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主日禮拜】—亞衲子孫

· 講道話語

兩個有信心的探子與十個沒有信心的探子

各位弟兄姊妹,大家都平安嗎?雖然我們看不到,但是我們可以用ZOOM的方式禮拜,特別感謝!

我們看下聖經,民數記13章17-33節

摩西打發他們去窺探迦南地,說:“你們從南地上山地去,看那地如何?其中所住的民是強是弱,是多是少,所住之地是好是歹,所住之處是營盤是堅城。又看那地土是肥美是瘠薄,其中有樹木沒有?你們要放開膽量,把那地的果子帶些來。”那時正是葡萄初熟的時候。

他們上去窺探那地,從尋的曠野到利合,直到哈馬口。他們從南地上去,到了希伯侖,在那裏有亞衲族人亞希幔、示篩、撻買。原來希伯侖城被建造比埃及的瑣安城早七年。他們到了以實各穀,從那裏砍了葡萄樹的一枝,上頭有一掛葡萄,兩個人用杠抬著,又帶了些石榴和無花果來。因為以色列人從那裏砍來的那掛葡萄,所以那地方叫作以實各穀。

過了四十天,他們窺探那地才回來。到了巴蘭曠野的加低斯,見摩西、亞倫並以色列的全會眾,回報摩西、亞倫並全會眾,又把那地的果子給他們看。又告訴摩西說:“我們到了你所打發我們去的那地,果然是流奶與蜜之地,這就是那地的果子。然而住那地的民強壯,城邑也堅固寬大,並且我們在那裏看見了亞衲族的人。亞瑪力人住在南地;赫人、耶布斯人、亞摩利人住在山地;迦南人住在海邊,並約旦河旁。”

迦勒在摩西面前安撫百姓,說:“我們立刻上去得那地吧!我們足能得勝。”但那些和他同去的人說:“我們不能上去攻擊那民,因為他們比我們強壯。”探子中有人論到所窺探之地,向以色列人報惡信,說:“我們所窺探經過之地,是吞吃居民之地,我們在那裏所看見的人民都身量高大。我們在那裏看見亞衲族人,就是偉人,他們是偉人的後裔。據我們看自己就如蚱蜢一樣,據他們看我們也是如此。”】讀到這裏。

信仰是從心開始

信仰生活是從內心產生的,無論遇到什麼樣的環境,關鍵是我們的心,處在什麼位置。但不懂信仰生活的人,只關心自己要做的好、自己要忠誠、自己要努力,才能成就什麼似的。比起自己努力做什麼,神在我心裏帶領我的話,這是天下難以相比的神的成就。人們不知道神的引導、神的世界,只關注自己眼前的世界,只在自己的觀念裏面思考事情。但是聖經非常奇妙的是,比起我們的心,有完全不同的神的心。那麼我的心靈世界只居住在我的觀念裏面,從自我裏面脫離出來,看到神的世界的話,我們就會大吃一驚。

我常常說過,浪子在豬圈的時候,豬圈是寒冷的、饑餓的、痛苦的。有一天浪子在豬圈裏,他想到“我父親家裏有多少的雇工口糧有餘,我倒要在這裏餓死嗎?”他身體明明在豬圈,但是他的心卻走向了父家。

聖經教導我們的全都是這樣的內容,比如說我在豬圈,我得了病,或者是我受到了什麼樣的困難,但是我的心走向父家的話,對於神來說那一個病算什麼?神治不了病嗎?

有很多內容是我們教會弟兄姊妹們眾所周知的。比如說崔約翰的見證,大家可能聽了超過一百遍了。

有一天下午我在家裏的時候來了電話,利比利亞的支部長哭著喊著跟我說:“牧師啊!崔約翰要死了!”

我說:“你振作起來,你冷靜點兒,說說到底怎麼回事兒?”

他說:“牧師啊……”

他就說不明白話,我聽了半天才知道,原來崔約翰晚上睡覺的時候被蠍子蟄了,好像是有人用針紮了他的腳似的。啊!特別疼,醒來一看,發現什麼都沒有。這是怎麼回事?所以他繼續睡了。

早晨崔約翰起來一看,就跟旁邊的弟兄說:“唉,昨天好像有人紮我的腳了!”

那個弟兄說:“哥,那是不是蠍子呀?”

“哎呀!別說笑了,我們房間裏哪來的蠍子啊!”

但是他的心感到很悶,想去洗手間。去洗手間的路上還沒有走五米,他就昏倒在地,然後當場大小便失禁,口吐白沫、翻白眼。人們過去一看,他的脈搏開始停止跳動了,開始扇著他的臉說:“崔約翰!你醒醒,你聽聽我的話。”

但是心臟已經停止跳動,所以他們就馬上給他進行簡單的處理,去了醫院。醫生連看都不看他一眼,搖搖頭就說:“這個小夥子被蠍子蟄了!被蠍子蟄了,當時就把他帶到醫院也不一定能活,到了現在你們才把他帶到醫院,那他怎麼能活呀?而且毒素已經蔓延全身,他只能死。”

“那也求求你幫幫忙!”

醫生乾脆都懶得治療,就說:“你們把他帶回去。”

到了別的醫院得到的口徑是一模一樣,但是他們不停地求情,住進了醫院,然後打點滴。醫生在兩個小時以內給他心肺復蘇,勉勉強強的挽回來已停止的呼吸,有了一絲的脈搏跳動。然而血壓卻又開始急劇下降,再也沒有活過來的可能了。支部長那個時候哭著就給我打電話。

利比利亞沒有從我國直達的飛機,從我國到利比利亞至少十八個小時,我也不可能及時給他找藥,現在也不過兩個小時就要死了。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對崔約翰,那時候我就說到:“我能不能給崔約翰通話呢?”他給我轉接了電話。

“崔約翰,這是樸牧師,你接一下電話。”

我就說:“約翰,你能聽到我的聲音嗎?”

“是的,牧師。”

崔約翰在醫院裏

我特別感謝的是讀聖經的時候,通過聖經所流淌的神的作工,我一直思考這樣的部分。現在看到崔約翰雖然被蠍子蟄了,心臟不能正常跳動,他血壓是27-28,這是要死的程度了。但是我們不是相信神嗎?我們是相信神的!那麼現在崔約翰他自己也知道被蠍子蟄了,他要死了,一點盼望也沒有。

我就給約翰打電話。“約翰,你能聽見我的聲音嗎?”

“是的,牧師。”

“聽說你被非洲的蠍子蟄了,聽說你要死了。但是約翰你聽聽我跟你說的,今天早晨我看到了聖經《以賽亞書》。以賽亞書40章31節說什麼呢?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約翰,這個聖經66卷,全都是神的話語,神絕不會說謊。那麼神說了什麼樣的話語:【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神絕不會說謊的。你仰望神吧!你為了戰勝蠍子的毒,需要新的力量。只要你仰望神的話,神絕對不會說謊的,神必會給你新的力量。這樣一來,你就可以戰勝蠍子的毒。”

包括醫生在內的任何一個人都沒有說崔約翰能活,都說他會死。崔約翰自己也感覺自己要死去,這時他想到來非洲之前,在機場父親緊緊地擁抱,說:“約翰呐,一定要保重身體。”他到了臨終前真想被父親再緊緊地擁抱一次,但是他哪有這樣的機會呢?那麼遠在他鄉的父親也不能趕過來,約翰的心跟神的心連接起來了,神就馬上可以為他做工。

我為了自己潔淨非常努力過。各位,我小時候是非常貧困的年代。現在我國人均收入已經超過三萬元,當時在解放初期後,我國的人均收入才是六十五元!那個時候的我們真的是貧窮的不得了。小時候只能是挨餓,但是過了十五、十六歲以後,現在也是很清楚的事。當小麥成熟的時候,就折斷小麥,拿到山上跟朋友們在一起,在山上點了火之後烤小麥。小麥烤熟了熱乎乎的時候就會變得綿綿的,然後用手搓小麥的皮,燒著的皮都會掉落。一吹就吹沒了,吃裏面那個小麥的時候,不知道多麼好吃。

兒時與玩伴一起烤麥穗

從那個事情開始,跟朋友們勾搭在一起,偷吃別人家田的土豆、水果。做了很多這種壞事,犯了很多的罪。有一天去果園,果園旁邊還有流水,後來去了花生的田地,我們家的田地我捨不得偷,所以吃了鄰居家田裏的東西。第二天,我跟父親到了田地的時候,父親說:“哎呀!村裏的孩子偷吃了我們田裏的花生。”後來才發現那個田不是別人家的,是我們自己家的。

我從小偷了東西,因為這樣的罪過非常的矛盾,但是在我心裏面,因為一直學習了律法。在我面前不要侍奉別神,要遵守安息日為聖日,要孝敬你的父母,不要姦淫,不要偷盜......一直這樣學習律法的時候,我們生活的全部都跟罪連接。所以說,我並不是偷了別人家田裏的水果,而是吃了罪;不是偷吃了什麼果實,其實是偷吃了罪!在我心裏面特別的沉重。

為什麼一提到罪就是我呢?我有太多的罪。有一天,我也是為了赦罪一直在禱告認罪的時候,當我禱告結束的時候就發現,我的罪其實已經洗淨了。後來我讀聖經,就特別能接受聖經。

崔約翰也是,在我看來特別驚奇的是,我一直以來跟罪密切相關著。但是聖經說了什麼?【就如經上所記:“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然後,【如今卻蒙 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各位聖經明明說:【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都犯了罪、都是罪人。基督耶穌已經洗淨了我的罪,救贖了我們。所以因著神的恩典,我們白白地稱義了。

靠着耶稣基督的宝血,我们罪得赦免称义了!

聖經告訴我們的是:我們並不是剛開始就是義人,我們本來是罪人,也犯了罪,但因著耶穌基督的救贖,我們得以稱義。因為耶穌基督為我們釘十字架,我們成為義人了!所以說:“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我們只知道這一個聖經章節的時候,牧師也說自己是罪人、長老也說自己是罪人、我也說自己是罪人,一點問題也沒有。但是同樣的聖經,這裏說有罪人的同時,也有義人。【耶和華遠離惡人,卻聽義人的禱告。(箴15:29)】義人必因信得生。怎麼才能成為義人?是因為耶穌基督釘在十字架流了寶血,我們的罪得以洗淨的緣故,我們就被神稱為義人。

那麼沒有義人,連一個義人都沒有的話語是對的,那成為義人的話也是對的,為什麼連一個義人都沒有?因為都犯了罪,都是罪人是對的。但是後來因為耶穌的寶血洗淨了我們一切的罪,這是聖經告訴我們的,那麼只相信沒有一個義人連一個都沒有的這個話的人,一輩子他只能是罪人。但是相信後來耶穌基督洗淨我們一切罪的人就是義人了。直到今天早晨我一直是罪人,或者是直到昨天我是罪人。當時我得救的時候也是因為一次早禱,禱告後發現我成為了義人,特別的驚奇。

浪子自己在豬圈的時候,他是寒冷的、挨餓的、痛苦的、淒慘的。但是浪子住在豬圈裏,特別驚奇的是他身體在豬圈,但是他的心卻找到父親家了。父親家裏面有糧食、雇工、有太多的東西了。那浪子不再坐在那裏挨餓,而是要走到父親家裏。就算是我當這雇工,我也是能夠混飯吃了。他的心走向父親家的時候,他的身體也走向父親家裏。

特別有意思,釣魚的時候,在魚鉤上有魚餌,從一鉤住,鉤子上有魚嘴,這嘴巴就會被卡住了,特別驚奇的是只要魚鉤鉤住了魚的嘴巴,那麼我們就會把魚繩給拉上來,那拉上來的時候不只是線拉上來,不只是鉤拉上來,魚的嘴巴也上來,身體也上來。

魚鉤鉤住了魚嘴,身體被一起釣上來

二兒子躺在豬圈裏他就想了想,他的心走向了父親家。二兒子的心走向父親家,其實也都隨著去了,雖然他的身體在豬圈裏。每當有空就會到父親家裏想像著太幸福了,所以他的身體也隨之一起去到父親家。後來父親特別高興的抱住孩子,要準備擺設宴席,但是他樣子卻太狼狽不堪,所以拿上好的衣服給他穿,給他穿上鞋,宰了肥牛犢我們吃喝快樂。父親的命令一下,傭人們就開始給二兒子剪頭髮、洗澡、吹頭髮,給他穿上新的衣服、戴上新的戒指,新的人出來了。

我聽著音樂的時候,聽說格拉西阿斯合唱團換衣服很快的,我很吃驚。因為崔慧美在唱第一首歌和第二首歌的時候是換了衣服,兩秒之內就換了新的衣服。我就說:“哎呀!兩秒就能換衣服。”其實不是,是因為不同的畫面啊,原來還可以這樣操作呀!

身在猪圈,心却在父家的浪子

二兒子在父親家裏的時候,一切都改變了,每當父親嘴裏說出話的時候,“把上好的衣服拿來給他穿”,傭人們馬去給他穿上衣服,給他洗髮膏洗頭發、洗衣服、洗身體、帶上最好的戒指,穿上鞋,該有的都有了。父親為了兒子準備了一切,現在二兒子的全身上下都是乾淨的。

村莊的大人們都說:“哎呀!你來了。”

“是的,老人家我回來了。”

“你過得好嗎?”

村莊的人們都不知道二兒子是當乞丐的,所以人們都說:“你的臉看著特別好,特別風光,出息了。”是完全不同的世界了。不是二兒子努力做了什麼,而是父親為他做了這一切,這就顯明了神為我們做工的方式。

我們本來是骯髒的罪人,但是犯了罪之後,只要回到父親家裏,因著父親穿上最好的衣服、最好的戒指、最好的鞋,也擺設宴席吃肥牛犢。只要我們的心跟耶穌的心連接,從那以後有耶穌的能力向我們做工。那麼自從我們的心跟撒但連接就有撒但做工,這是一樣的道理,所以聖經說什麼?【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這是羅馬書3章23節。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那明明是罪人,明明犯了罪,無論人說什麼都是罪人。特別驚奇的是很多人知道聖經,只知道聖經的羅馬書3章23節,卻不知道24節,緊接著下麵說什麼呀?【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

犯罪是罪人,但是神說我們義人,那就是義人。相信23節的人,是罪人!相信24節的人,就是義人了!有23節也有24節,為什麼只相信23節說我們是罪人!卻不相信24節,我們已經被稱義了呢?

我很久以前,是開設宣教學校以前,我舅舅是林永斌博士。他第一次開創了聖書公會,他去英國拜訪英國的女王陛下。得到英國的支持,在國內第一次發佈了聖書,就是聖經,那時叫大英聖書公會,現在已經改名為聖書公會。 當時最初發佈聖經的叫林永斌,因為我想開辦宣教學校,一直苦惱該怎麼開辦學校。

我就找了這位舅舅,當時他在其他城市生活,我就跟舅舅說:“我想開辦宣教學校,不是神學院,我們的宣教學校並不是學習信仰的理論,而是學習神的心。”

這位老人家說什麼呢?“我真想跟你一起工作,你怎麼能想到這樣的一個想法,這實在是好的妙計。”我也特別高興,但是後來他說:“只要我年輕十年,我也想跟你一起工作。不過就像你看到的,我已經老了。對你來說我只是個累贅。”

那天我們談了很長時間,到了我走的時候,這個老人在他的書房有滿滿的書,全都是英文的原版書籍。他就給我拿了一箱子的書,他就說:“以後有時間多讀這些書,對你學業有幫助。”

我拿回家一本一本地看了,有一天我就翻開了一本書,翻開一看,書中記載的是聖經內容,比如注解著創世記幾章幾章的年代,每一個聖經章節都寫著年代,這書對我來說有很大的幫助。我就解析了當時的年代來思考聖經,特別的好!後來一看沒了這個內容,我就感覺特別惋惜。我又沒記得借給誰了,這本書就是找不著。以前說“偷書的都不叫偷。”當然不知道真的有沒有人偷過。

在幾天前我給紐約的孫子打電話,我就跟孫子說:“以前我讀了這樣的書,你在美國書店找一找,有沒有標注聖經年代的這樣的書。”讓我孫子在大的圖書館給找了,但是他找了一看,也類似於這樣的內容,每個章節都有年代。雖然他發給了我這樣的書,但不像之前那個舊書一樣那麼熟悉。後來又給我帶了一本聖經注解,我就按照這個年代來思考這個聖經的內容。

從美國拿到這裏一點都不成為問題,當時是林牧師拜訪美國以後拿回來的。林牧師因為有會議,師母馬上出發去南部城市,林牧師留在首都。但問題是那個書在師母的書包裏,所以師母急忙從南部城市寄快遞到首都,昨天我才得到的。我想看這個書的話,要麼書來我這兒,要麼我去書那裏看這個書,才能接受書的內容。

約書亞和迦勒

以色列百姓去迦南地,要先派十二個探子窺探那地。在那流奶與蜜之地,大家想想,說一掛葡萄掛在杠上抬來的,這一掛葡萄有多大呀!能像足球那麼大嘛,反正這個地是流奶與蜜之地,是非常好的沃土。問題是這裏的人,是非常高大的巨人——亞衲族,所以十二個人窺探了這地,十個人因為害怕亞衲族不敢深入。比如說他們從埃及出來,當時也有過患難、也有過困難,但是神拯救他們脫離埃及,用火柱、雲柱保護他們一點都不成問題。關鍵是心裏面沒有神,只有環境和雜七雜八的想法,就不會有神的話語做工。

但是約書亞和迦勒,雖然有亞衲族和熊腰虎背的巨人。從埃及拯救我們的主、劈開紅海的主、用雲柱和火柱保護我們的主、賜給我們嗎哪的主、賜給我們鵪鶉的主,如果有這樣的主,亞衲族他身高再大也是,在神面前也算不得什麼。約書亞和迦勒心裏面有神的應許,所以這算不得什麼。但是除了他們之外的十個探子,看到亞衲族的身高他們特別的害怕。

窺探迦南美地

我們看看聖經,約書亞記15章13節,【約書亞照耶和華所吩咐的,將猶大人中的一段地,就是基列亞巴,分給耶孚尼的兒子迦勒。亞巴是亞衲族的始祖。迦勒就從那裏趕出亞衲族的三個族長,就是示篩、亞希幔、撻買。又從那裏上去,攻擊底璧的居民,這底璧從前名叫基列西弗】

在這裏,迦勒趕出去了亞衲族的三個族長,示篩、亞希幔、撻買。那麼迦勒把亞衲族趕出去,以色列堂堂六十萬人害怕亞衲族,說他們是身高高大的,我們敵不過。誰把他們趕出去?迦勒!迦勒把他們都趕走。所以說與神同在的話,不管是亞衲族,還是管它是什麼,其實什麼都不成問題了。但是除此之外的十個探子,只看到高大的亞衲族人。

李長老在主持的時候,就把麥克抬高一點,因為他身高比我高一點。那麼李長老的身高很高,但未必就有很大的力氣,真的打起來才知道有沒有勁兒,當然我沒有跟他打過。

但是對於我去李長老的牙科醫院的時候,我真的是束手無策,只能是他贏的。我在牙科醫院只能是張嘴等著他收拾。

亞衲族他再怎麼高大,只要相信我所相信的神,在我面前保護我的話,這算什麼問題?

但是十個探子,他們懼怕亞衲族的人,他們心裏面充滿了害怕的心,不敢戰爭。所以牧師所做的是,當百姓害怕亞衲族的時候,需要讓他們回憶耶和華是怎麼領我們出埃及的?是怎麼分開紅海的?怎麼做了雲柱、火柱保護我們?怎麼降下嗎哪喂飽我們?讓神的信心充滿我們的心!但是他們心裏面充滿了亞衲族,所以聖徒們的心也一樣,在聖徒們的心裏面有病、有問題、有各樣困難。

有一天主日禮拜的晚上,我們看了志願者歸國發表會。今年新冠病毒剛開始的那個時期,我們就舉辦了歸國發表會。那個時候,我們以為過了兩三天新冠病毒就會結束,不會蔓延。所以我們在江嶺、首都,在不同的城市舉辦了活動。我們以為新冠病毒就會這樣結束。

但是它不斷的在傳染,後來嚴重起來的時候,不能再舉辦這個活動了。因為在參加活動的時候,我發現這個演出太好了,所以讓教會把演出視頻錄製下來。上周的主日禮拜晚上給聖徒們看了這個歸國發表會,聖徒們看到這個視頻特別特別高興,我看到了也是。

劇裏的泰勒,美國印第安村的人。他試圖自殺四次都失敗,後來他得救之後非常得高興,甚至也參加宣教學校的課程。那麼這個帥氣年輕的美男子怎麼自殺呢?他的人生多可惜啊!現在他改變了,他回到他的印第安村莊裏面,他會把村莊裏面的人的心都會改變了。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呢?是因為在我這裏面,如果只看到這些痛苦還有絕望,那只有問題了。但是神的心和我的心連接起來的話,都不是問題。

保羅也被挨打、被囚禁在監獄裏面,他也苦惱,但是他思考神的時候,他開始讚美神、榮耀歸於神,那監獄的門都被他打開了。

大家心裏有神的話,這位神解決亞衲族、解決這些巨人不成問題。沒有水的話,磐石上給你出水;沒有食物,天上降下嗎哪;沒有肉,給你鵪鶉;有紅海,就給你劈開紅海。我們只有想到有這位神與我們同在,那還有什麼問題?

我從得救以後,有了很多的困難,但重要的是得救那時,神跟我說:“不管遭遇什麼問題都依靠神,萬事順利。”

我們想三月十六日在紐約舉辦大會,但是新冠病毒的患者在美國也開始多起來了。在三月十六日之前,四天前應該是十二號,那個時候美國的紐約州長頒佈公告說:“二百五十人以上的不要聚會。”那我們有三千個人要聚會,把三千人分成十個組就是三百人。但是這麼舉辦活動太累了,所以我們決定新冠病毒疫情結束以後再開始聚會。

我們想人會戰勝這個病毒,病毒不能吞併所有的人,所以我們就延期這個活動了。延期之後我們特別感謝的是神特別驚奇地祝福我們了。

我們一直有神在幫助,在做的事情當中,沒有一次做的是可能性的事情。不管是I.Y.F、格拉西阿斯合唱團、還是C.L.F,神非常驚奇地為我們做工。只要新冠狀病毒結束的話,我們教會有太多的事情要忙。有I.Y.F,心靈教育,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最近全世界有30多個國家的政府要跟我們聯手,要做有關學生們的心靈教育。

今天早上看了因特網,肯雅的監獄,那些無期徒刑的囚犯,跟我們一起查經。有一個囚犯他改變了,出了監獄,本來是幹農活的人,他就到了肯雅教會做農活,而且傳了福音,本來是重罪犯,完全變了人。

肯雅監獄

如今非洲有四十多個國家接受我們心靈教育大有變化。我去南美,南美四個國家的總統、政府都不約而同地接受我們的心靈教育,所以現在我們幾乎要體系化了。那麼現在要把教材翻譯成英文,這個速度不是很快,我們已經組成翻譯人員在翻譯英文版、西班牙語版、法語版等版本。

 

我們只不過跟耶穌的心合一,崔約翰現在被蠍子蟄了,聽說要死,這只不過是環境。聖經說仰望耶和華必從新得力,你要關注哪個方向?你關注自己的死只能死,但是關注仰望耶和華就必得活。

 

姊妹因為得了癌症,本來是沒有可以活的希望。我跟姊妹常常通話,因為最近有聊天軟體,姊妹她一直說著絕望的話,我就告訴她盼望的話,我戰勝姊妹了,後來姊妹活起來了。

 

她在學校交了辭職書,因為姊妹要死了,家人們都開會,他們就叫了這個姊妹的妹妹。給了一些錢之後,你去好好照顧在醫院的姐姐,然後妹妹告訴了我,她姐姐的事情,我們就通話聯繫。這個姊妹本來是因為癌症要死,但是我給她栽種了盼望。

 

“姊妹,你只不過不了解癌症,其實癌症並不可怕,為什麼?因為我們身上總會有癌細胞,但是我們身上也有抵抗力、免疫力,可以戰勝癌細胞。姊妹一直以來沒有得癌症,是因為自己有抵抗力戰勝癌細胞了。

 

因此我們不得癌症的理由是因為免疫力會消磨掉不斷生成的癌細胞,但是有的時候抵抗力弱就會輸給癌症。這個強有力量的抵抗力是神給我們的,我們可以戰勝。所以免疫力一直在戰勝癌症,這種狀態持續了大半輩子。但有一天偶爾會失誤,就像每次都能拿第一,但是有一次就會考得不好一點。我們也是這樣,放開、釋然的話,也能脫離這癌症。

 

同樣窺探耶利哥城的十二個探子,約書亞和迦勒看到迦南地、看到亞衲族、看到巨人、看到了城牆堅固,但是他們心裏有神同在,亞衲族巨人算不了什麼,在神面前就像死犯一樣的。但是十個探子看到亞衲族的身高多麼高啊!我們就像一只蚱蜢。但還不如說自己像是一只螞蟻,因此他們心裏就變得不自信了。

在以前我只不過是罪惡的,要下地獄的一個人。但是看聖經話語的時候,神說我是義人了,那我就是義人了呀!神說我是聖潔那不就是聖潔了嗎?我的感覺有什麼重要,神的話語才重要。所以我說:我是義人。人們就算指手畫腳,神說義人不就是義人了嗎?

 

人們都說崔約翰會死,不管是醫生和周圍的人都說他會死,他自己也說自己會死。但是聖經呢?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約翰你要想戰勝蠍子的毒需要新的力量,你仰望耶和華,神會給你新的力量,你就可以戰勝蠍子的毒。自己以為馬上會死,他想:哎呀,就算神也不管用,神也不行,那真的就不行了。但是我一直告訴他,你仰望神必能從新得力,就能活,告訴他這樣的盼望的話,他接受就能活。他一直想到死,那就是死了。

 

雖然我們都去教會,都讀著聖經,人們的想法都不一樣。所以我並不是沒有問題,沒有困難。有了很多的問題、很多的困難,但是神活在我心裏面做工。我發現了這驚奇的事實,我相信了,我相信了呀!直到現在以來,是我難以想像的神,一直給我開闢了道路,不是我做,而是我心裏的主做的。

 

十個探子他們就想亞衲族身材高大,我們根本敵不過。但是約書亞和迦勒說:高大的亞衲族算什麼?有神爭戰的話有什麼打不過,我們有神的應許,我們已經出埃及了,我們必定會得勝。這是約書亞和迦勒的信心。那我們看我們跟他們的比較就像蚱蜢一樣,說這些報惡信的人,他們在曠野死了。

他們死就死在了相信肉眼,不信應許。同樣,大家的心如果跟撒但的心連接在一起,大家就會受撒但的影響。大家的心跟神連接的話就是神的兒女,就會有神來做工了。

人生確實會有很多的困難,我是在被日本統治的時期降生的,經歷瞭解放初期,也經歷了很多的挨餓,也經歷了很多的苦難。1962年我終於得救了。得救的時候,剛開始我們一直被人們說成異端。但是現在想來,神為我們開闢了特別多難以想像的路啊!

当我们靠近的时候,门就会自动打开

啟示錄說:【你要寫信給非拉鐵非教會的使者說,那聖潔真實,拿著大衛的鑰匙,開了就我知道你的行為,你略有一點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沒有棄絕我的名。看哪,我在你面前給你一個敞開的門,是無人能關的】只要開門就沒人能關閉,關門就沒人打開的那位就是神。神為我們打開門,沒人可以為我們關閉。神要關閉,沒人能打開。這位神向我們開闢路了,主說我在你面前,開設了敞開的大門。

就像自動門,你站在前面就能打開,自動門自然就開了。以前需要我們手拉才能打開,但現在的門,它自動就開了。剛開始看到自動門非常的驚奇,它自己就開,奇怪呀?我再怎麼看也是,這不能夠開的呀。到底怎麼才能自己開呢?我到了跟前就發現這門自然而然就開了,我以為人們做了什麼手腳才會開門。真的如啟示錄說的,我在你面前擺設了敞開的大門,神已經給我們打開。雖然我們面前有很多事情阻擋著,我們是不行的,有很多絕望。但是我們向前邁步就能看到,就能發現門敞開了。

在人的眼光亞衲族是強大的。但是我們看這聖經的時候,迦勒趕出了亞衲族的三個族長,很容易就趕出去,是迦勒趕出去的。但是除了迦勒的六十萬人,戰戰兢兢、畏畏縮縮的這些人最後都死在曠野,只有約書亞和迦勒進到耶利哥城。

那麼大家的想法也是一樣的,看到自己是不行的,敗亡的,看到自己是不好的,但是神的話語說了什麼?相信神的人,會放下自己的想法、接受神的話語。但是相信自己想法的人,卻不能夠跟隨神的話語。

所以當看到很多人要死去的時候,我會讓這個人的心跟神的心連接,在他心裏有困難勞累,每當這時候,可以驚奇地看到神為我們做工。我們把這位神叫做神,是因為與我們同在,我們每當有問題,他引導我們。

各位,我們不再跟隨著我們所看到的、所經歷到的,我們要相信神的話語,不管神說了什麼,按照神的話語必會成就。

我已經年紀老了,但是我想到以前的事情,我以往是非常不起眼,什麼都不是的人,但是神在世界上開闢了福音的路。

神就藉著新冠病毒讓我休息片刻,等結束了疫情,我們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了。要印刷這些書、翻譯,然後要做成教材,還有心靈教育的課程。前幾天我給大家講的是基礎的心靈教育,還沒有講教科書的內容。聽說是有六千人參加了,報名的人一千多人,現在數千人都要接受這個教育。

昨天,高中生跟我用ZOOM 一起視頻聚會了,很多學生跟我對話,非常的好。俄羅斯的宣教師們討論在俄羅斯買禮拜堂的事情特別的好。還有吳牧師在星期六視頻聊天的時候給我聯繫,用電話採訪他了。他成了英國的基督教會議的會長,是基督教一種協會。

吳牧師參加這個聚會的時候,他們推薦他:“你當我們會長吧!”

他說:“你們是白人,我是個亞洲人,我能做什麼呢?”

他們說:“不是不是,你來當會長吧!”

他說:“我的英語還不是很擅長。”

他們說:“你的英語已經足夠好了。”

他不想當會長,但是他們都說:“我們當中你是最屬靈的,你應該當會長。”

所以他突然當上了基督教領袖的會長,他就笑著說:“之前給公共機關發什麼資訊根本理都不理,但現在聯繫公共機關,因為他已經是會長,馬上就有回復。”神就這樣在全世界為我們開闢了道路,特別感謝神!

走在傳福音的路上

這次我去亞特蘭大的時候,在亞特蘭大有些人不再牧會,但是做著教會的侍奉。在他下麵有一萬五千到一萬八千個牧師。我在亞特蘭大的時候,他特意來找我,他聽福音得救了。

三月十六號開始C.L.F的時候,他說他要讓自己下麵的牧師,差不多五個大巴的人數都來參加這個會議。美國的大巴一個大巴能坐六十人,所以幾乎都三百人要來,當然後來我們延遲了這個聚會。是神讓我們再精心準備一下。

“新冠病毒啊!你快點退走吧!我們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們一直在禱告,讀聖經做準備。我們大有能力地傳播耶穌的愛,介紹主為我們做工的事情,就特別的好。

因為有新冠病毒,尤其在中部地區有很多人受苦,最近好了很多,我們非常感謝。也感謝的是,我們教會還沒有一個確診的人,感謝神!

以後我也是一直小心,長老們一再的提醒我要保重身體,我也會注意與人接觸的事情。

新冠病毒會早日的結束,我們全球的人會脫離新冠病毒,會有神為我們展開新的世界,這就是神給我的心。雖然我們目前比較困難,但是大家帶著感謝的心讚美主。新冠病毒結束了之後,不管是我們,還是全世界的聖徒、弟兄姊妹,都希望把福音帶給周圍的人,榮耀歸給神!感謝大家!

接下來是各自禱告的時間。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