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網站

【朝聖之旅】——西羅亞

· 朝聖之旅

在《約翰福音》9章中,

耶穌讓生來瞎眼的人到西羅亞池子去洗,

使他的眼睛複明了,因此這地方印在了聖徒們的心中。

西羅亞是“奉差遣”的意思,希伯來語讀作“希爾羅阿克”。

西羅亞的現狀

希西家王開鑿的水道依然流淌著一股水流

西羅亞池是位於耶路撒冷舊城東南方的一個人工水池。為了將基訓泉的水引入城內,希西家王命人鑿開岩石,修建水道,並在其盡頭修築了西羅亞池。如今的西羅亞早已失去了舊有的面貌,只留下了一些古代的地基和痕跡。不過,如今沿著希西家王開鑿的水道依然流淌著一股水流,所以那裏依然殘留著一個小小的池子。

基訓泉與西羅亞池

“西羅亞”在《聖經》的好幾處都曾出現過,舊約聖經中有“西羅亞緩流的水”(賽8:6)和“王園西羅亞池”(尼3:15),而且在亞述王西拿基立與希西家王爭戰的故事中出現了希西家王修建水道的內容。

舊耶路撒冷城有兩大供水管道,首要的就是從城外基訓泉引進水流。基訓泉是如此重要,甚至可以決定耶路撒冷城的存亡。故此, 被稱為“大衛城”的舊耶路撒冷城以基訓泉為生存根本,建立在泉水附近。

從前,大衛征服耶布斯人在耶路撒冷地區建築的古城時,首先佔領了基訓泉,並順著水路攻打了進去。建築聖殿之前,人們在基訓泉舉行了很多屬靈的儀式,所羅門就是在這裏被膏為王。亞述王西拿基立前來攻打耶路撒冷時,希西家王為了不讓亞述軍兵得到水,堵住了包括基訓泉在內的城外的一切水源。他又得到神的智慧,修築了水道(隧道),並通過這條水道將基訓泉的水引到了城裏。如此修建的希西家隧道的盡頭就是西羅亞池。

希西家隧道

約30分鐘才能完全通過希西家隧道

成人徒步走約30分鐘才能完全通過希西家隧道。隧道高約2米, 寬度僅可容納一兩個人通過。隧道至今保存完好,很多遊客慕名而來。隧道內流淌著清涼的水流,因此很多遊客夏天到以色列旅遊時都會光顧此地。

從18世紀中葉起,考古學家們開始了希西家隧道和西羅亞的發掘工作。18世紀末,一個阿拉伯少年發現了一座刻有文字的石碑,至此人們終於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這座石碑被稱為“西羅亞石碑”, 碑文詳細記錄了當時的狀況和挖掘水道的情況。蜿蜒的希西家隧道雖然是從南北兩頭同時開挖的,但是中間匯合處並沒有錯位,而是準確地貫通起來。整條隧道的長度足足有533米。當時的施工者們在石碑上刻下了這樣的內容:還剩下三肘的距離時,我們聽到了對方的呼叫聲。隧道被打通了,我們互相擁抱著,鐵斧和鎬頭相互撞擊著。泉水流出1200 肘......

我們參觀大衛古城時,很想穿越一次希西家隧道。正好那時遇到了一些前來旅行的以色列中學生,便和他們一起進入了隧道。可是我們忘了帶手電筒,那些學生也都沒有帶。我們摸黑走在地下水道裏,吃盡了苦頭。走到某個路段時,水竟然沒過了大腿。隧道裏沒有光線,漆黑一片,如果掉了什麼東西,根本不可能找到。我切實感受到了光的重要性。“在這樣的環境下,從前的猶太人是怎樣挖掘這條隧道的呢?”我正思考這個問題時,我們已經走到隧道的盡頭——西羅亞池了,全程用了34分鐘。當然,生來瞎眼的人去西羅亞池子時應該不會走隧道,而是其他路線。

西羅亞池

西羅亞池被稱為“下池”(賽22:9)。因為離王宮很近,所以西羅亞池當時也被稱為“王池”。古西羅亞池長17.4米,寬5.4米,深5.7米,是用石頭砌成的人工池。如今它的舊貌已不復存在,只剩下了模糊的形狀。新約聖經裏記錄了西羅亞樓倒塌的事情(路13:4)。人們推斷,倒塌的樓位於西羅亞池北側。曾經有個遺址發掘隊報告說,他們發現了此樓的下半部分。相傳,耶穌時代的猶太教徒們使用西羅亞池裏的水進行浸禮等宗教儀式。

一個分明的事實

耶穌治好生來瞎眼的人

參觀完西羅亞後,第一個浮現在我腦海裏的不是希西家與西拿基立的故事,也不是西羅亞樓的故事,而是耶穌治好生來瞎眼的人的故事。每個來以色列朝聖的基督徒在導遊的指引下來到西羅亞時,或許都能聯想到《約翰福音》9章裏的故事。《約翰福音》9章裏隱藏著很多福音的奧秘。

當時的猶太人一般都認為瞎子或瘸子這類人是因為罪被神咒詛的,所以耶穌的門徒們才會問耶穌,是誰犯了罪讓這個人變成了瞎子。可是耶穌的回答與一般猶太人的想法完全不同,“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我們遇到的所有問題都是為了顯出神的作為。

耶穌有可以治好瞎子眼睛的能力。耶穌吐唾沫和泥後抹在瞎子的眼睛上,讓他到西羅亞池子去洗。不久後,正如耶穌所說,瞎子的眼睛得到了痊癒。

從這段話語中能看到,瞎子竟然敢站在猶太宗教眾首領面前大膽地講話。他父母因為害怕不敢正面回答,可是當猶太人極力說耶穌是個罪人時,他卻坦然無懼地說:“他是個罪人不是,我不知道;有一件事我知道,從前我是眼瞎的,如今能看見了。”(約9:25)

眼睛沒有瞎過的人絕對做不出來這樣的見證。我覺得這個故事跟《列王紀下》5章裏乃縵將軍的故事差不多。乃縵將軍撇棄自己的想法,按照以利沙先知的話到約旦河裏沐浴七回時,麻風病潔淨了。可能乃縵也會在別人面前做著他人做不出來的見證:"我從前是個麻風病人,但現在潔淨了!"

耶穌通過十字架的死支付了我們罪的代價,我因相信這一事實而重生了。此後,我也像生來瞎眼的人、乃縵將軍一樣說出了這樣的話∶“從前我是個污穢的罪人,但如今成了潔淨的義人。”

生來瞎眼的人應該不太懂《聖經》,也不像猶太宗教人那樣擁有很多神學知識。可是他所知道的一個分明的事實遠遠勝過了宗教眾首領所有的思想和理論。重生後,我們心裏留下了使我們成為聖潔的耶穌的寶血,這足以打碎並戰勝使我們內心混亂的所有知識和理論。在此,向著賜給我們這一福分的神獻上難以言盡的感謝!

未完待續

期待下一章朝聖之旅——馬薩達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訂閱由Strikingly提供技術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