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主日禮拜》— 我們懼怕的

· 講道話語

《撒母耳記上》17章41~49節:
非利士人也漸漸地迎著大衛來,拿盾牌的走在前頭。非利士人觀看,見了大衛,就藐視他,因為他年輕,面色光紅,容貌俊美。非利士人對大衛說:“你拿杖到我這裏來,我豈是狗呢?”非利士人就指著自己的神咒詛大衛。非利士人又對大衛說:“來吧!我將你的肉給空中的飛鳥、田野的走獸吃。”大衛對非利士人說:“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就是你所怒罵帶領以色列軍隊的神。今日耶和華必將你交在我手裏。我必殺你,斬你的頭,又將非利士軍兵的屍首給空中的飛鳥、地上的野獸吃,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 神;又使這眾人知道耶和華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槍,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他必將你們交在我們手裏。”非利士人起身,迎著大衛前來。大衛急忙迎著非利士人,往戰場跑去。大衛用手從囊中掏出一塊石子來,用機弦甩去,打中非利士人的額,石子進入額內,他就僕倒,面伏於地。

大衛依靠著神戰勝了歌利亞

上周,我們在神的恩典中度過了特別驚人、特別蒙恩典的一周時間。

今年復活節時,因為疫情,我們不能聚在一起聚會,所以在網上聚會了。一天當中,我們分淩晨、上午、晚上三個時間段,做了禮拜。淩晨聚會時,我們的伺服器死機了,我問他們:“怎麼回事?”他們說:“因為同時登陸網址的人太多了。”我問:“有多少人登陸了網址?”他們說:“有兩百萬人。”我說:“有兩百萬人登陸我們的復活節禮拜,是真的嗎?”我大吃一驚。兩萬人上來做禮拜,都已經夠多的了,現在不是二十萬人,而是兩百萬人。我真的信不起來。不管怎麼說,確實有這麼多人上網聽了話語,而且人們的反應都特別好。

所以我們決定從5月11日起,繼續在網上舉辦聚會。我們宣教會的宣教士分散在世界各國,我要求他們聯繫電視臺,請求電視臺轉播我們的聚會內容。現在很多人因為疫情,都出不了門,只能呆在家裏。很多電視臺聽說我們要舉辦聚會,以安慰疫情中人們的心,紛紛表示想幫助我們。全世界有一百四十多個電臺轉播了我們的聚會。

我們計算了收視率,最開始說有一億三千萬人收看了我們的聚會。我說:“怎麼可能有一億三千萬人呢?你們好好算算。”但他們把各個電視臺的統計數據給我看了,確實是這麼多人。接著,收視率上升到了兩億五千萬、三億多,後來上升到了七億四千萬。我真的信不起來,總覺得進行部在撒謊,所以對進行部的人說:“你們說有七億四千萬,誰能信啊?”但是他們說:“這是真的。”

原來在全世界有一百四十多家電臺在轉播我們的活動,此外還通過各種管道在轉播我們的話語。我一直忙著做佈道會的事情,沒時間統計這些數據,後來聽說,收視率達到了八億多。佈道會結束後,我上網一看才知道,復活節禮拜時,我們教會通過五個語種進行了同聲直播。我是用韓語在講,我韓語講得不錯吧?然後又用英語、中國語、西班牙語、法語進行了同聲直播。用西班牙語進行同聲翻譯的姊妹特別激動地對我說:“直播聚會時,不斷有人發消息到網上,後來一數,總共有四千多人發來了消息,並且他們發上來的都是自己這次得救的見證。”真的是神為我們作工了。

緊接著,從5月11日主日禮拜晚上起,我們教會開始直播聚會。我完全震驚了!我真的不能不相信這位神,轉播我們聚會的並不是那些小電視臺,而是全世界最知名的電視臺。想在這些電視臺轉播節目,至少需要提前一個月去預約,遞交節目單,並跟他們協商。但他們馬上就答應要轉播我們的節目,我真的信不起來,但這確實是事實,每講一次道,都有人說他們罪得赦免,得救了。

最近因為讀書讀得太多了,我的眼睛有點疲憊,我想少讀一點書,但是電腦比書更傷眼睛,所以看不了多大一會,眼睛就累了,我只好把電腦關上。真的像做夢一樣。

前天我們牧師們一起聚會時,你們知道我說什麼了嗎?我說:“我這輩子從來沒這麼高興過,同工們,不管有什麼要求,都說吧,我都滿足你們。”今天早上一位牧師問我:“你前天說的話,今天還有效嗎?”我說:“有效!”晚上,我們踢了足排,我們說:“想吃霜淇淋”,姊妹們請大家吃了霜淇淋。當時,我們教會的孩子們都跑過來,排成了一排要霜淇淋吃,給孩子們發霜淇淋時我特別開心,最近霜淇淋便宜了很多。現在我特別幸福,簡直像做夢一樣。

有一次我去空軍部隊聚會,瞭解了一些飛機知識,舊飛機上的雷達很落後,但是新飛機的裝備特別先進,雷達系統也發達,飛機一上跑道,就會被先進飛機發現。飛機上不僅雷達重要、速度也很重要、武器裝備也很重要。只要坐上飛機,就可以使用飛機上的所有性能,所以落後的飛機跟先進的飛機根本沒法相提並論。

聽他說完後,我仔細一想,我真的乘坐在了最好的神裏面。以前,我雖然去教會,可是每天晚上我都跟朋友們勾搭在一起去幹壞事。做這種事情時,我總是沖在最前面。第二天淩晨禱告時,我總是因為罪痛苦得不得了。“神啊,我是罪人,求你饒恕我的罪吧。明天,我絕對不會再去了。”可是我天天都在做壞事。我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已經跟朋友們坐在一起了。跟他們一起玩鬧,到了半夜就一起出去幹壞事。雖然去教會,可是罪責感卻越來越重。

我一九六二年罪得赦免之後有了變化,從來沒有努力過不去找朋友,只不過在家裏讀《聖經》。

朋友們都問:“喂,玉洙,你那時候去了哪里啊?”

本來想去來著,但是沒去,我仍然是個壞人,充滿惡的人,但是我發現我在改變。最先發現我變化的是我的父親,我在宣教學校的時候,父親來找過我。父親很擔心我,但是看到我得救之後的變化,父親開始全力地支持我,讓我可以安穩地過福音生活。

父親來到我這裏,問我:“你在哪里學習?”

“父親,我在這裏學習。”

宣教學校裏的大部分學生都是從大邱來的,但是有錢人家的父母一次都沒有來看過自己的孩子。但是我父親從鄉下來,我父親沒有讀過小學,當時只知道自己名字。

“你在哪里睡覺?”

“父親,是這裏。”

“在哪里吃飯?”父親仔細地看了我居住的地方。

“你這裏最大的牧師是誰?”

“是誰誰誰。”

“雖然他肯定很忙,很難見面,但是你和他說一下,我想見一下牧師。”

“好的,父親。”

父親見到了我們那裏最大的牧師,開始說:“牧師,我們玉洙從來沒有堅持做過哪一件事情,每次讓他幹點什麼,他就只有三分熱度。”

“父親,我哪有那樣?”

父親接著說:“但是他在信耶穌的這件事情上,應該到放棄的時候了,但是看著他現在還沒放棄,我覺得這應該是他想做的事情。”

我想對父親說:“父親,這件事情我做到今天了,沒有三天打魚,兩天曬網。”

父親接著說:“這是他想做的事情,請牧師好好引導他。”父親說完,打了招呼就走了。

各位,我們在戰爭的時候坐什麼樣的飛機?這個飛機的導彈性能怎麼樣,槍的性能怎麼樣,炸彈性能怎麼樣,飛行的速度怎麼樣,要做什麼取決於這些。

我就像是坐上了世界上最好的飛機,罪得赦免以後,坐上了神的飛機。只要駕駛員握住方向盤,飛機上所有的武器、廣播、雷達,這些所有的都可以使用。靠著耶穌的血罪得赦免之後,我心裏有很多想法。一九六二年五月,我在技術下士官的考試中不合格,之後我陷入了絕望,生活太痛苦了,士官學校沒有合格就算了,連下士官學校也不合格,我覺得自己根本就不是個人,這是只要排隊就能進去的地方,我真的連人都不是啊。

行淫時的婦人,相信著自己的想法

我裏面出來欺騙自己的想法和耶穌的想法不一樣。行淫的女人在行淫的時候被抓了。我經常講這個故事。為什麼被抓住了呢?為什麼行淫了呢?啊,這樣的話不會被抓吧,被抓就會被石頭打死,行淫時被拿的女人相信了自己。文士和法利賽人把她帶到耶穌面前,問了耶穌:“這個女人行淫時被抓了,摩西的律法上說,需要用石頭打死,先生你怎麼看?”但是耶穌什麼話都沒有說,在地上畫字,起來後說道:“你們之中沒有罪的先用石頭打她吧!”

這是多麼驚人的智慧啊!多麼驚人,誰也沒想到耶穌會說這樣的話。人們拿著石頭正要打那個女人,沒有人能拯救那個女人。但是耶穌說了那樣的話之後,人們那個時候才發現,自己也有淫亂的心,骯髒的心,虛假的心,憎恨的心。到現在為止人們都忘記了自己的心,只能看見行淫的女人,說她骯髒,這個女人是我們村莊的恥辱,要用石頭打死她。原來都是這麼想的人們,放下石頭都走了。

女人的人生裏第一次遇見了耶穌,遇見了耶穌的智慧,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耶穌的愛。別人都想用石頭打死我,但是耶穌救了這個骯髒的我。行淫時被拿的女人遇見耶穌的時候,見到的耶穌拯救了只能被石頭打死的我,我也遇見了愛著自己的耶穌,經歷了,也感受到了這樣的耶穌。

這樣的耶穌和我在一起,我若同樣在行淫時被拿的話,耶穌也能拯救我啊。我生病,耶穌會拯救我啊。小時候,我經常生病、發燒,就會很害怕,母親熬夜照看我。我生病的時候,耶穌會照看我;我有困難的時候,耶穌會照看我。

行淫時被拿的女人的智慧和耶穌的智慧是比不了的。我撇棄了我所有的想法,然後接受耶穌的話語,耶穌的心。到現在我生活的時候,有時候我也會產生肉體的欲求,但是靜下心想一想的話,否定不了的事實就是耶穌與我同在。

我胃不好的時候,心臟不好的時候。一九九九年我的心臟非常不好,和妻子一起在紐約完成了佈道會之後,我對妻子說:“我們現在身體都不適,應該回韓國還是應該去秘魯,討論一下?”當時我妻子的身體也不好,我的身體也不好。

我說:“死也是把佈道會開完吧!”

所以去了秘魯,坐上飛機之後,我們坐的是三人的座位,我旁邊坐了一位陌生的夫人。我用我不流暢的英語開始了對話:“您住在利馬嗎?”

夫人回答:“是的,我住在利馬。”

我說:“我是去利馬辦聖經佈道會,我有事拜託夫人,您可以幫幫我嗎?”

夫人說:“請說。”

“我的妻子身體很不好,您能否換坐其他坐席?因這裏有三個坐席,我妻子便能躺下,請幫個忙好嗎?”

婦人回答說:“可以的,沒關係。”

“非常感謝,不好意思。”

讓妻子躺下了,坐著的時候身體很不適,到了利馬我們舉辦佈道會,這是我一生中最艱難的一次聚會。晚上我準備上臺講話語,但心臟劇烈跳動,便去了地下一層的運動員等候室,當時 我們佈道會是在室內體育館舉行的,後來好不容易上臺講完話語,當時主持人是李牧師,便說:“各位當中有愛滋病感染者或有其他疾病的人到樸牧師這裏來接受按手禱告。” 我心想:李牧師真要整死我嗎?兩百餘人到前來排隊等候。

“李弟兄,千萬要到此為止!”當時我的身體實在太疲倦,便躺下了。

在秘魯利馬結束聚會後 坐飛機回韓國,很多弟兄姊妹們過來迎接我,都以為樸牧師好像不行了,也都這麼認為了。一九九九年 我的心臟極其惡化,在漢陽大學檢查了一周時間,但沒有找到病因。聽說美國紐約有一位著名專家,我們相見,這位專家年紀已過八十,但很勤勞,正式退休後在醫院偶爾診斷一下特別病例。他給我帶上儀器後 讓我在跑步機上跑步,又調節速度,做了一整天的測試,晚上這位專家說:“很抱歉,我們無法醫治你的病。”心想我活不過兩三個月了。

當時我們教會正在建設七層的禮拜堂,在一樓眺望七層施工的弟兄們,我的心臟就要停滯了,瞬間閉上了眼睛。那一年我兒子在美國讀書,準備將兒子接過來。大學是三十歲或四十歲都能考上,我想接兒子過來教他信心的世界,所以讓兒子回國。到了八月份,在松樹林舉辦令營,晚上躺在帳篷裏準備睡覺。從本部到主日學區域有五百米左右的距離,但我往返了四次,都是沙灘地,大約有四公里左右,我自己都無法相信已往返了四次,以當時的心臟是不可能走這麼長的路,但我確實往返了四次。入睡的時候覺得心臟已經好了,主醫治了我的心臟,次日 沿著鄉村路開始跑步。

修養會結束後來到了另一座城市,恰巧教會旁邊有個女子高中運動場,有松樹的點綴漂亮極了,運動場一圈有三百米,第一天沒有跑下兩圈,腰側太疼了,但神已經醫治我了,就繼續跑下去,買雙跑步鞋 每當有聚會都淩晨起來在馬路邊上跑步。俄羅斯有王宮,那裏也非常適合跑步,沒有人的時候盡情地跑步,一公里、兩公里、三公里、四公里、五公里,跑步時滿頭大汗隨後淋浴的感覺是那麼的爽快。

牧師得了心臟病自己什麼都做不了,靠著耶穌醫治了

差點死亡的心臟,漢陽醫院都無法找出的病因,主完完全全地醫治好了。黃長老是世界著名的老中醫,對我說:“樸牧師心臟是我們教會裏最好的心臟。”他都沒有測過所有人的心臟,不過他下了這樣的結論,我的心臟確實好多了,非常感謝!

在我的生活中讓我說出神做工的部分,無法用語言盡訴。有八億的人聽了我一周的話語,我對翻譯的安弟兄說“你成明星了,單單美國就有四十九家廣播電臺播放了我們的專欄,安弟兄非常高興。”

各位我們戰鬥的時候坐什麼樣的戰鬥機很重要,所有的戰鬥裝備都可以隨心調節,可以發射導彈、轟炸、也可以開機關槍,什麼都可以操作一樣,我的人生軟弱不足,但只要坐擁神的裝備,猶如飛行員坐上飛機便可以安穩操作一樣,神在我心裏充分的成就了一切事情,我外表看上去一直沒有相信但實際卻相信了。

最近聽說有很多私人廣播電臺找到了我們,當然是通過ZOOM, 這期間很多電臺都播放了我們的專訪,俄羅斯TVN電臺上周六也採訪了我們。有一點就是廣播電臺的台長想一起參與,我們可以做,也不花錢,其外很多電臺也想採訪我們,他們想以採訪的方式來直播、轉播,TBN電臺預計專訪三十分鐘,但實際用了四十五分鐘,中間也沒要求讓我停止,所以我一直講了四十五分鐘。

各位,在我的人生中以為一輩子被人指手畫腳、是異端,但現在有八億人口垂聽了我的講道,一個億也是天文數字,其中一千萬人得救也是很了不起了。神不像我這樣心胸狹窄,我的妻子說我心胸狹窄,確實是這樣,我比較小氣,但我裏面的神是偉大的。我今天淩晨讀了這段聖經話語,自己也當了一次大衛,進入了以色列環境中。歌利亞身高六肘零一虎口,一肘是四十五公分,兩肘是九十公分,六肘是二百七十公分,加一虎口差不多是三米高,而且他的鎧甲是重五十公斤,鐵槍頭重十一公斤,計算後是這樣的重量,這樣的歌利亞。

以前通常用的是組裝式槍桿,如織布的機軸,現代人可能不太知道什麼是機軸。以前我們小的時候 媽媽織布時用的機軸,坐著用手走一下敲打一下,有這樣的機軸。我看的機軸是這個樣子,但不知道以色列的機軸是什麼樣的,不管怎樣槍桿猶如織布的機軸一般粗大。

像歌利亞那樣的人,手裏拿著織布機軸一樣大的大槍一揮就能殺死幾十個人命是沒問題的,大衛面對的就是這麼威猛的歌利亞。歌利亞對以色列軍隊大聲呼叫說:“從你們中間挑選一人,使他下到我這裏來。他若能與我戰鬥,將我殺死,我們就作你們的僕人,我若勝了他,將他殺死,你們就作我們的僕人,服侍我們。”以色列眾人都驚慌,極其害怕沒有一個人敢面對歌利亞。但是大衛卻與眾以色列人不一樣,說:“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是誰呢?竟敢向永生神的軍隊罵陣嗎?我要殺死這非利士人!”

大衛的哥哥聽見了,就向大衛發怒:“你下來作什麼呢?你下來特為要看爭戰。”

大衛說:“不是啊,如果我殺死這非利士人,王會賞賜我嗎?”

“如果能殺死歌利亞,就能取掃羅王的女兒。”

大衛走到掃羅王面前,說要去與那非利士人戰鬥。掃羅看見大衛就說:“你的勇氣可嘉,但是歌利亞自幼就作戰士。”

大衛回答說:“你僕人為父親放羊,有時來了獅子,有時來了熊,從群中銜一只羊羔去。我就追趕它,擊打它,將羊羔從它口中救出來。它起來要害我,我就揪著它的鬍子,將它打死…耶和華救我脫離獅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脫離這非利士人的手。”

掃羅對大衛說:“你可以去吧!耶和華必與你同在。”

掃羅喜愛大衛,就把自己的戰衣給大衛穿上,將銅盔給他戴上,又給他穿上鎧甲。但是因為大衛從未穿戴這些,身材也沒有像掃羅那麼高大,於是摘脫了。大衛手裏拿著杖,挑選了五塊光滑的石子和甩石的機弦,就去迎那非利士人歌利亞。歌利亞看見大衛,就藐視他,他對大衛說:“你拿杖到我這裏來,我豈是狗呢?來吧!我將你的肉給空中的飛鳥、田野的走獸吃。”

大衛對歌利亞說:“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今日耶和華必將你交在我手裏。我必殺你,斬你的頭,又將非利士軍兵的屍首給空中的飛鳥、地上的野獸吃,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

歌利亞向大衛跑來,大衛用機弦甩石子,拳頭一樣的大的石子正好進入歌利亞的額內,他就僕倒在地死了。

各位,人生中我們會遇到困難、困苦,在一般情況下我們不願意改變,但是在極度困難或困苦的時候,沒有一點力氣的時候,我們會仰望神。大部分人去教會,也相信神,但是心裏面沒有與神連接。我們在海外見總統和長官,他們第一個要求就是簽合作意向書。到目前為止我簽過很多意向書,簽完雙方各執一份,並在意向書有效期內相互遵守條約。意向書裏的條款寫的很清楚,我方在貴國執行什麼樣的青少年教育、這樣這樣引領信仰、為了這些貴國提供哪些方面的資源…一般來說,每一年續簽合作意向書,如果沒有特殊情況自動續簽。

對方國家按照意向書條款向我們提供資源,我們也按照條款給對方提供青少年教育和信仰引導以及傳福音。很多國家看到我們的教育有效果,首先在尚比亞銅帶大學設立了心靈教育學科,我們派遣了幾位教授,效果非常好。後來盧薩卡大學校長也來找我要求設立心靈教育學科,盧薩卡大學是尚比亞首都城市的大學,相當於國內的北京大學,而銅帶大學是地方大學,這兩個大學不是一個級別。我讓盧薩卡大學校長先等等,先把銅帶大學的心靈學科做好再說。銅帶大學校長聽到這個消息後非常高興,連盧薩卡大學沒做成的事,自己做了。

神活在我們裏面,我們可以依靠神生活。

我們教會裏有很多癌患者,所以我也買了有關癌症的書籍看。有些有名的作家認為癌是我們身體必須的存在,為了生存癌是一個最後的手段。全鴻鈞博士認為,野生動物從來不會得癌症,但是跟人類一起生活的牛羊會得癌症,如果我們的生活也像野生動物那樣的話,癌症也會遠離我們。所以在野外生活、吃生食之後治癌症的人也很多。但是我認為,如果神在我們裏面作工,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神因為愛我們,為了拯救我們派了耶穌並釘在十字架上死了,洗淨了我們與神隔絕的一切的罪。第一步是相信這一事實,那麼不管你是誰,只要相信這一點就能與神的心合一。

肉體的眼睛明亮了

在過信仰生活中,最難的時候就是我與神的想法不同的時候。神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為什麼?神第一次造人之後,對亞當說過:“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為什麼?因為人類未吃善惡樹上的果子時,是沒有智慧分辨善和惡的,與神的心是連接的,過的是恩典的生活,但是亞當被撒但欺騙,吃了善惡果之後,產生了人的方法、人的智慧、人的手段,從善惡果樹上出來的方法和智慧、手段是與神相反的。在數千年以來,這些撒但的智慧一直流淌下來,人類所有思考的方法都是與神相反的。所以,如果拿著我的想法是進不到神的世界。

耶穌在世的時候行了很多奇跡,對三十八年的患者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走吧。”看起來是很簡單的一句話,但是看似簡單的這一句話裏面,首先要放下我的想法才能拿起褥子走,因為三十八年以來從未起來過,曾經也試過、努力過、掙扎過,但從來沒有成功過。在數千年以來,撒但把我們引領我到與神相反的世界裏,所以如果要跟隨神,最後我們要做出決定,是選擇我的想法,還是神的話語?如果發現我的所有想法是惡的,沒有方向和道路的時候,撇棄我的想法相信神的話語時,神的心與我的心一致的時候,神在我裏面作工。

我看我自己的時候分明有罪,在十九歲的時候很多次偷人家的東西吃,有一次還被抓過。有一次香瓜地的主人喝酒的時候向我爸告狀說:“你家兒子把我家香瓜地都給弄糟塌了。”我卻認為:“我沒糟塌人家的香瓜地呀,別的孩子亂踩香瓜地,而我只挑熟的香瓜吃了,我是信耶穌的人,為了不讓香瓜藤受傷小心翼翼地摸了摸香瓜並且聞熟透的香瓜吃,我是個善良的小偷。”

父親向我發怒:“因為你,我太慚愧了,在這個村沒法抬頭了!”

父親常常這樣訓過我。我再怎麼看自己,分明是一個小偷、說謊、做壞事的壞蛋,耶穌卻對我說我是義人。不是不是,我是罪人,在教會裏學的就是我永遠是罪人。我到底是罪人還是義人?我認為因為犯了罪所以是罪人,聖經卻說是義人。聖經回答說,耶穌洗淨了你的一切罪,所以你是義人,我無話可說。是啊,我是義人啊!

 

不管我的想法對不對,聖經說的對,我的想法並不能代表什麼,聖經話語就是神的話。我以前雖然讀著聖經,卻一直認為我是罪人,可是聖經說我是義人。羅馬書4章25節【耶穌被交給人,是為我們的過犯;復活,是為叫我們稱義。
聖經說我們是義人,那就是義人,三十八年的患者自己看自己是不能走路的,睚魯的女兒雖然死了,但耶穌說睡著了,那就是睡著了,迦拿的婚宴中酒用盡了,耶穌說把缸倒滿水,雖然是水,耶穌說是酒就是酒。我知道了我的想法是錯的,從那天之後我說我是義人。從發現我跟耶穌的想法不一樣的那一刻開始,我就說我成義了。我心裏面一直出來我是罪人,我犯罪了的想法。不是的,耶穌在十字架上洗淨了我的罪,我已經成義了。沒錯,那時候開始我就從罪人成為了義人,蒙神的恩典,我跟也耶穌成為一個了,能理解嗎?


被毒蛇咬的人如果活下來的話,那麼他的身體裏就形成了能夠戰勝蛇毒的抗體了。肝炎患者最想聽到的消息是什麼,知道嗎?那就是他的身體形成抗體了,身體形成抗體的話,就算喝肝炎菌也沒關係,因為抗體能夠戰勝肝炎。被毒蛇咬了又活下來的人,他的身體裏邊形成了抗體,那麼我被毒蛇咬了,我身體裏沒有抗體,那我就得去找跟我血型一樣的,有抗體的人,那個人的血進到我身體裏,我也就產生了抗體,有了免疫力,那我也就能夠戰勝蛇毒了。
我是犯了罪的罪人,這一點都沒錯,說我是罪人,每天為了贖罪而禱告。聖經說我是義人了,耶穌說我沒罪了,【 耶穌被交給人,是為我們的過犯;復活,是為叫我們稱義(羅馬書 4:25 )】耶穌說我成義了,那我就是成義了。從那個時候,我把“我是個罪人”的想法完全拆毀了,我相信我是義人了,跟耶穌的心成為了一個。耶穌的血是聖潔的,我的血也是聖潔的,我和耶穌相通了。從那個時候我成為什麼樣的人了呢?我和神成為了一體,憑著信心神的能力都能夠得到。

南牧師得了登革熱要死了,因著信心得到拯救

崔約翰被蠍子蟄了快死的時候,金鐘煥弟兄因為癌症快死的時候,南牧師因為登革熱要死的時候,因為信心都得到了拯救。有一天我們有一個弟兄,在漢陽大學醫院住院,當時我在東首爾結束聚會,大概晚上11點的時候往回返。我一般走江邊的道,雖然那個有點繞遠但是路挺好,市內的路呢信號燈太多所以我走江邊的道,但是那天實在太晚了,感覺市內不會堵車,所以走了市內的路。
馬上到漢陽大學醫院時,我妻子說:“老公,這個醫院有我們的弟兄,你不是還沒去看過嘛”,
“是呀,我是還沒去呢。”
“今天有點晚了,但是今天不去的話,怕再沒有機會,我們去吧!”所以去了。
弟兄因為癌症太嚴重,幾乎都要死了。我跟弟兄說:“弟兄,如果你順從神的話語,遵守神的話,那你禱告的話是不是馬上就能醫治呀?”
“是啊,那一定馬上就好了。”他被我欺騙了。
“你已經完全了。耶穌洗淨你的罪了,就像你沒犯過罪一樣,所以你得救了。你聖潔了完全了,你禱告的話神能聽,病能好。”那個弟兄一下子起來了,說“是呀”,非常的高興。我們出來的時候很晚了,弟兄送我們到電梯門口,我說不用出來,不用出來,那他還是出來送我們,我也非常地高興。

一周之後我又去了,弟兄的心又回到了從前,“反正我也活不了”,我覺得弟兄為什麼心搖晃呢,直接相信就行了呀,我又給弟兄講“我們像耶穌一樣聖潔了,神說聖潔了就是聖潔了”,我一直跟他說了。弟兄說知道了,兩天之後他去世了。弟兄不看自己的軟弱,仰望耶穌的十字架,相信神會醫治我的疾病就可以了。從那以後,有些弟兄心脆弱,經常搖晃,這樣的人我得多跟他們交流,我有了這樣的心。

各位,無論我們得了什麼病,全能的神與我們同在,為了讓神活著在我們裏面做工,我們需要做的就一個,那我就和神合一了,說什麼?我們和神成為一個!就像我們坐上破舊的戰鬥機的話,雷達還有性能都是很落後的,但是新型的戰鬥機呢,所有的的武器都能用。憑著信心,還有耶穌的寶血,我們罪得赦免與神成為一個,神裏邊的智慧,平安,愛心,還有能力,我們都能蒙恩典得到,【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 (羅馬書 8:37 )】

靠著什麼得勝?靠著信心!耶穌洗淨我們的罪,我們與神之間毫無阻隔成為一個,因為我跟神的想法不一樣,為了跟神成為一個,我得撇棄我的想法,撇棄“我是罪人”的這樣的想法,因著耶穌的血,我跟神成為一個了,拿著這樣的信心,我們就像那個戰鬥機一樣,裏邊所有的東西,雷達、射槍等都能使用。神就像最新型的戰鬥機一樣,應有盡有,並不是我自己製造武器,只要按一個按鈕的話,噠噠噠噠噠噠,一秒鐘就會有很多子彈發射出去,這樣的話機身就會變得很輕省,就能飛上去了,這是飛行員告訴我的,像戰鬥機裏邊所有的都能被操縱、被使用一樣。我們進到耶穌裏面,進到神裏邊,神的智慧、能力、愛心、平安,神的一切我們都很享受。
使徒保羅說,我們憑著信心進到神裏面的話,【藉著我們 神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哥林多前書 6:11)因著信心跟耶穌成為一個的時候,從那時候開始,神的智慧就會流淌到我們心裏,曾經領悟不了的聖經,我們也能領悟了。聖靈的智慧會引導我們,進到我們想像不到的世界裏。

各位,無論我們得了什麼病,全能的神與我們同在,為了讓神活著在我們裏面做工,我們需要做的就一個,那我就和神合一了,說什麼?我們和神成為一個!就像我們坐上破舊的戰鬥機的話,雷達還有性能都是很落後的,但是新型的戰鬥機呢,所有的的武器都能用。憑著信心,還有耶穌的寶血,我們罪得赦免與神成為一個,神裏邊的智慧,平安,愛心,還有能力,我們都能蒙恩典得到,【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 (羅馬書 8:37 )】

靠著什麼得勝?靠著信心!耶穌洗淨我們的罪,我們與神之間毫無阻隔成為一個,因為我跟神的想法不一樣,為了跟神成為一個,我得撇棄我的想法,撇棄“我是罪人”的這樣的想法,因著耶穌的血,我跟神成為一個了,拿著這樣的信心,我們就像那個戰鬥機一樣,裏邊所有的東西,雷達、射槍等都能使用。神就像最新型的戰鬥機一樣,應有盡有,並不是我自己製造武器,只要按一個按鈕的話,噠噠噠噠噠噠,一秒鐘就會有很多子彈發射出去,這樣的話機身就會變得很輕省,就能飛上去了,這是飛行員告訴我的,像戰鬥機裏邊所有的都能被操縱、被使用一樣。我們進到耶穌裏面,進到神裏邊,神的智慧、能力、愛心、平安,神的一切我們都很享受。

使徒保羅說,我們憑著信心進到神裏面的話,【藉著我們 神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哥林多前書 6:11)因著信心跟耶穌成為一個的時候,從那時候開始,神的智慧就會流淌到我們心裏,曾經領悟不了的聖經,我們也能領悟了。聖靈的智慧會引導我們,進到我們想像不到的世界裏。

全世界90多家電臺連續轉播佈道會

各位想一想,像樸玉洙牧師一樣的人能夠站在全世界八億人面前傳福音,讓那麼多有名的廣播電視臺都許可了廣播,我真的就像做夢一般,我是什麼都不是的人。從那以後,也有很多的人蒙了佈道會的恩典罪得赦免,寫了很多留言,很多牧師寫了非常感謝的文章。以後我只想做廣播了,別的什麼都不做了,吃完早飯廣播講話語,吃完午飯廣播講話語,簡直像做夢一樣,我其實是什麼都不是的人。因為藉著耶穌,耶穌的義成為我的義,耶穌的聖潔成為我的聖潔,耶穌的智慧成為我的智慧,耶穌的能力成為我的能力,因著信心都得到了。我們怎麼可能能做這樣的事情,是神做的。

資訊部計畫了要這樣進行,真的是驚奇的。而且,如果連接這些廣播電視臺的見證也都上傳了,大家都非常喜樂,本來要花費很多錢才能轉播我們的佈道會,但他們免費轉播了我們的佈道會,還有些電視臺要定期轉播我們的佈道會,真的非常感謝神。其實,我是什麼都不是的人,因為藉著神。

昨天,我對金勝勳牧師的兒子說:“你知道馬可福音11章24節的話語嗎?”“知道”。

我不會讓你做很大的事情,不要覺得這個話語很難,經歷神試一試吧。當你有困難的時候,這話語說了什麼?凡你們禱告祈求的,無論是什麼,只要信是得著的,就必得著。不要因為有困難擔心憂慮,你為了這個問題禱告神,而且相信神,神必定會為你作工,神跟你約定了。

崔約翰馬上就要死了,但是聖經怎麼說呢?以賽亞書40章31節說【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你仰望神,等候神,神必定會給你新的力量,這樣,你會戰勝蠍子的毒了。醫生說兩個小時之內他就會死,從國內到利比利亞沒有直達的飛機,需要十八個小時轉機才能到達,那這兩個小時之內是能給他派過去醫生呢?還是能送過去藥呢?所以我通過電話給他傳遞過去信心了。

約翰,神絕對不會說謊的。聽說你快要死了,你快要死是醫生說的,聽說蠍子的毒蔓延到你的全身,蔓延到了你的心臟,你會死的,但是,約翰,現在你仰望神,等候神,神會給你新的力量,這新的力量能戰勝所有的毒了!約翰,這蠍子毒算不了什麼的!崔約翰相信了這話語,一個小時之後,他也入睡了,打著呼嚕睡著了。有一位護士一直打著瞌睡,到了淩晨的時候,她想,那位病人應該已經死了吧?應該把他處理為屍體了。所以,過去看了一看。崔約翰跟我說,當時最不好的時候血壓是20,體溫是17度,那一般我們是78,89,130左右的血壓,但是血壓才20,這個脈搏幾乎就不算跳了,但是血壓砰砰砰就上漲了,護士就很吃驚,護士說:“醫生!醫生!出了奇跡啦!這個人活過來了!”醫生跑過來了, 就說:“護士,你到底做了什麼?”“我什麼都沒做呀。”

第二天早晨,約翰醒了。“哥,你沒事嗎?”

“哎呀,我沒事”

“哎呀,昨天你是大小便失禁,而且一直昏迷呀,都是我們給你洗乾淨的。”

過了不久,醫生過來找他,拿了一些紙張,需要寫病理和情況,不知道該怎麼寫,崔約翰說:“這是神的做工,要這樣寫。“ 本來他的腳都爛了,過了二十天以後,才有痛覺,因為這個爛的有毒的地方需要切割下來,但是中毒的人,還不能麻醉,所以直接要動手術會很難受的,感謝的是他恢復了健康,神活著在我們當中做工了。

我把這樣的耶穌接受到了心裏,一直以來,我一直想著自己是罪人,但信耶穌以後,我就明白,我不再是罪人,我稱義了。我把耶穌的義接收到心裏了,所以,我就屬於耶穌了。那麼,是誰為難耶穌呢?是撒但。我們心裏其實是有愛主的心,只要有這位耶穌與大家同在,無論大家遇到什麼樣的困難,神都可以幫助大家做著神的工作,只不過大家因為有負擔,只是理論上知道聖經話語,沒有實際應用。我肚子疼的時候也是,一個一個應用起來,我心裏有了結論:神會幫助我的,我都好了,我相信了。

大衛站在巨人歌利亞面前,此時此刻特別有意思的是,以色列百姓有數不盡的人口,但是都在害怕歌利亞,只有大衛相信神與自己同在。帶著信心向前邁步,相信自己能戰勝歌利亞。這意味著什麼呢?我們心裏面有很多種想法,大多數想法都是膽怯的,都是害怕的,不敢向前,但是大衛想自己能得勝,但是大家的想法呢,總覺得我不行,我沒有信心,我這個事辦不到。

我肚子疼的時候也是,如果都好了,就應該能吃泡菜呀,但是吃泡菜會死人呢,但是當天我開始無數次地讀了同樣的聖經章節,我正確地分析這個內容了。我相信我的肚子好了,已經好了,這就是神的話語。我就定下心要相信了,我都好了!但是應該吃飯,吃了泡菜,也吃飯,也拉肚子了,肚子確實很疼。不是都好了麼?為什麼會這樣呢?我明明相信了,我相信了為什麼還疼呢?理解不了。肚子應該好起來呀,為什麼這樣?

我們看來睚魯的女兒死了,耶穌說她睡著了,我們和耶穌所看的不同

聖經上說睚魯的女兒在我們看來她是死的,耶穌說她是睡了。在睚魯看來自己的女兒死了,耶穌卻說不要哭,她是睡了。原來如此啊!睚魯看來是死的,耶穌看來是活的。

我看來我肚子疼是事實,但耶穌看來,這已經好啦。所以,我相信我已經好了。然後吃了泡菜,也有拉肚子,晚上也吃了很多,但是當天晚上沒有拉肚子,第二天早上就完全恢復正常了。請大家撇棄自己的想法,住在神裏面。

把我們之前所有的知識都放下來,神活著在我們當中做工啊!阿們?神活著在我們當中做工,這位神與我們同在的話,還能有什麼問題呢?我們心裏有很多的想法都說著不行!不行!不行!但是大衛卻可以得勝,我們心裏有很多想法都說不對!不對!不對!但是耶穌在主裏面說我已經洗淨你的罪了!我與你同在!你是聖潔的!你是義人了!大家想哎呀,不對吧?不對吧?說不對的人就沒有資格成為神的兒子了。就讓“不對”這個心到倉庫去歇著吧。“如果你害怕歌利亞,就不要動他了,躲到一邊去吧,大衛自己出去就行了。”

把消極的想法上鎖

我們裏面有許多想法,也有在人看來不行的想法。我們裏面耶穌的心卻是:“我與你同在,你會戰勝的,我會幫助你的,我會作工的!”各位,我們心裏有無數個聲音說:“之前肚子疼得更厲害啦!”“行了,讓這個聲音走開吧,上倉庫去歇著吧,你不出來也行。”就像大衛起來打敗歌利亞一樣,住在我們裏面的耶穌,為了在我們裏面作工,把一切看著不行的想法扔到倉庫裏,用密碼鎖鎖上,把數字密碼轉起來鎖上,只有自己知道。

然後耶穌在各位心裏面,我們就和耶穌的心一起行動,各位就會變成大衛,成為大能的神的工人。各位心裏也會因著耶穌,像大衛靠著耶穌打敗歌利亞一樣,也會得到勝利,蒙福而榮耀神。一次兩次經歷的時候就會知道,在我這樣的人身上,神也會活著作工啊!原來這樣信就行啦!很容易嘛!我還是相信吧,神會作工的。

昨天和金長老聊了一會兒,我說:“長老您現在開始為福音生活吧!轉眼就到八十歲,轉眼就到九十歲,轉眼就會到一百歲了,當然沒准您能活到一百五十歲。為耶穌生活,主會幫助您的一切的。清晨早點來教會,見了人就傳道,交通吧。”他在斐濟的時候熱心地傳了道,有許多人得救了,現在回到韓國了。“現在開始在韓國也傳道吧。”傳道非常好,傳道一次、兩次,有得救的人興起,非常有趣,一傳道就能看到神的作工。

各位,就這樣相信吧,不是拿著各位自己的心,而是用耶穌的心。以色列百姓都說“不行”,只派一個大衛的心過去就可以了。各位想法裏面都說“不行”,但《聖經》說“行”,就把《聖經》話語拽出來,樹立在我眼前。

我之前過得又黑暗,又貧窮,又無力。自從一九六二年耶穌住在我心裏,我所沒有的智慧、我所沒有的平安、我所沒有的義、我所沒有的聖潔,這一切主都賜給了我。特別是這次有超過一百個電臺,大約一百四十個,一周以來沒有任何代價地轉播了我們的佈道會,特別特別地感謝,相信今後神會繼續作工。

各位,不要再相信像古董飛機一樣的自己的心,像坐在最新型帶著導彈的戰鬥機上那樣,請相信有能力的耶穌,拿著耶穌的心生活,相信耶穌,神就會通過各位作工。各位身邊的人會發生改變,家人會發生改變,周圍的人都會改變。相信各位會過一個蒙福而榮耀的生活。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