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主日禮拜》— 由邪念而生的......

· 講道話語

《使徒行傳》5章1~節:

有一個人,名叫亞拿尼亞,同他的妻子撒非喇賣了田產,把價銀私自留下幾份,他的妻子也知道,其餘的幾份拿來放在使徒腳前。彼得說:“亞拿尼亞,為什麼撒但充滿了你的心,叫你欺哄聖靈,把田地的價銀私自留下幾份呢?田地還沒有賣,不是你自己的嗎?既賣了,價銀不是你作主嗎?你怎麼心裏起這意念呢?你不是欺哄人,是欺哄神了。”亞拿尼亞聽見這話,就僕倒,斷了氣。聽見的人都甚懼怕。有些少年人起來,把他包裹,抬出去埋葬了。

約過了三小時,他的妻子進來,還不知道這事。彼得對她說:“你告訴我,你們賣田地的價銀就是這些嗎?”她說:“就是這些。”彼得說:“你們為什麼同心試探主的靈呢?埋葬你丈夫之人的腳已到門口,他們也要把你抬出去。”婦人立刻僕倒在彼得腳前,斷了氣。那些少年人進來,見她已經死了,就抬出去,埋在她丈夫旁邊。全教會和聽見這事的人都甚懼怕。

主藉使徒的手在民間行了許多神跡奇事。(他們(或作“信的人”)都同心合意地在所羅門的廊下;其餘的人沒有一個敢貼近他們,百姓卻尊重他們。信而歸主的人越發增添,連男帶女很多。)甚至有人將病人抬到街上,放在床上或褥子上,指望彼得過來的時候,或者得他的影兒照在什麼人身上。還有許多人帶著病人和被汙鬼纏磨的,從耶路撒冷四圍的城邑來,全都得了醫治。

大祭司和他的一切同人,就是撒都該教門的人,都起來,滿心忌恨,就下手拿住使徒,收在外監。

撒旦用金錢充滿了亞拿尼亞和撒非喇的心

大家好!我們來到教會,藉著耶穌的寶血罪得赦免後,雖然人們彼此之間,都有差異,但從那時起,耶穌就住到我們裏面,開始作工了。

以前我在其他城市牧會時,付年租租了一個房子。可是那個房子的房東賭博欠了很多債,他把那個房子抵押給銀行後,逃跑了。我要不回來預付的房租,也找不到房東本人,心裏特別難。房子被抵押給了銀行,那個銀行的分行長來找我,他問我:“樸哥,你知道這個房子現在的狀況嗎?”

我說:“具體是怎麼回事,我不清楚,怎麼了?”

他通知我說:“這個房子的產權已經轉移到銀行了,現在屬於銀行所有了。你得從這裏搬出去了。”

我說:“知道了。”

當時我感到一片迷茫,手裏沒有錢,又要不回來已經預付的年租。我覺得,我也沒做錯什麼啊,神為什麼讓我遇到這樣的事情呢?實在理解不了。除了禱告我沒有其他辦法。

有一天早上,我要去別的地方講話語,這時,分行長來找我。我對他說:“分行長,對不起,我有事馬上得走,沒時間陪您了。”

他說:“沒事,你去吧。”他在後面跟著我一起走,我買票上了公車,他也買票上了公車,然後在我旁邊坐下了。他跟我說了為什麼跟我一起來,他說這話的時候,我心裏有了什麼樣的想法呢?

主在我心裏問我:“這個問題你能解決嗎?”

我回答說:“我解決不了,主啊,得由您來解決。”

主對我說:“那你為什麼不跟他提說耶穌呢?”

想到這裏,我對分行長說:“分行長,很抱歉,我有主人。”

分行長說:“哦,你有主人啊?”

我說:“是的,我有主人。”

分行長說:“你的主人住在哪里?”

我說:“在天上。我已經仔細地跟我的主人彙報了這件事情,可是我的主人還沒給我具體的指示,再稍微等一等吧。等我的主人答復我吧。”

分行長說:“是嗎?原來這樣啊!雖然我沒有信仰,但我相信你,我這就下車了。”

我問:“怎麼下車了呢?”

他說:“我回去了。樸哥,請你更熱心地禱告吧,快點解決這個問題吧。”

我說:“我知道了。”

 為了房子每天在神面前禱告

於是,他下車回去了。

這件事情是我的事情,但自從成為耶穌的事情後,我的心慢慢變得不同了。這個房子的房頂有一個小閣間,跪在那個小閣間裏禱告,我感覺特別好。每天淩晨,我都到那個小閣間裏去禱告,有一天禱告時,主分明在我心裏說:“你不要只是在這裏禱告,出去找找房子吧。”

早上,吃完早飯,我出去找了房子。看到一個新掛出來的二層小樓,特別好。我打聽了一個房租費,說要年付兩萬。可我沒有錢,所以問完我就出來了。

過了差不多兩三個月,因為一直有聚會,我一直沒有工夫。但一有時間,我就在主面前為了房子的事情禱告。一天,我又為了房子的事情在主面前禱告。主在我心裏問:“你上次看的那個房子怎麼樣?”我說:“主啊,那個房子太好了,房租又便宜,應該早就租出去了。”

吃完早飯,我過去看了看,那個房子仍然掛著“出租”的牌子。我走了進去,當時,那個家裏只有孩子在。我問他們,你爸爸在嗎?他們說,爸爸出去了。我說,晚上我來談租二樓房子的事情。就出來了。

晚上,我去了那裏。當時,我三十來歲,房東是五十多歲的大叔。我們坐下來開始交談。我說:“我是神的僕人,我來這裏傳福音。可是這裏的一個市民騙了我。我花兩萬年租租了他的房子,他卻把房子抵押給銀行逃跑了。為此,我在神面前禱告了。神給我的心是,讓我搬到您的這個房子裏來住。但我沒有錢。如果您心裏願意,就讓我過來住。”我不是能說這樣話的人。但那天,神給了我讓我搬到這個房子裏來住的心,所以我才敢這麼說。換成現在,恐怕我也說不出這樣的話來。

主人閉上眼睛想了好半天。好像閉著眼睛靜靜地想了足足有五分鐘。之後,他睜開眼睛對說我:“我是市里一個教會的長老。神在國道邊上賜給了我這麼好的房子,這房子不是我的,是神的。神的僕人要使用這個房子,我怎麼能攔阻呢?你用吧。”

簡直就像做夢一樣。當時,長老的女兒正在房間裏彈著一首鋼琴讚美詩,我感覺,當時簡直就像在天國一樣。我們又說了一些其他事情之後,我站起身來要走,。這時,長老開口說道:“如果你一分錢也不拿就搬過來住,我們彼此都會感到尷尬,你能準備多少錢?”

我脫口而出:“八千。”

房東說:“好,就八千。你過來住吧。”

牧師蒙神的恩典找到了房子

那天是週一,我們說好週六搬家。在這幾天當中,蒙神的恩典,我湊齊了八千元錢。

我跟分行長說了,我要搬家了,他感覺特別愧對我,給了我一千元錢。以前我曾經借給別人五千元錢,但那個人一直沒有還錢,我曾到他們家裏去找過,可是他妻子對我說:“您把我們家的衣櫃搬走吧,把櫥櫃也搬走抵您的債吧。”當時,我想,這個錢我是不可能再要回來了,從心裏打消了想要要回錢來的念頭。可是有一天,他妻子用手絹包著四千元錢來找我。她對我說:“如果我把這些錢拿回家,不知道會落在誰的手裏。別人的錢我可以不還,但是您的錢我不能不還。”就這樣,我準備了五千元錢。我心裏特別感謝。又有一個朋友給我打來了電話,說:“聽說你最近挺困難,我剛有工作,也沒什麼錢,但最近手頭上有兩千塊錢,先借給你用吧。等你有錢的時候再還我,還不上也沒關係。”我心裏別提多感謝了!就這樣我湊夠了七千塊錢。當時,我們教會有七八個常來聚會的弟兄姊妹,大家把自己手裏的錢都拿了出來,終於湊夠了八千元錢。

自從1962年得救後,耶穌就住進了我裏面。我遇到過很多在人看來不可能的事情。每當那時候,耶穌都在我的裏面引導我,特別感謝。我也是一個屬肉體的人,也是一個喜歡世俗的人。但每當我想起居住在我裏面的耶穌,就能戰勝肉體的欲望和快樂。

在最初開始傳道的那九個月,剛開始,我一連餓了好幾天。肚子餓的時候,我受了什麼樣的試探呢?平時,我沒怎麼禱告,但現在沒有吃的了,我懇切地在神面前禱告了。我禱告了,神就應該應答我的禱告。可是不管我怎麼禱告,神都不應答我。我心想:“因為我沒有信心,所以神撇棄我了。要不,神為什麼不應答我的禱告呢?神分明說了,祈求就得著,可是為什麼不給我呢?”

一天早上,我讀了《馬可福音》8章的內容,在這一章裏,耶穌說了什麼話呢?“我憐憫這眾人,因為他們同我在這裏已經三天,也沒有吃的了。我若打發他們餓著回家,就必在路上困乏,因為其中有從遠處來的。”

讀著這個話語,我心裏特別感謝。因為,神沒有給我食物,不是神撇棄了我,就算跟耶穌在一起,也會餓三天肚子啊。當時,耶穌非常瞭解我的處境。耶穌說:“我若打發他們餓著回家,就必在路上困乏,因為其中有從遠處來的。”

我禱告了,可是神沒有給我食物,我依然過得很困難。但這並不是因為我做錯什麼,或是我有很多缺點神撇棄了我,絕不是這樣,就算跟耶穌在一起,也會有餓肚子的時候啊。有了這樣的心之後,我的心從“主撇棄了我”的心裏釋放了出來,我感到特別平安。

有一次,我又餓了好幾天,當時孫姊妹得救了。當時她家非常貧窮,可是她卻為我精心地預備了飯菜。吃著孫姊妹帶來的飯菜時,我心裏一直在盤算,我已經餓了幾天了?想到神給我預備了這頓食物,心裏特別感謝。

一直以來,有很多敵對我的人,有很多爭戰,也有很多困難,不過,我能在神面前說的一點是:儘管有很多困難,但神一直與我同在。我可以扔掉、撇棄這世上的一切,卻不能從心裏扔掉這位神。因為這位神實在是太寶貴、太美妙、太愛我們這些無用的世人了。

現在我站在這講臺上,從1962年開始,到今年2020年了。這麼多年來,這位主從來沒有對我避而不見,他一直與我同在。這些年來,我也經歷過很多困難,因為心臟不好,也差點死掉;因為腸胃不好,也非常痛苦過;因為沒有錢,也曾困苦過。但不管我遇到什麼樣的事情,耶穌都在我的身邊,與我同在。就算失去這世上的一切,我也不想失去這位耶穌。不管這世上的人怎麼對待我,只要我和耶穌的關係好,所有問題就都不成問題了。這真的非常驚人。

我沒有準確地計算過我讀了多少遍《聖經》,但應該有六七十遍吧。有很多人比我讀過更多遍《聖經》,也有很多人比我擁有更加淵博的《聖經》知識,但驚奇的是,我沒有淵博的知識和學問,但我一點也不懷疑,記載在《聖經》裏的這位耶穌,一直與我同在。我經歷過很多艱難困苦的事情,也有很多敵對我的人,有很多誹謗我的人,但神一次也沒有站在我的對面敵對過我。

我是一位牧師,我和很多人交流過信仰。我會製作一個交流日記,記上對方的電話,對方的姓名,以及交流內容。我年紀越來越大了,記憶力越來越不好,很容易健忘。不過,到現在我還沒有忘記回家的路,還能找到家。

《聖經》在告訴我們罪得赦免的方法;也在告訴我們,當我們相信不起來時,應該如何相信;還在告訴我們,很多人與神親近之後,又如何遠離了神。當我心裏產生各種各樣的想法,牽動我的心時,我能意識到,如果被這些想法牽引,我的心就會遠離神。

給監獄裏面的人傳福音

我在監獄裏從事過十年教育囚犯的工作。在我教育的囚犯當中,有殺人犯、無期徒刑、還有死刑犯。其中有很多人得救了、改變了、成了傳道者,看到他們的變化,我特別開心。

《聖經》在仔細地告訴我們:得救的人怎麼就遠離神了;得救的人,過著信仰,怎麼就走向了破滅;得救的人,藉著寶貴的耶穌的寶血罪得赦免了,怎麼就墮落了。

今天早上,我跟蒙古的一位牧會者通了很長時間的電話。從弟兄的言談中,我能聽出,他強烈地相信著自己的心。他是一位年輕的牧師。我對他說:“你相信自己,就相信不了神了。因為我們的想法跟耶穌的想法不一樣,所以不可能在相信我的同時,相信神。”我能夠感覺到,這位牧會者強烈地相信著自己。我對他說:“你這樣下去會墮落的,因為你現在相信的是你自己。”

犯罪後進到監獄裏的人,都在監獄裏做什麼呢?都在反省。

“我怎麼被捕了呢?”“啊,因為作案時留下了指紋,所以被捕了。本來可以不被捕的。真是大意了!”

進到監獄裏之後,人們會想什麼?有很多想法,但基本上想的都是這方面的東西。

“如果當時沒有留下指紋,就可以成為完美的作案了。”

之後,人們會想什麼?

“這次出去之後,我得戴著手套作案,這樣就不會留下指紋,不會被發現了。”從這時起,他們就開始急切地期盼快點出去,想趕緊嘗試一下。

監獄裏的罪犯都夢想能夠完成一次完美的犯罪,想像著,如果這樣做,就不會被捕,想像著這些,他們會感到欣喜若狂,就會期盼早日出去,趕緊嘗試一下。所以人們出獄後,幾乎全部會再次回到監獄。有的人是出獄一年後,有的人是半年後,有的人是三個月,也有一個月、一周就回監獄的,甚至有的人,上午出獄,下午就又回到了監獄。只是想像著我這樣、這樣做,就不會出事的想法,就能讓他們欣喜若狂。

賭博的人站在賭博機前拉著拉杆時,都在夢想什麼呢?都夢想著,我一拉下拉杆,錢就嘩嘩地往下掉個不停。想像著這個場景,他們都欣喜若狂,好象馬上就要成為大富豪了。可是,當拉下拉杆的瞬間,一切都成了泡影,只是白投了錢。

這裏的問題是什麼呢?賭博的人會認為,上次我再早一點點拉下拉杆,錢就會不斷掉下來了,因為我拉晚了,所以才沒掉下錢來。也有可能會這樣,是吧?他們心裏有這次肯定能掉下錢來的心。在這裏想法的區別是什麼呢?如果想到,上次我覺得肯定會掉下錢來,可是拉下拉杆了,卻沒有掉下錢來,這次也可能不會掉下錢來。這樣想,他們就能停止賭博了。

賭博的人都沉浸在只要一拉下拉杆金幣就會不斷掉下來的幻想中。哪怕有一點點智慧就能想到:上次也覺得錢馬上就要掉下來了,可是卻沒有掉下來,這次也有可能不掉下來。如果心裏進來這個想法,就不會再賭博了。

有的人妻子躺在重症監護室裏,需要馬上做手術。他出去湊齊了做手術的錢,可是在拿錢去醫院的路上,卻去賭博了。為什麼會去賭博呢?因為他心裏只想著,我把手術費贏回來就行了,根本想不到別的。

罪犯們在監獄裏想的就是這些。只是在心裏制定著完美犯罪的計畫,想著只要不留下指紋,就能完成一次完美的犯罪了,想著這些就能感受到無盡的快感。但還是被捕了。他們又想,這次為什麼被捕了呢?啊!我是在白天作的案,如果在晚上作案,就不會被捕了。心裏又產生了這樣的心。只要是懂得思考的人,就能想到,根本不存在什麼完美的犯罪,不可能不被發現,如果這樣想,就不會去犯罪了。

頭腦裏描繪著錢不斷嘩嘩地掉下來的場景,就感到喜不自禁。心裏明明知道,上次也覺得馬上就要掉下來了,可是卻沒有掉下來,最後輸光了所有的錢,因為沒錢給兒子交學費,兒子都沒能上成大學。可是卻沉浸在錢嘩嘩地往下掉的喜悅感受中,無法自拔。就因為這樣的感覺,進了監獄的人才會不斷重新回到監獄裏來。

覺得改過自新的人,出來監獄後沒有幾天又回來了

金基成在監獄裏,只差三個月就要刑滿釋放了。但他得救了,他裏面進來了神的聖靈。

監獄裏有宗教團契,有佛教引導者、天主教引導者、基督教引導者。這些人,在監獄裏過得都像聖人一樣,那麼真誠,那麼善良、那麼乾淨。簡直是世上難尋的好人。他們在監獄裏服刑十年、十五年。在此期間,從來沒有偷盜過,也沒有犯過罪。甚至他們都覺得自己已經完全改過自新了。

“我已經金盆洗手了。”

“哥,可別再進來了。”

“我怎麼可能再進來呢?我已經金盆洗手了。你不用擔心,我不會再進來的!”

但都重新回到了監獄。

金基成弟兄得救後,聖靈進到他裏面開始引導他。他思想著:“我出獄後會怎麼樣呢?跟朋友見面、喝酒,我還會重新進來啊!我已經在監獄裏生活了十六年了,有可能我得在這裏呆一輩子啊!怎樣才能不再進來呢?我如何才能徹底擺脫這裏呢?”

怎麼想都沒有出路。但是聖靈喚醒了他。

“出獄後,不管我怎麼做,都擺脫不了重回監獄的命運啊!依靠我自己的力量是不行啊!如果有個人能引導我,就能避免重回監獄了。”可是這個世界上沒有能夠引導他的人。他是一個從來沒有去過教會的人。金基成弟兄在監獄裏讀了《罪得赦免重生的秘密》這本書得救了。

他在監獄裏曾經三次綁架獄警。我問他:“我真不明白,你在監獄裏,怎麼能綁架得了獄警呢?”

他說:“當然有辦法了。”

我說:“那你講一講其中一次綁架獄警的過程吧。”

他說:“有一次,我負責燒鍋爐,燒鍋爐時不是有用來捅木柴的一個大的鐵棍子嗎?我把那根鐵棍燒得通紅,然後插進水泥縫裏使勁地來回折,折斷了大約十公分長的小鐵棍。我把小鐵棍埋進土裏,每當我一個人燒鍋爐時,就拿出來打磨。只要一個月,就能磨成一把刀。當我把刀裝進衣兜裏的那一刻,感覺好像整個世界都是我的了似的。之後,我在監獄的走廊裏碰到了我特別仇恨的一個獄警,便把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哦,這、這、這是什麼?”

“是什麼,讓我告訴告訴你啊!”

“你、你、你想幹什麼?”

“你給我老實點!”我把他拖到單間牢房裏,鎖上門,然後讓他跪在地上。對他說:

“我已經厭倦了這個世界,我想到另一個世界去。那個世界可不會是這個樣子。但一個人去多孤獨啊,所以,我要你陪我一起去!”

獄警被嚇得渾身亂顫,他覺得這次自己必死無疑了。監獄裏的獄警們連夜開會,淩晨,當大家都在睡覺時,三十幾個獄警用大木頭把監獄的牆撞倒了,把兩個人都埋在了下麵,兩個人都受了傷,但命總算是保住了。從那之後,沒有一個人敢再惹他,他活得特別自在。

後來,他看到《罪得赦免重生的秘密》這本書後面有我的地址,就給我寫了信。“牧師,我是這樣這樣的人,希望出獄後,您能引導我。”我回信說:“出獄後來我們教會吧。”他出獄後來了我們教會。

金基成牧師認識到,人們出獄後,幾乎全部都會重新回到監獄。為什麼?因為人們都在研究犯罪。人們每天都在研究怎麼犯罪才不會被發現。當在頭腦裏描繪完美犯罪時,心裏感受到難以言喻的快感。他意識到,我這罪子都得在裏生活了。

出獄之前,金基成弟兄曾給他父親寫過一封信,後來他重新給父親寫了信,說不回家了,要到教會接受牧師的引導。出獄後,他誰都沒去見,直接來到了教會。他在我們教會呆了一年。這一年,他過得那麼幸福。每天早上,他都清掃教會的廁所、整理垃圾,沒有一個人要求他做這些事情。但他一直幹了一年。

“哇,我已經一個月沒有回監獄了!我已經兩個月沒有回監獄了!我在監獄外面生活了六個月了,還沒有回去!已經過去一年了,我還沒有回監獄啊!”

現在他天天都往監獄跑。(聽眾大笑)一個月後,他進了宣教學校。

進監獄的人都不是一般人。有一次一個流氓要用刀捅他,他伸出手來直接握住了刀,手上鮮血直流。他靜靜地對流氓說:“臭小子,趕緊把刀給我放下。”沒有一個人能奈何得了他。

他只有一個想法:“大不了一死,人還能死兩次嗎?死不是早晚的事嗎?與其被別人殺死,不如自己帥氣地死。”置生死於度外,大家能理解嗎?只有進入到他們的境界才能理解。怕死的同時,又可以不怕死。

但得救後,他改變了。從宣教學校畢業後,他結婚了,成了父親。過上了夢一樣的生活。出獄的人大部分都重新回到了監獄,但他蒙受耶穌的恩典,從中脫離出來了。耶穌居住在他的心裏。

我們主日禮拜是十點鐘開始,有些人可能會遲到五分鐘、遲到十分鐘,甚至遲到半個小時,但是他不會遲到。“因為這樣的事情,我該以何顏面對耶穌呢?”他們完全不一樣。當然,我們可以少參加一次主日禮拜,少交一次十分之一,也可以睡一次懶覺、不讀《聖經》、不禱告,一般人們也就那麼過去了,可是他卻不會這樣做。

“我一直在罪惡的深淵中苦苦掙扎,沒有人能把我從中拯救出來,耶穌卻拯救了我,讓我這樣的人作了牧師。”他真的不一樣,愛主的程度不一樣,傳福音也不一樣,跟他相比,我真是遙不可及。在很多方面,我都趕不上他。我觀察過他很多次。

成大器者

以他的實例拍成的電影最初起名叫“母親”,但我給改成了“成大器者”。

“你是必成大器的人!”

真的是這樣,不管是從想法上,還是從思維方式上,都是我無法企及的。雖然他比我年輕,我是他的老師,但在很多層面,他都遠比我出色,通過做事就能看出來。

我曾經說過,如果開發出一款能跟天國通話的手機,我會馬上買下來。這樣,我就可以給已經去世的李牧師打電話了,能給很多人打電話。

仔細觀察我們的心,就能發現,我們太缺乏了,因為一點點小事,我們就讓耶穌傷心,因為雞毛蒜皮的一點小事,就讓耶穌失望。當然,我們就是這樣的人。我們不過就是人。

當我接受審判時,你們知道我想什麼了嗎?我真的是一個很壞的人,偷過很多東西,給別人帶來過傷害。每次坐在被告席上,我都會想到保守了我,讓我連一毛錢也沒貪污的神,有這樣的神與我同在,雖然我是什麼也不是的人。我接受了如此莫大、如此驚人的神的愛,讓我無法撇棄這份愛,不只是嘴上說,就算用全世界跟我交換神的愛,我也不換。

今天早上我們讀了亞拿尼亞和撒非喇的話語。我想對亞拿尼亞說:“亞拿尼亞啊,你身為一個男人,怎麼能把妻子都害死了呢?那些東西有什麼重要的,甚至讓你欺哄聖靈,隱藏了賣地的錢呢?”

愛耶穌的人,不管是大事還是小事,都不會讓耶穌難過,為什麼呢?就算賺得全世界,如果與耶穌疏遠了……

在《使徒行傳》5章12到16節有這樣的內容:主藉使徒的手在民間行了許多神跡奇事。(他們(或作“信的人”)都同心合意地在所羅門的廊下;其餘的人沒有一個敢貼近他們,百姓卻尊重他們。信而歸主的人越發增添,連男帶女很多。)甚至有人將病人抬到街上,放在床上或褥子上,指望彼得過來的時候,或者得他的影兒照在什麼人身上。還有許多人帶著病人和被汙鬼纏磨的,從耶路撒冷四圍的城邑來,全都得了醫治。

這莫大的神的能力如何才能在我們裏面存在呢?在真心愛主、視主為寶為珍、真心為主的人心裏,就能存在。

我們少做一次主日禮拜,遲到一次,不會立馬發生什麼特別大的事情。我經常對同工們說,你們別總說我太刻薄,如果我是彼得,你們早就死了。實際就是這麼回事,是不是?其實我不算刻薄,你們應該慶倖我不是彼得,如果我是彼得,還有幾個人能活著坐在這裏啊?

為什麼彼得能行出這麼大的神跡呢?!

他不想做任何一點點讓耶穌傷心的事情。三次否認耶穌後,他真心地侍奉、相信著耶穌。

亞拿尼亞和撒非喇非得死嗎?其實我也不知道。如果我們教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信徒們恐怕都得跑光了。人們都會認為:“去那個教會,稍有不慎,就會喪命的。”來教會前,可能都會好好檢查,我有沒有撒過謊啊,哎呀,要是死了怎麼辦啊?算了,別去教會了,倒不如在家睡懶覺更好。

各位,彼得否認過耶穌三次,也有過很多失誤,但《使徒行傳》裏的彼得跟之前的彼得不一樣。他不想因為任何一點小事讓耶穌傷心,他不想讓黑暗存留在教會裏,存留在心裏。

今天我跟在蒙古牧會的同工交流了。我對他說:“你心裏相信自己的心更大,說明你相信耶穌的心很小,這樣,你覺得你在蒙古能興旺福音嗎?不可能的。抽時間來我這裏一趟吧,我們好好交流一下,我會教你怎麼做的。”

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輕易就會撒謊,很容易欺騙別人,但經歷過耶穌大愛的人,見過耶穌的人,越跟耶穌親近,越是不能這樣做。不是見到誰了,也不是聽誰這樣說了,而是活在他心裏的耶穌,在保守著他。

把福音傳到地極

有六百萬人觀看了我們上次舉辦的復活節活動。為了下周將要舉辦的聚會,我們聯繫了全世界很多家電臺,很多電臺都想轉播我們的話語。通過計算,我們得知,有一億七千五百萬人觀看了我們的節目,我們進行部希望把觀眾人數提高到三億人。

我們擁有的福音是如此的珍貴,聽說有福音的教會,很難持守福音到四十年以上。之後就會變質。早在三十年前,我就開始擔心福音會在我們教會變質的問題。所以從三十年前起,我就開始跟同工們爭戰,也跟我自己爭戰。在守護這個福音的時候,慈愛的耶穌、聖潔的耶穌也為像我這樣的人打開了能通過電臺傳講福音的大門,特別感謝。

從5月10日起,我們要舉辦聚會,我們希望能有三億人通過電臺參加我們的聚會,進行部正在為此而努力。昨天我們把教會清掃了,也修理了內部設施,吳長老很焦急,說攝像頭都得更換,需要很多錢。我說,都換了吧。因為有好的設備,才能做出好的效果來。

吳永度牧師現在成了倫敦基督教協會會長。參加基督教協會會議的基督教領袖們都對他說:“在我們當中,你實力最出眾,你來做我們的會長吧。”可是吳永度牧師說:“我英語實力太差了,我怕自己不能勝任。”我說:“英語能說到這種程度就可以了,你當會長吧。”所以,他作了倫敦基督教協會會長。上上周召開歐洲基督教領導者大會時,我傳了四個小時話語,大部分聽我講話語的牧會者都得救了。

以前一位南美純福音教會的牧師來參加我們的牧會者大會時,跟我有過一點摩擦。但上上周,他通過廣播聽了我講的話語,得救了。南美純福音教會一直說我們教會是異端。他到那裏去,對純福音教會的人說:“我親自見過他們,我在那裏蒙到了恩典。”通過他,我跟南美四個國家的總統見了面。

墨西哥神學院院長任命我為名譽博士。在接受博士學位授予時,我獲得了三十分鐘演講時間。我講了耶穌的寶血是如何洗淨我們罪的神的大愛。那天數以萬計的博士參加了那個會議。院長走到臺前講到:“我們神學院在培養博士時,只是把人們的頭腦弄得複雜起來,但樸牧師講的話語是這麼的簡單、純正,我們都應該聽這樣的話語。”他給總統身邊的人打電話,說:“讓總統見一見樸牧師吧。”就這樣,神給我們打開了能向全世界傳講福音的道路。

現在除了少數幾個國家之外,全世界大部分牧會者都希望能夠學習我們傳講的福音,都希望能夠聽我們講這個福音。神把福音賜給了毫無處用的我們。我不是意志力很強的人,是神一直看顧了我,是福音一直活在我們教會裏作著工。

今天早上,一位姊妹做了自己得救的見證,真的特別感謝。

親愛的聖徒們,請不要輕忽我們得到的這福音,絕對不要輕忽。還有多少人因為不知道這福音正在罪惡中苦苦掙扎著,還有多少人正晝夜不睡覺的在禱告院裏痛哭哀號著啊?

彼得絕對不能容忍邪惡的撒但在耶路撒冷教會裏做工。但亞拿尼亞和撒非喇把撒但的計畫帶進了教會,因此彼得果斷地斬斷了這一切。從那之後,聖靈在教會裏充滿地作起了工。

讓我們高舉耶穌吧,讓我們為為了我們被釘十字架的耶穌而生活吧。使我們教會成為,不讓任何一個人因為不知道這福音而遭到滅亡的教會吧。希望所有人的心裏都不要容納亞拿尼亞和撒非喇那樣的黑暗。

彼得知道亞拿尼亞和撒非喇是非常可貴的人,也知道他們的生命很寶貴,但容納他們,教會就會變得黑暗。如果亞拿尼亞和撒非喇生病住院時,自己交了錢,人們會說,他們的住院費是哪兒來的?原來他們私藏錢了。要是我們也私自藏起來一點就好了。我家老頭真是太傻了,竟然把錢都交了出去。為了不讓這樣的黑暗在教會裏氾濫,彼得潔淨了教會。

我們所信的慈愛的耶穌來的日子近了,讓我們只為了主生活吧。在一點點小事上,也不要讓主傷心,讓我們過討神喜悅的生活吧。如果我們一點點向世界妥協,就會陷入到世界中,不想再讀《聖經》,不想再禱告,不想再侍奉神,這樣的人太多了。

讓我們把自己全新地獻給耶穌,使我們教會成為屬《聖經》的教會,用福音覆蓋全世界,把福音傳到地極,讓所有不知道這福音的人都能聽到福音,希望大家都能為此禱告。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