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們能夠聽主的話語,不知多麼感謝神。我們先看一下《路加福音》10:25-37節。

【有一個律法師起來試探耶穌說:「夫子,我該作什麼才可以承受永生?」

耶穌對他說:「律法上寫的是什麼?你念的是怎樣呢?」他回答說:「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 神;又要愛鄰舍如同自己。」耶穌說:「你回答的是。你這樣行,就必得永生。」那人要顯明自己有理,就對耶穌說:「誰是我的鄰舍呢?」

耶穌回答說:「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強盜手中。他們剝去他的衣裳,把他打個半死,就丟下他走了。偶然有一個祭司從這條路下來,看見他,就從那邊過去了。又有一個利未人來到這地方,看見他,也照樣從那邊過去了。

惟有一個撒瑪利亞人行路來到那裏,看見他,就動了慈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帶到店裏去照應他。第二天,拿出二錢銀子來交給店主說:『你且照應他,此外所費用的,我回來必還你。』你想,這三個人哪一個是落在強盜手中的鄰舍呢?」他說:「是憐憫他的。」耶穌說:「你去照樣行吧!」】

在信仰生活當中,我明確發現,我所走的路和主所走的路是明確不一樣的。我參軍了,我接收到軍隊的招募通知書,因為在韓國參軍是義務的,只要身體正常的男人都得參軍。

我參軍一年半之前,在巨昌的長八裏引導著教會。第一次我在長八裏引導聚會的時候,剛到那裏有兩個主日學校的女生,後來信徒都增長到了40人聚會。我就不想參軍了,因為傳福音太有意思了,但我心想在軍隊主也會為我預備好的位置,所以去參軍了。參軍那一天,我需要問候我們的宣教會,但是當時宣教會在進行禱告會當中,輪流禱告,怎麼也不結束禱告,所以我參軍晚了一個小時。

一般參軍的話,南北朝鮮戰爭死的人特別多,我們那陣兒參軍就相當於去死,所以很多村裏的大人收集很多零花錢給我們。現在沒有這樣的傳統了,但是以前的傳統,參軍的年輕人會拿到很多老人家給的錢,我也是拿了一筆錢,但我真的想經歷神,所以故意沒有帶這些錢。而且我當兵的那個鎮上,《聖經》非常的稀少、寶貴,在我們長八裏教會,有很多弟兄姊妹沒有《聖經》,所以我把那一筆錢用在買《聖經》的事情上,然後送給各位弟兄姊妹。

後來我當兵當了通信兵,最近無線對講機的狀態都特別好,全世界各地都可以通用對講機。但當時因為收音機的功能不好,所以距離一遠就聽不清,所以開始用「cw」這個無線信號來傳遞。我就當了通信兵,雖然是通訊兵,但需要在十六周的時間裏來接受教育。我在軍隊的那三年,實在是幸福的不得了。

第一次接受步兵訓練,開槍、扔手榴彈這些都會學習。每個軍人都有自己的特長,按照特長學習,我被安排到無線電的一個隊伍。那麼311期的人一直在大田訓練,後來我又聽說311期開始從原州受訓練,所以我是第一個進到原州學校的人,教育部的人一周來查看一次,我一周以來,真的是天下無敵的身份了。因為在我們訓練所,我是最老資格的老兵,所以士兵們看到我們也不知所措,點頭哈腰的。因為在前輩面前不能先吃飯,不能在前輩之前上廁所,不然就不能用自己的屁股睡覺了,有很多這種潛規則。我就進去匯報我的事務。

過第一周以後,晚輩們都要進來看看,真的有數百人進來了,那麼我開始交流,大家積極的舉手。

我就說:「歡迎大家來到通信訓練所。」

他們本來特別緊張,問他們:「那天晚上在火車上睡的好嗎?」

他們大聲回答說:「是的。」

我說:「你們可以安靜回答的,沒關系的。」

就這樣安慰他們,我就問你們當中去教會的人舉手,百分之九十八都會舉手,我記下名字來。跟他們說:「明天上午就有禮拜,聽到廣播的話你們到操場集合。」

因為在我們部隊沒有軍隊牧師,我就當了軍隊牧師,真的實在是幸福,因為當時沒有禮拜堂,雖然是寒冷的冬天,我們只好在山腳下有陽光的地方聚會。結束禮拜之後,要面談的人舉手,20、30人都要跟我面談,一整天給他們傳福音,我真覺得軍隊生活就是那麼的幸福。

有一天,我又去了教育室。廣播上說,請樸列兵到教育本部來,我去了教育總部。

「敬禮!LC311期的樸YZ被選召而來。」

站那裏有一個高官是中衛的軍銜,平時他沒有理由這樣說話,韓國有敬語和平輩的語言,英語沒有。

「你吃飯吧!」是跟自己平輩的人說的,但是跟前輩不能說你去吃飯,比如說「請你飲用餐食。」因為東方語言是精神文明,有很多關於抒情方面的解釋。講到這些內容,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興趣。

在英文裏面,狗死了,那就狗死了。朋友死了,就說朋友死了。父親死了的話,就說爸爸死了。在韓國絕對不會這麼回答,狗死的時候可以說死了,但是父親去世的話,因為不能跟狗一樣表達,對吧?所以不會說:「父親死了。」

因為對於死亡單詞有特別多,「升天了;去世了;離開這個地球了等等。」有很多這樣委婉的,還有敬語的回答。

一般在軍隊,軍官對於士兵非常隨便,而且帶著笑罵的,當然士兵面對軍官一定要尊敬有加,那麼非常高的軍官對我說:

「樸列兵,請你坐下。」

而且非常尊敬。他就問:「樸列兵,你參軍之前從事什麼工作的呢?」

而且他是帶著敬語問我。我說:「是的,我是教會的傳道士。」

像軍人一樣勇敢的回答。他說:「是啊!果然是這樣。」

他就跟我說:「我當兵之前是非常虔誠的基督徒,但參軍的幾年以後,喝酒、抽煙,信仰完全都墮落了。昨天聽到了很多軍人要跟樸列兵聚會的消息,我聽到這消息心裏非常譴責,睡不著覺了。」

他就說:「有沒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助你呢?」

「教育軍官,我們需要一所教室,因為外邊太寒冷。」

「那太好了,你要什麼教室呢?」

「十六號教室比較寬敞,也沒有別的通信設備,所以要求有鑰匙。」

「那六點之後可以隨意使用。」

從此這教會的使用非常好,我們在教會引導聚會。一般星期六、星期日,所長絕對不會訪問部隊,那我正講著話語的時候,後面的門突然開了,訓練所所長進來了,所以我就猶豫不決。

這位軍官說:「你繼續你的宗教。」

所以我就繼續講話語,當時我只是列兵,對方是陸軍上校,太緊張了,講不下去了,這個我就講完了道。他站起來說:「我有一句話想跟大家分享,行不行呢?」

誰敢說不行啊?當然是可以的。他是在南北朝鮮戰爭負責步兵的中隊長,在白馬高地是有很大的山的,兩岸之間有大山,大山後面是平地,所以占領這座山對於雙方都有很大利益,所以一天之內就能更換十次,二十次主人。

一般南北朝鮮戰爭的特點,早晨的時候南韓的士兵發揮的好,晚上的時候北韓的士兵發揮得好。在白馬高地戰爭當中死了太多的人,屍體堆積如山,但是第二天有一個公告說:「你們隊伍要占領白馬高地。」

所以營長在辦公室裏面,只要這個公告宣布,參加這個白馬高地戰爭的人都特別擔心,因為第二天就是死期了,有想家的,還有哭的人,但是看到一個士兵正在禱告著,就問:「你在幹什麼呢?」

「敬禮!」

「現在你幹什麼呢?」

「我在禱告呢。」

這位中隊長大吃一驚。「你也為我禱告吧!」

「好的。」

然後又問他:「你信什麼?」

「信基督啊!」

「你禱告吧!」

那天晚上全部的軍人都禱告了,第二天中隊長說:「突襲。」

軍人們都非常的勇敢,真的贏取了這個高地,從那時起這個隊長心裏對基督教和宗教很尊敬。因為我們這個軍隊也沒有軍隊牧師,又沒有教會,所以部隊的隊員都看到我大吃一驚,我只是列等兵,一個小杠的軍銜,可以說是軍銜最低微的,但是我在軍隊蓋禮拜堂,在部隊的三年一直傳福音。無論我去哪裏,神都為我安排了我的位置,三年以來給很多軍人傳福音,這些話都講不完。因為神與我同在,其實是特別特別感謝!

在軍隊退伍的那一天,就是離開軍隊正門,我就心想這樣的神只要與我同行,在撒哈拉沙漠也充分可以存活,在南極也可以充分生活。我罪得赦免,現在傳福音。在這其中,無論是一千、一萬種事情,主都幫助我。

我真的喜歡樸FY牧師,他不僅講英語,比起我的表達,他表達更好。剛開始我不太清楚,我稍微懂英語以後就明白了,而且翻譯我已經熟悉了。樸FY牧師講話的時候,我有機會思考,而且我們倆人都是姓樸的,雖然他長得比我好一點,看著也帥氣、個子也高一點,但是我們兩個都生活的挺好。

想起神的恩典,無論從一個到十個,神是賜予恩典的,我們是蒙受恩典的,對於我們來說是絕對的需要神的恩典。更加驚奇的是,比起我們為了神做些什麼,神更願意賜給我們,所以大家應該帶著相信神的信心。有時候我們沒有接受神賜給的一切,那時候神才會感到悲傷。

我真的是什麼都做不了的人,但是看到神開辟道路非常驚奇,在我傳福音的時候、參軍的時候,還有去金泉的時候,我也做了這些見證,一切都是借著神成就的。比起我應有盡有,我過這種缺乏的生活更加的好,因為神會在我的生活當中作工。比起大家為了神做任何工作,比起大家獻給神任何東西,神比大家有的多的多,我們只是蒙受神的恩典,並且喜樂、幸福,這時候神才是最喜悅的。大部分人以為要得神喜悅,需要我為了神付出什麼,需要奉獻很多才行,絕對不然,神是賜給我們恩典的。所謂的恩典,沒有任何代價的接受才是恩典。我也沒有什麼好的,我也沒有什麼價值,我就毫無代價的接受,這就是恩典。大部分人以為為了蒙受恩典,我需要付出什麼,做點什麼,絕對不是這樣的,做得不好才會蒙恩典,大家明白嗎?

各位知道誰才能罪得赦免嗎?犯罪才能罪得赦免不是嗎?大家明白了嗎?沒有犯罪的人,神就絕對不會給他赦免罪了,大家說是嗎?神愛了犯罪的我們,而且神賜給我們的一切都是免費的,這叫做恩典。所以大家如果想自己付出點什麼才接受的話,那就不行。神說:「你直接接受吧,不要自己付出,明白了嗎?」

但我們總覺得以為自己做得好點才能蒙福,如果這樣的話誰能罪得赦免呢?犯罪才能罪得赦免,知道嗎?是不是?做得不好也沒關系,犯罪了,但是神還是愛著我們,因為神是為了我們讓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所以我們看《聖經》的話,《聖經》記載了我們的心。【路10:25】有一個律法師起來試探耶穌說:「夫子,我該作什麼才可以承受永生?」那我問問大家,我們該做什麼才可以承受永生呢?我們怎麼才能罪得赦免呢?我們都有這樣的想法,但《聖經》說不是我們該做什麼,重要的是神得為我們作工才能罪得赦免,神為了我們做,才能罪得赦免,大部分人信仰生活都反了。世界是這樣的,需要你表現好,需要你做得好,需要你聰明,這樣才能成功。但信耶穌呢?做得好的人反而不行,你做得不好才能蒙恩典,罪多的人才能罪得赦免,是全然相反的。

有一個律法師起來,耶穌說了什麼?耶穌問了什麼?律法師問了耶穌說:「夫子,我該做什麼才可以承受永生?」大家覺得這個提問問得好不好?問的不好對吧?罪得赦免得救,不是我做什麼,關鍵是耶穌要為我做什麼?阿們?阿們!

這個律法師這麼提問了,耶穌是怎麼回答的呢?【耶穌對他說:「律法上寫的是什麼?你念的是怎樣呢?」他回答說:「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 神;又要愛鄰舍如同自己。」耶穌說:「你回答的是。你這樣行,就必得永生。」】但是有人可以辦得到嗎?沒有一個可以辦得到,沒有一個,所以才需要蒙恩典。

我的鄰舍是誰呀?耶穌回答說:【「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強盜手中。他們剝去他的衣裳,把他打個半死,就丟下他走了。】那麼遇到強盜之後,被打個半死,丟下他走了。此時此刻他做什麼才能承受永生呢?人都要死了,再過一會兒太陽就會下山,有狼群就會趕過來,會把他的身體都給啃光了,第二天早晨只能剩下骨頭,他的命運就是這麼定下來的。他自己能做什麼,動都動不了。這是正確描述我們人的樣子。

大家以為我為了神要禱告、周濟窮人、幫助別人。但在神看來,大家就是遇到強盜的人,被罪捆綁、被撒但牽引。遇到強盜的人幾乎要死了,他不是需要自己做什麼,他需要的是蒙恩典。祭司長過去了:哦!遇到強盜了,遇到強盜的意思是這裏有強盜的意思。我也會像他那樣連頭都不回就逃跑,是吧?第二個利未人來了,利未人過來以後又逃跑。第三個,撒瑪利亞人來了。

大家自己想想,有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遇到強盜了,大家在現場看到這個人,就會想到自己也會被強盜抓住,會有強盜埋伏,會拯救這樣的人嗎?能拯救的人舉手,有兩、三個人嗎?沒有,為什麼?因為我自己得先活!但是撒瑪利亞人意味著耶穌基督,拯救我們的耶穌基督。這個故事有需要得救的對象,還有拯救的對象,有兩個對象。遇到強盜的人需要得救,撒瑪利亞人是施行拯救的。

撒瑪利亞人是誰?是耶穌,耶穌!豁出去自己的生命拯救我們的就是耶穌。現今有很多人都理解錯了,以為需要自己遵十誡命、忠誠努力才能蒙福。但是看到這些內容,那麼遇到強盜的人,他被剝去了衣裳,打個半死,要死了。打個半死是什麼意思?自己起不來,自己沒法動,這樣躺著的話狼群會把他啃死。所以需要有拯救他的人,需要救活他才行,要不然他只能死,這就是我們的影子。但是要為了拯救這樣的我們,耶穌來到這世界,耶穌來是為了拯救我們。我們通過努力、辛苦能脫離罪嗎?大家能比耶穌還好嗎?簡直不像話,不是嗎?仔細觀察,這些內容特別有意思。《聖經》說:有一個撒瑪利亞人行路來到那裏,看見他就動了慈心,首先得看見他,第二個就動了慈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帶到店裏去照應他。第二天,拿出二錢銀子來交給店主說:『你且照應他,此外所費用的,我回來必還你。』】那麼撒瑪利亞人有十個行為,其中沒有一個是遇到強盜的人為自己做什麼的,百分之百靠著主的恩典才能成就一切。遇到強盜的人,他什麼都沒有做。

那麼撒瑪利亞人指的是耶穌,這撒瑪利亞人看見遇到強盜的人的時候,他都要死了,自己不能站起來。他一看到那遇到強盜的人就知道他周圍應該有強盜埋伏,撒瑪利亞人只有付出自己的生命,他才敢去拯救。他實行拯救的意思是他真把自己的生命給豁出去了,這意味著耶穌。很多人都提倡說,我們要學習撒瑪利亞人,這是簡直不像話的,我們不是撒瑪利亞人,我們是遇到強盜的人,撒瑪利亞人指的是耶穌。

這裏的撒瑪利亞人意味著拯救者,遇到強盜的人是被拯救者。所以我們在這兒看到遇到強盜的人,他是什麼都幹不了的,什麼都做不了,只能躺著。撒瑪利亞人來到那裏,看見他,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一切的一切都是藉著撒瑪利亞人做出來的。

現今基督教的最大問題是什麼?人們為了洗凈罪覺得自己得做點什麼,以為自己禁食禱告,自己努力。我自己不能拯救自己,將要死去的罪人就是我們,對於得救這個部分,耶穌百分之百都準備了。

關於錢的事情,主教導了我很多部分。我以前在長八裏教會,宣教會本部讓我來大邱,說星期一過來。當時我一分錢都沒有,所以參加主日禮拜的時候我就講了話語,在公告時間我就向大家說:「我明天早晨要去大邱,所以教會沒有人了,告訴大家。」

我在公告的時候心裏有些期待,總會有人在我去大邱的時候給我點經費吧,但是沒有一個人給我,禮拜結束後都回去了。晚上我又公告了,心裏總是期待有一個人能出現,跟我說:「牧師,你要去大邱吧,這是經費,你去用吧。」

雖然我默默期待,但沒有一個人回頭,都回家了,沒有一分錢。那天晚上我一直禱告到深夜,到了第二天早晨,一分錢也沒有,所以我拿著背包走向了大巴站,差不多有三公裏。因為沒錢,我心裏有很多想法,我走在路上,路旁有我們教會的一位聖徒,是學校的教師,那位婦人是出售文具的,丈夫管理負責教會的財政。我就心想他家裏應該有錢,所以他們給我點經費該多好,有這樣的想法。但我想依靠這個人在神面前並不正確,我心想不能進到他家去。我又想了想,因為在過路的時候,正好這個弟兄在早晨那時間會洗臉,而且那個路是土路,所以他洗臉之後的水會潑在路上。我就自己想象著,我過路的時候他潑著水,正好見到我。「傳道士您去哪裏?您要去大邱,進來喝杯咖啡吧,你有經費沒有?」

我自己想象著這樣的事情,因為沒錢,我就這樣想象著。但是我又有一個新的思考,心裏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我離開自己用第三者的眼光看自己,那時候發現我要去傳道,因為沒有經費,指望著別人給經費。其實我沒有工作,所以我想我一輩子得這樣生活嗎?這可太討厭了,我寧可不去大邱,也不依靠人,我有了這樣的定意。我在主面前說:「主啊,我去不了就不去了。」

我一輩子都不能找工作掙錢,現在我寫的書賣了很多,收益比較好,而且交很多稅務,但當時卻不是這樣。那我自己想的時候沒問題,但是我稍微走出自我,在我外邊用第三者的目光看我的時候,要去聚會卻沒有經費,還指望著別人可以給點經費。看到我這種樣子,我覺得自己太可憐了,難道我一輩子這樣生活嗎?我就算不去大邱,我也不想這麼生活了,我只想仰望神。

所以我故意沒有經過他的家,故意繞過他的家,但是路上看到一個大巴,寫著大邱,我心想我應該坐上這個大巴,要不要叫這個大巴停下?我猶豫不決。很奇怪的是大巴直接就自己停在我前面了,我周圍也沒有別人,只有我,我就心想這不是讓我坐上去嗎?打開了門,乘務員讓我坐上去,我就坐上去了,大巴的門被關上了,大巴就開始行駛。原來大巴裏面坐著我在大邱認識的一位婦人,叫我說:「樸傳道,請坐在我旁邊。」

然後大巴就開始了,售票員就拿著這個收據來找我要這個錢,我就看到這位姊妹替我付了這個車費。這位姊妹說她在大邱做韓服,收入不錯,而且她母親在我們巨昌郊區生活。那麼一年下來有兩三次她去拜見自己的母親,每當去拜見以後,回來的路上除了經費,所有的錢都給母親花。那麼今天她也拜訪了母親,回來之前想把錢包裏的錢都給母親,但是自己不知不覺把這些錢又給塞回到錢包裏面,母親也是呆呆看著女兒沒給她錢。那個姊妹想我怎麼沒有給媽媽錢呢?難道我變得這麼吝嗇了嗎?

但是大巴開了以後,到了巨昌,看到我拿著手提包走路。當時我不是拿著公文包,而是背包,所以就明白我要去大邱了。所以這位姊妹說停車,這個姊妹讓車停下來,而且替我付了車費。到了大邱之後,還讓我跟她一起到她家一趟,我就跟她去了,她真的做了特別好吃的料理讓我吃,然後讓我等著,她就出門了。過了不久回來把一沓錢拿過來,可能是到處借的錢,塞在我兜裏。

她說:「哎呀,你生活真的很艱苦吧!」就把這些錢給我了。

我是真的感謝神,也感謝她。就這樣我回到了宣教部。那天晚上我在睡覺之前禱告,想起了今天所發生的事情。如果當時我故意經過那個文具店的弟兄家裏的話,就會錯過大巴了。神已經為我安排好大巴了,但如果我錯過這個大巴,我會想:神不會聽我的禱告,我肯定會這樣質疑神。所以從那天起,雖然我以前生活比較艱苦,但是從來就沒有因為沒錢跟別人要,神特別正確地給我錢。

1974年7月15日,是我兒子出生一天之前。當時我生活在大邱,租了一個小房子,出去的話有一個小廚房,那天有一個婦人從很遠的城市來我們家想聽福音,那天一下午一直給她傳福音。我妻子肚子已經大大的了,她在一個角落疊著被子,她就靠在被子上聽。傳福音都到了晚上十點,她罪得赦免得救了,回去了。

但我妻子突然生氣了,她就說:「你傳福音就傳吧,怎麼講那麼多廢話。」

我傳福音是需要有階段的,如果我說到第一個階段,她沒能聽明白的話,不能講第二個階段,需要把第一個階段講明白之後再講第二階段,這樣一步一步讓她罪得赦免。但是當時我妻子有了陣痛,肚子太疼了。妻子怕自己說陣痛太疼了,就影響我傳福音。她在忍耐當中發現我傳福音說得特別長,所以妻子生氣了。我就想:這個女人真像魔鬼一樣,人家得救,多麼好啊。後來她才告訴我,她有陣痛了。

我真的眼前一片漆黑,因為我們中午也餓肚子了,晚上也餓肚子了,沒有錢,一分錢都沒有,該怎麼辦?當時我們教會有三十多個聖徒,我心裏有誘惑,我心想著打電話跟一個姊妹說:「姊妹,我妻子現在開始陣痛了,不知該怎麼辦。」

這樣姊妹們都會過來為我解決。但我想我得依靠神,我怎能依靠人。雖然很抱歉,但時間慢慢過去我心裏也變得焦急起來。我以前不知道,但是有陣痛周期,陣痛剛開始是緩慢的,後來會越來越急促的,我心裏也特別焦急,這樣下去孩子生出來怎麼辦呢?我心裏特別有誘惑,我雖然禱告神了,但是我跟我們教會的聖徒,跟我們教會的執事說一聲,他們就會幫助的,但我想依靠神。

天亮起來了,到了上午七點,我妻子疼的大喊大叫,快要死了。上午七點一大早,剛得救的一個年輕婦人有句話想跟我妻子說,就來拜訪我們家。進到我們家,這位婦人看到我妻子大吃一驚,這位子妹叫崔GZ。

她就跟我說:「我曾經在釜山一新醫院的婦產科工作過。」

釜山一新醫院是非常有名的婦產科,而且她有接產的資格證,她說:「你稍微等一下。」馬上跑出去拿著一些大行李過來。這位婦人過來之後,我兒子出生了,我兒子出生之後發現廚房裏沒有什麼食物,所以婦人出去買大米。在韓國,女人生孩子就要吃海帶湯。韓國人對於食物的健康想得特別周到,因為女人們生孩子流血過多,海帶是非常有幫助的,所以買了海又買牛肉、買大米。

上午十點我們就吃了早餐,生了兒子,所以我看到兒子就說:「這孩子是給父親擺飯桌的孝子。」如果比起神,我更接近世俗,覺得這樣就會好,那樣就會好,有很多這樣的誘惑上來,但是正確的神在看著。我背棄神我才敢用人的手段,要不然是不行的。當然,有時也需要錢,也需要有人幫助才行。

87年的時候我腸胃特別疼,99年我的心臟不好,過不了一兩個月就要死的程度,每當這時候我都依靠神。但是非常精確的神在幫助著我,神知道我們的不足,為我們準備著,有困難的時候,我從來就沒跟人要過一分錢,或者是五分錢。自從我信耶穌之後,從來就沒跟人要過任何幫助。當然,剛開始貧困,也常常餓肚子,但每到這時候神特別驚奇地向我作工。神向著我想看到我什麼?神想看到我相信神的樣子。知道我為什麼說這樣的話嗎?大家也是一樣的,你相信我嗎?神想看到這些。而且讓我經歷困難,生我兒子的時候也是,我就怕我兒子萬一有什麼閃失怎麼辦,我妻子萬一有三長兩短怎麼辦?什麼想法都上來,但是沒有比依靠神更加安全的,直到現今沒有一次神不幫助的。

自從我信耶穌以後,雖然有過很多困難,但從來就沒有跟人要過錢,跟人要過什麼幫助。當然,有很多困難的時候,但每當這時候,神都幫助著我的生活。最清楚我的,不是旁邊的樸FY牧師,也不是我妻子,是神!他正確地幫助了我,我依靠神的時候,能看到神是喜悅的。我們做得再好也是,在神看來一文不值,真的一文不值。可能大家滿足自己發揮得好、做得好,但在神看來,什麼都不是。我們真正困難的時候,依靠旁邊的人,還是依靠神?讓我講這些見證的話,實在是太多太多,每當這時候都有神與我同在,神真是祝福著我們。那麼向著大家所有人,神真想擁有大家和神之間的關系,這對於我們會成為很大的幫助。

當然,現在我寫的書賣得挺好,書的收集已經不錯了。而且這次我要去以色列,弟兄姊妹們都特別高興,問了經費,給了我一些錢。既然給我就接受,但是特別感謝神帶領我的生活。所以我們想法當中認為神是不會幫助我的,被這樣的想法欺騙,想依靠人,仰望人,絕對不是這樣的,神會幫助我們的!特別關於罪的問題,我們自己是不行的,耶穌為我們做才行,是完全可以解決的,哪怕一丁點的罪都不會剩下。大部分人只依靠眼所見的東西,我看到《路加福音》10章的時候,十有八九大家都想當撒瑪利亞人、學習撒瑪利亞人

學習撒瑪利亞人,希望為了別人可以犧牲自我,但是絕對不是這樣。《路加福音》有兩種身份,一個是拯救者,一個是被拯救者。

《路加福音》十章描寫的兩個人的關系:遇到強盜的人是被拯救者,後來的撒瑪利亞人是作為拯救者的耶穌。在這個故事當中最為重要的是什麼,有一個撒瑪利亞人行路來到那裏,看見他動了私心,用油和酒倒在他傷口包裹好了,扶他騎上牲口,回到店裏照應他。第二天拿出二千銀子送給店主,說:「你且照應他,此外所謂費用的,我回來必還你。」一切的一切都由撒瑪利亞人負責,遇到強盜的人他什麼都沒做,百分之百都是由撒瑪利亞人做的。我們並不是撒瑪利亞人,我們是遇到強盜的人,需要耶穌為我們作工才行,關於這個部分耶穌做得太完美。

在這裏,遇到強盜的人什麼都沒做。真的得救之前什麼都不該做,只記住耶穌所做的才行。洗凈罪並不能為耶穌付出什麼,耶穌為我們做才行。這來完全的結束我們罪,赦免我們罪的事情。不是這樣,耶穌完美的拯救了我們。

有一天,我去忠州要準備聖誕節音樂會。聽說這次美國有三十次的聖誕音樂會,找好了個很大的禮堂當活動場所。我們想在這裏能舉辦這活動嗎?經費夠嗎?我們有合唱團在美國巡演,一直演到聖誕節音樂會,非常的驚奇,也沒有收他們的錢看到神在幫助,特別感謝神。那麼這次聖誕節也想演出,但是不可能,因為疫情演出被取消了。所以我們想拍成電影,上次復活節也是拍成了電影,給了很多廣播電視臺播放。這回也想拍成電影,直到昨天結束拍照。但還有些需要繼續拍照的,所以今天要截止。見到了達拉斯的一位導演,幫助我們製作這電影,估計明天他就要回去了,特別特別感謝神!我們所做的一切事情上都有神幫助。

在這裏律法師,好像跟別人相比自己的律法遵守的挺好,但是沒有一個人可以完全遵守,因為沒有一個人沒有一點罪,這人卻有自信。我該做什麼才可以承受永生。耶穌說什麼呢?律法寫的是什麼?你念的是怎樣呢?那按照摩西律法有這樣的話語,所以當時耶穌就問,那寫的是怎樣,你念的是怎樣呢?這意思是你可以這樣念,也可以那樣念。確實這樣,有兩種方法,一個是藉著我努力遵守律法能蒙福。另一種是發現我是不行的人,只有耶穌基督的犧牲,我才能罪得赦免。因為我們剛開始遵守律法,現在如果我們違背,那就成為罪人了,哪怕是一條律法違背了都是罪人,所以靠著律法沒有一個人可以得救。

哪怕是違背了一條律法都是罪人,所以依靠著律法沒有一個人能得救。我們也是一樣,遇到強盜的人只有耶穌才能幫助他得到生命,其他人都知道有強盜埋伏,自己也會有這樣的下場,所以都急著逃跑,利未人也是這樣。第三個撒瑪利亞人指的就是耶穌基督,重要的是在這個故事當中,遇到強盜的人他做了什麼?什麼都沒有,也做不了什麼,只是躺著,全都由撒瑪利亞人做的。

有一個撒瑪利亞人行路,來到那裏,看見他動了慈心,上前,誰上前?是撒瑪利亞人,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現在有很多藥品,以前沒有,如果受傷了的話要先倒葡萄酒,因為葡萄酒是酒精,可以消毒。所以先倒葡萄酒,把傷口都洗幹凈,上面還要抹上膏藥。一般我們的皮膚有破口就會有病毒進來,一定得抹上膏藥才行。有藥膏的油脂保護,病毒就不會侵入,所以正常的順序是先要用酒精消毒,後來再把膏藥抹到傷口。但是在《聖經》話語中要先倒油,為什麼呢?因為「油」指的是聖靈,「葡萄酒」意味著喜樂。所以主先來了才會有喜樂,不是喜樂先有了之後才有了主。主來了之後,這喜樂也是隨之而來的,所以先倒油再倒酒。然後包裹好了,包裹是為了不讓他曬幹,然後扶著他騎上自己的牲口。自己本來坐的位置上,讓遇到強盜的人坐上去了,帶到店裏去。

在這一切過程當中,遇到強盜的人所做的,他一分錢都沒花,什麼都沒做,一切都是撒瑪利亞人做的,遇到強盜的人是蒙恩典了,我們罪得赦免也是。有多少我們的努力就是做多少,我們不能做,主來做才是,赦免罪也是主來做。一切都有主來成就才行。

帶到店裏去,這「店」指的就是教會,得救的聖徒可以休息的地方,可以治療有病的地方,可以成長的地方,這是教會。而且主說:「過些日子還要回來。」那一錢銀子是一天的報酬,兩錢銀子是兩天的報酬,意味著兩天之後主要回來的意思,也就是說我們為了罪得赦免,我們需要做點什麼呢?什麼都不需要做,純粹的,只有接受耶穌所做的才可以。遇到強盜的人他什麼都沒做,藉著善良的撒瑪利亞人得救,自己的努力、辛苦、代價什麼都沒有。我們罪得赦免就是這樣的,罪不是我們來赦免,是耶穌為我們赦免,在十字架上流了寶血。

但是有一個做不成的是什麼呢?自己想努力、自己辛苦、自己付出、想禱告、禁食、方言、預言,想這樣蒙福,那是我自己付出的。大家得明白,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錯的,大家明白嗎?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就不會交托給孩子去做吧!是大人會解決吧!同樣,神也是這樣,其他問題可以不管,但是罪得赦免的問題特別重要。這個事情你不要插手,我完全的為你成就,所以派了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犧牲,明擺著支付我們罪的代價,結束了我們一切的事情。我們需要把主所做的事情接受為我所做的,主為我們犧牲的,那犧牲是代替我們承受的。三天後主復活,是我也一起活了,所以我不需要做任何事情,主完全的都成就了,特別的神奇,我們相信全能的神。

各位,大家帶著相信神的信心向前邁步吧!不要害怕,神必定為我們成就的,對於我認識耶穌以後,我沒有跟任何人要過錢,但神給了我,也為我開了道路。親愛的各位,希望大家能夠依靠神,沒有比神更加正確的。一直以來我的生活有很多缺乏,也有貧困,但是神並不缺乏,都填滿給了我,無論是我兒子,我女兒,還有孫子、孫女都是蒙福的,希望大家都依靠神蒙恩典。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