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主日禮拜》— 耶穌和我

· 講道話語

大家好,特別感謝神,為我們打開了很多傳福音的道路。希望大家都能成為被神呼召去傳講這寶貴福音的人。感謝神賜給了我們能讓神在我們裏面做這可貴工作的一切條件。今天我們讀一下《約翰福音》一章11節到18節的話語。

【他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這等人不是從血氣生的,不是從情欲生的,也不是從人意生的,乃是從神生的。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地有恩典,有真理。我們也見過他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約翰為他作見證,喊著說:“這就是我曾說,‘那在我以後來的,反成了在我以前的,因他本來在我以前。’”從他豐滿的恩典裏,我們都領受了,而且恩上加恩。律法本是藉著摩西傳的,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穌基督來的。從來沒有人看見神,只有在父懷裏的獨生子將他表明出來。】

成熟的麥子是低下頭的

今天早上,吳永津牧師做了見證。我有兩個姐姐。1951年,當時戰爭剛剛結束,我的母親去世了,母親去世一個月後,哥哥就去當兵了,父親也經常不在家。當時我的大姐15歲,二姐13歲,我8歲,弟弟4歲。小時候,我是在少女家長的管理下長大的。那時候,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姐姐們虔誠地信著耶穌,我也去教會。

1962年我得救後,跟姐姐講了我罪得赦免了的事情。姐姐非常緊張地對我說:“玉洙啊,你真是出了大問題了。”我說我罪得赦免了,姐姐特別擔心。姐姐說:“穀物成熟了,都會垂下頭來,你真是大錯特錯了。我們教會的牧師都說自己是罪人,長老也說自己是罪人。你怎麼能這麼驕傲,竟然說自己是義人呢?這像話嗎?”因為我跟姐姐特別親,所以跟姐姐講了,可是姐姐卻對我這樣說。不過,兩年後,姐姐也罪得赦免了。

我的二姐生了三個女兒,大姐生了三個兒子。她的大兒子是吳永度,二兒子是吳永信,小兒子就是今天做見證的個子高高的吳永津長老。吳永度牧師現在在歐洲倫敦宣教,是倫敦牧會者聯合會的會長。吳永信牧師剛從德國法蘭克福回來,上周他來我們教會舉辦聚會了,是吧?小兒子是吳永津。

說到這裏,我突然想到,同樣都是說話,可是我說話,別人總覺得沒意思,但個子高的人,往那兒一站,人們就開始笑。個子又高,往講臺上一站好像特別適合。看來我得讓他當牧師。我覺得特別好。他負責的廣播電臺轉交給別人去做就行了。真的特別感謝神。

成為牧師後,我感受到了什麼呢?不管從好的方面來說,還是從不好的方面來說,我都出了名了。也受到了很多人的非難,也有很多人毫無依據地說我受賄了。我被判無罪後,人們一直在談論這件事情。最讓我心痛的是什麼呢?聽了我傳講的福音得救後,那麼喜樂的人,卻不相信我,讓我感到特別心痛。說實話,我真想把這個魔鬼抓起來,趕緊把它關起來。但神給我打開了很多很多傳福音的大門,特別特別感謝神。

昨天晚上我一點鐘就醒了,可是又睡了過去,所以晚了,我趕緊跑了過來,淩晨五點鐘,我要接受電臺採訪。昨天採訪我的是巴西電視臺,主持人通過螢幕看到我,馬上說,真是個美男子啊。看來以後我得去找找那個主持人。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聽人說我是美男子。我回答他說:“是嗎,太感謝了!”我說:“既然我是美男子,你就看個夠吧。”她是一個女主持人。我特別開心。昨天我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些什麼,只記得她說我是美男子了。我正講著話語,樸永淵牧師提醒我,只剩下兩分鐘了。因為上次我超時了,所以旁邊好像得有一個人提醒我點,讓我別超時了。所以我提前兩分鐘結束了。仔細想一想,這些電視臺都是全世界非常有名的電視臺。

我特別感謝神竟然樹立我這樣的人。我們不需要有多了不起,也不需要有多聰明,不是美男子也沒關係,個子矮也沒關係,只要跟神的心連接,神會創造一切。在這世上找工作,必須具備一定的條件;想在軍隊裏當軍官,也需要具備很多的條件;要當一個公司的老闆,也需要具備很多的條件。但我們在耶穌裏面做事情,當我們缺乏智慧時,主給我們智慧就可以了。

你們知道《聖經》裏是怎麼說的嗎?【但你們得在基督耶穌裏是本乎神,神又使他成為我們的智慧、公義、聖潔、救贖。】(林前1:30)就算我們有很多罪,如果耶穌成為我們的救贖,我們就能從罪中脫離出來。就算我們沒有愛,如果耶穌把他的愛給我,我就能成為愛別人的人。就算我們沒有智慧,因為耶穌在世三十三年間,他選擇的是最無知的加利利海邊的漁夫,所以這些絲毫不成問題。雖然彼得是捕魚的漁夫,但被神的靈引導,就不成問題。

我想對各位說,各位以後想過幸福的人生,不需要儲備幾百萬元錢,只要跟耶穌搞好關係,正確地跟神建立起關係來,各位就能幸福。

憑著信心痊癒

你們知道血壓高的人,血壓為什麼會高嗎?因為他們的血管變得越來越狹窄,像膽固醇這樣的東西堆積在血管裏,讓血管變得越來越窄。如果血管寬,血壓就低,但血管變得越來越窄,血壓就變得越來越高。

以前我的血壓非常高。我的嗓音特別不好,我去美國做了手術。因為我的嗓子上長了米粒大小的三個積瘤。必須把這三個積瘤取掉,聲帶才可以正常共震、發聲。我去美國做了手術。主治醫生是印度人,麻醉師是韓國女醫生。韓國女醫生先測量了我的血壓。

她說:“牧師,您現在沒辦法手術,您的血壓太高了。”

我問:“那怎麼辦呢?”

她說:“您得吃點降壓藥。”

吃藥還不容易嗎?她說我的血壓太高了,做不了手術。這位韓國女醫生給了我降壓藥,吃完藥後,我又去了醫院,女醫生再次測量了我的血壓。

她說:“哎呀,牧師真是辛苦您了,血壓控制得太好了。”

我說:“是你控制的血壓,哪里是我控制的啊。”

之後,主治醫生和麻醉師一起,讓我坐在椅子上,麻醉醫師對我說:“牧師,我讓您深呼吸的時候,您就深呼吸啊。”

我說:“好的。”

過了一會兒,麻醉醫師說:“深呼吸~。”

我做了深呼吸,之後,她就告訴我,手術結束了。當時她給我打的點滴,可能是通過點滴進行的麻醉。當她要我做深呼吸時,我已經被麻醉了。我以為,她讓我深呼吸,我只要深呼吸然後坐在那裏就行了。但我被麻醉後,手術做完了,我特別感謝。

主治醫生是印度人,他對我說:“牧師,你為了人們飽受勞頓,您的手術費,我不能收。”

我說:“您得收手術費啊。您收別人很多錢,卻不收我的錢,這能行嗎?”

他說:“我蒙到了神很多的恩典,所以,就當作是奉獻給神了,我不能收您的手術費。”

麻醉師也說:“我也不收您的錢。”

所以我免費做了手術。特別感謝。後來我買了一支特別好的鋼筆送給了他。我一直忘不掉這件事情。

重要的是什麼呢?我的血壓原本很高,為了做手術,所以吃了降壓藥,讓血壓降下來了一些。手術結束後,血壓應該重新高上去,但從那時候起到現在,過去二十多年了,我的血壓一直維持在那個水準。

早上遊完泳,血壓會高上來一點點。我的血壓一直就是138、89左右的水準。我特別感謝主。

各位為了健康地安享晚年吃補藥、鍛煉身體,不管做什麼,都沒法與主保守各位相提並論。假如各位得了癌症,各位會不斷思量,到底是做手術、做化療、還是憑著信心得醫治。但在手術、化療、憑信心得痊癒中,最好的方法就是憑信心痊癒。

可是,如果沒有信心,沒有信心的人,就不能憑藉信心得醫治。金光允牧師需要做肝臟移植手術,他一直為肝臟移植的問題苦惱了。畢竟想找到一個完全匹配的肝臟並不容易。我去了醫院。醫生說,如果不做肝臟移植手術,一個月之內他就會死。但我說:“金光允,你不是牧師嗎?你沒有信心,這次就信一次吧。你憑藉信心依靠一次神,神怎麼會不幫助你呢?”

在各位看來,你們得為你們的將來、晚年、家庭、健康做準備,但你們準備的和神幫助你們完全沒法相提並論。

這次我們在網上舉辦了復活節活動。以前我們在室內體育館舉辦活動時,有差不多兩萬五千人參加了活動。但這次我們在網上舉辦復活節活動,有兩百萬人一起參加了。兩萬五千和兩百萬,哪個更多呢?相差將近一百倍!真是難以置信。這是誰做的?是神做的!。

之後我們又舉辦了大行活動,我們宣教會本部對宣教士們說:“我們樸牧師要舉辦佈道會,你們去聯繫電視臺,讓他們轉播我們的活動吧。”各位你們去電視臺找找看,對他們說,讓他們轉播樸牧師的佈道會看看,他們會嘲笑你們的,真的是不成話的事情。但是在眾多的電視臺中,竟然有248個電視臺決定要轉播我們的活動。各位,我算什麼啊?這些日子,我接受了很多的採訪。很多記者都問我:“您是怎麼做到,讓那麼多電視臺都轉播您的話語的呢?”我說:“你為什麼問我啊?你應該去問那些電視臺。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是這樣的人。”

昨天早上我接受了巴西電視臺的採訪。此前我也接受了烏干達、巴拉圭、俄羅斯等很多國家電視臺的採訪。巴西電視臺給吳新信牧師發來了兩個採訪主題。本來昨天晚上我淩晨一點鐘就醒了,可是又眯了一會兒,差五分鐘五點了才起來。我趕緊坐著車跑了過來。當然坐在車裏面跑過來有點不像話,但我的心是這麼急迫的。

打開傳福音的大門

在做這些事情時,我感受到了什麼呢?神啊,神您自己來做才行。真的在這些方面,我一直樹立著神。很多人通過電視臺聽了我講的話語,因為新冠病毒,很多人都呆在家裏,這是對他們非常有益的話語,所以各個國家的電視臺紛紛爭相轉播著我們的話語。現在轉播量也在不斷攀升。前不久沒有轉播我們話語的電視臺,現在也紛紛表示要轉播我們的話語。現在各個電視臺也在轉播著我們的話語。各位,我們說,這樣的事情是神做的。這真的是完全不像話的事情,有十億多觀眾聽了我們的話語,真是難以置信。

第一天他們說,收視率是一億三千萬,我說:“哎,怎麼可能啊?”但仔細一看,這個數據是正確的。人們說現在的收視率要比平時高。因為平時人們忙忙碌碌,但現在,因為疫情,人們都被關在家裏,所以收視率跟平時相比要高很多。之後又有很多人留言,很多牧師說自己得救了,改變了,很多人聽了話語之後說,特別喜樂。這些的留言太多了,我都讀不過來了。

我們有由九個人組成的翻譯團隊,把世界各國發表上來的留言都翻譯過來讓我們看。可是我只讀了兩個。因為最近讀了太多書,我的眼睛很疲憊,所以想盡量保護一下眼睛。眼睛太累了,我以為是眼鏡不太合適了,所以去了眼科,但是醫生檢查說,我的眼睛特別好。我心裏特別感謝。

是神在我們的生活中做著工。我們要信神,需要具備一個基本條件。如果讓我正確地給大家解釋這個條件,那就是,我跟妻子一起生活,當我和妻子的心不和的時候,雖然我和妻子都彼此忍讓著,但心不和肯定會發生問題。所以妻子和丈夫心和才是最重要的。

我們和主的關係也是這樣。我們和主的心從本質上就是不能相和的。我們的心和主的心為什麼不能相和呢?原因非常簡單。神對亞當說,不要吃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因為如果亞當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他就會擁有分別善惡的智慧,帶著這樣的智慧,他就會流向自己的方法。神希望亞當直到進到神的旨意裏為止,能夠一直被神引導著生活,所以不讓他吃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

但是亞當摘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從那時起,惡靈就支配了人類的心,把我們的生活完全引導到了與神相反的方向。因為我們一直是被魔鬼撒但這樣牽引著生活過來的,所以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我們從小就是在魔鬼撒但的牽引下生活過來的,所以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自從我們被撒但牽引起,我們所想的一切都是與神相悖的。

全世界人都是亞當的子孫,所以這世上所有人都過著與神相悖的生活。但是人們不知道這是錯的。只是覺得偷東西是不對的,殺人是不對的,姦淫是不對的,撒謊是不對的,卻極少有人知道,我從根本上就是錯的。我們什麼時候能明白我從根本上就是錯的呢?看到我們的根本時,就能知道我錯了。在沒看到我的根本之前,人是不知道我是錯誤的。

所以,幾千年來,人們一直不知道自己是錯誤的。只有偷了東西了,才知道自己是錯誤的,撒了謊了,才知道自己是錯誤的,卻不知道自己從根本上就是錯誤的。當我們遇到根本的原則--耶穌時,就能發現,我們的想法和耶穌是完全不同的!完全不同的。完全理解不了。“耶穌為什麼這麼說呢?”理解不了,因為耶穌跟我們是不一樣的。

我們看的和耶穌說的不一樣

迦拿娶親的筵席上,葡萄酒斷了。耶穌是怎麼對下人說的?有六口石缸擺在那裏,耶穌要用人們往缸裏倒滿水,用人們倒滿了水。耶穌說:“現在可以舀出來,送給管宴席的了。”用人們問:“為什麼送過去?”耶穌說:“因為這是葡萄酒。”

我們看一下,在我們看來,這是水,但在耶穌看來,這是葡萄酒。用人們心想:“都快背過氣去了。這分明是耶穌讓我從鄰居家裏挑來的水,是我親自倒進去的。這是水!是水!讓誰看,這都是水!不是你跟我一起倒進去的嗎?明明是水,怎麼能是葡萄酒呢?”真的是這樣。但是在用人中有幾個人心想:“他是耶穌,雖然在我看來這是水,但我們按照他說的話做吧。”他們舀出來送了過去,真的是上等的葡萄酒。

管筵席的說:“人都是先擺上好酒,等客喝足了,才擺上次的,你倒把好酒留到如今!”分明耶穌是對的!在我們看來,這明明就是錯的。這就是信心的法則。準確地學習到這個法則,信心就能取得驚人的變化。因為形成了相信神的信心。因為耶穌是神的兒子,他是創造天地的主,如果形成了耶穌是對的的心,就能形成真正的信心了。

有人想:我得了癌症了,得手術,怎麼辦啊?醫生讓我做手術,怎麼辦啊?

鄭博士給了我厚厚一大摞有關癌症的書。我為什麼要讀這些書呢?因為我們教會有很多聖徒得了癌症,所以我讀了很多這方面的書。

他書裏寫的內容跟醫生說的又不一樣,醫生們都說,得了癌症得做手術,得做抗癌治療。但他是怎麼說的呢?他說野生動物都不得癌症,只有人得癌症,還有家養的動物會得癌症。他說,如果我們像野生動物一樣生活,就不會得癌症了。真是能把人嚇得背過氣去的話,跑到山上去生活,晚上在樹底下睡覺,這也不像話啊。

鄭博士對我說,他跟世界上最有名的醫生學習了做手術的方法,教他做手術的是一位美國醫生,那個人被人們譽為“神手”。鄭博士曾給一個人做過兩次腸胃手術,做完手術後去檢查,根本看不出來手術過的痕跡。他的技術真的非常高超。鄭博士說,他給很多癌症患者做過手術,可是這些患者最終都死了,因此,他不再做手術了,他想尋找新的治療癌症的方法。

在我看來,雖然人們使用著各種各樣的治療癌症的方法,但沒有一個方法能比相信主更好。不僅是癌症,所有事情都是這樣。假如癌症或其他問題正確地成了耶穌的問題,那麼,還有成問題的疾病嗎?沒有了,沒有了!這就是我們的真理。

那麼,相信耶穌,把疾病交給耶穌,這個信心難嗎?我曾經看到過有幾個人憑藉信心從疾病中得到釋放了。雖然不是很多。我們只要把我們的心往信心的方向再挪移一點點,就能在我們裏面成就驚人的神的作工。

再講一講就是,當我困難得不得了的時候,我們就能來臨信心了。先知門徒的妻,當自己有餘地的時候,就想出去做買賣掙錢,於是離開了。但是當她的兩個兒子要被賣為奴僕時,她無路可走了,便來臨了相信神的信心,因這信心,神做了工。大部分人正站在這個位置上。

最起碼大家都得救了吧?大家都相信耶穌赦免了大家的罪了吧?大家都認為自己的罪已經洗淨了吧?我們來說一下哈。大家遇到了一個人,如果那個人還說自己沒有罪得赦免,還在為罪苦惱,該多麼令人遺憾啊。如果大家真誠地對他說,我們已經憑藉信心經過了那個階段,已經罪得赦免了,該多麼好啊!

你若信就必看見神的榮耀

【他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約翰福音1:11~12)

耶穌來了,為什麼我們不迎接他呢?因為耶穌和我們不一樣。在我們看來,那是水,耶穌卻說那是葡萄酒;在我們看來,睚魯的女兒已經死了,耶穌卻說她睡了;在我們看來,拉撒路已經腐爛了、臭了,耶穌卻說你兄弟必然復活。我們帶著的想法和耶穌的話語對不上號。

今天早上,我們要面對的只是這個問題,除些之外,再沒有別的問題了。我們應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如果我們的想法跟耶穌的想法一致,就不用再說什麼了,這就是信心,那麼各位和各位所相信的耶穌就能合一了。

假如我相信趙牧師,那麼趙牧師說的話,我就會原本地接受,趙牧師的想法和我的想法就是一致的。可是,如果我不相信趙牧師,趙牧師說完話,我就會再分辨一下,“他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啊?他會不會騙我啊?”這就是不信。如果我們相信耶穌,就會接受耶穌所說的話。

《聖經》對我們說了,只要接受耶穌的話,不管是麻風病人,還是瞎眼的、癱瘓的,不管是誰,都痊癒了、站起來了。耶穌昨天、今天、直到永遠都是一成不變的。

對於基督徒來說,最大的問題是什麼呢?當我們憑著信心走向神的時候,就像我想相信趙牧師,但跟趙牧師越來越接近時,突然產生假如我沒信好,信錯了怎麼辦?如果趙牧師說我沒有信心怎麼辦?會產生這樣的負擔。我從遠處漸漸與趙牧師靠近,走到一定程度的時候,突然開始猶豫起來。停滯在那裏,信也不是,不信也不是,大部分人就停留在這裏了。

撒但做的就是這個,讓人們不能憑著信心奔向耶穌,而是停滯在中間,放入對神的不信。撒但並不是從一開始就放入對神的不信,而是放入對人的不信,對僕人的不信,撒但不就是這樣做的嗎?有多少人,因為不信僕人走向了敗亡啊。太令人痛心了。

前不久,有一位弟兄去世了,弟兄去世前,他家姊妹給我打來了電話。

姊妹說:“牧師,我丈夫不相信牧師。”

我問:“為什麼?”

她說:“他聽了金東成的話。”

那位弟兄跟金東成也爭吵了,喊著說:“我們牧師不是那樣的人!”金東成見他這樣,就說:“唉,說不通話。”就不再跟他說了。

這位弟兄也跟金東成爭戰了,可是,他心裏還是有不信的心。姊妹在他彌留之際給我打來了電話,我對姊妹說,你誠懇地跟他說吧,那個不是真的。可是人們不了解人的心。不知道這樣的心會給我帶來什麼樣的傷害。你們知道這是誰做的嗎?是撒但做的。撒但為什麼這麼做?就算各位坐在這裏做禮拜,如果心裏有不相信僕人的心,能接受什麼信心啊?他的心只能漸漸死去。

傳道者們也是這樣。如果傳道者在外面聽到什麼了,只要跟我說,我聽到這樣這樣的事情了,說出來就行了。可是他們卻說不出口。好像說出來會受什麼損失似的。卻不知道,因為不說出來,卻讓自己的靈魂死掉。心處在這樣的混沌當中,還在做著禮拜、禱告、讀《聖經》。撒但非常狡猾,我們心裏哪怕有細細的一點點的裂痕,也形成不了信心,這是非常可怕的。正因為這樣,撒但才把我們人的心帶向和耶穌的想法相反的方向。

耶穌對馬大和馬利亞說:“你兄弟必然復活。”馬大和馬利亞卻不接受耶穌的話。耶穌是神的兒子,可是他們為什麼不接受耶穌的話呢?因為自己心裏的想法。撒但在馬大和馬利亞心裏教了她們很長時間:已經死了,已經臭了,活不了了,怎麼可能活過來啊?已經死了,也許到末日復活的時候能活吧,現在是不行了。給她們放進了這樣的想法。

各位,我們帶著我們的想法,帶著我們聽到的知識。各位,我們信的時候就是這樣。“我是罪人”這句話,我們學習了很長時間。但讀《聖經》時,正確地認識到,耶穌的血已經洗淨了我的罪時,我們就相信,我不再是罪人了,而是義人了。當我帶著我是罪人的想法時,就接受不了耶穌赦免了我罪的事實。當我是罪人的想法塌毀,憑信心接受我的罪已經赦免了的事實時,我們就重生了。因此,帶著我是罪人的想法,就無法接受得救了的事實。

相信耶穌的信心戰勝我心裏的疑惑

睚魯的女兒已經死了,已經停止呼吸了,身體已經涼了、僵硬了,已經死了,在我看來她確實是死了,但耶穌是神,耶穌說她是活著的,她就是活著的!在我看來,我的兄弟已經腐爛了、臭了,但耶穌是神,耶穌說他活了,他就是活的!只有相信耶穌的信心戰勝我心裏的疑惑,才能成就信心。

如果是智慧的人,聽到散播不信的話,會說:“停!你說這話,是想讓我不信教會,不信僕人,你別再說了,你是魔鬼,你說的是魔鬼的話,我不想聽了。你怎麼能讓我不相信給我傳福音的僕人呢?走,跟我一起去找牧師,去那兒說吧。”本來這樣做就行了,可是卻感覺負擔,不這麼做。所以,很多過信仰的人都跌倒了。精神狀態變得越來越不好,心裏越來越不安、越來越焦慮。達到一定程度之後,就能明顯地看出撒但的做工,他的思考也開始變得不正常了。

各位,重要的是,人們心裏有想偷盜的心,想賭博的人。行淫中被拿的婦人是現場被抓的,她為什麼行淫了呢?大部分人都認為,是淫亂的心導致她去行淫的,但比淫亂的心更可怕的是,她明明知道行淫被抓,會被石頭打死,卻認為“這樣行淫,就不會被抓”,她相信了自己。“這樣賭博就能贏,這樣吸毒就不會上癮”,就是這些可怕的想法造就了癮君子,造就了只能被石頭打死的行淫的人,造就了賭徒。因此,如果我們的心拒絕耶穌的治理,就只能被想法牽著走,只能變成這樣。

話語是怎麼說的?【他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百姓倒不接待他。】為什麼不接待,是什麼讓我們不接待?我的想法,我的想法!

你看耶穌說的,那個人明明死了,為什麼說她是睡著了呢?那個明明是水,為什麼說它是葡萄酒呢?我兄弟明明已經腐爛了,為什麼說他會活呢?換句話說,撒但在大家心裏放進了跟《聖經》話語不一樣的很多想法!

很多人,雖然讀著《聖經》,卻因為跟《聖經》話語不一樣的話,讓自己的信仰受到了很大損失。本來正憑著信心向前奔跑著,卻突然被一個東西抓住了,“如果這是錯的怎麼辦?”信耶穌怎麼會有錯呢?信耶穌怎麼會錯呢?信耶穌怎麼會錯呢?!不會的!但是很多人卻被這樣的想法欺騙:“再走下去就不對了,這樣侍奉福音是不對的,我的生活會陷入困境的,我會受損的,我會完蛋的。”因為撒但放進來的,與主的話語正相反的想法,在我們心裏仍佔有一席之地。

問大家得救了嗎?大部分人都會說得救了。這一點都不難。重要的問題是,看《聖經》,《聖經》上說,已經赦免了我的罪,這沒什麼好說的,《聖經》上說已經洗淨罪了,就是洗淨了。“呀,別說那些沒用的,《聖經》上說洗淨了,你就別說廢話了。”

《聖經》說洗淨了,就是冼淨了!還用說別的嗎?不是這樣嗎?對吧?就是這樣。所以除了《聖經》話語,我們要從心裏拒絕其他的一切。但問題是,我們心裏還懷揣著除了《聖經》以外的很多想法。也相信耶穌,也相信自己的想法,也相信別人的話,這些都是撒但放進來的,對人們特別有害的想法。

通過聖誕主題音樂會抓住更多的靈魂

有一位傳道者在非洲傳福音,這個人不只是聽了福音,還聽了誹謗我們教會的話。我們想在那個國家舉辦耶誕節音樂會,他就說:“舉辦音樂會幹什麼啊?”

“音樂會多好啊,有那麼多人通過音樂會改變了心,多麼驚奇啊,我們舉辦吧。”

但這個人,雖然是傳道者,卻帶著跟我們不一樣的心。

他跟別人說:“辦什麼音樂會啊?能有幾個得救的人啊?”差不多有五十多個人告訴我,他說了這樣的話。

樸方圓生活在美國,他親眼見證了,很多人通過音樂會得救了。可是他就是看不見,只生活在自己推理的想法裏,“幹嘛非得花錢去辦音樂會啊?本來就夠困難的了。”

我們在美國舉辦耶誕節音樂會時,一般晚上七點鐘正式開始演出,但我們通知人們下午四點鐘過來。有很多外部牧會者也來參加音樂會,有時,會來五十左右名,多的時候,來過五百人。我給這些牧會者講一個半到兩個小時的話語,他們都深感震驚。我去洛杉磯的時候,來了三百多名外部牧會者,我仔仔細細地給他們講解了福音,他們都驚歎不已,講完後,我請他們吃了一個漢堡,然後,把他們帶到了貴賓席,這些牧會者都特別高興。牧會者來的少的時候,也有一二十人,多的時候,來過五百多人,這些人大部分都得救了。

美國市民都特別喜歡好消息宣教會。我們每年要在美國二十八個城市舉辦耶誕節音樂會,神真的幫助了我們,每辦一場演出,都需要花費十萬美元左右的費用。聖徒們都為這件事情禱告,神都垂聽了我們的禱告。美國市民都特別開心。

在我們國家舉辦音樂會時,我在中場講十分鐘左右的話語,人們就表現得有些不耐煩了。但美國市民呢,我在音樂中場講三十分鐘話語。他們都異口同聲地說:“音樂很好聽,但話語更好。”很多人說:“我今天罪得赦免了!”那麼激動。耶誕節音樂會改變了美國的氛圍。

上次在美國丹佛舉辦音樂會時,因為下了大雪,路面結了冰,差點沒舉辦成。我們的貨車在路上耽誤了幾個小時,等到觀眾全部入場後,才開到會場。問題是,在美國只允許具備資格證的技術人員上臺安裝舞臺設備,不允許其他人上臺操作。但這些技術人員把東西拿過來,再安裝,佈置完整個舞臺,最少也需要5到10個小時。當時,我們的演員已經到了那裏,觀眾們都已經入場了,等貨車到達那裏後,還要讓觀眾再等5個多小時,這怎麼能行呢?所以全體演職人員都開始做設備安裝演練,全員都參與到了演練中。

但劇場負責人對我們說,不允許我們這樣操作。我們的宣教士去找了劇院負責人,負責人沒有任何商量餘地說:“不可以,怎麼能讓沒有資格證的人隨便上臺安裝呢?”我們的宣教士就跟他發了火。最後他厲聲問道:“你是技術人員嗎?”宣教士說:“我不是。”劇場負責人追問道:“你到底是幹什麼的?”宣教士回答說:“對不起,我是宣教士。”負責人嚇呆了。他萬萬沒想到,這位宣教士竟然穿著工作服,親自到舞臺上進行佈置。他的心一下改變了,說:“對不起,你們做吧。”

那天觀眾全部坐在下面,他們看到了我們佈置舞臺的整個過程。裝飾背景、調節麥克……合唱團的演員們親自調節音響設備,調節的特別準確,動作相當專業。最值得一提的是照明,那裏的照明不是普通的照明,都是自動裝備,安裝這些照明設備,必須提前進行培訓,而且必須精准操作。其他的都會自動連接。觀眾們看著演職人員佈置舞臺都特別開心。都說應該給合唱團頒獎。

我們在神面前,藉著神一直做著在人看為不可能的事情。

這次我接受了巴西電視臺的採訪,特別感謝,我真的特別感謝神。主持人第一次見到我,就說我是美男子,這輩子我還是第一次聽人說我是美男子呢。但我從心底裏,想向人們介紹耶穌基督。這次的採訪內容應該已經製作完成了,我真的想再聽一遍,神真的在我們中間做了驚人的工作。

各位,當我們在神面前得救時,我們就成了神的人了,當我們為了福音奔跑時,完全可以把我們和神之間遙遠的距離拉近,再接近,當我們跟隨話語,接受教會的引導,與耶穌靠近,和神合而為一時,我們就能成為小耶穌,神就能通過我們顯現耶穌。

如鷹展翅上騰

約翰眼看就要死了的那一天,不是我有信心才那樣做的。那天,接到電話,說約翰最多只能活兩個小時了,他的血壓降到了20,體溫只有17度了,跟屍體幾乎沒什麼兩樣了。那天,我只能帶著禱告的心對約翰說:“約翰啊,你聽我說,你被蠍子蜇了。”

被蠍子蜇了,本來應該馬上送他去醫院,可是過了八個小時才送他去醫院,蠍子毒已經擴散到了全身,已經擴散到了心臟,醫生說約翰馬上就要死了。

我對約翰說:“約翰啊,你聽我說,你真的要聽我的話。今天我讀了《以賽亞書》40章31節的話語。神是絕對不會說謊的!神真的不會說謊!只要你仰望耶和華,就能得到新的力量。你想戰勝蠍子毒,必須得到新的力量才行!約翰啊!你仰望神吧!神必定會賜給你新的力量的!這樣你就能夠戰勝蠍子毒了,約翰啊!”面對這個生命,我心裏切切地懇求著,真希望約翰能接受我的話,真希望約翰能相信我的話。

人們被撒但欺騙,總是判斷著僕人,說著連自己都不明白的話。帶著這樣的心,最後要站立在信心面前時,他不知道,就是這樣一句話,完全可以充分地殺死他的信心。如果約翰有那麼一點點懷疑我的心,當我說這些話時,就會想:“哎,牧師一點常識都沒有,胡說八道什麼啊?”就會不接受我的話。

各位,相信主很重要,相信僕人也同樣重要,有主在管理著僕人。

主說:【你是誰,竟論斷別人的僕人呢?】(羅馬書14:4)人們不知道這是多麼大的惡,不知道這是多麼惡的毒,什麼也不清楚,就把這些黑暗存留在心裏,真的當神的話語想要進到心裏時,這些黑暗不知道會多麼的敵擋神的話語!人們因為不知道,所以滿不在乎地把這些黑暗存留在心裏,這個人就失去了進到信心世界裏的機會。

那天我對約翰說:“約翰啊,你真的一定要相信話語啊!《聖經》上是怎麼說的?【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以賽亞書40:30)如果你真的想得到新的力量,只要相信神,神肯定會賜給你新的力量!那麼,你必定能戰勝蠍子毒!呀!神的力量難道連蠍子毒都戰勝不了嗎?對吧?是的!

但這並不是適用於任何人的。如果對僕人有一點點疑心,話語就沒有力量。撒但非常清楚這一點。如果心裏有這些東西,只要走到僕人面前,打開心門,和僕人交流就可以了。可是卻覺得:“說這些有什麼用啊?自己知道就得了。”數不清的人,因為這樣的心,不能進入到信心的下一個階段,不能進到下一個階段。

得救後,在不長的一段時間內,我們都感覺很好,過上一年左右,撒但為了摧毀人們的心,讓人們跟弟兄爭吵,意見不合,跟教會的心不和,逼迫教會,撒但會興起所有的事端,就是為了,當人們憑著信心想要走到神面前時,防礙人們,在人們心裏放入不信。

《聖經》非常單純,耶穌的想法和我的想法不同。在我看來,我的兄弟已經死了、腐爛了、臭了。但耶穌說:“只要信,你兄弟必然復活。”耶穌在救活拉撒路前,想先把馬大馬利亞心裏死去的拉撒路救活。

今天,耶穌想讓大家變得單純、純淨。純淨是能力。所以基督徒要純淨,要從心裏剪除掉黑暗、複雜的想法。【他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約翰福音1:11)為什麼?因為跟自己的想法不一樣。帶著撒但放進來的很多想法。

傳道者們離開了教會,沒有任何理由的離開了。他們都覺得,自己非常瞭解《聖經》,自己很不錯。可是,這樣的人一個一個地都敗亡了。沒有一個成功的。離開的當時,好像挺好,但隨後就生病了、酗酒了、陷入到世俗的迷惑中了。身體得了病,變得特別可憐。看著他們真是心痛,所以我給他們打了電話,可是他們直接掛斷了。是撒但讓他們這麼做的。

她重新回到了神的僕人面前,蒙到了恩典

各位我們什麼都好,但是要向教會、向僕人、特別是向耶穌打開心門。因為,各位不能憑藉自己上升到信心的下一階段。不知道福音的人,不聽福音,自己是很難領悟福音、領悟信心的。有主僕人的引導特別好。如果得救的福音傳道者給人們傳福音,人們很容易就能得救。不僅得救是這樣,信心成長也是這樣,如果與福音傳道者的心靠近,成為一心,很容易就能形成信心。

如果與傳道者的心不一樣,絕對學習不到信心。絕對不可能。就這樣在教會裏過了一年、兩年、三年、四年,遇到黑暗的事情、困難的事情時,就會想:“信耶穌也沒用啊!”於是轉向世俗,喝酒、放縱,之後就過起了放蕩的生活。

撒但並不是從一開始就這樣做的。剛開始會對大家說:“呀,你是對的,教會做的好像有點不對啊,教會真的錯了。”就這樣把驕傲的心放進各位心裏,這個心會做什麼呢?會阻攔大家走到神面前。神說了這樣的話:【他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約翰福音1:11)這是多麼讓人心痛的話啊?

各位,我們當中有很多人,並不正確地瞭解《聖經》,就算違背了《聖經》,自己也不知道。各位,我們都拿著純淨的心吧,不要帶著兩種不同的心。“這個話能對這個人說,不能對那個人說”,“把這個話說出去可不行”,大家不要帶著這種屬人的心。

正確地瞭解心,就能夠學習到信心,正確地學習到信心,耶穌的心與各位的心就能成為一個。從這時起,耶穌和各位就能合而為一了。如今很多人雖然帶著很多跟耶穌不一樣的心,卻不知道自己會走向滅亡,在自己心裏面,自己和僕人之前已經出現了問題,可是卻無所謂地生活著。

先知門徒的妻,明明自己走的是滅亡的道路,卻認為自己走得不錯,所以頭也不回地走了。直到自己的兩個兒子要被賣為奴僕了,才明白自己走的是滅亡的道路。之後她重新回到了神的僕人面前,蒙到了恩典。很多離開教會的人,撒但讓他在渾然不知的情況下,不斷走近滅亡,直至掉到滅亡裏。真是可怕!真是可怕!

所以我們需要有相信神的信心。罪得赦免後,當我們憑藉信心一步一步向前走的時候,就能越來越靠近耶穌了。

各位,我不是一個有信心的人,我只是一點一點地相信了《聖經》。但神在我裏面做的工,是非常神奇的。看這次我們在電視臺做的這些事情,這不是藉著我成就的,而是藉著神成就的。各位,我們不可能讓我們的生活一下子全部歸屬到神裏面,而是一點一點地進到神裏面。跟隨神的心意生活就可以,但若跟隨肉體的情欲生活,就會出現問題。

【他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約翰福音1:11)現在不知還有多少人並不接受耶穌的話語,而是接受自己的想法生活著。讓我們接受主的話語吧,迎接耶穌吧,扔掉我的想法,這時,耶穌就會活在各位裏面作工。我相信,不管是千個問題,還是萬個問題,耶穌都會美好地引領。想到這些,心裏不知道有多感謝神。

現在,神在全世界一下子為我們打開了傳福音的大門,實在是太感謝了。我想在全世界都舉辦CLF,我們可以在網路上進行,我們想在每個國家、每個城市召聚牧會者,讓他們聽到這話語,就算他們不屬於到我們裏面,但他們能重生、傳講罪得赦免的話語、信仰成長,希望全世界都能改變。我們在制訂能夠改變美國全體牧會者的計畫,我們希望全世界所有的牧會者都能改變,據統計有24萬名牧會者聽了我們的話語後得救了,神在我們裏面驚奇地做著工。

憑信心在神面前奔跑

親愛的各位弟兄姊妹,不要再陷在肉體裏漫無目的地生活了,而是憑藉信心跟神一起奔跑吧,放下你們想保守自己的所有決定吧,當各位在養老、教育子女、家庭、健康等所有事情上都依靠神的時候,我相信,我們就能過上最蒙福、最榮耀的生活。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