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2020網路聖經佈道會》- 逾越節的含義

· 講道話語

各位晚上好,我們能再次相遇並且分享話語,不知多麼的感謝。本來樸方園牧師從美國過來,可非常遺憾的是他被隔離起來了。他被隔離之後,不知道多麼的辛苦,聽說周日下午就能夠回來,非常的感謝。這一次,我們結束佈道會之後,很多電視臺會請我去給他們錄一些節目,以後我會經常錄一些節目,樸方園牧師會繼續為我翻譯。

不是說相當的好,也不是說相當的不好,不管怎麼樣,我們都希望多多禱告,相信神在所有的部分上都會幫助我們,我們來看一下聖經,出埃及記12章,從一節開始來讀一下。

逾越節待宰的羔羊

耶和華在埃及地曉諭摩西、亞倫說:“你們要以本月為正月,為一j年之首。你們吩咐以色列全會眾說:本月初十日,各人要按著父家取羊羔,一家一只。若是一家的人太少,吃不了一只羊羔,本人就要和他隔壁的鄰舍共取一只。你們預備羊羔,要按著人數和飯量計算。要無殘疾、一歲的公羊羔,你們或從綿羊裏取,或從山羊裏取,都可以。要留到本月十四日,在黃昏的時候,以色列全會眾把羊羔宰了。各家要取點血,塗在吃羊羔的房屋左右的門框上和門楣上。當夜要吃羊羔的肉用火烤了,與無酵餅和苦菜同吃。不可吃生的,斷不可吃水煮的,要帶著頭、腿、五臟,用火烤了吃。不可剩下一點留到早晨若留到早晨,要用火燒了。你們吃羊羔當腰間束帶,腳上穿鞋,手中拿杖,趕緊地吃這是耶和華的逾越節。因為那夜我要巡行埃及地,把埃及地一切頭生的,無論是人是牲畜,都擊殺了,又要敗壞埃及一切的神。我是耶和華。這血要在你們所住的房屋上作記號我一見這血,就越過你們去我擊殺埃及地頭生的時候,災殃必不臨到你們身上滅你們。”(出埃及記 12:1-13 )】

如果各位問我在過信仰生活當中什麼是最喜樂的?那就是出埃及記十二章二節:【你們要以本月為正月,為一年之首。

我一九六二年得救,在得救之前我的人生實在是太黑暗,非常的骯髒,非常的惡。我想我為什麼要經常這樣呢?我真的非常討厭這樣的我。可翻開聖經的時候,裏面說:”你們要以本月為正月,為一年之首。”雖然不知道,是五月份還是十二月份或是三月份,可這裏說:“要以本月為正月,為一年之首”,比如說現在我們是在八月,那如果說以這月為正月,為一年之首,這意思就是說到現在為止,我一直活到八月份的這段時間,已經變成無效的了。

我在聽到這個話的時候,心裏特別特別高興,因為我一直以來所過的生活實在是太骯髒,醜陋污穢,非常的慚愧。假如本月為正月的話,不管這個月是哪個月,這意味著要以這個月開始來計算我的人生,我現在才開始。一直以來我所過的一切都算是無效的,我過去所犯的惡,我骯髒的,我醜陋的,我在欲望裏面生活的這一切,全部都會歸為無效。

各位,當時我特別討厭我自己,有的時候在鏡子前看我自己的話,我就想天下竟然會有這麼壞的壞蛋。“樸玉洙你這惡人,你這壞蛋。”我真的非常討厭我!非常討厭我自己!人長得不帥,個子又矮,沒什麼不起的。可不管別的,最重要的是我的心實在是太惡了,我經常看自己心,看著鏡子就會說:“你這壞蛋、惡人,你這骯髒的傢伙”,有的時候我就會這樣大喊大叫。可是對我這樣的人來說,最需要的就是聖經,我真的是一個骯髒醜陋的人,真的是非常噁心的一個人。

本月為正月,假如這個月是九月的話,我一直到九月份為止的生活都算為無效的,我們就能過上新的人生了。假如真的是這樣的話,該有多好,那麼多骯髒的罪,那些惡,我就能從那裏得到釋放,然後開始新的人生。今年到了2020年,我們舉辦了復活節的活動,因為新冠病毒,所以政府不讓我們所有人聚在一起,我們就通過網路來聚會。我們決定舉辦網路復活節禮拜,通過網路在清晨、下午、還有晚上舉辦了復活節禮拜。

在舉辦復活節禮拜的時候,進行部的人告訴我,在進行中我們的網路出現了癱瘓,因為進來的人太多了。

我就問:“到底有多少人進來呀?”

他們說:“有兩百萬人進來”。

我說:“什麼,不是兩萬嗎?”他們告訴我是兩百萬,我無法理解。中午的時候也是這樣,晚上的時候也是這樣。進行部的牧師特別的感慨,一進到網路裏面的話,裏面上來了很多非常感激的話。接下來復活節禮拜結束之後,復活節的時候,我們用五個語言來進行廣播:韓語、英語、漢語、西班牙語、還有法語五種語言。

翻譯西班牙語的李讚美姊妹跟我們說:“在到了話語快要結束的時候,有很多說自己得救的見證上來了。”她數到三千為止就沒有再數了,因為太多了數不完。後來她說在西班牙語系裏面聽福音確實得救的人就有三千人。實際上我們在五種翻譯的語言當中,聽眾最少的是西班牙語,所以我們當時特別的驚訝。

超過八億,快到九億了,甚至達到十億人觀看佈道會

在很多國家,因為新冠病毒不能上街,只能在家裏面待著。我們為了安慰這些因為新冠病毒而感到困難的人,所以舉辦了佈道會。其實電視臺現在沒什麼演出了,也沒有什麼比賽了,所以大部分電視臺決定要播放我們的佈道會。一開始我們在統計的時候,弟兄說:“大概會有一億三千萬左右的觀眾觀看我們的佈道會。”

我說:“一億三千萬嗎?”我當時無法相信,這怎麼可能呢?太不像話了。可是人數一直在增長,兩億、三億、四億。我說:“這真的能相信嗎?

他們說:“事實就是這樣。”但後來超過了八億,快到九億了,我特別特別的幸福。我其實什麼都不是,但突然感覺我成了一個非常有名的人,而且很多電視臺,還有新聞雜誌要採訪我,通過這樣的機會,我能將我心裏的話全部都說出來。

各位,誰是神呢?神不是人類,假如神跟我們人類一樣非常狹隘的話,那我們只能遭到永遠地滅亡。然而神為了拯救我們,所以他用盡他所有的心來拯救我們,但問題是什麼呢?神特別想拯救我們,為我們打開了拯救的道路。神一開始創造人類的時候,告訴亞當不要吃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神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然而非常遺憾的是我們的祖先亞當被蛇欺騙,蛇告訴他說,哎!你吃了不會死,你吃了之後你的眼睛就會明亮像神一樣。亞當想變得像神一樣,他陷入了這個誘惑之後,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所以亞當就獲得了能夠分辨善惡的智慧。即便是沒有神,他自己也能區分這善跟惡。所以就給他打開了除了神以外,還能走的另外一條道路,神非常努力想要拯救這樣的我們。因為我們得救的時候只知道一部分,不是知道全部。假如我們帶著信心,相信並接受神所說的一切話就沒有什麼問題了。因為人類被邪靈牽引,接受了那個智慧,所以自己明明走向滅亡,但自己不知道走向滅亡。

因為神愛我們人類,所以想將我們人類從中拯救出來。為我們打開了救恩之路,然後再引導著我們。假如我們撇棄我們所有的方法和道路,接受神的道路並走這條道路。今天我們在講話語之前,我想對各位講這樣的一個部分。我在聖經裏面看到了我們的罪是如何得到赦免的?可大部分人雖然說是相信神,同時也在讀著聖經,人們心裏面有兩個靈:一個是神的靈,一個是邪靈。假如我們受神的靈—聖靈引導的話,那我們的心就能跟神的心一樣;相反,假如我們受另外一個靈—邪靈引導的話,雖然我們在聽著神的話語,邪靈會引導我們,讓我們走與神不一樣的道路。

雖然有很多人翻開聖經,讀著聖經;雖然說是在相信神,假如無法準確發現聖經裏面神的心的話,那就是在走自己的道路。在這裏最大的問題是什麼呢?假如我要罪得赦免去天國,撒但在我們人類的觀念裏面放入“你要過良善的生活,你要誠實,你不能犯罪,你要向神禱告,你要悔改”這樣的想法。他將這樣的想法放在我們人類的心裏,就導致我們無法走神所說的那條道路。

“我雖然犯了罪,但我過的真誠一點,神就會接受我;我再熱心忠誠一點,神就會幫助我;我努力禱告,神就會祝福我”,人們就陷在這樣的想法裏面。

當我去越南的時候,遇到了一位特別有名的牧師,他為了福音被關在監獄裏很長時間。他來找我,我講述了有關救恩的部分。我問他:“你準備好罪得赦免去天國了嗎?”

他說:“我為什麼去不了天國呢?我在監獄裏面呆了十四年”。

我就說:“牧師,非常抱歉,天國不是靠我們行為去的”。

他生氣地對我說:“牧師,你知道在監獄裏面是什麼樣的嗎?不光是我一個人受苦,我的孩子在街頭流離吃著爛水果;我的妻子過著像乞丐一般的生活;我在監獄裏面特別的痛苦。牧師,你在監獄裏呆過十四年嗎?光是想一想,就特別可怕,難道這樣我都去不了天國嗎?”

“牧師,天國不是靠我的行為去的”。

“牧師,你曾為基督耶穌去過監獄嗎?”

我說:“我沒有去過,但不是靠行為去的”。兩個人對話對不上,他是非常有名的且是非常有信心的一個人。 可對神卻並不是準確的瞭解,所以他說:“我在監獄裏受了這麼多年苦,過著艱難的生活。難道我為了耶穌都做了這樣的事情了,還去不了天國嗎?” 他只有在神面前忠誠的部分,對於神的話語是全然不懂的。

各位,不僅是他一個人這樣,當今在全世界的許多基督徒,因為不准確瞭解聖經裏面神的心,所以在走著自己的道路,不是耶穌的道路。

用它的血,塗在這個人房子的門框和門楣上

各位,今天我們讀的出埃及記十二章是有關逾越節的部分,以色列百姓在埃及當了四百三十年的奴隸,神決定在四百三十年的時候將以色列百姓從埃及領出來,但最後將災殃降在埃及地,無論他是誰,只要是埃及頭生的就要全部殺死。那一天以色列百姓也住在埃及,神對以色列百姓說:本月初十,各人要按著父家取羊羔。然後要把羊放在一邊,在十四日黃昏的時候,把這個羊羔宰了。宰了之後,要用它的血,塗在這個人房子的門框和門楣上。這個門是四方的,它是長方形。這個長就是門框,上下寬稱為門楣,因為這些單詞平時大家不怎麼用了,尤其是在韓國,幾乎大家都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有的人說,門楣這個單詞聽起來好像酒的名字一樣,所以大家誤以為是酒呢。所以要將血塗抹在門框上和門楣上,然後要進到家裏面,開始吃肉,要在腰上束帶、腳上穿鞋、手中拿杖,趕緊的吃。然後神又說:“那夜我要巡行埃及地,把埃及地一切頭生的都要擊殺”。那要進去擊殺,可在門框上和門楣上塗抹著血的房子,他們就會越過去。在英語裏面說,pass over,在韓語裏面說:逾越,這樣子的詞,就誤以為是別的單詞,不懂是什麼意思了。那逾越的意思就是過去,越過去的意思。說要越過去了,神將要殺死一切頭生的災殃降在了埃及人身上。

我們認為神是聖潔的,所以肯定會給那些善良的人祝福,肯定會殺死那些惡人。但是神不管這個人有多麼善良,也不管這個人有多麼真誠,也不管這個人有多麼熱心,也不管這人有多麼正直,也不管這人是不是骯髒醜陋的,正直的人、誠實的人、乾淨的人、都會讓這些天使越過他們,這本聖經裏沒有這麼講。而是只看在門楣和門框上是否塗抹了血,通過這一個部分來決定是否殺他。

所以無論是誰,只要門框上和門楣上塗抹著血,當那時天使來到這裏之後就說:“好,這門框上門楣上已經塗了血了,已經受到審判了”,然後就會越過去。可到了一個房屋面前,發現這個房屋上沒有塗抹這些血。“這個房屋裏面門楣和門框上沒有塗血啊,大家會死啊,他是不是塗得太少了”,然後就仔細地查看,也沒有發現血。這樣的話天使就打開門進去,然後殺死頭生的。

因為他們認為神是一位好神,所以就想我真誠努力的話,神就會給我施下恩典,如果我行惡的話就會遭到咒詛,大家都會這麼想。可神絕對不是祝福那些善良的、真誠的人,換句話說,在神面前良善就是幫助別人,或者是幫助那些可憐的人,不是這樣的,在神看來良善的就是與神同心。假如這個心和神的心一樣,神就會接受。

神說在門框上和門楣上凃血,我就會越過他們家,因此稱之為逾越節。即便是再善良的一個人,假如門框上、門楣上根本沒塗血的話,神的天使就會進去殺死頭生的。在這樣的部分上神的想法跟我們的想法不一致,因為很多人都認為自己很善良,這個善良能使自己有多麼善良呢?

各位,神看人類的時候,跟我們自己看的時候是不一樣的。過去我在大邱巴洞的時候,我講了我們不可能帶著我們的善去天國,人類裏面沒有善。結束聚會之後有一位婦人來找我,當時我住的巴洞是比較貧窮的地區,她在那開了一家藥店。當時那裏住著很多貧窮的人,有一些人要定期去藥店買藥,比如說肺結核,如果吃藥的話,就要不停的吃藥。如果這藥吃著吃著中斷的話,那結核菌就不能全部殺死,這樣結核菌就不會死了。因為這些結核菌一直在受藥物控制,如果要吃藥的話,就要吃到這些結核菌消失為止。

可是結核菌因為吃了藥大概死了一半左右,可在這個時候如果中斷吃藥的話,結核菌就會重新活起來。重新活起來的結核菌就像我們身體裏面也會出現一些免疫的系統一樣,這個藥也會出現免疫抗體,從這個時候開始這個人再怎麼吃藥也治不好結核。

有很多的人是這樣的,一般原則上即便結核好了也會多吃六個月的藥。吃著結核藥會出現消化不良等的症狀,有些人會感到不舒服會終斷這個藥,不能這樣。這個姊妹非常瞭解這樣的部分,因為她是開藥的藥師,所以知道這個人到了什麼時候開什麼藥,他非常瞭解。

姊妹看到他沒有來開藥,打電話給他叫他來一趟,這個人就過來了,就問他說:“到了該吃藥的時侯你怎麼不來買藥啊。”

他說:“我都知道,但是我沒有錢買藥”

這個姊妹說:“你就是再沒錢也要吃藥啊。假如你現在不吃藥以後再吃,後期即便是有藥也只會是死。”

這個人就說:“我沒有錢怎麼吃藥啊”

這個姊妹就把藥給這個人,她說:“你先回去吃藥,先活下來,等以後有錢了再還我。”一般情況下吃完之後這個婦人很難拿回吃藥的錢,她說:“我明知道有損失我還給他藥,這不是良善嗎?”

我說:“是良善”,可聖經裏面說什麼呢?

創世記六章裏面是這麼說的:【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我看見這樣的話語的時候非常驚訝。我們認為我們思想的有的是善的,有點是惡的,可是神跟我們想的完全不一樣。這裏說: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這位姐妹說:“牧師啊,至善”。我說,你看看創世記六章,這裏說,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神的想法跟姊妹你的想法不一樣,所以這個妹就無法理解,那我說了什麼呢?

表面上看來好像是金的,刮一刮看到裏面就能知道不是金子

我說:有一次我在美國芝加哥舉辦佈道會,有一個姊妹,她是賣項鏈的。這個姊妹聽說我來了之後,給我拿了很多金項鏈。因為我經常坐飛機,有時候下了飛機之後需要趕緊過去,才能趕上佈道會的時間,所以,在我的書包裏面,絕對不會放那些會在機場被扣留的東西。我的妻子,和我不一樣,有時候會帶點泡菜什麼的,那就會發生一些非常可笑的事情。

我一看到這些金項鏈,就想這麼多的金項鏈肯定會被扣留,所以我從我的包裏面把這個金項鏈拿出來了,然後我就坐了飛機回到了韓國,當我到達仁川機場的時候,海關就問我:“有沒有需要申報的東西。”

我說:“沒有”

他說:“我能不能查下你的包?”

“行,你看一下吧!”

他打開包,然後從我的包裏面拿出很多金項鏈,當時我非常驚慌失措。有的人認為肯定是我們樸牧師,把這個東西落在這兒了。所以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重新放進了我的包裏面。如果帶這麼多的金項鏈過來,那我就是在走私金項鏈了。

那時我對海關說:“我去美國開佈道會,在那邊做生意的人,送給我這個金項鏈,這不是純金。如果是純金的,他不可能給我這麼多如此昂貴的東西。”

海關的人說:“我們根本就分不清楚這是純金的還是鍍金的。”

當時我得著急出去,所以事情鬧得很大。我心想到底是誰把項鏈又重新放進我包裏。所以我說:“非常抱歉,你能不能借我一把刀?”

“刀能借給你。”

我說:“你們可以刮一下。”

他說:“沒有關係嗎?如果壞了我們不負責。”

我說:“沒事沒事,你們刮吧。”

他就開始刮,金項鏈不管怎麼刮,裏面都是金的對吧!可他們一刮,表面這個金掉了之後,裏面就出現別的顏色。

於是海關那邊的人笑著說:“先拿走吧”。

所以我在坐飛機的時候呢,幾乎不帶那些會被扣留的東西。各位,這個表面上看來好像是金的,刮一刮看到裏面就能知道不是金子,那這是什麼意思呢。

“姊妹你的善要從姊妹你內心深處不停的出來,這樣的善才算是善。”

有的人說什麼知道嗎?有的人說我忍著,實在是忍無可忍了才發火的,這意味著他已經發火了,只不過是他一直在忍著而已,所以在神看來他不是善的。

各位,金項鏈、金戒指不管怎麼刮,裏面都應該出來的是金子。良善的人不管再怎麼刮,裏面也應該出來的是善,可他忍著忍著最終爆發,然後會發火的話,這個就是鍍金的。這個金項鏈是鍍金的善,在神看來不是善。各位,說什麼有信心、禱告、忠誠、奉獻十分之一,這都不算是善。

當今有些人帶著宗教性的一些理念來說:雖然我做的有些不好,但至少我過得善良、忠誠,我禱告的話,就認為自己的罪能夠得勝。絕對不是這樣,當我們進入到信心世界裏面的時候,因為我們人的想法跟神的想法根本上是不一樣的,假如各位的想法有一絲一毫的摻雜進去的話,那就會走與神不一樣的方向,最終只能是滅亡。

那些過得非常真誠、真實的人,他們心想我們塗血有什麼必要啊?我們過的良善就可以了,何必把血塗在門框和門楣上啊,我不抹血也沒有關係。可能是因為他們犯了太多的罪,所以只能塗血。因為我是善良的,所以我不需要這樣,有很多人帶著這樣的想法。神卻怎麼說呢?天使來了之後,不是要看他的善和惡,也不是要看他對神是否忠誠,也不看他是否正直,神唯一所看的就是在門楣上和門框上是否塗抹著血。

我們在讀聖經的時候,能發現有很多這樣的人,很多時候他們都是茫然地思考。平常我會經常講到“行淫時被拿的婦人”的話語。這一次我們也講了,行淫的婦人為什麼會行淫呢?因為產生了淫亂的心嗎?不是的。並不是說產生淫亂的心都會去行淫,因為即便是產生行淫的心,這樣做的話最終只能被石頭打死。在行淫的時候可能不會被抓,可萬一行淫的時候被抓的話,只能被石頭打死,這樣的話想行淫的心全部都會消失。到底什麼樣的人會行淫呢?我這樣行淫的話就不會被抓了,這樣想的人就會行淫。

我很長時間以來在監獄裏面教育囚犯,囚犯們一般怎麼想的,知道嗎?我到底是為什麼被抓呢?就是她家丈夫下班的那個時間,我正好趕上去偷東西了。上一次他心想,假如這個時間不進去的話,就不會被抓了。我這次是因為留下了指紋,所以才會被抓;下一次假如不留下指紋的話,就不會被抓了,就會產生這樣的想法。這樣的人是什麼樣的人呢?

就是一輩子要在監獄裏面生活的人。他們進到監獄裏面,他們這次會怎麼想呢?我為什麼被抓,上一次因為我沒有帶手套,留下了指紋才這樣了。這一次我戴手套就不會被抓了吧!他們出去之後還是會被抓,就這樣相信自己的想法。

自信心大的時候,往往得不償失

各位,為什麼會賭博呢?因為相信自己的想法,當他們去拉老虎機的時候,他們就認為這個錢就會出來,是吧?就能賺到。如果能賺到錢的話特別好,因為沒有人討厭錢。在賭博的人當中,他們不是想賺到錢,不是一般的想。當他們去賭博,然後失去了錢,傾家蕩產。從那時開始,他心裏面就會湧上來一股心,心想重新通過賭博賺回來,一般的人在走路的時候在街上不會有什麼......聞不到什麼味道。我們特別餓的話,即便是很遠的地方散發的味道我們都能聞到,正因為我餓了,所以才會聞到這樣的味道。

就像這樣,假如我越是需要錢,我就越想去通過賭博賺到這筆錢;假如我想賺錢的心大的話,我就會想,這一次肯定會賺到錢,然後就去賭博,接著又會失去這個錢,可這一次心想肯定能賺到。所以有一些賭博的人,甚至將自己妻子手術費都拿過來賭博,為什麼?因為這個人心想,這一次肯定能賺到,如果能賺到的話,不管是帶什麼樣的錢去賭博都沒有問題。然後正常人心裏面會想,假如我去賭博輸錢的話,下一次我產生能賺到錢的心,就會心想,上一次我也產生同樣的心,可我輸了錢,我這一次雖然想我能賺到錢,可我去賭的話也可能會輸啊!

假如他能產生這樣的想法的話,就能戒掉賭博;假如他繼續賭博的話,他肯定會心想這次能賺到,上一次本來能賺到,結果輸了,他就想不到這麼多了,只想我肯定能賺到,然後就去賭博,就會輸錢。這次又感覺能賺到,最終傾家蕩產,失去了所有的財產。當人們需要善的時候,當他們認為自己要良善的話,也會產生想要行善的心,也會產生我行善的那些想法。然後很多人認為行了這麼多的善已經足夠去天國了。

神在天國不是在尋找良善的人,也不是在挑選這些正直的人,他到底挑選什麼樣的人呢?只有那些在門楣跟門框上塗血的人,神才會挑選他們。無論他是什麼樣的人,無論這個人有多了不起,神說假如你真的要順從我的話的話,那不要去行什麼善?而是在門框和門楣上塗血,只要我見到這個血就會越過去。無論是再怎麼善,假如這門框和門楣上沒有血,你只能是死,神是這麼說的。可當今有很多人在上教會的時候,想自己忠誠,想努力自己變善,然後禱告,以為自己去服侍的話,自認為自己還不錯,給自己打一個很高的分數,他就是這樣被欺騙的。

出埃及記12章13節裏面說,【這血要在你們所住的房屋上作記號我一見這血就越過你們去我擊殺埃及地頭生的時候,災殃必不臨到你們身上滅你們。】神為了將我們從咒詛滅亡當中拯救出來,不是說要拯救那些良善的人,而是全部都要殺死。他要拯救什麼樣的人呢?是善良的人,是漂亮的人,還是正直的人,還是遵守律法的人,還是多禱告、多奉獻的人嗎?跟這個一點關係都沒有。神只看這個血是否塗抹在門框和門楣上。

各位今天我們在讀這聖經我是否在按著聖經講道呢?聖經是這麼說的,是吧。人按照自己的標準看,有非常善良的人,也有比較善良的人;有非常惡的人,也有比較惡的人,但在神看來都是一樣的。各位看螞蟻沒有什麼大小,都一樣;在人類的世界裏面劃分看,有善,有惡。這個世界有很多方法來劃分這樣的層次。在足球方面,踢球好的人可以把他劃為很好的選手;我們通過考試也劃分那些頭腦聰明的人。即便我們再善良,因為根本是惡的,所以帶著這個善,帶著正直,努力遵守十誡命、多禱告,也是不夠的,為什麼?因為我們認為我們比別人要善,可神看全都是惡。

所以各位,我們的善不算是善,我們只是帶著鍍金的善生活著。比如說鍍金項鏈,表面上看和金項鏈一樣,也只是表面鍍了一層金而已。當我用刀刮,裏面就會有鐵、有銅、有鋁,它要不停地出現金子,這才算是金項鏈,阿們?

可在各位當中,真的像純金項鏈一樣不管怎麼刮,不管多少的歲月流逝,裏面也只有金出來,可我們再怎麼刮,也沒有一個人會一直出現良善。

所以,假如帶著我們的善走到神面前,那全都只有惡了。神用什麼來判斷這個善呢?說“你們若是善,那就聽我的話,在門楣和門框上塗血吧”,神把這個當作為善。所以很多有罪的人心想:我肯定會死,即便是塗血,能保住我嗎?他可能會這麼想,這是錯誤的想法。

神說藉著這個血就會越過去,越過去就是越過去。“但這血算什麼?為什麼看到血就越過去呢?為什麼只有在門楣和門框上塗了血,就不會殺死他呢?”這個答案非常簡單,這羔羊就意味著耶穌,耶穌就是神的羔羊。因為神的羔羊,就是來到世上拯救我們,赦免我們罪的。

當他被釘十字架而死的時候,各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神用法定下來,說:在十字架上我們罪的代價已經結束了。就像在門楣和門框上塗抹了血一樣,我們心裏面正直的、善良的、禱告的、奉獻十分之一的這都不算。因為我們已經犯了罪,要有代替我們的罪被釘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的血。當我們只看耶穌基督血的時候,他就說越過去了。所以把我心裏面的善扔掉,把我遵守了律法也扔掉,別的都不需要,因為神看這個血來接受我。

約瑟為膳長和酒政解夢

各位聖經裏面有很多這樣的故事,我們看創世記四十章,約瑟到了埃及,給酒政和膳長解夢。酒政在夢裏發現,在他面前有一棵葡萄樹,有三根枝子,發了芽、開了花,果實就成熟了,他就拿著葡萄擠在法老的杯中,交給法老。約瑟給他解夢,解釋得非常驚人,說:三根枝子意味著三天,三天之後王會使你官復原職,這意味著他能從監獄裏出去了,酒政非常高興。但膳長說:我也做了相似的夢,在我頭上頂著三筐白餅,三筐白餅上面有各種各樣為法老烤的食物。但飛鳥來了,吃掉了這些食物。約瑟給他解夢說:三筐意味著三天,三天之後法老必斬斷你的頭,然後掛在木頭上,飛鳥過來吃你身上的肉。

我就看到了,酒政和膳長的夢為什麼是這樣的。那雖然能理解,這是一個怎樣的解釋,我想:酒政是如何得到赦免的?聖餐儀式的時候,我們有餅和杯。餅指的是為我而死的耶穌基督的身體,酒指的是耶穌基督留的寶血。聖餐儀式裏面所說的血和逾越節所說的血一樣,都是為我們洗淨罪的耶穌基督的血。我雖然犯了很多的罪,但現在我拿著葡萄酒出去。您看一下,我雖然犯了很多罪,可葡萄酒是為我承擔一切罪的代價的耶穌的血,所以你不要看我,而是請您看為了我的罪而死的耶穌基督的血,然後再來接受我吧。神說的就是這個,所以酒政蒙到了恩典,然而膳長卻遭到了滅亡。為什麼遭到滅亡呢?

因為三筐白餅意味著基督為我們撕裂的身體,可因為有些不足,所以又在頭頂上面放了各種各樣烤的食物。我們去天國不是靠我們的善,不是靠我們的忠誠,也不是靠我們的禱告,也不是靠我們的熱心。

因為我們犯了罪,所以我們要解決罪。只有耶穌基督的血能解決我們的罪。而且耶穌的血能使我們完美地進入天國。創世記四十章酒政的夢還有出埃及記十二章逾越節出現羔羊的血都是一樣的。神,您來看一下,這是不是像葡萄酒啊?葡萄酒意味著為我們流下的耶穌的血。我犯了罪,耶穌為我流血而死了。正因為他已經為我流血而死了,所以我罪的代價已經結束了,我們就能靠著耶穌的血進入天國。

很多教會的聖徒唱讚美說靠他的血我就罪得赦免了,唱完歌之後說我們禱告吧:哦,主啊,求你饒恕我這個罪人。前後不搭是吧?前面說靠他的血我已經被贖罪了,緊接著就乞求饒恕。這樣神變得矛盾了,因為他沒有帶著準確的信心。耶穌的血不是理論,當他被釘十字架而死的時候,他所流下的血使我們從所有的罪當中得赦免。

舊約時代將血塗抹在門楣和門框上的意義就是本來應該由我來死的,可羊代替我已經死了,死亡已經越過這個房屋了,你也可以逾越了的意思。正因為這樣,我們得救靠我的行為是絕對不行的,耶穌被釘十字架而死,他流血時就已經承擔了我們所有罪的代價。

我們去天國的時候,要依靠他的血走到神面前。祭司長進入至聖所的時候,他就是靠這個血進入。假如祭司做錯事情的話,他只能是死,沒有羔羊的血他就不能進去。我很不足、軟弱,會有失誤也有罪,然而這羔羊的血,意味著為我的罪而死的耶穌,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流下的血,能赦免我們所有的罪,我們得救是只有這個血的意思。

聖經讚美裏面有這樣的讚美,洗淨我罪的只有耶穌的血,只有耶穌的血。以色列百姓,在埃及當奴隸當了四百三十年,他們出來要走向迦南地,可能到迦南地的人就是在門楣上和門框上塗血的人。正因為耶穌基督成為羔羊,用他的血洗淨了我的罪,我雖然犯了很多罪,可因為我的罪被神的羔羊洗淨了,所以我能夠堂堂正正的生活。然而,認為自己很正直,沒有在門楣門框上塗血的話,就只能是死了。

撒但就會讓我們想,我奉獻了十分之一,我四十天禁食禱告,真的我非常真誠,我禱告了,不用想帶著這個出去。神只看羔羊的血,這個血意味著為我們而死的耶穌的血,能幹乾淨淨洗淨各位的是,除了耶穌基督的血以外沒有其他的任何東西。我就是稍微有點不足軟弱的任何問題,耶穌的血能赦免我們一切的罪,通過這種出埃及記逾越節的話語準確的告訴我們,我們得救的方法。

我相信靠耶穌基督的血,已經洗淨了我所有的罪。從那天開始,過去的就不算了,以本月為正月,一直以來我們過著罪惡的生活,可因為羔羊死了以後赦免我們的罪,所以從那天開始以本月為正月,是新的月份了,過去的一切都消失了,然後我們就過上了重生的生活。

各位也是一樣,現在只要通過耶穌基督的血。各位禱告、忠誠、良善,把這些全都放下來。我們洗罪不是因為我們善良,不是因為我們忠誠所以才能洗罪的,只有羔羊的血才能洗淨。

耶穌為了我們的罪被定十字架而死,所以接受這一切之後,那就意味著他的血已經洗淨了我們所有的一切。除了耶穌的血以外,沒有別的。各位就是良善也要撇棄掉,幫助別人的也要撇棄掉。能上天國唯一的方法,只有耶穌的血,所以耶穌被釘十字架流血而死。這血赦免了我們所有的罪。各位假如不想死的話,在門的門楣和門框上塗血試一試。

這個血赦免了我所有的罪

“唉!那幫傢伙天天犯罪所以才會被抓呀。”各位肯定會想我過得良善,所以不需要塗血了,可那天晚上深夜的時候就會突現痛哭的聲音。

“哎呀,神太過分了,我的兒子這麼善良,你為什麼殺死他呀?”

 

可神在各位心裏面,各位犯罪的時候,要相信耶穌的血,因為這個血赦免了我所有的罪,我們就會相信這一事實。為了能夠告訴我們這個部分,所以將血塗抹在門楣和門框上。那只要有這血塗抹的話,就會越過去。在十字架上相信我的罪已經塗抹在上面的人,就絕對不會滅亡,只能獲得永生。

 

我們做下禱告。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