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網站

阻擋福音之道的獻祭

· 講道話語

讀一下聖經話語

撒母耳記上 14:1-15有一日,掃羅的兒子約拿單對拿他兵器的少年人說:“我們不如過到那邊,到非利士人的防營那裏去。”但他沒有告訴父親。 掃羅在基比亞的盡邊,坐在米磯侖的石榴樹下,跟隨他的約有六百人。 在那裏有亞希突的兒子亞希亞,穿著以弗得。(亞希突是以迦博的哥哥,非尼哈的兒子,以利的孫子。以利從前在示羅作耶和華的祭司。)約拿單去了,百姓卻不知道。 約拿單要從隘口過到非利士防營那裏去。這隘口兩邊各有一個山峰:一名播薛,一名西尼; 一峰向北,與密抹相對,一峰向南,與迦巴相對。約拿單對拿兵器的少年人說:“我們不如過到未受割禮人的防營那裏去,或者耶和華為我們施展能力;因為耶和華使人得勝,不在乎人多人少。” 拿兵器的對他說:“隨你的心意行吧。你可以上去,我必跟隨你,與你同心。” 約拿單說:“我們要過到那些人那裏去,使他們看見我們。 他們若對我們說:‘你們站住,等我們到你們那裏去’,我們就站住,不上他們那裏去。 他們若說:‘你們上到我們這裏來’,這話就是我們的證據;我們便上去,因為耶和華將他們交在我們手裏了。” 二人就使非利士的防兵看見。非利士人說:“希伯來人從所藏的洞穴裏出來了!” 防兵對約拿單和拿兵器的人說:“你們上到這裏來,我們有一件事指示你們。”約拿單就對拿兵器的人說:“你跟隨我上去,因為耶和華將他們交在以色列人手裏了。” 約拿單就爬上去,拿兵器的人跟隨他。約拿單殺倒非利士人,拿兵器的人也隨著殺他們。 約拿單和拿兵器的人起頭所殺的約有二十人,都在一畝地的半犁溝之內。 於是在營中、在田野、在眾民內都有戰兢,防兵和掠兵也都戰兢,地也震動,戰兢之勢甚大。

當了牧師以後,關於這牧會的事情和一般的人有很多的不同。牧會者呢,從別的地方得不到什麼喜樂的理由。只有牧會的生活會得到喜樂。在罪惡當中徘徊的人到了教會裏得到變化,看到他們的生活改變,看到他們煥然一新,看到這些過程的話,再怎麼有苦難,再怎麼勞苦,也是特別特別的喜樂和幸福。說實話,雖然我們教會有很多的弟兄姊妹們,但我特別不理解,大家為什麼不當牧師呀?牧師不需要知道很多東西,只是基礎的聖經內容,如果紮根在心裏的話,就可以傳福音,傳福音就會有人得救,就會有聖靈開始做工成長。這一切特別特別的奇妙,這種喜樂一直洋溢在我心中。

這次在緬甸,金大仁宣教師去緬甸的時候想逃跑。因為他去緬甸宣教之前從因特網看到,發現緬甸只有佛像,所以他就跟我說:“牧師緬甸只有佛教。”我說:“不是的,緬甸也有人。”他就勉勉強強的去了緬甸,到緬甸傳福音的時候看到他心發出來的這些果子的時候,特別特別的感謝。那麼江南教會的弟兄們並不是一律的,並不是一模一樣的。比如說有10點聚會的話,有9:50到教會的,也有10:10到教會的,有10:20到的,也有10:30到教會的,但是在緬甸沒有一個這樣的人,我想到底怎麼能做這麼好呢?有可能也會有遲到的人,不是嗎?但是對於禮拜有心的人,即使淩晨他都可以來,那麼輕看禮拜的人和重視禮拜的人是天壤之別。聽的話語,再怎麼好也是,心本身高的人是不能過信仰生活的。雖然很多人在聽話語,在過信仰,但是有一天認為自己了不起了,馬上就心高了,那麼坐在椅子上的姿勢也是不一樣了,禱告的姿勢也是,心態就不一樣,讀聖經的、聽聖經話語的、唱讚美的心態都不一樣,那麼這個可以不當回事就過去了。那麼姿勢稍微不好,也不會天打雷劈的,或者姿勢非常端正的人,也不會有什麼大金塊會降下來的,經歷一些試探或者需要神來幫助的時候,有信心的人,他的心是完全不一樣的。特別驚奇的是在緬甸,部長和市長都來參加了。他們不知多麼謙卑呀!我心裏想這樣的國家只能蒙福了。

在我當兵的時候,第一次遭受的困難就是,沒有手套,丟了手套。有一天早上起來,本來我衣櫃上的那個手套不見了。內務班的軍官常常打我們。有一個戰友當逃兵了,他大哥把他帶過來,帶過來之後,到了我們的部隊,叫了軍官過來,大哥給軍官倒酒,請他酒喝。到了晚上十二點的時候,起床起床,軍官已經醉酒了,他說今天我醉酒了,兩邊抱著小姐喝了酒,生平第一次喝了這麼多酒,可能喝了二百萬韓幣了。那麼事到如今呢他戰友出來,趴下然後給他打了四十棍,這個戰友一個月以來沒辦法用自己的屁股睡覺。當時軍隊裏毆打現象特別嚴重,所以我就怕軍官發現我沒有手套了,就會說,你把手套賣哪兒去了?就會打我,想到這一點我特別害怕,我就想著我也應該偷手套。那麼為了偷手套我開始策劃,手套呢都是新領的手套,所以手套上都會有標誌,有的人畫圈,那麼畫圈的手套被人盜走了就會在那裏畫三角,然後又被人盜走了的話就在上面畫方形,所以偷手套就會研究,不會偷一個人的手套就會當成自己的,而是偷手套給別人,把別人的手套拿過來,串好幾次。那麼,那天呢我也是想著偷手套,感謝地是神與我同在,神告訴我你偷手套的時候有可能不被發現,但是,萬一你被發現了,以後你在軍隊怎麼傳福音?信耶穌的人怎麼偷盜呢?從那之後我怎麼傳福音呢?是不可能的。主給我這樣的心,那你被發現是不可能的,萬一被發現以後怎麼傳福音呢?過信仰的時候最大的喜樂就是罪得赦免,其次,罪得赦免之後,當我們傳福音,讓另一個人罪得赦免引導他們得救的,是非常尊貴又寶貴的職分。如果我們的餘地多了,生活安逸了,就會更加墮落,如果我們正確的學習罪得赦免,三天就足夠可以傳福音了,但是有些人呐,在宣教學生學了一年都沒有學好,這個差距是非常大的。

我在軍隊生活的時候,在列兵受訓的時候非常的勞苦,是十六周的訓練,但是我的心感覺到特別特別的幸福,因為耶穌的寶血罪得赦免,這個聖經話語我從慶北善山得救之後一直開始講,當時我以為全部牧師都知道這個話語。當我去大邱的時候,牧師們就是不知道罪得赦免,嘴上說耶穌洗淨我們的罪了,還是說自己是罪人,沒有一個人能真正說出罪得赦免,我感到特別特別的驚訝,我想大邱是個小地方,我以為首爾的話,首爾的牧師應該都知道這個福音,到了首爾之後我遇到了無數的牧師,我跟他們談罪得赦免的話語,但是最終他們還是認為自己是罪人,嘴上說罪的赦免心卻沒罪得赦免,雖然我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也沒有什麼聰明的。但我傳福音之後有人得救罪的赦免,這一事實在我心裏帶來了無限的力量。而且我心裏感到悲痛的是,我教育這些傳道者們,他們馬馬虎虎的知道,但是心卻不在這信仰裏面,所以再怎麼傳福音也沒有得救的人,這就是區別。

在軍隊我過了三年的生活,在我們部隊面臨著最艱苦的過程,但是我感到最為幸福。臨晨四點我起床,開始讀聖經,讀了兩個小時,實在是好。而且我比別人提前一個小時做準備,我那個專科是通信兵,從310期在大田,311期搬到了別的地方,所以我是311期,搬到那個新的地方的時候我是最高級的訓練兵了。那麼我下麵的一個士兵,他特別的狡猾,一直說:“前輩,前輩你就休息吧!讓我來代替你吧!”他的意思是他想替代我,他想出風頭,不想讓我站在前面,我就說:“那你不要惹出問題啊!”全方位讓給他,然後我就去倉庫禱告。那麼無論我遇到什麼樣的問題,什麼樣的事情,我再也不會成為問題,因為耶穌在生活當中帶領著我。

每週星期六有數百個教育訓練兵進來,我們的標誌已經破舊了,黑黑的。在通訊兵裏面,我們這些高級兵都是稱為老虎一樣的,人人都膽戰心驚怕我們,但是我講福音有很多人得救了。坐高級車住高級房結婚確實會喜樂,生兒子生女兒會喜樂,但是我心裏當面臨難以訴說的黑暗和懼怕的時候,看到我傳完福音之後有一個人得救改變了,哪有這樣喜樂啊?

各位,我已經75歲了,本應該退休的,但是我硬扛著呢。我感到特別特別幸福的是,在過去的一年以來,全國教會的牧會者,翻倍的屬靈成長,現在就算我不在教會,也可以做著宣教會的事情,無論是什麼教會也是,那麼屬靈的成長的牧會者,還有不屬靈的牧會者,看到他們牧會的過程,那教會是完全不同的樣子!完全不同!聖徒們有屬靈的變化,看到重生的話,那麼這個是世界任何東西都改變不來的,都不能換來的東西。

在去年秋天,香港舉辦了世界基督教領袖論壇,有1150位世界各地牧師參加了這個佈道會。第一次我講完之後呢,後邊的一個牧師舉手說:“牧師我有疑問。”我說:“那你請講。”這個人就說:“神學家們都說救恩論是難解的,但是樸牧師怎能這麼解釋救恩論呢?”我就笑了,因為他提的這樣的問題的話根本是難以評論的,因為他就不知道什麼叫救恩,什麼叫得救,所以我就笑了。我就說聖經不只是救恩論是難解的,聖經的全部都是難解的。迦拿娶親筵席的時候缺了葡萄酒,耶穌倒了水之後又要變成葡萄酒的時候不難解嗎?那是難解的呀!我又跟他說,睚魯的女兒明明死了,但說她睡了是不是難解啊?38年的病人叫他起來行走是難解的吧?全都是難解的,知道為什麼難解嗎?因為要解釋才難解,聖經不要解釋,你要直接相信,我從來沒有解釋聖經,直接相信就很容易了。那1150人都是牧師,他們都大聲喝彩鼓掌說阿們!當天大部分牧師罪得赦免得救了,

美國的牧師們實在,在美國舉辦的基督教領袖論壇以後,那些牧師們回到自己的教會,想把我們宣教會的牧師帶到自己的教會,召集那個教會的聖徒們就說,各位,我是假牧師,我不知道罪得赦免,一直因為罪痛苦了,現在我罪得赦免,現在我可以坦白的說了,今天我帶了真正的牧師請大家學習。很多美國牧師會有這樣的態度,這次也是在韓國舉辦這個牧會者大會的時候,有很多人罪得赦免,特別的實在。

韓國人呢,把所有的的信徒當做了罪人,因為自己本身是罪人,說實話就是牧師沒有罪得赦免,牧師沒有罪得赦免就不會有聖靈,沒有聖靈的話能領悟聖經嗎?那簡直不像話,不是嗎?那麼帶著屬人想法,大部分神學院現在根本不相信聖經了。神學院都這樣了,所有的聖經話語都是神的啟示,但是聖經學家說,是摩西寫了創世紀,那麼摩西是西元前1500年的人,那麼亞當是西元前4000年前的人,那麼許多年之後的摩西怎麼能知道亞當的事情?肯定是口傳下來的,口傳下來的怎麼能算是神的話語呢?他們有這樣的說法,簡直是可笑,但是我經歷了神的話語,如果是口傳的話,相信也是沒有什麼效果,但是神的話語當大家相信的時候,必定有神的做工,當我相信神的話語向前邁步的時候就是成就了神的話語。教會沒有一年級,二年級,十年的人也坐在這裏,二十年的人也坐在這裏,今天第一次來的人也坐在這裏,想法都各不相同。所以聽了同樣的話語也是,頭腦上知道的人,和心裏相信的人,是天壤之別啊!天壤之別!

我講道的時候,有些人,眼睛呼呼扇呼扇的看著我呢,那時候我發現這個姊妹能聽進來信心了,我能看出來,我能看到這個弟兄正在想著別的想法,他沒有聽進來,有的時候想讓他振作起來。那麼有些人帶著金塊回去,有些人沒有金塊,好像能發現自己能接受話語,但是聽話語沒聽話語沒什麼外表的改變,所以大家是馬馬虎虎的,沒什麼問題似的。但是當大家遇到困難的時候,有信心和沒信心的人是天壤之別了!如果大家正常的用信心來看待事物的話,無論大家面前有什麼樣的問題,信心標誌著什麼呢?當相信耶穌的時候,耶穌會成為我,然後我遇到的所有問題會有耶穌來負責。那麼我來負擔問題,和耶穌來負責問題是天壤之別!

我有過很多人敵對我,誹謗我,每當這個時候主來為我爭戰,讓我得勝,想到這一切特別感謝主。但是我們不是都這樣的,牧會者當中,也有些不過信仰的牧會者,他們的心態就不一樣。信仰的人,他們的步伐就不一樣,表情都不一樣,腳步和做事都不一樣,一眼就能看出他心裏是不一樣的,心裏有神的人不會這樣生活。那麼沒有信心的人,看不出什麼不同來。

各位,1968年我退伍之後,69年我去了金川,當時金泉那邊特別的貧窮,沒有任何幫助我的人,但是我感到特別特別幸福。我本來餓了很多肚子,但是神一直充滿著我的心,一直是感謝著。大丘八洞的時候也是這樣,可能當時我們在大邱市是最貧困的。但是耶穌一直與我們同在,人們罪得赦免了。今天早上做見證的弟兄也是,後來他流淚了。那麼值得流淚不是嗎?本來賣酒的人,罪得赦免了,然後到這個講臺上講話了,這不知道是多麼多麼美麗的。有些人蒙恩典罪得赦免,有些人仍然驕傲,不謙虛,也有屬肉體生活的人。可能是因為牧師的不足,這也有可能。但是看到我們的生活的話,特別特別好的是這個聖經,講明了所有的心靈上的問題。

今天早上我們讀的撒母耳記上14章的話語,有同樣的現象就是非利士人打過來了是吧?非利士人打過來了,撒母耳記上13:5【非利士人聚集,要與以色列人爭戰,有車三萬輛,馬兵六千,步兵像海邊的沙那樣多,就上來在伯·亞文東邊的密抹安營。】這裏說,有車三萬輛,馬兵六千,步兵像海邊的沙那樣多,就上來在伯·亞文東邊的密抹安營。掃羅下麵只有600人。所以掃羅看到有3萬車,馬兵6000,步兵海邊的沙一樣多,所以他根本想像不到自己會攻打。那麼撒母耳膏了掃羅,是神按立他的王。是神與他同在,掃羅裏面明明是有神同在的。但是看到有車3萬輛,馬兵6000,步兵像海邊的沙那樣多,他開始戰戰兢兢了。同樣的處境,約拿單呢?是掃羅的兒子,也就是王子,是世子了。掃羅死了他就得當王,這個國家敗壞的話,自己也會死。在同樣的處境和位置。掃羅看到有車三萬,馬兵六千,還有步兵像海灘上的沙子那樣多,只能是戰戰兢兢不知所措的時候。約拿單想著父親這樣下去,戰場上死了自己會當王,但是自己當王的話,如果不克服這個問題,他也不行,他也這樣死。

掃羅有負擔,他就能躲避,但是約拿單他是躲避不了的,躲避只有一死了。所以掃羅在我這裏需要躲避這個想法,但是約拿單認為,我躲避的話,我只能是死,我要碰撞,我要越過。那麼雖然掃羅心裏也有神,但是掃羅比起依靠神向前奔跑。因為有很多軍人,軍兵,敵人,所以他想躲避,這樣的心佔據了掃羅。相反約拿單呢?他想到如果我父親打不勝這個仗,那以後我當王,我也會打不勝,我也會敗亡,所以不能躲避,一定要碰撞,那麼應該相信神的信心向前邁步,他有了這樣的心了。各位其實大家是平凡的信徒,可能個人沒有經歷很多耶穌的做工,但是聖經非常明顯的告訴我們了,沒有一句是飄忽的話語。好像你稱義了,沒有這種聖經話語。你可能會稱義,有可能會稱義,好像,好像會當義人吧,聖經重來沒有這麼講的。說你稱義了,你就是義人了,聖經是這麼說的。好像會稱義吧!應該會吧!差不多吧!有可能吧!聖經從來就沒有這樣的表達,【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 神的榮耀,如今卻蒙 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非常準確的表達了,這才能相信。如果是飄忽不定的話,怎麼相信呢?哥林多前書6:11也說過,【你們中間也有人從前是這樣;但如今你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並藉著我們 神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完全的給我們結尾了。如果是這個施工的話,這已經是完工了。如果完工的話,就可以進去居住了。聖經是這麼告訴我們的,因為人們沒有信心懼怕,所以以後可能會罪得赦免,可能會罪得赦免,應該會罪得赦免,全都是假的,那不是信心。聖經給我們的信心,從來就不會這樣模糊不定的。懼怕在自己心裏面就會淡化稱義的這個話語,可能會稱義吧?不是說神在我心裏做工,而是神應該會在我心裏做工,神可能會幫助我們,應該會幫助。信心就這樣淡化了。親愛的弟兄姊妹們,我並不是因為比別人聰明了不起,我真的有很多不懂的事情,也不容易相信別人。所以只能相信神一位。所以我就相信聖經話語了,不分析這是對還是錯,直接相信了。聖經不能分析,用我們的頭腦聰明,用我們的小聰明能分析什麼呀?聖潔的神的話語如果分析這本身就是罪!耶穌說我們是義人,那我來看看是不是義這本身就是撒旦,耶穌說義人的話,除了義人之外,不能再接受別的想法。如果接受別的想法這是敵基督,除了神的話語之外,接受別的想法就是神的仇敵。耶穌說洗淨啦!那除了洗淨之外不能有別的話出來了。神已經說洗淨我的罪了,但是撒旦給我們的想法應該會洗淨,我是罪人以後會洗淨吧!總是會曲解神的話語。讓我們不能進入信心當中。

那麼車兵有3萬,馬兵呢有3000還6000,步兵有海邊上的沙灘一樣多,那麼有信心的人不是自己征戰,而是神來征戰。三萬步兵又怎麼了?三百萬,三億又怎麼了?能明白嗎?有神征戰怕什麼?羅馬書8:37就說了【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上已經的勝有餘了】在這一切事情上!這一切事情上!!這一切事情上!!!因著愛我們的主,我們得勝有餘了。我確信死亡,生命,權勢,黑暗,任何被造物都不能分開我們救主耶穌基督的神的愛。這意思是耶穌基督已經和我合一了,就可以上戰場了,三萬車兵有啥問題?三億又怎麼了?三千億又怎麼了?不怕!只不過沒有信心的時候掃羅戰戰兢兢,在《撒母耳記上》13:6以色列百姓見自己危急窘迫,就藏在山洞、叢林、石穴、隱密處,和坑中。 有這樣的話語,這是以色列人。為什麼這樣?因為心裏沒有神。同樣的處境到了14章以後呢?我們一起看14:1有一日,掃羅的兒子約拿單對拿他兵器的少年人說:“我們不如過到那邊,到非利士人的防營那裏去。”但他沒有告訴父親。 掃羅在基比亞的盡邊,坐在米磯侖的石榴樹下,跟隨他的約有六百人。 在那裏有亞希突的兒子亞希亞,穿著以弗得。(亞希突是以迦博的哥哥,非尼哈的兒子,以利的孫子。以利從前在示羅作耶和華的祭司。)...那麼這裏祭司長雖然擺架子穿了以弗得,但是不能帶領百姓,讓百姓都戰戰兢兢任憑他們了。掃羅雖然當了王,但是沒有給百姓們帶來勇氣,自己也是戰戰兢兢,雖然他們是神的祭司,掃羅是神樹立的王,但是他們不相信神活在他們心裏做工。

我們教會的聖徒們,雖然有很多因耶穌基督血罪得赦免的人,但是不相信我裏面有神活著做工。因為不相信,所以要看別人的臉色,還要猶豫不決,不能過著明亮的,蒙福的生活。這樣的人太多太多了。如果大家因著耶穌的寶血罪得赦免的話,如果大家與耶穌合一了的話,就像聖經的話語,無論是誰都不能分開耶穌與我們之間的愛! 無論我做什麼事情都有耶穌同在,誰能戰勝耶穌呢?誰能勝過神呢?沒有!連一個也沒有! 一個都沒有!!! 但是,因著耶穌寶血罪得赦免,勉勉強強的相信就罪得赦免,不幹其他的,以後就怕信心的生活,我們戰戰兢兢了!大家想想,大家想想!當我相信耶穌的時候,1969年3月份到金泉的時候,沒有任何人幫助,租房子也是奇跡般住了房子。那麼我為什麼相信神?那個房東是個賭博的人,欠了很多債之後把我們住的房子直接當給銀行, 本來我們交了二十萬的房費,有一天晚上他自己跑了,房東逃跑了!。銀行的地區長過來說,樸兄啊,你知道這個房子是怎麼來的嗎?他就讓我這個房子已經當出去,讓我們搬出去! 但是我們能住哪去啊?我就跟這個銀行的工作人說。

神給了我一顆心:“你能解決這個問題嗎?”

“我不能解決!”

“那誰能解決?”

“主能解決。”

“是啊,那你有沒有跟他提我的事情呢?為什麼我住過你卻不提出我的事情。”

我故意沒有說耶穌,因為到了最後迫不得已的話我要跟他翻臉,抬杠。但是,用手段和耶穌來做工什麼更好啊?是不是?簡直是不像話的不是嗎?人的手段有什麼效果呀?銀行的工作人呐。我什麼都不懂,剛剛退伍的小小的年輕人,沒有任何的社會的基礎。神說你既然相信我就應該說出關於我的事情,所以我第一次給這個銀行的工作人說關於神的話語。我就說:“雖然我得空出這個房間,但是我現在還不能空出房間,因為我要報告我的主人,但是主人呢沒有回答我,直到主人回復,你能不能再等等?”他大吃一驚說:

“樸兄,你有主人嗎?”

“是的,我有主人。”

“在哪里?”

“在天國!”

我說就是耶穌,這個銀行工作人員非常吃驚的看著我。他說:“樸兄啊,我是不信耶穌的人,但是我聽樸兄的話以後我的心也是有些感動。那麼今天我就講到這裏回去了,但是你再接再厲的禱告希望早日可以解決。”

沒有相信神的人都說我要努力禱告我們教會的聖徒都沒有說過我要努力禱告,我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話,那麼銀行工作人都催促著我禱告,我能不禱告嗎? 當時我每天有佈道會,在家的時候,家裏沒有可以禱告的地方,所以在房頂,房頂有個小屋子,1.5米高的天棚,不能站著走,只能是趴著。所以只是禱告這個地方就夠了,那麼有的時候呢熬著夜禱告。我就想和說三星蓋樂世這個公司的職員說,為什麼你的電話能給美國打電話,給世界任何各地打電話,為什麼不能給天國的神打電話呢?只要你做出來這個手機的話,多少錢我也願意來買。

有一次參加葬禮,現在這位父親去世了,我們給天國打電話一下,

“啊~父親,您現在在天國嗎?天國樣子怎麼樣啊?現在在葬禮,你的家人都在很悲傷的這個情況,你勸一下他們吧!”

“孩兒啊,我是你們的父親,哎呀~你們盡可能的早些上來吧,跟這個世界難以相比啊,這太好了呀,但是你們要努力傳道啊。”

“是的,父親!”

這葬禮該會多麼幸福呢?如果有這樣的電話的話。因為我年紀大了,不喜歡複雜的東西.以前我家裏我是最能幹,但現在我最遲鈍了,我讓女兒啊,我讓旁邊的姊妹幫我操作,有的時候手機不聽使喚。格拉西阿斯作為禮物,給我買了新的手機,我看這個新的更好了,但是太複雜了,用不了,只是接電話發文字。那麼打電話以後,我就問耶穌啊你怎麼還不回應我呢?不怎麼應答我呢,我想這樣試試。那麼耶穌不想用電話跟我們通話的意思是,因為讓我們心與心與耶穌連接,用心來相通。

讀聖經的時候發現我的心與神的心特別的不同。約拿單發現國家在危機狀態,父親也是心驚膽戰,這樣的話就得成了非利士的屬國了。非利士用英語說 “The philistines”是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戰爭,那麼從古以來一直是敵對的兩個國家,那麼非利士兵太多了,他們擔當不起了,沒有信心的掃羅,只想任憑這個環境。兒子約拿單呢?雖然沒有信心,但是仰望神邁步的話,就開始向前走。

親愛的各位,再過20年,在這裏的年紀大的人可能有很多人都去了好的國度,我也是,可能不會在這個險峻的世界生活,有榮耀的那個國度在等待著我。如果再過了30年呢,估計在這裏的一半,都可能不在這裏了,再過40年,50年的話,在這裏的人幾乎不會剩下多少了,可能過了50年的話,我們的平均年齡,如果到500歲,那沒問題,挪亞時代是這麼活著的。正因為主與我同在這一事實,掃羅呢,是理論上知道,但是沒有相信主與我同在,所以他怕直接開戰的話,怕自己會敗亡,兒子約拿單明白,如果這個戰爭父親打輸了,就會做不成王,我當王沒有信心,還會照樣面臨死亡,所以我只能是衝突碰撞,不能退縮。那麼聖經,為什麼記載這個話語呢?江南教會的聖徒們,包括樸牧師,金長老、樸長老你們都聽聽,信心就是這麼開始的,你們也是做做看看。所以不要外表的讀聖經,而是要用心去接受。在困難的時候,就算我沒信心也是向前邁步,相信神做工的話,就能發現神給我們做工。

我一直以來,遇到了很多我負擔不起的問題,我本來也不是有信心的人,但是除了神之外,沒有別的道路了。甚至有幾次我都不能再牧會的程度,我非常的困難。我想到我停止牧會,簡直睡不著覺了。不行啊,這可不行啊。太慘澹了,那怎麼辦呢?罪得赦免的時候特別高興,在我傳福音的時候有一個人得救我特別高興,得救之後有人改變的時候我也特別高興,但是這種喜樂呢?在首爾買一套好的樓房五六十億就夠了,但是這個還沒什麼大不了,在五六十億的樓房生活的話,也需要很多的管理費,根本不可能跟天國相比。所以在金川大邱八洞的時候,我一個一個的碰撞,需要依靠神向前邁步。雖然我是不起眼的人,也不善良,也不正直,又沒有智慧。別人有很多人的手段可以躲避困難,但是我已經敗壞了,我已經敗亡了,沒有什麼可以躲避的手段了。雖然沒有信心,但是只能依靠神向前邁步了,所以向前邁步。在金泉小屋子那裏禱告,每天淩晨禱告。有一天神給我什麼樣的心呢?你不要光禱告,你出去找找房間吧,在我們住的房間還沒有過多少距離的地方要出租房子,一看這個房子特別好,多少錢?是20萬韓幣。當時20萬韓幣能夠在金泉買非常好的房子了。別說20萬,連一塊錢都沒有了。所以我觀看了房子回來了,我要禱告神,每次佈道會結束回來家呢,只有禱告的事情。有天淩晨禱告的時候呢,“你上次看到那個房子怎麼樣了?”神好像問我、我說:“神啊,那特別好啊。但是那個價格又便宜房子又好,可能已經被住進去了。”吃完早飯,再去那個房子,發現還是在出租這個房子,沒人住進來。我想神會把這個房子賜給我呀,我有了這樣的信心。但不是確信會給我,我心想神會給這個房子吧,那應該見到房東。一分錢都沒有,我跟他說什麼呢?一整天練習自己要說的話。當天早晨見到房東了,現在也是記憶猶新。我說:“我是神的僕人,我到這個城市來就是為了傳神的福音,因為市內一個人騙了我,我本來住了20萬韓幣的房子,但是這房子當在銀行了,房東逃跑了,我現在無處可去了。”我就禱告神了。但是神啊,我心裏想神會給我這個房子,我一分錢都沒有,如果要給,就給我。現在我不敢說這樣的話了。但是當時,我有信心神會給我這樣的房子。這個房東閉著眼睛站了一陣子,差不多待了一分鐘,兩分鐘,我感覺特別煩悶,希望他趕快說話,那時房東就說:“我是市內一個長老教會的長老,神在這個好的街道給了我更好的房子,神的僕人要用這個房子的話,我怎能阻擋呢?希望你用這個房子。”當時長老的女兒在房間裏用鋼琴彈讚美,那好像我做夢一般。我剛要出門的時候,她就說,但是如果空手來的話互相都會尷尬,能為我準備多少錢呢?不知不覺我就說出8萬了,那房東就說可以了。我一邊走出來一邊想,8萬是孩子的名字嗎?那麼容易賺來嗎?心裏面一邊感謝,但是人的頭腦並不是這麼轉的,我為什麼說8萬?應該說5萬呐!

找了銀行的地區負責人。

“現在找到房子了,我能搬出去了。”

“啊!是嗎?樸兄啊,我要當國會議員,我特別抱歉阻擋了樸兄的前途。”

他開始數錢,給我兜裏放進來錢,本來我想問那是多少錢,多給點。讓我喝杯咖啡,但是我還是出來了,出來到一個拐角以後數了這個錢有1萬,特別的感謝。現在也是記得很清楚。之前我們為了租房子,有5萬押金。有很多討債的人過來。房東就會說把衣櫃拿走吧,把這個缸拿走吧,把傢俱拿走吧,我們就把欠我們債的這個人都給忘記了。當時他拿了四萬韓幣,他說:“別人的錢我可以不還,但是您的錢不能不還,我現在給你四萬吧,一萬下次吧。”如果現在的話我就說別給了,當時我就要過來了,就這樣已經有了五萬了。那麼我妻子還有朋友,那個朋友說:“你生活很辛苦,沒能幫助你,真是抱歉,我一直以來有賺來的一些錢,有兩萬希望你去用吧,以後你再還我吧。”非常感謝的加了兩萬,已經到了七萬了,我就把我們家所有的錢都拿出來,有八千,就是剛剛湊齊了八萬了。

對我來說,神比錢還要大,比宇宙還要大,我不想因為一些錢,就讓神悲傷,我不想因為任何事情讓神悲傷。雖然我年紀老邁了,但是神沒有變化的一直愛著我。坐在這裏的大家,雖然都坐在一個地方,但是明天大家要坐在哪里誰都猜不出來,不知道大家要坐高位還是低的位置,不知道自己是痛苦的,還是舒服的,但是能幫助我們的只有神一位,眼所見的世界是非常敞亮的,眼所不見的是黑暗的。

所以掃羅也是,眼看著前面有六萬軍兵,就開始戰戰兢兢。本來有神同在,神說要與我們同在了,我們也是一樣,眼看不見神。早上禱告一出門的話,神啊,你要去哪里啊?我出去應答你的禱告啊!這麼能看見的話就好受一點。但是神在應答我禱告的一秒之前,我們都什麼都感覺不到,也沒有電話,也沒有信件,但是神還會應答。所以只有帶著信心的人才可以依靠神,所以神為了教導我信心,給了我很多這樣的事情讓我經歷,每當這個時候讓我依靠神的時候,神確實活著做工了,多麼多麼驚奇呢!

我們再讀一下聖經,撒母耳記上 14:2-3【掃羅在基比亞的盡邊,坐在米磯侖的石榴樹下,跟隨他的約有六百人。 在那裏有亞希突的兒子亞希亞,穿著以弗得。(亞希突是以迦博的哥哥,非尼哈的兒子,以利的孫子。以利從前在示羅作耶和華的祭司。)】亞希亞是祭司長,雖然穿著祭司長的服坐在那裏,但是他什麼事情都做不了的,已經腐朽的祭司了,國家在危急困難的時候,他什麼都不會,也不會依靠神,也不會禱告,只是穿著祭司長的服裝,擺架子的牧師,就是他這個樣子。也不能安慰百姓,也不能讓百姓有信心,那些腐朽的牧師們,我們教會也有很多。只知道理論,驕傲的不想學習。只要定下心來學習的話,一天就夠了,充分可以學了。因為驕傲,點到為止的去過信仰,這樣的祭司,國家面臨危機的時候,一句話都不敢說出來,我們要禱告吧!我們尋求神吧!我們依靠神吧!神會幫助我們的,只不過穿著以弗得擺架子坐在那,跟牧師們一樣,腐敗的、腐朽的人。這樣的人讓國家敗壞,讓人們敗壞。我們繼續讀一下,4節【約拿單要從隘口過到非利士防營那裏去。這隘口兩邊各有一個山峰】那麼剛要上去時,只有試探是吧?如果是平地的話可以容易進退,容易逃跑。但是【一名播薛,一名西尼】5節【一峰向北,與密抹相對,一峰向南,與迦巴相對】 那麼有這麼大的山峰,他們需要爬上去,他們爬上來的時候,敵人拿腳一踹,也可以把他踹下去,拿長槍一捅也都能把他們捅死。但是他們面臨這個懸崖還是爬上去為什麼呀?因為把自己的人生交托給神了。

弟兄姊妹們,你們在神面前回答一下,大家的問題,有沒有交托神?還是自己抓著不放呢?這並不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如果沒有交托在神的手中的話,就是不信,就是罪惡,就是悖逆神的。沒有相信神的信心,適可而止的擺架子的這些牧會者,這樣的牧師在教會是最大的問題。阻止了聖徒走向信心的道路,叫人們墮落,叫人們走在罪惡當中。其實想保護牧會者的這個位置的人,在神面前是大的問題。第6節【約拿單對拿兵器的少年人說:“我們不如過到未受割禮人的防營那裏去,或者耶和華為我們施展能力;因為耶和華使人得勝,不在乎人多人少。”】韓國語寫的是什麼呢?非常模糊的回答對嗎?或者耶和華為我們施展能力,耶和華使人得勝不在乎人多人少,是嗎?就像有一千萬人、一億人又怎麼啦?有神同在又怎麼啦?7節【拿兵器的對他說:隨你的心意行吧!你可以上去,我必跟隨你,與你同心。】就需要兩個人,比起不同心的300人,就需要一個人同心跟隨就行,對不對?

我們在斐濟監理教會,監理教會的主席跟我說:“牧師我們錯了,求牧師饒恕我們!”他低著頭跟我道歉了,他們說因為我們誤解了聽到關於好消息宣教會的誹謗,我們誤解了好消息宣教會,我們以後願意在好消息宣教會的下麵學習。在去年2017年到現在還不到兩年,通過我們罪得赦免的牧會者已經有5萬人了。那麼就要給大家5萬人的牧師教導信心,得告訴他們信心的生活才行。大部分不懂韓國語,因為我英語不好需要有人翻譯,但是我有很多事情要做。在過去夏季,我去斐濟的時候,斐濟監理教的主席、總會們,把所有島嶼的牧會者聚到一起。700多牧師們都在那裏,給他們講了兩天的福音,他們罪得赦免之後特別特別的歡喜。每一個教會需要佈道會的時候需要宣教士,所以我派了金聖勳牧師和李江宇牧師,都有1500所教會了。那麼一個教會傳一次福音也是,一天傳一次也是,都需要好幾年了,1500所教會的話,李江宇牧師和金聖勳牧師兩個人到那裏,帶著同工們到那裏傳福音。我的心非常悲痛的是,雖然傳道者是傳道者,但是有能派出去的,也有派不出去的傳道者,這是非常讓我心痛的。那麼第一次認識我們的人,應該正確的給他們傳播話語,如果做不好的話,反而是阻擋了我。傳道者不會這麼想,我也會,只要給我大教會什麼都行。都帶著相信自己的心,帶著相信自己的心是不能有相信主的心了,簡直不像話。相信自己的人怎麼能相信主啊,簡直不像話。相信主的第一個,就是要學會否認自己,無論自己有什麼想法,都要否認,唯獨接受主的話語。

約拿單對拿兵器的少年人說:“我們不如過到未受割禮人的防營那裏去,或者耶和華為我們施展能力,因為耶和華使人得勝,不在乎人多人少。”拿兵器的對他說:“隨你的心意行吧!你可以上去,我必跟隨你,與你同心。”約拿單說:“我們要過到那些人那裏去,使他們看見我們。他們若對我們說:‘你們站住,等我們到你們那裏去,’我們就站住,不上他們那裏去。他們若說:‘你們上到我們這裏來’,這話就是我們的證據,我們便上去,因為耶和華將他們交在我們手裏了。(撒母耳記上14:6~10 叫他們倆上來了,他們就開始上來了。如果王子被抓為人質的話是很危險的。同樣不信也是很危險的,哪有比相信神的信心更加安全的呢?不只是戰爭,病也是、事業也是、大家的人生也是。也不是別人指派我這樣做,我一年整天在舉辦佈道會,但是講話語的時候特別特別的幸福。看到有人聽福音之後,罪得赦免重生,我的心感到非常的火熱。主啊,我這種人算什麼呢,我這個人算什麼?

在12月末,我要去烏干達舉辦佈道會。烏干達所有的基督教代表將要聚集,要聽我的講道,準備了很大的體操場,聽說有12萬人要聚集,特別感謝神。看到神在我們心裏做工,特別的驚奇。我本來是什麼都不是的人。我在19歲的時候,我明白我不能相信自己,一直以來我所做的都是失敗的。大家現在還沒有定下來相信自己還是相信神,沒有定下來是吧?那大家需要放下自己的手。但是很多人還抓著自己的事情,對不對?那不是信心呐!神給大家這樣的試探,就是為了培訓、訓練大家。所以,在過去神給了我很多的困難,每當那個時候我依靠神,神給了我非常驚奇的做工,美好的解決了事情。那麼現在各位,無論大家哪一個人,大家該到了放下自己的想法的時候了。無論大家帶著什麼想法,無論大家有了什麼樣的決定。在神的話語面前,我一切的計畫應該成為毫無用處的事情,應該帶著相信神的信心,向前邁步了。如果大家猶豫不決的話,大家一輩子都不能走信心的路了,一輩子都要被魔鬼牽引了。但是今天坐在這裏的每一個人,無論是誰,只要像約拿單一樣。在我們面前有困難的時候,依靠神,向前邁步吧!就這樣邁步的話,神會有非常驚奇的與我們同行。大家就會發現無論是年紀老邁還是年輕,無論是聰明的還是笨拙的,無論是了不起的,不起眼的,無論是男的女的,毫無相關,你們相信自己本身是惡。神問我們還要相信自己麼?如果我們脫去自我,相信神的話語的時候,那個時候神就會為我們做工了。神和大家難以相比,相信神會驚奇的為我們做工了。

親愛的各位,相信神吧。或許大家是不是懷疑神呢!那就是惡。請大家相信神,這樣的話,無論大家是任何人。祭司都做不了的,約拿單也會去做。拯救以色列,然後得享神的榮耀!江南教會的聖徒希望你們相信,好像神讓我把這個話一定要傳達給教會的聖徒們。掃羅一直以來只是懼怕,膽戰心驚,要躲避。但是不要學掃羅,我們向約拿單一樣向前邁步的話,憑著信心,神和我們就會合一了。當我們相信耶穌罪得赦免的時候。我們與耶穌合一了,那麼神同樣也會在我們心裏做工,會得享榮耀、得享喜樂。

我們做一下禱告…

2018年11月18日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訂閱由Strikingly提供技術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