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朝聖之旅】—約帕

· 朝聖之旅

向外邦人傳福音的始發地,彼得與哥尼流相遇的地方,那就是約帕。

在聖經中出現的地名中,“約帕"這個地名最能表達神對外邦人的心意。

約拿逃避神讓他去尼尼微的旨意,要逃往他施,便來到約帕,坐上了去往他施的船。

與過去相比,約帕的樣貌已大不相同,但仍然有港口。

與約拿時代和彼得時代相同,站在約帕海邊,海浪之聲不絕於耳。

約帕和特拉維夫是以色列最自由的地方

約帕是港口城市,位於耶路撒冷西北側六十五公里處泛著綠寶石光澤的地中海沿岸。約帕,希伯來語讀作“雅法(yafo)",與希伯來語“美麗”一詞諧音。約帕是地球上最古老的港口城市之一,如今是特拉維夫的行政區域。在聖經時代,約帕是迦南最為重要的一個港口城市,但步入現代,卡爾梅勒山的海法港發展迅速,使得約帕幾近失去了港口城市的面貌與機能。一八八零年間,歸回以色列地的猶太人為了逃離物價高漲的約帕,開始向北部海岸的平原地帶,即現今的特拉維夫遷移,並從一九零九年開始建造新的城市一一特拉維夫。特拉維夫發展很快,以色列獨立的次年,即一九四九年,約帕被特拉維夫兼併。

“約帕門”,是耶路撒冷通往約帕的城門。古時,通往約帕港口的貿易路線從這裏開始。

以色列獨立後,人口迅速增加,如今已經超過了七百五十萬,其中有四十萬人生活在特拉維夫。特拉維夫是繼耶路撒冷 之後以色列的第二大人口城市,也是以色列最為國際化的經濟中心。

“特拉維夫”這個名稱源 於《以西結書》3章15節“我就來到提勒亞畢,住在迦巴魯河邊被擄的人那裏……”中的“提勒亞畢",在希伯來語 提新,聲路鑿薄約帕的城門。古時,通往約帕中的含義是“春天的小丘"。港口的貿易路線從這裏幵始。

約帕港口

當然,這裏出現的“提勒亞畢”並不是現今的特拉維夫,而是古代巴比倫迦巴魯河邊的一個地名。一道海岸將約帕與特拉維夫分隔開來,海岸南側是約帕,北側是特拉維夫。為了保持“金色耶路撒冷”之美譽,耶路撒冷的法律 規定所有建築物都只能用黃色磚塊砌成。與之相比,特拉維夫的很 多建築物都是白色的,素有“白城(white city)”之稱。特拉維夫還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指定為世界文化遺產。

約帕的舊城街道

走在約帕的舊城街道上,褪色的街道與特拉維夫的街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這裏,通過遺址能夠充分感受到古香古色的奧斯曼土耳其時代的氣息。小小的港口有著小小的漁船、小小的遊艇、私人快艇、古老的蹦蹦船等,密密麻麻地連成一片,編織成了一道絕美的風景。

在那些小船的甲板上,一些看似是船夫的人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喝著咖啡。我想,約拿就是在這樣的人們面前上了船吧.......

相傳這裏就是“硝皮匠西門之家”

夏天,前來嬉水的人們使特拉維夫海邊變得熱鬧非凡。垂釣的人、牽著狗在沙灘上散步的人、穿著長衣玩水的穆斯林姑娘們......這裏的確是紅海海邊和以色列中最為自由的地方。在這裏 偶爾也能看到與普通人不一樣的猶太教人士,他們為了與他人隔 離開來,在用很大的隔板圍起來的區域內游泳。

聖經中多處提到約帕

我們查看一下舊約聖經中一些提到約帕的地方。所羅門王將沙烏地阿拉伯地區的“俄斐黃金”通過紅海運過來,並將黎巴嫩上 等的香柏木紮成木筏由約帕港運到耶路撒冷,以備建造聖殿之用 (代下2:16,拉3:7)。在這之前,《約書亞記》19章裏記載說,以色列百姓在分地的時候,將約帕分給了但的子孫。

彼得異象教會

新約聖經中記錄說,彼得在約帕住了多日。當時一個名叫大比大的女徒病死 了,門徒們就到呂大請彼得來約帕救活了她(徒9:36〜42)聖經中還記錄,凱撒利亞的百夫長哥尼流派人到約帕海邊硝皮匠 西門的家裏,把住在西門家的彼得請到凱撒利亞,給他及家人傳講福音(徒10章)。哥尼流按照自己的方式行義、敬虔地侍奉著神,但他沒有得救,當聽到彼得傳講的“藉著耶穌罪得赦免”的 福音時得救了。每當讀這個內容時,我都激動不已。我特意從特拉維夫長途車站走到了約帕的舊城區。途中,我體會了一下前去請彼得的哥尼流的僕人的感受,也體會了一下逃 往他施的約拿的感受。

因為約拿,波濤這樣翻騰,還能釣到什麼呀

聖經中記錄的有關約帕的故事中,給人們留下印象最深的應該是先知約拿的故事。約拿為了躲避神的話語逃往他施,在約帕港口上了船。關於他施的位置,聖經學者們眾說紛紜,但一般認為是西班牙的他特薩斯(tartessus)。在約拿的故事中,感謝的是,按照神的話語,約拿還是被大魚送到了尼尼微。我們可以分明地看到,任何人都不可能對抗、駁倒神的話語。

當詢問坐在約帕港口的垂釣者們釣到了什麼時,他們微笑著 說:“因為約拿,波濤這樣翻騰,還能釣到什麼呀?”還把桶裏的小魚給我們看。

在一個小時行程的觀光遊艇上,一群學生一直鬧個不停,原來他們指著其中的一個同學戲說道:“今天就因為這傢伙,我們遇到了風浪,吃了苦頭,他就是約拿。”通過這些可以知道,在猶太人的記憶中,約拿的故事已經浸透了整個約帕港。

你是來找彼得嗎

彼得在見哥尼流之前曾經看到過異象,為了紀念這件事,人們在約帕建立了“彼得異象教會”,教會前面就是被稱為“硝皮 匠西門之家"的房子。當然這是人們隨便加上的名字。時間過了 這麼久,彼得停留過的硝皮匠西門真正的家早就找不到了,沒有人知道它在哪里。不過,我還是想去看看被稱為“硝皮匠西門之 家"的房子。向附近正在喝啤酒的大叔們打聽時,其中一位大叔開玩笑說:“你是來找彼得嗎?"

和猶太人雅各一起交流聖經

我偶爾從約帕港口走到特拉維夫海邊。走在海邊,不時地可以看到賣手錶或剃鬚刀的人。我提著聖經包走過去,人們經常把我當成賣東西的人。不過,到人們休息的地方與他們交流時,很多人都聽得很認真。

有一次,我和一位名叫雅各的猶太人翻開《以賽亞書》53章交流了起來。一開始,看到他留著長鬍子,我以為他是猶太教徒,後來才知道他是相信耶穌的猶太人。大約40年前,他在美國聽一位宣教士給他傳的福音罪得赦免了。他想看看我是怎麼傳道的,因此一開始裝作是沒有重生的猶太教徒,從頭到尾一直聽我 講。後來他說了實話,我們一起開心地笑了。

他可以將《以賽亞書》53章的內容倒背如流。我經常去聖地和猶太人交流《以賽亞書》53章的內容。有些猶太人說,,很多猶太人因著《以賽亞書》53章改變了信仰,所以有規定說,這是禁書,在我們的聚會中不允許單獨閱讀此書。想讀的話,必須和拉比一起閱讀。

話語像鏡子一樣照射出他們的想法

“他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我們卻以為他受責罰,被神擊打苦待了。”(賽53:4)

很久以前讀這節經文時,我一次也沒認為耶穌受了責罰、被苦待,所以對聖經記錄的“我們卻以為”感到萬分不解。可是到這裏一直和猶太人交流時,這個疑問解開了。猶太人真的認為耶穌受這些苦是因為被神擊打苦待了,而且他們也是這麼指教別人的。

《以賽亞書》53章4節就像一面鏡子照射出了他們的想法。 當我把這節經文指給他們看的時候,很多猶太人因為自己所想的 內容已經被記錄在聖經之中而感到驚惶失措。如果我也是出生在特拉維夫海邊猶太區,從小接受他們這樣的教育,那麼我肯定也和他們想的一樣。

走在約帕海邊,因為天氣實在太熱,我便把聖經包放在沙灘上,跳進了海水裏,真是涼爽啊!我想了想,約拿被扔進海裏的時候,會是什麼感受呢?

特拉維夫海邊

約帕的那片海,不管什麼時候看都是那麼美麗。在約帕和特拉維夫熱心工作和生活的人們,還有來海邊度假的人們,雖然每個人都在走著自己的道路,但都像《以賽亞書》53章6節所說的一樣,都是“各人偏行己路”。可是與這樣的面目無關,神白白地讓耶穌擔當並解決了我們的罪惡,想到這裏,我心裏向神湧出無盡的感謝。

靜靜等候神為我打開道路

最近,我經常去特拉維夫海邊。以前是我去那裏找人交通,但現在是別人邀請我去給他們傳講話語。彼得應邀去給哥尼流傳講話語,從約帕去了凱撒利亞,我也從耶路撒冷去了特拉維夫的 約帕。我可以在約帕與人們一起學習聖經並傳講福音了。

前不久,樸玉洙牧師翻開《羅馬書》給我看了11章26節的話語:“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我只是相信了這一句話語,我的生活就完全改變了。以前我努力傳道的時候,一直擺脫不掉“不 行”的想法,如今我靜坐不動,就經歷到了神的做工,神為我打開道路,差人過來聽福音。以前我完全不知道相信神和萬事依靠神竟是這麼容易、這麼幸福。我深刻地意識到,離開神的約拿心裏只有痛苦,這種做法是何等的愚蠢。

走在約帕和特拉維夫海邊,想到對福音漠不關心的猶太人即將回轉並站立在福音面前,我心裏無比喜樂。

未完待續

期待下一章朝聖之旅—迦密山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