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主日禮拜》—永活的神

· 講道話語

《使徒行傳》27:9-26節:

【走的日子多了,已經過了禁食的節期,行船又危險,保羅就勸眾人說:“眾位,我看這次行船,不但貨物和船要受損傷,大遭破壞,連我們的性命也難保。”但百夫長信從掌船的和船主,不信從保羅所說的;且因在這海口過冬不便,船上的人就多半說,不如開船離開這地方,或者能到非尼基過冬。非尼基是克裏特的一個海口,一面朝東北,一面朝東南。

這時微微起了南風,他們以為得意,就起了錨,貼近克裏特行去。不多幾時,狂風從島上撲下來。那風名叫友拉革羅。船被風抓住,敵不住風,我們就任風刮去。貼著一個小島的背風岸奔行。那島名叫高大,在那裏僅僅收住了小船。既然把小船拉上來,就用纜繩捆綁船底,又恐怕在賽耳底沙灘上擱了淺,就落下篷來,任船飄去。我們被風浪逼得甚急,第二天,眾人就把貨物拋在海裏。到第三天,他們又親手把船上的器具拋棄了。太陽和星辰多日不顯露,又有狂風大浪催逼,我們得救的指望就都絕了。

眾人多日沒有吃什麼,保羅就出來站在他們中間,說:“眾位,你們本該聽我的話,不離開克裏特,免得遭這樣的傷損破壞。現在我還勸你們放心,你們的性命一個也不失喪,惟獨失喪這船。因我所屬、所侍奉的神,他的使者昨夜站在我旁邊,說:‘保羅,不要害怕,你必定站在凱撒面前;並且與你同船的人,神都賜給你了。’所以眾位可以放心,我信神他怎樣對我說,事情也要怎樣成就。只是我們必要撞在一個島上。”】

大家好!我時常會想到去世的事情。我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去世,也不知道我會在什麼樣的情況下,以什麼樣的形式去世。有時候想,假如我五分鐘後,或十分鐘後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我心裏一定會充滿說不盡的幸福和喜樂。“啊,我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主已經洗淨了我所有的罪,特別感謝神一直以來,與我同在,賜給了我傳福音的恩典,現在神呼召我去神的家了。”我的心到從來沒有去過的神的世界看了看。

無盡的黑暗裏生活的我

神在造人心的時候,造得無比的神奇。神按照讓我們的心可以和神的心連接的方式造了我們的心。我雖然相信神、去教會,去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是心裏一次也沒有相信過神。只是茫然地認為,只要善良地生活,好好守律法,好好禱告就能去天國。現在回想起來,我能明白,從小經歷的所有事情都是在神的計畫中的。令人驚訝的是,我現在過的生活,是以前的生活完全無法相比較的。

先是經歷著內戰,我們一家人每天都在逃難。內戰結束後第二年的8月14日我的母親去世了。母親去世一個月後,哥哥就去參軍了。有一天,我們家的大門口立了一根竹杆,上面掛了一個很大的條幅。是哥哥的戰友們鼓勵哥哥去當兵掛上去的。哥哥參軍去了,爸爸被征去清理戰場,也不在家。短短的一段時間內,媽媽、爸爸、哥哥就都離開了家。

當時我大姐十五歲,二姐十三歲,我八歲,弟弟四歲。當時我們嘗遍了人生的辛酸。在我們家前院住著一個叫萬順的朋友,我們經常在一起玩。一天,萬順家在煮土豆吃,我在他們後面,卻沒得吃。當時,萬順的父親叫我:“玉洙,你過來。”給了我一個小土豆。我心裏不知道有多感謝。雖然已經過去幾十年了,但到現在我都忘不掉。我在黑暗、貧窮中度過了我的童年時光。

長大一些後,因為肚子餓,我去掐了別人家的麥子烤著吃,當時那個烤麥子不知道有多好吃。前不久,有人聽到這個話語後,把麥子拿了過來,我跟宣教學生們一起烤著吃了,以前那麼好吃的麥子,現在一點也不好吃了。已經完全沒有那個味道了。因為文明了,富有了。小時候,我真的是在無盡的黑暗裏生活的。真是說也說不完。

1962年,我陷入到了無盡的絕望中。我真不明白,我這個人怎麼就幹啥啥不行呢?別人都做得很好,可是我一做就不行。我怎麼會這樣呢?我經常站在鏡子面前,喊叫著說:“樸玉洙,你這個骯髒的傢伙,你這個壞蛋,你這個廢物。”站在鏡子面前,我真的討厭看自己。看著討厭的自己,想到將來,心裏真是連手指尖大小的盼望都沒有。現在我還小,可三年後、五年後,如果能過上好日子,活著還有指望。可我完全沒有活下去的盼望。只是因為死不了,一天天混著日子。真是一言難盡。

一九六二年十月,我跪在禮拜堂裏,向主祈求著,饒恕我昨天偷了別人家東西的罪。清晨聚會結束後,人們都走了。天還沒有亮,我還在為骯髒的罪痛苦,在主面前禱告著。祈求神饒恕我的罪。可是那天早上,站起身來時,我心裏有了從未有過的心。“耶穌的血已經赦免了我的罪”這個心直接進到了我心裏。

以前,一到晚上,我就跟夥伴們聚在一起去偷東西、幹壞事。咬著牙不想去那裏,可是一到晚上,不知不覺我就到了那裏。但驚人的是,從那天之後,我竟然沒有再去夥伴家。因為沒去他們家,所以就沒再幹壞事。就這樣過了一個月後,我見到了夥伴們,他們問我:“玉洙啊,這些日子你去哪兒了?”我說:“我就在家裏啊。”他們問:“你怎麼不出來玩啊?”我說:“是沒去。”從那天起,我讀起了《聖經》。

有一次,我跟夥伴們約好了,可是距離見面的時間,還有三十分鐘,我想在這三十分鐘內看一點《聖經》,於是打開了《聖經》。讀著讀著《聖經》,不知不覺,太陽已經落山了。我都沒有感覺到,就已經讀了好幾個小時《聖經》了。一句句《聖經》話語開始成為我的力量,成為我的能力。

現在保羅那裏正好有船要去羅馬。保羅蒙到神的恩典,知道這次風浪很厲害,所以說先等等,先不要出發。但百夫長信從掌船的和船主,開始航行了。刮起了南風,他們以為得意,可是沒走多遠,就遇到了名叫友拉革羅的強颱風。

坐船出行就像過人生一樣

我曾經瞭解過颱風。颱風一般是發源於赤道附近的熱帶地區,熱帶地區因為陽光強烈,空氣被曬得很熱,空氣變熱後,開始變輕、上升,這時其他空氣開始流入進來,填充熱空氣上升後空缺出來的空間。就這樣,形成了颱風。起南風後,風漸漸上到雲層上方。我們的地球是由西向東旋轉的,所以風也隨著地球由西向東刮。現在風漸漸從北向東刮去。接下來,會慢慢消失。我們國家也經常刮颱風,起颱風後會漸漸向東刮去。

可是,各位,還從來沒有一個颱風能在一個地方刮上十四天。一般颱風刮過來,在一個地區也就刮一天,晚上刮過來,早上就過去了。可是這個颱風卻在地中海刮了十四天。現在徹底沒有能夠活下來的指望了。船員們把船上的物品扔進了海裏,最後甚至把船上的傢俱也都扔掉了。

這個船上總共有二百七十六個人,這些人全都陷到了絕望中。一點活路也沒有。但是這條船上有保羅。這個船上沒有一個人有電話,現在大家都快死了,可能他們想給家人打電話吧。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家裏有無線電,他們用無線電給家發消息說:“我們的船快沉了。”

坐船出行就像過人生一樣。坐船出去,如果順風順水,旅行就會變得特別開心、喜樂。可是遇到風浪,船要傾覆,到達這樣的位置時,人們就開始呼求神了。人們都是用人的方法在呼求神,世上沒有一個能拯救他們的神。各位,我們所信的神,跟世上的神是不一樣的。

驚人的是,神賜給了我們六十六卷《聖經》。這《聖經》是神的話語。是非常驚人的神的話語。摩西記錄了《創世記》。《使徒行傳》也是某個人記錄的。記錄《使徒行傳》的人雖然也是人,但在記錄《聖經》時,他記錄的不是從自己頭腦裏出來的東西,而是接受神的默示記錄的《聖經》。各位《聖經》裏的話語全部都是神的話語。

其他人懇切祈求的都是站在那裏一動不能動的神,但我們信的神卻不同。通過《聖經》話語,我們可以瞭解神的心。跟隨神的心,我們就能與神的心合一。這就是跟其他神的不同之處。

神的使者站在保羅面前說:“你必定站在凱撒面前

在二十四节,神的使者站在保罗面前说:“你必定站在凯撒面前。”我正在跟宣教学生们一起学习《使徒行传》。保罗最初在亚细亚传道,后来去了耶路撒冷。那里有人被圣灵感动,对保罗说,去耶路撒冷会被人捆绑,并交在外邦人手中。亚细亚人觉得这是跟扫罗最后一次相见,所以每天傍晚都把人们叫来,跟保罗一起聚会。

有一次保罗讲道一直讲到深夜,发生了犹推古掉到楼下去的事情。因为是跟人们见最后一次面,所以保罗不停地讲道后,去了耶路撒冷。人们都哭着劝保罗不要去耶路撒冷,但扫罗得到神的启示,已经提前知道了,自己去耶路撒冷被捆绑后,成为囚犯,会被解到罗马去。他说:“我也必须往罗马去看看。”所以,现在保罗被抓住,以罪犯的身份,坐上了去往罗马的船。

被风浪催逼了十四天,完全看不到太阳和星辰。船里众人得救的指望就都绝了。甚至忘记了吃饭和睡觉。有一天,保罗站在他们中间说:“你们听一听我的话吧。你们本该听我的话,不离开克里特,但现在,你们不要害怕,我们只会失去这只船。

我所侍奉的神,他的使者昨天晚上对我说:‘保罗你必定站在凯撒面前。’各位,神说我要站在凯撒面前,但凯撒是在罗马,也就是说,我们肯定能到罗马去。所以我们一个人也不会死,只会失去这只船。”人们都听到了这些话。这些话是神的话语。虽然我们听不到神说话,但通过保罗听到了这些话。

重要的是,我们的人生就像航海一样。心爱的妻子可能会得病,再也起不来。遇到这样的事情,该是多么痛苦啊。心爱的儿子得了病,却没有医治的方法。丈夫千辛万苦建立起来的公司却濒临破产。无数的问题像风浪一样扑向我们。在平时,看不出心里有神的人与没神的人有什么区别,但面对风浪时,心里有神的人与心里没神的人就完全不同了。

这艘船里有二百七十六人,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相信神的人。只有保罗一个人相信神。他们听不到神的声音,但通过保罗,他们听到了神的声音。“啊,我们不会死啊,只会失去这只船啊。”我们能够正确地知道这件事情的发展过程。

有许仁秀这位弟兄。刚才这位姊妹也做了白血病得医治的见证。生活中我们会遇到大大小小的问题,当我们相信神时,为什么需要神的仆人呢?因为各位不能像神的仆人那样与神亲近。各位虽然相信神,心里跟神还是会有距离,因为神的仆人跟神的关系更紧密,他在向我们传讲从神那里得到的话语。

所以就算大家不能直接跟神对话,也不认识神,但看着仆人相信的人,就算没有这样的信心,但带着仆人的信心,也能战胜疾病,也能战胜死亡。这样生活的人就是在过信仰生活。遇到风浪时,我们没有信心,就会彷徨,混沌起来。这时,就算相信不了神,但相信仆人的人,当相信、接受仆人的话语时,就会变得不同。我见过很多这样的情况。

我见到过很多病人,也见过很多癌症病人,还见过很多濒临死亡的人。有些人面临死亡时,我给他打开话语,他直接就相信了。特别是美国的金润玉姊妹,有生以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姊妹。这位姊妹跟我说什么事情时,我对她说:“姊妹,不是这样的,《圣经》上是这么说的。”接下来,姊妹嘴里会怎么说呢?“啊,原来是这样啊。”

只要信是得著的,就必得著

各位,當人們得了癌症時,人們都有自己的認知,自己的方法。各位,請仔細聽一下,我們教會也有很多比我更屬靈的弟兄,也有比我還瞭解《聖經》的人,雖然不能這麼說,但有很多比我還蒙主愛的人。可是各位,當你們困難時,不知道該怎麼辦好時,請跟僕人交流吧。許仁秀弟兄就是這樣。

他得白血病幾乎要死了。一天他的朋友金大人弟兄見他快死了,非常可憐他。於是,給他傳了福音。許仁秀弟兄聽福音得救了。後來,金弟兄再去看許弟兄時,把我患胃潰瘍時寫的“雖然疼,但是好了”那本書送給了他。許仁秀弟兄得白血病幾乎要死了,他把這本書讀了好幾遍,之後看到了什麼呢?

【凡你們禱告祈求的,無論是什麼,只要信是得著的,就必得著。】(可11:24)讀到這個話語時,他想:“啊,這個白血病什麼也不是啊。只要禱告相信好了,就好了啊。”這個心直接進到了弟兄的心裏。他直接跪了下來。“神啊,請您醫治我的病吧。我相信,您已經醫治了我的疾病。我完全好了。”然後,他從那裏站了起來。感覺暈暈的,搖搖晃晃的站不住。於是,他去馬棚裏找來根拐杖。拄著那根拐杖搖搖晃晃地去了田地。他的父母正在地裏幹活,看到病得要死的兒子竟然拄著拐杖搖搖晃晃地到地裏來了。父母嚇壞了。“仁秀啊,你怎麼來了?”

“爸爸,我來幹活了。我都好了。”

他的父母簡直要瘋了。因為聽說,人快死時,會回心轉意,看到兒子的心轉變了,覺得兒子馬上就要死了。

“仁秀啊,這裏沒什麼活可幹了。回家吧,回家吧。”強行把他拽回了家。他的父母扶他躺到床上後,到後面的屋子裏去失聲痛哭起來。“這孩子馬上就要死了。要死了,心都變了。”不認識耶穌的父親,除了這些,還能想什麼啊?

驚人的是,從那天起,他的病開始好了起來。去非洲做了宣教士,也牧著會。他真的不是自己有信心,只是讀了那本書,看到了樸玉洙牧師得胃潰瘍時,是怎麼好的,然後直接照著做了。一個月後,他的病完全好了。從那時起,他就完全好了。他的父母眼看著他一天天好了起來,特別激動。給很多人傳福音,有很多人聽福音得救了,也有很多人憑藉相信話語的信心病得醫治了。

重要的是各位沒有信心,各位,沒有信心會發生什麼事情呢?當各位沒有信心、沒有得救時,各位自己想讀《聖經》、領悟福音,想擁有這樣的信心真的很難。

現在我們通過網路和電視臺傳著福音。這次通過CLF,有很多牧師罪得赦免重生了。他們說什麼呢,自己是沒有信心,但聽著樸玉洙牧師的講道,覺得:“講得對啊。”在相信神之前,他們先相信了樸玉洙牧師的話語。他們對照《聖經》,發現我講的完全符合《聖經》。就這樣,他們得救了,改變了。

接著,你們知道撒但會怎麼做嗎?你們知道為什麼說樸玉洙牧師受賄了嗎?為了讓人們不信我。知道為什麼說我詐騙了嗎?為了讓人們不信我。他們並不是掌握了什麼證據才這麼說的。墮落的人聽到撒但的聲音會直接相信。至少得有點證據才能這麼說啊。大家聽聽看啊。說我受賄八點八億人民幣。說我受賄八點八個億,就得找到行賄的人啊,可是一個行賄的人也沒有。被撒但給欺騙了。

我看到,人們得救之後,一旦墮落了,就會變得偏執,精神就開始變得不正常。只想其一,不想其二。我們能夠看到是某種靈-撒但在做工。可憐的是,有很多人聽了這樣的話,撇棄了信心。所以,有很多人開始不信教會。

通過這樣的事情,正在成就著神的旨意

任何時代,都不是單有主的作工,撒但也在同時做工。《聖經》上說,【控告長老的呈子,非有兩三個見證就不要收。】(提前5:19)為什麼?因為像保羅、彼得這樣的神的僕人,也被稱作是異端過。各位,不斷有人在說這樣的話。

重要的是,如果我們相信神,就不要相信別的。從僕人嘴裏出來的話,是神的話語,我們聽了,如果跟《聖經》一致,就不要看這個人,而是接受《聖經》話語。保羅說:“我說,我們會到達羅馬的。”他不是這樣說了嗎?“我所侍奉的神的使者來對我說:‘保羅,你必定站在凱撒面前。’”那麼保羅就會正確地站在凱撒面前。後來風浪終止了,船在行進的過程中,損毀了。在離一個小島很近的地方損毀了。會游泳的人游泳上了岸,不會游泳的人利用木板等上了岸,沒有一個人掉在海裏,都活下來了。

之後,因為寒冷保羅點了火,在把木柴往火上放的時候,木柴裏面有條毒蛇,因為無路可逃,就咬住了保羅的手。人們都看見保羅被毒蛇咬了。保羅把蛇揪下來,直接扔進了火裏。以前我有一個朋友特別喜歡抓蛇吃。他抓到蛇後,會當場扒皮,用火烤了吃。

那天保羅沒有吃,因為《聖經》裏沒記載他吃蛇了。那天,在場的所有人都說:“這人必是兇手,雖然從海裏救上來,天理還不容他活著。所以現在要被毒蛇咬死了。”但保羅的想法不一樣,他想:“神的使者對我說了,我必要站在凱撒面前。如果我死在這裏,就不能站在凱撒面前了。”所以,他把蛇揪下來,直接扔在了火裏,一點妨礙也沒有。

島上人都想:“被這種毒蛇咬了,不出十分鐘就會死的,可他為什麼沒有死呢?啊,他不是人啊,他是神。”之後,保羅禱告,人們的病都得了醫治。我們可以看到,通過這樣的事情,正在成就著神的旨意。

重要的是,船在行駛的過程中,會遇到颱風,也會遇到下雨,還會遇到困難,當然,也有一帆風順的時候,這就是我們的人生。到今天為止,可能一切順利,但誰也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情。也許到現在為止,身體非常健康,但明天可能就會生病,也可能會遇到困難,可能會遇到各種各樣不幸的事情。這時重要的是,我們能做的力量,跟神的力量不同,所以相信神的人,會從心裏跟神交流,會期待神的幫助,憑藉相信神的信心從中脫離,會讚美神、感謝神。

但心裏沒有神的人呢。我們正順利地過著信仰生活,遇到了這樣那樣的試探,一次不來教會,兩次不來教會,也會這樣。公司的事情也繁忙,身體也疲憊,就這樣越來越困難,漸漸陷進了苦難中。這時,如果自己在教會裏,當自己遇到困難時,如果不能相信自己,就會通過僕人解決這問題,會聽著話語,從中脫離出來。

各位,有多少患病的弟兄姊妹通過信心病得醫治了啊!這些人都有不相信自己,相信僕人的心。每當我說什麼的時候,都說:“啊,原來是這樣啊。您說的對啊。”真的這樣憑信心接受話語的時候,神就開始驚人的,在我們裏面大有能力地作工了。

再說說金潤玉姊妹。一次我去了達拉斯,金潤玉姊妹跟丈夫一起來參加了達拉斯的令營。我跟她們一起聊了聊。我問金姊妹。我說,我見過很多弟兄姊妹,當他們處在像金姊妹一樣的環境,或其他環境下時,我都打開《聖經》給他們講解。

可是不管我說什麼,金姊妹都說:‘原來是這樣啊。’一直只說這句話。我問了金姊妹:“金姊妹,當我講話時,你怎麼能只說:‘原來是這樣啊。’就都接受呢?”你們知道金姊妹是怎麼說的嗎?“我都要死了,還能挑三揀四嗎?我無路可走了。我都要死了,不信不行了。”

我見過很多人,眼看就要死了,不信的人還是不信;眼看就要死了,我想讓他得救,他就不得救;眼看就要死了,我努力給他講解《聖經》,他卻喊著說:“吵死了。”人都不一樣。但驚人的是,神不斷讓我們連接起來,為了讓我們能夠得救,在家人和朋友中間做著工,神可憐這個靈魂,為了拯救這個靈魂不斷做著工。

但撒但在他裏面不斷抵擋著,讓他的家人過來攪擾他,使他無法聽福音,這種事情我見得太多了。這個人馬上就要咽氣了,沒有神,他怎麼走過那段黑暗的路啊?各位,大部分人在這種情況下都會說:“唉,我是想聽一聽,可是我家人不願意啊,所以算了。”有這樣的人。“嘿,夠了,我不想聽!我就想下地獄。”

牧師的父親拒絕被神引導生活

有李憲牧牧師,他父親還在世時,有一天,李憲牧牧師的堂兄來找我,說:“我叔叔得癌症快要死了,您去給他講講話語吧。”李憲牧牧師的母親是非常虔誠的佛教徒。當年,她坐不了車,是走五十到七十裏路去求佛的。

那天,我和李憲牧牧師的堂兄一起去看了李憲牧牧師的父親。他的父親喊叫著說:“滾出去!滾出去!”他堂兄說:“叔叔,你得相信耶穌去天國啊。”可是他說:“就算現在就下地獄,我也不信你信的那個耶穌,滾出去!”沒辦法,我們出來了。我想了想,這位老人家為什麼這樣啊?難道是相信了一輩子佛,害怕到最後這一刻了,背叛佛,會下地獄吧?所以三天後,我們又去了。按人的心來說,我真不想去。

我們進去了,問道:“在家嗎?”可是沒人回答。我們打開了房門,他父親躺在坑頭上。我們輕手輕腳地走進去,在房門旁跪了下來。可是這位父親一躍而起,大蹋步地走了過來。我以為他是過來扇我耳光的,可是他一下握住了我的雙手:“牧師,我想活,你救救我。”他完全打開了心門。那天,他得救了。之後,他的母親得救了,李憲牧牧師也得救了,全家人都得救了。

可惜的是,不久,他的父親就離開了人世。最後去世時,他是那麼喜樂、開心。本來家裏人想給他打針,但他說:“不要打針,家裏本來就沒錢,不要亂花錢了。反正我早晚都會死。”老人家是那麼開心,過了一個月左右,他回到了主的懷抱。他們全家都來到了主的面前。兩個兒子李憲牧牧師、李憲德牧師都是牧會者,三個女兒都是師母,全都是屬靈的牧會者。

他的母親也真心愛著主。以前她熱心地侍奉佛,現在改成了信耶穌,不知道多麼誠懇地侍奉著神。現在她上了年紀了,住在大邱。現在還跟當年一樣。他們只是聽了一個福音,心就和耶穌的心彼此流通,耶穌進到他們心裏後,完全改變了他們的心。

“現在遇到風浪,船要沉了。我再也見不到家人了。我死了,妻子和孩子們可怎麼辦啊?大兒子還怎麼大學畢業啊?”無數的憂慮充斥在船內的眾人心裏。他們不是相信神的人,也不是侍奉神的人,二百七十六個人當中,只有保羅一個人相信神。多日在風浪中,人們不吃不睡,飽受折磨,這時掃羅開口了,他說了什麼?仔細看啊,讀一下21節:

“眾位,你們本該聽我的話,不離開克裏特,免得遭這樣的傷損破壞。現在我還勸你們放心,你們的性命一個也不失喪,惟獨失喪這船。因我所屬、所侍奉的神,他的使者昨夜站在我旁邊,說:‘保羅,不要害怕,你必定站在凱撒面前;並且與你同船的人,神都賜給你了。’所以眾位可以放心,我信神他怎樣對我說,事情也要怎樣成就。”

他們不是相信神話語的人。但他們只能相信保羅的話。他們直接相信了。看到事情就這樣成就了。大家如果像保羅一樣擁有信心就好了。大家是想向著信心奔跑的,但撒但千方百計要推翻信心。各位,得救後開心、喜樂、感動的人,竟然離開教會,敵對教會了。

撒但的想法讓我們自責、自恨

是誰出賣了耶穌?是加略猶大出賣了耶穌。是耶穌的十二使徒中的一個,耶穌親自選召的使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撒但進到了他心裏,他聽了撒但的聲音。被撒但誘惑了。“賣耶穌能得到很多錢。”他完全陷到了金錢的誘惑中,賣了耶穌。加略猶大過好了嗎?真的過好了嗎?他變得極其悲慘。耶穌的門徒怎麼會這樣?各位得知道,神國裏的天使都墮落了。撒但並不是從一開始就是撒但,而是成為墮落的天使敵對了神變成了撒但。

各位,我們聽那個聲音時,聽的並不是我裏面的聲音。

當我們相信神的話語時,那話語會進到我裏面,擊退我的擔憂,擊退我的不信,擊退我的想法,擊退我所有的心。藉著神的心得救的人,得救後,那麼喜樂,但過不了多久,就會沉浸到世界中,“反正能去天國,差不多點過信仰就行了,就算這樣也不會下地獄。”就這樣聽了撒但的聲音,聽著那些根本沒有確認過的事情,成了敵對神的人,基督教歷史上一直都是這樣。

教會裏有得救的聖徒的教會極少有維持四十年以上的。本來有跟我們非常相近的得救的教會,但現在都變質了。三十年前我就知道了,得救的教會很難維持很長時間。所以我開始跟牧會者們爭戰,跟工人們爭戰,天天都在爭戰,努力想讓人們憑藉信心奔跑。蒙神的幫助,我們不僅到今天為止還能樹立在福音裏,而且還能將福音傳向萬邦,神通過我們教會所做的工作實在是太驚人了。

現在全世界有很多牧會者得救了。他們都想聽我們的話語。想學習我們的信心。他們都不是一般人,都是大教會的牧師,大教會的宗教引導者,都是有名的人,他們變化了,多麼驚人啊。

馬丁·路德宗教改革

但各位,重要的是,馬丁·路德宗教改革後,沒過多久宗教就重新變質了。約翰·衛斯理重生後,建立了監理教會。當時,約翰·衛斯理被很多教會驅逐,連在教會裏舉辦一次聚會都做不了。所以約翰·衛斯理培養了其他的門徒,培養了得救的人們,建立了監理教會。看當年約翰·衛斯理做的見證,他講了重生的話語,見證特別分明,講的是罪得赦免的內容,但如今,很多監理教都說自己是罪人。

撒但就這樣一點一點地把自己的想法放進來。各位心裏也有向著神的誠懇、熱切的心,但撒但欺騙大家的心,欺騙得太多了,讓你們覺得自己好像很不錯,讓你們覺得自己好像很聰明,讓你們自己胡思亂想,跟隨撒但放進來的想法,各位就會遠離神的話語,流向肉體,這種情況實在是太多了。

現在,我們生活在最後的時代。如果各位不被撒但欺騙,心被話語指教,能夠堅定不移地憑著話語邁步,神就可以充分地在各位裏面做著驚人的工作。有些人雖然得救時開心喜樂,卻漸漸流向了肉體。就這樣陷入到世界中,敵對教會,撒但充分可以這樣做。充分可以欺騙我們。可是人們卻任憑撒但欺騙自己。

在我們教會裏,當神的僕人指教各位時,各位經常會想:“這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也有很多人認為:“做到這種程度,信仰生活就不錯了。”各位,絕對不是這樣,絕對不是這樣。我們也是充分可以墮落的。得救了,也充分可以離棄神,流向肉體。會追逐肉體的快樂。追逐肉體的欲望。

這樣下去,會覺得辦耶誕節音樂會太負擔了,傳道太負擔了,緊接著,會認為聚會太負擔了,奉獻太負擔了,來教會太負擔了。“唉,今天就休息一天吧。”“我們教會的聚會太多了。”“看得太多了。”“落下一兩次,也不會去地獄的。”就這樣一點一點走向世界,沒有了能夠走到主面前聽主聲音的耳朵,聽著撒但的聲音,被撒但奸詐地牽引著。真的有很多神的僕人就是這樣墮落的。

參孫是神樹立的寶貴的神的僕人。為了通過他成就偉大的工作,神賜給了他很大的力量。作為神的僕人,每天他心裏也想做些什麼事情。可是,比起做神的事情,他心裏更迷戀女人。思念女人的心天天支配著他的心。雖然是神的僕人,他卻悲慘地死去了。掃羅是神為自己膏立的神的僕人。可是他卻沒有相信純粹的神的話語,而是相信了自己的想法。被神撇棄了。最後悲慘地結束了。

各位,我們相信的神是聖潔的神。是愛我們的神。他想賜給我們什麼呢?神賜給我們的最好的就是恩賜,讓我們能夠為了福音生活。當各位為了福音生活時,神在所有方面都會幫助各位,神會作工的。不知有多驚人。

我們大德修養館已經蓋完有二十三年了。原來建修養館的時候特別好,但現在已經太陳舊了。牧會者們說:“修養館太陳舊了,我們重新裝修吧。”所以從今年三月起,我們重新裝修了。突然有幾對要結婚的新人。林瑉哲牧師的女兒這次結婚了。因為新冠病毒,很難在教會舉辦結婚儀式。

林瑉哲牧師問,在大德修養館舉辦怎麼樣?所以我們就在那裏舉辦了結婚儀式。三對新人一起辦了。裝修得特別好。在諾大的地方,人們可以寬寬敞敞地坐著,又可以吃飯,可以隔開很大距離地坐著用餐,昨天的結婚儀式舉辦得特別好。本來我去不了的,但是神允許我去了。

頭一天晚上,我在大田吃了晚飯,給大田音樂學校的學生們傳了話語。晚上九點多到了大德,下了很大的雨。第二天,天氣特別好。那天早上,我早早地起來,給林肯學校的學生們講了一個小時的話語,又給教師們講了一個小時的話語。之後,問了蘋果樹種得怎麼樣。我上了年紀了,特別喜歡這些東西。

我們也有不足,也有軟弱,但我們宣教會在成長

上次我們種了一百五十棵蘋果樹,枝頭上只掛著五六個蘋果,都被摘掉了。我問他們為什麼摘掉,他們說,第一年掛的果都得摘掉。我保留了一個做樣品,其他的都被摘掉了。大德山頂上有松樹林,我們把下麵五到十米的樹都砍掉了,準備做成一個果園。

我們想讓林肯學校的學生一人認養一棵蘋果樹,掛上名簽,讓他們給蘋果樹捉捉蟲,澆澆水,施施肥。上次種的一百五十棵果樹長得特別好。明年,我們想再種三百棵,做一個大果園。想請一個會種樹打藥的人。秋天的時候,想來看看蘋果。種上五百棵果樹,就是一個很大的果園了。走進果園,就可以吃到香甜的蘋果。這些果樹都非常誠實地結著蘋果,什麼話也不說,都默默地結著果實。

最近,在我們中間,有很多愛教會的弟兄姊妹。牧師中,也有很多跟以前不一樣的,愛著主的人。但抱歉的是,並不是所有人都這樣。牧會者們每天都在改變著。有的弟兄離開了教會,去開車、打掃衛生,過得特別辛苦。經歷過這些辛苦後,有的人認識到了自己的心有多驕傲,所以改變心,重新開始牧會。我們教會的牧師並不都是忠實的牧師。

有一次,我去釜山,一位姊妹對我說:“牧師,為什麼把這樣的人立為傳道士啊!”我很慚愧。所以對姊妹說:“我們都是這樣的人。但都改變了。所以不能不抓住這樣的人。”並不是所有的牧師都一樣,我們也有不足,也有軟弱,但我們宣教會在成長。

重要的是,各位得知道,我們得憑信心接受神僕人的話語。如果沒有要在神的僕人面前折斷心的心,再過一段時間,各位就會站在比神的僕人更高的位置上。雖然不表露出來,但會判斷僕人,不信僕人的話,各位的信仰就走到了盡頭。真的有很多人離開了教會,批判著僕人。

過了一些歲月後,有一天,一位弟兄把他的通話內容全都發給我看了。令人悲傷的是,我意識到,他的精神已經很不正常了。到底為了什麼,他要作惡、說謊,非難教會,說教會不好呢?在神看來,他真是太不幸了。太不幸了。這樣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我認識的一位弟兄得救時,特別高興。在他去世前,文英軍牧師去找過他好幾次。他的心門完全關閉了。

真是太令人悲傷了。我去找過他十次,但他只是形式上接待我,本來話語應該進到他心裏的,可是他心裏有不信的心,撒但在這方面真的是高手。他去世了。看到比我還要年輕的,像侄子、像弟弟一樣的人去世,我心裏真的特別傷心。

各位,總是會有這樣的人。也不正確地瞭解,就聽了非難我們的話,連那些非難我們的人說的是什麼都不知道。我們得具備分辨的能力。我們必須樹立神的話語。撒但用這樣的方法絆倒了無數基督徒。

在大邱辦宣教學校時,有兩百人發誓要一生為主生活。

多年後,沒有一個人在為主生活。殷切地想為主生活的人,都流向了世界。就算沒有這個人,我們教會也有很多得救的人,因為新冠病毒,變得非常複雜,人們沒有都來教會。但各位,通過這樣的事情,撒但讓大家漸漸陷入到了世界中。大家總是不把這個當回事,認為“我得救了。”帶著這樣的心。但這樣是不行的。大家會失去信仰,被魔鬼抓住。

不管遇到什麼樣的環境現在我們得仰望主

各位聽一聽啊,彼得受了試探,他撇棄耶穌,回加利利海打魚去了。結束了牧會的工作。大家認為你們比彼得強嗎?各位也充分可以這樣。翻看神的話語,相信神的應許,當各位做不到這些時,那麼就像船裏的人一樣,直接相信保羅的話語,這樣就都活了。

船員和船長想逃下船去,如果逃走了,他們就死定了。所以砍斷了繩索,讓他們逃不了。這樣的人都留在了船裏面。現在我們得仰望主。不管遇到什麼樣的環境,只要大家不斷禱告,跪在主面前,放下我們的心,查驗一下,我的心有沒有高啊,有沒有驕傲啊,有沒有愛耶穌的心啊,是不是跟隨了肉體的欲望啊?如果大家站立在信心之上,就能像保羅一樣,直到最後的日子,各位身邊的人都能得救,各位都能成為有能力的人。大家不要心高。

如果心高了,就算是錯的,各位也會把它當成正確的。這是非常可怕的。已經錯了,還認為自己正確的人,就真的錯了,這樣的人會抗拒神,敵對主,認為自己正確的人真的很多。我們都是不正確的。

大家聽一聽吧。

假如樸玉洙牧師受賄了,那麼德國和俄羅斯的人都會知道,我們教會的人也都會知道。但說我受賄的人卻不這麼想,他們認為:“誰都不知道,只有我知道。”很多人帶著這樣的想法走向了墮落與滅亡。

使徒保羅說:“我開始見證福音時,與我同在的人都離開了我。歸回到虛空中。”是的,通過保羅得救的人都離開了他。撒但就是這麼奸詐。雖然我不知道,但我覺得主來的日子不遠了。剩下的人生,希望各位定下心來只為福音、只為主生活吧。這樣,各位在剩下的人生中會結很多的果子的,大家不要為了虛空的肉體的欲求生活,為了主生活吧。

最後,他們都到了羅馬。一個人也沒有死。托保羅的福。希望大家成為這樣的人。各位,就像船裏的人都活下來了一樣,希望各位的家人也都能活下來,各位的朋友也都能活下來,各位的同學也都能活下來,各位認識的人也都能活下來,能一起去天國,希望沒有一個陷在肉體中墮落的人。

通過這樣的事情,正在成就著神的旨意

希望各位定下心來只為福音、只為主生活吧。這樣,各位在剩下的人生中會結很多的果子的,大家不要為了虛空的肉體的欲求生活,為了主生活吧。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