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網站

首先“放下想法”

· 講道話語

讀一下聖經話語,《列王紀上》2章。

【大衛的死期臨近了,就囑咐他兒子所羅門說: “我現在要走世人必走的路。所以,你當剛強,作大丈夫, 遵守耶和華-你 神所吩咐的,照著摩西律法上所寫的行主的道,謹守他的律例、誡命、典章、法度。這樣,你無論做什麼事,不拘往何處去,盡都亨通。 耶和華必成就向我所應許的話說:‘你的子孫若謹慎自己的行為,盡心盡意誠誠實實地行在我面前,就不斷人坐以色列的國位。’ 你知道洗魯雅的兒子約押向我所行的,就是殺了以色列的兩個元帥:尼珥的兒子押尼珥和益帖的兒子亞瑪撒。他在太平之時流這二人的血,如在爭戰之時一樣,將這血染了腰間束的帶和腳上穿的鞋。 所以你要照你的智慧行,不容他白頭安然下陰間。 你當恩待基列人巴西萊的眾子,使他們常與你同席吃飯;因為我躲避你哥哥押沙龍的時候,他們拿食物來迎接我。 在你這裏有巴戶琳的便雅憫人,基拉的兒子示每;我往瑪哈念去的那日,他用狠毒的言語咒罵我,後來卻下約旦河迎接我,我就指著耶和華向他起誓說:‘我必不用刀殺你。’ 現在你不要以他為無罪。你是聰明人,必知道怎樣待他,使他白頭見殺,流血下到陰間。”大衛與他列祖同睡,葬在大衛城。 大衛作以色列王四十年:在希伯侖作王七年,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十三年。 所羅門坐他父親大衛的位,他的國甚是堅固。哈及的兒子亞多尼雅去見所羅門的母親拔示巴,拔示巴問他說:“你來是為平安嗎?”回答說:“是為平安”; 又說:“我有話對你說。”拔示巴說:“你說吧。” 亞多尼雅說:“你知道國原是歸我的,以色列眾人也都仰望我作王,不料,國反歸了我兄弟,因他得國是出乎耶和華。 現在我有一件事求你,望你不要推辭。”拔示巴說:“你說吧。” 他說:“求你請所羅門王將書念的女子亞比煞賜我為妻,因他必不推辭你。” 拔示巴說:“好,我必為你對王提說。”於是,拔示巴去見所羅門王,要為亞多尼雅提說;王起來迎接,向她下拜,就坐在位上,吩咐人為王母設一座位,她便坐在王的右邊。 拔示巴說:“我有一件小事求你,望你不要推辭。”王說:“請母親說,我必不推辭。” 拔示巴說:“求你將書念的女子亞比煞賜給你哥哥亞多尼雅為妻。” 所羅門王對他母親說:“為何單替他求書念的女子亞比煞呢?也可以為他求國吧!他是我的哥哥,他有祭司亞比亞他和洗魯雅的兒子約押為輔佐。” 所羅門王就指著耶和華起誓說:“亞多尼雅這話是自己送命,不然,願 神重重地降罰與我。 耶和華堅立我,使我坐在父親大衛的位上,照著所應許的話為我建立家室;現在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亞多尼雅今日必被治死。” 於是所羅門王差遣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將亞多尼雅殺死。王對祭司亞比亞他說:“你回亞拿突歸自己的田地去吧!你本是該死的,但因你在我父親大衛面前抬過主耶和華的約櫃,又與我父親同受一切苦難,所以我今日不將你殺死。” 所羅門就革除亞比亞他,不許他作耶和華的祭司。這樣,便應驗耶和華在示羅論以利家所說的話...

本來想讀到46節,但覺得讀完的話一天都得過去了。大家過得好嗎?我看著列王紀上、下和撒母耳記上、下,我度過著非常蒙福的時光。在看列王紀上的時候,大衛年齡太大幾乎要死了,跟兒子所羅門留了遺言,一直以來的大衛王,作為王的時候,下麵有臣僕、軍隊、長官、約押等等,把王的心懷告訴給兒子所羅門了。想到這些的時候,我們就明白,啊~神通過話語讓我們思考很多。大衛跟所羅門說:【遵守耶和華-你 神所吩咐的,照著摩西律法上所寫的行主的道,謹守他的律例、誡命、典章、法度。這樣,你無論做什麼事,不拘往何處去,盡都亨通。】有了這樣的話語。那麼大衛告訴兒子你怎麼做才能蒙神的恩典,國家怎麼才能成長。

各位,牧師曾經說過這樣的話語,各位為了自己的兒女、為了自己的家庭、和為了將來大家應該侍奉神。為了家庭,為了孩子,本來你們應該說要忠實於家庭,一般人會這麼說。但是樸牧師說你們要侍奉神。看《馬太福音》的時候,【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當我們侍奉神的時候,常常不以話語為焦點,而是以自己的想法為焦點,我們為了蒙福,不得努力生活嗎?不得勤奮嗎?但是聖經卻沒有這樣說,【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各位相信這個話語嗎?我去修養會的時候,一對夫妻來找我拜託我禱告,因為第一次流產了,拜託我給他們禱告第二胎懷孕的時候能夠順產。那麼作為牧師的怎麼也得翻開聖經不對嗎?我看到話語的時候神分明的給我們了確實的答案,我們看看這個話語。出埃及記23:25~26你們要侍奉耶和華你們的 神,他必賜福與你的糧與你的水,也必從你們中間除去疾病。你境內必沒有墜胎的、不生產的,我要使你滿了你年日的數目。阿們!說給我們糧食蒙福,也不會有不能懷孕的,當懷孕的時候,各位為了不流產,懷孕之後的三個月就得一動不動的待在家裏不是嗎?三個月以來聽說得要小心點,我沒生孩子不太清楚啊。所以看《聖經》的話,“當懷了孩子以後前三個月...”《聖經》應該這麼說話不是嗎?但是我們再怎麼看也是《聖經》沒有這樣說。當大家得了病,但是得病的時候,神也可以除去這個病,什麼時候?就是侍奉神的時候。

兒子到了要上學的時候,有好消息的幼稚園,但是好消息幼稚園呢,只能教孩子有意思的,有意義的生活,但是不會教孩子學很多學問,教孩子做人。過了一年去牧會的地方,孩子已經到了小學一年級,二年級,到小學一年級二年級還可以,但是到了三四年級的時候,有了加減乘除,有了很多複雜的數學公式了。所以孩子們呢,剛剛學習的時候,因為不能繼續學習,要上學習班,所以他們就開始拋棄學習,不是因為沒有意思,而是他不會學習了,開始跟學習有了芥蒂。我在心裏的另一邊就想著,是不是我兒子的頭腦不聰明或者是不學習,雖然不知道他真正的原因。反正我心裏有這個負擔了,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孩子到了高中上大學的時候,那個時候我的心裏想著,我的孩子能上大學本身就是感謝神,雖然不是名門大學。但不管是什麼大學,能有學校接受我的孩子,本身也是特別感謝,心很降卑吧。然後進到大學了,而且他還上年紀了,有一次上了一個年級的時候我特別感謝,關鍵是這些孩子不會說英語,這又成了我心裏的負擔了,真的像他父親,雖然長了嘴,但是看到外國人就說不出話來了,看到這樣年輕的孩子就很心疼。但是我們有海外志願者活動,我讓大兒子去了坦桑尼亞,到坦桑尼亞以後,那個宣教師非常嚴謹的教他英語,然後一週一次考試。隨著考試成績,就有不同的食物可以吃。本來頭腦就不聰明,背不好英語單詞;本來那個國家吃的也不豐富,但是因為考試成績,吃的食物又不同的區別,所以他馬上受試探,還沒過三個月的時候他就跟我聯繫說他要回韓國了,那是5月8號父親節,他是個很大的“孝子”。當時我在梨花女大查經班的時候,給我發來了語音短信,我就好好想了想。

“爸,我要回韓國。”

我就說:“跟你同一期的學生,有六個人在一起,如果六個人都要回來的話,我還能理解,但是除了你之外的五個人都適應了,就你自己要回來,在我看來你精神太脆弱了。你就隨心所欲吧。”

就這麼罵他,但是他真的拿了護照和機票到了機場。非洲下雨不是很多,但是那天下的特別多,所以他拉著提箱背著包,但是下著大雨之後他完全淋濕了,他連搭車的心情都沒有,所以淋著大雨拉著手提包,並且背著包走在路上。我想了想,這百分之百就是敗下場的士兵一樣的,在戰場上丟盡了一切忘我的歸回。到了機場想換一下機票,但是需要錢,沒錢可以換機票。所以在機場徘徊的時候,見到了一個韓國人。我因為這樣的事情來海外志願者,但是中途要回去,本來要換一下機票,能不能借給我一百美元?我回韓國一定會還你,然後借了一百美元換了機票。但宣教師和短期們匆匆忙忙來了機場,他在洗手間換衣服,擦幹頭髮就出來的時候,說某某某啊就叫了,“因為你只看到了坦桑尼亞的不好,坦桑尼亞也有很多好的呀,所以你改變你的想法就行。”他在猶豫的時候,最終還是回到了支部。

回到支部的時候,心還是不改變。過了兩個月以後,到臨近的國家肯雅、盧旺達、烏干達這三個國家去傳道旅行,宣教師還給他們任務,讓他們跟宣教師們一起交談再回來這是任務,他看到《耶利米書》17章,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對於自己虛謊的部分,進行了交流,發現了自己就是這樣的人。然後拿著吉他給兒童們唱讚美,也是傳福音,給一千個孩子們講福音,有了這樣的機會。這個孩子的心,因為這個事情完全恢復了。後來他回到韓國,我只關心他的英語能有多少水準,所以問宣教師:

“我兒子的英語實力有多少?”

“不能知道很多的單詞,但是至少能說兩個小時的福音了。”我一想到這個事情也是特別特別感謝呀!實在是感謝!兒子回來了,兒子跟我說:

“爸,我想去宣教學校。”

“你個臭小子,你以為宣教學校隨便都可以去啊!你是不是看到佈道會的時候牧師們吃好吃的,你就想去宣教學校了?那也就一年一次有這樣的佈道會可以這樣吃。”

“不是,我在傳福音的時候,我心裏越來越想為福音生活了。”

我說:“你得考慮清楚。”

他要去見樸牧師,要問候一下。所以我跟他說:

“你要正確的得到牧師的引導你就按照我的話去做,第一個‘牧師你好!我父親是永山教會的李金浩牧師!’你就先這麼介紹一下,第二你就說‘我是學體育的,本來是學跆拳道的,想為福音生活,也想繼續做體育,該怎麼做不知道,我想接受牧師的引導。’”

這樣一說的話,牧師肯定會讓他為福音生活不是嗎?就是這麼說的時候,“那你就來宣教學校吧!”後來他真的進到宣教學校了。

我讓二女兒又去短期宣教,這二女兒我也想讓她去英語系的國家,那應該去非洲,因為她太不知道感謝了,想教導她什麼叫感謝,所以讓她去了尚比亞。在尚比亞一年以來,她在那兒作志願者。因為我女兒也特別討厭英語,她報名英語演講大賽的時候,她初稿被落榜的話,她特別高興說:“哎呀!我被落榜啦!”特別高興。後來她去了尚比亞,她為了吃和生存也得學英語,所以學了英語後,為了福音交談去了尚比亞的副大使的家,然後帶了她來一起交流。雖然我不太清楚她說的到底好不好,但是能看到她面帶微笑的講話,我覺得這個最起碼比我好多了,看到女兒這樣的面目特別的可愛,又感謝神。我有老三,三兒子現在烏干達正燃燒著他的青春。1月17號左右就回韓國了,江東牧師還有城北牧師到那兒以後,還有梁川牧師到那兒以後,總是跟我兒子拍照一個圖片之後給我發來。這孩子也是跟學習是沒有關係的孩子,所以我跟烏干達的宣教師說了,我在水源的時候,去年五六次去了烏干達,所以跟水源教會已經有了姊妹連接,有了非常好的關係了。所以每個月就想給他們送去支援金,但是後來我就突然調到了江南教會,支援金已經沒了,因為這個宣教師感到很惋惜。我說我兒子別的不需要,在那裏只要盡情地用英語傳福音,只要盡情地用英語說話,如果不學好英語的話,就不會讓徐太陽宣教師結婚了。徐太陽宣教師今年十月份他結婚了,結婚之前我就威脅他你結婚之前一定要教我的兒子教好英語,要不然你不能結婚,然後看到兒子用英語傳福音。我一直想著我應該養好我的孩子,雖然有這樣的心願,但是沒有方法可以養好我的孩子。在牧會的時候,也不能讓兒子學家教,也不能讓兒子去學習班,沒有這樣的餘地。那麼有什麼方法可以讓孩子非常優秀的成長?我為了福音不顧一切的時候,神負責一切了,我心裏有了這樣的信心。

各位,得救之後來教會的時候,家裏開始有了逼迫。因為我只有一個兒子,父母說就算有兩個兒子也是,心理可以把你就拋棄了,任憑你怎麼生活,但是就你一個兒子,所以不能隨便讓你生活了。所以我從教會回到家的話,父親就一直把大門鎖起來。那應該怎麼進來呀?需要翻牆啊。其實也不是小偷,但是每天回到家就要翻牆。雖然我個矮,但是翻牆可厲害了,挺會翻牆的,每天就回到家。翻牆,那麼鄰居家的狗呢,就汪汪,汪汪...就這麼叫,房間裏父母就知道這個傢伙回來了,父親說你回來吧,就進到房間,因為父親特別傷心,所以就開始斥責我。因為父親特別傷心,所以就開始指責我,當時我是這麼過了信仰生活。當時我一直想著,我怎麼才能給我家人傳福音呢?父親那麼反對,那麼逼迫,該怎麼傳福音給他呢?當我看到《馬可福音》10章的時候,為了福音,捨棄自己的家房子、母親、兄弟、土地的人在來世會得到一百倍的,而且不會有沒有得到永生的人。讀到這個話語的時候,我為了福音奔跑的時候,在來世神說沒有得不到永生的人,也就是說會把我們的父母引導到福音裏面去了。當時,我父母連得救的兆頭都沒有,因為我每次禮拜天去教會,因為我是主日學校的副老師,所以每天去主日學校,給主日學校的孩子們跳領舞特別好。

“在神的國度,沒有很多東西,沒有苦,沒有疼痛,沒有悲傷...”

大家聽說過這樣的領舞嗎?那麼一大早,八點多一點就開始出發了,在大廳跟爸爸碰了面。爸爸從走廊進來我從走廊出去,碰了面我就嚇了一跳,父親說什麼呢?

“吃完飯再走吧,吃完飯再走。”

各位這話呢,是特別打擊人的,因為以前一直不讓我去教會鎖了大門,但是現在卻說你吃完飯再走。去哪?去教會。所以我心裏特別的感謝。就這麼過了十年,二十年。

我父親是2007年得救的,因為疾病,痛苦了7年去世了。後來我母親過了2008年以後才得救,兩位都是在修養會得救。我父親在修養會的時候我傳了福音了,我在房間裏坐著給父親傳福音,當時我特別感謝我成為傳道者,我講福音的時候周圍的老人,差不多有十個人圍著我坐一起聽話語,我心裏感到很高興。我能夠直接給父親講話語這是多麼感謝的,結束話語之後一個弟兄問我:

“你是不是傳道師啊?”

我說:“是。”

“啊,我說呢,果不其然你是傳道士,傳道士啊,你讓我父親也在你身邊聽話語,好嗎?”

我說:“可以。”

那個時候我父親聽了福音得救了,而且我母親已經有三年了吧,在老年修養會的時候福音班裏面得救了,每當我想到這個事情簡直像奇跡一般,我為了我父母,能做的只有侍奉神。神啊,為了福音、家、地還有家人都要撇棄的話,就這個事情積蓄就能得到一百倍的, 隨著逼迫一起得到,而且在來世沒有不能得到永生的人。雖然我得救沒多久,但是把這話語接受在我心裏,依靠這個話語奔跑,並沒有自己努力要讓什麼人得救,所以我相信,神會讓我的家人進到救恩裏面,按到適合的時期,神拯救了我父親和母親,直到現在也是非常感謝主。雖然我孩子沒有畢業於首爾大學,或是燕士和高麗大學,但是我的孩子在福音裏面成長,這本身特別感謝神。我有過這樣的想法,我最羡慕的宣教士當中,兒子和兒媳婦跟父親在一起宣教,我一直在想著那些人真是蒙福了,我也想到以後我也是這樣牧會,會多麼蒙恩典啊!

但是後來一看,有很多爭戰爭吵,所以這個心也是忘掉了。因為媽媽和女兒爭吵,啊~原來這樣,我就不再想這事了。因為我兒子在宣教學校,我也是關心嘛,我能看到神打破他的心,降卑他的心,但是萬一在宣教學校沒能派遣,被退學了,我就想這樣跟他說

“你別找工作,你就提著爸爸的包,傳福音的時候你就開車,就這麼生活吧。”

我提前就有這樣的想法,那就會按照信心退學了。各位多麼感謝神,我在主裏面生活這本身是多麼蒙福的!各位大衛在侍奉神的時候,神毀滅了所有大衛的仇敵,樹立了大衛的國。大衛年紀大了以後他就想我要走所有祖先要走的走路,走世俗人要走的路,所以你要成為大丈夫,這樣勸自己兒子所羅門要侍奉神,勸兒子侍奉神。而且又說了什麼?大衛一直以來他下麵有大臣,也有軍長有很多扶持他的人,但是向著他們的那個心傳達給兒子了,對於示每的心、對於亞多尼雅的心、對於約押的心、對於亞比亞他的祭司長的心,向著他們所懷著的心,都告訴給兒子所羅門。

那麼押沙龍在造反之後,大衛逃跑到橄欖山示每咒詛大衛了,那麼大衛把這咒詛接受為神所允許的,他爬上橄欖山的時候,雙腳不穿鞋,用頭髮遮住臉,流著眼淚爬了橄欖山。掃羅的民族當中叫示每的人開始咒詛大衛,但是在2章裏面大衛雖然聽到了說你這個匪類走吧,在咒詛他的時候大衛表達說他用狠毒的話咒詛我了,各位用狠毒的話咒詛了,列王紀上2章8節說:在你這裏有巴戶琳的便雅憫人,基拉的兒子示每;我往瑪哈念去的那日,他用狠毒的言語咒罵我。各位什麼叫狠毒的言語呢?那個時候大衛特別特別的困難,他流著眼淚逃跑到橄欖山的時候,那個時候他卻說了罵人的話,那麼那個時候罵的一切不是成為鼓勵和力量,而是成為毒。大衛在非常艱難的時候,在他跟前罵了一句話,對於大衛成為多麼大的毒呢?所以大衛心裏糾結著,心裏還沒有抹去。而且給所羅門說了約押,約押要深思熟慮,因為約押殺死押沙龍了,我本來說要寬待我兒子押沙龍,但是看到押沙龍掛在桑樹上的時候,約押就跟這個士兵說:

“你為什麼任憑押沙龍應該馬上殺死。”

士兵說:“王不叫我們殺死押沙龍。”

約亞說:“你在說什麼呢?”

他就開始推開別的士兵,他親自拿著長槍刺死了押沙龍。因為押沙龍的死大衛在悲痛的時候, 約押不知道多麼生氣,愛你的人你卻恨,恨你的人你卻愛,敵對你叛逆的那個兒子那死了算了什麼?他說我自己反而很難受,反而開始責備大衛,你這種兒子死了就應該鼓勵大家鼓掌啊,約押帶著這樣的心。那麼約押長久以來一直作為軍長輔佐大衛,但是他所做的一切反而讓大衛感到痛苦心碎,大衛數十年來跟約押在一起的時候,有向著約押的怨結在裏頭。這一切告訴給兒子所羅門,而且約押呢?押沙龍造反的時候雖然不在押沙龍身邊,這時亞多尼雅開始造反,叛逆的時候,約押就站在亞多尼雅的一邊,開始一同造反。所以大衛心裏向著約押的樣子, 還有對示每的樣子,亞比亞他祭司的樣子。亞比亞他的父親祭司長是誰呀?是給了大衛歌利亞大刀的那個人,那麼他看見把歌利亞的那個刀給了大衛,在旁邊有多益偷看了然後告發給掃羅,掃羅當時把所有的祭司都給殺死,但是奇跡般的亞比亞他祭司從那裏逃跑,逃跑到大衛那裏,大衛對亞比亞他就說【尋索你命的就是尋索我的命,你在我這裏可得保全。】跟他已經成了一體,後來亞比亞他成了祭司長,亞多尼雅造反的時候他反而站在對立一面,跟約押站在了一起開始敵對大衛。雖然因為應許沒有親自殺死亞多尼雅,但是已經破除了他的職位;用很多的話咒詛我的示每,當路過這個汲淪溪的時候就會要殺死,他3年以來沒有過這個河,但是自己的僕人跑到了迦特,就渡過去了這個小河,後來所羅門真的殺死了他。

我在想這個事情的時候。在大衛心裏面,所羅門你當王之後必定除去這些人,這幫人必定要治死,要不然你自己會跌倒。好像大衛一定要勸說兒子似的,所以想著這樣的話語,我心想我們在心裏面的中心是感謝神的嗎?在你心裏面有推脫推遲大衛的那個罪惡的心沒?亞多尼雅還有押沙龍,罪惡的約押在你的心中正定居下來了,所以沒有一個人一個人的除去的話,你是絕對不能站在信心當中的,你絕對是不能站在神的一邊的。所以在後邊說的什麼呢?2章46節於是王吩咐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他就去殺死示每。這樣,便堅定了所羅門的國位。當示每進行處刑以後,這國家因著所羅門更加堅固。

我們向著信心奔跑,敵對我們的叫我們的心遠離神的話語,讓我們不能站在信心的世界,魔鬼給我們放進無數的這樣的想法。我一章一章讀聖經的時候,這《撒母耳記下》12章有拿單先知,在11章大衛娶了烏利亞的妻子拔示巴。那麼神的先知過來責備大衛,【“在一座城裏有兩個人:一個是富戶,一個是窮人。富戶有許多牛群羊群;窮人除了所買來養活的一只小母羊羔之外,別無所有。羊羔在他家裏和他兒女一同長大,吃他所吃的,喝他所喝的,睡在他懷中,在他看來如同女兒一樣。有一客人來到這富戶家裏,富戶捨不得從自己的牛群羊群中取一只預備給客人吃,卻取了那窮人的羊羔,預備給客人吃。”

大衛聽到這個話說了什麼?這個該死的,應該怎麼說?真的就應該殺死。但是拿單先知說什麼?那個傢伙就是你啊!那個人就是你。

我讀了這個話語以後。他的身體是我的身體,我裏面同樣的流淌著大衛所創造的那顆心,那麼亞多尼雅想造反,開始發現他為了自己籌備好了勢力,可能大家心裏沒有押沙龍吧,就是這樣嗎?那不一樣了嗎?示每在我們裏面不同的說這話,那麼**聽說有這個怪物生活在我裏面,說有怪物生活在我裏面,同樣在我們心裏罪惡的魔鬼要放進來不信的世界,還有大敵,有很多這種想法的世界佔據我們的位置,但是大部分人其實非常友好的生活,知道啥意思不?那關係實在是太融洽了吧。

那麼雖然坐在一起,但帶著不同的心生活,即使在這聽話語,如果身上有很多蛔蟲的話,我們吃的飯都被蛔蟲吃光了,人會越來越乾瘦了。大家也是聽話語的時候,話語時間一結束的話,就什麼都沒留下了,心裏也沒有什麼可留下的,就開始帶著空空如也的心。我明白了、看到了很大的驚奇的事情,來牧師面前接受按手禱告,聽福音,接受交通的人,我看到很多人,他們改變了。真的,在話語面前他們屈膝了,改變心,所以大部分人都是蒙恩典回去的,但是有些人跟我一起交談,他們會不會改變呢?好像他們只改變一半似的,我想了想理由,理由。雖然說的是一樣的話,但是這些人怎麼會沒有變化?心裏為什麼沒有接受這句話語呢?我就想了這個事情,理由只有一個,那麼如果仔細查看這個人心的中心,他們相信信賴引導者的心特別渺小,知道嗎?真的是這樣,各位,蒙神恩典的是什麼樣的人呢?心裏有神的話語,而且重視神的僕人的人,比起自己想法要大得多的那些人,這樣的人必定會蒙神的恩典。但是心高,驕傲的人呢?即使到了牧師面前交談,也絕對不能蒙恩典。相反,那麼剛得救的宣教學生面前也是,心降卑的人也是蒙福的,也是可以得福的。

我有一個交談的人,每週一次,他是公司的代表理事,傳福音之後得救了,他的心可謙卑了,來修養會的時候,我就講了分離分開。他心裏實際接受聖經話語,當然,肯定有過矛盾。各位那神的恩典,心裏降卑的人就會蒙到神的恩典,這是很正確的公式。所以《馬太福音》說心虛的人有福了,因為義感到饑渴的人蒙福了。今天心裏也想著話語。今天早上2點就開始睜眼睛了,因為牧師不在。我可能因為緊張,淩晨兩點就開始睜開眼睛,又閉上眼睛。後來呢,就一邊眯著眼睛,一邊讀著話語思考,我想在我們心裏,像約押、示每、亞多尼雅,有很多這樣的人物在我們心裏動搖著。但是今天一個小時聽話語以後,希望弟兄姊妹們在心裏有屬靈的戰爭和爭戰,我心裏有這樣的盼望。

大衛王跟兒子說的,也不是示每,也不是亞多尼雅,也不是約押。讓同工們也聚在一起,也不是那個牧師,也不是撒母耳,也不是你們,你們都不是。牧師您說的真對呀!我們什麼都不是,我們全都錯了。各位,我們裏面除了耶穌之外,什麼東西都不能當王。我們心裏任何東西都不可能把耶穌推走,但是現在任何東西都不能違背神的話語,魔鬼用所有的不信捆綁了大家的想法,但是大家卻不跟這個想法的世界爭戰。你看這小子,在我心裏也有示每在蠕動著,大衛的心裏面有了這個惡,真的信賴自己,從而相信亞多尼雅。亞多尼雅跟押沙龍是同樣的樣子,那我們心裏的中心阻擋所有神的話語正在壓抑著。各位大家當中如果樹立神的話語的話,從那之後周圍就會有變化,但是這魔鬼叫神的話語無處站立,一直給我們發這樣雜音的信號。

在《撒母耳記下》20章的亞比拉城,你們沒有本分與大衛共用,不要追隨大衛了,就開始追隨咒詛大衛的人。示巴給很多人心裏面放下了不信。各位,我們靜悄悄的、非常冷靜的查看一下自我,我們真的心裏面相信神的話語嗎?我在神面前,在信心當中到底樹立了多少信心呢?有沒有什麼信心可以在患難當中抓住我保護我,我向著今天要死的人,如果今天要講話語,那麼生命的話語有沒有填滿我的心?我回顧這樣事情的時候,我發現我的心實在是特別遠離話語了。今天眾聖徒坐在這裏,同工聚會的時候牧師就說:“那麼我要給江南教會弟兄姊妹們,告訴他們參加禮拜的心態,而且還要教導他們用物質侍奉福音的部分。”因為僕人不是看到了這樣的問題才會說嘛?那麼大家在主日禮拜晚上聚會的時候為什麼不怎麼來教會呢?為什麼星期三晚上不來呢?是大家的想法。這個示巴說的,示每說的,亞多尼雅說的,你都接受才會這樣。大家想想我的工作結束的晚呀,結束晚也是大家來吧,知道嗎?在我們宣教會這麼成長著,很多人得救能夠在教會成長,這都因為以前最初得救的弟兄姊妹們,他們上班也是特別艱苦,但是對於教會的聚會,他們非常的加以重視。通過福音、得到喜樂、得到盼望,也是感謝,以前的聖徒是這麼活過來的。

我在過信仰生活的時候雖然不是自誇,一年365天以來,350天,我一直在教會,每一天我都在教會,在一邊看聖經,而且清掃禮拜堂,而且教會不是每頓飯都會給。李弟兄吃飯吧,這麼一說的話我心裏特別的感謝,吃不了飯的話回到家,晚上10點40在廚房開始吃飯,母親進來以後,你個小子,你個小子,為什麼每天都要餓著肚子?每天都要去教會呢?各位,為了耶穌我們餓一頓肚子不行嗎?各位,下班之後非要吃完飯才來嗎?如果晚了的話,可以不吃飯來,對不對?為什麼?因為大家是基督徒嘛?大家是基督徒啊!這次修養會我講話語的時候,焦點在於僕人的生活,就想了想這樣的問題。我們同工會問:“牧師,早上幾點起床啊?”牧師淩晨三點起床,三點起床就開始一天呐,晚上九點半,十點,再晚點就十點半回家了,那麼如果三點起床的話,一整天他睜開幾個小時眼睛啊?樸牧師24個小時,除了睡覺的時間之外,19個小時睜開眼睛,一直想著福音的事情,想著宣教會的事情,樸牧師就這麼生活過來的。我在身邊看著,牧師就說“李牧師你也跟我一樣生活吧。”樸牧師從來就沒有這麼跟我說過。但是,看到僕人這麼生活就發現,原來這就是基督徒的生活呀,原來這就是僕人的生活,我心裏就能傳達進來了,傳達到我心裏了。僕人跟肉體的想法爭戰了,心裏傳達到這樣的想法,我也開始跟自己的肉體爭戰,不是應該這麼說,不應該這麼生活的邏輯。我心想,耶和華的力量使我可以生存,有了這樣的心。那麼,有這樣的氣運能力叫我能活下去,就磁鐵有吸引力,僕人的那個力量使我去侍奉主,我有了這樣的領悟。

各位,主真心想通過大家作工,上次牧師也說過這樣的話語。2019年我要拜見各國的總統和長官傳福音,那麼江南教會的聖徒們也是見總統,見長官傳福音就好了。樸牧師說過這樣的話語對吧?只有五個人聽到了嗎?聽過這樣的話語吧。是的,現在我也說了吧,那麼這個話語,直接用信心接受一下試試。不要通過示每過濾,不要通過押沙龍,不要通過亞多尼雅,不要通過約押過濾,乃是原原本本的接受,這樣就會有盼望形成了,向著主的做工就會有盼望起來了。而且大家到處呐喊神的盼望,神就會與大家實現這個盼望。各位,牧師曾經說,大家每天都要讀聖經,而且默想讀的話語。那無論遇到誰,一整天都要跟他們說這個,這樣的話心裏就會有話語佔據位置了,而且這個話語會給大家帶來信心和力量,而且那個話語會叫大家結果實,阿們?大家這樣的東西得記下來,記在心版上了嗎?大家按照原原本本的去做看看,看看神有沒有給大家結果。

今天永善教會的弟兄姊妹們也來這裏了,因為永善教會合併了,合併成馬普教會。不知道是幾幾年,是2004年吧,這個真不知道這個時間過得是怎麼過的?那個時候我也是調動,在非洲,我去烏干達的那天,我就跟教會的聖徒們說,我要去烏干達回來了。在電梯面前,聖徒面前問候了。但是那個就是歡送禮拜了,那飛機出發一個小時之前進行部的牧師給我來電話了,

“李牧師,你知道你這次要調動了嗎?”

“我呀?我嗎 ?”後來一看我要調動了。

“我要去外國嗎?”

“不是外國。”

“啊,是嗎?”

從那之後開始心煩意亂了,那是不是得去非洲的路上要中途回來呢?但是已經坐上飛機了,那出發之前,起飛之前,有了調動公文。那麼過了兩周從非洲回來,我都沒能跟弟兄姊妹們說再見,就直接調動了。那時我有呐喊的話語就是,我呐喊了《創世記》35章,你要生養眾多,將來有一族和多國的民從你而生,又有君王從你而出。大衛也有呐喊的話語。

我在讀《創世記》35章的時候,你不要稱自己為雅各,而是以色列,將來有一族和多國的民從你而生,又有君王從你而出我覺得這個話語好像不適合我,這個話語是適合牧師的,我心裏推脫這樣的話語。但是這個話語就是不離開,我又問神:

“神呐,這個話語是跟我說的嗎?”

“如果你接受的話這就是你的。”

我說:“阿們,接受。”

接受領悟了該怎麼辦呢?應該誇耀不是嗎?所以像瘋子一樣,說君王也要從我而出,同工會我也是這樣見證,在修養會我也是這樣說,8個月以來,我被確定是瘋子了。到了烏干達,牧師將在烏干達7000個教會米拉克教會傳福音,但是神給我淩晨時間講話語的機會,我特別特別感謝神,牧師31號去的是體操場,那天下雨了只有4萬人,本來是10萬人可以進來,神給我機會在那裏傳福音。有很多的人通過我裏面出來了,眾王也從我而出,我就到處呐喊。但是神按照他的話語,有王直接找我們教會了,在烏干達有52個部落的王,其中有17個部落的王是受認可的王,比較大的部落有5個,那個部落當中的一個部落的王,來教會找我們,那天晚上我們吃了參雞湯,給他傳福音,他得救了。他是一個部落的王,跪下來求我給他禱告,而且他說牧師我14年來都有禱告的內容,他是部落的王,他帶著一千個孤兒辦了學校,禱告的時候,為了這些孩子有一個能夠在一起工作的人,他說這個人就是你。我去了兩次那個學校,帶了很多文具道那裏,而且神給了機會傳福音。雖然他是部落的王,同樣也是300個教會的大主教級牧師,那麼這些主教級的牧師聚到一起聚會。今年5月份這些人,那些人參加牧會者論壇,我真的在那裏充滿了夢想。

各位,我沒能說這樣的話回來。但是神今天讓我跟弟兄姊妹們說,救主誕生了,救主誕生。那麼無論是誰,心懷這個應許神會成就啊,我並不是想說別的,我想說的神會成就應許。王怎能從我裏面出來?這是適合牧師的話語;眾百姓我怎麼可能給他們傳話語?這是適合牧師的話語;我以前有這樣的想法,但是相反,如果大家原原本本接受這個應許為自己的應許的話,神會不會做工啊?會做工的,必定會做工的。但是撒旦呢?妨礙我們?不讓話語站在我們心裏面,大家不要被欺騙,亞多尼雅你不對、約押你不對、示每你也不,你們都要砍頭,亞比亞他你也不對。大家心裏面,我們心裏面,魔鬼一直給我們放進來想法的世界。在我們接受這個想法的期間,神的話語就不能栽種在心裏了,所以有心裏的爭戰。

金基成牧師講了乒乓球。要成為拳擊手會怎麼做?第一是被挨打,第二是一直要躲,第三是一直要打,這個第三一直要打吧,乒乓球也是,有乒乓球來一直要承受嗎?還是要打回去?要把乒乓球打回去,為什麼我們是有氣無力的樣子?因為我們一直默默的承受撒但給我們的拳頭,一直接受撒但給我們的想法。對~我也沒有信心;我來教會也沒多久了;我從來就沒有過信心的生活;我這種人來教會能做什麼大事;還有我年齡大了,我己經是奶奶了我能做啥?大家說不對啊,《使徒行傳》出來的癱子,他40年來,被自己的缺乏和軟弱捆綁,那麼神為了賜福我們派下了神的僕人,讓我們從那個罪惡裏回轉過來,那麼癱子40年來帶著罪惡的心生活了,那個罪惡指的是什麼呢?他是做不到的意思;他是站不起來的、我的一輩子都是這麼生活的,我軟弱沒有信心、我年齡太小、不懂聖經、我是奶奶,這些想法就是罪惡,明白嗎?

無論是誰開槍,槍本身是有威力的,所以被槍打了就得死對不對?奶奶開槍也是殺人,主日學校的學生開槍也是殺人,小姑娘開槍也是殺人,青年開槍也能殺人,能力不在於我們在於槍,那麼大家也是在心裏邊思考,我正在聽誰的聲音?過著每一天的時候,我聽著牧師的話語總是有我的想法上來,牧師講話語的時候總有我的想法上來,12月份開始我們有第一次禮拜,我說是,心裏面呢,三月份開始不行嗎?為什麼?12月挺冷的,三月份比較暖和,春暖花開的時候禮拜多好啊!那樣來的人更多,總是有這樣的想法上來。在生活當中神告訴我什麼呢?雖然不是百分之百,我以為和牧師最起碼有30%的一樣的吧,但是後來發現百分之百都不一樣!百分之百的不一樣啊!牧師的想法、牧師的生活、牧師見到的人所說的話和我的心完全不一樣,所以我想要和僕人一起做工的話,要完全否認自己才行,完全否認我的想法才行,因為我全都錯了,要不然我只能帶著不同的心生活,能明白什麼意思了嗎?啊!我原來全都錯了呀!

酒政和膳長不一樣,他們的夢想是生命和死亡,不一樣的。我們自己以為自己的想法和信心是一樣的時候,反而我和僕人站在敵對的位置。因為我敵對,因為我不同,所以我要否認自己,因為我百分之百不同。有僕人的聲音,有我肉體上來的想法,那麼要忽略我肉體的聲音,我才能與僕人的心一起。所以我每天否認我的想法,就是結束我自己,只能過這樣的生活。各位,如果我們跟自己想法的世界爭戰的話,大家心裏就會結出花朵、長出嫩芽。有話語的嫩葉,有話語的果實開始結出來。

我們以前一概不顧的生活,撒但給我們想法的話,直接就接受這樣的不信和想法,那神就什麼都做不了了。各位青年,本來是教會的支柱,是主人;學生就是教會的基礎。我是1988年得救的,那個時候地區教會是1988年5月份開闢的,我是10月份連接的,那個時候有三四十個聖徒,學生們就20多人,那麼那些學生在教會裏成長,現在成了長年會長、執事,都成了教會的工人了。這裏的學生都是啊~我是學生,我是大學生,我是青年,各位大家這樣消極的想法是錯的!大家不是學生啊,大家是基督徒!大家不再是奶奶知道嗎?大家是基督徒!大家可以走基督的路,為此神拯救大家,樹立大家。

我們看一下希伯來書9章話語,希伯來書9章13節、14節【若山羊和公牛的血,並母牛犢的灰,灑在不潔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聖,身體潔淨, 何況基督藉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 神,他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們的心,除去你們的死行,使你們侍奉那永生 神嗎? 】各位,這裏說【何況基督藉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 神,他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們的心,除去你們的死行,使你們侍奉那永生 神嗎?耶穌基督的寶血,已經可以使大家侍奉神了,大家都是可以誕生生命的人,神已經這樣做好了。一直以來,不管我是怎麼生活的,此時此刻,除去我們的想法。從那以後,就像身上有血液迴圈,會淨化所有的疾病,叫人健康的生活。同樣,神會通過大家連接生命,大家傳福音的時候,會復興著得救的人,神會做工的。阿們?所以大家這次一看呢因為冬天,也有不能休假的人,希望大家用信心邁步。神所喜悅的修養會,怎麼會不打開道路呢?肯定會打開道路的。所以我們的聖徒,不要落下一個人,都參加休養會。而且大家周圍的親朋好友。神賜給我們最大的祝福之一就是修養會。我父母都是通過修養會得救的,每當想到這一點,我想,沒有修養會怎麼辦呢?是嗎?在修養會那,完全用福音薰陶,薰陶之後傳福音。不是特別另類的人的話,幾乎都能得救了。所以大家把邀請的方向定在修養會,禱告著參加這次休養會就好了,知道了嗎?

我做下禱告...

2018年12月30日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訂閱由Strikingly提供技術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