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Return to site

耶穌居住的房間

· 講道話語

我們看一下聖經話語,列王紀下4:8-22節

一日,以利沙走到書念,在那裏有一個大戶的婦人強留他吃飯。此後,以利沙每從那裏經過,就進去吃飯。婦人對丈夫說:“我看出那常從我們這裏經過的是聖潔的神人。我們可以為他在牆上蓋一間小樓,在其中安放床榻、桌子、椅子、燈檯,他來到我們這裏,就可以住在其間。”一日,以利沙來到那裏,就進了那樓躺臥。以利沙吩咐僕人基哈西說:“你叫這書念婦人來。”他就把婦人叫了來,婦人站以利沙吩咐僕人說:“你對她說:你既為我們費了許多心思,可以為你作什麼呢?你向王或元帥有所求的沒有?”她回答說:“我在我本鄉安居無事。”以利沙對僕人說:“究竟當為她作什麼呢?”基哈西說:“她沒有兒子,她丈夫也老了。”以利沙說:“再叫她來。”於是叫了她來,她就站在門口。以利沙說:“明年到這時候,你必抱一個兒子。”她說:“神人,我主啊,不要那樣欺哄婢女。”婦人果然懷孕,到了那時候,生了一個兒子,正如以利沙所說的。孩子漸漸長大,一日到他父親和收割的人那裏。他對父親說:“我的頭啊,我的頭啊!”他父親對僕人說:“把他抱到他母親那裏。”僕人抱去,交給他母親,孩子坐在母親的膝上,到晌午就死了。他母親抱他上了樓,將他放在神人的床上,關上門出來,呼叫她丈夫說:“你叫一個僕人給我牽一匹驢來,我要快快地去見神人,就回來。”

建築房子

假如蓋房子是我們的信仰

聖經話語非常仔細的表達了心靈世界。我也是仔細想了想,這書念婦人的丈夫對這個女人說:“你是不是太急性?40歲,50歲還差不多,已經60多了,你還叫我蓋房子,最近我睡不著覺,因為你的性格太急了。如果不蓋房子的話,一直說我個不停發牢騷。但是我這把年紀蓋樓的話,實在是蓋不下去。”我跟我妻子也這樣講話,我妻子是女人的緣故,如果不是按照她自己所願的總是會發牢騷。我妻子吃飯的時候讓我關內室的門,因為昨天空氣比較好,所以我開了內室的門,開了窗戶。她說,我吃飯的時候開了內室的門,但是外邊進來涼風,那味不會進到房間裏。我拜託妻子什麼事情,因為男人不會跟她斤斤計較,所以一般的事情我會體諒,或者是忍耐。尤其是我們教會聖徒們常常說,說我總是站在男人一邊,其實不然,現在韓國男人的氣勢已經下降了太多了。我在泰國,給泰國的貴賓們講了心靈教育的時候說:“我們得改一改對於泰國的概念。”因為泰國也是完完全全的女人王國,一流的大學的百分之八十八都是女生,在大學幾乎找不到男人了,全國上下都是女性王國,在泰國生男孩就是擔心,生女孩才放心,而且僅有男孩也是蔫不拉幾,沒有氣勢。現在韓國越來越走向泰國的方向,女人的權力越來越大。先不說別的地方,我家就是這樣,我只能在講臺說這種話,在家裏我是不敢說這樣的話,昨天也因為這個事情有了這麼一個鬧劇了。“你呢,稍微不說的話,就說哪兒不好哪兒不好的。但是我拜託你的事情,你怎麼就不聽了?”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差別。

我看這個書念婦人,她丈夫越來越老了,聖經已經說了,她丈夫老了,那麼老了以後,對她丈夫說:“以利沙要來,你給他蓋一間房間吧!”砍伐樹木,還不是砍伐一兩支樹木,搭柱子,還有做牆面的木頭。自己還要削去這些木頭設計。聖經好像說的很單純似的,【我們可以為他在牆上蓋一間小樓,在其中安放床榻、桌子、椅子、燈檯,他來到我們這裏,就可以住在其間。”】說的很簡單,但是一個老頭子要做一間房間,做床、做桌子、椅子、燈檯這不單純啊!這個時候又不能怪這個女人,我想那個時候她丈夫會怎麼樣?如果我是丈夫怎麼樣?你來做吧!我現在太老了,我動不了了。我想在你身邊多活幾年,我多活兩三年,我不能提前死,我可能會這樣 說話。但是聖經對於這樣的部分沒有什麼詳細的解釋。這個婦人非常的用心侍奉神。但我想她備受丈夫分寵愛,因為這也不是一般的難度,丈夫都老了,又是丈夫自己一個人,砍伐樹而且蓋小樓,也不是小孩子過家家,還有很多要求,說:“放床榻啊、桌子呀、椅子、燈檯,也不能到家具店買,對於這一個部分聖經沒有一點點的表達過這個關於丈夫的心,但是在我看來這個丈夫肯定跟我不一樣,是非常善良的,非常愛妻子的丈夫。但我不知道他是外表不表達,還是心裏不滿,還是怎麼樣?在我們心裏,有沒有過耶穌的生活。我講話有的時候,該說的不該說的都會說,但是大部分不是新鮮的,都是我講過的內容,但是我難以忘懷的。

煤氣中毒

通過煤氣中毒,神想說什麼

第一次搬到八洞的一天晚上,我們晚上吸了煤炭毒氣,中毒。當天晚上,本來有很多聖徒在教會。牧師要搬家,沒有一個人過來,是我自己一整天搬這個東西,我都累了,所以大概的搬了家之後太疲倦了,像昏倒一般的睡覺了。但是到了深夜的時候,我家女兒恩淑,大聲的哭喊,我也是起來,因為我是貪睡當中起來,我有點兒生氣。我就跟妻子說:“老婆,你為什麼讓孩子哭呀?”我妻子說:“沒啥事兒,怎麼哭起來了?”然後又哄著孩子睡覺,過了某些時間以後,我女兒,又是大聲的哭喊,第二次我睡醒之後,就開始煩了。因為我徹頭徹尾的保護我睡覺的時間,睡覺的時間一定要睡個好覺,所以我一輩子幾乎沒有在睡覺途中突然起來的事情。所以我起來之後說:“你為什麼讓孩子哭?”我有點兒煩的和妻子說了,我妻子說:“沒什麼事情,她就哭”。她就開燈看了,開燈一看也沒什麼事兒。然後又好不容易哄孩子入睡了,我妻子想要去趟洗手間。當時我們是單間房,房間裏面沒有洗手間,出去之後才有洗手間。但是一開房間門,就有涼風進來,一有涼風進來,我妻子直接就暈倒了。我馬上就知道,啊!這是煤炭毒氣。因為吸了煤炭毒氣的人,一受涼風就會暈倒,所以我本能的反應,趴著把我的女兒推到房門外,我也爬到門外,叫了鄰居家的人過來,喊救命,他們就來了。他們問我們:“到底怎麼回事兒呀?”我說:“真是對不起呀,深夜了,但是我們吸了煤炭毒氣了。”然後把我們帶到他們家的院子裏,然後讓我們在他們家休息。當時有很多因為吸煤炭毒氣死的人,當天晚上我也是本來會死的人,但是我女兒兒子都是孝敬父母的。我兒子出生前一天,我還餓著肚子,因為兒子出生,所以我們吃了早飯,也特別感謝。如果女兒當時沒有哭喊的話,第二天早晨,我們三口人都會成為屍體。在我人生當中,每當有危機關頭的時候,看到有神的手在保護著我。

我在鴨穀洞的時候,當時我甚至想到,這樣下去會不會餓死。在長八裏的時候也是,我這樣下去我會不會凍死,因為晚上太冷了,差點兒凍死。每當睡覺的時候就害怕。結束話語,我就叫別的弟兄讓他在我們家裏睡。但他們家是暖和的炕,誰願意睡在我家裏,淒涼。我只能叫他們走,我得自己睡覺。我想:“如果我自己凍死了怎麼辦?”當時有個16歲的女孩子,她母親會送給這個女孩子泡菜,那她把自己的泡菜也送給我一些。我就想著:“如果我有一天凍死了,她早上給我送泡菜的時候,她看到我的身體,會哭。”想像著這樣的事情。那一天早晨,我在溪水邊洗臉的時候,當時天氣寒冷,水面都被凍結了,有一小塊沒有凍結,我在那個一小塊的範圍內洗臉。看到冰層下麵有小魚遊來遊去,我就想:“這麼小的動物神都會保護,再寒冷的冬天神會不會保護我呢?肯定會保護的,”我開始有了信心。我最感謝神的一件事情是,得了胃潰瘍,接受了漢陽大學崔博士的診療。剛開始吃治療胃潰瘍藥的時候,我裏面感到特別舒服。因為在那之前,我光喝水都覺得裏邊疼。但是服用了一周藥,一周之後,這個藥效就沒有了,跟吃藥之前是一樣的。當時我就禱告神,24小時之內,胃潰瘍完完全全的醫治了。當時我的消化不好,吃麵食就會上來胃酸,吃什麼東西都消化不好。

射擊訓練

在軍隊裏面有射擊訓練,射擊訓練當中,有一個體操是貓頭鷹體操,是非常累的。我們每天流汗流的太多了,所以1升的水,每個人喝8瓶到9瓶。而且早上我們出去接受訓練的時候就把一堆的鹽直接放到水裏吞,因為流太多的汗、身上的鹽分也會排泄的很多。因為我以前體弱多病,不想做過激的運動,但是有一天我身體突然麻痹了、動彈不了。我參軍的時候才發現我的心臟是不好的,當時是我22歲的時候,再休息三四天,身體又恢復了正常。但是年齡到了50歲以後,心臟開始惡化,簡直是難以動彈的程度。在漢陽大學醫院檢查了一周的時間,卻找不著病情;我用耳麥也聽我的心臟脈搏,跳著跳著這心臟就停了;那個時候的感覺非常的可怕,如果不再跳的話就會死,但是過了一陣子心臟又會跳跳動;在98年99年那會兒,99年5月份的時候,我在大田正在蓋著宣教樓的時候,那時候我的病情特別嚴重,可能過不了一個月就要死了,到了這種程度了。但是99年8月份,神給了我信心,讓我相信已經好了,我就開始跑步。在一個女高中的操場上,第一次連跑一圈都夠嗆,但是後來跑了兩圈三圈,三公里五公里,身體完全恢復了。

在我生活當中有過很多次的危機。後來我到了首爾,跟西草區廳一起爭戰,有法律受審事件,泉州見議也是參與其中,我誰都不能依靠,但是神在我身邊保護著我、幫助著我,帶領著我,這怎能用錢來數算?本來當天因為煤炭毒氣我快要死了,如果我的女兒沒有繼續哭的話我們三個人都會成為淒涼的屍體,反正經常有危險的困難的事情發生,但是神在我的身邊一直保護著我。我感到非常悲痛的是就是因為那幾分錢,就讓神悲傷,總是想跟神保持一段距離,這世俗的快樂能有什麼呀?這世俗的幸福能有什麼呢?真的特別的傻。我想怎麼能有這麼傻的人呢?比別人表現好,這有什麼重要的呢?別人不能影響我什麼,但是還要說謊,還要騙別人,實在是特別特別可憐了。所以我即使被搶了精光也沒問題。

前不久在美國舉辦了牧會者大會,當時是我兒子組織這個大會的,因為在美國開始的,能說英語的人也不多。有一些誹謗的人就說樸牧師專門為了自己的兒子舉辦了這麼好的一個大會,讓自己的兒子佔有一席之位了,我就笑了。最近常常有這樣的新聞醜聞說,某某教會把接班人轉讓給自己的兒子了,但我想如果神沒有樹立我的兒子,我自己樹立我兒子的話,沒有比這個更可憐的事情。沒有比這還要讓兒子可憐的事情了。如果神沒有讓當王的時候有人要當王的話,那麼這個人必定會敗亡。

因著信心,跨越負擔

因為人們看不見神,所以人們特別藐視神。神是怎麼樣的一位啊?我看到這個書念這麼可貴的婦人,她丈夫也老了,沒有兒子,只是兩口人一起生活,當時神人以利沙在他家鄉拜訪各個城市和地區,給百姓們傳講神的福音,以利沙每次經過書念的時候,書念的這個貴婦人,一直邀請以利沙到他家裏吃飯。到了晚上,我想他們那個家可能只有一間房間,沒有以利沙可以住的地方,以利沙就走;但是書念這女人,每次留以利沙在他家裏吃飯,她感到非常的蒙福。但吃完飯講完話語能到我家裏能睡覺的話,在我家裏就有信徒,有神的做工該有多麼好呢?但是丈夫已經太老了,又沒有房子,書念這女人,為了把以利沙邀請到自己家裏,心裏非常的懇切,因為不行,所以跟丈夫說了:“常從我們這裏經過的是聖潔的神人。我們可以為他在牆上蓋一間小樓。在其中安放床榻桌子、椅子、燈檯,他來到我們這裏就可以住在其間。”11節又說什麼呢?一日,以利沙來到那裏, 就進了那樓躺臥。意思是那個時候房子已經蓋好了,也有床榻、桌子、椅子、燈檯,所以先知就躺在那裏了。這指的是心的房,內心的房。我們在自己心裏的房間裏,有雜七雜八的我的欲望,我所喜好的,有很多這樣的欲望,那麼我們心裏的耶穌呢?為了耶穌可以平平安安地住在我心裏,並不是一心一意的思考耶穌,侍奉耶穌,我們只是這樣邋遢的任憑自己肉體的生活。我就想了想:美國的清教徒當初從英國到美國。當時別的教派,一直是追崇王權,他們沒有辦法接受王權的逼迫,所以他們搬到了美國大陸來了。有一個人到了美國大陸開始蓋房子,有人就問他:“你在這裏幹什麼呀?”

“因為這裏涼風太多,周圍有很多的猛獸、野獸,為了孩子,我們要蓋房子,房子之後保護孩子。”

旁邊的人就說:“弟兄啊,我們來到這個遠遠的地方,沒有神的幫助,我們還能活嗎?不要蓋房子。我們有被野獸攻擊的危險,這是事實,誰都有這樣的危險,但是我們首先要蓋禮拜堂,要侍奉神,然後再蓋學校,然後再蓋我們的房子。”

所以他們清教徒把自己所需的一切都推到腦後,首先為神。

我在1962年得救,當時來韓國的美國宣教士們有520位。來韓國,這美國宣教士就已經有520位。當時美國在全世界都派遣了無數的宣教士了,18世紀後半部的時候韓國有了福音,中國也差不多。當時美國清教徒受到逼迫,搬到美洲新大陸。當時蓋房子,即使有動物,有危險也是,他們是蓋了教會,建了學校以後才蓋自己的房子。美國13個月內把102層的高樓都建立起來了,是世界第一的高樓,第一個建立起來的,那個時候也沒有人敢進去,對不對?一個飛機因為有大霧,所以撞了高樓,飛機撞了這個高樓,這飛機也沒事,這個大樓也沒事,那個時候人們才安心進去了。我們幹禮拜堂的時候,發現一個月蓋一樓一層也是很困難的,13個月內蓋102層樓,簡直是奇跡般的。他們那個蓋樓的時候在牆上睡覺。當時美國人的想法是這世界難以想像的程度,非常的智慧,全世界都為之震驚。我在外國講心靈教育的時候就會說韓國的例子,韓國秋口油賺錢了。現在韓國一點油都沒有,一滴油都不產,只是在外國買來原油然後加工之後賣到外國。韓國的油這個加工的純度非常的好。當初我剛開始買賓士的時候,韓國加工的石油純度非常的好。當初我剛開始買賓士的時候,開始的弟兄總是買高級的汽油,我說:“不要用高級油,你給它用便宜的油。”越是好的車裝進來便宜的油也沒關係。因為在韓國普通的油有95%的純度,到美國最好的油才92%的純度,所以在韓國的石油純度是非常好的。

我們剛開始不會做高鐵,買了法蘭西的TGV高鐵,現在我們所做的高鐵跟法國沒法相比,反而把韓國高鐵賣到全世界了。所以外國人不想賣給韓國東西,因為賣東西給韓國的話,過了6個月以後比他們原產的都要好的多的還要產出來賣給外國。我非常清楚的知道直到1988年在韓國舉辦奧運會為止,韓國實在是特別貧窮,甚至沒有給國內的人辦簽證和護照。1989年3月份的時候,盧泰宇總統給45歲以上的人辦了護照,那個時候我特別高興,我馬上辦了護照,辦了護照以後到了美國大使館接受美國簽證。人們說很難辦的簽證,我們夫妻去的時候理事就問:

“你們是夫妻嗎?”

“我們是。”

“你們倆都去美國嗎?”

“是的。”

“祝賀你們一路愉快!”

給了簽證,89年3月份去了美國,鄉巴佬第1次去美國有點搞昏了,因為我看地圖的時候洛杉磯很近,那為什麼和地圖不一樣,怎麼走的越來越遠了,原來過太平洋之後還要往下走一段,因為從韓國往美國是偏西風,回來韓國的時候還要往反面過來,因為要躲過這逆風。自從1989年3月份去美國之後,我們在海外派遣了宣教師,我沒有貪心,就是我喜歡用的人、我喜歡留在身邊的人,反而讓他都去外國,讓他們都去宣教。後來我看了韓國的人均收入的歷史,直到1989年韓國特別貧困,連護照都沒有。但是,從1989年開始,到現在2019年已經三十年了,這三十年以來,韓國經濟飛速的成長,這個簡直是難以相信的事情。因為韓國是二十二萬平方公里,非常的小,北朝鮮還有一半地盤。而且,北朝鮮百分之七八十都是山地,韓國的百分之五六十也是山地,所以把山地都排出去,不能住人的地方都排出去,我估計也就四萬五千平方公里。在那個小地盤還要蓋學校,蓋工廠,蓋公司,還要種農田,在韓國買地太貴了。

這兩年有八萬四千人接受了我們的福音得救了,需要給他們做培訓班。當時在濟州島想買一些地皮,我們要蓋三千人可以居住的地方,受訓的地方,需要三十億韓幣,但是美國斯普林菲爾德,地是十萬平米,但是不到三分之一的價格就買下來了。韓國的三千平米,蓋的再好也是,只能蓋一千人受訓一個月的這樣的場地。但是問題不止這些,很多牧師們都說:“牧師,我們買了飛機票到韓國來,但是我們教團也有很多牧會者是買不起飛機票的。這些貧困的牧會者怎麼辦呢?倒不如來我們的國家,教育我們,我們給你們蓋樓。”也有很多這樣的牧會者。現在我們買了斯普林菲爾德的校園樓,而且聽說煤氣飯鍋在韓國是非常好的,所以從韓國買煤氣飯鍋到美國斯普林菲爾德使用,六個飯鍋給斯普林菲爾德,二個給紐約,我兒媳婦特別高興,還買很多的飯碟,菜碟。而且,美國地上常常鋪毛毯。我特別不喜歡毛毯因為有很多病毒,愛發黴。把那個毛毯都拿起來鋪木地板。最近,特別忙,但做這些事情,感覺簡直做夢一般,因為牧師們得救。我想了想,真的得救的人,脫離自我,為了福音生活的話,耶穌會為我們做莫大的事情。我說這話也是,大家請聽一聽。我沒事情做的話,常常想:每一個同工都跟我比較一下,沒有一個同工不如我的,我真的計算過很多,我吃完飯能做什麼?把一個同工,放到這裏,又放到那裏,放來放去,思考他們,看看這些同工心裏有什麼,在我看來,這是我良心的聲音。在我們宣教會,沒有一個人不如我,他們都為了耶穌生活。

書念的女人,兩個老夫妻生活,她也知道自己丈夫的身體沒有力量,知道這樣做已經老了,蓋不了房子,但是這個婦人為什麼明明知道自己的丈夫已經人老了,沒有力量,還要懇切的求丈夫說:“老公啊!經常路過這裏的神人是聖潔的神人啊!我們為了他蓋一間小房間吧!然後擺上床、桌子、炕,燈檯,他疲倦了,可以休息,晝夜能讓他寫字,給他蠟燭,給他燈,而且我們用心的做飯,讓他嘗一嘗,神人是復興我們國家的人,沒有這樣的人,我們會死的,所以為了他我們生活吧!”婦人也是知道丈夫已經老了,神知道丈夫已經沒有力氣了。讀聖經的時候,以利沙到她家裏說什麼呢?你為了我們晝夜思考,要雇工人蓋房子,有建築公司給你設計房子,這有什麼困難的?但是沒有錢,所以一個一個需要自己蓋起來,挪移樹木的時候也有磕碰,也會流血、受傷。但他們不是非常容易的就買一個地皮建給神人,也不是在銀行貸款,蓋個小樓給神的人。一對老年夫妻連一棵樹都砍不好,砍伐樹之後還要設計這個房子,想想這個老頭子他怎麼能搬動大樹?雖然不清楚,但是看到他在蓋房子的時候特別的美麗。這個事情意味著在我們心裏建立耶穌所居住的房子,在我們心裏邊充滿了欲望、情欲、充滿了世俗的快樂、充滿了虛假和脆弱。因為有耶穌同在,要成為沒有罪的、沒有陰影的、沒有黑暗的世界。為了耶穌居住,沒有任何不適,想造就這樣的世界。以利沙說,你既為我們費了許多心思,不是平白無故的大概的造了房子,不是大概造房子,是深思熟慮。婦人靠自己不行的時候,還要拜託丈夫,跟丈夫一起齊心協力的做了先知以利沙可以居住的房子,做了房間,做了床,坐了桌子、椅子、燈檯,讓先知住在那。所以每當以利沙在他家裏的時候,可以讓他們家裏任何的風浪平靜下來,可以讓他們家裏的任何的問題得到解決,可以除去在家裏的任何的困難。

1962年10月7號為止,我一直度過著慘澹的生活。1962年10月份我罪得赦免了,本以為我只能是下地獄的人,簡直做夢一般,原來我的罪已經洗淨了。我大喊大叫:“我罪已經洗淨了!我罪得赦免了!我已經聖潔了!”我想呐喊!我想呐喊!為了主居住在我裏面,沒有任何的不幸,用寶血洗淨了我的罪,我已經潔淨!我已經潔淨了!主!太感謝了!真是聖潔了,主太感謝你了!這福音不得不傳,有無數的人反對,有無數的問題,有的時候餓肚子還寒冷,但是為了我這種人,為了我流了寶血,為了我這種人失去了生命,而且要成為我心裏的主。每次讀聖經感覺有一種相遇,我心裏不能容納主所不方便的任何部分。因為主在我裏面,我心裏有主,我就不能任憑黑暗停留在我心裏;主在我心裏,我心裏不能再任憑欲望、情欲,在這個房間裏面不能這樣接待主,然後在主裏面幾乎過了60餘年。不管怎麼樣,這位主與我同在的時候,無論我困難,無論我得病、悲傷,還是勞累,雖然我不清楚,但主是知道的,提前保護著我,保護著我。

我弟弟比我小四歲,弟弟從小體弱多病,我本來一直希望弟弟能活到花甲,但是我弟弟今年已經是72歲了。去年得了肺炎,70歲的老年人應該特別小心得肺炎,因為肺炎是很容易導致死亡的。我心裏也想了想:弟弟,你現在死了也是沒什麼可惜了。因為特別的感謝神!

前不久在海外舉辦佈道會,有很多得救的人興起來,特別的感謝神。今天下午去菲律賓回來,復活節,主日禮拜結束淩晨聚會以後,馬上還要坐飛機到洛杉磯,在洛杉磯舉辦主日禮拜,這就是我的行程。因為美國比韓國晚一天,在紐約舉辦佈道會,在俄羅斯舉辦佈道會,然後來韓國。我感到特別神奇的是:常常坐飛機,上次也是去艾史瓦帝尼。從香港轉乘到艾史瓦帝尼,到約翰尼斯堡十三個小時,下了飛機之後又去艾史瓦帝尼,來的時候也是這個過程。但是我就不是會坐飛機喊疲倦的人,哪怕是讓我在飛機生活一輩子,我都可以。因為沒人打電話挺方便。我本來不是那種人,但是神給了話語,給了健康,也給了我開闢的道路。星期一我們教育負責人要去斯普林菲爾德,我們需要跟州政府和教育局協商,關於教育問題。我們在那裏要開辦學校,要舉辦初中、高中、神學院和音樂學院,這是我們的籌畫。這一切與耶穌同心,為了福音所做的,所以能看到神在幫助著在書念生活的大戶人家,這位婦人。

以利沙與婦人的孩子

聖經裏從來就沒有提到她長相如何美貌或者學問多麼高超。書念婦人,需要神的手,需要神的恩典,這恩典只有通過神的人才能傳達進來。神人無論她長相好看不好看,無論她看起來聰明不聰明,在書念生活的可貴的這婦人,能夠救活書念的,傳講得救福音恩典的僕人,她想她要服侍這位僕人。不知道幾個弟兄姊妹們有沒有商量過,但是他們做的不太好,所以跟丈夫說了:“經常從這裏走過的那位就是神人。我們為了他蓋小房間,做床,椅子,燈檯,桌子,我們以後邀請他在那裏住宿。”有一天以利沙真的聚眾在他們家裏,特別的感謝。11節說,【一日,以利沙來到那裏,就進了那樓躺臥。 以利沙吩咐僕人基哈西說:“你叫這書念婦人來。”他就把婦人叫了來,婦人站在以利沙面前。 以利沙吩咐僕人說:“你對她說:你既為我們費了許多心思,可以為你做什麼呢?你向王或元帥有所求的沒有?”她回答說:“我在我本鄉安居無事。”】以利沙想拜託王或元帥達成婦人的心願,但這個婦人卻說:我在我本鄉安居無事。以利沙有對她說:【以利沙對僕人說:“究竟當為她做什麼呢?”基哈西說:“她沒有兒子,她丈夫也老了。” 以利沙說:“再叫她來。”於是叫了她來,她就站在門口。 以利沙說:“明年到這時候,你必抱一個兒子。”】簡直是夢想一般的,“我怎能有兒子呢?”這個女人大吃一驚,就說:【神人,我主啊,不要那樣欺哄婢女。】驚奇的是第二年,那個婦女真的懷了兒子,生了一個兒子,到了一周年的時候要拍照了。18節【孩子漸漸長大,一日到他父親和收割的人那裏, 他對父親說:“我的頭啊,我的頭啊!”他父親對僕人說:“把他抱到他母親那裏。” 僕人抱去,交給他母親;孩子坐在母親的膝上,到晌午就死了。】進到這個場面非常的好,把自己死的孩子放在神人的床上,這是對神人說:你看著辦吧,如果你想休息,就應該讓我兒子活。因為讓我兒子躺在你床上了,如果你不讓兒子活,你就沒有躺的位置,你看著辦吧!神人真把這兒子救活了。

在那以後有了饑荒,這個婦人從很遠國家回來以後。那個時候王叫了以利沙的僕人基哈西和他談話:【請你將以利沙所行的一切大事告訴我。】基哈西剛好講了一個不能懷孕的婦人懷孕生子,正說著這個事情的時候,這個婦人從很遠的國家回來了。基哈西說:【這就是這個婦人,這就是他的兒子。】“是麼?把這個女人本來的田地都還給她,收穫也給她”。可能那個時候這個女人年紀大了,丈夫也死了。看著神這樣做工的時候,實在是感謝神。我們不要只看著眼前的事情,雖然眼所不見,但是保護著我們的神、看顧我們的神、悉心照顧我們的神,我們要仰望這位神、侍奉這位神、為這位神、得到從神那裏來的恩典,我想這才是最幸福的人了。雖然我有很多不足,但是在過去的幾年為了神作工的時候,神在我面前打開了一千、一萬種的道路,以後也想與這位神一起在全世界傳講著福音,我們也要像這書念的婦人,就像為了以利沙蓋了小的房間,我們也要蓋與耶穌居住的房間,把耶穌不喜悅的欲望和想法趕出去,不是眼所能見的,而是眼所不見的耶穌的幫助充滿我們的心,因著耶穌能蒙福,兒子死的事情因著耶穌解決,如果蒙這樣的恩典的話,大家就會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2019年4月14日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