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蒙神守護的參孫

· 講道話語

士師記15章13節-20節

他們說:“我們斷不殺你,只要將你捆綁交在非利士人手中。”於是用兩條新繩捆綁參孫,將他從以坦磐帶上去。參孫到了利希,非利士人都迎著喧嚷。耶和華的靈大大感動參孫,他臂上的繩就像火燒的麻一樣,他的綁繩都從他手上脫落下來。他見一塊未幹的驢腮骨,就伸手拾起來,用以擊殺一千人。參孫說:我用驢腮骨殺人成堆,用驢腮骨殺了一千人。說完這話,就把那腮骨從手裏拋出去了。那地便叫拉末·利希。參孫甚覺口渴,就求告耶和華說:“你既藉僕人的手施行這麼大的拯救,豈可任我渴死、落在未受割禮的人手中呢?” 神就使利希的窪處裂開,有水從其中湧出來。參孫喝了,精神復原;因此那泉名叫隱·哈歌利,那泉直到今日還在利希。當非利士人轄制以色列人的時候,參孫作以色列的士師二十年。就讀到這裏。

參孫推開柱子

意想不到的祝福

我開始相信耶穌之後,我雖然是一樣的我,但是我開始看到了神讓我做到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像我這樣的人做禱告。我剛開始看到第一個病人的病好了之後,我非常的驚奇。“像我這樣的人禱告,病人也能好!”我真的簡直就像做夢一般。不僅這些,我所遇到的大大小小的問題。每當遇到的時候,我只要向著神做禱告,剛開始的時候,“唉呀,這個是偶然發生的。”但是仔細去思考的時候,並不是那樣的事!是在向神禱告中成就!像我這樣的人,神竟然活著做工!

這樣的事都是向著神的禱告而成就,神竟然活著做工,最起碼我覺得禱告治好一個人的病的話,我需要變得非常聖潔。我說這樣的話有點抱歉,當看我的時候,是和以前的我一樣,可是在我的人生當中,一次!兩次!三次!十次!二十次,這分明不是我做的,能夠看到是神活著做的工。神在我的身上也活著做工啊!對於像我這樣的人,神也做工啊!讓我的心非常的火熱並感謝。剛得救的時候,我讀的聖經比較多,每當看到聖經的時候,我看到每個應許的時候,原來神跟我說:要這麼做呀!剛開始的時候我在讀聖經的時候,簡直快要瘋掉了。

像我這種人算什麼?既然洗淨了我的罪,我以為只會對非常聖潔的人才會做工。可是我真的什麼都不是的人,在我的裏面能夠看到神一步一步引領我的心。這樣的部分非常的感謝神,神開始允許我想像從未想像過的事,讓我開辦了宣教學校,在宣教學校裏開始進行講課。晚上就寢的時間是22點,起床時間是6點,完全是美國式的制度,讓我實在是忍受不了。從晚上10點怎麼能一直躺到早上6點呢?所以我就進到小庫房,點了蠟燭禱告,那是在一個日式的房子裏,點蠟燭非常危險。在吃飯的時候弟兄們開始作見證,有的人說:“因為在神面前做了禱告,神成就了我的禱告。”我看的時候非常神奇,我去了宣教學校的時候,我感覺好像來到了道士們的當中似的,可是在我一句一句讀聖經的時候,我離不開聖經,我遠離不了聖經的原因在哪里?那是因為我開始有許多我意想不到的祝福。

神是活著做工

在當時,以色列人們是非利士人的奴隸是吧?在今天所讀的聖經裏面是這樣記載的,他們說:我們斷不殺你,只要將你捆綁交在非利士人的手中,於是用兩條金繩捆綁參孫,將他從以坦磐帶上去,參孫到了利希,非利士人都迎著喧嚷,耶和華的靈大大感動參孫,非利士人正在管轄著以色列人,因為參孫,他殺了非利士人,所以非利士人闖進了以色列,你們為什麼進來?不要進來?如果你們幫我抓參孫我們就走,以色列人們到了參孫那裏:我來是為了捆綁你交給非利士人,參孫說你們如果不殺我,那我就不會殺你們。我們絕對不會再殺你但我們只會在捆綁你,然後交給非利士人,然後參孫說:“是嗎?那你就捆綁我吧!”就這樣拉到非利士人那裏交給非利士人。所以這個時候非利士人想:哇!現在他已經被捆綁起來了,殺他就可以了。就這樣就向他湧去,但突然在參孫裏面上來一個忍也忍不住的力量,把他的胳膊這樣掙開的時候,捆綁他的繩子就像被火燒的麻繩一樣都斷開。這個參孫,不是一般的參孫,是神與他同在的參孫。各位我在今天早晨向著各位就是想說這樣的部分。不僅是參孫,不止是金姊妹,樸姊妹,李姊妹,鄭弟兄,安弟兄都不是一般的姊妹和弟兄,都是因著相信耶穌罪得赦免,在那裏面是神活著做工。

文慧珍姊妹見證

在各位當中有一個文慧珍姊妹, 在10年之前加納蓋好了禮拜堂之後,再最後一個階段的時候,文慧珍姊妹她去了加納做短期宣教士。不知道神是不是提前就知道文慧珍姊妹會從那裏掉下來,在文慧珍姊妹掉下來的三天之前,我去了他們家拜訪。姊妹說:“她的女兒去了加納做短期宣教士。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她是誰?我只是說:“哦!是嗎? ”三天之後在加納給我聯繫說:“文慧珍姊妹,在高處掉下來,她的脊椎有斷裂,所以她的下半身麻痹了。所以我在夢裏也沒有想到,這個女兒就是在我三天前去拜訪的那位姊妹的女兒。

那個時候開始發生許多的事情,首先需要讓文慧珍姊妹帶到韓國,因為在那裏按照非洲的醫療技術是醫治不了她,從那裏來韓國最快的是阿拉伯航空,所以我們就開始跟他們祈求,需要讓這個患者帶到韓國來,他們問:這個患者能夠坐在椅子上嗎?如果她能夠做的話,我還祈求你們幹什麼,就正正當當當她來買票就行,就是因為她很難坐在椅子上,這個女生是來非洲做志願者,我知道志願者是非常好的事情,但是其實那樣也不行,我們的心真的是心如火燒,在脊椎當中有神經細胞已經快要已經斷裂,要趕緊做手術。時候我問幾:最快的飛機是什麼航空公司?是德國的航空,你要先去德國再到韓國,所以我們就打給德國航空說:有一個學生,能不能讓她上飛機,她脊椎的第10個骨頭斷了,所以她無法坐下,他說:明天能讓她做,為什麼明天可以而今天卻不可以。因為在德國出發的時候要帶上床,今天的飛機帶不了床,明天的飛機我們要卸掉10個椅子之後,在卸下去椅子的位置上安裝床,問題是要趕緊告訴她的母親,但是每一個人都說:這個話怎麼跟她說呢?我說:“把電話給我,我來打電話。”我打了電話是文慧珍姊妹的母親接了電話。

“是慧珍的母親嗎?”

“是的,牧師,”

“姊妹非常抱歉,那時候我還不知道是前段時間去拜訪的那一家,慧珍她從欄杆掉下來,然後她的脊椎最底號骨頭斷裂。醫生說:“她一生都走不了路。我們為了要儘早把它帶過來,阿拉伯航空不行,所以我們正在聯繫著德國的航空。”我呢?想像的時候以為他的母親會非常痛苦,但是慧珍的母親說什麼呢?牧師再怎麼著牧師的決定也會比我的決定好,所以您看著辦吧!然後我心裏想,怎麼能相信我的信心這麼大呢?我那時候不知道是多麼的感謝。如果她開始哭的話,我也擔當不了,就這樣趕緊讓她去了德國。然後我打電話打給德國的宣教師,他又不在家裏。他在外國,“你為什麼跑到那裏?”他說:在那裏做佈道會,我讓他趕緊回家裏,然後讓弟兄姊妹們都召集起來。在德國你趕緊去找做脊椎手術最好的醫院,然後再讓姊妹在加納回來的時候,把她的檢查的報告一併送過去。所以在機場你要讓救護車提前等待,讓她能夠立馬到醫院,然後讓她到那個做脊椎手術最好的醫院。就這樣慧珍開始進行了手術。需要在背部做手術,還要在胸部也要做手術。我對這些一點也不知道。醫生說;背部的手術已經結束了,那時候我以為只要現在她就可以來韓國了,但是醫生說:現在還剩下胸部的手術。不知道醫生的話說的多麼的難聽,他們說需要用發動機的電鋸,要把胸部張開。我心裏想沒有比說這個話更唯美一點的,表達方法嗎?我覺得醫生們也需要多學一學文學,聽他們這樣的表達方法,真的是毛骨悚然。當然幸虧她的胸部的肋骨也沒有切斷,他說沒有切斷,都是張開之後做了手術。我心裏想你們是真好,真感謝你。結束之後,文慧珍正開始能夠坐下了,所以坐飛機坐著回到了韓國。

來到韓國之後入住了漢陽醫院。我也是回到韓國之後趕緊去找了文慧珍。我就摸了一下文慧珍的腳,她的腳很正常,就因為沒有神經細胞的緣故,這個腳變成了毫無用處的腳。在我的心裏面問過一百次以上。最少一百次神,對我們來說這是大事,但是對神來說這不是大事,對吧?神啊,你如果醫治的話,你可以醫治對吧?你會醫治的是吧?神雖然一句話沒有跟我說,但是聖經裏面說按照信心成就,憑著信心成就,當我們遇到這樣事情的時候,特別奇妙的是;同樣的用兩個麻繩捆綁在那裏的人,神的聖靈同在的人和神的聖靈沒有同在的人之間是天地之差。被兩個繩子捆在那裏,非利士人為了殺他,他們湧上去。那時候他是多麼的害怕,多麼的恐懼。我是要在這裏死了嗎?我的人生就要在這裏結束了嗎?就這樣閉上眼睛,主啊!可是參孫準確的知道在我裏面有神是活著的。各位我們憑著耶穌的寶血罪得赦免,不管是怎麼赦免,不管是晚上被赦免還是早晨被赦免,不管是在房間裏被赦免還是在廁所裏被赦免。只要是在得救的那瞬間,耶穌為了我死得到的愛進了入我的心裏,耶穌為了我留下了寶血的那個心進到我的心裏,耶穌的話語進到我的心裏,開始坐落在我的心裏。

神的能力

我有的時候,在兜裏放著一萬五萬的韓幣之後,有的時候我忘了,我妻子要洗衣服的時候,我的妻子說:“今天我洗衣服的工費挺多呀!”我就笑了,她特別高興!各位,我忘了我兜裏面有沒有一萬韓幣還是五萬韓幣,現在我看了一下沒有,特別特別奇妙的是,兜裏面有沒有一萬韓幣或五萬韓幣,這個我卻不知道,但實際上人們如果有五萬或或一萬這樣的錢是很不容易忘記。但是有很多人會忘記心裏面的耶穌,是吧?這個就是我們江南教會最基本的一個信仰,各位能理解嗎?想要信仰的水準再提升一點,各位不要擔心兜裏面有沒有錢,而是要想著我的心裏面有沒有耶穌,如果耶穌和我同在的話,這些非利士人們,即使有十萬個非利士人也沒有問題,你們來吧!他們一點也不知道,他們不知懼怕原因是因為有參孫,他拿到了驢腮骨,‘你們這些人還敢真的上來,你們過來啊!’儘管來,各位信神的人,神只會做像神一樣的事情,他不會做像人做的一樣,而是做人做不了的。所以我們各位,神不是給我們很多能力讓我們去做。而神給我們一點點的能力,讓我們帶著神,我們的一點點的能力解決不了問題的時候,讓我們依靠神。所以參孫,非利士人為了要抓住他上來之前,不管耶穌在還是不在,都一點也不成問題。當然在他的兩個手捆綁在那裏的時候,然後非利士人為了殺參孫要擁上來,在那個時候做什麼呢?那時候神說什麼呢?說:“這下該我來做工了,參孫你就好好待著吧!接下來由我來幹活了。: ”

各位!神在我們心裏面,我們會遇到一些憑著我們的努力,憑著我們的決心是做不到的事情。遇到這樣的問題的時候,因為依靠我們的努力不行,所以我們需要仰望神,就這樣讓我們的信心一步一步的成長。有一次文慧珍姊妹,我看到她游泳的視頻,黃長老說:剛開始的時候她的腳就像是被拖著似的,一點也動不了,但是有一天開始發現,她的腿開始能夠動了,特別特別的神奇。她的腿是明明在動的是吧?對,她已經開始有勁了。這樣的話她的腿就已經算是好了,離完全痊癒只是時間的問題了。我們打開電視不看奧運會,我們也不看人家打高爾夫球或者踢足球,我們會看文慧珍游泳。今天早晨也是和長老看了很久。這個呢?不是奧運會的選手,而是人做不到的神的能力。

醫生們說:“你們不要瞎胡想了,絕對不會走路,絕對不會走路。因為她的神經細胞已經斷絕了,絕對不會走路。你們不要胡思亂想,而是趕緊學會坐著生活的方法。”比起醫生的話,我們更相信神。文慧珍姊妹已經過了10年,在神面前我們期待著今年能夠讓她走路,我們禱告,然後有疑問的時候就詢問,有的時候就看電視。不是看別的選手游泳,而是看脊椎的第1個骨頭碎裂,所以神經細胞沒有完全的連接,這樣的一個人藉著神的能力,讓這樣的腿動起來,我們看到的是這樣的事實。只有我們去看的時候,不知道有的人去看的時候是不是覺得什麼都不是。

如果我們仔細的去看神的話,文慧珍姊妹能夠達到今天的這樣一步也不是很快的。剛開始是一點點,但是最後開始腿上能夠起勁,慧珍說最近腿開始疼了,不知道腿疼是多麼的好,腿疼是神經細胞開始連接起來的意思,如果神經細胞沒有連接的話,不應該感受到疼痛。真的我們現在很難去思考,神經細胞是死的腿,現在她開始做走路的練習。我們已經成為了電影公司一樣,我們長老們一起開始看文慧珍在房間裏鍛煉的視頻。有的人說神要治的話要一下子治好,為什麼要拖這麼長時間?我就跟他說:“神又不是按著你的心去做,神按著神的心去做,不是這樣嗎?”“對,神不是按著我的心去做而是按著神的心去做。”準確的是,我們都因著耶穌的寶血洗淨我們的罪,在那個時候重要的是,因信稱義的這樣的心在我們心裏面接受的時候,我們的心與神的心連接了起來。

如果各位的心因著神的話語和神的心連接在一起,今天有許多的教會說,“神啊,我是罪人。神啊,我是罪人。”但是我們卻說,“神啊,我們是義人。是因為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洗淨了我的罪,所以我是義人非常感謝。”因為對於我們來說,說我們是罪人的話,這意思是褻瀆耶穌的,這證明耶穌在十字架上白死了的意思。可是在我們的教會裏面,耶穌活著。成就了人成就不了的事情,真的是數千個數萬個事情。

我個人而言,我的胃潰瘍不好,我的心臟不好的時候,在修養會的時候我做了見證。有人聽了我的見證,在那裏當場的200人的面前,我的心臟就好了。現在在韓國,她有一個叫金的弟兄在修養會的時候,他做見證的時候他的病就好了。之前他一直彎著腰,直不起腰來,但是那一次修養會結束之後,大概上了兩三袋的大米,怎麼辦呢?要把這個送到宣教學校。這個弟兄,我忘了大概是三袋還是四袋,他拎起了一袋,從一樓拿到了四樓的廚房,他就什麼都不知道,他就送到四樓之後,回到家的時候,他發現了,“哎呀!我的腰特別不好,我連走路都走不好路,可是我怎麼能拎動那一大袋的大米?”再怎麼想也是他的想法是對的。第二天他開始做見證,他笑了,特別喜樂,這樣的一位弟兄,特別特別的好。

 

昨天在日本我看到金姊妹,她說她的身體現在變得非常不好,她覺得快要死了,是不是這次會死?她在去之前跟我打電話,她說她要去日本,我就說這次我也去日本,跟這個姊妹說了一些話。這個姊妹聽著聽著話語有了信心,她就說她決定去日本,就和丈夫一起去了。我這次去的時候,她已經在那裏。昨天晚上在觀眾們面前她講了她病好的見證,特別的喜樂。不是要擁有什麼特殊的信心,在各位的心裏面,耶穌和我同在,活著與我同在,擁有這樣的一個心,和沒有這樣的心,就忘記著生活,兩種生活完全是無法比較的。現在在我心裏面有耶穌,耶穌從來沒有佯為不見過任何一個病人,那樣的話我的病他也不會視而不見。如果信心進入到這樣的一個資源裏,並不是我一定要正直,一定要了不起,一定要優秀,無論是什麼事情,神都會活著做工,這是非常神奇的。只要神的心和我的心連接在一起,神會醫治我的病的。這個病怎麼能好,不行?有兩種聲音。撒但一直跟我說,你不行,你哪里有信心?當然,因著接受耶穌的寶血洗淨我們罪的信心是這個世上最偉大的信心,各位知道了嗎?只是各位自己會想,我哪有信心,但並不是那樣。因著耶穌基督的血洗淨各位的罪,有很多人相信不了,沒有相信這個信心的緣故,有很多人在罪裏面在痛苦裏面。因著耶穌的血把我的罪洗得像雪一樣白,這一點是確實的,確信這一點。

罪得赦免

有一個老人快要死了,孫子們總是說:“爺爺,你真的得救了嗎?爺爺,你有沒有罪?”爺爺說:“你們行了夠了,耶穌洗淨了我的罪,這一點是確信的,不要擔心。”耶穌都已經洗盡了我們的罪,你為什麼擔心?這樣的一個信心在外表上看的時候,好像什麼都不是一樣。如果有人想要花錢買我的救恩的話,我會趕緊賣掉,當然沒有人會買,為什麼呢?因為賣給他之後趕緊再相信,再接受就行。你要買的話就買走,因為我重新從耶穌那裏得到救恩就行。所以在耶穌裏面,只是因為我太驕傲的緣故不仰望神,不仰望耶穌,跟隨自己的情欲,只是因為不是居住在耶穌的世界裏面,居住在以外的世界的緣故才是那樣。如果耶穌和我在一起,耶穌和我就是一個身體了。耶穌和我是一樣的,我疼的話耶穌就疼,我傷心到耶穌就應該傷心,如果我生病了,神也沒有理由不醫治我,神會醫治我。就這樣仰望神依靠神,拿著這樣的信心邁步,信心就是指這個。所以我們拼命的禱告,禱告並不是錯誤的。我們越越是會和神的心遠離。

同樣得救的人也是在世上過屬肉體的生活的話就覺得這個不行,這也不行。這個是達到了傳道師的水準才行,我不行,我是在最底層。撒但總是向著我們說這樣的想法,魔鬼所做的事情,天天做的事情就是這樣的事情。如果仔細的看聖經的話,因為有一次在埃塞俄比亞,有一個大學的校長跟我說:“某某某牧師,我要是去你所在的地方需要花13個小時。如果牧師你肯遇見我的話,我現在就要開車過去見你,你要見我嗎?”我說:“我見你,你就過來吧。”他開了三個小時的車來見了我。就這樣開始跟他講起了關於罪得赦免的話語,我就跟他說,【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他說:“這是我十分清楚的話語,我已經背的滾瓜爛熟。”然後我讓他讀了羅馬書3章24節,【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在這裏他說:“努力地禱告的話,罪得赦免。”所以我就開始笑了,“你能不能讀得再準確一點?”他說:“過屬靈的生活的話,就會罪得赦免。”

所以他在那裏,神準確的向著他說什麼?他不是準確的知道這一點,去相信這一點,而是在他的想法裏,他去相信自己的想法,這一點非常分明。那時候他明明是大學的校長,不知道讓我笑了多久。我就跟他說,“聖經到底哪里有這樣的話,你能不能再看到仔細一點?那裏有赦免的稱義的這樣的內容嗎?”他仔細的讀了之後嚇一大跳,說這裏有稱義的內容。那如果神說稱我們為義人的話是不是義人呢?只是跟他講了這兩句話,他的臉色就變了。這個意思是他在他的心裏面開始相信起了話語的意思。在我們心裏話語和撒但的聲音混在一起非常複雜,好像又有罪又沒有罪,沒有罪得赦免絕對不是,沒有就非常慚愧的事情。總統也可能不知道,神學博士也有的不知道,牧師們當中也有不知道的人也有很多,不要因為不知道這一點感覺很慚愧。在聖經裏面有神的旨意,所以我們為了罪得赦免,不需要拼命的禱告,努力的禱告,而是在讀聖經的時候,在聖經裏面一步一步的,從我們為罪人,惡人開始因著亞當、夏娃,我們進到了罪裏。在舊約時代裏面,怎麼把罪移到羊的身上,然後到了新約,耶穌怎麼背負了我們的罪?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時候,他說:“成了。”籍著這個血我們罪得到洗淨。

除掉想法 神來做工

可是在這裏最後,部隊在戰爭當中如果輸了的話,有一個叫做先鋒隊是先過去之後去先殺敵人,然後去排除地雷之類的,也有一個最後的部隊,最後的兵在橋樑上開始安裝炸彈,然後在除了橋以外的地方,也安裝這樣的地雷。就這樣先鋒隊就排除這樣的地雷。向前進,向對人的地雷的話,對於這樣的裝甲車的話不成問題。但如果是對於不是對人地雷,而是對裝甲車的地雷的話,人們就都開始逃跑了。然後在地雷不爆炸的前提下去排除它。最後的部隊是做設置地雷的工作,先鋒隊做排除地雷的工作。

魔鬼也是因為在我們心裏,一直讓我們無法相信,不讓我們相信耶穌洗淨了我們的罪,所以給我們放入5萬個想法。有一位姊妹跟我說:“我是產婆,我殺了很多剛出生的嬰兒們,如果有的女人來到我這裏說要流產的話,我就會哭著給他們做流產。牧師像我這樣的人也能去天國嗎?”她哭著在我面前痛哭,在我的想法裏的話,像你這樣的人不行,你這人殺了這麼多的人,你就去地獄吧!但是我是牧師,我無法說與聖經裏的話不一樣的話。不是嗎?我雖然不知道夫人你殺了多少個嬰兒,但是連那個罪也是,耶穌都已經赦免了。有的人非要問這樣的問題。殺了猶太人600萬個人的希特勒的罪也赦免了嗎?在聖經裏面說的是洗淨所有的罪,那個罪也屬於所有的罪,所以也洗淨了。我真的是不能不相信這個話語。

參孫他走到了非利士人面前,非利士人大喊著,我們終於抓到參孫了。可是神勝利的能力進到了參孫,在那個時候起到了作用。當他張開臂膀的時候,那麼粗的麻繩,就像被火燒一樣,都斷開了。在最前面的非利士人的居然是多麼的驚訝呢?他看到參孫唍的時候,那麼粗的麻繩居然都斷開了,他們估計都差一點暈過去,然後才能去看那裏,看到了一個驢的腮骨,用驢腮骨。就這樣敲打了他們的腦袋,他們就直接就暈過去睡著了,在神的裏面做工的時候特別的奇妙。親愛的各位弟兄姊妹們,請不要看我們的外貌。也不要看我們的行為,而是要看神的應許,要看的是為了我們釘在十架上耶穌的寶血,這個寶血不僅洗淨我們的罪,耶穌活在我們裏面,只能做工。

可是撒但不斷的的欺騙我們,“你呢?因為是產婆流產了許多女人的嬰兒,因為你墮胎,因為你做了不好的事情,所以神不會幫助醫生,不會幫助你。”撒但開始給我們很多聖經裏面根本就不存在的想法。參孫也是被困在那裏,遇到了危機,但是他這樣斷開了麻繩,就拿起了驢的塞腮骨。不知道打了五分鐘,還是幾分鐘,殺了1000人,我就估計三四十個非利士人都會逃跑,因為他只要一打就一個人死了,我感覺很多人看到這樣的事情已經驚嚇得暈倒過去而沒有逃跑吧。各位,我們就是在這時代和參孫一樣的人,參孫在憑著相信神的信心邁步的時候,能看到神非常驚奇的藉著參孫做工。各位,如果今天,無論是誰,把各位的5萬個想法都放下來,想“我就是參孫,就像參孫在非利士人面前的時候,神在他身上做工一樣,在我身上也有神,我雖然不是非利士人,可是因為我負著債,因為它特別痛苦,我真想像讓麻繩斷掉一樣,哎呀我也是,我的這個腰非常疼,但是我這個腰也是一敲就好。”各位,這樣的信心,我裏面的耶穌,我裏面的神,沒有理由他做不到。希望各位憑著這樣的信心邁開腳步。同樣的神也會一樣的活著做工。

神會做工

姊妹在昨天晚上,在我傳話語之前,她講說了第一次好了的見證和到至今為止的見證。我聽著她的見證,這位姊妹真的是蒙到了神的恩典啊!這一次因為她的病變得非常嚴重,無法來到日本。但是前段時間,我給姊妹通話,因為我是牧師,有的時候我有信心,我能說信心的話,但有時候我沒有信心,因為我是牧師,也只能說信心的話不是嗎?所以有的時候我雖然沒有信心,但我也不主張我的想法。牧師得說聖經的話語。姊妹《聖經》是這麼說,姊妹如果相信的話會是這樣。有的時候有的姊妹說:牧師,我要離婚。因為丈夫總是這樣折磨我。在我的心裏想的話那你就離婚唄。可是我一想我是牧師,我不能說我的話,我要說的是耶穌的話。姊妹你是得救,是耶穌的神的女兒。神為什麼給了折磨你的丈夫呢?那肯定神是會讓你痛苦變成祝福。你明明有神,你還擔心什麼呢?神現在還沒有睡著。請你不要擔心。我就這樣說完禱告讓她走了。

我心裏面想,對,牧師應該講的是神的話。在我的心裏面想的話他能會改變嗎?我的心裏面也會產生這樣的想法。可是我明明是神的僕人。我如果說我的聲音的話,神不能跟我說你是神的僕人,你怎麼說你的話呢?算了,別做我的僕人了。不能這麼做是吧?所以在我的心裏想,雖然我的心是這樣。但是要說話的時候,我只能說聖經的話語。特別好玩兒的是,我也有時候會受試探,但我說著聖經話語的時候,我的試探就解決,我只有喜樂。只有幸福,各位能阿們嗎?參孫他的身體被捆綁,非利士人為了殺他而湧上來。前後在怎麼看也是沒有解決的路和方法,沒有一條活路。但是因為活著的聖靈做工拯救了他。38年的病人,他的腿無法動彈。無法能夠站起來,但耶穌做到了。

各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做到的耶穌的人,我們各位正在見證,我們是正在看著耶穌所做功的人。各位在耶穌面前說我有這樣的問題。我已經與耶穌同釘十字架,活著的不再是我而是耶穌,因為活著的不再是我!活著的人該做工呢?還是死著的人做工呢?當然是活著的人在做工。該神做工了!我們相信神做工,我們相信神充分的能夠做這個工。我們拿著這樣的信心,在各位裏面都會經歷不可能的事情。這樣過著一年兩年,各位都成為信心的勇士。過了10年之後,各位應該說出這樣的事情“應該這樣相信就行”希望各位當中,有更多的人成為信心之人。能夠讓神喜樂的人,我們深信這一點,做一下禱告。

2019年9月15日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