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Return to site

當今時代的以斯帖

· 講道話語

我們看一下聖經,以斯帖記3章10-15節

【於是王從自己手上摘下戒指,給猶大人的仇敵,亞甲族哈米大他的兒子哈曼。王對哈曼說:“這銀子仍賜給你,這民也交給你,你可以隨意待他們。”正月十三日,就召了王的書記來,照著哈曼一切所吩咐的,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奉亞哈隨魯王的名寫旨意,傳與總督和各省的省長,並各族的首領。又用王的戒指蓋印,交給驛卒傳到王的各省,吩咐將猶大人,無論老少婦女孩子,在一日之間,十二月,就是亞達月十三日,全然剪除,殺戮滅絕,並奪他們的財為掠物。抄錄這旨意,頒行各省,宣告各族,使他們預備等候那日。驛卒奉王命急忙起行,旨意也傳遍書珊城。王同哈曼坐下飲酒,書珊城的民,卻都慌亂。】

哈曼謀殺猶太人

在舊約聖經《以斯帖記》裏寫了關與猶大人和亞甲族哈米大他的兒子哈曼之間的爭戰,這是我們義人生活當中常常會出現的戰爭。因為這個世界的空中掌權者就是撒但,所以我們需要從撒但的手裏把一個人的靈魂通過戰爭的方式奪回來,所以這樣的話語會發生在我們現實生活當中,耶穌活著引領我們。王樹立亞甲族哈米大他的兒子哈曼為國家最高的治理者,對他來說滅絕一個猶大民族其實一點問題也沒有,但是因為有信神的以斯帖王妃和末底改。本來《以斯帖記》剛開始的時候王妃叫瓦實提,亞哈隨魯王有一天擺設了大筵席叫王妃瓦實提過來,讓她可以頭戴冠冕裝扮以後,想在大臣和百姓面前炫耀一下她驚為天人的美貌,想讓大家都看看王妃是多麼漂亮。但是瓦實提她竟然拒絕王的命令,王就特別的生氣,王按照一直以來的規矩就問了手下的大臣們:“王妃不聽從我的命令應該怎麼做呢?”其中一個大臣就說:“王妃瓦實提,並不只是針對王做錯,乃是得罪了全國上上下下的百姓,因為王叫她來,她居然沒有來。這個消息傳遍天下的話,那全國百姓的婦人就會學王妃,都會悖逆她的丈夫,這樣的話就會激起民憤了,在全國百姓面前犯了大罪。所以借此機會我們要廢掉王妃瓦實提,請王選拔更可貴的美貌女子作為王妃。後來被選拔為王妃的女子就是以斯帖,以斯帖是末底改的表妹,因為父母去世的早,所以表哥末底改一直帶著她,養她。有一天有神的奇妙做工,讓以斯貼當了王后。後來末底改看見王的兩個手下要殺死王,想要造反,所以末底改馬上就上報了這個事實,經過考察,這兩個人被抓住而且被殺了,王就得到了生命。那麼王為了治理這個國家,樹立了亞甲族哈米大他的兒子哈曼,給了他權柄可以管理全國,那哈曼走出城門大門的時候,末底改正好也在場,別人都跪在地上叩拜,但是末底改沒有跪下來,問他:

“你怎麼沒有跪啊?”

“因為我是猶大人,我不侍奉人,只侍奉神。”

所以哈曼就大發雷霆。今天早上我們讀的話語,哈曼就只想殺末底改一人,覺得這個罪還是太輕了,要趕盡殺絕他們所有的民族。所以說:“這個國家居住著一個民族,他們的風俗文化都是乖僻的,不能與我們一起交流,我要把所有的經費,作為銀子獻給王,請王批准讓我們滅了這個民族!”那麼王拿下自己的印章直接送給亞米大他的兒子哈曼,王對他說:“銀子你就不必了,按照你的心願,寫詔書之後執行吧!”所以哈曼叫了人一起開會,在亞達月就是12月13日。最近人們說13其實不是一個吉祥的數字,可能是因為聖經所說的原因。有一個詔書寫著可以殺戮所有猶太人的內容還附帶著王的印章頒佈在全國各省,聖經仔細告訴我們當時末底改和以斯帖做的一切事情。

以前我去長老教會的時候,因為我去教會從來就沒有一次受到過什麼逼迫和阻攔,只有一次是因為我去早,那時候暖氣設備也不好,當時是寒冷的冬天,我父親來問我說:“玉洙,你冬天到處亂跑就會得感冒,所以不去早禱怎麼樣啊?” 從那以後,任何人都沒有干涉過關於我去教會的事情。自從我罪得赦免之後,在這之前我是沒有傳這個福音。但自從傳福音開始,有很多人興起來說我們是異端,並且起來敵對我們。那麼韓國教會為什麼說我們是異端呢?因為我們靠著耶穌基督的寶血罪得赦免了,所以說我們是異端。現今韓國教會的錯誤在哪里?當耶穌為我們釘十字架而死的時候,聖經也說過:【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他身上。】那麼當耶穌釘十字架而死的時候,不是因為耶穌有罪而死,耶穌沒有罪,耶穌是聖潔的,是神的羔羊。耶穌背負了我們所有罪的重擔釘在十字架而死了,耶穌的死是因為我們的罪。

財主犯罪的故事

以前韓國有這樣的說法,年紀很大的財主犯了罪之後被抓起來。法官說:“要打棍二十回”。財主就想著我的年紀已經老了,如果被打個二十下棍子的話,他自己活不下去了。所以他絞盡腦汁就想起一個侄子去找了他。

“叔叔你最近為什麼愁眉苦臉?”

“哎呀,因為我做錯了一些事情,要被挨二十下棍子,我怕被挨了二十下棍子,我就不能活了。我能不挨打嗎?這可是官府所定的規矩。”

“叔叔你可以不被挨打”

“什麼?有這種辦法? ”

“叔叔你不是有的是農田嗎?你給我十畝農田再給我一頭牛,那麼我可以讓你一下棍子都不會被打。”

“你這是什麼意思?說來聽聽。”

“哎呀,叔叔你就放心交給我。”

他的侄子都幹什麼了呢?找到他們村裏面最有能力的小夥子,跟他說:

“你怎麼還沒結婚呢?”

“我自己哪來的樓房,現在自己快餓死了,你還奢望什麼?”

“你以為沒有錢就不能結婚嗎?十畝田地夠不夠?”

“哪來的十畝田地啊?”

“我給你不就可以了嗎?”

“你這是什麼意思?”

“給你不比你努力更好嗎?”

“哎呀,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呢?”

“我有一位叔叔,明天早晨一大早要去官府,你可以過來,已經準備了相關事宜。

叔叔見到這個小夥子說:

“哎呀,不是別的事。我給你一套房子和一頭牛,無論做什麼你都可以做嗎?”

“行,什麼事情都可以包在我身上,讓我做什麼呢?”

“你代替我被打20棍,行不行?”

“什麼?二十下棍呐?”

他仔細想:打二十棍最多把人打暈了,這不會死了吧?也就受苦幾天就行唄。這樣做的時候,真的是漂漂亮亮的得到了一頭牛、田地、房子,還娶到媳婦。但是一想到二十棍的時候,他絕對不敢去嘗試:要被挨打還是不挨打呢?他心裏一直是定不下來,當他心裏想到,要不是這個機會的話,一輩子哪有什麼機會得到十畝田地?我什麼時候可以買牛、買房子可以結婚。他下了決心,這不算苦,我想從正面挑戰。然後他說:

“那我就決定代替你挨打,你給我一套房子,還有一頭牛,還有田地。”

“哎呀,太感謝你了,我們喝杯酒。”

真的是喝醉了酒,到了官府說:“我來代替某某某挨棍子來了。”把他拴起來,開始打屁股。一個、兩個,天啊,這麼疼。我在軍隊的時候,我們班裏的一個戰友,當逃兵之後又抓回來,用鐵杆子打他五十下,一周以來他都不敢坐著。在通訊訓練所有三種,因為我們是最老的前輩,打鐵杆子我們是第一期。在前輩面前抽煙的話,就不能拿著自己的嘴吃飯;如果在前輩面前不敬禮的話,不能用自己的腿走路;如果面對前輩抽煙的話,那不能用自己的屁股睡覺。因為挨棍子的時候實在是太疼了。但他想已經開始了,就應該忍到底。1、2、3就這麼挨打的時候,屁股都快著火了。13、14、15、16、17的時候,這個人直接暈倒了。那麼18的時候,緩過神來,20下他還醒著,真的被挨個打。打個半死之後呢?朋友們一擁而上把他從木頭上給解開之後,帶到房間裏為他治療用濕的毛巾摩擦著傷口。他從這個昏迷不醒的狀態醒來之後發現:“哎呀,這不是我自己的家,怎麼回事兒?”朋友們告訴他:

“你已經挨完20下棍子了。”

“哎呀,太感謝了。”

但是他說:“哎呀,我的屁股。”雖然短暫的疼痛,短暫挨打,但是他可以得到一輩子的幸福生活,所以他決心這樣做了。

聖經的力量

基裏巴斯的海洋部部長,也光臨我們這次這個活動。這位部長是地位非常高的,他說:“我來是為了補助師母。”真的是歎為觀止的程度。一般這個事情告訴給教會的人,那麼這個基裏巴斯的一位小夥子,因為心態太好了,那部長也是對妻子特別好,遠到韓國來,只是為了給妻子當護理。這樣一來,我們教會青年姊妹們肯定也想嫁到基裏巴斯,因為那裏男人的心裏非常溫暖。那麼《聖經》記錄著耶穌永遠洗淨我們罪了。其實我的學問也不多,但是《聖經》就是這麼寫的,所以《聖經》才是對的。最近很多人都說《聖經》不是神的話語,是因為他們沒有讀過才會這麼說。我常常就說《聖經》用韓語的頁數來說是1800多頁,讀一頁差不多需要兩分鐘,那讀400頁需要3600分鐘,3600分鐘是60個小時。那麼一天讀十個小時的話,在六天之內能讀完一本《聖經》。那麼一周以來,一直讀這個新舊約,反復作了好幾次了直到現在。那麼《聖經》讀第十次、第二十次、第三十次。說實話上大學時候,對於《聖經》總說它的意義一直是粗心。聖經如果讀好了,所以讀聖經的時候,一周讀一次聖經的話一年下來可以讀五十次以上對不對,五十次。各位,就這樣讀四年的話,讀聖經都能讀二百次了。那麼讀二百次聖經的話,無論是精神方面還是事業、企業方面,沒有任何人會及得上你的智慧。在那裏涵蓋著所有智慧、能力和恩典。我們心裏來臨懼怕、擔憂,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的心遠離神的話語。如果神的話語進入我心裏的話,什麼問題都可以解開。

今天也是,我所講的內容就是亞甲族哈米大他的兒子哈曼得到了權柄。那麼王就摘下自己的蓋章直接遞給哈曼對他說:“你隨心所欲吧!”哈曼就想著要不要都殺死猶太人,但是還是把日期定在12月13號。那麼12月13號人們都聚在一起要殺死猶太人,而且滅絕他們的財物,掠奪他們。但是亞哈隨魯王裏面一直貼著這樣的信封,猶太人上次的截止日期是12月13號。其實我們都要死的,不夠的,猶太人曾經遭遇了難以言盡的痛苦。我讀這聖經話語的時候只能是向著神說:“其實我是什麼都不是的人,向著我這樣的人,也有相對我來說是非常困難的,難以負擔的事情。麼,需要打開聖經,把我的故事和聖經的故事聯合在一起。因為聖經的話語實在是太多了,不能把主題放在那裏,人生的一個主題就是我自己所承受的,這馬上一目了然的都能看出區別。真的是按照樸牧師一模一樣的做了這個麵包,也就是說正確的得到瞭解決。我們教會的一個姊妹,正在賣著進出口的貨物,那麼把進口的東西拿過來之後就隱藏起來,沒有交稅,被抓了。這姊妹就跟我說,她仔細的說明給我。其實牧師要回答別人的時候,不應該告訴她好聽的或是優越的話,而是告訴他神的旨意才行。我就跟著姊妹說:“姊妹你聽我話,你不要在意那些海關人員,而是你站在神面前,你準確的在神面前不要隱瞞任何東西,直接上報和報告吧!”不要只想著如何掙錢,一直做小的事情,突然做大的事情的話,人生很難,就會把持不住是敗亡的人,那這位姊妹會這樣做嗎?我們也不知道。那麼別人都能聽到,但只有自己聽不到,海關都知道了後面要做的和拿的東西,當時還被罰七億。這位姊妹說到了現在還沒有償還清楚,因為還剩一億沒有還。就這樣過一年兩年三年四年的過程當中,在這個行業沒有人不認識這位姊妹,那我們覺得太愚笨了,應該起一個新的名字!但是這位姊妹說從那時開始神幫助我們,所以就開始了工作,不知道這公司壯大了多少。那麼在生意裏面有很多各式各樣的人,當我受到困難的時候,我該怎麼托運?怎麼就是把這樣的東西像托運一樣托運到神面前,只要把我們的心交給神,把我的問題托運給神的話,神必定會給我們解決。

以斯帖記也是另一種神的檢查。傳福音的時候也受盡藐視,也是被人踐踏,被人排斥。但是我的經歷不只是集中於自己,還依靠著神的話語,有時候被一些惡人控告為貪污受賄,然後受了審,我受審的時候檢察官他用假的情報,假的證明書來威脅我,而且誣陷我,最後他自己被炒魷魚了。那麼無論是檢察官也好,律師、法官也好,任何人都在神之下,有無數的敵對,也有無數的吵架,為什麼?因為以前我偷盜犯錯的時候,沒有人說我是錯的,我是靠著相信主的信心活著,相對來說撒但就要給我們更多的困難。

今天早上讀的這聖經話語,也是聖經很多故事當中的一類。聖經3章10節說了什麼呢?【於是王從自己手上摘下戒指,給猶大人的仇敵,亞甲族哈米大他的兒子哈曼。王對哈曼說:“這銀子仍賜給你,這民也交給你,你可以隨意待他們。”】那麼在正月十三號,隨著哈曼的命令,亞哈隨魯王按照名字寫名字,但是忽略不計,直接打上了王的印。那麼在亞達月12月13號這一天,所有的男女老少婦女孩子有一個約定是要殺戮他們,而且奪取他們的任何東西。那麼王的詔書隨著王的印章已經頒佈下來,這個時候有兩種道路,一個就是逃跑,一個就是碰撞爭戰。但是逃跑的話被抓死的概率是很高的,有可能小心翼翼地躲開了那種局面。但是直接碰撞的話,詔書上已經印著王的蓋章。亞哈隨魯王國,王如果蓋上印章,那麼這個人消失死亡。自從發生這樣的事情,以斯帖與末底改發生什麼事情了呢?以斯帖在王宮的時候聽一些消息,就是末底改要穿著麻布衣服躺在城門口,俯伏在地。所以以斯帖想:我表哥怎麼穿麻衣?因為城內是不能穿麻衣的,所以他在城外,以斯帖就叫人去換衣服,找個新的。但是他並不是想要進來,他看到了哈曼要殺死猶太人的詔書。那麼這個人就想一想,關於見王的時候,無論是誰,王沒有先叫他過來,她就直接傳過去的話,只有死,除非王伸出金杖,這個人才能活。我沒能走到王面前已經是30天了,我有什麼膽子敢說這樣的話?但是末底改從容的說了:“你別以為在王宮就可以自己脫離這個局面,如果這個時候你坐著不吭聲,那麼猶大人要通過別的方面得到拯救,但是你和你父家將要滅亡,你得到王后的位分不就是為了現今的機會嗎?”人們雖然喜歡好的結果,但是更喜歡現實的東西。如果結果不好的話,我們就很容易隨之就擔心,非常重視眼前的這個環境,怕王不伸出金杖自己只有一死,所以非常的困苦。末底改到以斯帖面前,你這個時候如果閉口不言的話,猶大民族要通過別的方法得救,但是你和你的父家就會滅亡,哪知神讓你當王后,不就為了今天嗎?末底改說:“你不要以為自己是王妃,就可以獨自活下來。”所以我們作為最後一次,那冒著生命的危險不要得說一句:“去見王一面。”

當時以斯帖就說:“我要召集書珊城的所有猶太人,三天以內要禁食禱告,晝夜也不吃也不喝,只是禁食禱告。我也是晝夜三天不吃不喝,會與我們的人一起禁食,也會破例走到王面前,要死就死了吧!對方就定下心來了。那麼以斯帖為了讓王看著漂亮,所以三天以來減肥了。第三天的時候,王妃以斯帖帶著王服帶著王冠緩緩的進入這個宮殿,心裏該多麼著急,多麼害怕。怎麼辦呢?我死了就死了吧!以後我還怎麼能維持生命。所以看聖經的時候最為奇妙的就是王在宮殿大門,正好面對著正門坐著,他面對正門在思考一些事情。但是他馬上就知道,大吃一驚:噢?這是誰?不是只有死路一條嗎?到底是誰呢?王大吃一驚,這門突然漸漸的打開了,最先看到的是以斯帖的這個裙尾,又看到腰肢,又看到以斯帖的面龐,王大吃一驚了,以色帖走在王面前他馬上就伸出了金杖,就得以存活,對吧?以斯帖走上前去摸了金杖,因為不知道這是真正的事實還是夢,發生了實在是感激的事情。王也伸出金杖,那麼以斯帖摸到了金杖,以斯帖是能活了。問題是什麼呢?王沒有呼召以斯帖。如果王不呼召來的話只有一死,是冒著生命的威脅已經定下心來要死。王特別好奇以斯帖到底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王后以斯帖到底是因為什麼要冒著生命的危險,還要敢站出來見我。如果是我的話:“你到底有什麼事?有話快說,快說說。”但是國王陛下可不這樣,他就想著自己的體面。“王妃以斯帖你的所願是什麼?你的要求又是什麼?連國中的一半都要賜給你。”所以以斯帖說什麼呢?“我若在王面前蒙恩,若王以我為美,我為了王擺設的宴席,請求王跟隨哈曼一同光臨。”那麼瓦實提和以斯帖是不一樣,瓦實提是叫她來她也不來,以斯貼呢?她要來的話,生命有危險,又會死,但是她還是走到我面前。這個王妃她是相信我。王問了她問題她卻不回答。那麼以斯帖說為了王準備馬車,也是叫駕車人過來,到達了以斯帖所準備好的場所。在宴席上就倒酒,這樣喝完以後,其實王根本心不在於酒,也不在於什麼各種演出的舞蹈,乃是他心裏一直好奇王后以斯帖到底是有什麼困難她卻不說。如果是我的話:“這是諭旨,你們趕快給我回應。”比如說我們馬上就要這樣攻擊,王求問了王后,“以斯帖到底你想要得到什麼?你所願是什麼呢?連國中的一半都會賜給你。”不知道王妃是大大的高興,興高采烈,還是悶悶的說話。雖然不清楚但是她說:“陛下,如果你願意我們的演出,請明天一定要再光臨。明天會按著神的話語進行,所以我也是急性格,馬上就要做。結束了這樣的活動,那麼王就思考了,肯定王后以斯帖的身邊發生了什麼事情,就是研究不出是什麼原因來。在王后以斯帖身邊有了問題、困難。到底這是什麼樣的困難?

那天晚上睡不著覺了,因為睡不著覺了,隨便穿了衣服以後就出來。有辟探和提列要擊殺王,背叛造反的時候被末底改告發了,王的性命得以存活。這時候王就非常的吃驚,拍案叫好:“當時這兩個忠臣救了我,有沒有回報他們?”下邊的臣僕說 :“沒有,沒有給他什麼。”又問有沒有給這個人頒發什麼獎品,下邊的人就說:“王啊,雖然慚愧的告訴你,在我們看來這沒有產油的地方。我是一國之王,救我生命的恩友,那個時候就已經改變了,我一直是沒能做這個相應的獎賞,到底要獎賞什麼才好?那時候哈曼為了能夠尋求王,做了萬全的準備。王就問哈曼在哪里?王再問他說:“我願意抬舉的人,我該做什麼才好?”哈曼就想最近運氣怎麼這麼好呢?王給了我最高的印章戒指,昨天王后還想約我,今天以斯帖又邀請我,要抬舉我是吧。

王給了我最高的印章戒指。昨天王后還想約我,今天王后以斯帖又邀請我們。這是因為要抬舉我是吧。他也想成為尊貴的人:我得做什麼才可以。我都做過,但是只有一個準確的,我還沒做過,是王穿的王服我沒穿過。我雖然應有盡有,但是王戴的王冠卻沒有戴過。所以他在王面前說:“為了得神的喜悅。”在王擺了宴席之後,王就想:“哈曼這個傢伙,原來他想當王啊。”王馬上就看出哈曼的心。因為哈曼說:“王所喜悅的人,應該穿著王服戴著王冠騎著王的馬,在城裏走。”所以王就馬上想到,這個傢伙原來是貪心,他想佔有我的位置和王位。所以王說:“馬上到末底改面前,撕裂你的衣服,穿著王的衣服,而且還要說王所喜悅的人要這樣做。”他開始頭暈腦脹,“我到底怎麼回事,我來就是為了抓末底改,這個事情到底怎麼回事?”我看這新舊約66卷的應許和歷史,神從沒有違背過向著我們的應許,所以我相信這聖經。在我生活當中也有大小不同的很多問題,困難的時候,神從來就沒有忽略我,不理我。在我困難的時候,得病的時候,因為神是信實的神,按照應許為我成就。從那以後,哈曼還能怎麼辦?他只能呆在家裏。而且哈曼還說:“王所喜悅的人就該這樣。”百姓們開始竊竊私語的笑了,哈曼之前不是非常至高的人嗎?他還拿著馬的韁繩嗎?真是可笑。而且繞了一大圈又回來。家屬們如果他們知道末底改是猶太人。如果真是猶太人,如果他是相信神的人,我們是戰勝不了的。

諭旨:哈曼馬上赴宴!所以他到了宴席的位置,哈曼就想著,哎呀!王后以斯帖是最邀請我的,我應該解解氣,喝喝酒!但是,王對王妃以斯帖說:“以斯帖啊,你的請求是什麼?你的要求是什麼?就算國中的一半我也會給你。”按照應許,王妃就說了這樣的話:“我若蒙王的恩典,把我民族的生命賜給我,如果他們不使平民百姓的痛苦的話,我也不會大打出手。”想到這一點,王大吃一驚!“你們到底說什麼?居然有敢動王妃生命的人。”王就問:“到底是誰擅敢要殺死王后,這個傢伙居然在哪里?誰要殺死這個國家的王妃,要殺死她的民族呢?”王妃靜悄悄的說:“陛下!這個傢伙不是別人,就是哈曼。”本來要掛末底改的高高的杖杆,人們為了抬舉哈曼。“你這個放肆的傢伙!”王沒有辦法抑制住自己的火氣,王也不能拿空手去打他,王太生氣了就走出去。哈曼真的快要死了!所以他到以斯帖面前俯伏要得到生命。但是王蹲下一看,原來哈曼趁我不在的時候,在王宮裏還要強姦我的王妃嗎?雖然是很牽強的理由,但是人們把他帶走了。一個臣僕說:“王啊!為了殺死猶太人和末底改一家,已經掛上了五丈高的木架,”人們都從遠遠地看著掛在木架上的人。末底改本來肚子沒有這麼鼓起來,沒有這麼胖。那個屍體不是末底改而是哈曼!親愛的各位,當我們人生中也有困難的時候,也有累的時候,因著耶穌的寶血洗淨了我們的罪,把我們的福音完全的栽中在心裏,本來有無數的人想要傷害我,妨礙我,但是恰到時候神總是從他們手中拯救我,特別感謝神這樣做工保護我,所以我們相信這位神。有的時候沒有道路了,走投無路了,是非常絕望的這樣的處境,但是看以斯帖記,非常奇妙。王后也是,因為神早就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所以王后從瓦實提也改變成以斯帖了,以斯帖帶著信心拯救猶太民族。走在王面前的時候是充滿了懼怕,神讓我成為王后就是為了現在這個時候啊!打開殿的門一聽,王正好面對著正門做著,跟以斯帖的眼睛碰上去一起,“王后以斯帖,你到這裏什麼事情?你怎麼到這裏來了,本來是不應該進來的,為什麼要來這裏?趕快來吧!”馬上就看到。讀聖經的時候,我們已經提前相信神的話語了,

1962年後的生活

自從1962年為止,在那之前我幹了很多壞事兒,1962年接受1962事件過了12年整時候,1951年我的母親去世了,是我七歲的那年;而且自從1951年到1962年53、54、55、56、57、58、59、60、61、62、63這是13年以來,51年到63年11年以來。對他來說沒有喜樂也不會出來;不知道什麼叫幸福,只是肚子餓了,實在是餓著肚子了,最近的孩子因為吃的飽撐得不想拆毀心,但是肚子餓的話。拆毀心是特別特別的容易了。吃個土豆也是叫他做什麼就做什麼。非常的滿足!1962年5月份的時候。報名參加少年軍官。但是被落榜了。因為大門牙碎了一小塊。當時我就是十九歲,我想所有人當中最醜陋的人。10月7日早晨,我突然明白了因著耶穌的寶血洗淨了我的罪。我的罪已經洗淨了。我就想呐喊我的罪洗淨了,我已經是義人了,我已經聖潔了,特別的感激。真的是想在神面前獻上奉獻金,但是沒有錢,過了一個月兩個月也是兜裏面一分錢也沒有,根本沒辦法得到錢。那時候我們常常唱讚美,雖然總是哭用眼淚也償還不了主的愛,我能獻給主的只有我的身體了,我就把我的身體獻給主。過一個月兩個月也是,兜裏一分錢都沒有,根本沒辦法得到錢。那個時候我們常常在讚美。雖然總是哭,但是也不能用眼淚償還出的愛。我能獻給主的就只有這個身體了,我就把身體獻給主,有這樣的讚美。我也是想要把我自己身體全部都不吝惜的獻給神,因為我太醜陋了,我就想我這種人能用在哪里,我有什麼用。關於要當牧師,我就連想像都沒想像過,沒有想像過我能當傳道者。

不過六二五事變之後,很多家庭裏的男人死了,只剩下女人的家庭又特別多,偶爾有事情就拜訪他們的家庭。她們煙囪壞了,就往外漏煙,或者是她的屋頂漏了,下雨的時候往下漏雨,這一切她們就修不來,也不會修。我想這樣的事情,打雜的事情,我覺得我自己能做的好。當時已經年紀大了,到了婦女家裏,都修完這設施以後,那麼修理她們的房屋之後,我一出去說再見,到後面也是想著再見的時候,我想這種生活實在是幸福了。所以我在主面前說:主我雖然我什麼都不會做,但是如果主願意使用我這種人,我想奉主的名獻上我自己的全部,每天都給教會的孩子們整理鞋,而且打理這個花壇。現在過了很長歲月,已接近50年了,這樣我想我只能活到60歲了。我計畫著只有十年的時間生活,一直做這樣的事情,但是到了60還沒有死,現在都快八十多了,也還是很健康。想到這個事情不知道,多麼感謝,熱淚盈眶。我這種人算什麼呢?神打開了福音的門,愛了我這樣的人,當時沒有一個人喜歡我,沒有一個人是安慰我的,耶穌,卻愛了我。有一天看到我自己已經是牧師了,我算什麼牧師呢?我這種人算什麼牧師?耶穌向著我,讓我派遣宣教師到全世界,讓我舉辦CLF,讓我舉辦歌格拉西阿斯,看到神在幫助著我。雖然有敵對,也有困難,但是主都為我征戰了。親愛的各位,這個聖經不是平凡的故事,就像末底改的故事,我們傳福音的時候也有困難和問題,每當想到有問題的時候就想躲避、就想中斷、就想拋棄,但是主說:“不對呀,我幫助著你,我看顧你,我要與你一起征戰!”一直以來有無數的困難和問題,他從來就沒有輸過仗,因為有這樣的神同在,聖經非常明確的,都已經記載好了。場上弟兄姊妹們過來跟我交談:牧師我得了癌症,牧師我怎麼怎麼樣,怎麼怎麼樣,有什麼病。聽他的話之後,在聖經裏翻找像他一樣的類型:這個人是撒勒法寡婦一樣的類型,這是生來就瞎眼的類型,神就會這樣做工,你就相信吧!神真的按照話語做工,而且看到弟兄姊妹們很幸福快樂。對於上次復活節,河川的洪姊妹來了,聽說她的視覺神經都死了,絕對不能看見。她覺得死人能活,但是自己眼睛都不能再看見了。但是見到這位姊妹跟她交通,那麼你相信神,對於神來說睜開眼睛一點都不難,很容易,神就是願意做這樣的事情,你只要相信就行。看到了神真的做工,她父親得救,她母親也得救,非常的欣喜,成為世界最幸福的人了。

面對神生活的世界

很多弟兄姊妹也看著。耶穌基督,無論是昨天、今天,還是永遠都是一樣,而且通過我們願意傳這可貴的福音,釘在十字架上已經洗淨我們一切的罪,但現今還是有很多人說自己是罪人。如果耶穌死在十字架上我們還是罪人的話,耶穌死在十字架上的事情就失敗了,不是嗎?很多人讀著聖經還是被騙了,認為我們還是罪人,如果我們說沒有罪的話,就說我們是異端。就算天下都排斥我們,但是神喜悅我們傳講這福音,相信神會為我們成就這福音的事情。“姊妹啊,你去找找你的父親。”因為父母離婚了,這個姊妹和父親簡直像仇人,但是聽了牧師的話去找了,而且和父親有了非常溫暖的交流,下次我也想去見見這位父親。我們裏面因為有神活著,看起來不足,其實不是不足;看起來軟弱,其實不軟弱;看起來不起眼,其實不是不起眼,我們不再有憂慮和擔心,因著耶穌渡過蒙福的生活。猶太人每當走到街上的時候,有王的印章蓋上這個公文:亞達月12月13日要殺死所有的猶太人。“哎呀,怎麼辦?真想把詔書撕裂。”在哈曼死之後,因為以斯帖她哭著說:“求王取消哈曼的詔書吧”。王說:“這可不行,因為在我國的法律裏面,用王的印蓋的詔書,王自己都不能取消。所以你也是,你也寫詔書。”把給哈曼的戒指轉交給了末底改的時候說:“我們猶太人,亞達月12月13號都聚集在一起,聚一起殺死那些敵對我們的人和我們的仇家。”同樣的檔,在公告欄有兩種:一個是亞達月12月13號要殺死所有的猶太人,或者亞達月13號殺死所有反對猶太人的人,但越看越覺得後者更有力量,全部都想當猶太人,全都想移民,猶太人就突然多了起來。人們坐著車,開著好車,穿著好的衣服。而且掙錢,只看到這個面目人就會開始厭煩。那麼通過聖經能看到神的心意,所以我就總是自己獨自的整理,在新舊約66卷裏包括了這麼可貴的神的應許,如果我是末底改,如果我們是以斯帖,我們按著耶穌的寶血罪得赦免了,凡是相信耶穌的寶血接受的人,就會有這樣的神在保護著我們,幫助著我們,所以我們要傳播這個福音,從明天開始的大型佈道會,我們為了主,主為了我們,比起自己的財產更是願意付出給福音,即使我為我自己一分錢也沒有攢起來,讓主為我,我為主,我兒子也是,我沒有特意讓兒子變的出類拔萃或者出色。比起我養我的兒子,神養我的兒子更好;比起我養女兒,神代替我養女兒是要好的多了,看到神帶領我的兒子,帶領我的女兒的時候,非常的感謝神。而且看到神帶領我們弟兄姊妹實在感謝,但是仍然在我們當中有不相信神的、撇棄神、跟隨人的手段和使用人的方法的人大有人在。希望大家放下屬人的手,歸向神,那麼大家這就是這個時代的以斯帖,就是這個時代的末底改,希望神的恩寵與祝福充滿大家。

我們做一下禱告。

2019年5月12日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