了。可是這個太監讀聖經,心裏實在是充滿疑惑,各位當中有讀聖經的時候疑惑的人嗎?這是非常好的讀聖經的態度,當我們有疑惑又明白這部分的時候,我們的心裏面有神的做工。特別有疑惑,太監實在是疑惑,來到了耶路撒冷還是沒有得到解決,在沒有得解決的狀態下只能回到埃塞俄比亞,心裏實在是苦悶,這個時候遇到了神的門徒腓力,神做工特別的奇妙是吧?我也是在度過我的人生的時候,神在我心裏面做工的部分就像做工在太監身上一樣。

高中校長的轉變

我住在大邱的時候,有一次我有事情去首爾,坐大巴回大邱。我坐在那裏,在窗口處,那時我是30歲中旬,在窗口看到一個大概60歲大的老人,我跟他聊天的時候發現他現在是大橋一個高中的校長,就和他一直聊著。聊到中間我想把這個方向盤稍微偏向聖經這邊,他聽到聖經的時候,他的臉完全的朝了窗口處,然後完全就回不來了,不看我。我也沒有遙控器去調控他的脖子,所以他將他的臉朝向窗外的意思是不想聽信仰的意思,剛才聊其他的部分的時候聽的那麼好。在那時候我們經過休息室,我們又進到了一個隧道,進到隧道之前有一個大峽谷,在峽谷的入口,汽車右前面的這個輪胎爆氣了,就這樣汽車左右搖擺,只要他掉進這個峽谷的話,就是數百米的一個懸崖峭壁,所以我也不知不覺的就抱住了校長的頭。當然最後汽車左右搖擺之後它就停下來了,大概在前進十釐米的話,就會掉到了峽谷裏。這位爺爺冒了很多冷汗,然後修理好了輪胎之後就繼續進行,繼續上了路。這位校長問我:

“牧師,您為什麼抱了我的頭呢?”

“我沒有想什麼,校長是一個很重要的人。我怕你出事故的時候頭部受傷,我就抱住了你的頭。”

“牧師,你的頭怎麼辦呀?”

他看到我不是抱住自己的頭,而是抱住了他的頭,他特別的感激不盡。那個時候我雖然沒有使用遙控器,但是他的頭就轉向了我。到達目的地之前一直跟他傳講了福音,到了大邱要下車的時候,我跟他說:

“我想在全校的師生面前做一次演講,”

“好。”

我有時間的時候就去了。當時有一千名左右的全校師生在操場裏,他給了我在學校師生面前能夠講座的機會,更為了讓人們的心朝向哪里呢?耶穌。人們知道了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洗淨了我的罪,有的人心裏面想:是挺感謝呀!可是當有人知道在我的心裏面因為罪的緣故,經歷著矛盾、經歷著受苦,但是最後發現原來耶穌,耶穌為了我洗淨罪。當心裏臨到耶穌為我洗淨的時候,特別的感謝。我沒有做什麼,但是耶穌為了我,為了洗淨我的罪,釘在了十字架上。到了這個階段,我的心進到這個階段裏的時候,在各位的心裏,耶穌的心開始能夠與各位的心連接起來,不知道多麼的感謝、多麼的感激喜樂,是這樣的。像這樣的心作用在我們心裏的時候,還是很簡單的、輕易的能夠戰勝誘惑,輕易的戰勝困苦和憂傷。

安東尼奧和夏洛克

昨天我去了音樂會,我說了什麼呢?我說了關於威尼斯商人的故事。有一個叫做安東尼奧的人,他去借錢,夏洛克是一個非常壞的猶太人,只顧錢的人,在威尼斯是一個非常惡的人,所以他借錢的時候他寫了一個證書,簽了一個合同,我會在什麼什麼時候之前還給你。但是這個寫的什麼呢?在幾月幾號以前還清不了這個債務的時候,要割掉離心髒最近的肌肉,給我一磅的肌肉。然後安東尼奧心裏想,人怎麼可能這麼殘忍呢?就這麼簽了字,但是安東尼奧最終沒有在時間以內還清債務。安東尼奧和夏洛克,他們走到了法庭裏,他跟法院說:“你讓我能夠割取離安東尼奧心臟最近的一磅的肌肉。”如果就這樣割取肌肉的話,安東尼奧就會死去!所以在這樣的一個事情,成為了當時威尼斯城的一個熱點。有的人說:“我來還你這個債務,所以請你饒恕他吧!”但是他不要,“我就要他的一磅的肌肉。”法庭開始了,然後夏洛克在法庭上在磨刀,因為他要用刀割掉安東尼奧一磅的肌肉,離心髒最近的。然後法院法官問他:

“這是你簽的字嗎?”

“是的。”

“我就允許你按照這樣的合同來進行你的賠償。”

法官的這個意思就是允許他去割取安東尼奧的一磅的肌肉的意思。他在磨刀石磨上刀,他拿著這個刀站了起來,這個時候法官說:“安東尼奧,請你打開你的扣子,讓他能夠割取你的心臟附近的肉。”這個時候夏洛克,他拿著刀要刺入安東尼奧的心臟的時候,法官說:

“等一下夏洛克,你帶秤來了嗎?”

“沒有啊!”

“在檔裏面說:我你要割掉一磅的肌肉,你既然沒有帶秤,那你怎麼能割掉一磅的肌肉呢?你不能多割,一磅以上的肌肉,也不能割一磅以下的肌肉。要一定再用刀去割取準確地一磅的肌肉。”

這個時候法官說:“夏洛克請你聽著,我怎麼去看這個檔呢?在這裏面沒有說可以流血呀!所以你就算是能夠割取準確,一磅的肌肉也是,連一滴的血不能讓它滴下來。如果你在割取他的肌肉的時候,如果讓他流血的話,你也會受到法律制裁。”夏洛克跟他簽署這樣的合同,就是為了想殺他,但是到了這個地步的時候,他失去了力量。法官又說:“夏洛克你聽著,在威尼斯法律裏,無論是誰,想要迫害威尼斯市民的人都不免受重罰。”夏洛克已經是不免受到重罰,他已經成為了罪人,是吧?這個時候觀眾們開始鼓起掌來,這個就是莎士比亞所記住的小說當中的一部內容。實際上不是法官頭腦好,是莎士比亞頭腦好。我在讀這樣的小說,讀著這樣的字的時候,安東尼奧分明地面臨著死亡,但是藉著聰明的法官,他能夠得到存活,反而是夏洛克遇到困難了。觀眾們開始喜樂。

和這個一樣的情景的一個故事在聖經裏面。我也讀到過在行淫時被拿的婦人的故事當中,行淫時被拿的婦人真的差點就要死亡。人們把她帶到耶穌面前說:“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們,這個女人要被石頭打死,你說該把她怎麼樣呢?”這個時候耶穌在地上寫了字之後說:“在你們當中沒有罪的人可以先砸扔石頭。”和這個故事一模一樣的。安東尼奧本身是要面臨死亡的,本身行淫時被拿的婦人要死亡,但是藉著耶穌得到存活。這個女人她罪得赦免,那些所有的石頭都已經落到了地上。當她這樣能夠活著回家的時候,在她的心裏面感謝與感激是多麼的充滿。還有在那個時候我也明白了,在讀聖經的時候,我發現了原來這個聖經當中行淫時被拿的女人就是我,我也是犯了罪,我就是那個只能被石頭砸死的骯髒的人。耶穌將我從中拯救出來,就像行淫時被拿的婦人回家的時候,那個喜樂也進到了我的心裏,讓我感激的流淚,讓我向神獻上感謝喜樂。這樣的心開始在我的心裏面產生,我傳福音為什麼如此感謝呢?因為在我傳福音的過程當中,我真的就像那個行淫時被拿的婦人一樣,我真的只能是幸福。我們常常都會說,在這個世上最幸福的人是誰呢?就是牧師。當然牧師當中也有不幸福的,但是開始傳福音的時候,很多的人開始罪得赦免得到改變,人生改變。這所有的一切充滿我的記憶裏,如果讓我訴說這樣的故事的話,讓我熬著夜講,我也講不完,這樣的喜樂,在這世上哪里還有比這個更大的喜樂呢?金子也是。金錢塞滿在一個大缸子裏,不斷的去使用它,它也能夠見到底。但是如這樣的喜樂在我的心裏面無窮無盡的上來。

來自“逃跑弟兄”的感謝信

這次在墨西哥舉辦了CLF。在那裏的牧會者受到了邀請,所以他在那傳了道。聽了他的傳道,有300多名的牧會者都得救了,特別的感謝。在前段時間有一個人,他的姐姐給我打來了電話說:“牧師,我的弟弟他陷入到了困境裏,您能見他一面嗎?”我說:“好的,可以。”他的姐姐懇求,但他的弟弟說:“我不想見到樸玉洙牧師。”那怎麼辦呢?他不想見到我,我怎麼去見到他呢?然後他姐姐說:“我會想辦法把他帶來。”就這樣我和弟弟交談了。他說他去國外賭博了,他的資金有些不夠,將他所賺到的錢都浪費在賭博上,他甚至拿著公司的錢去賭博,都浪費了,就這樣他回到韓國。當我遇到了他的時候,他想逃跑到美國,他立下了這樣的計畫。我的朋友當中也有一個逃跑的,他工大畢業,他在一個城市蓋了一座樓房,他所蓋樓房的地方是金錦湖山的山下,那裏他蓋的樓房特別的好,可是周圍的人民們因為還是一個村子,所以他們不喜歡這個山腳下的樓房,雖然樓房很好,但是就是賣不出去。就這樣他無法還銀行的貸款,所以他倒閉、破產。然後他心裏面想:如果在法院裏面受到審判的話,大概要在監獄裏面住六年,然後他心裏面想,待在監獄裏面六年,還不如逃跑呢?他就這樣逃跑了。我看到這六年逃跑的當中,我的朋友特別的痛苦,在他女兒結婚的時候她過來說:“你來嗎?他說他如果參加他女兒的婚禮,就要被抓到,他只能在對面的樓頂去看。他有一次進到廁所裏鎖上門,然後旁邊敲門說:“你開門吧!”在他的心裏面特別的緊張,差點瘋掉。

然後他就說:“你先讓我大便吧!”在那時候緊張的心無法表達。他打開門的時候有員警,但是他又逃跑,最後又逃跑的成功。可是我看到他的精神層面上特別的痛苦。

有一天在家裏睡覺的時候,他就這樣死了。然後他女兒給我打電話說:“如果員警要檢查他的屍體的話怎麼辦?”她擔心。我說:“沒事,讓員警檢查屍體吧。”然後就這樣進行了葬禮。在心裏面逃跑的時候,有隱藏的時候痛苦。讓他留下,他心裏面不安的緣故,“不行,我要走。”想跟他多聊幾句也是,“不行,我要走。”我看到過這樣的朋友,所以我就跟弟兄說:“弟兄,你千萬不要逃跑。你反正都要償還,那你就自首吧!”就這樣,我給他讀了歷代志下7章14節的話語,【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跟他講述了這樣的話語。那個弟兄我看到他藉著信心接受了這樣的話語。前幾天他受到審判,受到了一年六個月的審判。他給我來了兩封信,在他的信裏面說,他已經習慣了監獄裏的生活。然後他和一個監獄裏的房長在一起,房長特別有權利的,他不知道為什麼他成了房長,能夠管理其他的罪犯。有一天,有一個信耶穌的罪犯過來說:“房長,我們每週能不能一起去聚會呢?你給我講話語吧!”就這樣上一周,他第一次在監獄裏面聚了會做禮拜,罪犯的心裏面特別的感激。剛開始這個弟兄心裏面特別不安,在監獄裏面一年六個月怎麼生活呢?他跟我說:“比家裏還要舒服多了。每天都在傳福音。向著神特別感謝的是,進到監獄裏面,我沒有那麼去做。”聽到他這樣的見證,特別的溫暖。

我給大家稍微的讀兩句吧,我倒真是沒見過在監獄裏面這麼平安的人,弟兄在這裏怎麼寫的呢?“我已經來到這裏六個星期,已經習慣在這裏生活,真的像牧師說的一樣,我發現都是好的,都是對我好的,我經歷了這樣的部分。”我看他的時候,在監獄裏面他是最幸福的人。“牧師也聽過我的事情,可能知道,在六月初的時候,一審給我審判了三年,在二審的時候給我判了一年六個月,我在這裏思考了很多,有過茫然的恐懼,也有神做工的期待。但牧師跟我講完話語讓我禱告,在我的心裏面有了希望,我看的時候在現實上這是不可能的,在我的心裏面不可沒有指望的時候,去相信神的,我想起了這樣的亞伯拉罕。我在一審的時候被手銬銬著手,期待著神做工。我想到了所有神所做的事情,在我的心裏平淡起來,二審開始沒有過多久就給我判了一年六個月。審判結束,我馬上從法庭裏出來進到了監獄裏,在我的心裏面想:見不到家人的話,我心裏面特別的苦惱,但是特別感謝是,這樣的心沒有在我心裏停留很長時間。因為在晚上的時候,身為房長,他們選擇了我,然後我負責了整個監獄的大部分房間的管理,沒有人反對我成為房長,都同意我成為房長。在聖經裏看到約瑟,在監獄裏面成為了房長,在監獄裏有一些人向著我敞開心門,也有一些人從我這裏拿了牧師的書,讀了牧師的書。尤其是在裏面有一個比我年紀小一歲的,他聽了我講了樸玉洙牧師的話語,他說出獄之後也想來我們的教會裏,我能夠感受人們都用心的聽我的話。那天晚上我要睡覺的時候,有一個五十多歲的囚犯一起交談,聊天的時候他跟我說:“每個星期天能夠有禮拜就好了。”他拜託我,讓我來引領聚會。就這樣我們在監獄裏也是每週都可以聚會了,希望牧師為我們禱告。我看的時候他做的比我好,應該是他來引領聚會,但是他卻讓我引領聚會。就是在上一周我們進行了第一次的聚會,為了這樣的聚會,我們每個人輪流的禱告,發表每一周思考的部分,就這樣講話語禱告結束了。尤其是在我講話語的時候,我想到了牧師給我講的路加福音15章浪子的故事:水通過水管,電通過電線,神通過我們的心流淌。然後看到兒子的心和父親的心流淌的時候,兒子的問題不再是兒子的問題,就講這樣的話語,和兒子的樣子毫無關係,與父親的心連接的時候都沒有問題,關於這樣的話語我講給了他們聽,但每個人都說這樣的故事是自己的故事。牧師,我們對於今後每週都要這樣進行禮拜都特別有希望。”就讀到這裏吧!

聖靈的引導

特別特別神奇的是,我們無論在什麼樣的環境,當我們的心和神的心連接在一起的時候,神沒有撒開過他的手,而是死死的握著我們。這個弟兄一直在外面,他本身是想要逃跑到美國,但是他心裏面,憑著信心接受話語,他自首,最後判一年零六個月監獄的生活。他進到監獄裏面,我想:他一年零六個月之後從監獄出來的話,我心裏面想他已經成為神可貴的僕人。最重要的是什麼?現在各位無論在怎樣的位置上,各位如果有錢、有方法、有辦法,各位就會往那個方向去走,而不是向神敞開心門和神進行連接。當這個人進到監獄裏的時候,在他的心裏面,他挪了公司的錢,他心裏知道這個不可能判為無罪。所以剛開始的時候他心裏特別的暗淡,他的心裏非常焦慮的不安,可在他心裏開始有向著神的期待,他開始能夠享受,想像不到身為囚犯、身為罪犯的他給我發了充滿喜樂的一封信。各位的心實在是走進了情欲裏面,沒有在神那裏。在使徒行傳裏8章的腓力,腓力不是什麼傳道人,就是一個執事。可是他去撒瑪利亞城傳了福音,撒瑪利亞全城很多人得救,發生了奇妙的事情。他在喜樂傳著福音的時候,聖靈說讓他到曠野裏,他不知為什麼跑到曠野裏?他那時看到很華麗的馬車經過那裏,他就跑步前進跟上了馬車,他看到了埃塞俄比亞的太監做上了馬車。那時的聖經不是像現在的聖經那麼輕盈,是很笨重的聖經,一看就是很高高在上的官長,是管埃塞俄比亞國庫的太監。腓利跑過去問:“你明白你所讀的嗎?”那個時候太監說:“沒有人指教我,我怎能明白呢?是的,通過聖靈看聖經的話是很簡單的,但是沒有聖靈的話,看聖經只能讀懂的是:黑色的是字,白色的是紙,這世界上最頭疼的就是聖經了。在這太監讀聖經的時候心裏想: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所以他就問:“他是指他自己呢?還是指別人呢?在這聖經裏面的先知指的是誰?”對於腓利而言這實在是太簡單,因為這就是耶穌的故事。他就跟太監說:“就在前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就是耶穌。” 就這樣腓利在當場傳了福音,這個太監就在馬車上面得救了。

剛才我也說了像校長一樣的人,是一個特別可貴的教育者,他對這樣的福音一點關心也沒有。但是他坐的車差一點掉到了懸崖峭壁裏面,幸虧停了下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抱住了他的頭,保護了他的頭,特別神奇的是這位校長跟我說:“牧師,您為什麼抱我的頭呢?”我說:“校長,您是教育者,您是可貴的人,因為我怕您的頭部受傷,所以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抱住了你的頭。”他說:“牧師您的頭怎麼辦?”那時候我真的還沒有想到我的頭。因為在我的心裏面有耶穌,所以我覺得我沒有關係。那個時候這個校長的心完全打開,從休息室開始,一直給他傳了福音,成為了最親密的朋友。我就算是坐車也不只是坐車,坐飛機也不只是坐飛機,而是看到神活著在我心裏面做工。我們大部分的人的心跑到哪里去了呢?跑到了世上,跑到肉體上。一般人為什麼會被騙呢?說有高高的利息的話,就會趕緊把錢拿出來,說:“我會給你更高的利息,借我點錢吧!”他就不多說別的,就高高興興的,光想著得到這樣高的利息,就趕緊把自己的錢拿出來。但是過一段時間之後,他開始思考,為什麼他要給我出高的利息,跟我借錢呢?只要這個公司信譽還行的話,在銀行那裏輕輕鬆松的能夠借到錢,但是為什麼非要在我這裏借錢?說給我高的利息想要跟我借錢,看來他在銀行裏面是借不到錢呀!在銀行裏面借不到錢的話,他是有破綻危機的公司!看來我的錢要不回來了!這樣的想法、這樣的思路是沒有錯的。一個公司很正常、很健康的話,為什麼在銀行不借錢?在銀行也是等著他去借錢。我們教會在蓋禮拜堂的時候常常在銀行裏面借錢,因為我們公司信譽度好的緣故,銀行常常跟我們說到他們那裏借錢,如果不借錢的話,他還感到非常失望。我們大部分人的心聽到高的利息的時候,不會去思考為什麼這個公司不去銀行貸款,而是來找我借錢?如果想法能轉這個彎的話,就不會給他借錢。而是心裏面想:利息這麼高,拿這個利息幾年的話就會有多少錢,陷到這樣的想法的時候才會給他借錢,只能收到兩個月的利息,最後還得不到本金,有很多這樣的人。我們也是一樣,當我們遇到這樣的問題的時候,我們想起我們裏面的耶穌,我們與我們裏面的耶穌連接起來。

我想腓利會有這樣的一個想法,估計是第一次遇到了這樣的馬車,他看到了這麼豪華的馬車,腓利是一個村子裏面老土的人。腓利他跑過去,太監問:“先知裏面的話語指的是自己,還是指的是別人?”在我們做傳福音的事情的時候,有人得救,藉著他第二個人得救,就不斷的有人連接起來,能夠看到神藉著像我這樣的人作工的時候,特別的感謝!

得救的加納總統

加納的總統,他去世之前我過去見到了他,總統非常的恐懼。這個總統跟我說:“雖然醫生們治療我的病,但是我覺得醫生們治療不了我的病,我即將要走到神面前。我雖然是一個總統,但是我也是有罪的,我如果拿著罪死亡的話,我太害怕了。”在加納雖然有1萬人以上的牧師,但是神為什麼讓一個韓國人的我去給他傳福音呢?是神做的!然後我就跟他傳了福音。那一天加納的總統得救,他開始跟我說:“我的罪已經洗淨,我是義人,我是聖潔的、我是完全的。”他跟我做了這樣的見證,特別的感謝我們。有那麼多的人聽著福音,神在這麼可貴的事情上,居然去使用像我這樣的人,向著使用這樣的我的神特別感謝。不是因為了不起,而是我先和神連接在一起,先成為和神的心一樣的心。每當有這樣人的時候,神讓我和這樣的人連接起來,讓這樣的事情屢屢發生。

準確的得救!

昨天晚上的時候,有一位夫妻過來,我跟他們說:“你們要信耶穌,你們要來教會聽話語。”那個婦人說:“我們也去教會。”我跟她說:“不是光去教會就行,我們罪要得到赦免,你的罪不能得到赦免的話,就不能這樣去世。”這個時候婦人一句話也不說,昨天因為時間不長,短短的跟她講了福音,沒有講完。我跟他說:“婦人,我19歲之前一直去教會,但是我的罪沒有得到赦免。雖然你的年紀已經大了,但是如果你有罪的話,你死了之後你去不了天國,就算你去了教會也去不了天國。”昨天晚上因為沒有時間,只能聊到這些部分。每次遇到這樣的人,特別奇妙的是有著耶穌罪得到赦免的真理在那裏,就像神讓太監遇見腓利一樣。這個腓利在撒瑪利亞城傳福音正興起的時候,聖靈對腓利說:“你趕緊出來到曠野那裏,有太監你敢趕緊跑步前進,追上去!”看到太監在讀到以賽亞書聖經,他就問:“你能明白所讀的嗎?”他說:“沒有人指教我,我怎能明白呢?”他說:“馬上停下來吧!”他就停下來了。就這樣讓他上車,兩個人在馬車裏交流了福音、得到了救恩,這一點特別的奇妙。

與神的心合一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希望各位拿著和主的心一樣的心生活。這樣的話在首爾,在各位的身邊,實在是有很多的得救的人會讓各位與它們連接起來。各位雖然不熟練,但是各位傳福音。各位雖然傳的不好,但是也會有人得救,也會有福音興起,特別的神奇。就這樣人們得救之後,成為耶穌的門徒。雖然腓利不是耶穌的門徒,但是也能看到神在腓利的身上如此的做工。加略人猶大雖然成為十二門徒當中的一個,但是他的心跟耶穌的心不一樣的緣故,他用三十銀錢出賣了耶穌。傳福音的時候實際上連花錢的時間都沒有。隨著肉體生活的人卻不是這樣。在今天這個時間也是,像神引導腓利一樣,用聖靈引領著各位。撒但也是通過邪靈想要引領各位。希望各位不要拿著小小的事情,去放下福音,而是如果各位跟隨聖靈的話,各位會成為可貴的福音的工人。所以我們常常聽神的話語和神的僕人、神的心親近的時候,在主需要用的時候,就會能夠得到使用。希望我們確信神會加給我們恩典。

我們做一下禱告。

2019年6月30日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