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主日禮拜》— 病人所在的地方

· 講道話語

《約翰福音》5章1~9節:

【這事以後,到了猶太人的一個節期,耶穌就上耶路撒冷去。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門有一個池子,希伯來話叫作畢士大,旁邊有五個廊子。裏面躺著瞎眼的、瘸腿的、血氣枯幹的許多病人(有古卷在此有“等候水動,因為有天使按時下池子攪動那水,水動之後,誰先下去,無論害什麼病就痊癒了”)。在那裏有一個人,病了三十八年。耶穌看見他躺著,知道他病了許久,就問他說:“你要痊癒嗎?”病人回答說:“先生,水動的時候,沒有人把我放在池子裏;我正去的時候,就有別人比我先下去。”耶穌對他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走吧!”那人立刻痊癒,就拿起褥子來走了。】

信仰不是我做,而是耶穌為我做

讀《聖經》時,最感謝的是什麼呢?神竟然跟我們這樣的人對話,竟然跟我們彼此交流、分享心,想到這些,不知道有多感謝。

曾經有很多年,我並不明白真正的信仰,我以為我得熱心地做事情、真實地生活、我得禱告,我認為做到這些,才是信仰。

信仰不是我做,而是耶穌為我做。因為不知道這一點,一直以為我得做些什麼。但越讀《聖經》越能明白,我什麼也不能為神做,神為我做的事情,卻是那麼大。依靠我的努力、勞苦生活,與神施恩給我的生活,真的是天地之差。

我現在在錄製要在美國CTN電視臺播放的話語。每當我要講話時,都能看到什麼呢?我做的和神做的,這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約翰福音》5章裏,有兩類人。一類是期待天使下來攪動池水的人。因為聽說第一個跳下去的人,不管患有什麼樣的疾病,都能痊癒。在顯明耶穌的這本《聖經》裏,記錄了兩類人。在期待天使下來攪動池水的人當中,有能跳下去的人,也有跳不進去的人。很多很多的病人,都覺得自己能跳下去,都站在能跳下去的位置上。三十八年病人的身體完全動不了,就算看到天使下來攪動池水了,因為身體完全動彈不得,也沒有任何意義。

很多人都認為,有天使下來攪動池水,這是神為了讓病人得醫治,派天使下來攪動池水的。在奧運會上,人們會把金牌頒給第一個取得勝利的人。沒有人會把金牌頒給倒數第一名。在社會上,人們錄取職工,也會錄取最優秀的,不會錄取倒數第一名。這就是人的世界和神的想法的不同。

耶穌想要醫治畢士大池邊的眾多病人。在耶穌看來,適宜得醫治的人,只有一個。因為,所有人都背對著耶穌。那些人都認為,有天使下來攪動池水,這個天使是神的天使。但我說,這個天使不是神的天使。為什麼說,這個天使不是神的天使呢?神在賜給我們福份、醫治我們的疾病、拯救我們時,從來沒有把這些賜給有能力的人,也從來沒有幫助過有能力的人。

神是憑藉恩典賜給我們一切的。我們不是憑藉辛苦、努力得福的。但令人痛心的是,如今有很多基督教會,都認為只有熱心的人,才能蒙到福分;認為努力的人,才能蒙到福分;認為努力工作的人,才能蒙到福分。但是看《聖經》,神沒有通過這樣的人作過工。我們翻遍整本《聖經》,都是這樣記載的。

捨棄我的生命才能去拯救這個人

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遇到了強盜。強盜剝去他的衣裳,把他打個半死,就丟下他走了。這裏說,來了一個良善的撒瑪利亞人。在撒瑪利亞人來之前,有祭司長和利未人都路過了這裏。這位撒瑪利亞人指的就是耶穌。這裏仔細地講述了耶穌拯救被強盜打個半死的人的故事。拯救的過程分為好幾個階段。

首先,遇到強盜的人遇到強盜後,快要死了。他被強盜打倒後,一整天躺在那裏,等待著死亡。祭司長路過這裏時一看,“呀,這個人是遇到強盜了。有遇到強盜的人,說明這附近有強盜。如果我遇到強盜,也會變成他這樣啊。”他頭也不回地飛速逃跑了。利未人也是這樣。第三位來到的是,被人們藐視的撒瑪利亞人。撒瑪利亞人看到這個人後,動了慈心。再過一會兒,太陽就落山了,這一帶有很多狼群。這個人不可能戰勝狼群,所以必死無疑。狼群肯定會撲上來、撕裂他的身體、吞吃他的內臟。

太陽就要落山了,撒瑪利亞人沒法把這個人扔在那裏獨自一個人走開。簡單的說,能夠幫助遇到強盜的人的人是什麼樣的人呢?這個人為了遇到強盜的人,必須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才能拯救被強盜打個半死的人。耶穌說:【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約10:11)這裏的撒瑪利亞人指的就是耶穌。當這個撒瑪利亞人拯救被強盜打個半死的人時,他必須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才能去拯救他。“這個人倒在這裏了,說明這附近有強盜啊,如果我在這裏逗留,也會遇到強盜,變成他這樣的。”只有帶著捨棄我的生命也得拯救這個人的心的人,才能去拯救這個人。

各位,誰能為了我,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呢?我覺得沒有一個人能這樣做。只有耶穌一位,為了我捨棄了自己的生命。耶穌是能夠為了我捨棄自己生命的人。他能為了骯髒的我去死,能為了我被釘十字架,能為了我頭戴荊棘冠。耶穌並不是輕而易舉地被釘十字架死去赦免了我們的罪的,他是忍受了很多的痛苦、疼痛,代替了我們的悲傷。

看這段話語,良善的撒瑪利亞人看到被強盜打個半死的人後,可憐了他。撒瑪利亞人動了慈心、走上前去、倒了油、倒了酒、包裹好了、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帶到店裏去、讓店主照應他、過了兩天,拿出兩錢銀子來交給店主,說:‘你且照應他,此外所費用的,我回來必還你。’

這些話語寫得太好了。在這十件事情當中,沒有一件是遇到強盜的人做的。動了慈心,也不是遇到強盜的人做的,而是撒瑪利亞人做的;走上前去,也是撒瑪利亞人做的;之後,倒油、倒酒、包裹、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把他帶到店裏去、讓店主照應他,所有這一切事情,都不是遇到強盜的人做的,都是撒瑪利亞人做的。

神絕對不是因為各位做得好賜給各位福分的。絕對不是因為各位熱心賜給各位福分的。神賜給我們的一切,都是免費的。太陽是神免費賜給我們的,大山也是神免費賜給我們的,雨水也是神免費賜給我們的,大地也是神免費賜給我們的,花朵也是神免費賜給我們的,所有一切,都是神免費賜給我們的。

在這裏最重要的是什麼呢?畢士大池邊有很多人。這些人分為兩類。一類人是能夠按照天使的話跳到池子裏面去的人,還有一類人是什麼也做不了的人。在這裏,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呢?人們總想在神面前做好什麼罪得赦免。為了罪得赦免,我們能做的一無所有。因為,神賜給了我們很多恩典。

今年的大傳道聚會,成為我這輩子都忘不了

這次我們以網路直播的形式舉辦了大傳道聚會。我這輩子我都忘不了這件事。我們舉辦了復活節活動,有兩百萬人上網參加了我們的活動,聽了話語。這個數字,我真的相信不起來,覺得,怎麼可能會有兩百萬人呢?可是翻譯西班牙語的姊妹來對我說,她在翻譯話語的時候,西班牙語圈裏,有四千人發上來了得救見證。有四千人發表上傳了自己得救了,特別感謝的文章。

大家得救時,也寫了感謝的得救見證發表了嗎?沒幾個這樣做的人。那麼我們想一想,有多少人得救,才會有四千個人上傳得救見證呢?就算有一萬個人得救,也不可能會有四千人上傳得救見證。可能得有十萬個人得救,才會有四千個人上傳得救見證。我們用五種語言翻譯了那次的聚會。韓語、中國語、英語、法語、西班牙語。西班牙語圈就有四千人發表了得救見證,韓國語圈又會有多少人呢?英語、法語、中國語的聽眾當中,又會有多少人得到了變化呢?我們沒辦法計算這些數字。

復活節活動結束後,我們向全世界的宣教士下達了指令:下次的聚會,我們通過電視臺進行直播吧。每次講九十分鐘話語,我要講十一次。其他人在電臺講話語,一般只講十分鐘、二十分鐘。在電視臺講三十分鐘話語,已經顯得特別漫長了。在極東電臺講話語時,我負責講三十分鐘,那個欄目的名字是“好消息”。真是特別蒙恩典的時間。我真的數算不過來。

我們全世界的宣教士都去找了電視臺,對電視臺說:“我們樸玉洙牧師要做這樣的節目,你們幫著轉播一下吧。”各位,有哪個電視臺能打亂自己的節目順序,在自己計畫好的節目中連續插播十一次時長為九十分鐘的話語啊?我無論如何也相信不起來。在聚會開始的第一天,說是有一億三千萬人收看了我們的節目。我說:“怎麼可能呢?你們也太誇張了吧。”

可是之後,人數上漲到了二億、三億、四億、五億,轉播的電視臺也不斷增多,聚會結束時,一起收看我們聚會的觀眾人數已經上漲到了十億。感謝的是什麼呢?因為新冠病毒,人們都不能出門,平時晚上電視臺會播放足球比賽、棒球比賽,但疫情期間,這些活動徹底沒辦法播放了。所以疫情期間,電臺的收視率反而上漲了特別多。現在我也很難相信這一點。

這次我接受了巴西電視臺三十分鐘的採訪。巴西電視臺讓我們在十一個話語當中挑選五個,為我們轉播。接受巴西電視臺三十分鐘的採訪,真的特別好,我經常會接受電視臺的採訪,他們也特別高興。主持人說,他們領導吩咐他了,讓他轉告我,去巴西的時候,一定要到電視臺去一趟。他們說,他們收到了五千多條跟帖。

我又回想了一下我的過去,以前我過著特別黑暗的生活。我認為,我絕對不可能成為牧師。我姐姐也對我說:“玉洙啊,我就別夢想著能當牧師了。”小時候,我的舌頭有點短,每次讀課文時,同學們都會嘲笑我。結婚後,妻子也總是用“山西山年”笑話我,因為我的舌頭短,總是把“三十三年”說成是“山西山年”。為了傳福音,我使勁地糾正了我的發音,反復練習過很多次。大聲喊著練習說:“神說~”甭管怎麼說,現在終於到了能讓別人聽懂的程度了。以前我說話,別人都聽不太懂。特別感謝。

現在耶穌來了,在眾多的病人中,耶穌只尋找了三十八年病人。因為當天使攪動水的時候,其他人都可以跳進去,但三十八年病人什麼也做不了。因為是天使在攪動水,所以人們都誤認為那個天使是神的天使,它不是神的天使。如果它是神的天使,絕對不會醫治第一個跳進去的人。那是根據人的能力賜福的。奧運會上是這樣做的,世上其他地方也是這樣做的。但神從來沒說過,要賜福給第一名。神去找了什麼也做不了的三十八年病人。

我們的信仰生活也是這樣。如果明白《約翰福音》五章的話語,就能知道,我以為我得努力做、第一個跳進池子裏、用最快的速度跳進去,就能病得醫治,但神從來沒有這麼說。那個天使不是神的天使,它是墮落的天使。因為它知道耶穌要到畢士大池邊來,所以為了讓人們注意不到耶穌,把人們的視線全都聚焦到了池子裏,讓所有人都背對著耶穌。

如果天使沒有這樣做,那裏的人就不會只注目池子。三十八年病人躺在離池子稍微遠一點的地方。人們都知道他躺在那裏,如果人們不是只關注池子,當三十八年病人起來行走時就會問:“哎,你怎麼能走了?”“耶穌醫好了我。”“真的嗎?耶穌啊,請您也醫治我吧!”人們就會這樣做。

天使的存在就是讓人們只關注池子,背對耶穌。三十八年病人病得醫治後,特別開心喜樂,拿著褥子正走著,人們卻說:“你怎麼在安息日行走呢?耶穌不遵守安息日,他不是神的人,是罪人!”撒但一直用這種方法牽引我們的心。

恩典就是無需代價的給予

如果我們做好了就蒙福、做了善事就罪得赦免、忠誠了就蒙恩典,那麼這個就不是恩典,而是代價,恩典是不需要支付任何代價賜給我們的。所以神把我們都圈在罪裏面,被圈在罪裏面,我們沒有辦法從中脫離,只能來到耶穌的恩典面前蒙受祝福。

很多教會都教導人們說,只要努力去做、效忠、為神的事情多多辛苦,就能得救。但得救是憑恩典得到的,通過人的努力絕對不可能得救。

真的感謝的是,不管是讀《約翰福音》五章、約翰福音八章中行淫中被拿的婦人的故事,還是讀《約翰福音》九章中的生來瞎眼的人的故事,都能發現,沒有一件事情是我做的,都是耶穌做的。

《約翰福音》九章中的生來瞎眼的人的故事也特別有意思。耶穌過去的時候,看見一個人生來是瞎眼的。可惜這個盲人看不到耶穌,自己什麼也做不了。耶穌看見了這個瞎眼的人。門徒們議論紛紛:“這個人是因為誰的罪瞎了眼呢?”“應該是因為他自己的罪。”“不是吧?他還在肚子裏,能犯什麼罪啊?是因為他父母的罪吧?”“不對,父母犯了罪,應該父母瞎眼才對,怎麼會是兒子瞎眼了呢?”所以他們來問耶穌:“拉比,這人生來是瞎眼的,是誰犯了罪?是這人呢?是他父母呢?”耶穌是怎麼回答的?“也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

每當聽到這樣的話語,我都能想到,其他的我什麼都做不好,卻是最適合讓神在我身上作工的人。我犯了很多罪、也行不了善、也不能給神奉獻什麼物質,什麼也不能為神做,可神卻在這樣的人身上作工。我見過很多比我出色的人,比我聰明、了不起、真實、善良,可是神卻不想使用這樣的人,而是施恩給了一無所有、醜陋、骯髒、可惡的人。施恩給了不被任何人關心的人。日子一天天過去,我心裏不知有多感謝。這麼聚會結束後,我心裏也特別感謝,神的恩典實在是太驚奇了,特別感謝神所做的工作。

通過贖罪祭來罪得赦免

這次接受電視臺採訪時,主持人提問了《約翰一書》一章中有關義人的問題。《約翰一書》一章9節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

仔細讀這句話語,這裏說的好像是,我們若認自己的罪,主就會赦免我們的罪、醫治我們的意思。事實確實如此。但是,如果更深入的讀一讀《聖經》,就不一樣了,怎麼不一樣了?仔細讀《利未記》四章27~31節,這裏講了獻贖罪祭的話語。贖罪祭就是獻祭之後,罪得到赦免,說明的是主耶穌基督為了我們的罪死去赦免我們罪的過程。

【民中若有人行了耶和華所吩咐不可行的什麼事,誤犯了罪,所犯的罪自己知道了。】在這裏,《聖經》在講述什麼呢?我們罪得赦免是有過程的,並不是所有人都能罪得赦免。首先得犯罪,其次,得知道自己犯了罪,才能罪得赦免。沒有犯罪的人,獻不了贖罪祭。犯了罪,卻不知道自己犯了罪的人,也獻不了贖罪祭。只有犯了罪,並且知道自己犯了罪的人,通過贖罪祭才能罪得赦免。他們要牽一只沒有殘疾的母山羊來,按手在羊頭上,把殺宰了,把羊血抹在燔祭壇的角上,通過這樣的過程罪得赦免。

想要罪得赦免的人,得犯了罪,還得知道自己犯了罪,這樣的人才能通過贖罪祭罪得赦免。“我們若認自己的罪”,這樣的人是認識到自己犯了罪的人。因為罪是耶穌白白地為我們赦免的,所以能夠罪得赦免。如果我們認識到我犯了罪了,也告白了自己所犯的罪,耶穌卻沒有流血,我們也絕對不能罪得赦免。

罪得赦免的根本是:耶穌在十字架上流的血,不是認罪。認罪只是罪得赦免的一個過程,因為耶穌已經流血死去了,只要為了罪得赦免,認識到我是一個罪人,認罪,就能蒙到罪得赦免的恩典。

如今有很多人在認罪,認一次、兩次,我也認過無數次我的罪,可那時,我卻沒有罪得赦免。認罪、認罪、認罪、再認罪。《約翰一書》一章7節說什麼了呢?【我們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他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同樣都是《約翰一書》在離七節很近的九節也說,因為我們認了自己的罪,便罪得赦免了,耶穌的血洗淨了我們所有的罪。因為耶穌為了我們的罪,在十字架上流血死去了,所以只要我們認識到我們犯了罪,承認我們是罪人,因為耶穌已經流了寶血,就能藉著耶穌的寶血罪得赦免。我再怎麼認罪,如果不相信耶穌的血已經赦免了我的罪,這個人就不是罪得赦免。

這次電視臺提問我的時候,我就這樣回答了。在這裏重要的是什麼呢?我們人的觀念就是,我得做些什麼才能罪得赦免,我們心靈流淌的方向,就是這個方向。但《聖經》裏說的是,不是我們做什麼,而是靠恩典成就的。恩典不需要支付代價,也不需要加入我們的努力。如果我們做什麼後罪得赦免,就加進了我們的努力,這就不是恩典了。我不是說《約翰一書》一章9節錯了,而是我們犯了罪,並且認識到我是罪人後,不是停滯在這裏,當我們相信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流淌的寶血赦免了我的罪的事實時,罪得赦免就成就在我心裏了。

依靠耶穌流的寶血可以罪得赦免了

那麼《約翰一書》一章9節為什麼這麼說呢?明白自己是罪人,並且認自己罪的人,已經知道自己是罪人了,已經能夠蒙受耶穌流淌的寶血的能力罪得赦免了。就算明白自己是罪人,並且認了自己的罪,如果不相信耶穌的血,不相信耶穌的血赦免了我的罪,就絕對不可能罪得赦免。

重新說一下,如果只講這一部分,只有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流淌的寶血能夠解決罪,靠著我的任何行為和努力都解決不了罪。我認識到自己是罪人,承認自己的罪,這都是行為,行為絕對不可能洗淨罪的。

【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弗2:8~9)行為絕對成就不了救恩。我行善、做正直的事情、幫助鄰舍,絕對不是這些。

總結來說的話,《約翰一書》一章9節說的是:犯了罪,認識到自己犯了罪,並且承認自己的罪之後,要相信耶穌基督流淌的寶血已經洗淨了我們的罪的事實才行。知罪、認罪,等於是已經承認了自己是罪人,這樣,就具備了能夠依靠耶穌的寶血罪得赦免的所有條件,實際上神已經用耶穌基督的寶血赦免了這個人所有的罪,但如果不相信這一點,就與救恩沒有任何關係了。

我們相信耶穌基督的寶血才能罪得赦免,任何行為都替代不了。但現在很多人都錯誤地認為,我只要承認、告白、乞求饒恕我的罪,就罪得赦免了。大家想一想吧,我犯罪了,也認識到我犯罪了,也承認了我的罪,但耶穌卻沒有被釘在十字架上死去,我的罪能洗淨嗎?不是這樣的。

我並不是說《約翰一書》一章9節錯了。只是這麼說是不行的。必須以耶穌基督為了我們的罪被釘十字架上流血為前提,我犯了罪,認我的罪,當在相信這血已經洗淨了我的罪的前提條件下,才需要《約翰一書》一章9節的話語。

雖然同樣是話語,但《約翰一書》一章7節和9節又不一樣。《約翰一書》一章7節說:【我們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他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這裏講的是弟兄姊妹之間的交流。當我犯錯時,我對弟兄說:“弟兄,對不起,我對你撒謊了,我偷了你的東西。”弟兄說:“啊?是嗎?沒關係,耶穌已經赦免了你的一切罪了。我能理解你……”指的是這樣的交流。

我們讀聖經不能只讀一面

我們不能只讀《聖經》的一面。神奇的是,六十六卷《聖經》沒有一處前後不搭的地方。有些地方看起來好像是前後不搭,那是因為不了解《聖經》,正確地瞭解《聖經》就能明白不是這些。

《約翰福音》五章講的是,三十八年病人應該做什麼呢?他並不是什麼也沒做就病得醫治的,他相信了耶穌的話。耶穌對他說了:“起來,拿起你的褥子走吧!”三十八年病人心裏知道自己走不了。“先生,我也試著走過,但我走不了。我病了太長時間了。我的父親為了治好我的病,背著我去看過很多醫生,但都治不好。我的病好不了了。我走不了路,所以才躺在這裏,不是嗎?”這就是三十八年病人的想法。

耶穌對他說:“起來,拿起你的褥子走吧!”

“我走不了路啊,這不像話啊。我怎麼能走路呢?主為什麼對我這麼說呢?我試著走過,但都摔倒了,不行啊。”

三十八年病人聽到了耶穌的聲音,發生了什麼事情呢?“我走不了啊”的想法充斥在他心裏。耶穌對他說“起來走”,如果他知道自己的想法是惡的,就會想:“啊,我的想法是錯誤的,耶穌讓我走,我走就行了。”他選擇了耶穌的話語。要想選擇耶穌的話,必須扔掉自己的想法。如果這個病人認為自己的想法對呢?

男女的想法在本質上不同

一般夫妻之間吵架,自古以來就不是男和男結為夫妻,女和女結為夫妻,而是男人和女人一起生活。男人和女人本來從想法上就不一樣。原本女人想的就是具體的事情的一個面,男人想的卻非常寬泛。男人的想法和女人的想法原本就不在一個層面上。

男人想的是寬泛的整體,女人善於思考細節。用細節的想法去想寬泛的想法,天天碰撞,根本對不上號,所以夫妻之間才會吵架。如果稍微理解一下,想到:“啊,我的丈夫是大男人,他想的範圍跟我就不一樣。”說得簡單點,女人相信耶穌時,會不假思索的直接相信,但給男人講了半天罪得赦免的話語,大部分男人,雖然聽了話語,卻會想:“如果我相信了耶穌,會怎麼樣呢?

我們老闆是信天主教的,如果我相信了耶穌,會不會影響我升職啊?叔叔是信佛的,我上大學的學費,都是叔叔幫我交的,如果我相信了耶穌,叔叔會不會不高興啊?”給男人講了半天《聖經》,可他們總想其他事情。而女人卻會直接相信。這就是為什麼教會裏女人多,監獄裏男人多的原因。我的意思不是說女人都是對的。在這樣的氛圍裏肯定會吵架的。

如果女人想:“啊,我丈夫想的比我全啊,他想的那麼全面,我卻跟他說這些細節,他肯定接受不了啊。”相反,男人也是這樣。如果男人稍微理解一下:“女人本來就心細,她心那麼細,當然會這麼想了。”可是女人卻覺得:“我丈夫真是幹啥啥不行。”

事情經常會發展到這個地步。如果心稍微放寬些,面對同樣的人、同樣的事情,生活在這狹窄的世界中,跟男人一起生活,如果帶著寬廣的心生活,就什麼都不成問題了。所以男人能跟女人一起結婚生活。在這樣的方面,女人最需要的就是男人,同樣,男人最需要的就是女人。在這樣的方面,只要稍微想一想就能理解了。

主想的又是什麼呢?在我們看來不管有多善,在主看來都是一文不值的。大家理解嗎?所以耶穌才要成就完全的義、完全的救恩。所以越添加我們的想法,越過不了信仰。要想過真正的信仰,最基本的是:得扔掉我認為對的想法。

跟丈夫一起生活,當女人認為這件事情我確實對時,就不想輸給丈夫,所以就會吵架。因此,必須扔掉正確,丈夫和妻子才能和睦。

我們走到神面前時,也要扔掉我認為的了不起、聰明、正確,必須得認識到我是邪惡、骯髒的,不摻雜我的心,才能接受福音。因為神的方法和我的心是不相符的,所以不能拿著我的心直接接受,必須殺死我的心,才能接受神的方法。如果各位一直帶著自己正確的想法,就算得救了,與耶穌同在,那時不再是丈夫和妻子吵架了,而是一輩子會跟耶穌吵架。

“耶穌,你為什麼這麼做?我都相信了,為什麼不應答我的禱告?你能賜給別人孩子,為什麼不賜給我?”會一輩子不平不滿地生活的。

為什麼會這樣?我們已經被撒但牽向了邪路。善良的人也這樣、了不起的人也這樣,正直的人也這樣。不管我們在這個社會上是怎麼生活的,若想與耶穌靠近,若想與耶穌同心,我們就得完全藐視從魔鬼那裏一直接受過來的經驗、知識,將這些都扔掉,接受從耶穌那裏來的全新的世界。做什麼事情的時候,先想一想:“這是我的想法,還是耶穌的想法?哎呀,這是我的想法啊。”“我沒想過這些啊,可是我為什麼這麼做了呢?”

我們的宣教士在全世界做著工

我最初開辦宣教學校時,神不斷跟我說,讓我開辦宣教學校,每次禱告時,神都給我這樣的心。但我覺得辦宣教學校太難了,所以不想辦。我一直跟神說,我做不了。神靜默了一段時間。我以為神忘了這件事。過了一段時間,神又讓我開辦宣教學校。那時我想了想:“我該怎麼辦呢?”

我的岳母有一個哥哥,他是第一個創辦大韓聖經公會的人,名字叫尹永斌,他是大韓聖書公會的創始人。最早的韓語《聖經》都是由尹永斌翻譯的。他到英國去拜見了英國女王,他是東亞人中,第一個被英國女王親吻臉頰的人。他住在首爾。當時,我去找了他。

“您好!”

“好、好,快來,快坐下!”

我給他講了我想開辦宣教學校的事情。我覺得他可能會為我提供什麼幫助。他對我說:“哇!太令我震驚了,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呢?太棒了!我真想辦這個宣教學校啊!”我以為他會跟我一塊辦宣教學校呢。他接著又說:“如果我再年輕十歲,我真想辦十年宣教學校。但現在我年紀太大了,你好好辦吧!”

他給了我一大箱書。全部都是原著,根本讀不懂。但他還是給我提供了一些幫助。

後來,我又有了想開辦宣教學校的心。當時,我們教會有差不多三十名聖徒。我跟他們說了,我要辦宣教學校。他們問:“什麼是宣教學校啊?”

我回答說:“就是召集學生們,教他們學習《聖經》。”

他們問:“在哪里睡覺啊?”

我說:“在禮拜堂裏睡覺。”

他們又問:“在哪里吃飯?”

我說:“在禮拜堂裏吃。”

又問:“在哪兒學習?”

我說:“在禮拜堂裏學習。”

又問:“吃什麼?”

我說:“吃飯。”

他們又問:“牧師你自己都吃不上飯,還在挨餓呢。”

我們就這樣開始了宣教學校。我們的宣教士在全世界做著工。現在我們宣教會是全世界最出色的宣教會。韓國有很多因為往外派遣宣教士失敗,最終關門的教會。但我們宣教會幾乎都成功了。

讓各位去KBS或NBC,對他們說,請為我們轉播樸玉洙牧師的話語吧!會怎麼樣呢?他們會說:“我為什麼要給你轉播啊?你沒搞錯吧?樸玉洙牧師是誰啊?”但是我們的上百名宣教士去找了幾乎所有的電視臺。我真的很難相信,現在有248個電視臺在轉播我們的講道,直接轉播我們的聚會。整個世界都為之震驚。

各位可能會說:“唉,根本不像話,哎呀牧師,太難了。”

假如給金牧師打電話:“喂,金牧師,過得好嗎?”

“嗯,牧師,還行。”

“去電視臺問問吧。”

“哎呀,牧師,根本不可能,誒,不可能。”

“去問問看吧。”

“哎呀,牧師,不可能。”

會這麼結束的。

但有神在我們當中作著工。想到這些,我就熱淚盈眶。“神啊,我們算什麼?您還這麼愛著我們?”

更可貴的是,看到有電視臺轉播了我們的節目,很多電視臺跟著開始一起轉播。更驚人的是,有些電視臺轉播了幾期節目後,中斷了,結果觀眾們不幹了,開始抗議:“繼續轉播!”電視臺只好繼續轉播我們的節目。全世界,還從來沒有因為轉播節目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神啊,我們算什麼,你竟然在我們中間作工。我講的道算什麼,您竟看為寶貴呢?神啊,我不是這樣的人。我真的是卑鄙、骯髒、可惡的人!我的性格也不好,真的是偏執、扭曲的人!您竟然如此作工。”我真的很感動,哭過很多次,真的特別感謝。我對弟兄們說:“我太高興了!”我把牧會者們叫到一起,說:“你們有什麼要求,儘管說,我都滿足你們!”沒有人提任何要求,當然,我也沒能力滿足他們,不過我們度過了特別開心的時間。

弟兄姊妹們真的都成了我們宣教會的聖徒,你們知道我想做什麼嗎?我想讓他們能直接聽到我們的廣播。當然也會在CTI上播放,將來,我想讓全世界都能聽到好消息宣教會的廣播。我想用世界各國語言轉播,讓所有人都能聽到,都能得救!當然會花一些錢,但是,若全世界都能得救,花點錢也值!這不是我的事情,而是神的事情,我相信神會幫助的!我沒想過要長生不老,當然,也沒想過現在就死。我真的看到了神的作工。神做了讓那麼多人得救,使他們從罪中得到釋放的工作。

各位我們是需要耶穌的人

畢士大池邊有了不起的人、聰明的人、正直的人、單純的人、乾淨的很多人,但他們都面向著畢士大池!耶穌只來尋找了躺在離池子很遠的那個人。為什麼?因為那些人都有能誇口的條件,他們都是能跳進池子裏去的人,都是能治好病的人。但這個人是什麼也做不了的人,是沒有耶穌就走不了的人,是需要耶穌的人!

親愛的各位,你們是需要耶穌的人嗎?是沒有耶穌什麼也做不了的人嗎?我是這樣的人。沒有耶穌,就什麼也做不了。所以,就像耶穌走向了三十八年病人一樣,耶穌也向我施下了恩典,賜給了我如此榮耀的事情。

我真的沒什麼可誇口的,我真的過了可惡、骯髒、虛謊、偷盜、黑暗的生活。耶穌用他的愛建立著我們,讓我們去做使全世界都能得救的事情。最後,我想再說一句,這件事情是神的事情,讓我們一起參與進來吧。大家為了福音把自己全部獻上吧,獻上我們的生命,一起參與吧。這是無比可貴的職分。我相信大家一定會蒙到祝福的,感謝大家!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