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Return to site

得到信心的世界

· 講道話語

,讀一下聖經話語,列王紀下 7:1-10

【以利沙說:“你們要聽耶和華的話,耶和華如此說:明日約到這時候,在撒瑪利亞城門口,一細亞細面要賣銀一舍客勒,二細亞大麥也要賣銀一舍客勒。” 有一個攙扶王的軍長對神人說:“即便耶和華使天開了窗戶,也不能有這事。”以利沙說:“你必親眼看見,卻不得吃。”在城門那裏有四個長大麻風的人,他們彼此說:“我們為何坐在這裏等死呢? 我們若說,進城去吧!城裏有饑荒,必死在那裏;若在這裏坐著不動,也必是死。來吧,我們去投降亞蘭人的軍隊,他們若留我們的活命,就活著;若殺我們,就死了吧!” 黃昏的時候,他們起來往亞蘭人的營盤去;到了營邊,不見一人在那裏。 因為主使亞蘭人的軍隊聽見車馬的聲音,是大軍的聲音;他們就彼此說:“這必是以色列王賄買赫人的諸王和埃及人的諸王來攻擊我們。” 所以,在黃昏的時候他們起來逃跑,撇下帳棚、馬、驢,營盤照舊,只顧逃命。 那些長大麻風的到了營邊,進了帳棚,吃了喝了,且從其中拿出金銀和衣服來,去收藏了;回來又進了一座帳棚,從其中拿出財物來去收藏了。那時,他們彼此說:“我們所做的不好!今日是有好資訊的日子,我們竟不作聲!若等到天亮,罪必臨到我們。來吧,我們與王家報信去!” 他們就去叫守城門的,告訴他們說:“我們到了亞蘭人的營,不見一人在那裏,也無人聲,只有拴著的馬和驢,帳棚都照舊。”】

我們來到教會、我們信奉神、我們讚美的對象、我們禱告的對象就是我們的神。這位神因為不是像我們一樣的人,他有更大的愛,更寬的愛心是洋溢在外的,所以他是為我們做工的。而我們人呢,我們雖然能看到遠方,但我們狹隘,只是看到我們眼前的問題並且我們忙碌於我們眼前的問題。愛我們、幫助我們的神我們看不見,所以我們成為問題。我在傳著福音的生活裏經常感受到的是像我們這樣的人也能蒙到這麼大的恩典嗎?為什麼像我這樣的人也能蒙福呢?在世上看來真正能蒙福的條件一個也沒有,但是就像出生在這世上的嬰孩一樣,不管我們漂亮不漂亮,父母都愛我們,神的心裏有莫大的愛,所以他用恩典引領我們的心。我們的眼睛比起看神更是看世上的環境,只能看到這樣的部分。所以比起眼睛看不見,因著神而成就的事情,我門不關心,而只是關心我們眼睛所看見的大大小小的問題的緣故,常常使我們與神遠離。我們來到教會,過著信仰生活。我們常常遇到的問題,在我們心裏它成為大大的問題,支配著我們的心。所有的問題都能完美引領的是神,不知道這一點。神向著我們、教導我們,就這樣給我們恩典,神使我們的心能一步步走到神那裏。所以我們的主日禮拜早早的起來,吃了早飯,來到教會也是,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一樣的。有的人,“哎呀!為什麼每週都讓我去教會呢?別的教會講道都是15分鐘就結束了,可樸玉洙牧師為什麼話這麼多?就簡單一點講,講講重點我們就聽懂了。”是的,講講重點,就說信神就行了,但為什麼講這麼長,我們都知道,都知道。可是重要的是,在那個人的心裏面,心的中心到底是怎麼認識神?認識多少?認識多少神的愛?根據這個,人與人有天地之差。所以看《聖經》裏面的話,神創造了人。神為了人是為人做工的神,但是人們卻不認識神。

昨天看了列王紀下6章的話能夠看到什麼內容呢?亞蘭軍攻打以色列,可是神人派人對以色列王說:“以色列王,你不能去那裏,那裏有亞蘭軍進攻過來。”那個時候以色列王說:“是嗎?有亞蘭軍攻進來,是嗎?”所以把所有的兵力都安排在那裏,他們看到亞蘭軍從那裏過來,以色列軍在山上推滾石頭下來,然後亞蘭軍都逃跑了。亞蘭王想:以色列的王怎麼知道我們從這裏攻進來呢?這次我們換一個方法讓誰也不知道,我們要從這個地方攻進去。誰都不知道,但是神他知道,然後讓自己的僕人跟以色列王說:“主啊,這次亞蘭軍會從這裏攻進來。”所以以色列王就在那裏鋪設了很多的陷阱,亞軍來的時候,他們都掉進了這個陷阱裏,通過這樣的方式,以色列人不斷的獲得勝利。就這樣一次、兩次、三次、四次,事情這樣進展的時候,人們應該要學會思考。“如果上次神人沒有告訴我這些的話,那我們就會束手無策的被亞蘭人進攻,我們就會滅亡,太感謝了,這都已經第三次得到神的幫助。”

“來人啊!”

“是。”

“神的僕人以利沙,將他邀請到王宮裏面來。”把他帶過來了。

“先知以利沙。王派命令請您過來。”

然後以利沙過來,這不是實際發生的,而是我用我自己想像說的。

“以利沙先知,我們國家因為有以利沙先知一樣的人,能夠將我們脫離危機,實在是感謝。”

“陛下,我是神的僕人,我不幫助以色列百姓,我還能幹什麼呢?我希望今後還能夠幫助以色列國家。如果今後有不足的話,什麼都跟我說,我盡力的幫助你。”

如果像這樣以利沙和以色列的王能夠親近起來就好了。但是這個王太忙碌了,如果沒有以利沙的話,國家早就敗亡了,把這個事情就這麼忽略過,讓這樣的事情過去,但是這次遇到什麼是事情呢?亞蘭軍來攻打以色列,以色列國家因為抵擋不了,所以把亞蘭軍攔截在城外。以色列國家因為抵擋不了亞蘭軍,所以他們都進到了城門內,鎖住了城門。“哇!亞蘭軍太厲害了,我們實在是戰勝不了。”他們鎖住了城門,所以亞蘭軍也攻打不進來。就這樣,亞蘭軍應該退下才行,但是他也不退下,他在城門口鋪下了陣營,進行軍事訓練,他不走就呆在那裏。因為亞蘭軍就在外面,所以以色列百姓就被關在了城裏。

特別有趣的是,如果韓國建築城牆的話就會圍繞著首爾城建造城牆,但是像日本沒築牆的時候只是圍繞著王宮築牆,在韓國只是圍繞著整個城市築牆,中國圍繞整個國家築牆,都圍繞著國家築牆就能在國家裏面種田,所以沒有問題。但是像以色列百姓,他們把都市都築了牆,但是田地都在牆外,所以農夫們不能去城外耕種。所以一年、兩年漸漸的在這個城市裏面開始有饑荒,因著饑荒有很多人死亡,女人們生下了孩子之後,因為太餓的緣故,連自己的孩子也要吃掉。

我聽說在中國、北朝鮮有的人特別餓,他看院子裏面有一條沒見過的狗,他看到狗特別高興,趕緊連忙把它下到鍋裏面煮了,他吃完之後發現,自己的孩子浸在了鍋裏面,因為實在是太饑餓的緣故把孩子看成了狗,不知道是不是事實,但我之前也聽過很多這樣的故事。還聽說有個婦人看到院子裏面有一只雞,然後把這只雞煮了,也是自己的孩子。聽說一個人太饑餓的時候就會產生錯覺、幻覺。在以色列撒瑪利亞城裏面,因為實在是饑餓的緣故,女人們聚在一起開始商議了,“今天吃我家的孩子,明天吃你們家的孩子吧!”所以兩個婦人先吃了自己家的孩子,然後到了明天要吃她們家的孩子的時候,她們不想吃自己的孩子的緣故就把自己的孩子藏起來了。然後知她們就走到王面前說:

“王啊!請幫助我們。”

“耶和華不幫你們,我怎麼幫你們?是什麼事情?”

“昨天我們說好,昨天吃我家孩子,今天吃她們家孩子,但是她今天卻把自己的孩子隱藏藏起來了。”

當國家都成這個樣子的時候,對王是最重要的事,就是過信仰生活,和主的僕人要親近。主為了想要告訴這個事實,通過以利沙告訴王,這次亞蘭軍會從這裏攻打進來。然後這個以色列王心裏面產生:如果不是以利沙的話,我們國家就會滅亡,所以如果以利沙想要見我的話,你不要阻擋,誰都不能阻擋,讓以利沙就能見到我。“以利沙先知啊,你給臣僕們做心靈教育,學習聖經吧!”應該這樣進行。但因為這個王對神的世界一點也沒有關心的緣故,因著神得到了數次的恩典、救恩。但是對神的世界一點關心也沒有,小看神的僕人,因為覺得自己是王的緣故。所以簡單的來講,我們和神不能親近的對話,因為不能親自的去交流。所以主的僕人,領悟聖經之後來引領我們,所以我們和神的僕人需要親近。但是以色列王和主的僕人的關係實在是太疏遠,所以說:“來人啊!”不知道以利沙現在哪,所以請他過來。然後請以利沙過來,王說:“神人啊,在之前我們困難的時候不是幫助過我們嗎?這次我們這麼困難為什麼不幫助我們呢?請你憐恤我們,現在我們因為有敵軍的緣故,我們出不去城,現在有很多人餓死,婦人們在吃自己的孩子。神人啊,請你向神禱告,讓神幫助我們吧!”王和先知之間應該有這樣的交流,聖經告訴我們這樣的部分。當然,在各位遇到問題的時候,尋求神也是正常的,但是尋求神之後,生活沒有問題的時候,又開始忘記神,也是事實。我們應該和神常常的聯繫,為了神唱讚美、禱告。當我們遇到問題的時候,找神的僕人得到幫助、得到祝福;沒有問題的時候,生活非常舒服,就忘記了神的僕人,遇到問題的時候,就沒有方法解決這樣的問題了。

今天我想說的是什麼呢?即使是現在,女人們在吃自己的孩子之前,“我們去請神的僕人吧!為什麼神不幫助我們?怎樣才能夠擊敗亞蘭軍呢?請你告訴我們,我們來詢問一下。亞蘭軍隊他們站在城門外等待著我們,神驅趕他們難還是容易呢?是容易的。神啊,我們是你的百姓。”如果我們和神的心連接在一起的時候,在困難的時候,神能夠與我們的心連接起來。“神啊,我們遇到這樣的問題;神啊,我想養好我的孩子,我的心裏面想養好,但是我的孩子開始叛逆起來,主啊,我和我兒子交流不了,他不聽我的話;主啊,你讓我的兒子能夠和我交通起來吧!主啊,我的這個生意不好,我的生意好了,之後能才夠讓隔壁家也是像我一樣認識神、信神。主啊,你幫助我吧!”大大小小的問題都和神聯繫在一起才行!

每一次遇到亞蘭軍的時候,神的僕人走到王的面前,告訴他怎麼躲避,然後一直一直取得了勝利。但是王向著神的僕人沒有關心,就這麼生活,就這麼生活起來也是沒有問題。但亞蘭軍隊在城門外駐紮軍隊,他們做軍隊的訓練,以色列百姓無法耕種田地。在那個時候開始叫神的僕人、叫百姓說:“我們一起禱告吧!我們禱告神幫助我們,我們蒙到神的恩典吧!”這個才是正常的。今天有許多的人雖然來到教會說是信神,但是遇到問題的時候,自己努力想要解脫,自己絕望,自己擔心憂慮。神活著。神為了我們釘在十字架上,洗淨了我們的罪的神。我們走到神的面前吧!我們為了神,蒙到神的恩典,我們也禁食禱告,我們等待著神的做工,我們等待著神的憐恤,我們期待神的做工吧!

我自己也成為了神。雖然這個不像話,我只打個比方不要去別的地方說:“樸玉洙牧師都成神了。”我不是,我是在想法裏面成為了神,看了一下,心裏想:唉呀,你們困難的時候找我,不困難的時候連想都不想我了,是不是這樣啊!呼叫你們也是裝作沒聽見。神的僕人如果每次都幫助了以色列王的話,以色列王應該說:

“來人哪,我們國家的神人,他去世了嗎?”

“不是的陛下,他現在還活著。”

“趕緊將他請過來。”

“是的,陛下。陛下您的選擇是正確的。”

會這樣的進行。“神人哪,以前的時候我們不說也是遇到了問題,你就幫助我們,現在我們國家遇到了問題,為什麼現在您閉口不言,請您憐恤我們吧!”王不是應該這樣對神人嗎?是吧?但是我們的心向著我們眼前的事情非常明亮,可是向著神的世界、向著我們眼睛看不見的神的世界,我們常常是昏暗的,特別暗。今天的王特別安靜,看列王紀下6:31【王說:“我今日若容沙法的兒子以利沙的頭仍在他項上,願 神重重地降罰與我!”】這是什麼意思?神通過神的僕人以利沙如此的幫助王,但是他說,以利沙的頭還在的話,就懲罰於我。像這樣心靈扭曲的人,是非常可憐的人。神向著我們雖然也施恩典,可是他最希望的是告訴我們神是誰。

特別感謝,我這次去了斐濟,斐濟有監理教會。之前斐濟是英國的附屬國。有一次英國的女王讓斐濟的代表來面見她,所以斐濟的領導們走到了王宮裏面,走到女王面前。女王說什麼呢?“到目前為止,我治理了叫做斐濟的國家,但是我心裏想到了什麼呢?是女王的我來治理斐濟和耶穌來治理斐濟,哪個會更好?”讓我思考了。我結婚之後,我的妻子有對我做得好的,有做的不好的。給我生下了漂亮的女兒,帥氣的兒子,特別感謝!雖然只生了兩個,但是兩個就已經特別好了。我的心裏面想的是給我生下九個就好了,是吧?特別好。如果有九個子女的話,派一個到非洲,派一個到中國,派一個到歐洲、美國。

我之前一直以為孩子只要吃飯就能長大。永國和恩淑差兩歲。所以在永國出生之前,恩淑不到兩歲的時候去了隔壁家。隔壁家把那麼可愛的女兒向前推了一下,然後女兒往後,摔在了炭火上。我傳福音之後晚上12點回到家裏面,我看到我的女兒的手紮著繃帶。我說:“恩淑怎麼這樣?”隔壁家的孩子推了我們家的恩淑,不知道我的心裏面多麼的緊張,心裏面想是誰推的?出來!當然又不能對著孩子這樣說。真的在炭火上面沒有被燒死,就已經很感謝了。這個孩子也是會多麼的恐懼,多麼的害怕。我把睡著的女兒抱起來,我禱告:神!我是父親,和我的女兒住在一個房子裏。當我的女兒掉在了炭火上這麼危險的時候,我卻連一個指甲都幫助不了我的女兒。現在她和我住在一個房子裏,但是她長大之後離開我的話,當我的女兒困難的時候,誰能夠幫助女兒,只有神,不是嗎?為了女兒,抱著女兒禱告。剛開始的時候,我向著神求的是你讓我的女兒傷口痊癒,不要留下疤痕。可是最後開始禱告:雖然我和女兒住在一個房子裏,但是當我的女兒掉在炭火上的時候,我雖然身為她的父親,我連一個指甲小小的幫助都幫助不了我的女兒。女兒長大之後離開了我,去遠國他鄉的時候,我為了我的女兒能做什麼?那一天我在主面前禱告,雖然我想養好我的女兒,喂飽她,雖然我名義上是父親,但是我發現了:原來我向著女兒什麼都做不了的,我是一個無用的存在,神讓我明白了這一點。“親愛的父神,我雖然是父親,但是當我的女兒摔倒在炭火上的時候,我都不知道我的女兒會多麼的傷心、多麼的痛苦。但是我身為父親我一點點幫助也沒有給她,我這算什麼父親,雖然父親是父親,主啊!我今天明白了,我不能養育我女兒這樣的一個事實,我今天明白了。主啊!我的恩淑,你讓我的女兒早日康復,今後主來幫助我的女兒。”就這樣過了幾年永國出生了,“主啊!我是永國的父親。可是我的永國有兩個父親,有父神和我。到底哪個父親能更加為了我的永國,是父神。我如果真愛永國的話,如果我真愛恩淑的話,我更希望的是我們的主來養育我的恩淑和永國。雖然我也是說永國、恩淑,我是父親。但是我辭職父親,主你成為他們的父親。”我每次通過這樣的事情、遇到這樣的事情,不管是有沒有能力,有沒有錢,是不是父親,無論是遇到了什麼問題,我發現人根本什麼都不是。女兒雖然和我住在一起,在一個房子裏,在一個屋簷下,但是她離開了我的話,我該怎麼幫助她?

如果成為國王的話,比起保衛一雙兒女,更要保衛一個國家。如果來保衛一個國家的國王,應該感受到非常的不足。不是說每天征戰就好了,你們培養軍隊,你們讓他多加的訓練,實際上這樣的事情一點意義都沒有,只有神才行。只有神才能讓以色列百姓在戰爭中獲得勝利;只有神能夠養育我們家的孩子;只有神能夠養育我們家女兒,讓他們能夠做可貴的神的工人,人本身就是無意的。偶爾看格拉西阿斯合唱團的話,他們站在舞臺上一起合唱。如果神培養一個姊妹、一個弟兄的,我看到非常的奇妙。像今天早晨申弟兄唱了讚美,是吧?他之前我看的時候,他真的唱得不好,只是個子高了點。但是我們能夠說的依據是什麼?他蒙到了神的恩典,原來是神和這位弟兄同在,神喜悅他唱讚美,這非常的神奇。

在以色列國家裏,非常令人惋惜的是,到底有多麼餓才能煮自己的孩子吃呢?聽說人們一旦饑餓的時候,無論看到什麼都當做食物來看,把自己的孩子看成狗,把自己的孩子看成雞。然後想要煮了吃,為了吃把鍋蓋打開之後發現自己的孩子在鍋裏,各位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嗎?我聽說過在朝鮮發生過這樣的事情肚子實在是饑餓的時候。實際人們在吃著自己的孩子,可是王卻不尋求神,這就是最最可惡的。雖然我們都知道偷盜、殺人、搶劫是可惡的,可是主為了幫助我們,在施加恩典與我們。我們想,神想要賜下慈悲與我們,可是我們驕傲的在我的想法裏面不尋求神。“神啊!亞蘭軍這樣這樣攻擊我們。”需要急忙的邀請主的僕人、“神人,上次不是屢次都幫助我們不是嗎?這次我們遇到了問題,為什麼您閉口不言呢?請您這次也是憐恤我們,我們實在是太愚昧,希望主拯救我們的民族。”王不應該這樣走到僕人面前禱告嗎?王應該是這樣的。可是王說什麼呢?列王紀下6:31【王說:“我今日若容沙法的兒子以利沙的頭仍在他項上,願 神重重地降罰與我!”】沙法的兒子以利沙的頭當然在他的項上神才能做工,可是他這句話的意思,他想砍斷以利沙的頭的意思,為了國家、為了拯救百姓脫離危機。明明是自己犯了錯,搞得好像神的僕人以利沙犯錯一樣,這句話簡直是不像話的。哪怕是現在跪下來在以利沙面前,“神人啊!我們國家遇到了問題、遇到了危險,因著饑荒我們的百姓漸漸地死去,看到很多婦人只能吃自己的孩子,您為什麼閉口不言?神人呐!請您賜恩典給我們開闢道路吧!”應該這樣的懇求以利沙。但與神遠離的驕傲的人,會責怪神的神人,藐視神的僕人。然後如果問題解決得好的話就歸給自己,如果解決得不好的話就怪神人。這個王好像就是這樣。

各位在聖經裏面記錄這樣的事情的意思是我們也是這樣的意思,是這樣嗎?“哎!牧師,你又來了,又說我們這樣,我們不那樣,我們做的很好。”如果我們做得都好的話,神就不需要在聖經裏面記載這些內容了,是不是?我們與神遠離的話,神不會幫助我,不會做工在我的身上。“如果以利沙的頭仍在他的項上,願神重重地降罰與我。”這個意思是他想砍斷以利沙的頭的意思。到底以利沙犯了什麼錯,王想殺了以利沙呢?他只是因為太驕傲的緣故這樣,他完全發現不了自己。非常誠實,非常虔誠的以利沙,好像以利沙犯了錯一樣,人們的心流向著這樣的一個方向,聖經準確的表達我們的心。各位,如果我們換一個主題講一講的話,神在以色列百姓遇到饑荒的時候,神會多麼懇切的等待以色列百姓走到神的面前呢?

我去美國洛杉磯的時候,在那裏租了一個學校給孩子們、學生們舉辦令營。令營結束之後,牧會者們聚在了一起。我向牧會者們說了一個專案,然後我策劃了一個專案,無論是誰。你們有10個人報名的話,我們會進行這個專案,我們會進行訓練。然後看牧會者的話,他們都後退,但有一個人說:“我來第1個報名。”然後有人說:“我第2個,我第2個報名。”第2個、第3個、第4個、第5個、第6個,到了10個人的時候都說要報名。然後我跟他們說:“我剛開始讓你們報名,你們都退縮,但是說有10個人要報名的時候。你們都要報名了。”然後這10個人開始緊張起來,都朝著我看。我跟他們說:“你要買去市區以外的長途巴士,你們只買單程的票,然後你們夫妻,一個月的時間內你們坐單程票出去傳福音回來吧!”然後我跟他們說:“我回韓國了,拜拜。”然後回韓國了。之後我又去佈道會,在牧會者當中,非常軟弱的弟兄們,他們變化特別大。我的話語結束之後,他們不斷的開始做見證,我聽著非常的奇妙。

期間有一個叫吳永生的弟兄,我的姐姐她生了三個兒子,永多、永生。然後中間的永生特別的很出類拔萃,他在美國洛杉磯,他犯了什麼事情呢?有一天晚上有三個小偷進到了教會裏,然後他們逃跑的時候,他跟到他們後面去了,然後不知道他把三個小偷打了多少,最後三個小偷報警了,我聽這個故事之後特別的生氣。美國有很多人都身帶手槍的,然後我跟他們說:“絕對不要給他雇聘請律師的錢。”吳永生,能夠查到他的名字,那時吳永生在夏威夷牧會。所以我讓他們夫妻去,他們有四歲、五歲、七歲的三個孩子,但是沒有人能夠照顧他們的孩子。他帶著三個孩子們坐飛機去無錢傳道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侄子的緣故,我聽他的見證的時候都想流淚了。在第一天晚上的時候沒有睡覺的地方,他們拿著行李箱跟著爸爸,爸爸走在前面,老大、老二、老三,最後媽媽跟著。有一次看到一個超市,旁邊有一個小樓房,他說樓房是空著的,心裏面想在這裏睡就好了,然後偷偷地把行李箱放到了那裏,進到那個小小的房子。可是遠處有一個保安看到了這一場景,所以他們全家人都進到小房的時候保安說:

“你們在這裏幹什麼呢?”

“我們是來無錢傳道的,沒有地方睡覺,想在這裏睡覺。”

“不行。因為美國這樣睡覺,然後出問題的話,房子主人要負責任,所以不行、”

“我們就不能在這睡一覺,睡一晚上嗎?”

“不行。”

然後有一個員工走著遇到了他們說:“怎麼了?然後保安說:“這些人想在這裏睡覺,我是保安,我跟他們說‘不行,不能在這睡覺’。”然後這位員工說:

“你們為什麼不回家睡覺,在這裏睡呢?”

“不是,我是帶著孩子們,然後想要無錢傳道旅行。”

“什麼,帶著孩子們無錢傳道旅行?”

“就這樣,我們最後打算這樣做了。”

然後這個員工說:“你們來我們家睡。”就這樣,在那天晚上,他們在員工家裏睡。他們能吃到食物,就像在我們教會舉辦民宿一樣,特別的好。他們到了第二個城市,父親吳永生牧師思考的時候,他拉著拉杆箱走在前面,中間有三個女兒,最後有媽媽。他心裏想,今天晚上他們要睡在哪里?吃什麼?一整天都考慮這個問題。然後他心裏面想,我相信神,但他看到三個孩子相信爸爸的緣故,她們特別平安,我為了睡覺的地方那麼的苦惱,但他看到三個女兒們,她們看到這麼不足的父親,這麼相信這樣的父親,不足的父親,他發現孩子們比我好多了,我為什麼這麼生活呢?

有一次他讓車停下來,然後孩子們看到舉手的話,車就能停下來,她們覺得特別好玩,然後孩子們總是舉手,孩子們看到車經過就舉手,車停下來說:“怎麼啦?”然後他們說:“沒什麼,只是孩子們開玩笑舉了手。”就這樣一個月期間,三個女兒改變了她們的父親。我聽到這樣的見證,看到神作工部分心裏面特別的火熱。四歲、五歲、七歲的女兒,最重要的問題是什麼呢?七歲的孩子大了沒關係,四歲的孩子還小沒關係,但是五歲的孩子在中間,性格不好。但是通過這樣的事情,父親改變,母親改變,三個女兒都改變了,他們五個人的心都改變了。吳永生牧師,他經歷了神。

我們傳道者移動的時候,他在美國宣教,英語說的不好,又派送到了德國。英語說不好,德語更是別說了。吳永生弟兄說,和海外志願者的學生以及那裏的弟兄姊妹們呆了二十五天,然後他們在德國又去了無錢傳道旅行,二十五個人進行了無錢傳道旅行。他們四十天期間,無錢傳道旅行結束之後,二十五人變成了四十人,不斷的有人又加進來。他說剛開始住在一個神父的家裏邊,他給他們提供了一個星期的飯,他們不好意思,又從那裏出來。到了晚上他們又找房子,一個月期間神準確的讓他們都有地方睡覺,都有的吃,然後找了房子。有個弟兄到了晚上,到麵包店裏想要買麵包,卻沒有錢,所以他跟主人說:

“我肚子實在太餓了,這是我全部的錢,麵包能給我打折嗎?”

“你的情況雖然令人可憐,可是對不起不行,因為在我們公司規定麵包不能打折,我不能為了幫助你,欺騙我們的老闆,我會被責備的,不行。”

“但是我實在太餓了,我只有這些錢,你不能讓我吃到麵包嗎?”

“我也想幫助你,但是我是老闆的員工。”當時在德國的老闆是特別精准的。“我不能因為你欺騙我的老闆,我會因為騙人會被辭職的,我不能這麼做。”這個弟兄說:“怎麼能這樣呢?人不能有點人情嗎?我太餓了,才找到你們家。”他說:“如果你沒有錢,你就餓著吧!”就這樣吵架了。當時那個員工說:

“我有個好的方法,你能聽我的話嗎?”

“你給我麵包,我什麼都聽你的。”他看了一下表。

“過30分鐘之後給你。”

“30分鐘之後能給,現在不能給嗎?”

“不行!”

“真的30分鐘之後能給嗎?為什麼現在不行。”

“30分鐘之後可以,我們公司在30分鐘之後會關門,我們公司不會賣隔夜的麵包,所以都要報廢扔掉,把這裏的麵包都給你,你都拿走吧!”

“你開玩笑嗎?”

“不是,過30分鐘之後我們麵包店就會關門,我們不會賣隔夜的麵包,所以我們會扔到垃圾桶裏面,我都給你,你還有沒有別的朋友?”

每天晚上把最高級的麵包拿來好幾箱,然後40幾個人就這樣狼吞虎嚥的吃了,但是這樣的表達方法像獅子吃肉一樣。他們在這城市裏面雖然沒有一個認識的人,可是當他們依靠神邁步的時候,他們看到了神做工。40天以來神給他們睡覺的地方,雖然也有困難的時候,雖然也有饑餓的時候。但是像這樣,如果有錢的話買了這麵包就結束了,如果沒有錢的話應該出來才行。但是因為沒有錢又餓,所以站在他面前求恩典,從那天開始每天都能夠吃到最高檔的麵包。只要到了晚上十點的話,吃不完還要剩下,能看到神一步一步的幫助他們。 25個人,他們在經過40天的無錢傳道以來,有下雨的時候,也有困難的時候,也有挨餓的時候,但是這準確的就是神幫助的。神為我準備了麵包,神為我準備了睡覺的地方,神就是這樣幫助我呀!神希望我們走到神面前蒙恩典,讓我們看到神的做工,讓我們信心成長。原來我為了我自己所做和神為我所做是無法比較,我拿著我的方法手段,比起這個,依靠神的方法更好。

亞蘭王打進來的時候,神保守他們又保守他們。以色列王應該感謝神是吧?王的心應該和神的心親近,王的心應該和神的僕人親近,王因為和神對話不了,走到以利沙面前請他吃飯,讓他傳福音、傳話語應該這樣。王忙於自己的事情,但是王再忙沒有比信神更加重要。亞伯拉罕林肯不知多麼有名神的僕人,他侍奉黑人奴隸。可是每次他的禱告的時候,他會掛上白色的毛巾,看著他在門外掛上白色的毛巾時候,這是亞伯拉罕林肯向神禱告的時間,無論是誰不准敲他的門進來找林肯。他把白色的毛巾掛在了他的帳篷外面,亞伯拉罕林肯在神面前禱告,與神交流,學習神的心,與神的心同在,然後交托自己的心,侍奉神,那個時候非常非常的奇妙。

現在我也有點上了年紀,無論去哪我都是年紀偏大的了。但是看我過去生活70多年以來,我一步一步回顧以往的事情,每一步能看到神在我身上做工、蒙恩典。主要使用我們傳福音,耶穌在十字架上洗淨我們的罪,我們傳達這的福音,這不是我的事情,這是神的事情。如果神不幫助我怎樣會做這樣的事情?2017年在美國紐約舉辦了CLF。弟兄姊妹找到了7000個美國紐約的教會,然後去邀請牧會者,跟他們宣傳我們要舉辦CLF,邀請他們參加,他們去找了7000人,然後有750人來參加。2017年3月份的時候我們舉辦了一個星期,從星期四辦到星期五不斷的講了福音,傳了福音。美國的那些牧師,他們非常的誠實。他們把我們教會的牧師帶到自己的教會裏面,他們向著聖徒們說:“不好意思,到目前為止我一直是假的牧師,我不懂聖經,這次我藉著好消息宣教會罪得赦免。雖然我可以給大家傳福音,但是好消息宣教會的牧師能講的更好,所以這次我們邀請了好消息宣教會的牧師,希望各位聽這個話語,能罪得赦免過上蒙福的生活。”然後聖徒們聽了話語很驚訝, 他們一直以來被罪捆綁特別痛苦,借著話語在罪裏得到釋放,變得非常的喜樂,我們成為了一個教會。

我們在香港舉辦CLF,也在很多國家舉辦,現在CLF不斷的得到傳播。2018年我們在秋季聖經佈道會的時候,邀請了許多世界上有名的基督教總會長牧師們,還有肯雅的牧師。可以說是在他們國家最高的牧師,他們來到這裏參加我們一個星期的佈道會,他們嚇了一大跳,他們說我們傳的福音實在是明確。就這樣在他們國家得到傳播,我們聚集了他們國家11萬的市民。在兩年當中,11萬的牧師得救了。現在牧師們說什麼呢?“我們雖然罪得赦免,但是我們不知道如何能傳達好這樣的福音,請您教給我們這樣的聖經,這樣的信心的世界吧!”我常常能夠聽到這樣的聲音。所以我們在香港、濟州島、首爾聚集100個人的牧會者去教導他們。很多的牧會者說:“牧師真的感謝您。”他們不知道該如何。有的牧師走到我面前非常嚴肅的說:“牧師,我的兒子是牧師,我的妻子也是牧師,讓我的兒子、我的妻子也能夠來到這個教會得到培訓吧!”有的牧師來見我,懇求我說:“因為我們有買機票的錢,所以我們來到這裏。但非洲有很多牧會者,他們經濟上沒有餘地,他們買不了來韓國的機票,所以請您來非洲引領我們。”所以剛開始的時候是我一個人去這些地方。但是現在李憲牧牧師,金載宏牧師,很多地區長的牧師也和我一起去。他們感到非常的驚訝,為什麼我們曾經不知道這個部分?這個絕對不是以人能夠成就的事情,只有神能成就,在想到這個部分的時候特別的感謝。

現在有11萬的牧會者,我們想要教育他們。去濟州島的時候下了計畫:如果每一個月能培訓1000位牧會者的話,一年12個月,除去春季,夏季修養會的時間,一個月一個月有10個月。按照10個月話,一年下來能夠培訓1萬人,10萬人的話,需要10年能夠培訓完。所以上次濟州島我們舉辦活動,大概有9000平米,要在濟州島買這樣的地,然後買地、蓋房子,為了讓1000個人能夠培訓。想到差不多需要70億韓幣蓋房子,加在一起的話,至少需要100億韓幣。可是今天主在美國斯普林菲爾德給我們預備了特別好的地方。妻子看到我之後,她嚇一大跳,她說:“你最近吃什麼臉色變得這麼好,吃什麼好吃的了嗎?”我說:“不是。”因為我的妻子年齡大了,所以她知道什麼對身體好。“有這樣的一種植物特別的好,鹿也特別喜歡吃。”從上周一開始,進行了牧會者的培訓,從下一周想要開始第一次我們宣教師的培訓,今天下午開始宣教師們都會到斯普林菲爾德。我向著長老說:“你們都要當牧師。”然後他們都要當牧師了特別的感謝。在這最後的時代有許多人都得救了,全世界的人都得救,去了斐濟也是一樣。神現在在做什麼工?

在列王紀下6章7章的話語裏,我是神,你們不要管別的,你們學習我,我要施恩典給你們,神要告訴我們這一點。可是我們各位覺得人的方法比神的方法更快,是吧?是我問的太難了嗎?現在還仍然覺得自己的想法更好,還是那麼想的嗎?人靠著人的方法生活,神在聖經裏面就計畫告訴我們:從相信自己的方法改變成使用神的方法!【以利沙說:“你們要聽耶和華的話。耶和華如此說:明日約到這時候,在撒瑪利亞城門口,一細亞細面要賣銀一舍客勒,二細亞大麥也要賣銀一舍客勒。”】這是神的話語。聽說在那個時候鴿子的糞便都已經銀五舍客勒了,現在一細亞細面要賣銀一舍客勒,二細亞大麥也要賣銀一舍客勒。【有一個攙扶王的軍長對神人說:“即便耶和華使天開了窗戶,也不能有這事。”以利沙說:“你必親眼看見,卻不得吃。”】在城門那裏有四個長大麻風的人,他們走向了亞蘭軍。對他們來說反正都要餓死,在這裏也死去,去亞蘭軍隊也會死,還不如投降,所以我們最起碼死了,也是能夠看到糧食再死亡。四個麻風病人走向亞蘭軍營的時候,神作工了。到了晚上夕陽西下的時候,突然聽到了軍馬的聲音,所以他們嚇了一大跳,這是什麼聲音?他們肯定是去叫了赫人和埃及人,他們準備軍隊來攻打我們,所以他們開始連忙逃跑。

“我們騎不騎馬?”

“不要騎都放下都只顧逃命。”

然後這四個麻風病人來到那裏,進到了帳篷裏。他們雖然沒有寫著歡迎你們來,大家看到他們所做的話,簡直是歡迎四個麻風病人似的,開了歡迎會似的。

各位想像一下,他們走到了在饑荒面前,只能面臨著饑荒而死的時候,看到這麼多的食物,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先不管別的,先吃了再說。神讓他們看到,是讓我們知道神做工、神活著做工。今天也是仍然有屬人的人,靠著人的手段相信自己的智慧。可是真的認識神的人,他們因為知道人是無益的緣故,他們只會依靠神。在那時候開始在這個人的生活裏面,神開始活著做工。比起任何相信他們的生活、比起任何一件事情都要蒙福的事,神將這樣的事情通過聖經教導我們。各位的方法手段都放下來,向著神。希望向著神睜開眼睛,希望仰望神,希望依靠神。會比各位強一百倍、一千倍、一萬倍,更美好的引領各位的人生。家人養老問題,將來的問題,在所有的方面神都會賜恩典給各位。希望各位只仰望這位神,這樣的人才能過亨通的生活。雖然我們會遇到問題和苦難,但是神的人無論遇到怎樣的問題事情,也會有無限的愛和恩典引領我們,希望我們親近神與神的心合一,希望各位能夠過上喜樂的生活,我們一起各自做一下禱告。各位的生活是怎麼度過的呢、希望各位拿著相信神的信心,也同時學習神的信心,希望各位能夠過上神活著在各位身上做工的生活,我們做一下禱告。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