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Return to site

放下“我的主張”

· 講道話語

我們看一下聖經話語,撒母耳記上14:1~23

【有一日,掃羅的兒子約拿單對拿他兵器的少年人說:“我們不如過到那邊,到非利士人的防營那裏去。”但他沒有告訴父親。 掃羅在基比亞的盡邊,坐在米磯侖的石榴樹下,跟隨他的約有六百人。 在那裏有亞希突的兒子亞希亞,穿著以弗得。(亞希突是以迦博的哥哥,非尼哈的兒子,以利的孫子。以利從前在示羅作耶和華的祭司。)約拿單去了,百姓卻不知道。 約拿單要從隘口過到非利士防營那裏去。這隘口兩邊各有一個山峰:一名播薛,一名西尼; 一峰向北,與密抹相對,一峰向南,與迦巴相對。

 

約拿單對拿兵器的少年人說:“我們不如過到未受割禮人的防營那裏去,或者耶和華為我們施展能力;因為耶和華使人得勝,不在乎人多人少。” 拿兵器的對他說:“隨你的心意行吧。你可以上去,我必跟隨你,與你同心。” 約拿單說:“我們要過到那些人那裏去,使他們看見我們。 他們若對我們說:‘你們站住,等我們到你們那裏去’,我們就站住,不上他們那裏去。 他們若說:‘你們上到我們這裏來’,這話就是我們的證據;我們便上去,因為耶和華將他們交在我們手裏了。” 二人就使非利士的防兵看見。非利士人說:“希伯來人從所藏的洞穴裏出來了!” 防兵對約拿單和拿兵器的人說:“你們上到這裏來,我們有一件事指示你們。”約拿單就對拿兵器的人說:“你跟隨我上去,因為耶和華將他們交在以色列人手裏了。” 約拿單就爬上去,拿兵器的人跟隨他。約拿單殺倒非利士人,拿兵器的人也隨著殺他們。 約拿單和拿兵器的人起頭所殺的約有二十人,都在一畝地的半犁溝之內。 於是在營中、在田野、在眾民內都有戰兢,防兵和掠兵也都戰兢,地也震動,戰兢之勢甚大。

在便雅憫的基比亞,掃羅的守望兵看見非利士的軍眾潰散,四圍亂竄。 掃羅就對跟隨他的民說:“你們查點查點,看從我們這裏出去的是誰?”他們一查點,就知道約拿單和拿兵器的人沒有在這裏。 那時 神的約櫃在以色列人那裏。掃羅對亞希亞說:“你將 神的約櫃運了來。”

掃羅正與祭司說話的時候,非利士營中的喧嚷越發大了;掃羅就對祭司說:“停手吧!” 掃羅和跟隨他的人都聚集,來到戰場,看見非利士人用刀互相擊殺,大大惶亂。 從前由四方來跟隨非利士軍的希伯來人現在也轉過來,幫助跟隨掃羅和約拿單的以色列人了。 那藏在以法蓮山地的以色列人聽說非利士人逃跑,就出來緊緊地追殺他們。 那日,耶和華使以色列人得勝,一直戰到伯亞文。】

 

我們生活的時候,經歷神是非常重要的,我一直以為神不會向著我這種人作工。我和一位弟兄在鴨穀洞的時候,當時我們嘗嘗練習餓肚子,而且無論什麼我們都敢吃。到了山上除了石頭與樹之外都被我們吃光了,所以在早晨我們就讀聖經,那天也是我在讀著聖經,但我心裏突然想“今天神會給我們很多豐盛的食物。”我總覺得神肯定會給我們食物,突然神給我這樣的心了。我趴在地板上讀聖經的時候,另一個弟兄跟我說的:

“樸弟兄啊!”

我說:“怎麼啦?”

他說:“神今天會給我們吃到撐死為止的食物,你等著瞧吧!”

 

“啊,弟兄你也是有這樣的感想啊!我也是有了這樣的心呐!”

在外邊有人一大早的就問:“有傳道師嗎?”我們打開門一看是陌生的一位青年,叫他進來,外邊兒很冷。他進來就說在他們的村莊,有一個軍人當兵的時候因為交通事故死了,部隊把他的屍體送過來。當把棺材抬到村莊裏的時候,村莊裏的爺爺和老人們都阻擋這個棺材。在村莊有個規矩,活著的人才能進來,死的人是不能進來的。所以居然把這個棺材放到了路邊上,那麼村莊裏的青年就把棺材放在了樹蔭下,一直準備了葬禮。那麼村莊裏的人在村莊內死的人他們送過葬,但是就從來沒有村莊外的死的人給他送過葬。那麼這棺材裏的屍體越來越腐爛,村莊裏面的人都是驚慌失措不知怎麼辦,所以村莊裏開會的人都說,村裏的人我們都辦過葬禮,但是村外死的人,我不知道該怎麼辦葬禮。他們百般苦惱當中聽說,鄰居村莊有兩位年輕的傳道師來了,所以想邀請我們辦理葬禮。我們越過一座山,那山裏面就能聽到那村裏面的痛哭聲。我們到了那兒之後,先請我們吃早飯,真的簡直像夢想一般的早餐。“啊,神給我們這樣的應許就是為了今天啊。”

 

我平時有自己的想法,有時讀聖經的時候就會產生我從未有想過的一個心,啊,這就是聖靈的引導嗎?但是按照這個引導神做工時候是非常神奇的。我罪的赦免之後,神給我了大小不同的神的作工,其中之一是什麼呢?神教導了我一個事情,神叫了所有的人,想讓所有的人成為神人。那麼我們為了神的人,並不是人要長的漂亮,長的英俊,或者有才華其實這些一點兒用處都沒有。人長的醜的話神叫他長的漂亮一點兒問題也沒有;長的漂亮的人也是,神讓他變醜也不是困難的事情,而且愚昧的人神給智慧也不成問題的。最關鍵的是要以神的心為心,與神的心合一。那麼很多人剛開始走福音的路,後來偏向自己的心,但是與神的心合一的人,就能聽進來神的聲音。我剛開始讀聖經只是無動於衷的讀聖經,但是後來清清楚楚的可以看到神的心了。啊!神願意拯救以色列百姓啊。”正確的明白了神的心,無論是誰只要以神的心為心一起做,一起生活的話,無論再怎麼軟弱、缺乏的人,得有神的做工。所以我們信仰生活當中最重要的是我的想法和神的想法是不一樣的。神說:【我的意念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那麼聖經說什麼?為了幸福,我們並不是要有好的工作,或著有好的妻子有很多錢,一般人都會追求這些條件,但是神說真正的幸福不是這些,神給我們真正的幸福,那對我來說才是真正的幸福。

上次我說過看不見的一個姑娘,我禱告了之後她慢慢能睜開眼睛看東西了,後來她給我寫信了,寫完信之後我就想她是看不見的盲人,她什麼時候學會的寫字?我特別好奇,所以就給那個教會的牧師打電話了。

“我記得不是很準確是我禱告之後,她睜開眼睛的嗎?”

“是。”

 

但是看他姑娘寫的字,好像她是很熟悉的樣子。她以前也是看不見的,她怎麼能學會寫這個字呢?聽說這個姑娘剛開始不是盲人,但是吃錯了藥,視覺神經全都死了,所以她一點都看不見了。但是禱告以後呢?我去合川的時候見到沈洪燮傳道,他們一起接受了禱告。從那之後,這姑娘能夠看見了。所以去年冬季在聖誕主題音樂會的時候去了真州,那個姑娘她父母來了,我一點都沒有認出來她,我還沒記得自己禱告過,但是聽說沈洪燮弟兄交通的那一天,她也是一起接受了我的禱告,後來她也睜開了眼睛,所以上次聖誕主題音樂會的時候,她的父親和母親還有這位姑娘一起來參加,我真是記不起來有這樣的事情,但是她的父親聽福音得救了,她要開始來我們教會了。這次修養會確實聽了福音之後特別高興,特別喜歡。但是我們裏邊的主,向著我這種人還做工啊?

 

我從小幹了很多壞事,所以我以為主絕對不會像我這種人做工。但我在1962年因著耶穌的寶血罪得赦免之後,那我過去的話一個月兩個月一年兩年,那麼畢竟在我們心裏,我們想這不是出於我們的心,這不是我的本心。剛開始過信仰的時候呢,我領悟的一個非常驚奇的事實,那是我去麻風病村舉行佈道會。想受到邀請到那裏去,但是有些弟兄們說:“麻風病村,你一定要提防小心。他們會用流膿的手扒雞蛋皮兒吃。”那我就開始擔心到那該怎麼吃怎麼睡,但是當天早晨禱告的時候,突然就像耶穌在我耳邊說話似的非常清晰。想起來耶穌到了伯大尼西門家裏吃飯,這個話語想起來印象很深刻,因為我早就知道這樣的話語了,但是當天我特別的吃驚,像耶穌這樣尊貴、聖潔的都進到麻風病村,在麻風病人家裏吃飯了,我這種人還算什麼呀!還要猶豫到麻風病人家裏。所以神會叫我們所有的人,當我們心裏相信神的心進來,引導著我們,過上屬神的生活。我們在跟隨神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神做事情跟我們的方法是完全不同,所以在我們看來。拉撒路得病了,得病的時候醫治他多麼方便,但是都死了有爛味兒了才過來醫治他,所以讓我們信起來是非常困難的。“哥哥活著的時候治療他多好,人已經死了有爛味兒了怎麼能治療哥哥呢?”人們就相信不起來了。這個時候信仰生活應該學會什麼呢?在我看來明明覺得不可能,但是耶穌不是人呐,是不是?耶穌不是人,耶穌是神,對不對?是神的兒子,不是嗎?耶穌不是人是神,耶穌在世的時候做了很多事情,我也是因著耶穌看到了很多耶穌向我們作工的事情。

那麼今天我想和大家說的是什麼呢?神會帶領屬神的人,能明白嗎?神帶領著屬神的人。但是不只有神做工。足球自己踢沒意思是吧?足球是兩隊一起踢才有意思。有攻擊的也有防守的。

那麼在以賽亞書40:31但那等候耶和華的新得力】

 

“約翰,你好好聽我講,你被蠍子蟄了,正要死去。醫生說你活的時間再長,不能過兩三個小時就死了。你身體蔓延了毒素,蔓延到了心臟,血壓越來越下降,都下降到20了,跟死人是沒什麼兩樣了。但是約翰哪。你為了戰勝蠍子的毒,就需要力量,聖經以賽亞書40:31說【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新得力】。約翰呐,神從沒有說謊,你為了戰勝蠍子的毒,就需要力量。所以你仰望神吧,仰望神!神絕對不會說謊,會給你帶來新的力量,你就可以戰勝蠍子的毒,就可以活了。”

約翰知道自己要死了,蠍子特別的厲害,他甚至想早些死了算了,他離開美國的時候,在機場父親緊緊的擁抱約翰送他走,他想起父親的懷抱,他現在想死之前再被父親抱一下,抱一下多好呢!但怎麼可能呢,他在非洲利比理亞,利比理亞的支部長給我打電話,他喊著哭著說:

“牧師,崔約翰被蠍子蟄了要死了。”

我說:“你這個人呢?你振作點,你哭什麼呀?仔細說明一下。”

 

他就說明了來龍去脈,可能,不過一兩個小時就要死了。那麼我們短期宣教士有數千人在外國做福音的事情。有些時候,國家有內戰,那時候我們也很艱苦艱難;有的時候有傳染病,也是非常的困難。我真的感到左右為難,那時我想起一句聖經話語,我問:

“能不能我跟約翰通話呢?”

“是的牧師.”

“約翰,這是樸牧師。”

“約翰,你能聽到我的聲音嗎?”

“是,牧師。”

 

“聽說非洲的蠍子蟄了你,毒素蔓延了全身,以至於達到心臟了,你的血壓越來越下降,聽說要死了,但是約翰你仔細聽聽我跟你說的話,今天早晨我讀了聖經,以賽亞書40:31的話語,在那裏記載著什麼呢?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約翰呐,神絕對不會說謊的,就算你被蠍子蜇要死了,但是如果你按照聖經,你仰望耶和華、等候耶和華的話、你祈求耶和華的話,神必定會給你帶來新的力量。神為何會說謊呢?神決不會說謊,會帶給你新的力量,這樣一來,你可以戰勝蠍子的毒了。我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幫你了,醫生拿你也沒辦法,只能等待神的保護之手,但約翰呐,你仰望耶和華,等候神。神必定會醫治你!你相信。仰望神,神必定會給你帶來新的力量!這樣一來,你就可以戰勝蠍子的毒了!”

這個故事我講了數十多次了,約翰本以為自己會死,但是聽到我的話語之後,他心裏想到神會給我新的力量,他終於開始想著自己能活了。“哎呀,牧師他不了解我,我現在已經被蠍子蟄了快要死了,怎麼可能重新活呢?”如果他這樣認定的話,那只能有這樣的下場。但是他相信了神的話語,約翰心裏本來充滿了死亡,後來改變成了自己能活的盼望。“對,我應該等候神,神會給我新的力量。”如果神給新的力量,這個蠍子毒有什麼困難呢?那麼死去的人心開始活起來了。而且從那之後過了不久,他開始入睡了,打著呼嚕睡覺。在淩晨有值班的護士,這個護士他想那個韓國的學生現在應該死了吧,到了病房查看了一下。本來體溫是17度,血壓是20,但是血壓越來越上漲了,都快超過100了。這個護士大吃一驚的跑過去,“大夫大夫,你看看這裏有奇跡發生了。”醫生也跑過來一看,血壓恢復正常了。醫生就問:

“護士,你做了什麼?”

“我什麼都沒做呀。”

 

第二天約翰很清醒。後來醫生就想,這件事彰顯了神的做工,因為他的病完全得醫治了,在聖經66卷裏面有無數的神的應許,讀一次聖經兩次聖經,再一看聖經的時候,跟隨自己想法的人走的路和相信神的話語的人走的路,是完全不一樣。神的話語有時候也不符合我的心,在我看來他已經死了,現在怎麼還活著呢?但是神絕不說謊,而會遵從他的應許。所以我最近也是每天讀聖經,讀聖經的每一章節的話語,會在我心裏回想渴慕的時候,有話語成就了。而且見到人們的話,無論是得病的人,困難的人。我都會跟他們說聖經話語,他們也同樣接受著話語,他們的心也能蘇醒。所以大家要明白,大家的想法跟神的話語是不同的,大家都聽到了嗎?大家想法跟神的話語一樣嗎?不一樣。如果大家想法跟神的想法不同的時候,大家對呢?還是神對呢?是神嗎?是神對吧,不是嗎?是的。那麼直接相信這個話語的話,會有沒有神做工?有。各位雞生雞蛋,那麼母雞懷著自己的蛋,二十天的話是不是可以孵化出小雞來呢?可以啊,那麼母雞懷蛋二十天的話就成了小雞,那麼把神的話語懷在大家心裏,就會出現能力了啊,大家明白了嗎?但是撒但總是欺騙我們,讓我們覺得話語是不可能實現的,但是相信神的人不相信自己的想法,這才有神的做工,所以神想呼召很多人成為神的工人,但是人的手裏只有一個條件,那是什麼呢?因為神的心和我們的心根本上不一樣,那我的心和神的心看起來不一樣,我的想法和神的想法不同的時候,我們該選擇什麼想法?雖然我不理解,但是神的話語才是對的,我是錯的,籍著這樣神的話語的時候具有驚奇的神的做工,如果跟隨我的想法那是不行的。

 

今天我們所讀的撒母耳記上14章,以色列百姓和非利士人在爭戰,以色列國家的王是掃羅王,跟隨的約拿單,就是掃羅的兒子,王子以後要當王的人,但是神對掃羅王說:“我與你同在,你不要懼怕,你攻打非利士人。”這是神所說的,但是掃羅看見非利士人的時候,當時非利士人的數字是多少?兵車就有三萬,馬兵有六千,步兵就是一般的軍人像海邊的沙一樣多,但是當時掃羅的軍人只有六百人,所以這簡直難以相比,等非利士人過來,想尋找掃羅陣營,他們見於只忙於躲避,逃跑,最後只剩下六百多人。今天早上我們讀的撒母耳記上14章1節是怎麼開始的,我們看一下,有一日,掃羅的兒子約拿單對拿他兵器的少年人說:“我們不如過到那邊,到非利士人的防營那裏去。但他沒有告訴父親,撒母耳記上 14:1掃羅的兒子約拿單,要過到非利士人那裏去,但是有大的山谷在中間。這山谷一個名字叫什麼?那麼這裏山谷一個名叫播薛一個名叫西尼。那麼西尼是險峻的意思,播薛是發光的意思。那麼特別險峻的山峰,卻有神的光芒照耀。那麼約拿單仔細一看,跟隨父親的軍隊有五六百人,回到了軍隊,我們反正得輸,如果神不幫助的話,那麼他也會殺死自己的父親,為了王座只能是自取滅亡。所以他苦惱,思考著,“他想如果神活著,難道神就不會幫助我們嗎?”我得直接去非利士軍營看看呐,神活著不是嗎?在我們看來簡直是瘋狂的,因為王子被抓了就是人質了,但是在約拿單心裏面想著,我們可是神的百姓。

我經常經歷這部分活到現今,有困難、勞累,但是神幫助我們是非常明確的事實。我在1999年心臟特別不舒服,在美國舉辦佈道會結束之後第二周是秘魯利馬。那麼在紐約我的身體特別不好,但是一個加拿大的弟兄,把杏葉做出來的什麼藥送給我,聽說對身體特好。其實我特別不喜歡吃這樣的東西,但是強勸我吃所以我吃了那麼一點點。但是吃了這個的人聽說都拉肚子了,而且金鐘浩牧師聽說這是好的,吃了兩杯,簡直是不能起床的程度了。

 

各位,話語馬上就要開始了,但講話語之前大家應該怎麼辦呢?我講話語的時候,還有40分鐘結束但是拉肚子該怎麼辦?我忍著忍著,終於到時間了。馬上跑到洗手間,因著洗手間沒人所以,我逃過一劫。當時我的身體確實很不好,我妻子身體也不好。我問妻子討論:“我們身體都這樣了,是不是得回到韓國呢?,還是繼續去秘魯傳道呢?”我和妻子討論了,我們就定下心來死也是去非洲死,去秘魯死,我們坐了飛機。

在我旁邊坐著一個秘魯的一位婦人,這個飛機裏面的座位是三排座,三個人的座位在中間,兩旁都是兩個人的座位,我們坐在中間,我和旁邊婦人說:

“我能不能拜託你一件事情?”

婦人說:“什麼事情呢?”

 

我就說:“我和我妻子坐上飛機了,但是妻子的身體特別不好,如果您可以換到別的位置的話,我也換到其他的座位,這三個座位就空出來了,我想讓妻子躺在那裏,可以嗎?”

她馬上就回答說:“這一點都不困難。”

 

特別感謝她的照顧,先讓我妻子躺在飛機座位上。我也是跟我妻子差不多的狀態,甚至我一輩子都沒有這麼疼痛過。但是現在已經去世的李勇才牧師結束話語廣告時說:“大家有誰得愛滋病或者什麼其他疾病,需要樸牧師按手禱告的請過來。”那時我想:“弟兄啊,你要殺死我啊,那200多人我怎麼按手的來?”當天我差點死了,那麼困難的時候是第一次,結束了佈道會一直躺在床上,講話語的時候才起來。後來結束所有的佈道會,坐上回來韓國的飛機,所有弟兄姊妹都在機場接機,當我出國的時候他們都說現在樸玉洙牧師已經要接近尾聲了,我們都快結束了,那是90年代初。那時心臟特別特別的不好,用機器聽心臟聲音的時候,“Dong、dong...”跳的然後就會停下來停個幾秒,這幾秒我感覺到特別的漫長,我就擔心不再跳了怎麼辦,但是心臟悔改了,它繼續跳。

 

神在1999年7月份松樹林的時候,讓我們舉辦修養會,把心臟完全的為我治好了。神從來就沒有讓我的生活因為我做不好就失誤,做的好就成功,總是有神幫助。掃羅王雖然神叫他跟非利士人戰爭,雖然他需要戰爭,但是他要面對的是車三萬輛、馬兵六千、步兵像海邊的沙那樣眾多,所以根本就難以抵擋。所以他們戰戰兢兢的在石榴樹下害怕 ,非利士人奔來奔去,想要攻打,以色列人沒有辦法可以抵抗,那時候的約拿單他是王子,父親死之後自己應該繼承王,但是繼承王之後,如果被抓為奴隸那還不如死了更好。雖然他們只有五六百的軍人,面對有車三萬,有馬兵六千,步兵像海邊的沙一樣多的非利士人簡直是不能互相爭鬥的,但是他們在進行思考的時候發現他們已經敗亡了,國家也敗亡了,如果他們當奴隸的話,只能是遭受侮辱和藐視,他再環顧四周也是茫然一片,那是就想我們:“我們不是神的百姓嗎?神不是活著的嗎?如果這位神在我們心裏做工,非利士的軍人那什麼都不是問題。對,神做工的時候我也是嘗一嘗這樣的事情。”有了這樣的想法,既然神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我們不惹事,我們不闖,那什麼時候可以有神幫助呢?我得向前邁步試試。所以約拿單,因為他是王子,身邊的人總是跟隨約拿單拿著長槍拿著刀幫助約拿單征戰,約拿單對少年人說:“我們過到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那裏去,耶和華,或許耶和華向我們做工,神會有可能為我們做工,我們去看看吧!”但是那個名字呢?有一個是險峻的山峰的意思,有一個是光芒的山峰意思,那麼險峻的山峰會有神的光芒嗎?是不是?這種解釋是誰解的?不知道是誰起了這個名字,險峻的山峰,還有一個是神的光,就會顯明神的榮耀啊,我們上去吧!在這裏我們一起看,【約拿單說:“我們要過到那些人那裏去,使他們看見我們。 他們若對我們說:‘你們站住,等我們到你們那裏去’,我們就站住,不上他們那裏去。 他們若說:‘你們上到我們這裏來’,這話就是我們的證據;我們便上去,因為耶和華將他們交在我們手裏了。”所以他們,給非利士人看了他們的樣子,非利士人就這樣,啊,以色列百姓從他們隱藏的洞口出來了,你們過來看看我給你們有什麼東西東西要看了?你聽到了嗎?神叫我們上來了,他們真的就爬上去,因為特別險峻的山峰不能直接登山,所以他們一邊爬一邊上,按人的想法來說,這是很危險的,是不是王子是很重要的?他不能死,而且他被抓為人質也是很不利,在人看來是這樣,但是神在我們當中作工的話,就不成問題了。各位抱歉,我是個牧師,但是我有的時候,跟隨神的時候也是覺得這個應該不行吧!這個事情怎麼能行呢?這個應該不行啊!雖然聖經話語是這麼說的,但是再怎麼看也是這不可能啊?我也有這樣的時候,但是每當這時應該怎麼做呢?撇棄神的話語,接受自己的想法,是嗎?

 

好像誰說是了,是不是誰打瞌睡的時候突然間醒來了?神愛大家,如果大家是沒有罪得赦免的話那就是另外了。但是凡罪得赦免得救的人無論去哪里神與大家同行,所以得救的人和沒有救的人是天壤之別,天壤之別。無論我去哪,無論我做了什麼,都能看到我神幫助我,為我做工。約拿單心裏面有神活著,是我們的神,會幫助我們的,我們上去看看吧。所以他們把那麼高險峻的山峰爬著上去,如果在那個上面拿長槍捅一下就給捅死了。那個非利士人就想那個以色列百姓在洞裏出來了,你們過來看看,我們有什麼好東西,你們過來看看。嗯,好,那我們上去吧,有神要幫助我們。一爬到這個山峰就遇到地震,非利士人就摔倒了;那麼拿兵器的少年人和約拿單,一邊走一邊用長槍捅他們,捅他們就死。一直有神的作工發生了。

 

親愛的各位!神是神,不是人。神做工也是像神一樣,不會像人一樣。所以在我們看來雖然有困難不可能,但是神可以解決這樣的問題,按照神與我們同在的應許的話語,向前進行邁步的時候,神必定會向我們做工。所以大家相信耶穌的時候,相信自己想法的人想跟隨神的話語,但總是感覺會有危險,我不能做這樣的事情,如果這樣停滯不前的人神不能做工了;但是相信神的人看來再怎麼困難不可能也是,只要神同行的話不會有什麼,向前邁步,大膽邁步的話神的能力會做工在我們裏面,所以各位信仰生活最為重要的是神樹立掃羅為王,神要通過掃羅做工。但是掃羅雖然聽到神的話語。那符合自己的聲音,他就跟隨;不符合自己的心,他就不跟隨了。

 

非利士人車有三萬輛,馬兵六千,步兵像海邊的沙灘一樣多。我們只有600人,怎麼能打呢?神說不對,我與你們同在。這裏我們重要的有兩種,在我看來,我的想法是對的,神的話語是危險的,好像會出問題的;但是相信自己的想法,聽撒但聲音的人呢?每當要相信自己做神事情的時候。撒但總是會搗亂,總是會給我們懼怕的心,會讓我們感覺會失敗,所以我們不敢走下去;但是相信神的人是什麼樣的人呢?在我看來現在再怎麼不可能,神還是與我同在的,阿們!大家阿們嗎?在我看來雖然是不行,在我看來會敗亡,在我看來會很困難,但是神與我同在啊!

 

我在通訊訓練所當兵的時候,我們的訓練所有所長,他對我非常的照顧,有一天我在教室做主日禮拜聚會的時候,上校平時在家不會來,週末不會來,但是他當天來了軍隊,聽到讚美的聲音,他就接進我們的教室,打開教室後門進來了,我剛開始要講話語,上校進來了,我突然就想立正敬禮的時候,他就說你繼續你的講道吧,我就繼續我的講道了,一直講了聖經話語。在陸軍上校面前,列兵講話語的時候這事太有壓抑了,講不下去了,所以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說了幾句就結束了,上校就起來,走到前面,如果現在給我這個機會的話,從頭到尾我就會傳福音了,他上臺就說,“能讓我說一句話嗎?”他是誰,誰敢說不讓他講啊!上校站在臺上他說:“雖然不知道你們什麼時候有這兒宗教活動,但是我從來沒有聽到過這樣的報告,”他就說出自己的過去了,6·25事變的時候,他是步兵的中隊長,有一個地區是白馬高地,有一個山峰,南邊也是平地,北邊也是平地,南邊也是平地,北邊也是平地。所以按照戰略來說,那是最為重要的要地,是白馬高地。那叫做鐵血三角地。那麼一個月,有23次會改變主人。早晨韓國軍佔領,晚上會有北朝鮮軍佔領,非常激烈的戰爭。那麼有一個部隊200人去攻打佔領這個高地的話。所有人都會死只有14、15人活命。但是為了佔領這個白馬高地,都在等待著。晚上中隊長就訪問每一個軍人,但是第二天他們都會想到死,想到家鄉和家人就開始流淚。中隊長心裏很難受,這麼年青的,這麼活潑的青年要死了特別心疼,最後見到一個軍兵的時候跪著趴著,中隊長問他你在幹什麼?

 

“中隊長,我在向神禱告。”中隊長大吃一驚。

“你為我禱告了嗎?”哦,現在為你禱告。

“哦,你現在禱告。”

然後中隊長對所有的軍人說:“你們禱告吧,無論你是給佛祖禱告,還是你給菩薩禱告,還是給神禱告,反正禱告。”

 

因為他們都知道了,他們明天早上要死了,不用搶著禱告。所有人特別懇切的說。“我主啊!什麼先主啦,什麼神啊...”人們都在禱告。第二天,中隊長下命令。中隊長生來第一次看到這麼勇敢的軍人,下了命令攻擊的時候他們犧牲率最少佔領了白馬高地。那時候中隊長心裏想:“原來這就是宗教的力量,宗教就是這樣的。”他身受感動,那麼通訊訓練所我們的部隊,我們的部隊連禮拜堂也沒有,也沒有軍隊的牧師。所以上校感到很惋惜。但是禮拜天聽到讚美聲走進一看大吃一驚,看到我在禮拜,就跟我說我們蓋禮拜堂吧。那麼上校上面的山丘上蓋了兩層的禮拜堂,特別的漂亮,本來我們沒有錢,所以到處的搜集沙土,然後送一卡車的沙土的話,會給少量的磚頭,那我們用這個磚頭砌牆,我們好不容易蓋了禮拜堂。

在我們部隊,很少會成為有晉職的,升級的人,但是我認識的這位上校,他升級要到司令部了。他就跟我說,他就跟下邊的人說:

”軍官。”

“是。”

 

“雖然我離開這個軍隊,但是我常常會來訪,一定要樸上等兵繼續舉辦禮拜。”

再三的囑咐了,他可能比我要大二三十年的年紀,很有可能已經去世了,但是有機會我想見見他,那麼每當我生活的時候有困難,神正確的在我心裏活著作工,所以我不想讓神感到悲傷,讓神感到難過了,所以在我看來再怎麼不可能也是,【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雖然我沒有這樣做過,也沒有醫治過被蠍子蜇的人,但是有類似的事情發生的時候,每當我依靠神向前邁步的話,按照人來說有很多是不可能的,但是神總是為我成就了事情,這是我無數次的經歷。同樣無論今天早晨大家是什麼樣的人,那麼通過耶穌的寶血罪得赦免,通過耶穌的寶血相信,成為聖潔的人的話,就會有神的靈與他同在,而且大家當中還有兩種人。掃羅王看到這樣的局勢害怕退縮、戰戰兢兢;但是他兒子約拿單,他想只要神與我們同在的話,軍人多少有什麼問題?恰恰相反他向前碰撞,向前邁步。那麼沒有信心的人碰撞的話,那是非常危險的一個想法。但是我們帶著相信神的信心,無論大家是什麼人,就會有神活著作工了。如果大家害怕的話,不用做大。用一兩件小事情相信試試,害怕傾家蕩產的話,大事情先不要交托,先從小事情開始,培養相信神的信心,用相信神的信心看看。那麼屬於神的人和不屬於神的,受到咒詛的和不受到咒詛的,去天國的和不去天國的,怎麼區分呢?面臨某些問題的時候,你相信自己的想法還是神的話語呢?就會決定一切事情。因為神的話語不同於我們的想法,應該相信神又不該可以相信自己。那不能因為相信我的想法相信神的話語。我也是一點一滴的,放下我的想法向前信心的邁步了。但是非常驚奇的是,神在我們裏面有能力的開始作工起來。這樣的故事讓我開始講的話,熬一整夜也是說不完的,神向著我無數次的作工,所以我是相信神的。有些時候覺得是人為不可能的事情,覺得是困難的,但是靠著相信神的信心向前奔跑的時候,神總是幫助著我。各位,這就是信心,不是茫然的做著善良的事情。奉獻,當然這不是不叫你們奉獻,奉獻是需要的,是好的,獻給神。但是比起任何這樣的東西,每當我碰到一些事情,我的想法和神的想法是完全不同,相反的。這裏神說:“約拿單你向前看看,我給你作工,我跟你同在。”但是我的想法覺得“我跑到山上,他們直接拿刀捅死我怎麼辦?我死了我這個國家怎麼辦?”有這樣的兩種想法總是矛盾,大家心裏也有撒但給的這樣的想法,當然內容可能有不同。但非常神奇的是聚在這裏的每一個人,無論你們是誰,神的想法和我們的想法不一樣,但神就是神,明白嗎?神是哪位?神就是神呐!

 

在這裏有做父母的人,7歲的孩子和媽媽的想法是一樣的嗎?也是不一樣的。15歲的孩子和媽媽的想法能一樣嗎?也不一樣。所以小時候,媽媽應該帶著媽媽的想法帶領孩子,有什麼固執也要拆毀他們的固執,讓他們聽媽媽的話。但是最近孩子們呢,拆毀心的事情很脆弱,如果不訓練的話,一輩子都會很困難。所以我們在神的話語面前,無論我的想法是怎樣的,向神面前放下我的想法,高舉神的話語,用神的話語向前進的時候,必不可少的就是神的祝福。但是跟隨話語,除非我拆毀我的想法,要不然絕對不能跟隨話語的。我在1962年遇到耶穌以前,因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失敗的,我追隨我的方法和想法是完全敗亡,正確的明白不再跟隨我的想法,相信了神的話語。每當這時,神非常有力的做工了。神在現在也是,在江南教會活著做工了,現在也活著在我們當中做工了。大家有問題的時候,無論大家得病的時候,無論什麼事情,大家都有與神同在的樣子。但是總有罪惡的魔鬼會給我放進來,悖逆神的話語的想法,總覺得神的話語會不利,跟隨我的方法是有利的,這樣的事情是邪惡的魔鬼所做的,大家明白嗎?所以大家撇棄自己所有的想法,追隨神的話語的話,從那之後,大家就會成為神人了。

 

掃羅是神揀選的,本來也想給他大能,但是他看到非利士人害怕,戰戰兢兢了,本來相信神就不成問題,但是他不相信神,終究掃羅被撇棄。相反,約拿單和大衛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他們相信神,無論是何時都相信神幫助著我、神愛著我、神引導著我,誰也不能戰勝我的!神會幫助我的!帶著這樣的信心向前邁一步的時候,有神的能力會活在我裏面做工了,我看到了無數次這樣的經歷,這樣的故事實在是太多太多。今天早晨長老會的時候黃孝靜長老就說,布魯裏潰瘍的藥是黃孝靜長老開發的,那麼這個成為藥之前的過程是很艱難的。那麼藥的什麼成分才能治病,這個成分應該列出來。但是他在中醫學呢,沒有仔細學這個,只是大概的學了,所以很難考上。到了貝寧,那個布魯裏潰瘍,聽說黃孝靜長老的藥沒有毒性反作用,而且醫治的速度很快,貝寧政府就說,把這個專案做成為植物藥,因為是用植物做的。但是為了正式登記為藥品還需要很長的臨床的經驗,我們剛開始不太清楚。剛才那個弟兄也做見證,在埃塞俄比亞7月份舉辦了大運會。在埃塞俄比亞的大學那一方,我們沒有能力和信心,希望IYF參與其中,我們懇切的求情。我們去麥克萊大學,牧師們有幾個人一起去,面對1500個志願者義工,說明了幾天的活動日程,大部分聽到南非是比較無秩序的,但是他們非常有規律。因為非洲的部長來韓國看到世界大會的話,他們非常吃驚。一般部長會議,部長會遲到一個小時,但是我們會派一個人站崗,“今天我們休息,去看海邊。”這部長這麼說的話,旁邊的這個志願者就說,“部長,這樣的話我就麻煩了,我就會挨罵了,我們一起去吧。”所以部長一次也不能落下,都跟隨我們的行程,後來他們也很高興了。所以希望我們來進行大運會,我們去了埃塞俄比亞幫助了。這次參加埃塞俄比亞的很多活動,有很多部長們邀請我們繼續幫助他們,所以我們福音的道路越來越寬廣了。我們接受那些短期志願者,受訓之後呢,還給他們傳福音,因為所有的事情都就是為了福音和宣教。那這個事情做的非常好,但是在這次更加接近政府,互相幫助。在這裏遇到了什麼呢?因著神的恩典,WH是世界保健機構,見到那個會長,他也很吃驚。我們在進行著,大家為此禱告吧,因為非洲有布魯裏潰瘍,是非常危險,我們在進行著,為此大家禱告吧。因為非洲有布魯裏潰瘍是非常危險。因為病毒,那個蟲子,直接啃吃人的皮膚,人的肉,雖然眼所不見的蟲子,但再怎麼用抗生素也殺不了。但是黃長老的藥是有作用的。本來上次有多貝爾也能做好,但是有了困難。但這次和錢毫無關係的,黃孝正長老做工,有100萬個患者,得病的話,在家裏會把他趕出去,他只能在外面跟禽獸一樣生活,會致死,因為這個病很淒慘。黃長老蒙了神的恩典做了這樣的事情,不是我們聰明,乃是神給智慧。啊,聖靈臨到我們心裏,這樣神就會幫助我們了,神會告訴我們道路。所以我們所做的牧會,我們的福音,神會為我們成就真是吃驚的很多事情。

 

各位我特別感謝神,只要我們的心與神的心合一、連接。神的心進到我們心裏,神的心與我們連接,我就會有未曾有過的智慧,我就會有未曾有過的愛心。所以訓練短期宣教士的時候,跟一般的學生完全不能相比。同樣出自於這個世界,放蕩不羈的成長,但是接受了我們教育以後,完全煥然一新。以前這樣的學生,年紀大了也容易走向世俗,會帶壞的,但是政府拿他們沒辦法。我們所信的這位神,可以在我們心裏面放進神的智慧、神的愛心,放進來神的愛、神的能力。我們可以愛無法愛的人,我們可以做無法做的事情,神會給我們難以得到的幸福,無論我們做什麼,我們會靠著神度過蒙福的生活。

 

親愛的各位。神尋找誰呢?個子高的人?長得漂亮的人?不是的,乃是與神的心合一的人。不主張自己的想法是對的,在神的話語面前拆毀大家的想法,按照神的話語本身,在我看來覺得不行,但是如果真有錯,神就會負責。所以用信心向前邁步試試,大家當中無論是誰必定會有神活著為著大家做工!大家也會蒙受難以言盡的祝福與恩典。

 

這次在香港,金載宏牧師去活動,很多教會想學習我們的教導,在韓國也是24個非洲牧師接受三個月的教育回去了。接受三個月的教育之後,有一個很大的教會牧師,他的師母也牧會,希望他的師母和兒子也能夠這裏接受訓練,他懇切的求我,我說一點兒都不成問題,以後從2月份開始,全世界的很多牧師都要來到這裏接受教育,如何罪得赦免?如何重生?如何洗淨我的罪?像潔白的雪一樣,如何與神同行?如何得神喜悅?如何有神有能力的為我做工?這基本的幾樣學會的話,無論大家到哪里牧會,都會有神在幫助。韓國教會當中,有很多教會的信徒不超過五個人,有很多牧師過日子非常艱苦,如果他們接受這樣的教育,他們就會非常的喜歡,也會投入,但是那些心不正的人,就會誹謗我們,誤解我們,但很多牧師拜訪我們的聚會就會大吃一驚,原來是這樣罪得赦免的,罪得赦免是如何原來是這樣洗淨的,在兩三年之內,全世界的基督教將不會區分任何的宗派和教派,會成為神的教會,以聖經為主題,不再會互相誹謗,爭執。我們更蒙福的侍奉神,我們在做著這樣的夢。我們相信神會幫助我們的。但在是我們的想法不會高過神的想法,所以放下我們的想法接受神的話語,下次有機會的話我具體以例子說明如何接受神的心和神的話語。基本上,可以說我們的想法是錯的,我們帶著我們錯,神的話語對,帶著這樣的想法我的心只能是順暢。

我們做一下禱告...

2019年1月20日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