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朝聖之旅】—猶大曠野

對前來以色列觀光的遊客們來說,

猶大曠野和內蓋夫沙漠的壯觀程度絕不亞於地中海、死海和加利利海。

尤其是猶大曠野,

對得救的聖徒們來說意義非凡,因為耶穌和施洗約翰曾在此駐足。

猶大曠野的地理位置與自然環境

在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的途中,轉向死海的方向,荒野和山地逐漸展現眼前,這說明已經到了猶大曠野。猶大曠野傍依著美麗的泛著綠寶石光芒的死海,南北長約76公里,東西寬約26公里。

以色列南部的內蓋夫沙漠像西奈曠野一樣寬廣,而猶大曠野就像被人從側面用力擠壓了一樣,到處都是陡峭的峽谷。因此,一些到訪猶大曠野的遊客說:“像是來到了一個迷你,’大峽谷‘。”

“猶大曠野,年降水量很低,僅有100〜150mm。尤其是曠野東部,年降水量不足50mm,氣候十分乾燥。這裏,白天持續高溫,就像桑拿房一樣。有時,甚至幾年滴雨不下,地面的太陽直射溫度高達70°C。 曠野西部的氣候比東部的氣候涼爽,因而那裏可以種植橄欖、小麥和大麥。

猶大曠野,夏季的平均溫度是44'C,冬季的平均溫度是26'C。一到冬季,耶路撒冷的人們就會來到猶大曠野附近的死海地區旅遊。過去,希律一世在冬季也會離開耶路撒冷來到猶大曠野避寒,所住的行宮就是馬薩達要塞。站在馬薩達要塞的最高處放眼望去,猶大曠野的壯觀景象盡收眼底。

猶大曠野生存著一些適應沙漠氣候的動植物,如荊棘、椰棗樹、無花果樹,還有沙漠蜥蜴、沙番和長相酷似瞪羚的山地羚羊等。這裏還生活著沙漠豹和有劇毒的沙漠腹蛇,但是近年來很難見到它們的蹤影。這裏的土地主要由岩石和沙子構成,而古時被稱為“所多瑪“的死海地區有著很多由鹽石組成的山丘,景色奇異。

庫姆蘭山洞

聖經中記錄的猶大曠野與有關傳說

以色列一半以上的國土是沙漠,南邊是猶大曠野,再往下便是內蓋夫沙漠。從內蓋夫沙漠往紅海的方向去是約旦平原,穿過內蓋夫沙漠就是屬於埃及領土的西奈曠野。從猶大曠野向內蓋夫沙漠行進,會看到我們耳熟能詳的以東,再往前走就是巴蘭曠野的邊界。我們已無法得知以東和巴蘭地區的確切位置,只能大概推測。內蓋夫沙漠中坐落著幾座大城市,其中最廣為人知的是有“盟誓的井”之意的別是巴。

大衛藏身過的隱基底荒野,以色列抵抗羅馬進攻的最後陣地馬薩達要塞,最古老的聖經手抄本一“死海古卷”的發現地庫姆蘭山洞,耶穌接受洗禮的約旦河,以及所多瑪,這些地方都位於猶大曠野。還有耶利哥、希伯倫、伯大尼等聖經中出現的城市也與猶大曠野有著些許的關聯。希伯倫盛產的葡萄被譽為“探子的葡萄”,其由來 是以色列百姓出埃及後派了十二個首領前去迦南地窺探,當時他們把一串葡萄掛在棍子上抬了回來。現在的葡萄雖然沒有那時的大,但還是以碩大飽滿而著稱。

關於猶大曠野,整本聖經中都有記載,向我們展示著不同的面貌。其中,有兩處關於猶大曠野的記載給人留下的印象最深刻。

《馬可福音》1章3節描述施洗約翰時這樣說:“在曠野有人聲喊著 說……"這曠野指的就是猶大曠野。耶穌被魔鬼試探時,所在的地方 也是猶大曠野。在耶利哥邊境至今還有一座被稱為“試探山"的山,在無聲地向人們訴說著這件事。

阿撒瀉勒峽谷

阿撒瀉勒峽谷

以色列百姓出埃及後,40年期間主要是在西奈曠野和約旦東部生活。他們雖然沒有在猶大曠野和內蓋夫沙漠停留過,但我們通過具有沙漠特性的猶大曠野,一定程度上可以體會他們當時的生活。

特別是以色列百姓在西奈曠野生活時,他們在摩西的引導下建造了會幕,獻上了犧牲祭和贖罪祭。《利未記》16章中記載,關於贖罪 祭有這樣的規定,要把拈閹歸與阿撒瀉勒的山羊帶到曠野。大祭司亞倫雙手按在山羊的頭上,承認以色列人諸般的罪孽、過犯,就是他們一切的罪愆,把這罪都歸在羊的頭上,藉著所派之人的手送到曠野去,讓羊自生自滅,借此讓以色列百姓明白他們的罪已經被山羊背負並永遠消失了。

會幕時代,歸與阿撒瀉勒的山羊被所派之人送到了西奈曠野,但在所羅門聖殿時代和所羅巴伯聖殿時代,人們將山羊放到了猶大曠野。現今在猶大曠野的某個山角下,還有被稱為“阿撒瀉勒峽谷"的地方。人們世代相傳:“在所羅門聖殿時代,大祭司長把罪歸給山羊後,將歸與阿撒瀉勒的山羊牽到,阿撒瀉勒峽谷',讓它消失。“被選派之人將歸與阿撒瀉勒的山羊牽到從曠野邊緣算起約12公里 的地方,就是無人之地。這羊喻表“背負世人罪孽的神的羔羊”,這一過程喻表耶穌背負並洗淨我們所有罪的過程。

如今,以色列人還在使用包含“阿撒瀉勒"這個單詞的語句。當 想說咒詛和辱罵的話時,他們就會說“歸與阿撒瀉勒吧",按我們的 話來說,就是“去死吧”、“該死的”這種髒話。

牧羊中的貝都因人

生活在曠野中的貝都因人

猶大曠野有著無邊無際的崎嶇地帶,但自古以來這裏一直有一條 綿長的平坦路,通過這條路可以從南部一直走到撒瑪利亞。我曾經從內蓋夫沙漠出發,駕車順著猶大曠野中的那條平坦路一直北行。在猶大曠野,特別是在通往耶路撒冷的路上,隨處可見貝都因人的帳篷,也可以看到牧放羊群的貝都因牧童,還有一些流著鼻涕的孩子用充滿好奇的眼睛盯著我們看。

在以色列四境,散居著以遊牧為生的貝都因人。除以色列之外,埃及等整個中東地區也生活著貝都因人。他們住在帳棚裏,喝的是羊奶,講的是阿拉伯語。不久前,以色列政府為貝都因人制定了福利政策,給他們建造房屋,還給他們的孩子提供上學的條件。很多貝都因人開始過上定居的生活,但也有一部分人因為適應不了新的生活方式,而重新返回到帳棚裏。

前不久,一個偶然的機會,我應邀去了一戶貝都因人家,意外地嘗到了貝都因人的傳統飲食。他們在阿拉伯大米裏摻上羊肉和牛奶,一點兒鹽也不放,簡直令人難以下咽。據說,因為這種食物把肉和奶摻在了一起,所以猶太教徒說這些貝都因人做了律法禁止的事情,是受咒詛的民族,還向他們扔石頭,因此引發過騷亂。

曠野是倒空心樹立話語的地方

站在猶大曠野,我感受到這曠野是倒空我們心的地方。前不久,一位阿拉伯族女青年得救了。這位女青年說,因為她是阿拉伯族基督徒,所以遭受著猶太人、穆斯林人以及希臘正教會教徒的欺壓,非常痛苦。可以看到,是神使這位女青年的心變得像猶大曠野一樣困苦。

有時,神會把我們的心引到像曠野一樣一無所有的貧瘠之地。神這樣做,是為了倒空我們複雜的想法,在我們心裏樹立神的話語,使我們從新得力。《馬太福音》4章中,耶穌在猶大曠野受試探時,撒但對饑餓的耶穌說:“你吩咐這些石頭變成食物。”還把天下萬國顯 給耶穌看,想以此誘惑耶穌。那時,耶穌依靠神的話語擊退了撒但的誘惑。同樣,曠野在指教我們要倒空心裏所有屬肉體的想法,只樹立神的話語。

在教會裏,神或神的僕人有時會拒絕我,把我趕到一無所有的“曠野”裏。但是我知道,這不是因為恨我,而是因為愛我,想讓我倒空心,讓我不再把自己的想法與神的話語摻雜在一起,只樹立神的話語。如今,神也在倒空著猶太人的心。他們的心很高傲,充滿了自己的想法,神要使他們的心變得像曠野一樣。神的心意是要使全以色列人得救。神首先向我們預示了此事,並把我們派遣到這片土地上。如今,神的世界在我心裏是那麼的確實。

未完待續

期待下一章朝聖之旅—猶大曠野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