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你往西羅亞池子去洗

· 講道話語

聖經話語,約翰福音9章1—34節

耶穌過去的時候,看見一個人生來是瞎眼的。門徒問耶穌說:“拉比,這人生來是瞎眼的,是誰犯了罪?是這人呢?是他父母呢?”耶穌回答說:“也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 神的作為來。趁著白日,我們必須作那差我來者的工;黑夜將到,就沒有人能作工了。我在世上的時候,是世上的光。”耶穌說了這話,就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的眼睛上,

對他說:“你往西羅亞池子裏去洗”(“西羅亞”翻出來,就是“奉差遣”)。他去一洗,回頭就看見了。他的鄰舍和那素常見他是討飯的,就說:“這不是那從前坐著討飯的人嗎?”有人說:“是他。”又有人說:“不是,卻是像他。”他自己說:“是我。”他們對他說:“你的眼睛是怎麼開的呢?”他回答說:“有一個人名叫耶穌,他和泥抹我的眼睛,對我說‘你往西羅亞池子去洗’;我去一洗,就看見了。”他們說:“那個人在哪里?”他說:“我不知道。”他們把從前瞎眼的人帶到法利賽人那裏。耶穌和泥開他眼睛的日子是安息日。法利賽人也問他是怎麼得看見的。瞎子對他們說:“他把泥抹在我的眼睛上,我去一洗,就看見了。”法利賽人中有的說:“這個人不是從 神來的,因為他不守安息日。”又有人說:“一個罪人怎能行這樣的神跡呢?”他們就起了紛爭。他們又對瞎子說:“他既然開了你的眼睛,你說他是怎樣的人呢?”他說:“是個先知。”猶太人不信他從前是瞎眼,後來能看見的,等到叫了他的父母來,問他們說:“這是你們的兒子嗎?你們說他生來是瞎眼的,如今怎麼能看見了呢?”他父母回答說:“他是我們的兒子,生來就瞎眼,這是我們知道的。至於他如今怎麼能看見,我們卻不知道;是誰開了他的眼睛,我們也不知道。他已經成了人,你們問他吧!他自己必能說。”他父母說這話,是怕猶太人,因為猶太人已經商議定了,若有認耶穌是基督的,要把他趕出會堂。因此他父母說:“他已經成了人,你們問他吧!”所以法利賽人第二次叫了那從前瞎眼的人來,對他說:“你該將榮耀歸給 神,我們知道這人是個罪人。”他說:“他是個罪人不是,我不知道;有一件事我知道,從前我是眼瞎的,如今能看見了。”他們就問他說:“他向你作什麼?是怎麼開了你的眼睛呢?”他回答說:“我方才告訴你們,你們不聽,為什麼又要聽呢?莫非你們也要作他的門徒嗎?”他們就罵他說:“你是他的門徒,我們是摩西的門徒。神對摩西說話,是我們知道的;只是這個人,我們不知道他從哪里來。”那人回答說:“他開了我的眼睛,你們竟不知道他從哪里來,這真是奇怪!我們知道 神不聽罪人,惟有敬奉 神、遵行他旨意的, 神才聽他。從創世以來,未曾聽見有人把生來是瞎子的眼睛開了。這人若不是從 神來的,什麼也不能作。”他們回答說:“你全然生在罪孽中,還要教訓我們嗎?”於是把他趕出去了。

自稱罪人的我

以前有一位長老,牧師去遠方訪問,所以星期三晚上聚會的時候,長老代替牧師講話語,長老絞盡腦汁找了詩篇,詩篇太好了,這個話語太好了,再讀一下。他說:“要講的話語有很多,但是沒有時間講完,所以就結束了。”雖然我不是他的這種立場,因為有聖餐儀式時間太短了,本來我想讀的短一點,但是這個話語實在太好了,本來想把九章都讀完,但是太蒙恩典了,所以讀到這裏,特別蒙恩典是嗎?我讀著這個聖經的時候,就好像看著我自己似的。

1962年,當時不是瞎子也不是乞丐,但幾乎跟這樣的人是類似的。當我遇到耶穌以後,我的眼睛睜開了,罪得赦免了。無論別人說些什麼,我不得不講出這福音的話語,現在也是記憶猶新。我母親,母親離別以後,1952年8月14號母親去世了,從那以後我真的沒有可安息之處,在心裏特別徘徊。但是我姐姐特別溫馨的對待我,我就給我姐姐講了罪的赦免的話語,姐姐大吃一驚的就說:“玉洙啊!你真的是麻煩了,人蒙恩典的話就像稻穀越熟它越會低下頭,我們教會的牧師都自稱是罪人,長老也說自己是罪人,你居然說自己沒罪,你真是大錯特錯了。”我從姐姐那裏聽到這個話我不知所措。當時我不太瞭解聖經,罪的赦免是確實的。後來我讀著信仰書籍,看到了先前的那些福音傳道者,可貴的神的僕人們的那些著作,看到他們的那個信仰和我實在是一樣,當時我不是很深入的瞭解聖經,而且我跟別人不同的是,瞎子睜眼的這一事實這本身就很可貴很可貴了,當我罪的赦免那一天,我得救的那個事實,那位耶穌,讓我睜開眼睛的這位耶穌啊 !用任何寶物都是換不來的。就跟這瞎子是一樣,每當我讀著聖經的話語的時候,在我看來這瞎子比我更要厲害、偉大。罪得赦免之後馬上受到逼迫了是吧!那麼乞丐、瞎子是沒什麼學問的人,但是神卻在他們裏面,讓那些有名的、聰明的法利賽人也是無言以對,條條井井的說出了話語。法利賽人說:“你當榮耀歸於神,因為他沒有遵守安息日,他是個罪人。”那時候瞎子說什麼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罪人,但是我知道的是我本來是瞎子,現在他叫我看見了。真的特別的感謝耶穌了!”文士和法人賽人說,你們應該榮耀歸於神,這是罪人。這瞎子卻說:“真奇怪啊!創世以來,沒有一個人把生來瞎眼的人治好,神也不會聽罪人禱告,而是跟隨他旨意奉神的命的人神才會聽他禱告。如果他不是出於神的人,怎麼能叫我睜開眼睛。說出這種話的時候,當時有名的聖經學家和文士法利賽人也是無言以對,他只是咒罵著就說:“我們是摩西的門徒!”當時他們也是說不過,耶穌在安息日和泥抹在眼睛上,他們說沒有遵守安息日。我去以色列的時候,當時也是安息日,那麼安息日是不能照相。因為是安息日。就跟門衛說:“這是安息日,你為什麼要站崗呢?”他們也是無言以對。那麼所謂的安息日是什麼,指的就是耶穌的意思,六天以來背著沉重的擔子痛苦徘徊,星期五太陽下山的時候有了安息日直到星期六太陽下山.那麼看到日落的那一瞬間。可以放下所有的重擔。無論什麼樣擔子,那麼為什麼做了這安息日?人子是安息日的主人,一到耶穌面前的時候,無論背負什麼樣的重擔都可以脫下去。

罪得赦免後的心態

直到19歲為止,我犯了很多的罪,說了很多次的謊話,也偷過很多東西。現在也是,小麥初熟的時候,跟朋友們一起勾搭在一起偷別人家的小麥,到山上開始用火烤這個小麥,然後用手搓著,搓完之後把碎皮吹掉,就有黃橙橙的小麥,吃起來特別香了。現在我也想嘗嘗那個味道,最近我也是嘗不到這個味道了。因為這個甜美的味道要偷盜,因為肚子餓,雖然知道這是罪,但是想吃的欲望太大了,而且不是我自己,朋友們都在一起做這樣的事情。每當淩晨就求神原諒這樣的罪。

1962年10月7號,因耶穌基督的寶血洗淨了我一切的罪惡,這驚奇的福音,這一句話語進到我的心裏面。非常神奇的是,我心裏那麼多大大小小不同的罪都被攆出去了,從頭到腳無論在哪里,一丁點的罪也沒有留下。不知怎麼這麼奇妙呢!怎麼這麼驚奇呢!在這之前我也想告白我的罪,但是告白怎麼能告白的完呢!我自己也不可能記得全部所犯的罪,總是罪惡的、奸詐的我。我心裏總是填滿著罪,填滿著黑暗,填滿著懼怕,看到我心裏任何角落都沒有明亮的,只有羞恥的部分。神卻說:“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的。”神說要有光的時候,就有了光。這是是聖經所說的。我就用另一個方向解釋的話,神說要有光,黑暗就退去了,這是同樣的意思。那麼光就有了,說明黑暗就退走了,因為有光的時候,黑暗是不能共存的。有黑暗的狀態下光是不可能存在的,光和黑暗絕對是不可能共存的。神說要有了光,就有了光,等於神說要有光,黑暗就退走了,這是同樣的意思。在我心裏沉澱了很長時間的黑暗、羞恥、罪惡和污穢,全都蕩然無存了。那個時候我面對明亮的光芒了。就像出生以來的瞎子見了耶穌之後,和泥抹在眼睛上,洗淨,我想我就是這樣,當洗的時候,讓瞎子往西羅亞池子去洗,其實瞎子有很多的害怕和戒備心,因為他萬一在池中掉下去,不知道該走向哪里。因為他們不知道外邊和裏邊是哪里,很容易淹死。所以我想瞎子有很多害怕的心。他會小心翼翼的找西羅亞池子,對吧?那麼他的手摸上了水,曲下膝蓋開始用手來洗臉。當洗的時候,眼睛卻睜開了呀!那驚奇、那感激、那喜樂就像相機裏面的膠捲,長時間以來一直在黑暗當中徘徊的時候,有那麼1/125%秒的光,一閃而入這個膠捲,膠捲裏面終於就會有景象照進來。同樣這個瞎子,洗著洗著臉,當他洗的時候,突然就開始明亮了。這到底是什麼呢?這是什麼?洗著臉就說,怎麼那麼亮,這是什麼?一輩子都沒有感受到的榮耀,第一次接觸的光,那個亮,實在是驚奇啊!這是什麼東西?這麼晃眼,這怎麼回事兒,他連自己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看到池中照耀出來自己的臉,發現了原來是自己。看到樹,看到藍天,看到天上的太陽,又看到街上的人。這瞎子,原來有這樣的田地,原來有這樣的光啊,原來有這樣的美麗呀。各位我呢,因為耶穌罪得赦免的時候,有難以言盡的感激之心充滿了我的心。當我受審的時候,人們都相信我是受賄了,其實我沒有受賄,為什麼?因為我接受的光太大了,這個光不會置於我黑暗。當然,以前我是偷盜、說謊的壞人,但是光進到我心裏,把黑暗趕走了,使得我不能在黑暗當中走了,特別特別感謝。審判的結果是無罪,從那以後也有人帶著懷疑的眼光看著我,甚至有人打電話罵著我,如果真的騙別人了,欺騙了,那我就理當應該聽這樣的聲音,但是光芒進到我心裏之後,我的生活只能是變化的。這個光,不會任憑我走在黑暗中,光在黑暗當中把我趕出去,有光的時候,不會任憑我仍然處於在黑暗當中。那麼這瞎子見到耶穌之後,他經歷了從未有經歷過的新的世界。

艾史瓦帝尼國王的談話

見到了艾史瓦帝尼國王陛下,很多人見到國王是不容易的,很多人不知道見到國王會說些什麼,見到國王會拜託什麼,很多人都想見到國王會說些什麼。別人都可能說自己的事兒,但是我不能說出自己的事情,因為我的事情只有骯髒、醜陋、不起眼的、愚笨的,我講不出來,所以跟國王陛下說了。我聽說我們要見面聊天應該40分鐘,最後只剩下30分鐘和國王談話,太可惜了。所以30分鐘不能把所有的話都講完,儘量縮減,儘量縮略,享受慈愛我們主耶穌的時候,我們心裏感到特別的感激。恰恰到30分鐘的時候,我講完了。國王陛下看著我,一直看著我,我不在講的時候,他說:“你繼續講。”我繼續講了30分鐘,結束完之後他跟我說:“再給我講一講”,講了一個半小時。國王陛下比我也是體格要大,但是我甚至想要懷抱他,叫我講了話語。雖然短暫的時間給他傳了福音,在他們心裏面,有我接受的那個光芒進到他的心裏,我跟他的心合一了。那個國家的政府和教育機關都要跟隨我,因為國王陛下的合作。

那麼瞎眼的人當他睜開眼睛一看,給他的人生帶來新的光芒的主,從黑暗中拯救他的主,救他明亮的主。給他打開新的道路的耶穌,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話可說了。但是世俗反而說他是罪人,以前當瞎子的時候只要給他一分錢,就會說是的是的,他就是罪人。對於他來說耶穌不重要,得到一分錢才重要,能吃一碗飯,能吃一塊麵包是重要的,所以無論別人怎麼誹謗,他也跟著說就行,但現在他也不能附合。有人誹謗耶穌的時候,剛開始他只是無知的乞丐,但是正正當當地看到光芒的人就可以坦蕩地說出。所以瞎子就說:“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罪人我只知道我本來是瞎子,現在能看見了,他是多麼榮耀的一位。”誰能叫他睜開眼睛?誰能叫他心裏想出這樣的想法?誰能帶給他這樣的力量?就是瞎子接受的耶穌基督,也來到我們心裏面。很多人進行誹謗,我也是被罵了不爽,每當這個時候耶穌在我身邊,好像耶穌親口回答,我在身邊保護你,我傳了這個福音。

這次攝像記者不知道有沒有拍CLF的內容,我真的非常感謝神。數百的人擺著圓桌,滿滿的坐在那裏,我就講了福音。從講臺上帶著麥克下來,走到他們的圓桌,一邊跟他們握著手,一邊給他們講話語。講話語時候我也是很吃驚,因為我發現不再是我了,他們聽到這可貴的福音欣喜快樂。有一個年輕人比我身高馬大的,就問他多大,他說五十幾歲,我說,你就是我兒子,因為看到得救特別高興,後來一看是大教會的牧師。

雖然失誤也不是失誤,雖然有這個失誤也不會感到羞恥,因為耶穌的愛大過於所有一切的事情。恩典抓住了我的心,那個光照在我心裏,黑暗不能在我心裏做工,心裏不再有疑惑和黑暗了。1962年遇到耶穌的時候,當時我是世界最可憐的人中的一個。62年的話,現在是2019年,56年前,57年,不知道計算對不對。從那以後,不再是我了,以前的樸玉洙不是這樣,瞎子也是這麼說話的。我以前我是不能這麼說話的,我以前只是跟人家要錢,以前的我只是吃一頓飯,能混一口飯,混一塊麵包就心滿意足了。遇到耶穌之後說出完全不同的話來,反而面對文士法利賽人爭戰了,站在耶穌的立場,不得不說出耶穌的話語,也沒有人叫他說,也沒有人教導他,也沒有人促使他這樣做。明亮的光芒進到他心裏面以後,各位讓我們在所有的罪當中使我們得以自由。耶穌的明亮之光進入我們心裏,瞎子眼睛進入光芒,看到自己的樣子,通過水反映出來自己的面目。原來我就是這種人,原來我就是不起眼的人,原來我就是這樣的醜陋的人,但是耶穌叫他眼睛可以看到光芒,有光進來了,完全不同的嶄新的世界,耶穌給了這個盲人光明,這個道路實在是美好,實在是喜樂。

世界大會的時候,在釜山去了國會,早晨要去國會的時候,資訊部給了任務。從釜山出發到首爾國會,一到善山跟某位部長談話。從善山到釜山跟某個部長,從國會到善山,我們又跟另一個部長談話,我們已經計畫四個部長的傳福音的時間。我見到納米比亞的女部長是國會到善山服務站的時候,這位部長從小是信耶穌的,而且罪得赦免接受聖靈重生得救,但是自己是罪人。她得到太多東西了,雖然是一位女士,但是身高也是很高的。釜山海雲臺賓館邀請釜山市長一起吃午餐,她出來講話語的時候麥克太低了,她彎著腰說話,因為她有自己的獨守著的信心,她就說自己已經罪得赦免了,重生了,接受聖靈了,得救了,為什麼你這個牧師和個矮的這個牧師看個高的我看不順眼,那是怎麼回事?雖然當時我英語不好,她說:“你英語也不好,為什麼要干涉我?”非洲的任何部長,無論是他們國家的什麼部長,不會講英語的只有我一個。在部長當中,無論是他是法語國的,還是什麼國家的,不會英語的只有我一個,用翻譯的只有我一個。所以她說,連英語都說不好的,你還跟我說話。雖然她沒能講出這種話,但是這位部長是非常理直氣壯的樣子。在善山服務站回來的時候,我總是乙方,我又開始講話。

快到善山服務站的時候,她終於罪得赦免,她大吃一驚,她特別喜歡我了,叫我哥哥了。有兩位部長弟弟和妹妹:坦桑尼亞有一個部長叫我哥哥,巴拉圭的這個部長也叫我哥哥,已經有三個人,一個弟弟,兩個妹妹。納米比亞的部長回去之後特別快樂,給我送禮,給我送個小禮品。雖然我不能常常給他回禮,真的想到那個國家給他們家人傳福音,在非洲去沒有教會的國家,召集那些基督教的牧會者演講,不是一般的演講,無論是我還是別人,神的福音本身就是能力,進到他們心裏的話,就可以讓他們睜開眼睛。

義人不是單靠食物活著

一直以來翻開同樣的聖經看著,無論是誰,罪得赦免重生以後再看著聖經的話,不再是以前的聖經了。再怎麼努力想回到以前的我也是回不去,成為嶄新的被造物。瞎子就是這樣,他什麼時候說過耶穌?什麼時候說過福音呢?只是要一分錢,要一個硬幣就滿足了。得到50硬幣100硬幣,他的心就高興,有時高興,有時不高興,他就攢起一些硬幣,開始買麵包吃,心滿意足,這就是人生。不知道以後我會面臨什麼樣的生活,就想到有幾個硬幣,今天有幾個硬幣了,有這幾個硬幣,我今天能吃麵包了,他只想到這一些想法。遇到耶穌之後,就單憑第一次,對瞎子做了什麼事情?早晨想起來就起來,餓肚子就想要,一切的決定都是自己來決定。但他生來第一次跟隨的不再是自己的想法,乃是在西羅亞池子洗,如果不是耶穌,他再也不能去西羅亞池子了,因為就像剛剛說的瞎子是看不見的,萬一他滑下去,就很危險。因為看不見的人掉在水裏面,不知道外邊是哪里,很容易被淹死,但是他還是走了過去,就問西羅亞池子在哪里?西羅亞池子在哪里?走哪里才能看見?他走過去時,是瞎子的狀態。他在黑暗當中四處詢問了別人西羅亞池子,為什麼他要我去西羅亞池子,去西羅亞池子洗的話還能發生什麼事情,難道我臉上太髒了讓我洗,為什麼和泥抹在我眼上,他有很多好奇的地方、有很多疑問,也只有他一位叫我去西羅亞池子去洗,雖然不清楚他是誰,但是隨著他的話語,正走在西羅亞池子的路上。親愛的各位,想想這個人步伐,列王紀下7章撒瑪利亞城的四個麻風病人,他們互相說著:“我們怎能坐在這裏等死,我們不進城也是被餓死,在這裏也是要餓死,所以我們要投降亞蘭軍,叫我們活就活,叫我們死就死吧!”他們是毫無目的的,因為坐在這裏也只是等死,他們為了躲避死,沒有吃的想著得到糧食向著亞蘭軍營挪移他們的步伐。四個麻風病人到達亞蘭軍的那條道路上就像瞎眼的人走向西羅亞池子的路是一樣的。因為還沒有到過亞蘭軍營,亞蘭軍營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是叫我死還是叫我活,還有多少食物,這些食物我能不能吃。雖然他們什麼都不知道,一直以來他跟隨了自己的想法,但是他開始跟隨了跟自己想法不同的神的引導和耶穌的話語走上了新的路。直到到目的地為止,他什麼都不知道,只不過因著神的引導到了目的地。耶穌為什麼沒有讓他直接睜開眼睛,而是讓去西羅亞池子去洗了,走在路上被石頭絆倒、被樹枝劃傷,他小心翼翼的摸索著終於到了西羅亞池子,四個麻風病人也是一邊跌倒、一邊瘸腿的到了亞蘭軍那裏,但是他們知道的一點就是雖然他們什麼都沒有,只有神的引導帶領著他們。四個麻風病人走向亞蘭軍的時候走一會兒跌倒、走一會兒跌倒,他們說:

“我實在是不行了,我走不動了,你們三個走吧!讓我留在這裏。”

“你在說些什麼呢!我們同甘共苦,你死;我們也死,你活;我們才能活,”

“但是我實在撐不下去了,你們代替我到那裏去吃吧!吃到撐死為止,把我那份也吃了,”三個人說:“不行!我們還是一起走向亞蘭軍。”

他們互相扶持著走向亞蘭軍營,他們不知道在亞蘭軍營等待他們的是什麼樣的危險,但是非常驚奇的是,一直以來我跟隨了肉體的欲望和快樂,瞎子和麻風病人他們不再是追求自己的欲求、也不是自己的願望,不出於自己喜歡不喜歡乃是因著神的引導,他第一次接受神的引導向前邁步了。走在路上常常跌倒,但是就像神引導四個麻風病人,引導生來就是瞎眼的人走向西羅亞池子,神願意把所有人引導到這恩典和憐憫之下,人們被乖僻的欲望抓住了走向偏離的道路。

“西羅亞池子是這個方向嗎?”

“對,你走的對,”“現在西羅亞池子,還有多遠呢?”

“再走一 點吧,”

“真是感謝你!”

那麼他是生平第一次見到的,應該要跟從耶穌才對,那我再走一下就能看見西羅亞池子,他為什麼讓我走向西羅亞池子,為什麼叫我洗,雖然不清楚,他一直以來不知不覺接受了耶穌的引導,非常的驚奇。

當耶穌和我同行

1962年我遇到耶穌以後,引導我的生活就是耶穌,我實在是感激不盡。國王陛下也得救、歡喜,那麼總理給我們說:“萊索托這個國家特別貧困。”真的是一目了然就能看到他們的貧困、生活很艱苦。我們一起同做晚餐是我們宣教會舉辦的活動,100多人聚在那裏,花了多少經費?一共花了2000美元,我就大吃一驚,不知道食物有多麼好,在非洲算是特別好的,差不多有幾百人了,人們都是非常心滿意足的沉浸在話語當中。我不是故意當這樣的人,乃是就象像瞎子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第一次看到從水面上對照出來自己的面目,這水裏對照出來的樣子是誰啊?原來是我的臉,原來我長的這樣啊!見到耶穌有光了以後,明白了我是多麼不起眼的人。無論是10件事情還是100件事情,無論我做什麼都能看到耶穌照耀我的心,實在是羞愧、醜陋,想忘的一乾二淨,從那天起,主在我的心裏生活實在是榮耀的生活。我常常說過:在我50歲的時候,我一直想著我只能活到60歲,帶著這樣的心去過了10年的生活。但是到了60歲也沒有死,活到70歲都沒死,所以我的目標在80歲。但是沒有人能阻攔我上臺。我帶著感謝之心、感恩之心上臺,一旦上了臺有太多的話想要說,就要神做工給我,耶穌也會向著大家做工,我想說出這樣的話。

雖然我是什麼都不是的人,那瞎子他能好在哪兒呢?原來讓瞎子眼睛明亮的主也讓我黑暗的眼睛睜開了,因為我能說這種話,是因為耶穌向著大家所有的人照舊會做出這樣的做工,不是因為我了不起、不是因為我聰明、不是因為自己對。藐視耶穌話語的人才會困難,跟隨耶穌話語的話就是跟隨在黑暗之中的光芒,這是多麼感謝。“媽媽,你是我親生母親,我終於看到母親你的臉了。”這瞎子該多麼感動!“原來我媽媽長這個樣子!早晨的太陽是這麼明亮的!這就叫花朵呀!”一切都是煥然一新的。瞎子心裏湧上來新鮮的感覺是難以抑制的,從耶穌得來的世界不斷在他的心裏形成。

為了南太平洋的福音禱告

我常常做這樣的見證,第一次去去大邱以後結束了主日禮拜,當時家裏沒有糧食、沒有煤炭燒,要回家的時候沒臉見妻子,我把妻子娶來讓她餓肚子、讓她睡涼颼颼的房間真的是對不住妻子,沒臉見妻子;所以我跪在地上想跟神討要,“神給我糧食吧,神給我煤炭燒吧。”那麼按照屬人來說,沒了糧食沒有米的話該多麼淒慘,我禱告的時候在涼颼颼的禮拜堂鋪了一個小墊子,跪在那裏禱告的樣子越來越模糊了,好像我禱告中我與神面對面坐著談話一樣,那個時候的心不是在這地上乃是在天上。各位,如果大家離別這個世界到天上,有燦爛黃金寶石的地方還要跟神要煤炭?要土豆吃嗎?簡直不像話。因為我認為我身處貧窮的環境,就要麵包、要飯、要煤炭,但是我的心與神面對面的時候,麵包不再是問題、飯也不再是問題。神啊!太平洋有很多的島嶼,這些太平洋島嶼是什麼樣的人居住的地方?他們穿著什麼衣服?吃的什麼菜?誰把這美麗的福音傳播給他們呢?我們宣教師們特別特別榮耀的人能了。因為他是第一個帶著福音進入那個國家的人,我第一次拿著福音進入家庭,我心裏有充滿的福音,為了傳播話語,敲著人們的大門,不管對方得不得救,這是多麼榮耀的事情,實在是太榮耀了,我忘記了自己餓肚子。如果我的心總是在貧寒當中的話,甚至會偷盜或欺詐。但是耶穌使我太榮耀、太感激了,要停止牧會,這是多麼寶貴的東西要停止了。也是給很多人帶來新的生命和盼望這樣的職分,敲門就是幸福的事情。雖然也擔心對方聽不聽我講,但是為了準備福音,給他們講福音本身是可貴的,有生命的福音傳播出去是多麼榮耀的職分。天底下任何東西都是換不來的福音是榮耀的,在聖經裏面,瞎子嘴裏出來的話全都是這種話。耶穌說:“他是罪人,就笑。”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罪人,但我知道的一點,我從瞎子現在就能看見,你不也是知道這事情,是個罪人。他就說那個人叫我睜開眼睛,你們卻不知道他是從哪里來的。創世以後,沒有人可以叫生來就瞎眼的人可以看見,神只會遵從神的旨意的人,神只會聽這樣的人的作工和禱告。他睜開了我的眼睛,如果他不是從神那裏來的,怎麼能做這樣的事情?那些有學問的文士和法利賽人面對瞎子也是無言以對。睜開眼睛之後就煥然一新,真的讓我們非常喜樂。有人說:你相信人子嗎?主啊!你是誰啊?就是叫你睜開眼睛的人,主啊!我相信你。從那之後他可以看見耶穌、跟隨耶穌、聽到耶穌的話語。

使用耶穌的眼睛生活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因為耶穌基督寶血,我們罪得赦免睜開了眼睛,但是撒但不斷的給我們帶來世俗的欲望,我們心裏把耶穌看得很小,反而重視撒但和世俗,這天底下沒有一位可以大過耶穌,這天底下沒有一個可以比耶穌幸福的對象,這天下沒有比耶穌的恩典和大愛還要莫大的東西,被撒但欺騙了,因為虛妄的東西離開耶穌、離開教會和榮耀的耶穌。現在我們睜開心靈的眼睛看看耶穌基督,所以給瞎子作工的耶穌也想讓我們所有人睜開眼睛,讓癱子起來的耶穌,把信仰癱子的我們給蘇醒起來、拉起來為此耶穌不停歇的做著工,只要我們仰望這個耶穌,我們不再是瞎子、也不再是瘸腿的、也不再是行淫的人、也不再是罪人,乃是成為神所喜愛的兒子。我們大家都居住在神的榮耀當中,這不知道是多麼可貴。就像瞎子一樣,我們帶著同樣的眼光與撒但的想法爭戰,耶穌叫我睜開眼睛了、耶穌叫我高興了、耶穌代替我的罪孽了、耶穌叫我聖潔了。我想扯著嗓門呐喊,一直傳播這個話語。希望大家一直把餘下的生活交給耶穌,為了福音生活。就像這個瞎子因著耶穌得到喜樂,也希望因著耶穌充滿大家的心。

2019年4月7日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