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主日禮拜》—​大比大,起來!

· 講道話語

大家好,我們讀一下《聖經》話語,《使徒行傳》9章36~43節:

【在約帕有一個女徒,名叫大比大,翻希臘話就是多加(“多加”就是“羚羊”的意思)。她廣行善事,多施周濟。當時,她患病而死,有人把她洗了,停在樓上。呂大原與約帕相近。門徒聽見彼得在那裏,就打發兩個人去見他,央求他說:“快到我們那裏去,不要耽延。”彼得就起身和他們同去。到了,便有人領他上樓。眾寡婦都站在彼得旁邊哭,拿多加與她們同在時所作的裏衣外衣給他看。彼得叫她們都出去,就跪下禱告,轉身對著死人說:“大比大,起來!”她就睜開眼睛,見了彼得,便坐起來。彼得伸手扶她起來,叫眾聖徒和寡婦進去,把多加活活地交給他們。這事傳遍了約帕,就有許多人信了主。此後,彼得在約帕一個硝皮匠西門的家裏住了多日。】

為了安慰在新冠病毒中受苦的人們,要為他們傳講話語

過信仰生活時,如果不能進入到正確的信仰階段,只會流於形式,信仰是在我們與活著的神之間建立關係。如果我們拿著電話,卻接不到別人打來的電話,就是問題了。家裏接了電線,可是怎麼開燈,燈也不亮,這就是問題了。現在這些方面已經非常發達了,沒有人會說沒有電了,沒有電話了。

如果神活在各位裏面作工,換句話說就是,如果各位的心與神的心連接起來,各位的心會從自己的心裏世界慢慢轉向神的心裏世界。如果各位的心漸漸與神連接起來,各位裏面沒有力量,但神的力量進到各位裏面,開始將各位的生活改變一新。各位裏面沒有盼望,但通過神的話語就能夠獲得盼望。

這次因為新冠病毒,我們開始通過電視臺講話語。我們好消息宣教會在全世界有一百多個支部,我們對世界各地的支部說:“你們去找一找電視臺,說我們教會的樸玉洙牧師,為了安慰在新冠病毒中受苦的人們,要為他們傳講話語。”

當我們教會的進行部做出上述決定時,我心想:“誰會為我們轉播啊?”假如讓各位到KBS、MBC,或SBS(各個國家的中央電視臺簡稱)去,對他們說,請幫我們轉播樸玉洙牧師的話語吧!對方肯定會笑的:“電視臺都有節目順序單,這都是提前安排好的。”

我們剛開始做這樣的活動時,有幾家電視臺說會幫我們轉播。特別是南美的恩娜斯電視臺,是南美最大的電視臺,過去我曾在那裏講過話語。還有俄羅斯的TBN電視臺等,幾家電視臺開始轉播我的講道。我們國家因為新冠病毒死亡的人不是很多,但在美國和巴西等,死了很多人,甚至屍體都處理不過來了,死了那麼多人。

電視臺開始轉播我們的活動時,發生了什麼事情呢?一般在那個時間段,電視臺都會轉播像棒球、足球一類的體育賽事。但疫情期間,這些活動完全舉辦不了,轉播我們活動的電視臺開始日益增多。我們的活動開始時,活動負責人說,有一億三千萬人收看了我們的活動。

我根本信不起來,怎麼可能會有一億三千萬名觀眾呢?你們正確統計後再說吧!但他說,牧師,這個數據沒錯,有的電視臺把他們的定期收視率告訴了我們,他們說,因為新冠病毒,人們都呆在家裏出不了門,收視率比以前增加了30%多,這次增長得更多了,所以轉播我們活動的電視臺日益增多。活動舉辦到一半時,轉播的電視臺增加到了一百多個。

全世界很多電視臺都決定要採訪我,採訪內容播出後,有更多的電視臺要來採訪我。到我們活動結束時,有很多電視臺都轉播了我們的活動,觀眾達到了十億人。現在,TBN、恩娜斯、美國的CTN決定以後定期播放我們的活動,現在提出定期播放申請的電視臺最少也有十幾家。一天之內我就成了世界上最有名的直播牧師了。

全球的電視臺都轉播了我們的活動

今天早上,因為要準備其他事情,我沒有來做淩晨禱告。這時,從美國來了電話,說現在電視臺正在播放我的講道,CTN電視臺從早上五點到六點播放了我的講道話語。CTN的受眾有五億人,整個韓國都沒有這麼多人。

對我們來說,這真是難以想像的事情,我現在都理解不了,怎麼能達到這種程度。

現在全世界很多電視臺都想為在新冠病毒中受苦的人們做些什麼。上周我接受了巴西電視臺的採訪,巴西電視臺的代表說,好消息宣教會怎麼會帶著跟我們一樣的理想啊?我以為他在跟我開玩笑呢。

第一次接受巴西電視臺採訪時,主持人說我是美男子,我說,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你的,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聽人說我是美男子呢。我也不知道我長得好不好,但我一直覺得,我長得不怎麼樣,還從來沒聽人說過我長得好看呢。

上周有八個報社來採訪了我,現在我也信不起來,但這確實是事實。我們怎麼可能做到這些事情呢?是神活在我們中間,在作著工。

巴西電視臺轉播剛結束,就有五千人發上來了跟帖。人們都覺得,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呢?一天之內,我就成了全世界最有名的直播牧師了。很多電視臺都要採訪我,日後,不斷地會有很多電視臺來採訪。人們想在恩娜斯電視臺播放講道,都要給電視臺錢,才能播放。但這家電視臺想給我錢,讓我講道,我已經成了這麼有名的人了。

實際上,我是用韓語講道,現在我們在用二十六種語言播放我的講道。我們是直接用韓語和英語講,我們在全世界都有能講當地語的學生。

我們做事的能力和神的能力之間是有差距的。我們從早到晚不停的扇扇子,還是感覺很熱,所以我把一個工人叫到了我們家,是什麼樣的工人呢?就是通過電線把電接了進來。我跟他說,你把空調給我打開,它開一整天空調也不說累。以前我們用的是電風扇,但現在用的是空調,不知道有多好。這樣的文化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我們的生活,神來到了我們心裏,神實在是太偉大了。

人們與神親近,過信仰生活,會出現什麼情況呢?翻譯約翰牧師就在我旁邊,我去各個國家用的翻譯都不一樣。其實帶著翻譯挺麻煩的,吃的比我還多,更重要的是,飛機票得買兩張,漢堡包得買兩個,所有事情都是這樣。但我不可能會講每個國家的語言,所以去每個國家都有提前定好的翻譯。如果沒有翻譯,我就什麼也做不了了。

就像這一樣,如果我們的心跟神靠得更近一些,不是讓我們用心地相信《聖經》、相信耶穌,而是通過讀《聖經》發現神的心,把神迎接到我們心裏,神和我們的心就會彼此流通。這樣一來,會怎麼樣呢?神為我們人類創造了心。跟某個人對話時,如果我相信這個人說的話,這個人說出來的話就能留在我心裏,這話話就能在我心裏活著做工。

音樂是傳福音最好的工具

過信仰時,做禮拜、奉獻、禱告,這些事情雖然也重要。看《使徒行傳》13章22節,在這裏神說了什麼?我廢了掃羅王,接著又說:“我尋得耶西的兒子大衛,他是合我心意的人,凡事要遵行我的旨意。”從那時起,大衛就被神使用了。

我第一個見到的總統是巴拉圭總統。有一天,巴拉圭大使給我打來電話,說:“我要認您做哥哥。”他給自己起名叫“樸大洙”。我說:“你認我當哥哥,你應該叫小洙啊,為什麼叫大洙呢?”他對韓語不太瞭解,分不清小洙和大洙之間有什麼區別,別管怎麼說,我們兩個很親近。

有一天,他對我說:“哥,我遇到了一個大難題。”

我問:“什麼事情啊?哥哥能幫你做什麼嗎?”

他說:“我們國家的總統要來。”

我說:“是嗎?那麼你為什麼難啊?”

他是駐韓大使,現在總統要到自己做大使的國家來,三天期間,總統的所有事項都要由他來安排。全世界的大使最期盼的就是,自己國家的總統能到自己做大使的國家來。因為這會成為讓總統看到自己的時間,也能成為當上長官的條件,他很想好好招待總統。

但問題是,大使館的財政拮据,招待不了總統,這個人發了好幾天愁。他知道總統喜歡音樂,很想給總統開個音樂會。所以問我,能不能讓格拉西阿斯合唱團去一趟,我跟團長商量了一下。因為合唱團在其他地方有活動,所以我們從合唱團裏挑選了幾個人,帶他們去見了總統。我也一起去了。

音樂會是七點開始,我能抽出六點半到七點半,一個小時的時間。因為我在蠶室有聚會。八點鐘,我要在蠶室的聚會中講話語。六點半我們出發去了那裏,大使知道我去了,叫我去了九樓,當時,總統、兩名長官、秘書室室長、大使五個人在那裏。

我能跟總統說二十五分鐘話,那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見總統。見了總統,我特別沒出息,緊張得說不出話來。只說了幾句話,就閉口了。我有一本西班牙語版的《罪得赦免重生的秘密》這本書,我把這本書送給了總統。音樂會結束後,我去了活動場所。

幾天後,大使打來電話,說總統把那本書都看完了。總統剛剛坐上回國的飛機,就讓人們把這本書拿給他,但秘書室長沒把那本書帶回去,所以他們讓大使夫人坐飛機把那本書送回了巴拉圭。總統讀完那本書後,說想邀請我去巴拉圭。我給總統寫了一封信。

“總統閣下,實在抱歉,我有其他行程,明年二月份,我會去巴拉圭。”

第二年二月份,我去了巴拉圭,因為是總統邀請的,所以機場的接待完全不一樣。一下飛機,他們就把我帶到警衛室,讓我們都坐在那裏,就這樣,我被抓住了。在貴賓室的時候,他們確認了所有的資訊。我住在賓館的時候,便衣員警二十四小時保衛著我的安全,不管我去哪里,都有警車護送。

見總統的前一天晚上,我給秘書室長打了電話,問他我能跟總統面談多長時間?他說四十分鐘,我得為這四十分鐘做準備。見了總統,我該說什麼?因為總統喜歡音樂,所以要帶合唱團一起去。唱三首歌,需要十分鐘,見面問候,需要五分鐘,只剩下二十五分鐘了。

我帶十三個合唱團員一起去,我對團員們說:“我有很多話想跟總統說,你們絕對不要多說話,總統問你們什麼時,你們只能回答是或不是,要不然,下次我再也不帶你們去見總統了。”團員們都說知道了。

用五分鐘跟總統見面問候之後,我對總統說:“我希望在總統你治理巴拉圭的期間,巴拉圭能夠蒙福,國民能夠蒙福,總統您也能蒙福。神立大衛為王時,大衛是合神心意的人。如果閣下您迎接了神的心,您會成為全世界最優秀的總統的。我講了這樣的部分。”

總統非常真摯地聽我講著話語,四十分鐘轉眼就過去了,我的話也講完了。那天,總統罪得赦免了,總統高興得緊緊握著我的手。從那之後,每年去巴拉圭舉辦活動時,總統都會招待我。總統做了他得了癌症快要死去時,是如何活過來的見證。之後,他又來過韓國兩次。

做這樣的工作時,我真的見到了很多位總統。他們聽我傳福音罪得赦免後,我們之間變得比親兄弟還要親,特別是跟埃斯瓦蒂尼總統見面更是這樣。

我們音樂學校的學生去了埃斯瓦蒂尼。當時,國立大學有畢業儀式。學生們是去那裏唱歌的,我們的學生唱歌唱得特別好。唱完歌後,國王召喚了這兩名學生。

國王問:“你們是從哪里來的?”

她們說:“從韓國來的。”

國王說:“是嗎?”

之後,交流了很多內容。最後兩個學生說:“我們牧師要到這裏來。”國王派長官到機場去接了我,我去跟國王見面了。

我問長官:“我能跟國王面談多長時間?”

長官說:“四十分鐘。”

人們都趴在地上,爬到國王面前。我也蹲下,想爬過去。這時秘書室長過來,說:“外國人可以走過去。”我跟國王見了面。

見面後,看了下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分鐘,我給總統講了三十分鐘《聖經》話語,國王眼睛瞪得圓圓得盯著我,我都不敢看他了。講了三十分鐘,我停止了講話。國王對我說:“牧師,請您再給我講一講話語。”我又講了三十分鐘。國王又要我再講一點,我講了三個三十分鐘,講了九十分鐘話語,國王得救了。

國王對我說:“牧師,您是真正的神的僕人,我要為您提供土地,您在這塊土地上建教會,建IYF中心,也建您的房子吧。”

如果不順從國王的命令,就是違法,所以我們做好了所有施工準備,我們得到了三萬坪特別好的土地。

那裏的醫療水準很差,國母到韓國三星醫院來檢查身體。我對國王說,我們教會有很多醫術高超的醫生,我可以讓他們來給王宮裏的人治病。前年和去年,我們醫療隊去那裏給王宮裏的人看了病,今年因為新冠病毒,我們沒有去。

只要知道神的心意,各位就會過上完全不同的人生

神做著我們完全意想不到的事情。讓我們正確地知道神的心。各位當中,不管是誰,只要知道神的心意,各位就會過上完全不同的人生。神就能大有能力地活在各位裏面作工。

《列王紀下》五章裏記載了乃縵元帥的故事。乃縵元帥是麻風病人,在與以色列的戰爭中,俘虜了一個小姑娘。他把小姑娘抓過來,給他的夫人做了婢女。這個小姑娘作為婢女被俘虜過來,該是多麼悲傷啊?她能休假嗎?能回故鄉嗎?她是一個婢女。到死為止,都得作為婢女生活。而且乃縵元帥是麻風病,她也會害怕被感染麻風病,只能這樣作為婢女生活著。

但有一天,婢女心裏進來了一個全新的想法,本來她應該想:“啊,我是相信神的人。別人都沒有被抓到這裏來,為什麼只把我一個人抓到這裏來了?神能保守我的,為什麼讓我被俘虜了呢?我要當一輩子婢女嗎?什麼時候是個頭啊?”她應該這麼痛苦的。

但是一個想法進到了這個小女子的心裏,是什麼樣的想法呢?“啊,我們元帥是麻風病人啊!我知道我為什麼會來到這個家裏了,神希望元帥的麻風病能好了啊,如果元帥去見撒瑪利亞的先知以利沙,以利沙連死人都能救活,他能醫治麻風病啊。”

這個小女了如果帶著前面的想法,她的人生就是最不幸的,但帶著後面的想法,她的人生就是最幸福的人生。

一天,這個小女子想了:“我得跟他們說啊,如果乃縵元帥去見撒瑪利亞的先知,治好了麻風病回來,全家都會幸福的,擔心憂慮都會消散啊,他們心裏會充滿感謝的。如果元帥相信耶穌得救了,他下麵的將軍們也都會得救的,這就是讓我來這裏的目的啊!”小女子擁有了完全不一樣的心裏世界。

在各位的人生中,各位心裏的想法都放在了:“我得賺錢啊,得讓我的孩子好好學習啊,我得找個好工作啊。”人們的心瞄準的都是這些,都向著這些方向奔跑著。

如果各位瞭解《聖經》和神的心,我準確地瞭解我自己,我不是了不起的人,也不是聰明的人。但我讀過很多遍《聖經》,我一直不斷地讀著《聖經》。如今很多基督教都流於形式,作禮拜、禱告、奉獻,以為這些就是信仰。神在創造我們心的時候,是按照即可以授受神的話語,也可以撇棄神話語的形式造的,各位要把神的話語接受到心裏。

我坐飛機坐得比較多,光是大韓航空,我就坐了150多萬公里了,再加上其他航空公司,有300多萬公里,已經繞地球好多圈了,我一年就得繞地球飛幾圈。我比較喜歡坐飛機,我理解不了那些說坐飛機累的人,坐飛機又不是種地,怎麼會累呢?坐飛機的時候,也不會來電話,多好啊。而且也沒人跟我嘮嘮叨叨,喝著可樂、喝著咖啡,睡一會兒覺,打打字,時間就過去了,我坐著飛機去過很多地方。

重要的是什麼呢?神在創造我們人的時候,創造了心。現在的飛機並不是由飛行員操控的,而是由電腦程式操控的。當飛機起飛到一定高度時,安全指示燈就會熄滅,從這時起,飛機就不再由飛行員操控,而且轉由電腦程式來操控。

設定為紐約,就會飛往紐約;設定為柏林,就會飛往柏林。飛機的機翼上有速度感應器,前方風速是多少,電腦會全部計算這些數據,由電腦程式來操控整個航程。當飛機到達目的地,應該降落時,會重新由飛行員來操控,飛機裏設定的程度決定飛機飛行的方向。

神的程式就會進到我們裏面,就能被神引導

有一次,我妻子坐飛機要去洛杉磯,可是由於飛機程式錯誤,竟然飛到了三藩市。她跟我說這件事情時,我嚇壞了。機場誤將洛杉磯程式設成了三藩市程式,這種情況幾乎從未發生過,飛機會按照輸入的程式,飛往不同的城市。

就像往飛機裏輸入程式一樣,如果在各位裏面放進惡魔程式,各位再想善良地生活,也只能成為惡魔。我們的心即可以接受惡魔的心,也可以接受神的心。最初人接受了撒但的心,因為撒但誘惑了亞當,“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們就能變得像神一樣。那多麼好啊!

你們也當當神試試吧。”亞當摘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他接受的不是神的心,而是邪靈的心。我們心裏的罪惡就是從那時候開始有的,有了恨人的心、有了埋怨、有了虛假、有了淫亂的心、有了偷盜的心,都是從那裏被造出來的。

如果各位正確地知道《聖經》裏記錄的耶穌基督的心,接受耶穌基督的心,如果耶穌基督的心佔據在我們心裏。那麼,我們就像飛機一樣,放入不同的程式,就會到達不同的地方。所以重要的是,我們接受的是什麼樣的心。

我讀了《使徒行傳》13章22節,這裏說:【我尋得耶西的兒子大衛,他是合我心意的人,凡事要遵行我的旨意。】如果我們的心與神的心合一,神的程式就會進到我們裏面,我們就能被引向神想引導我們走的方向。

2017年,我們在美國紐約召聚牧會者舉辦了CLF牧會者大會。當時從美國和周邊國家來了七百多名牧會者,一週期間,我在他們面前傳講了神的心意,他們都大吃一驚。從那之後,我們開始在全世界舉辦牧會者研討會。現在三十四萬名牧會者在跟我們一起工作著。

“原來信仰是這樣的啊,摳掉了神的心,再怎麼努力想做神的工也不行啊,不與神同心的人,怎麼能與神同行呢?”我就這樣教導著牧會者們。牧會者們開始改變了,他們的生活變得不同了。

去年12月19日,我們在KBS舉辦了耶誕節音樂會。我們在前面的一個小飯店裏招待了韓國的牧會者們,來了五百三十名牧會者,我講了一個半小時的話語。他們都震驚了,其中有幾個人握著我的手說:“牧師,對不起,因為不了解牧師,所以說您是異端了。”我說:“沒有任何關係。”最近有很多牧會者聽了我們傳講的話語,都倍感震驚。

各位,我們的努力、熱心是有極限的。我們都有追逐這個世上的吃喝玩樂、流向肉體的心,如果神的心準確地流進我們心裏,我們就和神同心了,這個心會把我們引導到我們意想不到的全新世界裏。

真正的信仰是什麼呢?

如果各位為總統服務,最先要瞭解什麼呢?最重要的是:要瞭解總統的心。總統想施行什麼樣的政策,總統想做什麼事情,總統想要什麼?瞭解了這些,跟總統一起共事就特別的簡單了。如果帶著跟總統不一樣的心,就算努力工作,也不可能博得總統的滿意。

聖靈瞭解神的心意。我們罪得赦免,接受神的心意後,心裏會出現這樣那樣的很多事情,這些都是為了讓我們跟隨神心意發生的事情。

今天我們讀了彼得的話語,彼得救活了名叫多加的人,是吧?名叫大比大,翻希臘話就是多加。這個女人死了,死了,停止呼吸了,徹底死了。人們應該做什麼?應該為她舉辦葬禮,對吧?應該舉辦葬禮。先為葬禮做準備,然後把她放到棺材裏,埋到土裏去,這樣就結束了。但在這裏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與神的心親近,神給了他們復活的心

我們看一下《聖經》,《使徒行傳》9章:【在約帕有一個女徒,名叫大比大,翻希臘話就是多加。她廣行善事,多施周濟。當時,她患病而死,有人把她洗了,停在樓上。

這個女人死了,人們把她的屍體洗了,給她換上新衣服,把她停在了樓上。真是奇怪,女人已經死了,為什麼要洗她的屍體呢?應該放到棺材裏去埋掉啊。這裏的人看到多加這個女人死了,他們是怎麼想的呢?

我們看下一38節的話語:

呂大原與約帕相近。門徒聽見彼得在那裏,就打發兩個人去見他,央求他說:‘快到我們那裏去,不要耽延。

多加已經死了,呂大與約帕相近,約帕是以色列西海岸的一個城市。他們知道彼得在那裏,就打發人去央求彼得快點來,不要耽延。那麼這些人為什麼會做這些事情呢?一般多加死了,他們應該為此悲傷,把她放到棺材裏,給她舉辦葬禮。但他們並沒有舉辦葬禮,而是把她的屍體洗了,給她穿上新的衣服,停在樓上,去請了彼得。

為什麼不馬上舉辦葬禮呢?說實話,像以色列這樣的國家,天氣特別炎熱,而且那時候沒有空調,人死後,屍體馬上就開始腐爛。拉撒路死後,甚至都從墳墓裏往外飄散惡臭了。因為天氣炎熱,人死後,屍體馬上就開始腐爛了,而且散發出來的惡臭極其難聞。他們也不會像我們那樣,講究三日葬、四日葬。亞拿尼亞和撒非喇一斷氣,馬上就被抬出去埋葬了。

那麼他們把屍體洗了、放在樓上的理由何在呢?他們前去央求彼得的理由何在呢?因為他們心裏有,只要彼得過來,死了的多加就能活過來的信心。各位死了的人怎麼能復活呢?完全不像話。但他們與神的心親近,神給了他們這樣的心。

我從小就去教會,但19歲那年,我所有的罪都得到了赦免。罪得赦免,耶穌進到了我心裏,我也不是天天都只被耶穌引導,我也會發火,也會耍脾氣、也有失望的時候,但難得的是,神讓我從心裏看到:“啊,這是神做的。”

特別是這次在CTN電視臺講道,這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CTN是美國最大的基督教電視臺,而且從來沒有東亞人在那裏面講過道。但這次,他們允許我在那裏講一年的話語。能夠做這樣的事情,並不是因為我了不起、聰明,而是神在引領著我,做著這樣的事情。

在韓國有韓基總(韓國基督教總會)這個組織。只要不加入韓基總,就被無條件的認定是異端。趙鏞基牧師在沒有加入到韓基總之前,一直說他是異端,他實在是忍受不了了,就加入了韓基總。我還沒有加入到韓基總,因為韓基總太腐敗了,根本沒辦法加入。趙鏞基牧師的問題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很久以前就有問題了。

韓基總應該做什麼呢?他們應該提前把趙鏞基牧師叫過去,把他受賄的問題擺出來,應該在那裏解決掉才可以。可是韓基總卻沒有做這樣的事情,直到後來,法院判決了,有無數人看到趙鏞基被判有罪後,離開了教會。離開教會的人,比趙鏞基一輩子傳道帶進教會的人還要多得多,反反復複出現這樣問題的原因是什麼呢?因為這裏摻雜了太多人的東西,應該讓神在這裏作工才行。

各位,我們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牧師、不是聰明的牧師、不是正直的牧師,而是帶著神的靈的牧師。起著讓聖徒與神連接的作用,需要這樣有信心的人。在沒有信心的狀態下,用人的智慧是抵達不了這樣的世界的。現在韓國教會最大的問題就是:問人們,為什麼信耶穌?人們都回答說:為了罪得赦免去天國。但在韓國教會信十年耶穌,也是罪人,信二十年耶穌,也是罪人,死的時候就以罪人的身份結束了,那麼死的時候該是多麼痛苦啊?

2012年我去加納的時候,加納總統夫人到我們的世界大會上來致了賀詞。一般像總統夫人這樣的人,致完賀詞後就會離開,但直到活動結束,總統夫人一直沒有走。活動結束後,其他人都走了,總統夫人輕聲對我說:“牧師,我有一事相求。”

“總統夫人,是什麼事?”

“現在,總統的身體特別不好,牧師,您能為總統禱告嗎?”

“可以啊!”

第二天,我們去了總統府,兩位合唱團團員唱了加納歌曲,總統也跟著一起唱了。唱完歌,總統對我說:“現在有主治醫師在治療我的病,也有醫科專家一起參與治療,但他們好像醫治不了我的病,我可能快要死了。現在有一個問題,雖然身為總統,但我有罪。”總統特別真摯地對我說了這些話。

我給總統講了一個小時,理論上,我們都知道耶穌的寶血洗淨了罪,但耶穌的寶血是如何洗淨我們的罪的?我詳詳細細地給總統講了這部分。那天,總統從心裏罪得赦免了。

現在韓國眾多教會的最大問題是什麼呢?信了耶穌,本來應該罪得赦免去天國,可是很多牧會者卻不正確地知道如何罪得赦免。只是告訴人們,悔改吧,這就是當今韓國教會的實際情況。以前,很多人都會到山上去不分晝夜地痛哭禱告,現在這種情況不那麼嚴重了,韓國信徒真的很不幸。

問牧師怎麼才能罪得赦免,他們只會說:悔改吧!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詢問韓國教會的任何一個人:“你為什麼去教會?”所有人都會回答:“為了罪得赦免,去天國。”

但繼續問:“罪得赦免了嗎?”幾乎沒有一個人能夠答得上來,信了十年也是罪人,信了二十年也是罪人,信了三十年還是罪人。所有教會都認為自己是正確的,都覺得自己對,所以教會都分裂了,光是長老教就有一百多個教派。都說自己對,只要跟自己不一樣,就說是異端,韓國教會就在這狹隘的觀念裏掙扎著。

我們的罪是怎樣歸到耶穌身上的

我反反復複不斷地讀著《聖經》,正確地知道了,舊約《聖經》《利未記》中的贖罪祭是如何洗淨我們罪的,耶穌是如何背負我們罪的,我們的罪是怎樣在十字架上得到赦免的,正確地知道了,耶穌的血是如何洗淨我們的罪的。

重要的是,就算再熱心、再忠誠、再奉獻,無數基督徒像加納的總統一樣面對死亡時,就感到無比的苦悶。“我已經去了幾十年教會了,可我心裏還有罪,如果帶著罪死去,是沒辦法去天國的,該怎樣才能罪得赦免呢?”大部分基督徒都感到無比的困惑。他們都說自己是罪人。

重要的是,我們在用這話語改變著韓國教會!現在很多教會都改變了。通過《利未記》四章裏記錄的贖罪祭,我正確地看到了我們的罪是怎樣歸到耶穌身上的。通過《聖經》,我正確地知道了耶穌的血是如何洗淨我們的罪的。

《聖經》正確地告訴了我們,日後我們再犯罪時應該怎麼辦。很多人罪得赦免了,當正確地把神赦免了我罪的事實接受到心裏時,神的心就開始在人們心裏作工。

就像在飛機裏裝上飛往紐約的程式,不管飛行員技術怎麼樣,他們只負責起飛和降落,正常航行時,飛行員絕對不可以插手,都是由電腦來操控的,飛行員只要看一看儀錶盤就可以了。

一次,我去紐約時,飛行員從我身邊經過時問我:“您是樸玉洙牧師嗎?”我回答說:“是的,我是。”他說:“我讀過牧師寫的書,看您跟書上的照片很像。”

正確的程式引導到正確的方向

他邀請我去了駕駛倉,那是一架波音747飛機。駕駛倉裏有正駕駛和副駕駛,後面有預備坐席。我坐在了預備坐席上。在航行過程中,跟飛行員聊了很多內容。他問我:

“牧師,您看到過極光嗎?”

我說:“沒有。”

他說:“牧師,你太幸運了,只有在這個航道上,只有在這個季節,才能看到極光。”

他關上了駕駛倉裏的所有燈光,讓我欣賞了極光。那天我欣賞了很長時間極光。

飛機要飛到哪里去,完全取決於往飛機裏輸入的程式。只要把程式輸入進去,飛機就會按照程式飛行。同樣,在各位的信仰生活中,各位就算努力禱告、讀《聖經》、傳道、奉獻,做了很多事情,但拿著各位的心做的事情,跟帶著神的心做事情是完全不同的。

當“神的心”這個系統進到我心裏後,當我從心裏接受了記載在《聖經》裏的“神的心”這個系統後,我就過上了被神的心引導的生活。這樣一來,神裏面的智慧就進到了我心裏,神裏面的愛就進到了我心裏,神裏面的平安就進到了我心裏。

我現在年齡也大了,在走過這段人生的時候,我遇到過很多問題,每當這時,我都能看到神就在我的身邊,保守、引導著我。

現在我們正在改變著美國、韓國跟我見過面的很多牧師,都改變了。去年一年,我見了將近一千位牧師,他們都想跟我們合作。重要的不是合作等事項,而是,我是不是在正確地跟隨神。我們有可能會做不好,有可能會失誤,有可能會犯罪,也有可能會走歪路,所以需要安裝程式。

只要安裝了程式,電腦就會根據風速等參數調控飛機的飛行角度、調節飛機的飛行高度,而且飛機上的很多感應器也能正確地感應到周圍有哪些飛機在經過。前面有什麼樣的飛機飛過來了,旁邊有什麼樣的飛機在經過,這些情報電腦程式都可以獲取到。飛機是否正常飛行,飛機正面風速是多少,飛機上方風速是多少,飛機下方風速是多少,這些資訊全部彙集到電腦裏。準確地說,飛機飛到紐約,不是飛行員操控的,而是電腦程式操控的。

人的心會隨著感情波動,會隨著環境改變,會按照情緒轉變,但神的心是永不改變的。如果各位將神的心接受到心裏,就像造飛機時,會由電腦程式來操控飛機一樣,神在造我們人的時候,也給我們造了心。當我們將神的話語接受到心裏,由神的話語來操控我們的心。那麼,我們就能得到我們無法擁有的智慧,得到我們無法擁有的平安,得到我們無法擁有的愛,神的心會把我們引領到我們無法到達的世界。

《聖經》裏說,要接受聖靈。接受聖靈並不是瘋狂地說方言、說預言,因為《聖經》本身就是神的心,就是神的靈。當我們的心一點一點被神的心引導時,同樣是讀《聖經》,但帶著人的想法讀《聖經》,和被神的靈引導讀《聖經》完全不同。當被神的靈引導讀《聖經》時,就能正確地明白:神為什麼責備了以色列人,為什麼廢掉了掃羅王,為什麼立大衛為王了。

各位與其千方百計地為了自己拼命辛苦、努力,不如倒空你們的心,就像刪掉飛往三藩市的程式,換上飛往洛杉磯的程式,飛機自動就會飛到洛杉磯一樣,就算各位不刻意地去做,不努力也行,只要接受神的心。《聖經》上說:“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如果各位以耶穌的心為心,如果各位帶著耶穌的心,耶穌的心就會引導各位去做全新的事情。

到現在為止,當有人死去時,人們都是把他放到棺材裏,抬到墓地去,埋到地裏。但這裏的多加死了,人們並沒有把她放到棺材裏,並沒有把她埋掉。而是有幾個婦人把多加的屍體洗得乾乾淨淨地,給她換上了乾淨的新衣服,把她放到了樓上。

我不知道從他們那裏到約帕有多遠,但應該不是很遠的距離。人們說:“快去叫彼得來,彼得來了,就能救活多加。”彼得在來這裏之前,還不知道多加是死是活,但神的聖靈引導著多加身邊的聖徒們的心,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見過死人復活,但神的聖靈,讓人們心裏興起了多加能復活的心。

之前人們死了,就會被放到棺材裏,抬去埋葬。亞拿尼亞和撒非喇剛剛死去,馬上就被埋葬了。以色列的天氣炎熱、屍體馬上就會開始腐爛,不能放很長時間,所以他們那裏沒有三日葬,而是直接埋葬。多加本應被埋葬掉,但神的靈在他們心裏興起了:“不要埋葬!”的心。“去叫彼得來,彼得能夠救活她!”這不是什麼智慧、方法、方針、戰略,而是神在引導他們的心。

各位,大家心裏有神的聖靈。到現在為止,大家沒有使用神的方法,而是使用了世上其他的方法。如果各位與神同行,不管各位長得美與醜,也不管各位是聰明,還是愚拙,只要各位與神同行,那麼會因為神的系統,洗淨罪、去天國,就能參與到神榮耀的事情中。

很多人去了很多年教會,但令人痛心的是,見到很多教會引導者,問他:“你去了多少年教會了?”人們會說:“我是母胎信徒、我從小就去教會、我從十歲起就開始去教會了。”但再問:“罪得赦免了嗎?”他們卻無法回答,因為不正確地知道罪得赦免的道路。重要的是,神愛我們,不要拿著我們一直拿著的心,而是拿著神的心吧。

我們也剪掉我們的心,換上耶穌的心

我跟斐濟大使館簽訂了MOU。他們想在斐濟建音樂學校,也想在學校開設心靈教育課程。大使對我說,他想在韓國旅遊,所以從前幾天開始,到昨天為止,我帶著斐濟大使去了星州香瓜田、也參觀了大德學校、大田音樂學校。

在星州種植香瓜的孫仁茂是我們教會的長老,他是如何成為星州香瓜第一人的呢?他一直在種香瓜,但是香瓜的根特別細弱。香瓜開花結了一次果子、兩次果子、三次果子後,就會枯萎。因為根太細弱了。香瓜田的旁邊有南瓜田。香瓜的根特別細弱,但南瓜的根特別粗壯,因為南瓜的根特別粗壯,所以果實特別大,也特別結實。這個人一直研究怎麼能讓香瓜的根粗壯起來,但一直不成功。

有一天,他想到了什麼呢?他把香瓜和南瓜種在了一起,一棵香瓜,一棵南瓜。當南瓜苗長出子葉來的時候,就把南瓜苗的子葉剪掉,嫁接上香瓜的子葉。根是南瓜根,但藤卻是香瓜藤。香瓜結了果實,以前香瓜只能結三次果實,但現在,最少也能結五次果實,香瓜又大又甜。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南瓜的根特別粗壯,香瓜的根特別細弱,一颳風,香瓜就會被連根拔起。通過這樣的事情,孫弟兄引領了星州的所有香瓜田。

這是這位弟兄種出來的特產,百貨商店以每箱多加一萬元的價格,將弟兄瓜田裏的瓜都買了去。弟兄的瓜又美味、又漂亮,因此弟兄成了星州地區赫赫有名的人。

因為香瓜根太細弱了,所以換成了南瓜根一樣。我們的心都是扭曲的,總是搖擺不定,我們也會有醜惡的心、恨人的心,所以就像剪掉香瓜根,換上南瓜根一樣,我們也剪掉我們的心,換上耶穌的心吧。當準確地換上耶穌的心時,就能看到人們的變化,會看到人們變得不同了,變得幸福了,就能形成以前從未有過的心。

多加死了,可是人們沒有把她放到棺材裏,沒有埋葬她,而是把她的屍體洗了,叫來了彼得。聖靈在他們心裏給了什麼樣的心呢?給了多加能復活的心。“不要埋葬她,不要哭,安靜!”彼得來了,救活了多加。這就是在相信神的人身上發生的事情。

各位,我也看到被毒蠍子蜇後就要死去的崔約翰活了過來,還有得了癌症的金忠渙、感染登革熱的南京鉉、還有美國的金潤玉,他們都活了過來。這不是我做的,而是神活在我們裏面,引導著我們。

各位用自己的心生活,是沒法跟用神的心生活相比較的。

當我們扔掉我們的心,準確地接受耶穌基督的心時,就像改換程式一樣,我們心裏會上來恨人的心、醜惡的心、糊塗的心、嫉妒的心,當耶穌基督的心進到我們裏面,我們的心就改變了。《聖經》把這個叫作“重生”。Born again,對,重生。

基督的道路,不是靠我們的努力能夠實現的

這樣,身體還是各位的身體,但當各位用耶穌的智慧、耶穌的愛、耶穌的能力生活時,各位的心只能變得明亮,變得美好!這就是基督的道路,不是靠我們的努力能夠實現的。如果是耶穌的話,他不會像各位這樣生活,耶穌的生活跟我們的生活不一樣。如果耶穌基督進到親愛的大家裏面,就會成為大家的愛、大家的智慧、大家的能力,神想這樣改變我們。

如今這個時代,惡靈做著很多事情,有很多人在跟惡靈對話,很多人在被惡靈牽制,很多人,完全不知道進到自己心裏的是惡靈而跟隨著,如果耶穌進到我們裏面,耶穌會來抵擋這一切,會把我們引導到幸福的生活中。希望各位都能藉著耶穌過上明亮、蒙福的生活。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