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主日禮拜》—聽撒但聲音的人

· 講道話語

《民數記》13章21節到14章3節:

他們上去窺探那地,從尋的曠野到利合,直到哈馬口。他們從南地上去,到了希伯侖,在那裏有亞衲族人亞希幔、示篩、撻買。原來希伯侖城被建造比埃及的瑣安城早七年。他們到了以實各穀,從那裏砍了葡萄樹的一枝,上頭有一掛葡萄,兩個人用杠抬著,又帶了些石榴和無花果來。因為以色列人從那裏砍來的那掛葡萄,所以那地方叫作以實各穀。

過了四十天,他們窺探那地才回來。到了巴蘭曠野的加低斯,見摩西、亞倫並以色列的全會眾,回報摩西、亞倫並全會眾,又把那地的果子給他們看。又告訴摩西說:“我們到了你所打發我們去的那地,果然是流奶與蜜之地,這就是那地的果子。然而住那地的民強壯,城邑也堅固寬大,並且我們在那裏看見了亞衲族的人。亞瑪力人住在南地;赫人、耶布斯人、亞摩利人住在山地;迦南人住在海邊,並約旦河旁。”

迦勒在摩西面前安撫百姓,說:“我們立刻上去得那地吧!我們足能得勝。”但那些和他同去的人說:“我們不能上去攻擊那民,因為他們比我們強壯。”探子中有人論到所窺探之地,向以色列人報惡信,說:“我們所窺探經過之地,是吞吃居民之地,我們在那裏所看見的人民都身量高大。我們在那裏看見亞衲族人,就是偉人,他們是偉人的後裔。據我們看自己就如蚱蜢一樣,據他們看我們也是如此。”

當下全會眾大聲喧嚷,那夜百姓都哭號。以色列眾人向摩西、亞倫發怨言,全會眾對他們說:“巴不得我們早死在埃及地,或是死在這曠野。耶和華為什麼把我們領到那地,使我們倒在刀下呢?我們的妻子和孩子必被擄掠,我們回埃及去豈不好嗎?”

大家好,蒙神的恩典,我們以“回歸”為主題進行了佈道會。聚會時,很多人發來了跟帖。外國人都說,那個翻譯員翻譯得太好了!真是的,講了半天道,竟然說翻譯得太好了。我不知道大家現場聽得怎麼樣,但聽錄音回放時,我發現,有時我的話說得含糊不清,讓人很難理解,但翻譯做得特別好。他的英語講的特別好,發音也好,又是一個美男子,特別有人氣。這次我讓他做翻譯,不應該讓我給他翻譯費,他應該給我錢才行,因為他藉此成了名人了。能夠這樣一起講話語,真的特別感謝。

人的想法是如何形成的呢?好的想法是從哪里製造出來的?懷疑妻子、對丈夫不平不滿的心是從哪里製造出來的?各位就算擁有再幸福的條件,如果有黑暗的想法,就只能彷徨在黑暗中。就算有再痛苦的事情,如果內心明亮,所有的都會跟著明亮起來。

軍隊裏生活,太多讓我終身難忘的事情

我講過很多有關軍隊的事情,因為在軍隊裏生活的三年間,發生了太多讓我終身難忘的事情。有人說,樸牧師沒話可說了,天天講軍隊那點事,其實不是這樣的,我要講的《聖經》話語也特別多。因為每次講在軍隊裏發生的事情時,我心裏都會產生力量。

丟手套時,本來我想偷手套來著。主在我心裏給了我什麼樣的心呢?你偷手套有可能不會被發現,可是,如果讓人發現你偷了手套,你還怎麼在內務班傳福音啊?我得到的喜樂,差不多都是從傳福音中得到的。我已經定下心要偷手套了,在軍隊裏沒有“偷”這個詞,因為不管你怎麼偷,東西還是在國防部裏,所以人們都管這個叫“挪移位置”不叫“偷”。別人怎麼“挪移位置”都沒事,但我做了就會說:“樸玉洙那小子說是信耶穌,竟然是個小偷。”他們會說我是在偷,所以我不能偷。我在神面前禱告了:“神啊,您給我一雙手套吧。”

我現在也清清楚楚地記得,那天我們在進行手榴彈投擲訓練。為什麼要進行手榴彈投擲訓練呢?右手握住手榴彈,左手拉著安全銷,就算把安全銷拔下來,手榴彈也不會立即爆炸,拔掉安全銷後,甩動手臂:“一、二”把它扔出去,之後它才會爆炸。從拔下安全銷到爆炸,有三秒鐘的時間,手榴彈中的引信被引燃後,爆炸開來,彈片會飛向四方,能殺傷很多人。

為什麼要進行手榴彈投擲訓練呢?在訓練場上,拔掉安全銷,一、二,投擲出去,人們都做得特別好。但是到了戰場上,面臨敵軍時,說實話,很多人會忘記拔掉安全銷就把手榴彈扔出去,敵人撿起來,拔掉安全銷再扔回來,我們的手榴彈,就會把我們自己殺死,所以需要進行訓練。

在軍隊裏,訓練五十分鐘後,會有十分鐘休息時間,休息時間,人們都在抽煙。我們都是才入伍不久的人,彼此之間並不認識,看了名簽才知道對方的姓名。有一個戰友走過來,看了眼我的名簽問我:“哦,樸玉洙,你沒有手套嗎?”

我說:“唉,快別說了,出大事了,晚上睡覺時,不知道被誰給偷走了。”

他說:“你個臭小子,你跟我說啊!”在軍隊裏,大家都是這麼說話的。

我問:“你有兩雙手套嗎?”

他說:“沒錯,我有兩雙。”

我問:“呀!你從哪兒偷來的?”

他說:“偷什麼偷呀!”

我問:“沒偷,你怎麼會有兩雙?”

他說:“我哥哥是中隊長,我手上有凍瘡,所以他多給了我一雙。什麼叫戰友情深啊?我送你一雙吧。”

當從戰友手裏接過手套戴在手上的那一刻,我心想:“神啊!你在軍隊裏,也在作著工啊!”就是因為這個力量,我在軍隊裏度過了特別幸福的三年時間。

回顧想到這一天發生感謝的、幸福的事情

各位,晚上躺在床上,想起傷心、委屈的事情,睡夢中也會感到傷心、委屈;如果想到這一天發生感謝的、幸福的事情,各位就會在幸福中入睡。作為牧師,我總是想著那些美好的、開心的、幸福的事情。同樣一個見證我講過上百遍,反正講見證又不用花錢,而且總講對記憶力很好,記著這些心情特別好,聽的人也開心,又能產生信心。相反,如果我們只想那些絕望的、不行的事情呢。如果我們能夠提前看到將來發生的事情,不用說,現在大家都能信。相信創造、支配整個世界的神,這個信心會成為使我們戰勝將要面臨的所有困難的力量。

我在軍隊生活的三年時間,真的特別幸福。起初,我只是一個教育兵,在部隊裏,一等兵是等級最低的小兵。當時我是一名教育兵,接受了為期十六周、四個月的教育。我覺得,我能夠作為一名一等兵,作為一名教育兵生活一輩子,都是幸福的。在我們部隊裏有終身服兵役的士官,他們特別厭煩軍隊的生活,所以有自殺的人,也有虐待手下的人,過著像精神病人一樣的生活。

在部隊裏,我是囊中最羞澀的人,因為去部隊時,我一點錢都沒有帶去,現在回想起來,我也特別感謝。當時,居住在我心裏的神,每早晨當我讀《聖經》時,都用盼望充滿我的心;每次出去接受訓練時,都用《聖經》充滿我的心;每晚上睡覺時,都用《聖經》充滿我的心。其他人都忍受不了,所以天天都想逃營、惹是生非、打架、自殺。我在軍隊裏,作為一等兵生活一輩子都感覺特別的幸福。退役時,走出通訊訓練所大門時,我想到什麼了呢?“如果是這樣的神與我同在,我去撒哈拉沙漠生活也完全沒有問題;如果這樣的神與我同在,我去南極生活也沒有任何問題。”

各位在過人生時,會生病,會出事故,會失去財產,夫妻之間也可能會不和,孩子也可能會不聽話,會上當受騙,也會遭遇困境,但比起碰瓷欺騙我們的,神更大,因為瓷器會被摔碎(笑)。是的,沒有什麼能比神更大!如果讓我們戰勝苦難,戰勝困難,該是多麼的幸福啊?

一位宣教士給我打來了電話,說他父母離婚了。本來他父親的信仰很好,但聽了譭謗我們教會的人說的話,他的父親離開了教會。沒有任何方法能夠管束父親的心,他的父母離婚了,當然,他的母親也有過錯,但他的父親過得特別難。為什麼難呢?因為他看著黑暗,所以陷進了黑暗裏。不管有什麼樣的黑暗,就算眼前就是黑暗,你們知道神在造我們的心時,造得有多好嗎?就算身處再漆黑的洞穴中,內心也可以明亮。心裏想著深愛的人,會想到特別開心的事情。

格拉西阿斯合唱團一直只為了福音歌唱

當我們的格拉西阿斯合唱團成為世界頂級合唱團的時候,我不知道別人是怎麼想的,但我特別感謝神了。我不是太清楚,但韓國應該還沒有出現過世界頂級合唱團。到現在為止,格拉西阿斯合唱團一直只為了福音歌唱了。世人所擁有的,他們一樣都沒有,沒有錢,生活過得也不富裕,經常需要連夜趕車,一整天都要唱歌。唱歌的人,大部分都很吝惜自己的嗓子。我舉辦聚會時,我的女兒早上六點就要起床,從早上七點開始,要唱一整天歌。要練習之後唱讚美,下午還要再練習,晚上聚會結束後,很晚才回家。他們付出的犧牲是其他合唱團無法與之相比的。內心黑暗時,就想離開合唱團去其他地方。但看到,正是因為他們的犧牲,很多人回歸到了主的面前,這成了他們的開心、喜樂。想到這些,我心裏不知有多感謝。

在我成立合唱團時,朝鮮日報報導了什麼內容呢?當時我們國家有鋼琴三重奏組合,但他們解散了。記者說,這個鋼琴三重奏組合實在是太棒了,韓國應該有這樣的三重奏組合才行。他們曾感動過很多人,可是因為心不合,解散了,破產了。聽說SK每年援助他們五億韓元。看到這個報導,當時我想:“三個人的組合,因為心不合解散了,一個合唱團至少也要有四五十人,我怎麼能讓他們合心呢?”同樣是女高音,三個人合唱時,第一女高音認為自己唱得最好,第二女高音,也覺得自己唱得最好,第三女高音也認為自己唱得最好,三個人都這麼想。

“到底該怎麼引導這個合唱團呢?”我感到特別的迷茫。我想,如果合唱團只為了福音唱歌,神一定會保守的。我們的合唱團簡直就是奇跡,他們給全世界很多人心裏送去了溫暖,也讓美國人的心變得柔和起來。各位,怎麼可能做到這些呢?沒有神的幫助,可能嗎?根本不可能。但是,唱歌的他們都得救了,歌曲中的歌詞成了他們的歌詞,他們歌唱的歌曲成了他們的歌曲,他們看到,聽眾來到這裏,聽到他們的歌聲後,那麼喜樂、開心,大家一致地都產生了,想只為了為我被釘十字架的耶穌而活的心,他們就是帶著這樣的心在唱著歌。

我對樸進勇說:“進勇啊,你唱歌唱到八十歲,唱到九十歲吧。當然,那時候我已經死了,就算我不在了,你也繼續唱歌吧。”她熱淚盈眶,因為能為了耶穌歌唱,所以他們能越過所有的困難,滴著血淚唱著歌。他們還有一個要面對的困難,發聲法每天都在更新。團長不斷開發著新的發聲法,他們得不斷適應新的發聲法。多年來,他們一直使用著自己的發聲法,但讓他們:“把你們的發聲法扔掉,接受新的發聲法”時,真的特別特別難。需要特別敏銳的聽力,想要練就能夠區分出一赫茲聲音的耳朵是非常難的,需要特別用心才行。那麼,這件事情該怎麼辦呢?其他合唱團都做不到。

鹽湖城有摩門教會,聽說摩門教會的合唱團是世界頂極合唱團。我們去鹽湖城演出時,你們知道主持人是怎麼說的嗎?他說:“格拉西阿斯合唱團是世界上最頂極的合唱團。”當時有很多摩門教會的人觀看了我們的演出,他們都笑了。因為他們堅信,摩門教會的合唱團比格拉西阿斯合唱團要出色的多。但是當格拉西阿斯合唱團開始唱歌時,摩門教會合唱團的人都羞愧了,根本沒法比,他們都被鎮住了。

各位,在我們做的事情中,比起具備好的條件、好的環境、充裕的物資、了不起的實力等,比起這一切,我們的心帶給我們的環境要重要得多的多。就算有很多錢,也可能會不幸;就算開著豪車,也可能會悲傷;就得智慧超群,也可能會痛苦;但從心裏遇到耶穌,與耶穌同行,絕對不會遭遇這一切。

弟兄給我打電話說:“牧師,對不起,我父親罵了您很多髒話,他的生活糟透了。離婚後,過得特別悲慘,什麼教會都不去。”為什麼聽了那樣的話?連確認都不去確認,就聽信那樣的話,他知道是什麼讓自己變得這麼不幸嗎?

各位,在任何時代,任何地方都會有說教會壞話的。耶穌也聽到過這樣的聲音,彼得也聽到過,保羅也聽到過,所有人都聽到過。有人罵我,對我來說,一點不成問題,但聽這些辱罵的話的人卻會死去,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死了。因為他們的信心不是直接建立起來的,而是通過聽神的話語得到的。如果各位聽了這樣的話,這些話就會殺死所有的話語,很多人的信仰都倒塌了。

神幫助了以色列百姓過紅海

在今天我們讀的這段《聖經》中,以色列百姓來到了迦南地。開始,他們在埃及做奴僕時,女人一生下兒子,兒子就會被搶去,扔到尼羅河中。大家想想看吧,女人懷胎十月,生下兒子時,這個比生命還要寶貴的兒子卻被奪走,扔進了尼羅河,女人簡直都要瘋了,她們不斷哭號著,從夢中醒來也在喊著:“孩子,我的孩子!”神把她們從這樣悲慘的生活中拯救了出來。之後,讓他們穿過了紅海,神讓紅海幹了,當埃及兵追上來時,神讓他們都淹死在紅海裏了,都被水淹死了。以色列百姓是多麼的驚奇啊,他們讚美了神。在走曠野時,白天神用雲柱來為他們遮蔽烈日;晚上用溫暖的火柱來為他們驅寒;口渴時,從磐石為他們出水;想吃肉時,就給他們鵪鶉,給他們嗎哪。他們在神的保護下,行走在曠野中。

他們臨近迦南地了,所以派十二個探子去窺探迦南地。去了四十天,真的是流奶與蜜之地,葡萄珠是那麼大,甚至一掛葡萄需要兩個人用杠抬回來,一顆葡萄珠差不多就能吃飽了,真的是流奶與蜜之地。無花果也好,石榴也好,迦南地有這樣的水果啊,人們都驚呆了,果然是流奶與蜜之地啊。可是一個人說:“然而那裏有偉人的後裔亞衲族人,偉人的後裔都是身量高大、強壯的人。”“他們是歌利亞的弟弟嗎?”“偉人的後裔不成問題,他們沒有歌利亞高。”噢,約書亞那個時代還沒有歌利亞,對不起,我搞混了。

不過各位,有神同在,歌利亞又能成什麼問題呢?當撒但往我們心裏放進一些懼怕、擔心、憂慮時,愚蠢的人會不斷被那個想法拽走,然後,成為那個想法的奴僕。智慧的人會禱告神,之後,那些想法就全部消失了。

我心裏想著神幫助我的見證。我去鴨穀洞時,是帶著二十多元錢和兩三天吃的糧食去的。你們知道我為什麼帶了這些嗎?不知道吧?因為我只有這些東西。如果我有更多的東西,我就會帶更多的東西去了,但那些就是我的全部了,我在那裏生活了九個月。當然,我在那裏挨過很多餓,不過,孫姊妹得救了。我去了她們家,我應邀去她們家吃了飯。我數算了一下,我已經有幾天沒吃飯了。各位,你們不覺得,我能活下來,很神奇嗎?我在那裏生活九個月後,本部向我下達了去長八裏的指令,於是,我去了長八裏。當時,我最感謝的是什麼呢?如果當時我有:“我在這裏也許會被餓死”的想法,恐怕,我就沒法在那裏呆下去了。很感謝,我沒有這樣的想法。

我去軍隊時,手裏本來有不少錢的。參軍前,去跟長輩們道別,他們給了我很多錢,但我把錢都留下後去了軍隊。在我帶去的錢當中,有三元錢的紙幣,我怕會有一時之需,所以把它放到新約《聖經》後面,又用膠水粘上了。正好有一個朋友把工作服弄丟了,我就把這個錢給了他,說:“用這個錢買吧。”然後,還需要刻一個名章,我花四角錢刻了一個木制名章,我給了刻章的五角錢,他找給了我一角零錢,我就帶著這一角錢去了軍隊。我去軍隊那天,在大邱有禱告會。本來十二點之前,我應該到部隊集合的,可是禱告會一直不結束,我得跟宣教士告別後再走。後來,是宣教士開車送我去的部隊,等我到部隊時,都下午兩點了,人們都已經來齊了。我下車後,晚上有一個人把我叫了去。

“你就是白天坐著轎車來的那個傢伙吧?”“是的,是我。”當時,還是只有市長才有轎車開,縣長都開不上車的時代,他們把我當成了大富豪家的公子哥。他說:“我會把你派到後方去的。”我回答說:“謝謝。”他說:“你單獨給我支付一百元錢吧。”我說:“我沒有一百元。”他給我講了老半天,最後,降到了六十元。我說我沒錢。他又降到了五十元。“你連三十元都沒有嗎”“沒有。”“那麼你有多少錢?”“我有一角錢。”他一下發火了,誰都不相信,我只有一角錢。之後他對我說:“原本以為你有後臺呢,我一定會把你分配到邊防地區的,走著瞧吧。”

所以我去了邊防地區,我去了邊防地區,那是最好的部隊。我看到神在引導著我全部的生活,神的幫助要比錢好得多得多。我在鴨穀洞時,在長八裏時,從軍隊退疫後去金川時,我看到,神正確地幫助著我,賜給了我需用的一切。我從神那裏學到的是,不管我需要什麼,都不要向人開口,到現在為止,我都沒有跟人張嘴要過任何東西。我不記得我跟任何人要過,我從來沒跟任何人說過,我需要這樣這樣的錢,也沒提出過這樣的要求,神到現在都在幫助著我的生活。

神施給我們恩典,都用在興旺福音上面

我們出版的第一本書是《罪得赦免重生的秘密》,當時,出版社要給我著作費。我說我不要,給教會用吧。我為什麼不要?當時我每個月都有工資,當時一個月的工資是一百五十元。我為什麼要這些錢啊?花這些錢,我心裏感覺不舒服。最近,我的書在教育出版社出版後,錢會自動打到賬上來,所以我就接受了。但神施給我們恩典,讓我們在貝寧建造了禮拜堂,在海地建造了禮拜堂,現在尚比亞的禮拜堂也蓋得差不多了,又開始在埃斯瓦蒂尼蓋禮拜堂,當把這些錢用在這些事情上時,我看到,神驚人的在使用著這些錢。

我早上起床後,就來教會了,晚上十點才從教會回家,我連花錢的時間都沒有,也沒有需要花錢的事情,特別感謝神。各位,每當這時,神都幫助了我,我很想跟各位講述神幫助我的這些事情。我有特別想對各位說的話,各位,當你們向著信心邁出腳步時,請不要懼怕。撒但總是欺騙大家,讓大家不能擁有信心。大家不要認為我擁有不了信心,信心是像樸牧師這樣了不起的人才能擁有的。

一九八七年,我相信了《馬可福音》11章24節的話語,我的肚子完全好了。當時,我在修養會的第一天講了這個話語,參加修養會的人中,有二百五十個人相信了這個話語,病都好了。

各位,神已經把各位打造成了能夠相信話語、只能相信話語的人了。各位,我們聽聽話語吧。我們都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裏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各位,哪兒有一個人不是這樣呢?我們是在基督耶穌裏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各位,我們被造成了不能被使用在惡事上的人。各位如果在善事上被使用,神就會完全主張各位的人生。那麼,各位只能在極大的福分與榮耀中度過各位的人生。各位,樸玉洙牧師什麼也不是。

五月十日我們舉辦了聚會,當時,我們本想在美國舉辦CLF。我提前去了美國,提前到那裏為CLF做了準備,也訪問了費城、亞特蘭大和華盛頓三個城市,跟幾位弟兄見了面。當時從費城、亞特蘭大、華盛頓來的很多牧師來找了我。在費城的最後一個晚上,很晚了,我給二十多名牧師聚了會,他們都特別激動,那晚我們本想在費城睡覺。可是,紐約洲的洲長來消息說,不要舉辦兩百人以上的聚會。我們預計會有三千多人參加CLF,本想把這三千人按兩百人一組分開,但這麼分並不容易。所以,那天我們連夜開車從費城去了紐約,睡醒後,第二天早上,我們召集牧會者一起討論了這件事情,最後決定,延期舉辦這次的CLF,等新冠疫情結束後,再舉辦吧。

復活節結束後,我們從五月十日起舉辦了聚會,有很多牧師來參加了我們的聚會。他們來自世界各地,也有很多來自歐洲。所以我們想借助電視臺的轉播,來舉辦這次的聚會,到現在為止,有二百七十六家電視臺轉播了我們的聚會。

每週日CTN都轉播我們的話語,韓國時間是主日淩晨,美國時間是週六下午。人們聽了電視臺轉播的我們的話語,都深感震驚。你我都無法相信,通過轉播,收聽話語的觀眾竟然達到了十億人。現在我還沒跟電視臺方商議,不過目前為止,定期播放樸玉洙牧師講道內容的電視臺已經超過了十家。現在,我好像已經成為全世界最有名的電臺講道權威人士了。以CTN為中心,之後,ENLACE、TBN等,全世界最有名、最大的電視臺都說要轉播我們的講道,想到這些,真是太感謝神了。

那麼現在,問題是什麼呢?如果讓今天在座的各位,找出讓各位憂慮的五件事情來,大家會認為找出五件憂慮的事情完全不在話下,是吧?叔叔的兒子、女兒,我的問題、想到將來……。相反,如果讓大家選擇五件幸福的事情,大家馬上會把沉浸在憂慮中的心轉移到幸福中。假如各位站在幸福的位置上,兒子也都特別好。但是進來一個不幸的想法,這個不幸的想法,會把五個幸福都吃掉,還覺得不夠。相反,有信心的人憑藉相信神的一個信心,可以把咒詛、不幸、悲傷、孤獨、仇恨都吞吃掉,還不夠,大家知道這個嗎?

迦南地果然是流奶與蜜之地,果實特別的豐碩

主日禮拜大家來到這裏聽話語,也不是一下子就有錢了,而是大家的心沉浸在了神的話語裏,坐在家裏聽話語,跟來到這裏聽話語又不一樣。大家的心會煥然一新,雖然不能用電腦一一分析顯明這些,但這話語會讓各位的生活變得明亮,變得有力,會成為使各位戰勝悲傷、戰勝絕望的力量。我怎麼能過這樣的生活呢?我怎麼能這麼生活呢?因為神一直幫助了我,施恩給了我。

十二個探子去了迦南地,果然是流奶與蜜之地,果實特別的豐碩,特別好。可是,進來了一個想法。“這裏有亞衲族的子孫啊?”亞衲族的子孫把迦南地蒙福的一切都吞吃掉了。“喂,亞衲族的子孫成什麼問題啊?神不是跟我們同在嗎?你想一想吧。我們從埃及出來時,當我們過紅海時,埃及的軍兵不是都跟過來了嗎?本來我們都要被他們抓住殺死的。但是當我們的腳一踏上幹地,神就讓摩西向海伸杖,摩西向海一伸杖,分開的海水就合起來了。埃及人就都變成屍體了。亞衲族的子孫成了屍體還能戰勝我們嗎?有神在,我們打不贏他們嗎?你還擔心什麼啊?你擔心是因為你不相信這樣的神。”

各位,身量高大的亞衲子孫又能怎麼樣?矮衲子孫又能怎麼樣?完全不成問題。爭戰中,神一直幫助我們了!可是沒有這樣的心。

撒但總讓大家去市場轉一圈,去超市的話,這個也想買,那個也想買。我不太喜歡買東西,我特別不喜歡買東西,所以生活中,我天天都記念著我心裏的寶貴的耶穌的愛、神的恩典生活著。我真的有很多的試煉和困難,但我看到了神正確地幫助我的部分。

因為神住在我裏面,我行那些不義的事情,做那些不正當的事情時,耶穌能高興嗎?我要一輩子跟耶穌一起生活,我想著那些不正當的事情,能跟耶穌同行嗎?不與耶穌同行的人充分可以這樣做。但與耶穌同行,絕對不能這麼做,馬上就會墮落。你們覺得,做這些不正當的事情,還能牧會,能講道嗎?完全不像話!

可是各位,當聽到誹謗教會的聲音時,卻有人把這樣的話聽進了心裏。讓我痛心的是,那位弟兄的父親為什麼這樣啊?跟妻子這樣分開,這麼悲慘地生活,離開教會,對他有什麼益處啊?各位,離開教會的人,有一個過好了的嗎?完全是不像話的話!

我每天都在與賜給我盼望、賜給我希望、賜給我信心的耶穌同行,各位聽了講道,帶著喜樂的心、帶著信心,該有多好啊?

各位,那些探子錯在哪里了呢?“我們看到了亞衲子孫!他們身量高大,我們打不過他們,我們會成為俘虜的,乾脆回埃及去吧。”各位,他們完全忘記了到現在為止,一直保守他們,把他們從埃及、從法老手下拯救出來,讓他們過了紅海,把埃及士兵全都葬在海裏,當他們沒有水渴時,從磐石裏出水給他們喝,讓他們打敗亞瑪力子孫的神。“我們打不過身量高大的亞衲子孫,索性逃回埃及去吧!”就因為這個,在二十歲以上的六十萬以色列人中,除了約書亞和迦勒,四十年中,都死在了曠野。就是因為這麼一個想法,就讓六十萬人、在四十年間,都成為了屍體,悲慘地倒在了曠野裏。

現在各位也應該清楚地瞭解一點,看到有人在說一些不著邊際的誹謗教會、敗壞教會的話,大家不要沒頭沒腦地湊過去一起聽,一起說,有人說這樣的話,大家應該走到教會裏,跟長老說。可是大家都“噓噓”地把這樣的事情隱藏了起來,這些聲音裝滿了大家的心,大家就形成不了信心了。自己正在走向墮落嗎?自己能感覺到嗎?感覺不到!他們一直誹謗著我們。

一位離開我們教會的牧會者的妻子去世了,他兒子哭著對我說:“牧師,請您到我母親的靈堂來一趟吧。”所以我去了他母親的靈堂,我進去後又出來了,有幾個人站在後面,抓著我的手問道:“牧師,你現在還讓我們相信牧師的話語嗎?”我笑了一下,出來了。我給他打了電話:“我不想在別人的葬禮上鬧事,所以沒有回答你。牧師傳講的是神的話語,你在講論不要相信牧師的講道嗎?你們的精神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人們真的不知道,都被撒但欺騙了。

各位,在神的國度,是通過話語作工的。所以得讀話語,分享經歷到的見證。“嘿,當時啊,我們都進到了紅海裏,埃及的軍兵也跟著進去了。當時,我們以為,我們都死定了。可是,最後,我們都上來了,摩西一舉手,海水就重新流了回去,把埃及軍兵都給淹死了。”“當時,真是大快人心啊,米利暗不是還出去唱歌了嗎。喂,有這樣的神在,亞衲子孫再多,又能怎麼樣?別擔心。”但他們被那些話欺騙了,所以沒能進入迦南地,六十萬人,四十年期間,都悲慘地在曠野倒斃了。只有約書亞和加勒兩個人進到了迦南地,佔據了那榮耀的位置。

在各位當中,也有毀掉信仰的言語,也有建立信心的話語。腐朽的人是話都聽,結果讓這寶貴的信心全部破滅了,陷入了困境。

看《聖經》,從《創世記》到《啟示錄》,記載了很多神的作工。神為什麼記錄了這些內容?是想告訴我們:“我要這樣為你作工,樸玉洙牧師啊,我要這樣為你作工。文泰啊、效正啊,我要這樣為你們作工,你們不要懼怕。全世界的信徒們啊,我要這樣為你們作工。”阿們?阿們!神要這樣作工,這是多麼驚人啊!坦率地說,這根本不是我的意志。我講道怎麼能讓十億人上來聽呢?我又沒給錢,怎麼能讓那麼多電視臺轉播我的講道呢?我相信這是神做的,所以我們讚美神!

今天早上起來,從世界各地都發來了消息,各國的牧師們連夜把這些消息翻譯完發了上來。可是,我早上能只讀這些消息嗎?我得讀《聖經》,也得準備話語,還得禱告,也要計畫今天該做的事情。我只讀了那麼一兩個,特別感謝神。總之,一句話,神在我們裏面作著工。所以我們得謙,所以我們得相信神。我們應該閉耳不聽那些讓我們不信神的話,大家理解嗎?

多麼驚人啊!各位,神在造我們的鼻子時,按照鼻孔朝下的方式造了,沒有造成鼻孔朝上,不然,下雨的時候,雨水會流進鼻子裏的。按照朝下的方式造了,如果朝上造了,該有多麼不便啊。稍微想一想創造我們的神,就能知道創造我們的神的智慧。

吃東西時,我們會分辨這有毒,這個是大補的,這個是飽腹的,這個是有益健康的,就像能分辨這些一樣,靈裏的東西也不能隨便什麼都接受。“喂,弟兄,這是誰說的?這是撒但的聲音!是讓我們不相信教會的聲音!我聽牧師的講道,才能憑信心生活,你讓我不相信牧師,你是想殺死我嗎?再不要對我說這樣的話!這是撒但的聲音!你這是想害死我啊!你是想讓我敗亡啊!”應該這樣做。不是嗎?應該這樣做。各位我們得保守我們的信心。如果聽了那些聲音,就會變得神志不清,哎,不喜歡教會,就會覺得自己了不起,認為教會錯了。

在地球上,只有以色列國有一個聖殿

不久前,一位比我還要年長的人來了我們教會,特別謙卑,一口一個牧師地叫著我。一天,他來找我,對我說:“牧師,我有一個忠告。”我嚇了一跳,說:“您請講。”他說:“不能在講臺上跳舞啊,怎麼能在神的聖殿裏跳舞呢?”我對他說:“弟兄,您不比我更瞭解《聖經》吧。這個不是聖殿,您知道嗎?這個不是聖殿。”

在地球上,只有以色列國有一個聖殿。在以色列,有很多做禮拜的地方,但這些地方叫什麼?叫會堂,不叫聖殿,不懂的人,會把禮拜堂叫作聖殿。這個是禮拜堂,只是一個普通的建築而已。雖然是做禮拜的地方,但這裏也可以變成酒吧。現在去歐洲,也有很多用禮拜堂改造成的酒吧。美國的法律規定,禮拜堂只能作為禮拜堂使用,但去歐洲看一看,進到大的禮拜堂裏,打開門,裏面也可能是酒吧,也可能是食堂。那麼,喝了酒就都會死嗎?這個是禮拜堂,不是聖殿。在以色列有很多禮拜堂,耶穌進了迦百農的會堂。對,那個是迦百農的會堂。叫會堂,做禮拜的場所,只有耶路撒冷有一個聖殿,聖殿只能建在那裏。這樣的禮拜堂可以建在任何地方,完全用不著爭戰。那個弟兄不知道這些,所以對我說了那些話。

我對弟兄說:“弟兄,這是禮拜堂,不是聖殿。”

他說:“既然是做禮拜的地方,就是聖殿。”

對,他不懂這些。他覺得,他比牧師知道得更多,這真的是大錯特錯了。

假如這裏是聖殿,大家進來的時候,就不能這樣進來了,必須得獻上贖罪祭才能進來。進聖殿時,必須獻上贖罪祭,帶著血才可以,不帶上血是進不去的。因為在那裏犯了罪,直接就會死掉,沒有血是不行的。如果那樣,我們都已經死了。這裏不是聖殿,亞倫的兩個兒子拿答和亞比戶在神面前獻上凡火,都死在會幕裏了。為什麼?因為他們在聖潔的地方獻上了凡火。這裏是禮拜堂,不是聖殿。不知道的人,才把禮拜堂說成是聖殿。在《聖經》裏分明已經記載了,耶穌進了迦百農的會堂,那裏不是聖殿。雖然現在以色列沒有聖殿,但我們不能把這裏叫做聖殿,那位弟兄不清楚這些。

我們聽到有人指責我們,說我們在聖潔的聖殿裏跳舞了。《聖經》裏說要擊鼓、跳舞讚美他,說要歌頌他的名,這有什麼不對啊?好!再怎麼跳狩獵舞蹈也沒問題。我們哪兒去聖殿跳舞了?根本不像話。這裏不是聖殿,是禮拜堂。大家理解嗎?

但問題是,才來教會一年的人,就認為自己比牧師懂得更多,因此判斷牧師。再怎麼說,我也比他更瞭解《聖經》不是嗎?聽話語的人,直接就認為牧師錯了,為此驕傲起來,認為自己了不起。那麼誰來引導他的信仰呢?

大衛長久以來一直跟神親近了,雖然大衛是王,可是跟別人不一樣。小時候,撒母耳是他靈裏的引導者,年輕時,有迦得做他的先知,年老後,有拿單做他的先知。大衛有撒母耳、迦得、拿單做先知,每當大衛做錯的時候,他們就責備他。大衛犯罪時,拿單責備了大衛,使大衛重新恢復了和神之間的關係。後來,大衛數點以色列百姓,迦得先知又來,讓大衛獻祭,止住了災殃。所以大衛一輩子都沒有跟從自己的決定生活,他跟隨了神僕人的話語,雖然大衛也是神的工人,但他跟隨了神的僕人先知,順從著神僕人的指示和命令生活著。所以雖然他也犯了罪,但就算犯了罪,他還是能過信心的生活。

掃羅沒有完全除滅亞瑪力人,犯了錯誤,掃羅應該在撒母耳面前謙卑地跪下來說:“神人啊,僕人真是愚昧,做了這樣的事情。請饒恕我吧。就為我獻祭吧。”他應該這樣做。可是掃羅卻急於辯解。所以,神離棄了掃羅。撒母耳為掃羅終夜哀求耶和華。可是去見掃羅,跟掃羅一說,掃羅對神完全不關心,只關心如何能在百姓面前抬舉自己。所以最終,他被廢棄了。撒母耳特別想抬舉掃羅,可是神說:“你別再為他禱告了。就算你為他這麼做了,但他根本不聽話不是嗎?”

現在也有很多像掃羅一樣的人。蒙神揀選得救了,可是有一天,進來了自以為是的想法,開始輕視教會,隨隨便便就說牧師錯了。如果覺得我錯了,直接來找我,說:“《聖經》上是這麼說的,你為什麼這麼做?”我會回答的。如果我真的錯了,我會認錯:“啊,弟兄,對不起。這個是我的錯,我真的錯了。”如果這樣做,就不成問題了。

重要的是,今天我們讀了這段《聖經》。神把以色列百姓從埃及拯救了出來,讓他們越過紅海,行過曠野,來到了迦南地。他們打發十二個探子去,讓他們去窺探窺探。他們去窺探回來了。說:“我們去窺探了你們讓我們去窺探的地,真的是流奶與蜜之地,這就是那地的果實。”那天晚上,他們應該大擺筵席。“呀,我們來到了迦南寶地了。只要進去就行了。那裏的果實這麼豐碩啊!葡萄這麼大啊!無花果也好,我們只要按照應許進去就行了,神會引導我們的。”

可是,他們心裏沒有神。他們心裏進來了害怕跟亞衲子孫打杖的心,撒但把這樣的心放到了他們心裏。“神啊,有亞衲子孫,我們該怎麼辦啊?”亞衲子孫能成什麼問題啊?有神在呢,不是嗎?可是他們卻想:“我們都會成為俘虜的。還是回埃及去吧。我們的兒子都會被抓走的。”荒謬的想法遮蔽了他們的心。

我在信心裏遇到過很多人。剛開辦宣教學校時,興起了福音的作工,很多人都承諾要為了耶穌付出一生。很多人都這麼說。有兩百多人都說要只為了主生活。這樣的人現在一個也看不到了,都走了自己的道路。真是令人心痛。以後,我們宣教會還會不斷有神的寶貴工人成長起來,大家不要驕傲,帶著謙卑的心生活吧。

各位,牧師是神的僕人,神不允許你們隨隨便便判斷神的僕人。不然,你們的信仰都會死掉。當大家困難時,痛苦時,走到牧師面前去聽話語,相信話語的人就活了。

金潤玉姊妹得癌症時,真的特別痛苦,吃不下飯去。我對姊妹說:“姊妹,治病時,雖然藥物也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免疫力。不吃飯,免疫系統是不可能活過來的。你得吃飯。就算沒胃口,也要吃。汽車只要加油就能跑,同樣,人只要吃飯就會有力氣。”姊妹原本地相信了這些話。她到處都擺滿了食物,看見食物就吃,嘴巴不閑著。她咬著牙吃著食物。一周後,她的身體重新好了起來。

我對同樣得了癌症的另一個人也說了:“你得吃飯。如果吃不下去,就把食物掰成小塊塞進嘴裏去,如果不能用津液浸濕吃下去,就直接咽下去也行。你得吃飯。飯比任何藥都更重要。”他說“好”。可是掛斷電話後,馬上給妻子打電話說:“牧師又胡說八道了。”為什麼這樣?因為這個人認為:“樸牧師得一得癌症試試!如果他自己得了癌症,還能這麼說話嗎?他知道我有多疼嗎?”帶著自己的想法,所以說胡說八道。這個人死了。

汽車不會嫌棄汽油的味道,只要接受就能跑

金潤玉姊妹因為胃痙攣真的特別痛苦了。她說:“牧師,胃痙攣快把我疼死了。”我問:“姊妹,現在也在犯胃痙攣嗎?”她說:“現在沒有。”我笑了。她問:“您笑什麼啊?”我說:“應該犯胃痙攣,可是不犯,說明好了,那你還擔心什麼啊?”她說:“啊,對啊!”直接相信了。後來,她沒再犯過胃痙攣。完全好了。這就是想法的差距。想法的差距。

親愛的各位,我們的信仰並不是輕慢、不值錢的。雖然不需要我們為此支付很多金錢,但我們得投入心思,得誠心對待,得知道信仰的寶貴。不要把信仰當作是無關緊要的,藐視信仰。神不會在這樣的人心裏作工的。各位,請高舉神吧,請高舉教會吧,請高舉僕人吧。如果僕人的話語活在各位裏面,就能讓大家戰勝試探,戰勝疾病。如果各位不相信僕人,從哪里得到力量呢?大家讀《聖經》嗎?禱告嗎?很好。可是,這些跟僕人不一樣。理解嗎?

現在我們教會開啟了新時代。我們正在改變著全世界的基督教。有很多人想接受我們教會的教導。我們把上次講的十一堂話語做成了書籍。趙賢主姊妹說我們做成電子書吧,所以我們做成了電子書。日後,我們會翻譯成各國的語言的。希望很多人讀了這本書後,都能夠建立起信心來。那麼,很多人都能藉著信心回歸。希望人們都能聽到我們的話語。

各位,讓我們從心裏扔掉驕傲的心,不要跟隨我的想法生活。在我看來,亞衲子孫好像會殺死我,在我看來,他們身量高大,我們好像打不過他們。可是:“神啊,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啊?”稍微想一想,就能想到:“呀,我們過紅海時,是神把我們從紅海裏拯救出來了。行走在沙漠裏時,神用雲柱、火柱引導了我們。我們口渴時,神從磐石裏為我們出水了。我們想吃餅時,神賜給了我們嗎哪。

我們想吃肉時,神賜給了我們鵪鶉。有這樣的神在,亞衲子孫算什麼?神解決不了嗎?能解決!不要怕!”如果這樣,他們都能活著,蒙受福分,進入迦南地。可是,都已經來到了迦南地,已經到了入口處了,卻都遭到了滅亡。是撒但欺騙了他們。約書亞和迦勒說:“他們是我們的食物!不要懼怕!蔭庇他們的神已經離開他們了!神與我們同在!我們肯定會贏的!”那些人想用石頭打死約書亞和迦勒。多麼無知的人啊。他們被撒但放進來的想法牽著,自己的心完全被魔鬼奪走了,所以才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使徒保羅跟教會在一起,跟話語在一起,跟耶穌在一起

現在,讓我們相信神吧。當遇到或大或小的試煉時,跟弟兄姊妹們說一說,看一看這是不是真的,確認一下,《聖經》是怎麼說的。現在,有很多人離開了教會。使徒保羅也說,起初,聽我傳講福音,跟我在一起的那些人都離開了我,一個也沒留下,都離我而去了。所有人都離開了耶穌,離棄了耶穌。是撒但這樣做的。

 

希望我們能夠永永遠遠跟教會在一起,跟話語在一起,跟耶穌在一起。我相信,這樣,神就能使用我們,在我們所做的一切事情上,都能充滿恩典與祝福。雖然看到了迦南福地,看到了流奶與蜜之地,看到了豐碩的果實,都看到了,撒但卻給了懼怕跟亞衲子孫打杖的心。我們的戰爭不是我們的戰爭。而是神的戰爭。當我遇到各種各樣的困難時,我一直相信神會幫助我的。如果各位是神的子女,神就會幫助各位。請不要懼怕!請不要擔心!請仰望神吧!我相信,神一定會祝福大家的。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