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带着对耶稣的信心

· 講道話語

非常感謝,我們來看一下聖經話語,馬太福音8章5-13節

【耶穌進了迦百農,有一個百夫長進前來,求他說: “主啊,我的僕人害癱瘓病,躺在家裏,甚是痛苦。” 耶穌說:“我去醫治他。” 百夫長回答說:“主啊,你到我捨下,我不敢當;只要你說一句話,我的僕人就必好了。 因為我在人的權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對這個說‘去!’他就去;對那個說‘來!’他就來;對我的僕人說:‘你做這事!’他就去做。” 耶穌聽見就希奇,對跟從的人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麼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沒有遇見過。 我又告訴你們,從東從西,將有許多人來,在天國裏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 惟有本國的子民竟被趕到外邊黑暗裏去,在那裏必要哀哭切齒了。” 耶穌對百夫長說:“你回去吧!照你的信心,給你成全了。”那時,他的僕人就好了。

我們在這個世界生活的時候,在這個世界上生活的方法和相信耶穌的方法是不一樣的。在世界上需要我有能力,而且也要戰勝他人、也要運動,運動也要好。可相信神的信心的世界,跟我的眼睛毫無相關。我所信的這位神,我所信的這個聖經到底有多少?跟這個就有很大的關聯了。今天早上,跟一位之前牧會的牧會者通了很長時間的電話,我聽說他現在的情況特別特別的不好,所以我就問:“你現在能吃上飯嗎?”他說:“飯都很難吃上。”那我就問他說:“你真的帶著相信神的信心做過這個事情嗎?”我們所有人都瞭解聖經,可是瞭解聖經,如何瞭解聖經呢?這是有很大區別的。

我在今天早上想了想,要講述馬太福音的話語。馬太福音將耶穌表達成了猶大人的王,所以馬太福音和跟其他聖經篇章不同,記載了很多耶穌所說的話,為什麼呢?因為王是靠嘴來做事,所以山上寶訓,還有耶穌的一些比喻,其他的聖經篇章都沒有像馬太福音一樣寫的這樣詳細,那在馬太福音裏面出現的耶穌的做工,幾乎全部都是靠耶穌所說的話成就的,所以將耶穌表達成了猶大人的王,但現在我聽不到耶穌的話語了不是嗎?雖然能通過聖經能看見,所以有的時候在讀聖經的時候,我心想這聖經為什麼只有內容?【耶穌就直起腰來,對她說:“婦人,那些人在哪里呢?沒有人定你的罪嗎?”她說:“主啊,沒有。”耶穌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約翰福音8章10~11

 

那到底耶穌是怎麼說的?(大聲的說)“我也不定的你的罪了!”我特別想聽到這耶穌的這個聲音,可聖經裏面卻沒有出現這樣的部分,(平淡的)“你起來拿起你的褥子走吧!”或者是(大聲的喊著說)“起來!拿起你的褥子走吧!”或者是(沒力量的說)“起來,拿起你的褥子走吧!”是這樣的。我想更加具體的瞭解下這一方面的內容,說:“你們這些假冒偽善的人們”這種話我也想通過聲音來聽一聽,可聖經裏面卻不能播放耶穌的聲音。所以在跟耶穌一起去看聖經的時候,我特別好奇當時耶穌會帶著什麼樣的心呢?他說這個話的意圖是什麼呢?我們又怎麼去接受呢?實際上我們瞭解很多的聖經,也在讀著這樣的聖經,可講這個話語的耶穌的心如果跟我們的心一樣的話,那各位也會相信。那麼各位心裏面出現的問題是什麼呢?神對亞伯拉罕說:“不要稱你的妻子為撒萊,叫撒拉吧!她將給你生一個兒子。”在我們看來,在我們心想這亞伯拉罕一百歲的人怎麼會生兒子呢?撒拉已經九十歲了。所以亞伯拉罕所看的環境是,神說你的妻子撒萊將要給你生一個兒子,跟這個話語是不一樣的。所以亞伯拉罕聽到神說:“你的妻子撒萊會給你生一個兒子。”雖然聽到這個話語,“啊?我的妻子撒萊能生孩子嗎?不行吧!她已經太老了,她的月經已經斷了,這太不可能了,太不像話了。”在這裏呢,這亞伯拉罕和神的心就不一樣了。假如各位是相信神的人的話,如果是正常的相信神話語的一個人的話,那神在說這話的時候,說:“你將生一個兒子”的時候,那各位就相信接受說:“啊!我要生一個兒子了。”假如說各位在接受神的話語的時候,如果我裏面雖然會產生很多很多與神不同的想法,可這個是人類的想法。因為神是全能的神,所以能夠辦到這個事情,如果我帶著這樣的一個信心的話,那今天不管各位是誰,神就會按照各位所帶著的這個信心做工。正因為這樣,所以信心並不是區分這個人是否是聰明的、是有智慧的,而是準確的要將神的話語跟我的心合在一起。現在我的妻子已經老了,她都已經到89歲、90歲了都沒有生孩子。所以本以為我妻子無法生孩子,可如果神說可以的話,那我的妻子就能生孩子了呀!這在我看來是不可能的,可是相信神的話,這個就能夠成為相信神的信心,所以可以聽神聲音。各位不管怎麼看的都覺得神說的話都是不可能的,對風浪說你平靜下來吧,風浪有耳朵嗎?還是風浪會講希伯來話呢?還是會講希臘話?是吧?可問題是對風浪說靜了吧的時候,它就的確變得平靜了。可對一個沒有信心的人來說的話,在讀著每一本聖經,在看著這聖經裏面所出現的每一句話語,通過見證每一句話語,有一天能夠發現我的心跟話語成為了一個,變得一致了。然後我將這個事實接受到我心裏面的時候,神就真的會明確的做工。

 

1968年的時候,我當時剛剛從軍隊裏面退伍出來,當時退伍之後,我是6月份退伍的。那我當時在鴨穀洞這地方做了什麼呢?我們當時做了一個傳道隊。做了這個傳道隊之後,當時我去了五個教會進行了主日學校的聚會,當時通過這樣的聚會出現了非常寶貴的做工。那當時在進行這個佈道會的時候,其實當時也有很多的困難問題,我能夠發現神一個一個幫助我們解決這樣的問題。然後1969年的時候去了金泉,在那時候神也是幫助了我們,可是在1968年夏天的時候,當時我們在五個教會進行聚會。第一個教會是君尉的一個奉川線,去那個教會去開了聚會;第二個是京畿道平天的一個教會;還有第三個聚會的地方是在南山中學開了這個聚會,第四個是在一個叫圍英的這樣的一個地方,現在我不記得這個地方在哪了,反正就是離這個南山有四五公里的地方,最後又去了一個地方去進行了聚會。那我們在結束第三個聚會之後,因為當時沒什麼經驗。第三天最後一天聚會結束之後,有主日學校的頒獎儀式。然後還有坐在一起交流聊天的時間,所以晚上很晚才結束,可第二天早上呢,我們要到這個叫圍英的地方,如果早上出發的話,實在是沒有辦法趕上這個時間,所以只能是晚上出發,當時下著雨。當時我們這個團隊有五個人,我,還有一個弟兄,還有三個姊妹,總共兩個男的,三個女的。一般女人包袱特別多不是嗎?所以當時下著毛毛細雨,當時就連路都不太清楚。聽說這位弟兄是四年前去過一次之後就沒去過,所以路找錯了好幾次,一直在那邊轉著。所以我心想,不能這樣下去了,我們稍微休息一下吧。因為當時休息也是下著雨,地都濕了,所以包袱都沒辦法放在地上,我們都拎著,然後說我們禱告吧,在這禱告的時候我心裏是想著什麼呢?我們就是到圍英這個地方也已經是淩晨的時間了,那我們稍微睡一覺之後早上起來。又要準備白天的聚會。可問題是我們不知道這個傳道士的家在哪?我們要找到這個傳道士的家呀,也不能淩晨夜晚的時候隨便敲別人家的門問不是嗎?所以我心裏面想,我淩晨到那之後要怎麼辦呢?我特別期盼有人能出來接我們,淩晨三點的時候誰會出來接我們呢?在禱告的時候我這麼想,如果神做的話,應該就能做到吧。那我向神禱告。如果我確實的相信,神會派人出來接我們的話,就會按照這個信心成就。所以那天,我在最後一天聚會的時候,我心裏面禱告。我確實的相信,“神呐,如果我們去的那兒的話,有人就會出來接我們。”這太不像話了,不是嗎?誰會在淩晨三點出來接我們?在我們看來,這絕對不可能,但神卻是可能的,因為神會聽從我的禱告。所以我向神禱告,我確實的相信神會派人出來接我們。明明在做著傳福音的事情,我們在這麼深深的夜晚的,千心萬苦的過去,神不會派人出來嗎?我心裏這麼想,所以我就說奉耶穌的名禱告。其他的四個人都靜靜的不說話,也不知道他們心裏面是不在想,這到底怎麼可能呢?這不可能出現這樣的事情。或者可能他們心裏想的,等著瞧,看看到底會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可是我心裏面想著神怎麼會背叛我們這個約定呢?所以我們就過去了。

 

我是一個男人,還有另外一個弟兄兩個人拎著包袱。所以我心裏面想著這姊妹們少帶點衣服就好了,現在我們開著車去一點問題沒有,但那個時候,我們背著那個包袱,又背著那些材料什麼的,我還有一個弟兄,還有三個姊妹,五個人,還有我妻子六個人,拎著包進去了。到了這個村莊路口的時候,因為當時有很多的霧霾,有很多的這個霧氣,所以看不清楚。可到了這個村莊的入口的時候那有個亭子,在這亭子下麵坐著三個青年在那坐著玩,清晨,突然發現了有很多人拎著包袱出來了,然後他們就這樣看著我們,望著我們,就這樣問了我們。然後帶我們去見那個人,有一個人就說啊,“哎呀,你好啊,啊,哎呀,趕緊趕緊過來。”一看他是我們教會的一個青年,所以他們把我們的包裹全都搶了過來幫我們拎著,帶我們去了傳道士的家。

 

那麼我這個禱告就應驗了不是嗎?當時應該是淩晨三點左右的時候,所以我就問了,“哎呀,弟兄們你們到底在淩晨三點這個時間裏幹什麼了?肯定不是出來接我們的。”那其中有一個弟兄就說,“我們教會的有一位上了年紀的老大爺,他差一點就要去世了,所以昨天晚上結束禮拜之後,我們想一起的去等待最後這一時刻。”然後他就在那坐著等著,所以教會很多人出來,在這著老大爺的身旁坐著,那個樣子看他好像快要去世了,可就是不去世,這也不能為了讓他趕緊走推他一把是吧。當時那是梅雨季節太熱了,所以等著等著,實在是不行了,三個青年半夜出來兜兜風,正好一出來就遇見我。原來是神想通過這種方式來接我。可問題是我們教會是很小的一個教會,當時如果我們出了這樣的一個喪事話,大家都會聚集到這裏。他不可能活得太久,但是我希望他在我們聚會的時候不要去世。所以那天我又懇切的禱告,“神哪,這一次我們有這樣的一個聚會,有這樣這樣的一個計畫。第一天晚上要講罪的部分,然後接下來要講審判,第三天的時候要講耶穌的死,然後第四天要講救恩的部分。”然後這樣整理好了,雖然是兒童聚會,可這樣的聚會也算是很大的聚會。所以聖徒們全都會聚在一起,鄉下人全都聚在一起也就六七十人。所以如果辦喪事全部跑到那裏去的話,那我們聚會人就很少了不是嗎?所以我說:“神哪,這位老大爺,你就是愛他,想帶他走也是,絕對不要在這聚會的時候帶走他,等結束之後再帶走吧。”真的特別感謝的是我們在聚會的期間他沒有去世,到現在為止都沒有聽到他去世的消息,我想他不應該活到現在。

 

在讀聖經的時候,神給我們的這個話語不知道有多麼的真實,有多麼的準確,可我們呢?在聽著聖經話語的時候呢,雖然有很多很多的話語,可因為我們並不是過著以話語為中心的生活,而是一直以來過著以人類為中心的生活,所以這話語跟我的想法一致的時候,就會相信,假如覺得根本就不對的話,就無法相信了。這並不是一個準確相信神的人。可是各位,當各位走到神面前的時候,各位會帶著什麼樣的心呢?這個聖經如果按人的想法去看的話,是不可能的,可是神卻有可能去做到這個事情,如果是我的話,是做不到的。如果是神的話,是百分之百的能做到。如果我們心裏面帶著這樣的心,帶著這種信心走出去的話,那在這個時候,神的心跟我們的心就會成為一個。那各位的心跟神的心成為一個的話就會出現什麼樣的事情呢?那這個心就會互相流通,那各位到現在為止未曾有過的平安,就會通過神流淌到我的心裏;那各位心裏面從未有過的盼望,就會出現在各位心裏;信心就會出現在各位心裏;愛就會出現在各位心裏。我無論是看任何一個方面都覺得我不適合當一個牧師,不管怎麼看我都覺得我這個人不適合當牧師,可是神活著在我心裏面做工。

 

這次我接到了一封信,是2017年耶誕節Cantata 的時候我去了晉州教會,一個合川的一個姑娘,她兩眼是瞎的,這個姑娘她來見我,我給她作了禱告,我其實是想不起來這個事情的,可是這一次耶誕節Cantat我去晉州的時候,這個姑娘的父母來找我。帶著這個姑娘來見我,她說接受了我的禱告之後,這個女兒的眼睛就能看見了,所以就帶了很多很多的年糕就過來給我。因為太多了吃不下,所以我說把這個送到江南教會的宣教學校那邊去吧。那這位父母來了,我問這父母去教會嗎?她說不去,我就在當天給他傳福音,那這位父親說2019年1月開始,他說他的生意就能整理好,他說從下一周開始就要去聚會了。在那個時候他聽了福音之後特別高興,這一次來了修養會之後就更加高興了。看這個姑娘給我寫信的內容的話,我心裏邊特別的感謝,想給各位念一下:

 

“牧師你好,我是合川教會的洪全英姊妹,晉州Cantata的時候我的父母見到牧師之後特別高興。這一次參加第二期修養會聽了福音之後他們得救了,感到特別幸福。過去連修養會都不讓聽的父母,在通過牧師交通之後,心變得特別明亮。最近我在家裏面,也洗衣服然後也整理房間,過著非常幸福的時間。這次去修養會的時候,我帶著我疊的襪子去了修養會,可發現襪子不是一對,可這一點都沒有問題,周圍的人笑了笑就過去了。我不是帶著我的眼睛,而是帶著神的眼睛去看這個世界的,所以特別幸福。在遇到神之前,看不見的我特別厭倦這個世界,特別厭惡我的人生,可現在我明白了,原來神想在我人生裏做工,有他所要想做的事情所以允許了這樣的事情,我明白了神為了能夠拯救我的父母,所以才允許了這個事情。耶誕節的時候父母來教會禮拜,然後也跟教會裏的家人們一起做好吃的,度過了非常幸福的時間,而且父親又送年糕到教會裏,教會的家人們吃的特別好。牧師你來我們合川教會吃我父親做的年糕吧,看到父母參加主日禮拜聽話語的樣子的時候,我心裏想“神特別的愛我”,真的非常感謝神愛著這麼不足的我。行淫中被拿的婦人雖然帶著淫亂的心、恐懼的心,但因著耶穌她獲得了新的生命,心裏感謝的心變得更大了之後,在此之後,無論是有任何淫亂的心產生也是,耶穌基督賜給她感謝的心能夠戰勝一切。我也是每天都像行淫時被拿的婦人一樣生活著,牧師啊,我因為不足所以幸福,因為有能夠添滿我不足的耶穌在我裏面,在遇到神之後,我看我所經歷的一切的生活都是虛假的,不管是幸福、健康,然而一切在神的裏面,我能夠享受到真正的幸福,過的非常健康,我也是特別感謝神,能夠將我的父母拯救出來。”

 

這封信的內容大概是這樣的,這位姊妹本來她的眼睛是瞎子,可接受禱告眼睛變得明亮之後,周圍父母也得救了,那我們到底要怎麼相信耶穌呢?來教會聽聖經話語,這樣就可以了嗎?啊,對,然而更重要的是,我們是這樣的,可這個百夫長是如何信這位耶穌的呢?百夫長並不是以色列的人,而是羅馬的一個軍官,他帶著一百個人,他在做什麼樣的事情呢?他來到迦百農這個地區,他在這個地區管理著,是這個地區的治安,就相當於是警察局局長一樣。那最重要的是,以色列當時是羅馬的一個附屬國,他是負責去查看以色列百姓的精神狀態,所以他需要找一些情報員們,不停的去考察這個部分,可有一天這個人聽說迦百農有一個叫耶穌的人,他聽到了這個情報,耶穌治好了病人,讓瞎子睜開了眼睛,讓癱子能夠行走,那我們認為大部分這種話有很多都是謊言,那情報局準確的找了一下,發現是真的,那發現真的就讓瞎子能夠睜開眼睛,讓癱子的確也站起來了,這百夫長就感到特別的驚訝,接下來這百夫長就怎麼想的呢?那耶穌既然治好了這樣的病,那到底什麼樣的人被治好了呢?他仔細查看了一下這樣的部分,通過情報準確的聽了一下那些被治好的人的時候,並不是那些了不起的、聰明的、頭腦好使的那些人,而是聽了耶穌的話語之後,直接相信,直接相信就會出現神的做工,耶穌的做工,那這樣的話,這百夫長心裏面想,我也是見到耶穌之後,如果相信耶穌的話,那耶穌就會做工啊,他有了這樣的心。那他們家裏面一個僕人,生了病之後受了很多苦,如果是一般的感冒的話,很容易就好了是吧,可是這個人的癱瘓病沒有辦法治好,他也沒有辦法能夠幫助他,那本來這個百夫長沒怎麼多想,可是在我們這個國家這個附屬國裏,有一個叫耶穌的人,他明白了這個人只要相信他所說的話,相信他的話,事情就會成就。那百夫長仔細一看,他的僕人得了癱瘓,他雖然沒有方法能夠治好他,可是在情報局裏面,聽到耶穌的情報說這一次耶穌又治好了哪個病,趕走了鬼,治好了癱子,治好了瞎子,他一個一個聽到的時候,就能夠發現這些情報是非常準確的,他就再去調查也是,的確這個瞎子也好了,癱子也好了。那既然這樣的話,那現在躺在他們家裏面受痛苦的這個僕人也是,只要我走到耶穌的面前,拜託他的話,就能夠治好。那我只要相信耶穌能治好我的病,就可以了,那這樣的話,雖然很抱歉,但是我也得走到神的面前來。

 

那讀這聖經時,耶穌說了什麼呢?【耶穌進了迦百農,有一個百夫長進前來,求他說: “主啊,我的僕人害癱瘓病,躺在家裏,甚是痛苦。” 耶穌說:“我去醫治他。” 百夫長回答說:“主啊,你到我捨下,我不敢當;只要你說一句話,我的僕人就必好了。】百夫長說:“耶穌你沒有必要來我的家裏,你只要說一句話就行了。”【因為我在人的權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對這個說‘去!’他就去;對那個說‘來!’他就來;對我的僕人說:‘你做這事!’他就去做。”】 如果是管我的那個人叫我的話,那我就沒有辦法不去,我也只能去了。同樣也是,對我下麵我管理的人說,你明天早上八點過來的話,那他也會過來。這個癱瘓的人,所以百夫長心想,雖然這耶穌的表面上看來跟我們一樣,可他是如何能治好這癱子和瞎子?因為他是萬王之王,只要他去命令的話,那大家都會聽他的話。

各位知道如何才能變得幸福嗎?如果想要變得平安的話,要怎麼平安呢?要去拜託平安之王,平安之王是耶穌,:“啊,平安啊,你不要離開樸牧師,要留在他那裏,那我就平安了,不是嗎?”平安,健康全部都留在這裏。所以說喜樂啊,你就擺在這樸牧師所走的路上面,那我就能踩著這個平安,踩著喜樂過去了。所以我就根本條件能夠喜樂,能夠平安去能夠盡情的享受平安。

那個時候,淩晨三點的時候我心想淩晨三點誰會出來接我們?所以在我們看來是不可能的,而且下著毛毛細雨。然而在耶穌事事都有可能,如果是現在的話,我拿著手機說:“我現在在哪里哪里,您出來接我吧?”可當時沒有這樣的東西不是嗎?在那個教會的傳道師沒有手機號碼,所以沒有辦法一大早跟他通電話。然而開始和神互相交流也不需要交電話費,只要禱告就可以了。所以不是說的模棱兩可,而是準確的相信,這是百夫長相信耶穌的人,他相信這位耶穌是神的兒子,他能做到這一點,他是神的兒子,只要拜託他的話他就能夠治好,治好我這個下人一點兒問題都沒有啊!他就產生了相信這位耶穌的信心,產生了這個信心。

 

有位婦人結婚的時候,她愛上了一個有妻子的男人,那這婦人說你過去怎麼怎麼樣,騙了我怎麼怎麼樣,本來是一個非常幸福的新婚生活,卻總是在吵架。那這位婦人總是看著自己的丈夫哭,到後來這個丈夫就特別厭倦了這個女人,沒有自己的妻子,就跑到旁邊的鄰居家裏和旁邊的女人住在一起,又和她交往,所以有一天這位婦人自殺了,這個婦人告訴女兒說媽媽要死了,然後女兒去找她,發現這個媽媽已經死了。到後來說這個女人說愛這個男人是假話,到後來他特別的怨恨,你為怎麼不早點跟我說這個事情了,之前心與心不通才會這樣,那麼翻開聖經就會心想,這百夫長連江南教會裏都沒來,不理解他為什麼能得救,是嗎?他從來沒有聽過福音,這百夫長是什麼呀?是管理迦百農這個城市的一個軍官,那迦百農是加利利湖旁邊的一個城市,我也去過那裏。那在迦百農的會堂裏面,耶穌也講過話語,我也去過那個會堂。百夫長準確的通過他的部下聽到耶穌的事情之後,他就問:“耶穌確實是治好了麻風病人跟癱子嗎?”他說:“是”。那他可以去找人問,不是嗎?找了那些被治好的人問不是嗎?他去問了之後,發現真的耶穌治好了他們,那就問:“到耶穌面前要怎麼,怎麼樣能治好這個病呢?只要拜託他就可以了嗎?只要相信就可以了”。所以耶穌有一天耶穌來了迦百農。這個百夫長來找了這位耶穌,找到之後他說:“我的僕人現在得了麻風病”,那耶穌說:“我去治好它,我醫治他,”正要走的時候,他說:“哎!不是,只要你說一句話,用話語治好他就可以了。因為我在人的權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對這個說去他就去對那個說去他就來,那我也是在我上面的人叫我來我就來,叫我去我就去”,那耶穌只要通過話語的話,因為是萬王之王,所以癱瘓的人也在耶穌的手下不是嗎?所以你叫他好就好,你叫他不好就不好不是嗎?這百夫長一直以來聽到很多關於耶穌的事情,明白了耶穌是什麼樣的一位,也明白了他是能夠治好這個病的神的兒子。我所認識的耶穌雖然不是全都瞭解,可是在我認識這位耶穌,只要我去跟他說話,他就能治好。所以我在聖經裏面,發現了耶穌的心,這聖經裏面準確的蘊含著耶穌的心。我通過聖經能準確瞭解到耶穌的心,然後相信這個心,再走出去的話,耶穌肯定會直接作工。

 

在我走過的人生當中,在1968年去這個地方的時候,淩晨三點左右的時候,“神呐,當我們進到這個村莊裏面的時候,希望您派一個人能來接我們。”在我們看來,淩晨兩三點怎麼會有人出來接我們呢?雖然當時是沒有電話,即便是有電話,也不會有人出來接我們。可是依靠神完全可以做成這樣的事情。所以我說:“神呐,你叫人出來接我們吧。”我禱告完以後。只要相信會有人出來接我們的話,那神就會按照我所求的直接成就,我準確相信這一點,在我輪流禱告的時候。剩下的那五個人,在禱告結束之後,沒有一個人說話。他們好像是在說“這像話嗎?”他們當時全部都是這樣一個想法。我們進到村莊裏面。在樹下圍著一個亭子。三個青年坐在那裏,當我們到了他們面前的時候,他們心想著這黑乎乎的是誰呀?然後過去一看的時候就說:“哎呀,您好啊!”這些青年把我們的包袱全部都搶過來之後呢,然後把我們帶到了傳道師的家裏面。在家裏我就問了他們青年,因為是神應允了我的禱告。我特別好奇神是怎麼應允我的禱告的?

“哎呀,學生們呐,都已經淩晨三點了,你們在那裏幹什麼呀?”

“啊,我們教會有一個老年人,他快要去世了。一直在等他去世。這屋裏面太悶了,我們想出去透透氣,正好就遇見了你們。”

 

那時候我心想,“哎呀,神呐在這聚會的期間你絕對不能辦喪事啊。在這鄉下絕對不能辦喪事。求你不要讓他去死。”可等我們在結束聚會之後,我們回來的路上他都沒有去世。現在我也不清楚到底他是活著還是死了?我想對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也說些這樣的話。神呢,當各位帶著感謝的心,將物資獻給神的時候,神會特別感謝,會喜樂的;當各位吝嗇的時候,神也會對各位變得吝嗇;當各位向著神讚美的時候,神也會給各位喜樂;向著神禱告的時候,所以我們最近有的教會在背這個主禱文,但我們不這麼做。因為那是神教我們的禱告,主在禱告的時候你說,你們應當這樣禱告,是叫我們背下來的。神希望我們走到神的面前,不希望我們去背那些心裏沒有的話,可能不管是誰都這樣說。“在天上說的神呐,怎麼怎麼樣,說哎呀怎麼怎麼樣...”所以聚會結束之後,馬上就忙著回家了。因為我現在沒有糧食了,所以求你賜下糧食,這樣的話還可以,這才是禱告。那現在在我家裏面,吃飯能吃十年,還這樣禱告祈求糧食的話一點意義都沒有。現在我的鞋子破了之後,向神禱告說:“神啊 ,你賜給我這個鞋子吧。”如果我們沒有衣服的話,“神啊,給我衣服吧。”所以一直在那裏背主禱文,說今天賜給我糧食,一點意義都沒有。在說一些完全心裏沒有的話,神特別不喜歡。

 

這些都是非常虛假的,心裏沒有奉獻的話,神是不喜悅的。只是偽善的在做著奉獻的話,神不會喜悅。然而不管是交上十塊,一百塊,真的,如果感謝神,帶著感謝的心的話,那不管錢是大的,是小的,神都特別喜樂。所以很多大的教會這樣奉獻。有一個人將兩個銅幣獻了出來,耶穌就非常喜悅,因為這是他財產的全部。那我們說的這些主禱文,過去呢,我們上長老教會的時候,在學生會的時候會背主禱文,把這禱告的全部都寫下來。那長老告訴我們,那些好的話,全都寫下來之後。“全知全能的神,無所不在的神。”然後背下來,其實在讀,這完全就是心裏沒有的話,神真的厭惡這個事情。主的禱告是耶穌想告訴我們,通過這種方法,來讓我們去禱告而已,並不是讓我們原封不動的去背。明明有糧食可為什麼還要求神再賜給我們糧食呢?鞋子沒有的話求鞋子,這才是真正的主禱文不是嗎?現在有糧食,可因為沒有衣服那我們可以求衣服,罪都已經洗淨了,然後還說求你洗淨我的罪吧。明明都不是事實,可是卻說神啊求你怎麼樣,求你怎麼樣,就這樣背著主禱文,神絕對不喜悅我們不帶著心去說,去背這樣的內容。耶穌為什麼教我們主禱文呢?只是簡單的告訴我們說你們這樣禱告就可以了,而不是叫我們去背這個部分。那這樣的禱告並不是真正的禱告,然而,各位真的身體不方便的話,禱告!各位在奉獻的時候獻出的量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我們心裏面帶著感謝的心。這才是真正有價值的。這才是成為神所喜悅的一個禱告,即便是很少的一點兒錢也是,我真的沒什麼能交出來的,雖然很少,但是我心裏面帶著感謝,我也要獻出來。那這個奉獻真的能使神喜樂,能蒙到祝福的一個奉獻。我想怎麼使就怎麼使,全部都使用在我的肉體上,使用在這個世界上,然後再獻給主的話,這有什麼意義呢?這奉獻的事特別重要。神讓我們出生到現在為止,是空著手出來,然後穿著衣服,吃上飯生活,讓我們不需要餓著,也不需要凍著,非常感謝。雖然我也想學會別的地方,可我真的也特別想在主面前獻出來,真的特別想獻出來。我在我們教會聖徒當中,有些人會將奉獻的這個錢交給我,但我想交給神,牧師啊你使用在神面前吧,那我心裏面特別特別的火熱。那他呢?愛神比我這個牧師還要更甚。在我們買大德修養館的時候也是,通過這樣的人我們才能買到大德修養館,在建修養館的時候也是,還有在買松樹林的時候,在建這禮拜堂的時候,都是通過這些人的物資聚到一起才能買下來。那我們獻出物資的部分、還有禱告的部分、還有讀聖經的部分、還有去愛神的部分也是,我們在想著主的時候。我身邊的鄰居從來都沒有做過什麼好事,但今天我想對他說“你相信神吧”這一句話,

“哎,我真的特別想對你說一句話,都過了幾天了,都一直躊躇著不敢說,請您聽一下。”

“啊,你想對我說這樣的話嗎?行啊。那你到底想說什麼話呀?”

 

“老實說,那你也不需要太緊張,你就信耶穌吧,這是我特別想對你說的話。為什麼呢?因為我信了耶穌之後蒙到了特別大的福。先生,您真的是特別好的一個人,我想過好幾次,我想過好幾次特別想對你說這話,您信耶穌吧。那有什麼需要幫助的,我也幫幫你,你也來我們教會。”

 

然後,說耶穌啊,我頭一次跟別人說信耶穌這樣的話,求您來讓他信耶穌,讓我這個禱告能夠應驗。主啊我也是,主為了我被釘十字架,我不想讓我這個身體呢變的特別安逸、舒服。我也想讓這個身體受到痛苦,不多,我就挨餓三天,禁食三天試試。在感到饑餓的時候去想,耶穌基督過去經常挨餓的這個事情。

早上我通過iPad,跟我孫子通電話。那我的妻子,我的兒子、兒媳婦、還有孩子們去參加亞特蘭大教會的這個婚禮。因為飛機票太貴了,所以他們在美國開車十幾個小時都不成為問題。所以我說到休息站呢,不要光是加油就走人,而是叫你們父親給你們買好吃的,到後來如果沒錢的話,你告訴你爸爸,爺爺會給錢的,進行這樣的對話,那他們特別高興說:“哎呀!心與心就能連在一起,哎呀!爺爺,太感謝了。”讓我們跟神度過這樣的時間,我們就能夠發現神的心。

 

耶穌特別想治好這個癱瘓,在那個時候百夫長呢,因為是附屬於羅馬的官長,所以一般的人,都特別討厭他。耶穌是猶大人,原來耶穌也會聽羅馬官長的我的話呀,太感謝了。但是聖經沒有寫接下來的內容,很可能百夫長到了耶誕節的時候去找耶穌,說上一次謝謝你治好了我的僕人,我帶來的小禮物給你。那我自己一個人自己會想一想這樣的事情,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是吧!那今年在新的一年的時候,那我想做一做耶穌的事情,所以向著比我貧窮的人。最近,我把這個錢不用在別的地方。那我們家裏面一個月該用的地方都用了之後呢,雖然並不是我的錢多能剩下來。而是少出去吃一頓飯,然後這樣的心都是從神裏面出來的。通過耶穌,得到的這個心,當我們記得這個心的時候,那神就會在我們心裏面這樣做工。這樣信雖然看不明白,不知道這個姊妹過去眼睛是不是能睜開的,後來才看不見還是怎麼樣,這個字寫的都錯了,很多東西都是亂七八糟的,可是這個姊妹的心是特別好,特別明亮的不是嗎?她寫下這個信,用鉛筆來寫,並不是因為這個文章寫的好,而是因為通過這個姊妹的文章能夠看到耶穌的心。各位假如接受耶穌的心的話,就像這個姊妹一樣,就能成為一個作者,就成為詩人,就能成為一切,最後這個人能成為感謝的人。而且,各位心裏面帶著感謝的話,各位心裏面,各位生活當中不平不滿的全部都會消失,所有的感謝留下來。各位我們也是,不要光是說我們身體不好,不要光是說我們這癱瘓病不好,就連百夫長的話都聽,那我的請求也會垂聽啊。那我就相信他會治好。

 

許仁秀牧師已經得了第六次癌症了,上一次耶誕節Cantata的時候去見他。後來他來到三星醫院裏面住院,星期天一大早去見他,看見他在吃飯。“哎呀,牧師啊,原來醫院裏面的飯這麼好吃啊,我頭一次知道。”我嚇了一大跳,昨天他身體不好,昨天打電話的時候,聲音裏面有特別有力的。他說:“我現在在準備明天早上的禮拜,我想應該能上去講道,我吃了一大碗的飯。”在我們當中有耶穌活著做工,在我們教會裏面,各位所坐的這個位置上,是耶穌活著做工,在我們看來這個好像能行,這個不行,那我們將這些觀念全都撇棄掉,即便是在我們看來不可能也是,因為他是神,所以只要神想去做這個事情的話能夠成就,那他什麼時候做工呢?就是在我心裏面相信他會成就然後禱告的時候。所以各位,有困難的時候,不是擔心憂慮,而是像百夫長一樣。我的僕人現在得了癱瘓特別受苦,他仔細看了耶穌是怎麼治好病人的,去跟他說的話,因為耶穌是萬王之王,說:“平安你來吧,它就直接就來了;喜樂你來吧,它就來了。”因為他是平安之王!如果耶穌叫平安永遠跟樸玉洙牧師在一起不要離開的話,那我就永遠平安了,那我就相信這一點,不是很特殊的。並不是說我要獻祭,要做什麼事情,這位百夫長就相信了。各位,我們今天早上各位所有的人雖然不是百夫長,然而就像這百夫長的下人怎麼被治好的,當各位孩子們有問題的時候,生病的時候,就像這百夫長一樣,雖然,不是太嫺熟,但是走到耶穌面前說:主啊,我家孩子現在發燒的厲害,特別痛苦,然後就像百夫長一樣相信吧。“啊,對!不管猶太人怎麼說,不管怎麼說他是異端也是,他是神,他是神的兒子,只要我們禱告的話,他就會垂聽,只要我請求他的話,他就能治好我這個病人。”帶著這樣的一個心,走到耶穌的面前。

 

最後我想說的是,像百夫長來到耶穌面前請求耶穌一樣,今天也是,也希望各位能帶著各自的問題來到耶穌面前,懇求耶穌,帶著相信的心,而且耶穌肯定會應允的。所以各位,即便是很小的問題也去請求這位神,耶穌就會做工。希望各位能夠過上更加明亮健康的生活。

我們做下禱告...

2019年1月13日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