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Return to site

接受耶穌的眼光

· 講道話語

約翰福音 1117-44節:

耶穌到了,就知道拉撒路在墳墓裏已經四天了。 伯大尼離耶路撒冷不遠,約有六裏路。 有好些猶太人來看馬大和馬利亞,要為她們的兄弟安慰她們。 馬大聽見耶穌來了,就出去迎接他;馬利亞卻仍然坐在家裏。 馬大對耶穌說:“主啊,你若早在這裏,我兄弟必不死。 就是現在,我也知道,你無論向 神求什麼, 神也必賜給你。” 耶穌說:“你兄弟必然復活。” 馬大說:“我知道在末日復活的時候,他必復活。” 耶穌對她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 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你信這話嗎?” 馬大說:“主啊,是的,我信你是基督,是 神的兒子,就是那要臨到世界的。”馬大說了這話,就回去暗暗地叫她妹子馬利亞,說:“夫子來了,叫你。” 馬利亞聽見了,就急忙起來,到耶穌那裏去。 那時,耶穌還沒有進村子,仍在馬大迎接他的地方。 那些同馬利亞在家裏安慰她的猶太人,見她急忙起來出去,就跟著她,以為她要往墳墓那裏去哭。 馬利亞到了耶穌那裏,看見他,就俯伏在他腳前,說:“主啊,你若早在這裏,我兄弟必不死。” 耶穌看見她哭,並看見與她同來的猶太人也哭,就心裏悲歎,又甚憂愁, 便說:“你們把他安放在哪里?”他們回答說:“請主來看。” ……猶太人就說:“你看他愛這人是何等懇切。” 其中有人說:“他既然開了瞎子的眼睛,豈不能叫這人不死嗎?”耶穌又心裏悲歎,來到墳墓前;那墳墓是個洞,有一塊石頭擋著。 耶穌說:“你們把石頭挪開。”那死人的姐姐馬大對他說:“主啊,他現在必是臭了,因為他死了已經四天了。” 耶穌說:“我不是對你說過,你若信,就必看見 神的榮耀嗎?” 他們就把石頭挪開。耶穌舉目望天,說:“父啊,我感謝你,因為你已經聽我。 我也知道你常聽我,但我說這話是為周圍站著的眾人,叫他們信是你差了我來。” 說了這話,就大聲呼叫說:“拉撒路出來!” 那死人就出來了,手腳裹著布,臉上包著手巾。耶穌對他們說:“解開,叫他走!”  

讀到這裏。

各位,我們心裏有無數的想法,走在路上的時候,有時看到別人會感謝而且喜樂、會面帶微笑,有的時候見到一些仇家就會皺著眉頭,甚至昨天還是非常親近的朋友突然就成了仇敵,也有這樣的情況發生了。我們遭遇了很多不同的事情,但是這一切事情都發自於內心。我們讀聖經的時候就會發現,聖經怎麼能這麼驚奇呢?恰到好處的表達著我們的心。在聖經裏面可以看到原來自己是這麼醜陋的人,我是這麼不起眼的人。

拉撒路復活

尤其是在今天早上我們讀的約翰福音11章的話語。拉撒路死了,耶穌也在,馬利亞、馬大也在,也有猶太人和門徒,有很多的人都到了拉撒路死亡的地方。在那裏的很多人的心裏的想法是什麼呢?和拉撒路一家人的馬大和馬利亞,看到他大哥死了,滿心都是悲痛和悲傷。猶太人是專門過來安慰馬大和馬利亞的,門徒們和耶穌也到了,但是很多來到墳墓前的人的心裏面,尤其跟拉撒路一家的馬大和馬利亞心裏想著“我大哥死了”,心裏滿是這樣的絕望。馬利亞心裏還想著。因為耶穌愛著馬大、馬利亞和拉撒路,馬利亞也是堅信著耶穌的愛。剛剛說出大哥得病的消息的時候,馬利亞是真的希望耶穌趕快過來治療,但是耶穌聽了這話也是遲遲沒有來。見了耶穌之後,告訴了大哥得病的事情,希望耶穌來醫治,但是沒有來醫治,只說了一句:“這個病並不至於死,而是為了神的榮耀。”但是他大哥突然就死了。所以馬利亞心裏想:我大哥死之前耶穌完全可以救活的,但是大哥死的時候,耶穌怎麼就遲遲不來呢。因為這個事情她心裏感到特別的冤枉。所以耶穌來的時候,馬大和馬利亞都說了同樣的話,就說:“如果主早在這裏的話,我大哥就不會死了。”因為她們看到了耶穌救活了很多得病的人,三十八年的病人、瞎子還有瘸腿的,都有耶穌醫治他們,所以馬大和馬利亞從沒懷疑過耶穌會治不了得病的人。所以她們大哥得病的時候,她們同樣希望耶穌趕緊過來。

雖然馬大、馬利亞聽到耶穌來了,但她們故意沒有迎接耶穌?為什麼?因為心裏冤著、委屈著。“耶穌你早點過來治療我大哥就可以了,為什麼大哥死了之後才來?”她們心裏滿是冤枉。但是比起馬利亞,馬大更加理性,所以耶穌來之後她還是去迎接了。迎接之後她就說:“如果主早在這裏,我大哥就不會死了。”這是什麼意思?換句話說就是,我哥哥死就是因為耶穌,耶穌你早點過來多好啊!有強烈的委屈在心裏面。那麼耶穌對馬大和馬利亞說:“你哥哥會活。”當大家看到馬利亞和馬大的話,哥哥拉撒路死了,馬利亞心裏就已經斷定了我哥已經死了。耶穌卻說:“你哥哥還會活。”這是耶穌的話語,但是馬大馬利亞沒能接受,她只說:“最後那一天,復活那一天就能活吧。”

我們看聖經的時候,只有耶穌不相信拉撒路是死的。但是馬利亞、馬大、猶太人、門徒們都相信拉撒路是死的。換句話說:耶穌心裏的拉撒路是活的,別人心裏的拉撒路其實都已經死了。各位,實際上拉撒路不是死的嗎?但在耶穌心裏拉撒路活著,所以耶穌卻不感到悲傷、不感到痛苦,因為拉撒路是活著的。不過,馬大和馬利亞為什麼要哭,為什麼要悲傷?因為耶穌說,這病不至死,乃是為了神的榮耀,而且還說他會活起來。但是這個話雖然是用耳朵聽進來了,“你哥哥會活”這個話雖然用耳朵聽進來了,但在心裏呢,她還是想:我哥已經死了,怎麼能活起來呢?有這樣的疑惑在裏面。所以說出“你哥哥會活著”的耶穌心裏面:拉撒路必定活著,帶著這樣的確信,按照信心拉撒路活了。但是馬大和馬利亞的心裏:拉撒路已經死了呀。

癌症病人

今天早晨我從仁川機場下飛機,美國洛杉磯來了電話,一位上了年紀的婦人,得了癌症,已經超過70歲的婦人,得癌症就快要死了,人們很容易會有這樣的想法,因為各種各樣的醫療措施,正做著抗癌的手續。但是我想了想,如果是耶穌在這種場合會說什麼?就會說你哥哥還會活一樣,我說:“姊妹,你的癌症不要擔心,你依靠主吧!”同樣的位置,我就是一個牧師。有一回一個姊妹來到我這裏跟我說:“牧師,我要離婚了。丈夫是故意藐視我,挑釁我,要跟我離婚的意思,我怎麼能跟他過的下去呢,我真要跟他離婚了。”一個婦人跟我說了這樣的話,在我心裏想著:哪有這種丈夫,真有這樣的丈夫的話,真應該離婚了。我馬上就要說出:這樣的情況,就應該離婚。但是我心裏突然想到,耶穌愛了這個姊妹,為了這個姊妹流了寶血拯救了她。耶穌活著怎麼會讓這個姊妹不幸呢,我心裏真的想跟她說:你離婚吧。因為丈夫實在是過分,但是我就說:“姊妹,你是神的女兒。神怎麼會讓姊妹變得不幸呢?神是愛著你的,雖然現在眼看著這樣的環境,神必定會萬事效力,讓這個事情會變得很好。”所以我跟她說:“你先不要離婚,要看看神對你作了什麼工。”這個姊妹非常可貴,雖然她心裏已經定下來要離婚了。並不是因為樸玉珠牧師了不起,而是因為我是神的僕人,所以她放下自己的心,接受了我的話語、順從了。過了一年、兩年,我能感覺她特別的困難和艱辛,但是我裝作沒看見,讓這個姊妹忍受了這一、兩年。到了第三年的時候,這個丈夫得了癌症,然後丈夫得救了。我每當想起這事情,心裏實在是特別的感謝神。這位丈夫得救了,聽到他的見證的時候,我心裏實在是特別的感謝。這個姊妹因為跟丈夫的變得關係不好,實在是過不下去了,想要離婚。當然這是我們的想法,但是主是愛著我的,主也愛著那位姊妹。難道無緣無故就會讓她這樣受苦嗎?我覺得不會這樣,神所做的一切都是萬事效力的。

亞哈隨魯王

我讀聖經以斯帖記的時候,以斯帖記一章,亞哈隨魯王擺設了一個特別大的宴席,當時王后瓦實提和她的婢女們也在一起舉辦了宴席。瓦實提實在是特別的美,誰都是,不容易看見王后,在這種宴席上亞哈隨魯王希望邀請王后,打扮的漂亮一點,然後給眾大臣們看看自己的王后是多麼的美麗。但不知道是為什麼,王吩咐太監去召喚瓦實提過來的時候,瓦實提卻不聽從。王叫瓦實提來,但是她卻不來。王心裏上來了憤怒,“我是王啊!”所以問了下麵的大臣:“王后瓦實提,我叫她來,她卻不來,這個事情我該怎麼處置呢?”

下麵一個大臣就說:“王啊!王后瓦實提所做的,並不只是針對王個人的事情,如果,王后瓦實提不應王的命令,這個消息如果傳到全國的話,全國婦女就會藐視丈夫的語言。她們就會說王后瓦實提這樣悖逆丈夫的,那麼全國上下都會充滿憤恨。所以瓦實提再也不能恢復王后的位置,應當廢去她王后的位置,要重新設立一個王后。”所以瓦實提從自己的位置被趕出去,以斯帖當了王后。那麼再繼續讀以斯帖記的時候,亞哈隨魯王后來樹立了一個叫哈曼的人,哈曼他開始設了圈套殺死所有的猶太人,然後末底改跟王后以斯貼說:“你去找王求情,救自己的百姓。”但是王的宮殿,如果不經過王的允許進去都要死,除非王伸出王的金杖才能活,但是王沒有叫我已經有30多天了。末底改就說:“你別以為你獨自在王宮就可以存活,如果這個時候你閉口不言,猶太人必通過別的方式能夠得活,你和你的家族都必滅亡。你得到王后位置不就是為了今天嗎?”哈曼要殺死猶太人這個事情神已經提前知道,所以廢除瓦實提王后的位置,讓以斯帖成了王后,從而拯救猶太人,有了這麼美好的一個策劃。所以我們遇到各種各樣的事情並不是無緣無故的,是神做的工。

斯威士蘭

今天晚上,我會去拜見艾史瓦帝尼的國王陛下。我當初是怎麼認識艾史瓦帝尼的國王陛下呢?是通過我們音樂學校的學生,以前那個國家叫斯威士蘭,學生到了斯威士蘭做短期義工。當時斯威士蘭有什麼事情呢?有國立大學的畢業典禮,那我們的兩個女生到那裏參加國立大學畢業典禮,她們說:“我們去給他們唱一下祝賀歌吧,”這兩人去之後,跟主辦方的人說:“我們是來自韓國音樂學校的學生,我們唱歌可好了,我們來給你們唱一首祝賀的歌。”

進行的人說:“你們真的很好,但是已經不行了,”

她們說:“為什麼?”

他說:“這次國立大學畢業典禮的時候有國王陛下要參加,所以昨天已經把畢業典禮的順序表上傳給國王陛下了,這是給國王陛下的順序表誰都不能改,所以你們不能突然加進來。”我們這兩個學生特別充滿盼望的去,但是他們不願意,所以沒辦法。那我們就參加吧。

後來主辦方就說:“國王陛下現在還沒有到,所有聽眾都在場,所以在國王陛下沒來之前你們要不要唱歌?”

她們就說:“好吧,”就這樣開始唱起來。

就問:“你們要唱幾首?”她們要唱三首。

“好吧!那就三首吧!”

這兩個學生正在唱讚美,第一首唱了一半的時候,國王陛下到了現場。國王陛下一看,正在唱著歌,沒有說別的話,直接坐在了他的坐席。所以兩個女生唱了接下來的兩首,結束了所有的畢業典禮之後,國王陛下就叫那兩個女生過來。陛下就說:“你們唱歌怎麼這麼好,而且你們說的我國的語言發音怎麼這麼准。”國王陛下看到這兩個女生特別的寶貴,當時她們直接說:“我們有IYF的創辦人,樸玉洙牧師十天之後要來這個國家!”這裏有兩個女生唱歌的場面。那麼聽到這個話,在我到艾史瓦帝尼機場的時候,國王陛下派了部長,特邀我去見國王陛下,我也是特別吃驚。當時是中午十二點左右,晚上也有牧會者大會,我剛講一個小時話語,剛要講第二節課的時候跟我聯繫了,說國王陛下現在就要見我,所以我把我的話語時間轉讓給別的牧師,我匆忙的到了王宮裏面。國王陛下的王宮是這個建築一半的大小,國王陛下坐在前面,所有的大臣都在後邊跪著。而且如果要拜見國王,就要趴著走向前,那我看這臉色,是不是我也得趴著?因為我在軍隊受過訓練挺能趴著的。但是當我準備要蹲下來的時候,大臣們就說:“牧師,你是外國人,按著規定你是要站著走。”我說:“是嗎?”我就站著接近國王陛下問候他,差不多過了10分鐘,面談一共只有40分鐘,這個時間一定要遵守。所以我就一直給他傳福音了,過了30分鐘,已經到了40分鐘,我就結束了話語,國王陛下眼睛大大的瞪著我,我甚至害怕的都不敢對視他。結束話語後,國王陛下對我說:“牧師,請你繼續給我講話語。”所以再給他講了30分鐘,講完了,他說:“繼續講吧!”他跟我說繼續講,說了三次,每次30分鐘,然後結束了福音,講完福音之後,國王陛下得救了。國王陛下對我說:“牧師,我要給你地皮,請你在我國建立IYF中心,而且牧師也請你建立你的禮拜堂,第三,你要建立你的家,你的房子要建的好漂亮的!以後常來這裏吧!”這是國王的命令。國王陛下後邊有個椅子,是金子做的椅子。自從聽了福音之後,他對我非常的親近了。傳完福音之後,公主又邀請了我,進到公主的房子,公主跟我說自己的苦惱和問題,我也給她傳講了聖經話語,出來了。我們變得非常的接近了。

後來還有國母,國母下麵有很多王子,有生下國王的國母。在這個國家排位第二的就是國母,除了國王之外她是最高的,後來她要來韓國三星醫院做手術。國母來的時候有67個隨行人員,這個國家就是這樣辦理事情的。當時我在外國,她已經來到韓國了,我後來才要去找她,是一個國家大使過來管理這樣的事情,不讓我進去,所以我在外面站著不能進去了。結束之後出來的時候,國母和公主出來的時候,公主看到了我,因為我給公主傳過福音認識我,她說:“牧師你也來了。”管理的大使過來,我就說了他:“國王陛下派我來,讓我照顧國母。你為什麼要阻擋我,需不需要把這個事情傳達給國王陛下呀?”他大吃一驚,從那之後,他讓我隨時都可以接見了。這個國母來韓國治療的時候,因為艾史瓦帝尼國家的醫療不是很發達。我們教會有了不起的醫生,外國有很多來訪韓國教會的客人。上次有一位總統要來,邀請總統需要27億的資金,我說那就不用來了,我們沒有錢,所以他結束了總統的期限,退下他的這個總統位置才過來,要不然要需要很多資金要贊助。我就提議了,在我們教會有很多特別好的醫生,菲爾南德魯哥總統來的時候,因為他牙不好,到了我們牙科醫院,是我們長老辦的醫院。像我這樣的鄉巴佬看的時候,雖然不知道當初總統在哪個牙科醫院治療的,但是李成浩長老給治療牙的時候,治療的特別的好。後來總統腿不好,黃孝敬長老就跟鬧著玩似的。他眯著眼睛,也不是睜開,也不是閉著,就眯著眼睛號脈。但是給總統治療的時候,總統特別的高興。去年我就跟國王陛下說:“韓國江南教會有真的了不得的醫生們。”你看看我為什麼會這麼健康,當然是因著神的恩典,周圍有很多好的大夫在看著我、保護著我。每次我去外國的時候,黃孝敬長老會給我金盒子的藥,當然我都吃不完。因為我到外國的話沒時間吃這東西,吃完飯之後排著隊跟我交通,甚至有的時候都沒有解開藥封就回國了。那麼國王陛下非常的歡喜,跟我們成了特別要好的朋友。他是國王,不能隨便讓別人治身體,但是他毫不猶豫地讓我們教會長老治療他的身體,治療之後他身體變得特別的好,今年又讓我來。如果悖逆國王陛下命令,那就是判死刑了。所以今年4月1號開始,有幾個人要去治療國母,還有牙科、產婦科、中醫、少兒科,給王族們看病去了。真的跟國王像朋友一樣接近了,因為國王罪得赦免,他特別的歡喜。我給總統和部長傳福音罪得赦免的時候特別好,那麼我見國王也是,或者見巴拉圭的總統,真的是一個巧妙的機會見面的,他其實也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他,因為特別奇妙的因緣見面了,後來他得救了,完全變了一個人,特別的思慕著話語。

當我讀聖經的時候並不是光讀聖經,通過聖經讀取神的心。當我看見耶穌心的時候,耶穌帶著什麼心呢?拉撒路已經死了有爛味兒了,在耶穌心裏他還是活著的,耶穌心裏的拉撒路是活著的。但是像我們這屬靈的瞎子看拉撒路的時候卻是死了,大家能阿們嗎?我再問一下大家:大家是接近耶穌的眼光還是接近馬大的眼光呢?我們說實話看看,是接近耶穌的眼光還是接近馬大的眼光?大家都回答看看,接近耶穌眼光的人舉手。我們看的是什麼?我們的眼睛是看不見耶穌的。那麼神呢?神也是看不見的。所以我們的眼睛只能看到屬肉體的世界、屬人的世界。相反,耶穌的眼光可以看到屬靈的世界,所以我們所看的觀點和耶穌看的觀點是必定不同,能明白嗎?各位,這是很重要的提問,大家得好好回答。

耶穌的想法和我們的想法是不一樣的,是吧?大家信仰的矛盾是從這裏發生的,如果我們也能看到耶穌的眼光,我們也不用擔心了。耶穌如果像我們一樣看不見,耶穌只能是絕望,但是耶穌能看到更遠的更深的層次,跟我們的眼光是不一樣的。當我們聽到話語時,我只是看到外部發生的事情,卻不知道信仰上的世界,所以我們的眼光只能看到屬肉體的世界。所以我的眼睛應該只睜開一半,剩下的應該讓耶穌眼光佔據我的眼光,但是我們不能做到這一點,所以只好放下我們的想法,把耶穌的話語直接相信並且接受到心裏,這樣一來我們也是擁有跟耶穌同樣的眼光了。那麼耶穌看的時候會怎麼樣呢?拉撒路明明是活著的,你們眼裏是不是死了,這是耶穌說的,大家能明白嗎?耶穌說的話語,在我看來拉撒路明明是活著的,能明白嗎?

李江宇牧師看來拉撒路是死了,樸恩澤長老也是看拉撒路是死了,黃校晉長老雖然治療最好,但是看著拉撒路還是死的,是這樣嗎?在樸玉洙牧師看來也是死了。我們看來是死的,但是耶穌卻說不是。那不是死了而是在睡覺,所以耶穌不斷的說:“你哥哥會活,我是復活與生命,死人也可以活。”那麼比起聽來的耶穌的話語,我們所看的、所見的覺得更加真實,所以我們想拉撒路不是已經死了嗎!他不可能活,帶這樣心的時候,跟耶穌的心不能合一了。

所以大家真把耶穌當做神來信的話。古時候有這樣的話,因為我叫玉洙,所以對玉比較關注,雖然不指著玉洙的玉。說玉沾上了土,玉扔到了地上,來回的人都以為這就是個塵土。放在那裏就可以當做塵土嗎?就是一個玉塊沾上了土扔在地上,來來去去的人以為這真是一個土塊,那麼別人都把它看為土了,但是寫這個詩的這位作家把它看成玉,是這樣嗎?就是了!別人都看著它是土,但是寫詩的作家呢,你們再怎麼把它看成土,它不是土而是玉,他寫了這個詩歌。這個詩歌的內容和約翰福音11章的話語是非常很貼切的,我們看的是同樣的事物,在我們看來是土,但在寫詩的作家眼裏面,那可是寶石就是玉呀。同樣的,現在我們用肉體的眼光看待事物,我們只看到拉撒路活著還是死了,但是耶穌帶著神秘的能力的眼光看待事物,這就是差別。

有CLF,就是牧會者論壇,我常常在那裏講話語。有很多牧會者說我們是罪人,他們以為自己是罪人,是非常善良的表達。如果說我們是義人的話,他們就說我們是說謊的,說我們是驕傲的。其實這是因為他們實在是不懂,在他們看來是我錯了。那麼我用自己的眼光看自己確實是個罪人,因為說了很多謊話、也偷了很多東西,做了很多壞事,是罪人,誰看來都是。那麼我用自己的眼光看自己,確實是個罪人,但是耶穌看到我,卻說我是義人,那麼是我的眼睛對呢?還是耶穌的眼睛對呢?

今天早晨我剛下了飛機,美國一位婦人來電話了,她說她得了癌症,我就用電話給她說明耶穌所看的觀點。在我們看來拉撒路死了,而且正要死,但耶穌卻說他還活著,那是非常奇妙的。同樣的事物用不同的眼光來看的話,就有不同的感受。

《威尼斯商人》

莎士比亞寫了《威尼斯商人》這本小說,威尼斯這個城市有一個非常殘暴的守財奴,還有一位最仁道的,最有禮貌的安東尼奧。守財奴想要殺害安東尼奧。安東尼奧因為做生意有些困難,所以跟守財奴借錢,守財奴非常親切的說,“啊,是的,我給你借錢,要多少我給你多少。”守財奴給他借了錢,簽了合同。守財奴就說,“我們打個賭,好不好?這樣更有意思,如果到了日期你還不能還錢的話,就要剪去心臟的一磅肉。啊,這只是我們開個玩笑,簽一簽吧。”就要切去接近心臟的一磅肉,他真的簽了名之後借了錢。後來安東尼奧沒能還上這筆錢,所以守財奴開始上法庭告他,用這個合同審判安東尼奧。要切下接近心臟的一磅肉的話,安東尼奧只能死,這周圍有很多人說,我來替安東尼奧付錢。守財奴說,“不要,不要,不要別人付錢。我就要按照合同來辦事。”那就要按照合同把這個接近心臟的一磅肉切下來。

法官說:“安東尼奧,這是你的簽字嗎?”

“是”

“那我只能批准按照這樣的約定實行合同。安東尼奧,請你脫下上衣,讓守財奴剪掉接近心臟的一磅肉。”

接下來守財奴要把接近心臟的一磅肉都要切下來,守財奴開始磨著刀,心裏可興奮了。剛要拿著刀割下來的時候,法官說:

“且慢。”

“怎麼了?”他回頭一看,

“你有沒有拿著秤啊?”

“沒有啊。”

“你的合同上寫了要切接近心臟上一磅的肉,如果沒有秤你怎麼知道是一磅的?所以你不能多切一點,也不能少切一點,一定要一整磅切下來。”

這時候守財奴開始慌亂了,法官又說:“你的合同說接近心臟的一磅肉,但是沒有提到要流血,所以你可以切除接近心臟的一磅肉,但是一滴血你也不能流。”

所以威尼斯的市民們都熱烈的鼓掌。這法官很聰明,挺有智慧是吧。不是法官智慧,而是莎士比亞有智慧,因為莎士比亞寫出這樣的小說,就是這樣。

然後那個法官又說了:“在威尼斯法律上,無論是誰要傷害威尼斯市民,就要受到處罰,你立定要殺死安東尼奧,法律也會懲罰你。”

所以有名的法官把所有的罪過都倒過來,本來要殺死安東尼奧,但後來殺死了守財奴。在我得救之前,當時我遊手好閒常常讀小說。讀這些書特別有意思的是,法官確實很智慧,確實是莎士比亞的智慧。

我們也一樣,發生在我們身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出自於神,我們的水準達不到神的水準,所以神說你的哥哥會活,那只接受會活這句話就行了,大家跟著說一遍:“會活”。那大家也跟著說就行了。神教你們“會活”的時候,有的人心裏卻想著“已經死了”,耶穌說“義人”的時候,心裏想著“我是罪人”,我們的眼光和想法不同了。其實信耶穌實在是很容易,我們不能全部理解耶穌所做的事情,因為水準不到,所以不能全部理解。

冰淇淋

有一次在大邱,給弟兄一些錢,需要拜託他做一些事情。

但是旁邊我兒子看到說:“我不理解爸爸。”

“你有啥不理解的?”

“爸爸有這麼多錢怎麼不買霜淇淋吃啊?真不理解。”

當然是會這樣,我兒子的話肯定想吃霜淇淋,沒錢吃不了,只要有錢他就想買冰激淩,我就說:“這就是爸爸和你的區別。”

 

確實這樣,如果我和我家永國一樣,只要有一點錢的話,“哎,兒子,我有一筆錢,我們去買冰激淩吧,早上吃、中午吃、晚上也吃冰激淩。”這樣的爸爸孩子會喜歡對吧,但是我不是孩子。霜淇淋雖然也好,但是錢應該用在更適當的地方對吧,這就是孩子和我的區別。現在我的兒子已經46歲了,現在當然不會跟我說買冰激淩吃吧,那是小時候會這樣。

 

神和我們的想法是不能一致的。我兒子在小學一年級的時候,一旦有錢的話,他就會想著去買冰激淩這是很理所當然的現象,他就不理解為什麼爸爸有錢卻不買霜淇淋吃,當然他會理解不了。那麼在耶穌看來,拉撒路明明是活著的,在我們看來是死的。因為拉撒路死了,馬利亞悲傷、馬大也悲傷,村莊的人過來安慰,耶穌都治了那麼多病人,為什麼不讓拉撒路不死呢,他們都有這樣的疑惑。但是耶穌從開始就知道拉撒路不是死的,暫時看他是得病了,暫時看著他是死了,但是耶穌還是能把他救活,所以在耶穌心裏拉撒路是活著的。別人心裏拉撒路是死的,所以馬大悲傷了,因為拉撒路死了她才會悲傷,明白嗎?耶穌感到心痛的是什麼,我們以為因為拉撒路死了,哭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但是耶穌看來是不理解的,明明是活著但是還當作死的,還正在悲傷痛苦,所以耶穌看來是不理解,耶穌看來是很悲痛。耶穌已經為我們洗淨罪了,我們還說自己是罪人,這是多麼多麼荒唐的一件事情。所以在過去的50年來,我一直傳講著靠著耶穌的寶血如何罪得赦免。

 

昨天,我們在柬埔寨,大田音樂學校的學生過來給我們演出了。指揮教授從俄羅斯過來教導學生,也跟他一起進行交流了。第一次見面我給他講了一個小時的福音,後來沒時間了就結束了。我想下次再說福音的話語的話,他就能得救了。他是非常優秀的老師,教導我們音樂學校的學生,給他傳福音沒有很多的時間,因為每當到外國的時候呢,時間安排的特別緊湊。讓我早起,起來後叫我跟同工一起去聚會,後來讓我講聖經,吃完早飯以後,有CLF牧會者的聚會,直到10點半結束以後,從11點開始,讓我去IYF世界大會的演講,一天下來好幾次讓我講。無論我去哪里,我能講述耶穌我感到實在是幸福感謝。就這樣說著說著時間已經到了,我想再講一會兒,我常常有這樣的心。

 

這個話語也是,雖然我看的內容,是同樣的拉撒路在墳墓裏死了,我們帶著屬肉體的眼睛,看著已經死了,看著已經腐爛了,已經有味兒了,在我們看來死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但是在耶穌看來,我們的眼光和耶穌的眼光是不一樣的!是不一樣的!

醫療隊

去年拜見艾史瓦帝尼國王的時候也帶著醫療隊去了,有婦產科的姊妹也一起隨行。金紹恩姊妹她買了一個小小的機器,為了治療王族。用這個機器都能看到身體裏的構造,國王也感到很驚奇,因為那裏能看到人的五臟六腑,是非常簡捷的。國王非常有意思的看,這次也會拿走那個東西。黃孝敬長老不需要這樣機器,只是眯著眼睛號脈,而且說的話也是非常奇妙,都能猜對。而且這次我去柬埔寨的時候,李光輔牧師帶了中國的中醫大夫,有十位中醫大夫,要在監獄傳福音,治療了監獄的這些囚犯。真的非常稀奇的是這些中醫大夫,給監獄的囚犯們號脈,“啊,你動了肝的手術。”所有的過去都知道,他們真的能看出來,號脈就都知道。

我們當兵的時候也有軍隊的醫生,但軍醫忙著到處打高爾夫去,所以早晨他把所有需要的藥都已經包好。我們領藥的話,感冒藥有什麼樣的症狀?會給我們藥方,但是無論什麼病,得到的藥都是一樣的。因為那裏面也有感冒藥的,也有什麼消化,還有解熱,反正綜合藥都在裏邊。所以早晨軍醫把藥都做好了出去,那些醫療士兵就給我們寫藥方。但是我們拿藥回去一看,無論得了什麼病,得到藥都是一樣的。什麼止痛劑,抗生素等等,可笑對吧?

那麼我們的眼光和耶穌眼光是不一樣的,有著屬靈的世界的人看到屬靈的世界,所以信仰最好的人,馬上就能放下自己的想法,即使不符合我的心也能接受耶穌的心,因為我是錯的。明白嗎?大家是錯的不是嗎?大家有很多錯的不是嗎?偶爾有一個對的東西,大家就一直主張自己對,但是大家對1個就錯25個是嗎?所以在罪人的位置,耶穌讓我們成為罪人,因為有律法,叫我們成為罪人之後還說我們是義人,後來我們就搞不懂了,但無論如何相信耶穌話語才是對的。比起我們的想法,耶穌話語是更加正確的,不是嗎?如果大家知道這一點的話,大家就是小耶穌了。

耶穌總是對我們說,“你哥哥會活”、“你哥哥會活,”總說活著,總說活著!但我們心想:不對,已經死了,都有爛味兒了,而且關了墳墓的門。所以這兩個想法會衝突。這就是約翰福音11章的內容。而且在地球上發生的所有的問題,都是有這樣的過程。我們用眼睛看見了,而且親身經歷了,但是我們所見的所看的都是屬肉體的世界,所以帶著屬靈的眼光的耶穌,只能是不同,明白嗎?

手機多麼方便,很方便是嗎?所以我在非洲也給我妻子打電話,我說:“喂!”妻子就接電話了。昨天晚上在機場打電話,她可能剛剛睡醒,一看晚上12點多了,原來她在睡覺,偶爾會叫醒她,不是故意的。我在機場,我打電話我要走了,因為太忙了,沒有時間給她打電話。到了機場坐飛機之前給她打電話,一看原來過了晚上12點多了,我說你趕快睡吧,因為我太善良了。

非常單純的話,知道信仰的原理的話。但是我帶著自己知道的一個事情,認為自己全對的話,那麼跟著耶穌的話,無論是十個事情,一百個事情都會處處抵觸,處處不合。但是我再怎麼覺得我是罪人,耶穌說我是義人的話,那就是義人,只要承認我是錯的話,就可以接受了。在我看來拉撒路再怎麼是死的,耶穌說活了,那就是活了,這是很單純的。所以要明白這一點,信仰生活實在是太好了,就是因為做不到這一點,為什麼?因為認為自己是知道的,認為自己是了不起的,認為自己是對的,帶著自己的想法,從這裏會發生很多的問題。所以人們到這裏來,第一次親自見到我的人都是大吃一驚的,不認識我的人都說我是異端,為什麼?因為他們自己看來我是錯的。

那麼在約翰福音11章裏面,耶穌是真理,對不對?那麼耶穌是真理,馬大和馬利亞的想法是不是異端呢?馬大就是異端了對吧,還有誰呢?馬利亞也是異端,耶穌的門徒才是異端,猶太人才是異端了。但是他們就會說大話,說拉撒路明明死了,他真的死了,他們會說大話不是嗎,你們別說這些廢話,拉撒路明明死了不可能活,但是在耶穌看來是不一樣的。很悲痛的是,雖然他們沒有擁有耶穌的眼光。

以前瞎子和瘸腿的在沼澤地,瞎子不能看見,瘸腿的不能走路,所以瞎子背起瘸腿的人,然後瘸腿的人指那兒就走那兒,指這兒就走這兒,然後從那個沼澤地走出來了。那麼瞎子就應該否認自己的眼光,把這個瘸子的眼光接受為自己的眼光的時候他才能救自己的命,相反瘸腿的也不能用自己的腿,得用自己的眼光。

同樣,大家一直以來所帶著的耳朵,大家的眼光、大家的方法全都是錯的,只有耶穌基督的話語才是對的。所以當耶穌說“你哥哥會活的”時候,如果大家說“有腐爛的味兒怎麼會活呢?”,這樣的人是不認識耶穌的人,真正知道耶穌的人,就算是有腐爛味兒了或者是粉身碎骨了,耶穌說活了的話就應該說:“是啊!感謝耶穌!我哥哥真的活了。”帶著這樣的盼望才是對的。

那麼,神要把神的眼光賜給我們,神要把神的耳朵賜給我們,神要把神的世界賜給我們。但是我們卻看不見,在我們的眼中拉撒路是死的,“我相信已經死了”,但是神卻說“不對,你哥哥活了,你哥哥能活,你相信我就能看到神的榮耀。”所以讓我們明白自己的錯,但是頑固的人他就會想“我說死就死了,就是死!”但是有些人呢,“在我看來是死的,但是耶穌說是活了,那就是活了。”這就是信心。我看來是骯髒的罪人,但是耶穌說是義人,那就是義人了。

所以今天淩晨下飛機之後,給我打電話那個婦人,她還不知道我剛下飛機,我跟她對話了。

“姊妹啊,在姊妹看來你自己是癌症患者,但耶穌看來你不是。請你用耶穌的眼光看你自己,而且你相信耶穌的眼光。這個病在我們看來是可怕的癌症,但是耶穌看來那什麼都不是。有爛味的拉撒路也活了!”

牧師就應該這樣說話,不能帶著自己的想法說話。“我這樣說話如果活不起來怎麼辦呢?”那不需要我負責,那是神的責任,是吧?我只要把神的話語直接傳達出去,所以我每次說的時候都好了,沒有一個人沒好。文慧珍現在也能走了,文慧珍現在在這裏嗎?還沒有來。文慧珍慢慢開始能走了,雖然最近是用機械的力量,但是文慧珍自己的力量開始有了25%了,這樣奇跡般的事情,神已經為我們成就了很多奇跡般的事情。更加驚奇的是人們說我是異端,但現在有很多牧會者已經開始相信我說的話了。

所以到去年年底,兩年以來,84000位牧師聽到了我們教會的福音之後得救了,現在已經過了10萬人了。我們在斯普林菲爾德買了很大的校園,從5月份開始想在那裏進行牧會者的教育。斯普林菲爾德的報社也用很大的板塊登刊我們的消息說:好消息宣教會買了這個學校的校園,過不久他們要在那裏訓練很多宣教士,然後派到全世界,他們帶著積極的消息登刊了報紙。而且聽那裏的師母說,韓國的煤氣鍋是全世界最好的,所以買了煤氣鍋要送到美國,可能現在還沒有買到,能讓1000人睡的床在美國都要購買。夏季我想在那裏舉辦一次修養會,機票費太貴了,大家不用來了,就用視頻看著,特別感謝神。

我們除去所見所聞,我們就是相信耶穌話語的人,我們與耶穌的心合一了,耶穌的聖潔,成了我的聖潔;耶穌的真實,成了我的真實;耶穌的義,成了我的義;耶穌的智慧,成了我的智慧。不是經過我的理解才接受,只要是聖經話語,我們不理解是正常的,所以不理解也應該相信。

所以我的肚子也好了,崔秀賢也好了,崔約翰、南敬賢牧師、許仁秀弟兄都已經好了,這次神叫他回去,所以他才回去。雖然他比我先去,我感到惋惜,但是神在我們當中大有能力的做工了。在神面前我們的想法是不值一提的,所以要放下我們所有的想法,神說義人就應該接受我是義人,這樣我們就會迎來真正信心的世界。

就像大家裏面有拉撒路重新活起來,戰勝所有疾病,家庭也可以蘇醒,兒女們的心也會有喜樂,有幸福起來,有信心起來,與耶穌一起握著手,走著耶穌的步伐,我堅信不疑,大家會成為這樣的信徒。

我們做下禱告...

2019年3月31日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