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主日禮拜》—新约

· 講道話語

在新冠疫情面前神想讓我們降卑心

今天早上,看著空空的禮拜堂,心裏感覺特別不舒服。不過能在網路上聚會,還是特別感謝。我們和政府帶著一樣的心願,都希望新冠疫情快點結束。我們國家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人不是很多,但其他國家,死了很多人,為此感到特別悲傷,也很擔心。在地球上和人類歷史上曾經有過幾次這樣的災殃,在我們個人的生涯中,也會遇到困難和災殃。

但是仔細讀《聖經》,就能知道,這樣的災殃,帶給我們的,比起咒詛,更是神想降卑我們的心,當我們轉向神後,神都將這樣的咒詛變成了祝福。大衛也經歷了非常艱難的歲月,最終都轉變成了祝福。約瑟也被賣為奴隸、被關進監獄,經歷了難以想像的艱辛,但最後,我們可以看到,都轉變成了極大的祝福。現在全世界都因新冠病毒在經歷困難,希望這只是神要賜給人類祝福的前奏曲。如果家人中有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希望能夠仰望神,得到信心,耶穌的力量能夠臨到他心裏,與他的心連接,獲得健康。希望新冠疫情儘快結束,我們可以重新聚在一起幸福地做禮拜。

讀一下《聖經》話語,《羅馬書》3章10到31節:

【就如經上所記:“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沒有明白的,沒有尋求神的;

都是偏離正路,一同變為無用。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

他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他們用舌頭弄詭詐,嘴唇裏有虺蛇的毒氣,

滿口是咒罵苦毒;

殺人流血,他們的腳飛跑,

所經過的路,便行殘害暴虐的事;

平安的路,他們未曾知道;

他們眼中不怕神。”

我們曉得律法上的話,都是對律法以下之人說的,好塞住各人的口,叫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審判之下。所以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稱義,因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

但如今,神的義在律法以外已經顯明出來,有律法和先知為證。就是神的義,因信耶穌基督加給一切相信的人,並沒有分別。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神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著耶穌的血,藉著人的信,要顯明神的義。因為他用忍耐的心,寬容人先時所犯的罪,好在今時顯明他的義,使人知道他自己為義,也稱信耶穌的人為義。既是這樣,哪里能誇口呢?沒有可誇的了。用何法沒有的呢?是用立功之法嗎?不是,乃用信主之法。所以(有古卷作“因為”)我們看定了,人稱義是因著信,不在乎遵行律法。難道神只作猶太人的神嗎?不也是作外邦人的神嗎?是的,也作外邦人的神。神既是一位,他就要因信稱那受割禮的為義,也要因信稱那未受割禮的為義。這樣,我們因信廢了律法嗎?斷乎不是!更是堅固律法。】

就讀到這裏。人的心總是變化不定。看《列王紀下》5章,乃縵元帥家有一個被俘虜來的小女子。這個小女子被俘虜來,成了乃縵元帥妻子的侍女。這個小女子是被虜來的奴僕,沒有休假,而且是無期限地,要一輩子在大麻風乃縵元帥家過奴僕的生活。但這個小女子是相信神的人。我們想一想,被俘虜來的不是男人,而是女人,這本身就很奇怪。而且:“別人都沒被抓,為什麼相信神的我卻被抓了呢?”“我相信神,有什麼好的呀?”小女子心裏充滿了絕望性的東西。“我相信了神,為什麼只有我被俘虜了呢?”“我什麼時候才能回家啊?”“什麼時候才能見到弟弟妹妹們啊?什麼時候才能見到爹娘啊?”每天都在悽楚、絕望中生活著。

可是有一天,這個小女子在洗乃縵元帥的衣服時,發現衣服裏全都是膿。她嚇了一跳。“乃縵元帥原來是大麻風病人啊。我可得小心點。恐怕我也會被傳染上大麻風的。”“哎呀,我的命可真是苦啊。怎麼被抓到大麻風的家裏當了奴僕啊?”簡直太難了。天天都想見媽媽,想見爸爸。每天睡覺時,都會流淚,心裏充滿了擔心、憂慮。

可是有一天,小女子想到了什麼呢?“元帥得了麻風病,如果他到撒瑪利亞去見先知以利沙,這麻風病馬上就能治好啊。”這個想法進到了小女子心裏。“啊,神把我派到這裏來,是為了讓我跟乃縵元帥講先知以利沙啊,乃縵元帥只要去找先知以利沙,治好麻風病回來,這個家裏的憂慮就會結束,這個家裏就會充滿喜樂啊。這樣一來,該是多麼開心啊?啊,神把我派到這裏來,就是為了讓我說這個啊。神是想讓我做這個事情啊。”

同樣的環境,如果覺得這是絕望,就都會成為絕望。只能苦惱、得抑鬱病、得思鄉病,想念家人、“大麻風,太噁心了”,一切都是那麼黑暗。可是進來了一個想法,“對啊,我不是別人,而是相信神的人,我被俘虜到這裏來,肯定是有理由的。如果乃縵元帥的麻風病潔淨了,會發生什麼事情呢?這個家裏的憂慮就會結束,就會幸福起來,就會喜樂起來。乃縵元帥會把軍隊裏的部下召過來講福音的。將士們要想晉級,必須重生才行。你相信神,我就讓你晉級。”想到這些,小女子心裏太感謝了。“嗯,神把我派到這裏來,就是為了這個。我去找他們說。希望元帥和夫人能仔細聽我說。我該怎麼說呢?”小女子心裏每天都充滿盼望。

小女子心裏本來是絕望的,明白神的旨意後充滿了盼望

有一天,家裏非常安靜,只剩下乃縵元帥的妻子和小女子兩個人。“夫人,今天我想跟您說點事,可以嗎?”“呀,你是作為俘虜被抓來的,怎麼能這麼開心呢?像你這樣的人,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是啊,來到這個家,我真的很開心。”“有什麼可開心的?”“夫人,您聽了我的話,也會吃驚的。”“你要說什麼?”“元帥不是麻風病嗎?”“是,怎麼樣?”“這個病一下子就能治好。”“什麼?你怎麼會這麼說?”“我們國家有先知以利沙。只要去找他,元帥的麻風病一下就能被治好。”“呀,你快別這麼說啊。每個醫生都說能治好,可是誰也沒治好。”“這個人不一樣。”“那麼,這個先知治好過麻風病嗎?”“好像還沒治好過麻風病,但是他讓死人復活過,也治好過很多的病。他肯定能治好的。”“你怎麼能這麼確信呢?”“夫人,您說,如果元帥去了撒瑪利亞,卻沒治好麻風病,我的處境該有多難啊?雖然明知道這些,可我還能這麼確鑿地跟您說,您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他肯定能治好。”

各位,處在同樣的位置,同樣的環境下,得了同樣的疾病,根據你往哪方面去想,生活也會變得完全不同。兩千年前,耶穌來到這世上,被釘十字架死去了。之後升天了。已經過去了兩千年。我也是從小就去教會,但只是不假思索地去教會的人。有一天,耶穌的心和我的心相見了。耶穌的心流淌進了我的心裏,我的心傳達到了耶穌的心裏,從那時起,我心裏進來了我未曾有過的東西,耶穌裏面的盼望進到了我心裏,耶穌裏面的喜樂進到了我心裏,耶穌裏面的智慧,進到了我心裏,我可以看到,我的生活變得完全不同了。

“夫人,想到如果元帥回來時,麻風病沒有治好,我就不寒而慄,我的處境會非常艱難的。元帥肯定能治好的。”小女子說的那麼肯定。在元帥夫人看來,這個小女子平時就跟別人不一樣,元帥夫人看到,小女子的心裏世界中有著自己無法擁有的特別之處。她相信了小女子,去對乃縵元帥說了。這中間還有這樣那樣很多情節,今天不能都講,但乃縵元帥去了撒瑪利亞。這之間又經過了諸多的波折。但最終,乃縵元帥的麻風病得潔淨後回來了。

他高興得快要瘋了,一路快馬加鞭飛馳而歸,一到家,他直接從車上跳了下來,高喊道:“夫人,我都好了!你看這兒,看這兒,再看看大腿,都好了吧?都好了吧?”夫人抱著乃縵元帥哭了起來:“我們還能有這樣喜樂的日子?我們還能享受這種幸福嗎?”這時,他們突然看到了站在門旁的小女子。我們不知道小女子叫什麼名字,假如就叫小紅吧。“小紅啊!”一把抱過她來,哭了起來。這個家裏所有的憂慮都散去了。之後的事情,《聖經》裏沒有記載,這都是我的推測啊。“小紅,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兒了!我就是你的爸爸了。”“謝謝!”從此以後,他們幸福地一起生活著。“爸爸,今天是該學習《聖經》的時間了。”“好、好。”讀著《聖經》,小女子說:“爸爸,以後將軍們再想晉級,必須重生才能晉級。”進到了完全不同的世界。

我是牧師,吃飽了坐在那裏,沒事就想《聖經》。一天,元帥對小女子說:“小紅啊。”“哎,爸爸。”“我想跟你說個事。”“什麼事?”“我們國家有一位副司令官,他有一個兒子,還沒結婚。上次我過生日時,跟副司令官一起來的那個小夥子,就是他。他一下子就被你迷住了。現在,他們已經正式提出了結婚申請。不知,你心意如何?”“爸爸,羞死人了。”以前的人不就是這樣嗎?兩個人結婚了。新婚旅行,他們坐著馬車去了撒瑪利亞。

去了自己的娘家,這個小女子的父親還想著:“唉!我的女兒,被擄走了,不知現在怎麼樣了?一定很受苦,也不知道現在是活著,還是死了。”這時,一輛白色的馬車跑了過來。“來了一對高貴的人啊。”女人走下來。“爸爸!爸爸!”“你是誰?”“爸爸,是我啊,小紅!”《聖經》裏沒有記載這些內容啊,都是我自己想像的。這是多麼美妙的故事啊。

從耶穌的心裏世界看這一切時,一切都變得完全不同。

各位,不管你們是誰,也不管你們處在什麼樣的困境中,不管你們有什麼樣的悲傷,耶穌都能改變,從耶穌的心裏世界看這一切時,一切都變得完全不同了。

幾年前,我們教會的一位姊妹給我打來電話。“牧師,我得去一趟美國,跟您說一聲。”“是嗎?為什麼去美國啊?”“我姐姐生活在美國,她得了癌症,快要死了。所以我們全家開了家庭會議,大家湊了一些錢。把這些錢給了我,讓我用這些錢買機票,在姐姐未死之前,去那裏照顧她,給她做些好吃的。”之後,姊妹去了美國。

我見過很多癌症患者。知道癌症患者有這樣、這樣的心,應該這樣安慰他們,給他們講這樣、這樣的話語。第二天,來了一個電話,不是我們國家的號碼,我看了一下,是姊妹的姐姐打來的電話。我和姊妹的姐姐通了話,我們通過好幾次話。我給她講了盼望的話語。講了耶穌是如何在我裏面作工的。

各位,只要把電拉進我們家,就可以運轉洗衣機、運轉冰箱、打開燈。為了把電拉進來,不是要給電發邀請函,也不是要熱情款待電,只要連上電線,電就能進來,運轉洗衣機、運轉冰箱、打開燈,能做所有的事情。接通電需要具備的條件就是電線。電不分是窮人家,還是富人家,也不分是善人家,還是惡人家,只要條件具備,只要連上電線,電就能進到我們家。耶穌進到我們裏面作工,不是通過電線來連接的,而是通過心來連接的。

昨天我們講了,有一個瞎眼的人。這個瞎眼的人,是生來瞎眼的。每天早上起來,他就出去乞討,以乞討為生。有一天,他遇到了耶穌。耶穌吐唾沫和泥抹在了瞎子的眼睛上。然後讓他到西羅亞池子去洗。到現在為止,每天太陽一升起來,瞎子就出去乞討,用乞討一天得到的錢買麵包維持生活。那天他也在乞討。可是耶穌卻吐唾沫和泥抹在他眼睛上,讓他到西羅亞池子裏去洗。瞎子有“我得乞討”的想法,耶穌的話語是,讓他去西羅亞池子洗。瞎子心想:“不行啊,今天我得掙錢啊,我得乞討啊。”他的心與耶穌讓去西羅亞洗的話語發生了衝突。

各位心裏也有很多這樣的衝突吧?“唉,去什麼西羅亞啊?我不知道我的臉有多髒,但以後洗不就行了嗎?”如果他不去洗,繼續乞討,就是跟隨了自己的想法。相反,他停止乞討,摸索著去了西羅亞池子。這個瞎子不是憑著自己的想法去的西羅亞池,而是憑著耶穌的話語去的。耶穌的話語裏裝載著耶穌的心。當時,如果瞎子說,我忙著呢,沒有去西羅亞池子,那麼他就是撇棄了耶穌的心。但他沒有繼續乞討,而是去找了西羅亞池。“不好意思,請問,西羅亞池子離這裏還遠嗎?繼續沿著這條路走就能到嗎?還要走多遠?”就這樣走向西羅亞池子的心,不是瞎子的心,而是耶穌的心。

現在各位在人生中,憑著各位的心生活,與發現《聖經》中的耶穌的心,憑著耶穌的心生活,過的是完全不同的人生。昨天,我跟堪薩斯的一位年輕婦人打電話了。她是堪薩斯市一個學校的老師,但得癌症快要死了。現在我能講這些,不是因為我是醫生,我也不知道如何幫助癌症患者,但有耶穌在我裏面。以前我是按照我的想法生活的,現在我扔掉了我的想法,在按《聖經》中的耶穌的話語生活。

讀《聖經》時,最開始,我只把《聖經》話語當成是一個個故事在讀,但讀著讀著,不斷地讀著《聖經》,我開始感受到了:“耶穌為什麼講了這個話語呢?耶穌這樣講是出於什麼緣故呢?”當耶穌的話語、耶穌的心與我的心連接上時,驚人的是,耶穌的心流淌進了我的心裏,耶穌的作工流淌進了我的心裏。我向堪薩斯市那位患癌症快要死去的婦人傳講了耶穌的心。如果這位婦人真正接受耶穌的心,耶穌就能在她心裏作工。

不只是這位婦人,今天各位也是這樣,我熱心地禱告、奉獻、讚美,當然這些也很好,但仔細地讀《聖經》就能看到流淌在《聖經》中的耶穌的心。我們最大的問題是,我們的心被不是耶穌的其他某種惡靈牽引,把我們牽引到墮落的、犯罪的、不能相信神的地方,被這種力量牽制著的人特別多。現在作為牧師,我在講什麼呢?我的工作就是讓人們的心跟耶穌連接。

讀一遍韓文聖經要六十小時,所以牧師節省任何的時間來讀聖經。

我不斷地一遍一遍又一遍地讀著《聖經》。中文《聖經》有一千二百三十三頁。《聖經》裏一張圖片也沒有,寫得密密麻麻的都是文字。讀一頁《聖經》需要大概三分鐘,讀完1233頁,差不多需要三千六百分鐘,折合成小時,就是六十小時。我一週期間什麼也不幹,只讀《聖經》,可以讀完一遍新舊約《聖經》。雖然不是常常這樣,但有幾次,我一週期間什麼也不做,只讀一遍新舊約《聖經》。當發現《聖經》裏的耶穌時,我心裏就臨到了以前從末有過的平安和喜樂。

結婚前,為了多讀一些《聖經》,我管理著所有的時間。為了讀書,我在研究著如何縮短睡覺的時間。縮短了睡覺的時間,洗澡從來沒超過五分鐘過,結婚前,吃飯從來沒超過兩分鐘過。我經常要請貴客吃飯。我特別喜歡吃。所以才能這麼健壯。現在肚子也有點凸出來了。我真的特別喜歡吃。本想著,我得少吃點,可是一吃起來就刹不住車了。別人還拿著勺子呢,我的飯已經吃完了。我吃了一驚,接下來,只能一直吃菜了。我吃飯就是這樣。

我給那位姊妹傳講了耶穌的心。我講了什麼呢?“姊妹,癌症並沒有那麼可怕。因為人體血液的白血球裏有‘自然殺手’這種細胞。”這些都是我聽來的。剛才也有在社會上從事醫師職業的人。“自然殺手”細胞會吞噬掉癌細胞的。我們的身體裏每天都會產生癌細胞,但“自然殺手”細胞會在身體裏流動,“跟蹤”癌細胞,吞噬掉癌細胞。“姊妹,你活了幾十年,一直沒得癌症,是因為你身體裏的‘自然殺手’細胞把癌細胞都吞噬掉了。現在是處於失去平衡的階段。我們本身是可以戰勝癌症的存在。雖然每天都產生癌細胞,可是都戰勝了,所以沒有得癌症。但失去平衡時,就可能會得癌症。多睡一點覺吧,也好好吃飯。沒有哪種藥物能比免疫力戰勝癌症的效果更好了。”我跟姊妹交流了,給她講了能給她帶來勇氣的話語,並為她禱告了。過了不久,能夠看到,姊妹的臉色好起來了。姊妹經常拍照給我發過來。

可是有一天,姊妹給我打來了電話。我說:“你的臉色看上去怎麼這麼不好啊?”“牧師感謝您一直以來的關心,我感覺,我快不行了。”“怎麼了?”“現在,我吃不下飯去。”“到底怎麼回事?是家裏沒米了嗎?我給你寄點米去啊?”“家裏有米。”“那為什麼吃不下飯去啊?”“我在做抗癌治療,嘴裏太苦了,根本吃不下去東西。”你們知道我是怎麼說的嗎?我呵呵呵地笑了。姊妹問我:“牧師您笑什麼?”我說:“姊妹,是你逗我笑的。”姊妹說:“我什麼時候逗您了?我很嚴肅。”我說:“姊妹,是你逗我笑的。癌症患者說沒有胃口吃不下飯,簡直太好笑了。人要想戰勝疾病,再沒有比營養更重要的了。

給汽車加油,汽車能不能嘗出汽油的味道來啊?嘗不出味來,加了油,汽車就能跑。姊妹你得吃飯,才能有免疫力,才能戰勝癌症。苦也得吃,甜也得吃,辣也得吃,鹹也得吃。對於病人來說,再沒有比飯更重要的了。”姊妹是怎麼回答的呢?“哦,是啊。”接著,她就開始吃東西了。是怎麼吃的呢?她在家裏的四處都放了食物。書桌上也是,飯桌上也是,沙發上也是。過了一周,她的臉色就好轉了。特別好。姊妹有了力量。

可是,過了幾個月,有一天,姊妹又打來電話。“牧師,這回好像真不行了。”我問:“又怎麼了?”她說:“胃痙攣實在太厲害了,好像要死了。”我問她,為什麼會有胃痙攣。“姊妹,你現在還胃痙攣嗎?”她說:“現在沒有。”我又笑了。她問我:“您為什麼笑啊?”我說:“以前有胃痙攣,現在不痙攣了,就說明好了。都不痙攣了,你還擔心什麼啊?已經好了。”姊妹說:“是啊。”就這麼過去了。

姊妹拍了抗癌治療畢業典禮紀念照

有一天,她給我發來了戴著四角帽,穿著禮服拍的畢業照片過來。為什麼拍了這張照片呢?她說是抗癌治療畢業了。她的女兒取得了碩士學位,戴著四角帽,穿著禮服在花叢中拍了畢業紀念照。她原以為,自己再也不能回學校去教學生們了,可是她又重返校園了。教師們都歡迎了她,她又重新開始執教。現在這位姊妹見到朋友,見到癌症患者,就在講述這些事情。

今天在座的各位中,不管是誰,假如各位撒謊了、詐騙了、姦淫了、懶怠了,不管各位犯了什麼樣的罪,只要各位的心與耶穌的心相連,就會發生什麼事情呢?耶穌的心就會流淌進各位心裏。各位的擔心、憂慮、懼怕、罪,就會流進耶穌心裏,耶穌心裏的平安、喜樂、智慧、愛、力量,就會流到各位心裏。不管是誰,再想像以前那樣生活,都絕對不可能了。會跟耶穌相像,成為藉著耶穌生活的人。神在造人時,造了眼睛、鼻子、耳朵、嘴巴。

如果人類沒有眼睛,會怎麼樣呢?如果沒有嘴巴,會怎麼樣呢?如果沒有耳朵,會怎麼樣呢?真的很重要,是吧?但比這些更重要的是,造了我們人的心。我們不知道心是用什麼造的。心也不是用皮子造的,雖然不清楚是用什麼造的,但心用眼睛根本看不到,也摸不到,但能感覺到,我裏面有心。創造了人的心。重要的是,創造人心的理由是:人類很軟弱,很容易被騙,這麼說很抱歉,但人類真的很容易被騙。因為有惡靈存在,就算再聰明的人,也都會被騙。會被騙!人的心就是這樣。

可是各位,神奇的是,只要人類打開心門,向著耶穌打開心門,耶穌的心和各位的心就能彼此流淌,我們的心就是這麼造的。這樣一來,耶穌基督的心就會流進各位心裏,耶穌心裏的平安、耶穌心裏的愛、耶穌心裏的智慧、耶穌心裏的能力就會流淌進各位心裏,各位就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樣生活了。會變得明亮、幸福。

我母親從小就去教會。我從不懂事的時候起,也開始去教會了。直到十九歲時,我一直讀《聖經》、行善、禱告、奉獻、做禮拜,盡一切努力地生活著。可是,我從來沒有思考過耶穌的心和我。到了十九歲時,我的生活越來越糟糕。

一九五零年,我們國家還有戰爭,一九五一年,我的母親去世了。是中秋節前一天,八月十四日去世的。一個月後,哥哥就去當兵了。之後,爸爸也被征去清理戰場。一下子,家裏的三個大人父親、母親、哥哥都離開了我們。當時大姐十五歲,二姐十三歲,我八歲,弟弟四歲。我們不知道該吃什麼,該怎麼生活。現在我還記得,當時晚上睡覺時,突然聽到了奇怪的聲音,一下驚醒過來,發現大姐一個人在哭。一點出路也沒有,弟弟妹妹們都在挨餓。我們一起哭了起來,哭得累了,才又睡著。

直到一九六二年,十一年期間,我從來沒有幸福過,從來沒有開心過。肚子很餓,真的特別餓。後來,慢慢長大,我開始偷東西了。小麥成熟時,就把麥穗揪下來烤了吃,挖土豆吃,刨花生吃,我是去教會的人,明知道這些是罪,可還是在做這些事情。我深信,我是只能下地獄的人。直到十九歲時,我一直過得沒有任何盼望。“我的罪實在是太多了。我死了,只能下地獄了。”就這樣一天天地生活著。

十九歲的時候牧師特別確定自己會去地獄

我每天都在做著祈求赦罪的禱告,可是有一天,讀《聖經》時,我看到了什麼呢?我看到《聖經》上寫著說,耶穌的寶血已經洗淨了我罪的內容。“如果耶穌為了我的罪死去了,如果耶穌接受了我罪的刑罰,那我的罪就被赦免了啊。”有一天,我從心裏相信了這話語。教會的牧師天天都說自己是罪人,長老也天天說自己是罪人,但《聖經》上卻說,耶穌的寶血洗淨了我的罪。

有一天,我對姐姐說:“姐姐,我的罪洗淨了。”“玉洙啊,你說什麼?”“我的罪被洗乾淨了。”姐姐的眼睛瞪得大大地,說:“玉洙啊,穀物熟了,都會低頭,牧師和長老都說自己是罪人,你卻說你沒罪了?你哪能這麼驕傲啊?”

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姐姐,但我確實地接受了耶穌十字架上的寶血赦免了我罪的事實。

從那時起,我開始改變了,我讀起了《聖經》。讀了一遍又一遍。當讀了差不多三十遍新舊約《聖經》時,雖然《聖經》是一本非常複雜的書,我不能完全理解,但我知道了,神是愛我們的,知道了因為神愛我們,所以派來了耶穌基督,而且也能正確地從《聖經》中找出神是如何赦免我們罪的內容。不假思索地讀《聖經》時不知道,但仔細讀《聖經》時,發現《聖經》裏正確地記載著赦罪的方法,真的特別驚人。我就這樣讀著《聖經》。

重要的是,我偷過很多東西,也撒過很多謊。這兩種罪,我犯得太多了。我認為我會下地獄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耶穌為了我的罪被釘十字架了,這些罪就洗淨了。然後《聖經》上說,已經洗淨了我的罪。這個心進到我心裏後,我能感覺到,神的聖靈進到了我裏面。《聖經》開始變得親切起來,有趣起來,“啊,原來是這樣啊!”我開始在《聖經》中看到了這樣的心裏世界。跟那個心一起流淌,我開始改變了。

最先感受到我的變化的,是我的父親。父親看到了我的變化。在我讀宣教學校時,父親來到了我們學校。他問我:“你在哪里睡覺?在哪里吃飯?在哪里學習?這裏最大的宣教士是誰?我想見見他。”父親見了宣教士。父親說了什麼呢?“宣教士,我家玉洙啊,讓他做什麼,他都做,但嘗到了點味道後,他就撇到一邊兒去了。不管做什麼都這樣。可是相信耶穌這件事兒,按理說已經嘗到味道了,該撇掉了,可是他卻堅持到了現在,真是奇怪。可能這很適合他。希望你能好好培養他,把他培養成一個有用的人吧。”這是父親第一次當著我的面,在別人面前講論我。父親去世了,我想等我死後,我會對父親說:“從那時候起,我一輩子都為了耶穌生活了。”

遵守神的約蒙福,違背的話受咒詛。

我們講得有點多了,來看一下《羅馬書》3章10節的話語吧。《聖經》上是怎麼說的?3章10節:【就如經上所記:“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是這麼記錄的吧?之後又是怎麼說的?【沒有明白的,沒有尋求神的。】有明白的,也有尋求神的啊,為什麼說沒有呢?總之,神是這麼說的。【都是偏離正路,一同變為無用。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神是以律法為標準這樣說的。

看《出埃及記》十九章,神跟我們人類立約了。【你們若實在聽從我的話,遵守我的約,就要在萬民中作屬我的子民;因為全地都是我的,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可是違背的話,就會遭到咒詛。在《申命令記》二十八中,更加仔細地講述了這個內容。【你若聽從耶和華你神的話,這以下的福必追隨你,臨到你身上;你在城裏也必蒙福,在田間也必蒙福;你身所生的、地所產的、牲畜所下的,以及牛犢、羊羔,都必蒙福;你的筐子和你的摶面盆都必蒙福。你出也蒙福,入也蒙福。】但是,違背的話,就是咒詛。我們全都違背了,全都違背了。

《羅馬書》三章是怎麼說的呢?我們從十二節開始看一下。【都是偏離正路,一同變為無用。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按我們的標準來看,有很多行善的人。也有很多熱心地相信神、做好事的人。但在神的標準裏,沒有一個行善的人。都成了被咒詛、遭滅亡的人。《聖經》是這麼說的。這些話是以律法為標準說的。

律法是BC1491年在西奈山得到的。在埃及歷史上,我們可以看到以色列百姓出埃及的內容。在BC1491年律法下來前,神通過摩西對以色列百姓說了。“你們若實在聽從我的話,遵守我的約,就必蒙福,做祭司的國度。”講了蒙福的話語。又說,若違背,就要遭咒詛。可是以色列百姓一個不落地,都違背了律法。《羅馬書》三章講的,就是這樣的話語。雖然我們做了一些好事,但用神的標準來察看我們的整體,就沒有一個善的了,都是骯髒的。再仔細讀一讀這段《聖經》,會怎麼樣呢?十二節說:【都是偏離正路,一同變為無用。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各位,看這段內容,我心裏有一點想反駁的心。“雖然我做了壞事,但偶爾也做過一些好事啊。”“我也幫助過別人啊。”但神卻說這不是善。

以前我也講過,有一次我去美國芝加哥,有一個人給了我一大把金項鏈。我覺得帶上這些項鏈,肯定會被海關攔住,所以就把這些東西放那裏了,可是不知道是誰,又把它重新放進了我的書包。在機場,海關人員問我,有沒有要申報的東西。我說,沒有。我覺得,我書包裏絕對沒有要申報的東西。我想下了飛機就趕緊去聚會,有時候,時間會趕不上,所以我從來不帶任何會被稅關檢查的東西。我理所當然地認為,我肯定沒有要申報的東西。海關的職員看著我,問:“可以打開你的書包看一下嗎?”我說:“看吧。”一打開,項鏈就出來了。我一下子慌了。不知道是誰,以為“牧師把這個忘了,沒裝進去啊。”給我裝進了書包裏。樸玉洙牧師差點因為走私黃金被捕了。我對他說:“這不是純金的。”

中國人能戴著純金項鏈出門,那是因為中國治安好。但在美國戴著純金項鏈出去,等同於是在說:“你割斷我的脖子,把項鏈拿走吧。”在美國絕對不會賣純金項鏈的,如果不特別定購,是沒有賣純金項鏈的。我對海關職員說:“這不是純金的,是鍍金的。”可是海關職員說:“我分不清這是不是鍍金的。”我尷尬了。“怎麼辦好啊?我得趕緊回家,雖然晚點回去也可以,不過,我還是想快點回去。”我問:“請問,你們有刀嗎?”他們說:“可以找一把刀來。”他們拿來了一把刀。我說:“你們刮一刮看看吧。”他們說:“真的能刮嗎?我們可不負責啊。”我說:“刮吧,沒事。”他們開始刮了。剛開始是金色的,但刮了幾下之後,就出來了其他金屬的顏色。這樣一來,就知道這是鍍金的了。

各位,鍍金的項鏈是金的,還是不是啊?不是。各位偶爾也有行善的時候,但那善是鍍金的。各位,真正的善得一直善到底。純金項鏈,再怎麼刮,也應該始終出來金才對。各位行了一點善,刮掉鍍層之後,馬上就顯露出來了。不要被騙了。那不是善。

我們的真善就像鍍金的項鏈一樣一刮真的露就出來

用神的標準看和用我們的標準看就是這樣不同。當然,我也有幫助別人、行善的時候,但用神的標準來看,那些都是惡。可是,很多人都相信,我也幫助過別人,也行過善。神說,沒有行善的,一個也沒有。《羅馬書》上是這樣說的。所以,沒有行善的。

我們看一下19節是怎麼說的。【我們曉得律法上的話,都是對律法以下之人說的,好塞住各人的口,叫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審判之下。】有處在律法以下的人,也有律法以上的人。只要違反了一次律法,就是律法以下的人。說不要違背律法,說明已經是在律法之下了。

各位,是先有的不要姦淫的法,還是先有的姦淫的行為?是先有的不要偷盜的法,還有先有的偷盜的行為?是先有的不可撒謊的法,還是先撒了謊?在制定法之前,已經姦淫了,所以才有了不可姦淫的法;因為偷盜了,所以才有了不可偷盜的法;因為撒謊了,所以才有了不可撒謊的法。當法來的時候,說:“呀,你不要撒謊。”“我什麼時候撒謊了?”就會這樣。

為什麼頒佈了“不可姦淫、不可殺人、不可偷盜”的法呢?因為人撒謊了,所以才有了這個法;因為人偷盜了,所以才有了不可偷盜的法;因為人殺了人了,所以才有了不可殺人的法;因為有行淫的人,所以才有了不可姦淫的法。所以法是為處在法以下之人說的。因為已經犯了罪了,所以才有了不可偷盜的法。

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審判之下

不管日後過得有多善,因為已經是偷盜的人了,所以也無法脫離法。到現在我們講的《聖經》話語,都是以律法為標準講的。19節是怎麼記錄的呢?律法上的話都是對律法以下之人說的,因為已經姦淫了、偷盜了、撒謊了,所以只能遭受神的審判。

20節說:【所以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稱義,因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不算日後再怎麼好好地遵守律法,律法也不是可以靠著稱義的法。遵守律法,只能臨到咒詛、遭到滅亡。

重要的是21節。21節是怎麼說的呢?【但如今,神的義在律法以外已經顯明出來,有律法和先知為證。】律法需要完全守住,一點也不違背,才能成義。但是因為人們都違背了律法,所以沒有靠遵守律法來成義的方法了。神愛我們,給了我們律法,但因為人們都違背了律法,所以沒有人能夠靠著遵守律法成義了。再怎麼遵守律法,也沒用了。因為已經違背了律法,所以神為我們顯明了,不是靠著遵守律法,而是通過其他方法成義的道路。因為不知道這些,所以才認為只要現在好好遵守律法,只要現在不偷盜、不姦淫、不撒謊,我就能上天國,絕對不是這樣的。因為世人已經違背了律法,犯了罪,所以只能遭到咒詛了。

現在神制定了新的法。【但如今,神的義在律法以外已經顯明出來,有律法和先知為證。】要想藉律法成義,必須完全守住律法才可以。但在地球上,這樣的人一個也沒有。除了耶穌以外,一個人也沒有。已經違背了律法,所以再怎麼好好遵守律法,都沒用了。

在這次修養會上,我講了《耶利米書》31章31節到34節的話語。《耶利米書》31章31節說:【日子將到,我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另立新約。】神立的第一個約是律法。但百姓們都違背了律法。再怎麼遵守律法也不行了,所以神又立了能夠拯救我們的新約。這是跟我們的行為沒有任何關係,跟我們偷盜的行為沒有任何關係的,只藉著耶穌基督成為聖潔的方法。這個法不是要我們為了我們的罪去做什麼,而是神差遣耶穌來,讓耶穌洗淨我們所有的罪,接受我們所有罪的刑罰,被釘十字架死去,承擔了我們所有罪的代價,結束了所有的罪。能阿們嗎?能阿們嗎?已經結束了,已經結束了。【但如今,神的義在律法以外已經顯明出來,有律法和先知為證。】21節說,神的義跟律法沒有任何關係地顯明了出來。

22節:【就是神的義,因信耶穌基督加給一切相信的人,並沒有分別。】這裏說讓我們相信什麼呢?因為我們不能靠遵守律法成義了,所以神派來了耶穌,把我們全人類所有的罪都交給了耶穌,藉著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徹底結束了我們的罪。神制定了這個法。相信這個的人,就是接受了他的義。那麼,我們要相信什麼呢?不是到禮拜堂去禱告、奉獻、讚美,而是:“我是骯髒的罪人,但耶穌為了我們的罪被釘十字架死去,接受了我所有罪的刑罰,所以,我已經潔淨了,我成義了,我洗淨了!”這樣相信的人,就是相信耶穌。

如今,令人悲傷的是,很多人去教會,可還說自己是罪人。以前我在舉辦一次聚會時,來了一個記者。他問我:“牧師,我能簡短地採訪您一下嗎?”於是,我坐下來跟他一起交流了。他問我:“牧師,您的教會跟其他教會的區別是什麼?”我問他:“記者先生,您去教會嗎?”他說他從來沒有去過。我又問:“那你聽說過耶穌被釘十字架死去的事情嗎?”他說:“這個我知道。”我問他:“耶穌為什麼死了?”他說:“為了我們的罪死去的。”我說:“你瞭解的很清楚。”

我又說:“我們教會跟其他教會有點不一樣。我不清楚是不是所有教會都這樣,其他教會說,雖然耶穌為了我們的罪被釘十字架死去了,但我們還是罪人。可我們教會說,我們有很多罪,但因為耶穌在十字架上完全洗淨了我們的罪,已經使我們成義了,所以我們是義人。”那位記者問我:“牧師,其他教會真的說自己是罪人嗎?”我說:“你去問問看吧。”記者說:“不會吧?他們真的說自己是罪人嗎?”他理解不了。耶穌已經為了我們的罪死去了,我們應該說,我們的罪得赦了,可是卻說自己是罪人,他理解不了。他問了我好幾次:“他們真的這麼說嗎?”我說:“你去問問吧。”他說:“那麼,他們信的到底是什麼啊?”

耶穌在十字架上替我死了,很多人卻依然認為自己是罪人

如今,雖然禮拜堂裏都掛著十字架,可是很多人卻不相信十字架,如果說耶穌已經為了我的罪在十字架上死去了,但我還說自己是罪人,那就是不相信十字架。耶穌該多麼煩悶啊?耶穌該多麼痛心啊?所以我在見證這些。“我們是骯髒的罪人,但蒙到寶貴的神的恩典,當耶穌被釘十字架死去時,耶穌沒有應該被釘十字架死去的罪,所以本來,耶穌不死也可以,但為了我們的罪,他死去了。所以我的罪都被洗淨了。”

在舊約時代,祭司們獻祭時,只能洗淨當時的罪,但耶穌永遠地赦免了我們的罪。《希伯來書》9章11節說:【但現在基督已經來到,作了將來美事的大傳情,經過那更大、更全備的帳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屬乎這世界的。】這裏說的帳幕指的就是聖幕,天國的聖殿是永久性的建築。以色列百姓從埃及出來走曠野時,用布造了帳幕,因為以色列百姓需要在曠野不斷轉移,所以他們不把帳幕叫聖幕,而是叫帳幕。中國在翻譯時,翻譯成了帳幕。有天上的聖殿,也有按天上聖殿的模樣在地上造的聖殿。不是“帳幕”,而是“聖幕”,但翻譯成了“帳幕”。這裏說,耶穌經過了:“那更大、更全備的帳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屬乎這世界的。”這世上的聖殿都是人手所造的,唯一一個不是人手所造的帳幕,就是天國的聖殿。

耶穌為了我們的罪被釘十字架死去,他帶著他的血,沒有去這地上的帳幕,沒有在這地上的聖殿裏灑血,而是去了天上的聖殿,在那裏的贖罪所裏灑了血。就是這裏說的,更大、更全備的,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屬乎這世界的帳幕。

看十二節:【並且不用山羊和牛犢的血】。在這地上,是用綿羊、山羊、牛犢的血為我們獻贖罪祭,但耶穌沒有用綿羊、山羊、牛犢的血,而是用自己的血,在這裏說,成了永遠贖罪的事。Eternal Redemption,《聖經》上說,成了永遠贖罪的事。耶穌的血,不是在我們告白罪,祈求饒恕罪時,赦免我們的罪的,而是在我們出生之前,耶穌已經被釘十字架,為我們成就了永遠贖罪的事。不必再獻第二次。

舊約時代犯罪時,因為是在時間界裏獻的祭,所以就算獻了贖罪祭,也只能成為過去,再次犯罪時,過去獻的贖罪祭不能赦免現在的罪,所以每天犯了罪,就得再獻贖罪祭。但《聖經》上說,耶穌進了天上的聖殿,並且不用山羊和牛犢的血,乃用自己的血,為我們成了永遠贖罪的事。Eternal Redemption。不是每次各位向耶穌告白自己的罪時,耶穌就:“好吧,我為你死。”然後死了,赦罪;之後,又告白,又死,又赦罪,又死,又赦罪。不是這樣的。Eternal Redemption。成了永遠贖罪的事。我們相信的就是這個。阿們?這是《聖經》說的。

舊約時代是用羊獻祭,只能洗淨當時的罪,所以每次犯罪時,都得獻祭,之後,又得獻祭。祭壇上都血流成河了。祭壇上冒出來的煙都成了雲了。因為我們每天都在犯罪。但耶穌只一次獻上自己,便成了永遠贖罪的事。

過去,我雖然去教會,可一直說自己是罪人。當然,各位不能只知道《希伯來書》,還有《利未記》中的贖罪祭、以及罪挪移過去的過程,當然,今天我不能都講到,但將這些連接起來,就能知道了。如果耶穌在十字架上沒有永遠地洗淨我們的罪,洗完罪後,再犯罪,我們就還得下地獄,那麼這麼洗罪還有什麼用啊?正因為這樣,所以耶穌在赦免我們的罪時,成了永遠贖罪的事。我一直跟我的想法反應,但當我面對《聖經》時,我在《聖經》面前把我的想法都扔掉了。《聖經》說,已經成就了永遠贖罪的事,就算跟我的心不符,也折斷我的心,接受話語。這樣一來,耶穌的心就和我的心合一了。

《聖經》上說,已經成了永遠贖罪的事,可是各位覺得自己還在犯罪,所以認為自己還是罪人,是吧?這就是跟神的話語不一致,就無法跟耶穌成為一心,因為各位覺得自己是罪人。

【耶和華的膀臂並非縮短,不能拯救,耳朵並非發沉,不能聽見。但你們的罪孽使你們與神隔絕,你們的罪惡使他掩面不聽你們。】(賽59:1~2)

有罪的人無法跟神交流,也無法跟神相通。所以耶穌最先做的,就是赦免我們罪的事情。我們得相信耶穌的血赦免了我罪的事實。如果說,耶穌為了我被釘十字架死去了,我還是罪人,這就等同於是在說耶穌的十字架失敗了。如果耶穌為了赦免我的罪死去了,可我的罪被留下了,那我只能說我是罪人了。現在,讓我們扔掉我們心裏所有的標準和想法吧。直接相信神的話語吧。如果覺得神的話語錯了,那就是我錯了,不是耶穌的話語錯了。

有的人就說:“那麼,隨便犯罪也行嗎?”很多人都提出了這樣的問題。我就問了:“你沒有隨便犯罪嗎?隨便犯罪和犯罪有什麼區別嗎?”他就說:“我又犯罪了。”如果只是赦免了一瞬間的罪,這與沒赦免任何罪是一樣的。如果赦罪了,就是永遠地贖罪了,只有這樣,才能使我們成為聖潔。

一九六二年的那一天,我相信了耶穌的寶血赦免了我罪的事實。因為這是記載在《聖經》上的話語。我相信了《聖經》話語。從那天起,耶穌的心就與我的心合一了。有時,我也會跟隨我的肉體,跟隨我的想法。在那之後,我也犯過錯,也發過火,也順從過肉體,也恨過人。但耶穌與我同在。耶穌把耶穌的心放到了我心裏,讓我看《聖經》的視角變得不同了,讓我產生了相信神的信心。

親愛的各位,大家得相信耶穌。因為耶穌的想法跟各位的想法不同,所以各位帶著你們的想法是相信不了耶穌的。請把你們的想法都扔掉,相信話語吧。

我們再讀一節《聖經》之後就結束。讀一下《哥林多前書》6章10到11節:【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你們中間也有人從前是這樣;但如今你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並藉著我們神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

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並藉著我們神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相信神話語的人就會說,我的罪已經洗淨了。不相信這話語的人就會說,我是罪人。相信這個話語的人就會說:“我聖潔了,我成義了。”不相信的人就會說:“我是罪人。”

主在十字架上流寶血赦免了我們一切的罪

各位,不管你們一直以來是怎麼過的,都請扔掉你們的想法,相信神的話語吧。因為神的話語跟我們的想法不一樣,所以會不相符。只要各位相信,各位就和耶穌成為一心了。耶穌的心流淌進各位心裏,各位心裏就會來臨從未有過的智慧、平安、能力、愛,各位就會變化,變得像耶穌一樣,各位相信嗎?我懇切地詢問大家,相信的人,請舉手示意一下。

好,感謝大家。很多人都相信了。非常感謝。主特別喜樂。主在十字架上已經流血赦免了我們所有的罪,可是還聽到有人說自己是罪人,主該是多麼痛心啊?“不對啊,我已經洗淨你的罪了。用十字架上的血都洗淨了。”這是最讓主鬱悶的。在我們看來,好像還是罪人,但主說成義了,就是成義了。神說聖潔了,就是聖潔了。這樣相信,就是相信神。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