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信仰中,困難的事情

· 講道話語

我們看一下聖經,以斯帖記4:117節

 

末底改知道所做的這一切事,就撕裂衣服,穿麻衣,蒙灰塵,在城中行走,痛哭哀號。 到了朝門前停住腳步,因為穿麻衣的不可進朝門。 王的諭旨所到的各省各處,猶大人大大悲哀,禁食哭泣哀號,穿麻衣躺在灰中的甚多。王后以斯帖的宮女和太監來把這事告訴以斯帖,她甚是憂愁,就送衣服給末底改穿,要他脫下麻衣,他卻不受。 以斯帖就把王所派伺候她的一個太監,名叫哈他革召來,吩咐他去見末底改,要知道這是什麼事,是什麼緣故。 於是哈他革出到朝門前的寬闊處見末底改。 末底改將自己所遇的事,並哈曼為滅絕猶大人應許捐入王庫的銀數都告訴了他; 又將所抄寫傳遍書珊城要滅絕猶大人的旨意交給哈他革,要給以斯帖看,又要給她說明,並囑咐她進去見王,為本族的人在王面前懇切祈求。 哈他革回來,將末底改的話告訴以斯帖; 以斯帖就吩咐哈他革去見末底改,說: “王的一切臣僕和各省的人民都知道有一個定例:若不蒙召,擅入內院見王的,無論男女必被治死;除非王向他伸出金杖,不得存活。現在我沒有蒙召進去見王已經三十日了。” 人就把以斯帖這話告訴末底改。 末底改托人回復以斯帖說:“你莫想在王宮裏強過一切猶大人,得免這禍。 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 以斯帖就吩咐人回報末底改說: “你當去招聚書珊城所有的猶大人,為我禁食三晝三夜,不吃不喝;我和我的宮女也要這樣禁食。然後我違例進去見王,我若死就死吧!” 於是末底改照以斯帖一切所吩咐的去行。】

 

我們在過信仰生活的時候,最困難的是什麼呢?並不是獻上十分之一,或者是奉獻,也不是遵守早禱時間啊,遵守律法。最為困難的就是神的觀念和我們的觀念完全不同,我第一次在首爾買了汽車,那個汽車叫做pony,是小型的轎車。有了小型轎車也是有很多生活的變化,本來冬天比較寒冷,所以要穿著大棉襖,但是有汽車以後呢,就不需要大棉襖了,因為一般開車去,從車裏出來,沒走幾步就能到家了,不需要大棉襖,而且我在住樓房的時候呢,一週一次,去義政府監獄作為教導委員舉辦查經班,沒有轎車的時候我還要坐大巴,到了政府附近還要坐計程車到監獄,差不多倆三個小時了;但是有轎車之後一個小時不到就到了那個目的地,生活完全不同,所以大家都願意有轎車,而且有了轎車也是願意有更好的轎車,是吧?那麼耶穌來到我心裏之後,如果讓我說出我到底哪有什麼變化的話,比這個有轎車的變化,要大了十倍百倍以上了,關鍵是我要把這些要細膩的告訴我們教會的聖徒,如果耶穌我們眼所能見的話,我可以手拉手,把耶穌帶到大家面前說這就是耶穌,有什麼困難找他就行,但是關鍵是耶穌是見不到的啊。雖然我可以講解這些事情,但是耶穌真在我身邊和不在我身邊是完全不同的。因為耶穌是眼所不見的,雖然是活著,但是相信耶穌同在確是不容易的,所以帶領一個人走向信心是很難的,而且我也是做的不是很好,但是過信仰生活的時候關於洗罪的這個問題,我們如果不是用信心的方式解決,用別的方式解決的話,直到死的那一天為止,一丁點兒的罪都解決不了。但是因著信心解決這罪的問題,如果我們正確的知道相信耶穌之後罪得赦免的話,無論大家是誰,那大家再怎麼想過以往的生活,卻再也不能過著以往的生活了,會變得非常榮耀的生活。

 

我特別幸福的是,作為牧師我在傳福音的時候了,人們心裏也有困難和痛苦,我就接近他們,給他們介紹耶穌基督,給他們連接耶穌,看到他們裏面有神作工的時候我就感到特別特別的幸福。上次我也說過,一個姑娘。因為皮膚不好吃了藥,但是視覺神經死了,所以不能看見了。但是我跟沈洪燮弟兄交通的時候去了合川教會,正好那個姑娘也在那裏,當時我就給她按手禱告,我就忘了這個事情了,但是上次真州聖誕主題音樂會的時候,看到了這位姑娘和她的父母。本來這個姑娘,視覺神經都死了不能看見,但是自從我按手禱告之後呢,開始能讀字了,能看見字。剛開始她看不見的時候,她洗完襪子疊在一起,但是她穿了襪子,總是不配對的,但是她能看見之後呢,她能穿配對的襪子。那麼耶穌在大家心裏能做的事情是無窮無盡,但是我們遇到問題的話,我們就會懷疑耶穌就能解決這個問題嗎?然後我們就心裏想:“我沒有信心,我不行。”大家會有這樣的反應。如果讓我講出罪得赦免信心的生活的話,就像考駕照的時候一點都不會開車的人讓他考駕照,相比這個來說,用信心生活要容易的多了。我剛開始考駕照的時候,理論我覺得很清楚,但剛開始上車,踩這個離合器,又踩油門,覺的這個拍子不對,車一停一頓的,本來車要非常柔順的停下來,也是非常的柔順的出發,溫柔的出發,但是剛開始不行,剛開始覺得汽車很大,馬路卻很窄。所以怕開車;但是開車越來越熟悉以後,馬路反而覺得大起來了,汽車覺得小起來了。所以可以隨便開車,任何地方都能開了。那麼相對開車和信心的生活來說開車是難以相比的,開車得到的益處,和信心生活得到的益處是難以相比的。金忠煥弟兄得了癌症之後幾乎要死了,估計我已經說了幾百次這樣的見證。但是金勝勳牧師在全州,我給金勝勳牧師打電話:“金勝勳牧師,你去一趟金忠煥弟兄的醫院。”他去了一趟,他回來用非常嚴重的語氣說:“金忠煥弟兄的醫生說活不了幾天了。”第二天我有事情要去光州所以我跟我兒子妻子三口人去了光州,去光州的路上我和妻子說:“我們提前一個小時出發吧。”那麼提前一個小時出發,要拜訪一下全北醫院的金忠煥弟兄吧。”我跟妻子一起去了全北大學的醫院拜訪金忠煥弟兄,剛剛打開病房的門,雖然是病房,但是病房已經充滿了死蔭的氣氛,這個弟兄到底是死了還是活著還是昏迷不醒?反正他是閉著眼睛,人就沒什麼反應。而且弟兄的妻子直接低著頭不言不語的,對他來說丈夫已經死了。他的母親坐在床的對面,只是流著眼淚,所以我一進病房的時候心裏就想到。打開病房之前沒事,但是一打開病房的門就覺得死亡的氣氛在壓抑著我。人都沒死他們心裏已經死了。如果這病房進來的不是樸玉洙牧師,如果耶穌進來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情?肯定就會把他救活。然後我心裏就想,“你不是也有耶穌嗎?那就可以救活了呀。”我就開始大喊大叫:

“金弟兄!你起來給我睜開眼睛。”

“是,牧師啊!”

 

我就跟他說了:“醫生說你過不了一兩天,但是這只是你的環境。現在有耶穌同在,雖然這位耶穌不像以前一樣有身體,但是如果耶穌在這裏的話肯定能治療你啦!重要的是,電是通過電線流動的,無論是好的房子壞的房子,無論是乾淨的房子還是髒的房子,只要有電線就會有電,無論是洗衣機,冰箱。但是神不是通過電線流淌的,也不是通過水管,也不是通過高速公路,神是信心的流淌的。如果你的心,金鐘煥你的心與神的心連接的話,神就會跟你合一了。因著你身體的那個癌症你現在快要死了,但神拯救你的話這一點兒問題都不是了呀!你能明白嗎?”

我問他,那麼現在我要告訴你神的心和你的心如何連接起來,給他說明了方法。

“金弟兄,我在讀聖經的時候,聖經裏面常常出現耶穌治療病人的話語。馬太福音、馬可福音、路加福音、約翰福音,死去的拉撒路也救活了,還有寡婦的孩子也可以救活,救活了很多很多的人。這樣的耶穌看到有病的人,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總會治療他們。如果這位耶穌在這裏,那必定會治好你,看到你要死了不會睜只眼閉只眼就要走了,金弟兄你也會這樣想嗎?”

他就點頭,我繼續說:

 

“耶穌的心願意治療你了。那麼你怎麼能與耶穌的心合一呢?你的心怎麼能與耶穌的心合一呢?‘哦,那這樣耶穌會治療我啊。’你心裏帶著這樣的心就行,這樣的話,耶穌的心和你的心合一了,同一個心就會合一,合一的心就會流淌”。我繼續說,“有一次在金泉的時候,約翰·安得遜宣教師叫我跟著他走,我就跟著他走了。到了斧川站有個個高的姑娘迎接我們,我們見面。讓我問候一下我說:“你好。”她叫金明淑。在斧川站的時候,第一次見到我的妻子,是約翰·安德遜宣教師給我介紹的。那天就吃了這個咖喱飯,是我家妻子最不喜歡的,因為離仁川特別的近,仁川靠海邊所以特別的鹹,現在也是記憶猶新。

1971年4月24日,我們結婚了。我們過了很長的歲月了,地球上最親近的人就是我妻子,最近也會吵架,當然不會用拳頭打架。我跟妻子結婚的時候,我們雙方都有愛的心,妻子也接受我的愛心了,我們倆心合一了才能結婚。如果心不合一,絕不能結婚不是嗎?那麼跟耶穌結婚不也一樣嗎?是同樣的心,不是嗎?所以,我跟金忠煥兄說:“耶穌雖然讓我們眼所不見的,但是你的心與耶穌的心要合一,怎麼才能合一呢?讀聖經的時候耶穌治療了所有的病人了,這樣的耶穌必定會治療你。你只要這樣相信,那你得到了癌症就什麼都不是了!”

 

當時的醫生們都說馬上就會死,可能過不一兩天了。我就說:鐘煥,你趕快起床吧!我要走了啊!”過了一周之後,我吃早飯的時候來了電話說:“牧師您好!”本來金弟兄前一周還是“牧師您好!”(特別虛弱) 但是現在開始有聲音、有力量了。

 

“你過得好嗎?”

“是的!牧師,我現在過的很好。”

“你現在怎麼樣啊?”

“我今天我要出院了。”

“是嗎?”

“昨天我檢查過了,醫院說沒有任何癌細胞在我身上了。”

 

那麼我們所信的神,神感到最悲痛的是什麼啊?那麼不信的這個世俗的人,神根本就不會對他們有多大的悲痛,關鍵是相信神的我們這些人在教會有聚會,參加禮拜的時候還心裏不信神的話是多麼大的悲痛啊!我們過著眼見為實的生活,眼所不見、手摸不到的話,我們就不太理解,但是我們的心需要與神心心相印。

 

今天我們通過以斯帖記發現非常驚奇的內容。當時有一個叫亞哈隨魯王,本來他的王后是瓦實提,亞哈隨魯王擺設宴席,王后瓦實提這個人長得實在是特別的漂亮,估計比在座的每一位姊妹要漂亮多了,那麼在宴席當中王心裏想,他想給國民顯耀一下王后的美貌,如果有電視可以直播了,但是沒有電視,所以王叫了臣僕,讓王后打扮打扮出來給百姓們看看她的美貌,但是非常惋惜的是王后沒有回應王的命令。王叫了大臣命令了,但是王后不接這個命令,所以非常生氣,再怎麼等她她也不來,

王就問了他的臣僕:“王后瓦實提沒有回應我的命令該怎麼做才好呢?”

臣僕就說:“王后不只是對王做錯了,而是對全國百姓做錯了。因為大家都聽到王后沒有聽從王的命令的話,全國的婦女都不會聽丈夫的話,那麼所有的男人心裏都會有憤怒了,所以要廢去這個王后,要另立新的王后了。”

王聽了這句話說:“許可。”

 

批准了,然後另立了一個新的王后。那就是末底改的侄女以斯帖當了王后,後來發生什麼事情了呢?國家動亂了,所以王就設立了哈曼的人,把他的地位抬高成王手下最高位置的人,讓他可以治理國家。哈曼有一天在外出的時候所有的人都跪拜他,只有一個末底改沒有跪下來。後來查清為什麼他沒有跪呢?因為他是猶太人,猶太人只給神跪拜,不給人跪拜,所以哈曼想著殺一個末底改不解恨,我要殺絕所有的猶太人,所以哈曼到王面前定了日子,十二月十三號要得到王的批准,殺死所有的猶太人。這個公文貼在亞哈隨魯王128個省所有的地方,所以猶太人雖然還有幾個月的時間,但是全都痛悔懺悔,而且穿著麻衣悔改。末底改也是穿著麻衣,在城裏面蒙著灰塵行走。這個事情王后以斯帖聽說了,進到王宮的城門不能穿麻衣要穿好的衣服,所以送給他好的衣服,但是末底改不接,為什麼不接呢?因為末底改說亞哈隨魯王因著哈曼要殺滅所有猶太人,然後末底改對以斯帖王妃說:“你要進去見王,為了猶太人懇切求情,叫我們猶大人活著。”那以斯帖要回復他末底改說:【“王的一切臣僕和各省的人民都知道有一個定例:若不蒙召,擅入內院見王的,無論男女必被治死;除非王向他伸出金杖,不得存活。現在我沒有蒙召進去見王已經三十日了。】那該怎麼辦才好呢?”末底改又叫人去了說:【“你莫想在王宮裏強過一切猶大人,得免這禍。 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

 

各位在這裏,聖經告訴我們非常重要的內容是,猶太人全都知道以斯帖是王妃,在王面前有充分的話語權,也有很大的可能性救活猶大人,這樣的話多麼好呢,問題是什麼?在王面前,如果沒有得蒙呼召的話就不能去,王沒有叫她的話,直接找王就會死,因為怕自己死,有這樣的懼怕,有兩種心在糾結,這不只是針對以斯帖,我們傳福音的時候,也有神的做工,也有神的祝福,用信心奔跑挺好的。但是這個世界總是共存的撒但和神的爭戰,所以我們要走到神的面前的時候,撒但總是給我們懼怕的心說不行,給我們擔心憂慮,讓我們覺得會失敗,這個時候末底改說:【“你不要以為在王宮裏面會避免這禍,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蒙解脫,得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至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那麼以斯帖記剛開始就更換了王后,我們覺得很驚奇的是,神早就知道什麼?早就知道哈曼要滅絕猶太人。為了拯救猶大人,準備了誰呀?讓以斯帖成了皇后了。神已經預備好了以斯帖當王后,那以斯帖帶著相信神的信心向前邁步就行。關鍵是王沒有選召她沒有蒙召她進去就會死,有這樣的定例。那麼末底改對以斯帖說:“你別以為在王宮裏就可以避免這禍,你做王后不就是為了今天嗎?如果你現在閉口不言的話,猶太人可以從別處得到拯救。但是你和你父家必會滅亡。”那麼以斯帖在一輩子生活當中,神幫助以斯帖可以做到最可貴的事情,但是撒但總是給障礙、總是給擔憂、總覺得會不行、總覺得會失敗。但是神準備了這次事情。“我當王妃就是為了拯救猶大人。就算有障礙,我不向前邁步的話,我就會滅亡。如果我向前邁步的話,神不僅會拯救猶大人,也會拯救我,需要有這樣的信心。”但是以斯帖到王面之前特別的害怕。末底改對以斯帖說了:“你在王宮裏不要以為就可以避免這禍,如果這事你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救贖,你和你父家必滅亡。所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了現今的機會嗎?”原來如此啊,我當王后不是沒有理由,我沒有理由可以當王后的,但是神為了拯救猶大人,讓我成了王后啊。那麼,我到王面前的話,神的旨意就是要拯救猶大人,同樣也會拯救我的生命了。以斯帖就說,又回復末底改:【“你當去招聚書珊城所有的猶大人,為我禁食三晝三夜,不吃不喝;我和我的宮女也要這樣禁食。然後我違例進去見王,我若死就死吧!”她心裏定下來了,有了信心!各位讀聖經的時候實在是特別有意思,然後。再看以斯帖記5章1節:【第三日,以斯帖穿上朝服,進王宮的內院,對殿站立...】那麼王正面對著殿門站立了,坐在那。以斯帖帶著王后的冠冕,穿著王后的衣服開始一點一點的開門,那麼王正對著殿門,看到殿門打開著,“到底是誰啊?開這個門進來就會死的呀!明知道這個法律誰敢開門進來呢?”但這個門慢慢地推開了,看到以斯帖的裙子,原來是王后以斯帖小心翼翼的開門進來了,王特別特別的吃驚!“王后她明知道進入就會死,王后她不是傻瓜,她怎麼會進到這裏來?難道王后有什麼困難的事情嗎?為了見面冒著生命的危險來找我到底有什麼原因呢?”王特別的好奇。但是首先得伸出金杖才能救命,所以馬上把這個金仗伸出去。如果王那個時候去打獵怎麼辦?有外國的大臣一起見面怎麼辦?如果沒有看到以斯帖進來怎麼辦?或者王正跟大臣擺設宴席、一起喝著酒,以斯帖直接進來的話以斯帖可能就死了。但是王正在面對著殿門坐著,看到以斯帖大吃一驚,馬上就伸出金仗,王后以斯帖走進跟前,摸著金仗,因為她想確認我真的是活著。王就說對她說:【“王后以斯帖啊,你要什麼?你求什麼,就是國的一半也必賜給你。”】 王后非常小心翼翼的說:【“王若以為美,就請王帶著哈曼今日赴我所預備的宴席” 王就去了宴席。王他只想知道,王后以斯帖到底是為了什麼冒著生命的危險來找他?如果我不在場,他馬上就要被治死了。所以在宴席上喝酒的時候,王又問:【“王后以斯帖啊,你要什麼?你求什麼,就是國的一半也必賜給你。”】 王后說了什麼呢?王啊:【“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願意賜我所要的,准我所求的,就請王帶著哈曼再赴我所要預備的筵席。明日我必照王所問的說明。” 

王心裏可著急了,如果是我,我是受不了的。如果換作我就會下達禦旨:“馬上給我說出來到底為什麼?你為什麼冒著生命危險闖進來了?”如果我的話就會直接這樣做了。但是王那天晚上睡不著覺,他記的有一次發生過生命危險,但到底具體是什麼事情呢?他記不起來。他讀到了宮中史記的時候發現末底改曾經救過王的一命,王就問:

“有沒有給他發過什麼獎賞。”

“沒有”

 

他就想著到底給什麼獎賞好呢?正好哈曼為了得到批准把末底改掛在50丈長的杆子上來找王。王就先問哈曼:“哈曼,我想獎賞尊貴的人,應該怎麼做呢?”哈曼想,王想獎賞尊貴的人,除了我還能有誰呢?因為王一直邀請我到宴席,所以他想了想:“我到底想做什麼?王想喜悅的人,王想尊貴起來的人,我別的都做過,但是沒有帶過冠冕,沒有穿過王服,沒有騎過王的馬。”所以哈曼就說:“如果得王的喜悅,王想尊貴的話,讓他戴上王冠,讓他穿上王服騎上王的馬,轉城一圈。”王大吃一驚,這個傢伙他想戴著冠冕,他看到了哈曼的心,這傢伙原來就是為了搶奪我的王服啊!這傢伙正在想奪取我的王位。所以王下達命令說,“你趕快讓末底改戴上冠冕王服騎上馬,轉城一圈兒”哈曼就開始當頭一棒,我這是為了殺死末底改來的。

各位,這樣事情我在信仰生活的時候發生過很多這樣的事情,但是不知於是生命的危險,每當這樣的緊要關頭我就能說出,神站在我這一邊,全世界都背對著我也是,神就指教我,“樸牧師啊,以斯帖到王面前拯救所有猶大的人,她一生一世做的最偉大的事情,但是她要做這事情的時候,如果沒有得到王的蒙召,她要找王的話就會死,有這可怕的環境和障礙,以斯帖到王宮裏怕死沒有去見王的話,猶大人都會遭到滅亡,但是冒著生命危險去找王的話,王就會祝福以斯帖,你也是向前邁步神就會祝福你,神這樣教導我們了。”對於現今的聖徒神是怎麼說的呢?“你拯救神榮耀的人,我們傳福音之後,鄰居和親朋好友得救罪的赦免之後看到他們多麼幸福呢!”但是不僅如此,還要給外國傳福音,也給印第安的國家,也給東南亞,南美。每當這個時候,神都在幫助著我們,祝福我們。實在是特別特別感謝!實在是感謝神!但是每當這個時候,總覺得會有危險,總覺得會有困難,總覺得會失敗,所以以斯帖在那裏就膽怯了,“我要去見我的國王,但是王沒有選召我,我自己去找王就會死的呀。所以我等待好機會,以後機會再找王好不好。”各式各樣的想法都上來。但是末底改說:【“你不要以為在王宮裏面會避免這禍,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蒙解脫,得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至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末底改是以斯帖的表哥,末底改說:“如果你現在不邁步的話,你就會滅亡。”為了拯救猶大人,如果跟王求情就能活,但是總是有障礙,我怕死,我怕困難,所以我們常常就會猶豫不決,猶豫不前,就跟這裏的以斯帖,神告訴我們,要像以斯帖一樣,不要害怕向前邁步,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拯救所有的猶大人,做這樣可貴的偉大的事情。聖經仔細的告訴了我們,非常容易的。

 

我在傳福音的時候,經歷過很多困難,有的時候我想,非要這樣做嗎?因為沒有相信神的信心,總覺得自己會死,常常有這樣的想法。但是神從來就沒有拒絕我的心,總是幫助著我,總是保護著我,總是給我作工。所以我越讀聖經越感到驚奇的是,以斯帖在王面前,有無數的猶太人生命是非常大的事情。相對來說,我自己一個人的生命,可能幾萬分之一不到的渺小的事情,不是嗎?本來是特別大的事情,但是有小小的障礙,我怕死,想保護自己的這些人呢,就不能進入拯救猶大人的恩典的蒙福的恩典上面了,但是通過聖經我們能夠學到什麼?因著聖經實在是蒙恩,也感謝。

 

我們宣教會剛開始的時候你,沒有什麼宣教會的規模。宣教士也不懂那個國家的語言,什麼都不懂,就讓牧會者坐飛機到了那個國家。巴西的那個宣教師叫金範石,他第一次去宣教的時候,我們那個時候不知道怎麼派遣宣教師,他問:“我該怎麼去呀?沒有一個認識的人。”首爾到巴西,韓國公司有到巴西的一個飛機,到洛杉磯需要三十個小時,我跟他說:“你坐上那個飛機,那飛機上有很多韓國人,你就跟住在巴西的韓國人傳道。三十個小時夠你傳道了,然後到那裏就做成一個教會吧。”有外部的宣教師問:“你們也有宣教會,有宣教會還讓你們這樣來宣教的?”藐視我們了,現在我們宣教會是世界第一宣教會了,最大宣教會。趙成祖宣教師,第一次去哥斯大黎加的時候,一句南美的話,一句西班牙語都不懂,所以比起得到所有的教育,所有的語言學好之後去的宣教師相比,一概不懂的宣教師到那裏從零開始的這樣的宣教師,成績更好。所以金範石帶著妻子孩子,帶著一堆東西在巴西機場下,他連一句南美的西班牙語不懂,但是他們也會說英語,但我們也不懂英語,只是笑著,過關的時候,海關的警官就問:“你這個行李裏面是什麼?”我們只是笑著不回答。他們覺得很荒唐,我們就坐在那裏,警官很忙,就辦別的事情去了,就讓我們等等。過了兩個半小時之後讓我們走。出去之後,是深深的夜晚,第一次去那個陌生的地方,不知道該去哪里。剛開始一出來,黑黑的地方在喊:“過去你是不是趙成祖宣教師啊?”一個韓國的婦女跑過來。特別吃驚啊,他說:“是,我就是。”這位婦女是住在哥斯大黎加的韓國僑胞,韓國給他打過電話,是他朋友說:“今天發生了特別驚奇的事情,我們有一個認識的人,要去哥斯大黎加做宣教,他一句語言都不懂,所以我就很吃驚。我知道這個宣教師的名字叫趙成祖,你去幫幫他吧。”所以她專門跑到機場接他了。所以宣教師到她們家裏住一宿。第二天幫助他們找房子,一句西班牙語都不會。那麼學習西班牙語的時候,他一邊學習西班牙語,特別想傳福音。關鍵是想傳福音不會說話呀,所以讓那些聚會的人三個人坐在那裏,趙成祖講一句福音之後。“你等等。”三個人就研究趙成祖牧師到底說了什麼意思,研究好之後再說一句。“再說一句吧。”三個人又研究,因為說著西班牙語簡直不像話,但是他們三個就這麼得救了。各位我們面前,好像有的時候看起來一帆風順,有的時候是非常倒楣;只不過我們的眼睛昏暗看不見。在神的一邊呢,絕不會讓我們走淒慘的道路,乃是帶著盼望引導我們。有這樣的信心的人才能宣教,也可以為神作工。所以呢,以斯帖當了王后,這王后也是很難得的。王后本來有一個特別美貌的瓦實提,瓦實提當了王后,王叫她來她來就行了,關鍵她不想來。那麼因此改變了王后,正好那個時期以斯帖報名當王后。那麼多女人當中,王揀選了以斯帖,那麼我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是神早就知道叫作哈曼的人將要滅絕猶大人,正在做著準備,神提早知道了。哈曼正想殺死猶大人的時候,以斯帖就叫了王。所以哈曼死了,末底改活了。那麼第二天,擺設筵席的時候又喝酒,王最好奇的就是以斯帖。如果我是王,就會說:“你趕快說出來,我受不了了。”但是王卻不會,有王的風度在那裏擺著。所以王第二次喝著酒就問以斯帖,“王后以斯帖,你的要求是什麼?你的請求是什麼?就是國家的一半我都會給你。”王后默默的向前,向王叩下頭,流著眼淚就說,王后以斯帖回答說:【“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以為美,我所願的,是願王將我的性命賜給我;我所求的,是求王將我的本族賜給我。 因我和我的本族被賣了,要剪除殺戮滅絕我們。】王后帶著眼淚,【“我們若被賣為奴為婢,我也閉口不言;但王的損失,敵人萬不能補足。” 王就特別的生氣了,“這天下,這天下,哪有人敢殺死王后的民族呢?誰敢帶著這樣惡劣的心?這樣的人在哪里?”以斯帖說:“王啊,那個人就是這個罪惡的哈曼。”王特別特別生氣,“這個傢伙,我那麼相信哈曼,原來他要殺死王后,還要殺死拯救我性命的末底改...”王生氣的離開酒席去了。哈曼看到王要定罪,就起來求王后以斯帖救命。但是王進來一看,哈曼趴在王后以斯帖的膝蓋上,這個傢伙在我的眼前還要強姦我的王后嗎?這完全就是強詞奪理。人們把哈曼帶走了,而且要殺死末底改的那個仗杆上掛了哈曼。

 

那麼讀聖經的時候,看起來是平凡的神的故事,那麼以斯帖走到王面前,為了拯救猶大人,走出去之前有障礙在前面。我們也是把宣教師派到外國,也需要物質,也有困難,有時候也有疾病,有很多各種各樣的困難,但是我們仍然是宣教了。各位,感到特別驚奇的是什麼呢?我在讀著這個聖經話語,王正面對著殿門坐著,可能自己在深思熟慮,但是稍微掀開一點門,王就大吃一驚了。“到底是誰?誰敢開這個門,不通過我的批准,進來就會死,是誰要進來?是為什麼進來,到底是誰?”仔細一看,這個門一點一滴的打開,最後以斯帖進來。以斯帖怎麼回事,王馬上伸出金杖。以斯帖就過來,她摸著這個金杖,她確認自己終於活了。王就說,“王后以斯帖,你的請求是什麼?連國的一半我也會給你。” 所以猶太人和以斯帖全都活下來了。以斯帖王后意味著現今的基督的新娘,就是我們。我們在神面前,為了福音邁步的時候,我們會面臨難以想像的很大的困難和問題,這確實是這樣。這世界不只是有神一位,也有魔鬼,也有罪惡的邪靈。所以在外面傳福音,想做神的事情的時候,就算不是生命的威脅,也會受到威脅,甚至也有生命的威脅。但是神一直在保守,保守著我們。有個弟兄到中國傳福音去了,被遣送出來了。到了韓國被遣送出來,是宣教士。後來又去了中國,但這次知道如果自己是宣教師,就會害怕又被遣送出來。所以叫小孩子去上學的時候,叫他去的是教韓語的朝鮮族學校。“如果老師問,你們父母的工作是什麼,不要說是牧師,就說是公司職員,知道嗎?如果問什麼公司,就說是電腦公司。”就這樣訓練孩子,“你父親是什麼工作?是公司職員。什麼公司呀?是電腦公司。一定要這麼回答!”。然後他們就上學了。在中國有教韓國語的朝鮮語的老師,這個老師來自於北朝鮮,在我們韓國教的是一二三四,是這樣。北朝鮮的這個方言是不一樣。所以宣教師的孩子說:“老師,你說錯了,這個發音是不一樣的。”那麼老師看到孩子特別可愛,

 

“你家在哪啊?你父親是幹什麼的?”

“啊,我父親是公司職員。”

“是什麼公司?”

“是電腦公司。”

“啊,是嗎?你父親的職份是什麼呀?”

“什麼叫職份呢?”那公司也有董事長,也有部長,也有科長。

“啊,是牧師!”

 

所以這孩子呢,老師說見見你的父親吧,就帶著孩子。這孩子害怕了,因為父親不叫他說出牧師,但是他們說出來了,他們就害怕。但老師說:“牧師,你不要罵你的孩子。”那個學校的老師們本來有什麼樣的事情呢?每週禮拜天他們想學習聖經。所以主日的時候呢,所有的老師在學校,那麼多老師當中,沒有一個人懂得唱讚美、懂得聖經。所以老師們聚了兩個小時之後呢,都分散了,解散了,下周禮拜天呢只來了一半的人。這個老師什麼都不會,禱告也不會。但是她也是禱告說:“神呐,求神給我們派來給我們教導耶穌的牧師吧。”但是一個孩子正好是韓國來的,老師數一二三四的時候,用北朝鮮的方言了,所以宣教師的孩子說:

 

“老師你說錯了,應該是這樣說,這個是普通話。”

老師看了孩子很可愛,

“你父親是幹什麼的?”

“是公司的職員。”

“什麼公司?”

“電腦公司。”

“職份是什麼?”

“職份是什麼意思?”公司裏也有董事長,也有科長。

“啊,我父親是牧師。”

 

後來這個老師找上門來說,牧師請教導我們聖經吧。他們也是特別緊張吃驚,是神這樣開闢道路了。我們在宣教的時候,真的我們有困難勞累的時候,是很常見的。但是總覺得有困難的時候,神早就知道哈曼要滅絕猶大人,神不可能沒有任何準備。神已經準備好以斯帖,讓她當了王后,已經計畫好讓她到王面前。但是以斯帖如果不相信神,自己想保護自己的話,就不能走到王面前對不對?那就沒有當王后的意義了。各位,聖經是這麼說的,【並且人要奉他的名傳悔改、赦罪的道,從耶路撒冷起直傳到萬邦。】那麼神給我們的這個蒙召,我們得到了樹立。到王面前,你要祈求,向王祈求,好像這個聲音我都聽到耳朵裏了。也有困難,也有妨礙,但是神就是我們這一邊的,神給我們做工。我們因著耶穌的寶血罪得赦免,這驚奇的恩典是通過神得來的。那我們應該去為了拯救死去的靈魂,走到王面前。雖然有很多障礙、也有危險、也有懼怕的心,但是我們帶著相信神的信心,坦蕩的向前邁步的話,神都為我們準備好了。

我剛去金泉的時候,神已經準備好了房子。去鴨穀洞的時候,為我準備好了孫姊妹,讓我可以一起傳福音。我們好像平白無故的過人生,我們只能看到前面,但是神能夠看到十年後,五十年後,一百年後,想通過我們傳播這可貴的耶穌的福音。無論我們遇到什麼樣的問題,只要我們做著神的事情的時候,我們會因著耶穌,因著神,無論什麼樣的問題都可以解決,帶著這樣的信心向前邁步才行。如果撒但給什麼負擔,如果有什麼害怕的心、有什麼擔憂的心、有什麼憂慮的話,就會沉浸於此,戰戰兢兢的不敢邁步,那就會很羞愧的站在主面前了。末底改就說:【“你莫想在王宮裏強過一切猶大人,得免這禍。 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 確實這樣!我們的學校,為了拯救這些人,神準備了他們。為了拯救這裏的市民,把我派到這個城市;為了拯救這個國家,把我派到這個國家。只要像以斯帖一樣,向王面對,向前邁步的話,神會為我們打開任何地方的門,解決任何的困難,而且通過我們做出拯救一個民族的可貴的工作。末底改被樹立起來,哈曼被掛在要殺死末底改的杖杆上,這個內容特別有意思。

 

“哎,這現在掛在杆子上的不是末底改麼?”

“不會吧,末底改不會那麼胖啊。看這個肚子這麼胖,應該是哈曼吧”

“哈曼?哈曼怎麼會掛在那上面?”

“對啊,仔細一看確實是哈曼啊!”

 

大家都特別的吃驚。數萬個猶太人,他們重新寫了公文,本來亞達月十三日要滅絕所有的猶大人,旁邊又貼著一個公告:亞達月十三日,猶大人團聚在一起,殺死所有反對猶大的人,而且隨便佔領他們。因為蓋上王印的這個絕對不能去殺,所以不能去殺,要殺死猶大人的公文,所以猶大人要團聚殺死所有想威脅你們生命的人,所以比前一次的公文,後一次公文更加有破壞力,對吧,所以那個時候有很多人當猶大人,不是猶大人也是裝作我是也是猶大人了,同樣,聖經是這麼記載的,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我們的生活當中,見證耶穌的時候也有敵對的人、也有妨礙、也有懼怕、也有負擔,但是神創造了我們,樹立了我們。就像以斯帖為拯救猶大人被樹立為王后,我們是為了拯救首爾市內的所有的人、拯救這個所有國家的人、拯救全世界,神給了這一切,如果這次我們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滅亡,所以我們才為福音生活。

 

剛才那個女生20出頭,看到她在那裏傳福音的時候我感覺特別美好,這次有300多大學生。過去的一年在海外做志願者,剛才那個女生呢她還想去一次斯里蘭卡,想繼續做一年再短期,很多人一輩子只是自己的欲望生活,為了別人生活會感覺很慶賀,很快樂,在那可還不一樣,飲食可能吃住都不方便,但是,很多學生都克服,都適應,反而到那第二年第三年的時候還是在做短期宣教師,今年新年也有離開的學生正在準備正一個一個出發,看到這樣的星星為福音的奔波,特別的美好。有一個學生的去短期到德國回來,連學校教授都說他德語很好,在韓國生活太富裕了,只是他不停抱怨,但是到外國他知道有這麼貧困的國家可憐的人,很多孩子心裏都改變了,甚至於他們的父母都懷疑這個孩子是我家孩子嗎?換了一個人了,所以神作工的時候剛開始有負擔,但神總會賜我們恩典,我們是這個時代的以斯帖。希望毫不猶豫的向前邁步傳播神的福音,拯救很多死去的靈魂。

一起做下禱告...

2019年1月27日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