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百合花的信仰

· 講道話語

罗马书4章1节

【如此说来,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凭着肉体得了什么?倘若亚伯拉罕是因行为称义就有可夸的,只是在神面前并无可夸,经上说什么?说亚伯拉罕因着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

读到了第3节。我们都参加了第一期修养会。只要有空,就进行个人信仰交谈。每次听到这样那样的问题的时候,特别感谢的是我们心里有耶稣活着,还有耶稣又赐给了我们圣经话语,不知道多么感谢。因为不管是什么问题,怎样的困难,在神所赐给我们的这话语里面都能够得到解决。特别的感谢神已经施给了我们恩典。本来心里充满自己的想法、环境和撒但所放进来的黑暗,话语进去后黑暗开始退去,重担脱下,充满喜乐、感谢。看到这,我的心也同样喜乐感谢。刚才做见证的那位弟兄,和他信仰交流了。不是我讲话讲得多好,我一步一步讲话语的时候,看到他打开心门听话语的样子,不知道多么可贵,多么蒙福!

第一天,讲了神为什么不听我们的祷告?为什么在我们生活当中不作工?以这样的主题开始,第二天传了福音,又参加福音班听福音,第三天,讲了关于教会。我问,各位当中有疑问的吗?有一位说,牧师,您是怎样成为传福音的人?怎样拥有了想当牧师的心?他问的正是装在我心里面的,我就开始讲述我怎样成为福音传道者的?我开始思考。我小的时候我的家庭是儒教家庭,又是农村的。小小年纪看自己家,也能知道我们家没有福气。因为人们说信耶稣能蒙福,所以我从幼儿园开始跟着姑姑去了教会。小学、初中、到了高中。初中的时候开始能发现我的心里有罪的欲望。但教会又说不能犯罪,我去的教会非常律法主义,在长老教会当中,也属于严守律法的那种。刚开始,在主日学的时候,有乐趣学赞美,还能得到奖励,一些文具之类的,所以我去了。

但是,到了初中、高中,我心里的罪的欲望渐渐地变大。但教会却说要遵守律法。所以把星期天叫作什么?主日圣恕。就是要圣洁地去遵守主日,几乎就是遵守安息日一样,不能烧柴火,甚至还不让学习,不能洗衣服,什么都不让做。一个农村的教会的传道师,牧师6个月来巡回一次。所以传道师打开圣经说:哪怕是用嘴唇也不能犯罪。那时候我才明白原来人的嘴唇还能犯罪,从此,我开始关注了我的嘴唇,那时候才发现人的嘴唇不知道能犯多么多的罪,犯得最多的罪是什么?就是骂人,然后是撒谎。撒谎也分完全的撒谎,还有稍微的撒谎。我是去教会的,所以我不会撒特别严重的谎,会说一些轻小的谎。就这样,我的罪开始变得越来越多,所以在主面前常常说主我是罪人,我是软弱的。最后我实在难,我去找了传道师,没有人让我去找,而是我自发地找传道师了。我真想了解信仰、圣经、真理。传道师,我的信仰太难、太累了。我过的信仰实在是累人。那时候,我就像是小鸟想模仿大鸟。跟他信仰交流的时候,我不是得到希望,而是更绝望。传道师说,因为你处在青春期,你应该更努力,更坚定信心,如果你很好的越过这个坎的话,就能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

虽然撑不上尽力了,但我已经很努力了。实在做不到,申请了信仰交流。但是传道士又跟我这么说,还想让我努力多少?我的心变得更难了!现在我只是一个学生,罪已经这么多,信仰如此沉重,如果我高中毕业,上大学,或者步入社会,有更多的机会让我去喝酒,犯罪。我真没有信心越过这些。回到家里,和父亲给祖宗祭拜的事情上总是碰撞,每次祭拜的时候,和父亲争吵。我到底这样生活到什么时候呢?在教会里,我是怎样学习的呢?有预定论。说只要是被神拣选的人,无论做什么,无论在哪里,总会回来的。但没有被神拣选的人,无论怎样祷告,奉献,侍奉,来教会也没有用。我不知道是我学错了还是怎么回事?我听了这样的话,很混沌,我到底是被拣选的人,还是没有被拣选的人?

我又去问传道士:“传道士,我是被拣选的人,还是没有被拣选的人?”

“你当然是被拣选的人了,你不是来参加主日礼拜吗?你在主日教会里又侍奉不是吗?还有,你愿意侍奉主。你若不是被拣选的百姓,还能谁是被拣选的百姓?”

我听到的和他说的不一样,明明说若不被拣选,去教会也没用。我看我自己总是有想法,觉得我不是被拣选的百姓。我经朋友介绍,第一次去参加了天主教的聚会。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长老教会以外,还去别的教会,我认为那就是犯罪。但是我走投无路,真过不了信仰生活,觉得我不是被拣选的百姓。就跟着朋友去天主教聚会,站起来又坐下。神父说:在天国里,神的荣耀,在地上是他所喜悦的。结束之后,出来的时候看到了什么呢?在墙园旁边,刚才那位神父在抽烟,我吓一大跳。

我叫了朋友:“神父怎么抽烟啊?”

朋友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他还会喝酒呢。”

我问他:“你们天主教,喝酒抽烟都很自由吗?”

他说:“对,圣经里面有说不让抽烟,不让喝酒的话语吗?”

“那祭拜呢?给祖宗祭拜呢?”

“想弄就弄,不想弄就不弄,自由的。”

我想:看来,我是不是应该信天主教?那时,有一个朋友重新把我引领到教会里。在教会里,我发现我知道和牧师翻开圣经跟我讲的话语不一样,有很多地方是矛盾的。我进行了几次心灵信仰交流,神赐给我的恩典是什么呢?在信仰交流过程当中,我一直在说着什么呢?牧师,我在教会里做了什么,还有我们教会的传道士是这样的。给我交通的牧师却说:好,你说是那样,但圣经是怎么说的?圣经话语是这么说的。最后,我能用的开场白用完了,最后只能说:牧师我想,只能这样开始了。那一天,我感觉神怜悯了我,我的信仰生活实在是难,但即使是那样,也想拿出来我所知道的,我的经验,我的想法,放不下这些。因为我总是说这些。每到那样的时候,牧师给我翻开圣经,开始给我讲圣经里的话语。我能发现什么呢?原来我所过的信仰和圣经所说的信仰不一样。所以至今,我再怎么努力,再怎么折腾,过不了信仰。

特别神奇的是,那位牧师太了解我的心,当我能放下我的心时,牧师开始给我传福音,耶稣背负了世人的罪,为了我们的罪钉在了十字架上,把我们的罪永远洗净了。希伯来书9章12节里说:不是靠着山羊的血,乃是靠自己的血,献上了永远的赎罪祭。原来耶稣把我的罪永远洗净了啊!不管我怎样,仍然能去天国了。这样的心进到我的心里,不知道多么平安,感谢。

从那时候起,我在釜山,没人让我去教会,我自己开始去我们教会了。我是怎么想的呢?我想我是农村的,没怎么好好学信仰,常常说主啊我是罪人,怜悯我的不足、软弱吧。这样过了信仰生活。我以为大城市大教会的牧师下面过信仰的人,基本都知道怎样过信仰生活吧。遇到我们教会,听福音,罪得赦免得救的时候,我们教会的弟兄们都加在一起,也不过三四十人。我们是学生,聚会结束之后,下午又去传道。我们见人开始交流,如果和不去教会的人交流不会有问题,但是遇到热心去教会,努力侍奉神的人交流,他们把我看成是奇怪的人,他们说:“学生啊,我感觉你不对劲,我们作为人,脚踏着土地,怎么能不犯罪? 我们怎么能说自己是义人?”还有的人说:“学生,我感觉你陷到了异端里,骄傲在败亡之先,你太骄傲了。”我以前去的教会的长老经常跟我说:“教会不都是一样的。我们教会才是正统的教会,其他都是异端。”

我又跟一个人说得救的事情,他又说我是救恩派的。就这样,我传了一个月、两个月的福音,从来没有见过和我一样信仰的人。我们教会的弟兄姊妹都是罪得赦免的人。 但是教会外面,传道中遇见的每一个人说的和我得救之前所说的话是一样的。

我与牧师交通的时候,每一句都和他抬杠。就这样,过了三、四个月。我开始受试探,怎么得救的人才这么一点点?怎么这么多的人都没有得救?他们都要下地狱吗?如果是现在,我还会去找牧师。这样都说出来的话,就不成问题。查找圣经,进行信仰交流,5分钟10分钟就能解决。而当时刚得救,我没有那样的心态,我的想法也没有那样深。我有了这样的想法,话语开始进不来了,我成了沉思的人,陷进在自己想法里,而不是在话语里。彷徨这几个月,特别感谢的是,我心里上来怎样的心呢?你为什么听人的声音苦恼呢?

你是因着圣经罪得赦免,因着话语得救,这话语才是真理吗?我开始打起精神,想读圣经,圣经这么厚。想起来给我传福音的牧师讲的话语,他经常引用罗马书的话语。 那时候从罗马书1章到16章,我开始一直读,一遍、两遍、三遍,大概读了20遍左右。话语能够在我的心里面听得见。圣经说,我之前是罪人,只能犯罪,以罪人生活。但是耶稣洗净了我的罪,在耶稣里面,我已经成为义人,称义了。这一点让我越来越明确。还有一个经常碰到的问题是关于律法的问题。到底遵守律法还是不遵守律法?罗马书3章20节,【所以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 神面前称义,因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罗马书 3:20 和合本)】

跟人们翻开圣经说,请看,我们无法因行律法完全,律法是为了让我们知罪的。当然那位说,即使是那样,神说让我们遵守,我们也应该遵守,神都说让我们遵守,难道我们还能不遵守吗?加拉太书也说,【凡以行律法为本的,都是被咒诅的;因为经上记着:“凡不常照律法书上所记一切之事去行的,就被咒诅。” (加拉太书 3:10 和合本)】我跟他们说,行律法不是出于信心,律法是处于最开始和人们开始争执。在这样的部分上,我心里话语明确起来。有时候感觉我说的是对的,有时候感觉我说的是错的。

给我传福音的牧师,经常讲到律法的时候,用加拉太书的话语。我开始读加拉太书。一章、二章、三章……读一遍,读两遍,大概读了10遍。我明确耶稣洗净我的罪,让我变得洁净了。但为什么仍然有很多去教会的人还悔改、忏悔?圣经说准确的理由,在外形上去看他们像是信耶稣的,但实际上他们在过守律法的信仰,他们认为律法要遵守,如果没有遵守的话,就等于犯罪。这样,重新成为罪人,反复这样的过程。 无论去教会,还是受洗礼,他们只能成为罪人的原因是他们在律法之下过信仰。耶稣不仅在罪里,还从律法里释放了我们,我们在耶稣里面是圣洁的、又是称义的人。

我才明白,在教会里得到的福音,不是人所皆知的,才发现原来这是多么的宝贵。在我的心里,本来只有一个喜乐,我得救了,我能去天国了。那一天,通过话语我明白原来这个福音是多么珍贵和稀少。即使那样,我仍然是一个属肉体的。后来我参军,退伍又结婚,找了工作,又进宣教学校。2014年,在江南教会研修一年,之后去了金川。

2019年,在江南教会过信仰生活。牧师传达给我的很多话中,教导我心的其中一句是什么呢?那就是信仰生活是心灵的连接!水通过水管流淌,电通过电线流淌,耶稣的心和我们的心连接在一起的时候,神一定会做工,一定会施加恩典,一定会展现他的能力。还有,崔秀贤姊妹得癌症的时候,牧师引导姊妹的心和耶稣的心连接在一起。还有,崔约翰弟兄在利比里亚短期宣教的时候,被蝎子蛰,在死亡线上徘徊时,牧师通过以赛亚书的话语,让弟兄的心与话语连接在一起。我虽然不像崔秀贤姊妹或崔约翰一样得了什么要死的病,但我过信仰生活时,神也让我心里想起话语,和话语连接在一起。

我来到江南教会,大概过了两个月的时候,和牧师去了机场。回来的时候,交流交通了。 牧师跟我说什么呢?如果自己的能力是10,做7或8的事情,就没有负担,也没必要深思熟虑,大部分的人都喜欢过这样的生活。实际上我原来的心就是这样的心,不喜欢负担,躲避负担,不愿意深思熟虑,喜欢没有负担、没有问题、没有困难。牧师说:我的能力是10,当500,1200的事情找到我的时候,我们开始思考。真正的思考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面对500这么大的问题,我要自己去解决,还是放下自己,靠着耶稣来解决?我的能力只有10,但耶稣给了我500的问题,意思是要求我去选择,到底选择自己,还是选择耶稣基督呢?

很久以来,我都是怎么想的呢?牧师信心大,他爱福音,他特别愿意牺牲。但是我没有像牧师那样,我没有像牧师那样的信心,我也没有像牧师一样爱福音,牺牲自己。听牧师说,原来牧师所做的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做自己的极限以外的事情。人看的时候,看环境的时候是不可能的事情。每当那样的时候,牧师不是靠着自己的力量去做,而是把自己放下来,选择了耶稣。

牧师跟我说的话语是:通过思考,与耶稣连接在一起。我们的心如何能与耶稣连接在一起?通过思考,如果和耶稣的心连接在一起时,特别神奇的是,耶稣的心开始流淌进我们的心里,从这样的问题、那样的环境中,释放我们的心,产生信心,主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2015年,我开辟金川教会的时候,有第一个想法上来了。一周之前,牧师跟我说,你要去金川教会了。一周之后,我们打算举办教会创立聚会,你现在过去之后,数点一下那里有多少个弟兄姊妹。人们表面看起来这样生活,但是不知不觉中心里早就接受了所看到的和听到的。在首尔地区,很久以来才这样开辟教会,所以很多人都关注着开辟金川教会。

也需要一些江南教会的人去金川教会,到底谁分配到金川教会呢?自从有了这样的话题后,一个姊妹来找我说:“牧师,虽然金川教会挺近的,但是我们一定得去金川教会吗?我们不想去,我们也想听朴牧师讲的话语。”如果早知道我去金川,我肯定会说,姊妹你在说什么呢?教会如果这么定的话,你应该跟随,你为什么没有界限?但是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我要去金川教会,所以听了很多弟兄姊妹们找我这么说,我的心也陷进去了。

我想,要是我,也不想去,我也想在江南教会听朴牧师说的话语,谁愿意去啊?所以我的心没有力量,只能滴咕咕的说,让我去,只能去了。

早知道我要去金川教会开辟,我一定让他们去金川教会了。我去了之后一看,环境进到心里。第一次在一个妇人姊妹家里聚会,一共去了5个人。我的心里上来什么想法呢?开辟教会真是不容易,年轻的人的话,可以受点苦吃。我现在年纪也不小了,看来我要多多祷告,看来我要降卑心了,看来我要多多的寻求神了,看来这不容易啊。

开始上来许多的想法。但是,牧师教我的信仰就是,心与心的连接。我思考了一下,我心里面上来的这些想法很对,但都是从我的想法里上来的。如果我把这些想法都接受进来的话,肯定会按照我的想法会不容易的。既然那样的话,我该怎样生活呢?

我开始思考,开辟教会这件事上,神是怎么说的呢?神怎样看?神怎样说呢?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要去,所以也没有思考这样的部分。那么,神的仆人说什么呢?牧师说了什么呢?牧师跟我说,你要去金川,先把人聚起来,看看能聚多少人。

然后有随后牧师给我说的话语,对,那是什么呢?那就是你不要忘记你是尽都是恶的人,你是尽都是恶的人!还有,你去的话,神会做工,一年以内会有100人,几年内会成为几百人,会让金川教会变成很大的教会的。牧师赐给了我这样的话语。说你不能忘记你是尽都是恶的人。牧师为什么跟我说这样的话语了?我多多少少开始理解这样的话语。牧师从宣教学校开始,非常的了解我的心、我的信仰。当时我的信仰的问题之一是什么?那就是忘记了自己是尽都是恶的人。相反让我已经成为了我是为福音的人!为主的人!为教会的人!开始以为自己是这样的人!我的心不知不觉向这样的方向流走。

所以神只能给我困难,还有试炼,让我这样的心都倒塌。就这样,在我里面的所有蒙恩典的都脱下,从神那里得到的一个一个,神都拿回去,最后剩下什么?只有埋怨、不信。就像牧师常常说的话语一样,牧师一开始就是从失败的可恶的地方开始的,时常记着,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可恶的。如果不相信自己,无法相信自己的话,唯一一个能相信的就是耶稣。如果不相信自己,唯一能相信的只有话语。但是认为自己还不错,还可以,那么不能接受话语。我接受自己的想法,也接受话语,也接受自己的想法,也接受环境,接受话语也接受自己的判断。很长时间以来,我过了这样的信仰。牧师非常准确地指点,让我重新通过话语发现我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不能忘记,我的根本是尽都是恶的人,我是尽都是恶的人。蒙耶稣的恩典得救,蒙耶稣的恩典成为义人。得救以后,耶稣赐给了我圣灵。从此,耶稣想通过活着的圣灵在我们里面活着做工。但我忘记了我是尽都是恶的人,那瞬间开始接受自己的想法。我想环境不容易,要降卑心,要在神面前多多跪着祷告了。接受这样的想法,我只能过得艰难。比起环境,我的心让我难。如果不想接受这些生活,我该怎么办呢?神通过牧师给了话语,要怀抱着,谨守着话语生活。每次聚会的时候,我先说这个话语。主日礼拜的白天、晚上、妇人会、星期三、星期五,星期六的青年会,我在金川教会的两年6个月左右的时间里,每次讲话语、交通,都说牧师心中我们教会是一个大教会,一年之后会有100个人,几年内会有几百个人。

尽管用我们眼睛看时没有几个弟兄姊妹们。用我们眼睛看的时候,是一个小小的教会,但是神心里的我们的教会是一个很大的教会。为什么我讲了这样的话语呢?不是想要给弟兄姊妹们播种什么希望、信心,而是想在我的心里面哪怕一天也不想忘记。不想忘记,就需要每天都说。特别感谢,过1年的时候,在我手上的名单里真有107人。很多中国人得救,连接,也有一些人在韩国得救,不来教会的人也开始重新连接起来。

有一半是中国人,一半是韩国人,长年会长是中国人,妇人会长是韩国姊妹,管财政的是一个中国姊妹和一个韩国姊妹。我想这是韩中合资的教会了!各位,撒但呢,无法阻碍我们思考,它让我们在极限面前,让我们在想法里,环境里面,苦恼忧虑。

我们查一下圣经,《路加福音》15章的话语,路加福音15章从16节开始读一下“他恨不得拿猪所吃的豆荚充饥,也没有人给他,他醒悟过来,就说我父亲有多少的雇工,口粮有余,我倒在这里饿死吗?”圣经这么说的。看这里,二儿子所处的环境比猪都悲惨,比猪还要不幸。离开父家时所带走的都已经浪费,之后遇到饥荒痛苦,现在沦落为放猪的。圣经说连猪吃的豆荚也没有人给他。现在他的身份不如猪。

浪子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他成为放猪的,挨饿时想起了父家。在比猪还要悲惨的位置时,他想起了父家,通过思考回到父家一看,在父家里,别说是儿子,别说是仆人,连雇工都口粮有余。圣经说,他醒悟过来,就说我父亲有多少的雇工口粮有余,我倒在这里饿死吗?父家的雇工口粮都有余,父家的雇工都能吃得饱。但我生为儿子却要在这里饿死吗?所以二儿子通过他的思考,心回到了父家。他通过思考,看到了父家的雇工,二儿子回到了父家。路加福音15章里出现了变化的开始。那就是二儿子开始思考父家的时候,在他的心里面有了变化。撒但呢?让我们在环境里面痛苦,担心忧虑。我们想要在自己里面解决问题,问题就无法得到解决,不仅无法得到解决,反而更难,难上加难。

我去水城教会的时候,第1个月、第2个月的时候环境都很好,礼拜堂也大,人也多,神又让我负责斐济的宣教,特别感谢。但是大概过了一个月,星期日上午长老们跟我说,报什么事情,说我们教会要偿还贷款的原金了。之前我们建筑完了之后,一直都偿还的是利息,但是从今天我们这个月开始要偿还原金了。这礼拜堂蒙恩典盖起来了,但也有很多债。每次赵国运牧师讲见证的时候总是说蒙恩典盖了礼拜堂,但是好像没见他说过有债。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心里感觉怪怪的。听话语时,我心里总会有与话语相反的想法上来。各位不会这样,是吧?我不能马上在话语面前说“阿们”,不能马上在话语面前说“是”。人真是没有什么可厉害的,尽都是恶。

在我里面上来再好的想法,哪怕是很好的想法,如果接受,连接,就和魔鬼连接在一起了。在我里面上来的所有的想法,一句话概括就是消极的。自从我知道这个事实开始拒绝他。如果偿还原金,那什么活动都办不起来了,因为举办活动需要物资。什么原因?盖礼拜堂的时候,弟兄姊妹们也都酌定奉献,他们自己也在偿还着自己的债务,无法让弟兄姊妹们继续偿还教会的债务。这真的是大问题,因着这样的事情,今后我们教会的一些活动要减少了。之前全真刚牧师在,我心里想他在这儿倒是很好,为什么我调到这儿的时候,非要开始还常原金呢?我觉得神好像不想看我舒服似的!不管怎样,现实就是我遇到了这样的问题。

我们求问神该怎样,是好的,我们真需要求问神。旧约时代,有大卫王,还有扫罗王。圣经说,扫罗败亡的原因是他不求问神,自己了不起,自己聪明,自己选择,就不询问神,直接按照自己认为对的,自己认为好的生活,结果扫罗就是败亡。而大卫明确知道这一点,所以在历代之上里,他当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约柜搬运到王宫里,为什么?因为他想亲近约柜,求问神。对于这样的债务的问题,神怎么说呢?神会说什么呢?我不知道。接下来的想法是什么呢?如果将这样的问题拿到牧师面前,牧师会说什么呢?

2014年,我在江南教会的时候,看弟兄姊妹们大大小小的问题都拿到牧师面前。我在旁边看的时候,牧师的回答大概有两种,第1种:那个什么都不是。第2种:那个是好的。我在首尔,很容易见到牧师,但是我到了地方教会,不方便打电话。我心里开始思考。 如果我把这样的问题拿到牧师面前求问,牧师会说什么呢?我觉得他肯定会说,李牧师,这个什么都不是,或者说李牧师,这是好的。我在心里思考这些,讲话语的时候说了,如果我们的债务问题拿到牧师面前,牧师肯定会说这什么都不是,或者是说这是好的。结束之后,有一位长老来找我,他说做生意的人负债,都算是资产。原来做生意的人当中经营的人把负债都当做是资产,这说明是很富有的,我心里面已进来了这样的心。之前的那些负面的、消极的想法都没有了,心开始变得平安起来。

有一天,我读了圣经。读了士师记3章,我能准确地知道神为什么仍然留了债务的问题。神引领以色列百姓到迦南地的时候,有7个民族,并没有提前让他们离开,而是故意留下了这7个民族。为什么?因为想让以色列百姓学会战争。原来神故意留下债务的,为什么?为了教会我们信心,为了让我们经历神。各位,我们因着耶稣罪得赦免,没有罪,一点点问题都没有该多好。各位,没有这么想过吗? 但事实是,我们得救之后,我们生活中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不断上来,又形成这样那样的问题。为什么有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有这样的问题发生?是神故意的。为了让我们经历耶稣,为了让我们尝到耶稣,为了让我们尝到信心、学习信心,想要教会信心的缘故,这是好的事情。

各位的意思是,既然这么好,你都要吧,都给你。是这个意思吗?不知道多么感谢。自从我说这是好的,通过这个事情我们会经历神,大概唱了三个月的歌,开始能看到神开辟能够解决这问题的路,不知多么感谢。同时,神教会了很多部分,原来即使是没有物质,也能充分地聚办活动。 我们看今天罗马书4章话语的话,第1节里说:如此说来,我们的主人亚伯拉罕凭着肉体得到了什么呢?若亚伯拉罕因行为称义就有夸口的,只是在神面前并无可夸。圣经说亚伯拉罕并无可夸,在神面前因信心称义。按照我们的话来说,并不是因为自己信仰过的好。我们一起来读一下4章3节的话语:经上说什么呢?说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我们的信仰不是我的想法怎样?我的环境怎样?而是经上说什么? 神说什么呢?连这个也不知道的话,那就是神的仆人说什么?

有一次,我见到了律师所的一个事务长,一年前他参加过大传道布道会,听了牧师的话语。牧师的话语说我们罪得赦免了,他听了后特别高兴,回去之后过信仰。他问了牧师,圣经不是说我们是义人吗?但是他们的牧师说,我们不是每天都犯罪吗?所以需要每天忏悔、祷告、悔改。他说他们教会的牧师是这么说的。这位律师的心里开始有了这样的矛盾。在布道会的时候,明明听到牧师这样说,而回去想,我明明犯了罪,还说没有罪,这是不是太骄傲了?他一直纠结了一年。幸亏他想再去参加一次布道会,在布道会上,和我交通了。我跟他说,5分钟10分钟内就能够解决您的问题。他心里想这个事情很困难,让自己纠结一年的时间,我说在5分钟、10分钟以内就能解决。这位事务长在自己想法里面解决,分辨哪个是对?哪个是错?自己想去判断的缘故难。但是,经上说什么?话语说什么呢?这样解决的话,5分钟以内,甚至一分钟以内就能解决掉。

那时候我才明白,原来律师懂法律,但并不懂圣经。我们的圣经,我们的信仰要基于经上说什么?话语里说什么呢?所以牧师教我们,即便我们看的是水,但耶稣说是葡萄酒,那就是葡萄酒。我看到时候是死的,但耶稣说睡觉,那就是睡觉了。我常常记住自己尽都是恶,开始不相信自己的想法。 话语说什么来着?牧师说什么来着?这样和话语连接在一起时,心能够得到平安,能够安心。再过一段时间,发现神按照话语解决了所有问题。

2019年,这一年充满了神奇妙的做工。2020年,1月份要见肯尼亚总统,2月份要见洪都拉斯总统。2020年在耶稣里面充满希望,真心感到神赐给了我们蒙恩的时间。又赐给了我们冬季休养会,特别感谢,献上荣耀与神,话语就到这里结束。我们一起闭上眼睛,在主面前默想,做一下祷告。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