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帶著坦蕩的心向前邁步

· 講道話語

一起讀一下《聖經》,使徒行傳 8:26–40

有主的一個使者對腓利說:“起來,向南走,往那從耶路撒冷迦薩的路上去。”那路是曠野。腓利就起身去了。不料,有一個埃塞俄比亞(即古實,見以賽亞書18章1節)人,是個有大權的太監,在埃塞俄比亞女王幹大基的手下總管銀庫,他上耶路撒冷禮拜去了。現在回來,在車上坐著,念先知以賽亞的書。聖靈對腓利說:“你去貼近那車走。”腓利就跑到太監那裏,聽見他念先知以賽亞的書,便問他說:“你所念的,你明白嗎?”他說:“沒有人指教我,怎能明白呢?”於是請腓利上車,與他同坐。他所念的那段經,說:

“他像羊被牽到宰殺之地,

又像羊羔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

他也是這樣不開口。

他卑微的時候,

人不按公義審判他(原文作“他的審判被奪去”)

誰能述說他的世代?

因為他的生命從地上奪去。”

太監對腓利說:“請問,先知說這話是指著誰?是指著自己呢?是指著別人呢?”腓利就開口從這經上起,對他傳講耶穌。二人正往前走,到了有水的地方,太監說:“看哪,這裏有水,我受洗有什麼妨礙呢?”(有古卷在此有“腓利說:‘你若是一心相信,就可以。’他回答說:‘我信耶穌基督是 神的兒子’。”)於是吩咐車站住,腓利和太監二人同下水裏去,腓利就給他施洗。從水裏上來,主的靈把腓利提了去。太監也不再見他了,就歡歡喜喜地走路。後來有人在亞鎖都遇見腓利。他走遍那地方,在各城宣傳福音,直到凱撒利亞

那麼使徒行傳有8章37節在括弧裏,有的聖經是有括弧,有的聖經是沒有,因為舊約聖經是寫在羊皮紙上,新約聖經寫在現代的紙板上。紙板相比羊皮紙更難保管,那麼新約聖經有很多欠缺、損壞的章節。那麼37節也有損壞的部分,所以新約聖經常常有帶括弧的地方。但是有不同版本的聖經,那有些版本寫著那些欠缺的,虧損的地方,那麼37節【“腓利說:‘你若是一心相信,就可以。’他回答說:‘我信耶穌基督是 神的兒子’。”】這是不同版本的解釋,那麼以後把這樣虧損的部分一定要補上來,讓大家都能看到知道了嗎?讀聖經的時候非常奇妙的是,今天的聖經話語26節說【有主的一個使者對腓利說:“起來,向南走,往那從耶路撒冷下迦薩的路上去。”】 腓利是耶路撒冷教會的執事,但是傳福音的時候耶路撒冷有了大的逼迫。司提反死了,腓利去撒瑪利亞傳福音,在撒瑪利亞傳福音的時候也是有困難,傳福音的時候看到全場的人都得救了,非常喜樂的事情。那個時候聖靈又讓腓利去曠野,因為撒瑪利亞很多得救的做工,那去曠野的時候,他見到了埃塞俄比亞的大臣太監,是負責銀庫的高官,埃塞俄比亞的太監來耶路撒冷禮拜的時候,在回埃塞俄比亞的路上他在馬車裏面讀聖經。聖靈叫腓利走近,所以腓利就跑著進去,在旁邊跑著說:

“你所念的你明白嗎?”】如果我們的話我們就想管你什麼事,就不會再理他了。但是太監對於聖經特別

饑渴。所以說沒有人指教我,我怎麼能明白呢?就讓他一起上馬車。那個太監就這樣問了。

我第一次去埃塞俄比亞的時候,上午9點我有約要見教育部部長。我本是什麼都不是的人,傳福音的時候,神一直給我開闢道路,所以什麼都不是的人也是見總統,見部長,那是我第一次到達那裏。上午9點到了那,在部長辦公室見到了部長。為了減少宗教紛爭,埃塞俄比亞有宗教廳,有基督教、還有穆斯林,有不同的宗教教派,如果官員是別的宗教信仰,我們做工會非常的謹慎,我們就是不知道這位部長的信仰是什麼,我第一次見到他問候他,我就說我是牧師,他大吃一驚就說:“牧師,我非常勤奮的去教會。”那時我特別高興。本來是面對面坐在桌子上,但是我拿著我的平板電腦直接坐在這位部長旁邊了,就算我不太懂英文也沒問題,因為我直接翻聖經,給他讀就行。當時這位部長深受感動的得救了,而且我跟他說了各種各樣的話語。我告訴他我是創辦IYF的,是引導全世界青少年的人,所以講了心靈教育。

埃塞俄比亞的青少年現在的心非常的純樸,埃塞俄比亞已經有一億的人口,所以經濟成長的速度也特別的快。比如三十年前的日本和韓國,經濟簡直是天壤之別,但是過去的三十年來,韓國也是飛速的成長,現在韓國也跟日本不相上下了。那麼埃塞俄比亞的經濟成長速度也是特別快的,我就跟這位部長說:“經濟成長之後就會有很多的問題。”

我特別感謝的是我家孩子高中畢業之前,我們家生活非常的貧困。有一次我身邊的一個人,因為孩子的問題特別的煩惱,我就跟他說:“你為什麼傻乎乎的掙那麼多的錢啊?”他大吃一驚,以為有錢就好,其實有錢也好,但是有錢之後也有很多弊端。所以我跟他說:“因為有太多錢了,所以孩子們很容易走偏!”那孩子上高中大學的時候因為沒有錢很困難,如果父母交不起學費,父親也給不了你車費,這樣的話孩子心裏的節制能力會非常的強大,因為孩子那個時候沒有成熟,上大學就想花錢、想交女朋友、交男朋友、想吃漢堡、想喝可樂,想隨便花一花。但是父母貧困的話,孩子心裏有節制力了,我父親那麼困難,那麼貧困,我儘量要少用,我儘量要節制,心裏就會特別的提高節制能力了。我家裏也有兩個孩子,直到高中畢業為止,我們的生活都特別的貧困。直到高中畢業為止我從來就沒有帶孩子去過高級飯店,高級餐廳。有一次有人邀請我去吃自助餐,他開車接送我,也想帶著我的孩子去,

我說:“不行。”

他說:“哎呀,帶著孩子去吧。”

我說:“不行。”

我的規定就是直到孩子高中畢業為止不能帶他們去高級餐廳。孩子們給他們買一碗炸醬面,他們已經很心滿意足了。幹什麼把他們帶到高級餐廳讓他們心高?那麼人生當中最重要的就是節制力了,為了培養這個節制力,就得貧窮。比如說我一個月能掙個差不多10萬人民幣,那麼孩子看到父母掙那麼多錢跟父母要零花錢,父母有那麼多錢不給你的話就會跟父親吵架了。但是他孩子已經知道父母已經沒錢了,已經窮了,那麼他就不想奢華的生活。這樣的教育,不知道讓孩子變得多麼好。所以我有一天給部長說過,“部長啊,現在埃塞俄比亞國家比較貧困,但是現在經濟成長速度飛快,經濟成長之後最大的問題就是青少年問題。隨之經濟發達,青少年的眼睛會開闊,他們想做的欲望,想做的事情會越來越大,但是節制力就會相對越來越削弱了。所以對他們來說最需要的就是心靈教育。”重要的是從那之後沒過多久青少年的問題開始爆發了,所以總理也是對於青少年問題非常的苦惱,這位部長就跟總理說:

“總理閣下,有一位提前預言過將要發生這樣的事情。”

“是誰啊?”

“就是樸玉洙牧師。”

第二次我去埃塞俄比亞的廣播電視臺廣播之後回來,總理馬上就聯繫我,我見到總理一起商量埃塞俄比亞青少年教育問題。那麼,總理為了埃塞俄比亞青少年教育,想全力支持我們的合作,現在進行的特別好。這位部長後來升官了,管理所有的部長。所以有一天我就想讓這位部長成為我們的IYF顧問,他也是特別懇切願意想做顧問。顧問要做什麼事情,無論要做什麼都吩咐,我都會支持,他特別的火熱,想幫助福音的事情。

副部長是一位女士,是穆斯林的部長,有一天我也跟她一起吃飯了,這位副部長有一天參加了韓國的世界大會,這位副部長參加韓國世界大會的時候她心裏的特別的焦急與害怕,因為自己是穆斯林怕別人會斥責她、恐嚇她。這位副部長去民訪的時候,也是很擔心,但是在民訪的時候,在家訪的時候,弟兄姊妹對她特別的好,所以她完全的打開了心。現在這位副部長成了市長。這次也找我,特別的感謝我,我們非常接見她了。而且教育部部長,在埃塞俄比亞的總理辭職之後,他是最好的候選人了。我們都以為這位部長要當總理了呀,但是就差幾票沒能選上總理落選了,所以他落選以後想,我不想給現任總理帶來阻力,他想去外國。那外國想去哪里呢?想去韓國。我要去韓國的江南教會。所以他要乘坐今晚的飛機要來韓國。我去埃塞俄比亞傳道之後得到一個人了,他作為韓國的大使來韓國。上次也是見到他,他特別的高興,在首爾江南教會,他想學習首爾的弟兄姊妹們,其實我們也有很多的缺陷,也感謝他這樣的學習。

今天本來我沒想著講埃塞俄比亞的事情,腓利在撒瑪利亞傳福音的時候。在那當中經歷到了神在腓利當中做工的神。大家得救以後,大家心裏就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呢?第一個就是,我心裏想著我是罪人,這是我的想法。但是聖經的話語總是跟我的想法不同。聖經告訴我們,耶穌的寶血已經洗淨我們的罪了,我們成為義人了,我們聖潔了,我們完全了。所以讀聖經的人就會分為兩種。看我的想法,我就是罪人,因為我犯了罪。但是看神的話語的時候是義人,因為神稱義了。

沈洪燮弟兄酒精中毒的時候,一天喝十瓶白酒。但是他知道我每天喝十瓶白酒。 我是酒鬼,我怎能是完全的呢?他有這樣的想法。但是我去合川的時候沈洪燮的妻子來了。姊妹一直哭啊,她說:“牧師,我結婚已經22年了。當我結婚以後的2年以來丈夫都沒喝酒。但是過去的20年他一直喝酒,一整天是醉酒狀態。所以不覺的是跟丈夫一起生活,簡直是難以繼續生活了。”這位姊妹實在是再也過不下去了,我就跟姊妹說:“姊妹啊,你先不要哭。明天一大早你帶著沈洪燮弟兄來這裏。”這弟兄早上就來找我,他早上起床的話,不是一瓶白酒,而是兩瓶白酒。其實一般人喝白酒用小瓶的,小杯子喝一點點,但是他把兩大瓶白酒直接倒在碗裏面,然後一飲而盡。他醉酒的狀態就直接來找我。特別有意思的是他是得救的人,雖然他得救了,問題是什麼呢?他特別想相信耶穌,特別一心想懇切的信耶穌,關鍵是喝著酒,喝著酒成了一個酒精中毒的人。姊妹最為痛苦的是他丈夫什麼都不做,只在家裏喝酒。上班回來之後到家裏的話,這個角落,那個角落都是酒瓶子,那麼,整理這個酒瓶子對姊妹來說是很大的痛苦。她心裏想著我到什麼時候一直要跟這個酒鬼生活下去呢?所以我來訪合川的時候,這個姊妹來找我說:“我實在是過不下去了。”

第二天姊妹叫他的時候一起來了,弟兄是喝了兩瓶白酒來的,他不吃飯,用酒來替代飯。我就翻開聖經給他講了希伯來書10章14節的話語 【因為他一次獻祭,便叫那得以成聖的人永遠完全。】所以聖經說,我已經永遠完全的因著耶穌的寶血得以洗淨了。但是這個弟兄看到自己,每天喝醉,而且耍酒瘋,我怎能是完全的呢?翻開這個聖經話語我和這個弟兄一起爭吵了。

“弟兄你完全嗎?”

“我不完全。”

“你罪得赦免了嗎?”

“是,罪得赦免了”

“聖經說什麼了?”

“聖經說完全了。”

“那麼聖經說完全,弟兄你說你不完全,那麼聖經說的對,還是弟兄說的對呢?”

“聖經說的對。”

“那弟兄你完全嗎?”

“不完全。”

自己看自己實在是不敢說自己是完全的,大家能明白什麼意思嗎?大家有可能有人也說我也是那樣的,我們都是這樣的不是嗎?在我們看來是不完全的,不只是醉酒,大家也會說謊、也會生氣、也會吵架對不對?有些媽媽也常常罵自己的孩子不是嗎?用一些說不上來的語言罵人,但是姊妹們她們心裏也會悔改。哎呀,我怎麼這樣呢?我得救了怎麼這樣不完全?那麼這個弟兄也是,他再怎麼看也是,他一天下來喝十瓶白酒,所以他看自己是不完全的,我就拿著這個話語和他爭戰了。

“弟兄,你喝白酒確實不完全,但是聖經說【因為他一次獻祭,便叫那得以成聖的人永遠完全。那我們相信耶穌就是撇棄我們的想法相信神的話語,這才是相信耶穌。”

但是我每天喝著酒怎能是完全的呢?難道耶穌失誤了?那些看為不完全的叫完全了嗎?因為他一次獻祭便叫那得以成聖的人永遠完全,釘十字架耶穌犧牲的時候,醉酒的那個罪也已經洗盡了,所有的罪已經完成了,所以神才會說完全。我們因為看不到屬靈狀態,只看到我的行為覺得自己不完全,即使行為不完全,聖經說完全不就是完全?明白嗎?耶穌已經叫我們完全了,不是嗎?就是這樣。所以我們看自己的時候,各位過信仰生活特別的巧妙,看自己不完全的這個本身,更會給我帶來勇氣讓我喝酒,讓我任意放蕩的生活了。但是這個弟兄,那天我跟他爭戰的時候,最後就跟他說了,

“弟兄,你說你不完全,聖經卻說完全,聖經說的對,還是你說的對?”

“聖經說的對。”

“那聖經說的對,不就是對,完全不就是完全嗎?”

他說:“是。”

“弟兄,你完全嗎?”

“我不完全。”

再怎麼說也是,他總是看自己不完全,雖然耶穌寶血的能力是眼所不能見的,但是,耶穌的話語比眼所見的任何環境都要有力量,所以耶穌說完全就是完全,大家看來再怎麼不完全也是,神說完全就是完全,在我們看來是罪人,但是神說聖潔、神說完全、神說已經潔淨那就是潔淨了,阿們!阿們嗎?所以在這裏過信仰生活也是一樣的,在我們看的眼光和在神看的眼光如果一致的話就不成問題,但是在我們看來有很多罪,不完全、是醜陋的、骯髒污穢的、說謊話、爭吵,但是在十字架上洗淨一切罪的耶穌的眼光看我們的時候,我們還是完全的,阿們嗎?聖經已經說完全了,但是我們呢?比耶穌稍微聰明一點對不對?耶穌什麼都不知道,所以說完全,因為耶穌不清楚我,我其實不完全,我喝酒了、我罵人了,我是淫亂的、放蕩的。因此,大部分的人都帶著這種心裏狀態。比起耶穌的判斷,更相信我的判斷是對的,是這樣嗎?怎麼沒人回答了?大家認為怎麼樣?

大家現在過信仰生活也是,靠著相信耶穌的話語過信仰的話,按著信心就會成就,但是大家心裏想著,雖然耶穌是這麼說的,我知道聖經說完全了,但是我還是喝酒的,所以我是不完全的,是這樣嗎?大家不就是這樣嗎?大家是這樣對不對?就是這樣不是嗎?那個弟兄也是這樣,所以因為完不完全這一個單詞就跟他爭戰了15分鐘了,我再怎麼給他說明,他都說:“牧師我都知道,我都知道那話語,但是我是不完全的,因為我喝酒。”嘴上說知道聖經,但是還說自己不完全的話,說明自己比聖經還對了,跟他爭戰15分鐘,15分鐘之後這個弟兄嘴裏終於說出來那我就是完全了。他相信了,實在是神奇。本來早晨起來不喝白酒的話身體就動不了了,所以一起床就打開兩個白酒瓶子直接倒在碗裏一飲而盡,這才能讓身體可以活動。就算交不了電費,但是得有酒,所以我們侍奉的是主,他侍奉的是白酒,對他來說給我帶來力量的是啤酒,給我帶來盼望的就是白酒,我們是讚美,我們尋求活著的主,跟他截然相反。但是那一天他的心改變了,他明白我的想法雖然不完全,但是聖經話語說完全的話,那完全才是對的,他用信心接受。從那之後,這個弟兄完全戒酒,不再想喝了。我想怎能這樣呢?完全不想喝了,特別奇怪是因著耶穌充滿的時候特別好。但是有什麼困難和問題受試探的話,他就喝一杯,喝個兩三天,然後心就又回心轉意,現在他已經成了福音傳道者,特別特別驚奇呀。任何人都說拿他沒辦法,但是我就跟他說:“弟兄啊,你來宣教學校吧!”周圍的人大吃一驚,就這個酒鬼讓他去宣教學校,喝醉酒到處耍酒瘋,到處吐了怎麼辦?但是這個人完全變好了,別的先不提,這個弟兄的妻子變得那麼那麼幸福了,像人一樣過日子了。

那麼我們與主一同過這個信仰生活的時候特別單純,要過信心生活像樸玉洙牧師一樣要努力讀聖經、要禁食、要禱告,不是這種意思?我信心成長不是因為做到了這些,而是有了信心之後才會這樣,大家也會這樣明白嗎?各位,在我們教會第一個屬肉體的是誰?那是主日禮拜晚上不來聚會的人,因為喜歡肉體不來晚上禮拜的人,還有其次就是不讀聖經、不禱告、不奉獻隨心所欲生活,那是屬肉體的人對吧?我要變得完全,我要在禮拜多多作見證、要多傳道、多傳福音多好?但是我做不到、我不行。 原本努力要成為這個樣子,那只是努力不是恩典,但是在話語裏,耶穌為了潔淨像我這樣骯髒的人釘在十字架上犧牲了,那麼我們今天屬肉體的弟兄一個一個過來,每一個都釘一下他的手,就知道是多麼痛苦的,如果這樣讓他一起體驗一下、共同經歷一下耶穌疼痛的話就會沒有人來教會了,實際上我們的主戴著荊棘冠冕、被鞭打、被釘死,而且被長槍捅了。為什麼被捅了槍?為什麼釘在十字架上?為什麼戴著荊棘冠冕?這一切都是為了拯救我們不是嗎?我受這個苦難,我受這樣的困難,我受這樣的痛苦,只要樸玉洙可以罪得赦免,成為福音的工人,我就值了。

耶穌帶著這樣的心愛著我們,釘死在十字架上。那麼在我們看來,醉酒的人是不完全的,耶穌卻說完全了。那我看來是不完全的,但是主看來是完全的。如果我更加相信自己的話,我絕對不會說完全。醉酒的人怎能完全?不可能,你不要再說了。那雖然在我看來不完全,主卻說完全的話,雖然我喝著酒,雖然我是酒鬼,但是主說的才是對的,是嗎?阿們。主才是正確的。我雖然是犯罪的罪人,但是我不選擇罪人這個單詞,乃是選擇主說的話語,不選擇我的心,隨著主的心我說我是義人,我聖潔了。接受這個話語的時候,我就會撇棄我的想法,接受神的話語。知道了嗎?從那以後,大家裏面就會有聖靈活著作工了,能明白嗎?從那以後大家的生活變得特別特別的幸福。

我見到的有總統也有部長,大家也想想在韓國遇到總統容易嗎?不容易。給名片,秘書問你是誰啊?你幹什麼呀?不行,沒時間,一般都會這樣拒絕,我見到很多的總統和部長,神總是為我們做工了,埃塞俄比亞沒有任何人認識總統和部長,但是我們見到部長是難以想像的,我們見部長我們也是心裏猶豫,他是不是穆斯林呢?我直接表白我是牧師,“哎呀牧師,我也是勤奮教會的人。”我就直接給他傳福音得救了,成了我們教會的弟兄了,這位部長幫助我們,讓我跟總理面談,在埃塞俄比亞心靈教育的門向我們打開了,我無論去什麼大學,無論去廣播電視臺,都會給我講話語的機會,是神給我做工了。我推動他成為IYF顧問,他和我說:“牧師,顧問是吩咐什麼就做什麼,所以您儘管吩咐,我來做事情。”我以為他會成為總理,但是不知道神為什麼這次讓別人當了總理,但是以後也有可能當總理了,他想來韓國,想來江南教會了,也感謝神。

那麼讀聖經的時候我感覺埃塞俄比亞特別的好,所以除了以色列以外,外邦國家裏,埃塞俄比亞這個女王來見所羅門,而且古實大臣從埃塞俄比亞國來耶路撒冷禮拜了,禮拜回去的路上在馬車上顛簸的時候讀聖經,不容易啊!在飛機裏看聖經還不容易了,但是在馬車裏拿著羊皮紙,顛簸的時候讀聖經多不容易呢,而且他是埃塞俄比亞國銀庫的管理人,要見腓利了,神的聖靈叫腓利去的,就跟我見到部長一樣的,神來引導我,其實我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但是做神事情的時候,在我們想來我們是不完全的,聖經卻說完全,那麼我是不完全,我是骯髒的人,叫我完全的主,該多麼辛苦呢是不是?主為了我做了這麼多事情,使我完全了,為了聖靈做工,己經做好了準備,相信的時候,聖靈就開始在我裏邊有能力的做工了,明白嗎?

腓利剛開始在撒瑪利亞城傳福音的時候,去了耶路撒冷和撒瑪利亞的地方,傳福音的時候司提反也死了,有很多逼迫。腓利在撒瑪利亞傳福音的時候有了神的做工,有了做工之後有很多人得救了。以前腓利沒有的聖靈的引導出現在他裏面,以前的腓利沒有這樣。以前他沒有接受過聖靈的引導,他認為這是對的,這是好的,他來自己判斷。自從腓利相信神以後。我雖然是骯髒的罪人,但是聖經上說我是義人了,我就只相信為義人了。從那以後,他開始隨著聖靈的聲音去撒瑪利亞傳福音。而且又開始有了更多的做工,那就是在撒瑪利亞傳福音的時候,直到耶路撒冷凱撒的路讓他一直走。本來他要舉辦聖經佈道會、要邀請人、要交通怎麼讓我們走呢?為什麼讓我去呢?我明天再去行不行我要傳道呢,明天去行不行?不行。因為明天去的話這個大臣就見不到了。

大臣從耶路撒冷回凱撒利亞,走那麼遠的路程,沒有飛機。他坐在馬車,在馬車上讀著這個聖經,他也感到感到很糾結、不解。聖靈對腓利說,【“你去貼近那車走。”】他開始跑過去,一邊跑,一邊說:【“你所念的,你明白嗎?”】特別有意思是吧?馬車快速飛奔的時候,他就直接跑到旁邊了。“啊,你能知道你讀的話語嗎?”有一個人突然跑過來說,【“你所念的,你明白嗎?”】如果是我們的話可能會說管你什麼事呢?我們就會不理。如果不理不睬的話,他就跑不動了,馬車就跑得更快。但是他直接說,【沒有人指教我,怎能明白呢?】你停下馬車,停下馬車,叫他上來。簡直是不能發生的事情是吧,第一次見到的人就這麼對待他。腓利想這個馬車真好呀,可能生平第一次坐這麼好的馬車,做著福音的事情,特別的感謝。

那麼所讀的聖經內容就是以賽亞書53章,我們一起看一下6~8節,【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他身上。他被欺壓,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 (或譯:他受欺壓,卻自卑不開口);他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他也是這樣不開口。因受欺壓和審判,他被奪去,至於他同世的人,誰想他受鞭打、從活人之地被剪除,是因我百姓的罪過呢? 】太監正讀的是這個內容,7、8節說【他被欺壓,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 (或譯:他受欺壓,卻自卑不開口);他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他也是這樣不開口。因受欺壓和審判,他被奪去,至於他同世的人,誰想他受鞭打、從活人之地被剪除,是因我百姓的罪過呢? 】太監正讀這個話語,那麼這個話語之前以賽亞書53章4節,我們一起讀一下,一、二……【他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我們卻以為他受責罰,被 神擊打苦待了。哪知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

各位,這個聖經是耶穌降世700年前,以賽亞先知知道耶穌要降世,預言了耶穌降世的預言書,是神的話語。那麼看這裏特別有意思的是,耶穌現在有沒有降世呢?你這樣先是寫書的時候還沒有降世對吧?那就像耶穌降世一樣,他說他赦免了我們的過犯,而且更重要的是,【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各位重要的是,英語比韓語時區分的是更明確,有過去式、進行時還有將來時。那麼現在這個時間是怎麼算的呢?耶穌降世在七百年之後將要誕生,會為我們的罪而死。他不是這樣說的,而是直接說完了,

【哪知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他身上。】說了這樣的話語。

我講按手福音的時候,有些人說這個是錯的,為什麼錯呢?因為耶穌按手的時候怎能轉移罪呢?我說得看看利未記16章21節,給羊按手的時候就可以轉移罪是聖經寫的。難道那耶穌就是背負罪度過了三年的人生嗎?沒有。我就跟他說以賽亞書53章耶穌還沒有誕生呢,已經說了背負我們的罪;而且為我們的罪受刑罰,我們都如羊走迷,個人偏行己路,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他身上。】就是將要歸在他身上嗎?耶和華將要把我們的罪孽歸在他身上,就是未來對不對?是不是?

但是這個聖經是怎麼說的呢?歸在他身上,已經歸到了。耶穌還沒有降世怎麼可能這樣呢?這不是指責耶穌的話語嗎?耶穌還沒有降世怎麼歸在耶穌身上?耶穌還沒有降世怎麼能受鞭傷?怎麼能受刑法呢?不應該這樣說,應該說將要受罰,將要鞭傷,將要醫治,不應該這麼說嗎?但是以賽亞書完全的說【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他身上。】各位,這聖經沒有錯呀。

我就跟他講了,“弟兄,弟兄可能不理解聖經,但是隨便判斷主的僕人是錯的。我給你講解一下,你聽聽。那麼時間有過去、現在還有未來。那麼時間只是在時間界裏面才可以通用對嗎?是這樣嗎?到了永遠界的話,時間是不流通的。所以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只有現在只有現在。那麼在永遠界神的眼光裏面,那耶穌釘十字架上洗淨我們的罪是神的計畫的話,就已經成就了。所以沒有將要,而且說己經成就了,已經赦免了。”那麼大家的問題是什麼呢?神的想法和大家的想法是不同的。大家犯了罪,因為罪受譴責,我是不足的罪人,就有這樣的想法對嗎?那麼神看大家的時候,完全了、聖潔了、潔淨了的時候,難道神不知道大家都污穢這樣說嗎?難道神不知道大家有罪惡這樣說嗎?難道神不知道大家喝醉酒嗎?神都知道。無論犯了什麼罪,十字架的寶血已經完全的洗淨。而且神告訴我們,罪已經除掉了。

在這裏我們非常重要的是,現今有很多人說自己是罪人。如果我們是罪人的話,耶穌釘十字架洗淨我們的罪不是失敗了嗎?耶穌既然洗淨我們一切的罪了,就不能說我們是罪人了不是嗎?不是這樣嗎?如果說我們是罪人。耶穌釘十字架不是白白釘死了嗎?要洗淨我們的罪釘死在十字架上了,耶穌釘十字架,洗淨我們的罪,完全洗淨。明白了嗎?真的是完全了,已經得以完全,數千年前在神的計畫裏面已經成就了。但是我們用自己的眼睛看的時候我們是罪人,在我們想法當中是罪人,在神的話語裏面是義人,是這樣嗎?那麼大家比神更聰明的時候,相信自己的想法。神比自己更正確,相信這一點的話就會相信話語,就算大家都不理解,但是直接相信神的話語的時候,那麼所謂的相信神的話語意味著不管你理不理解,直接相信直接接受,這才是相信話語。那麼在我看來明明是罪人,耶穌說我們是義人的話,那相信這個話語,這才是相信神,能明白嗎?那麼以賽亞書話語非常有意思的是,太監就對腓力說,

先知說這話指的是誰?】

【哪知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這誰呀?這指的是先知自己還是指的是另有他人呢?如果是大家能不能直接回答啊?能不能回答?“那不是先知,那是耶穌。”我們就能這樣回答對不對?但是太監他看到寫的這個話語的先知說,“他被鞭傷指的是先知被鞭傷呢還是說別人被鞭傷?”太監不明白,那麼容不容易傳道?你看過電視嗎?你看過新聞嗎?前不久猶太國有釘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這樣的話你聽過嗎?就是指著他,他釘在十字架上,洗淨我的罪了,使我們罪得成聖了,特別容易的這個太監就得救了,明白嗎?走在路上看見有水,太監就說:"這裏有水,能不能我受洗呢?"腓力問:“你真信嗎?”“真信。”那就行了,兩個人一起進行施洗。

那麼神給我們做的事情是特別大的,難以想像的事情,是我們拿頭腦不能理解的。這樣一來,即使在我們看來不對,我們也得接受神的話語。有些人就說直到死為止,我一直證明我是罪人。看到我們《罪得赦免重生的秘密》他反駁說:“直到最後我也要主張我是罪人”。那麼比起稱我們為義的神,更加以為自己是聰明的,反而是悖逆神的話語的。我說我就是義人,為什麼?人們都說你沒有罪嗎?你不犯罪了嗎?你沒有偷盜嗎?我說我偷盜了,我也說謊了,那怎麼是義人呢?比起我,神說義人那就是義人了,從那之後大家都不說話了是吧?都這樣。我們再怎麼聰明也是,跟神說的話不同那就是驕傲。在我們看來,再怎麼骯髒也是,神說我們潔淨就是潔淨了。在我們看來再怎麼潔淨,神說骯髒就是骯髒。神的判斷在我們之上。我,不可能比神更聰明!所以在神的話語面前,要消除我的想法,明白嗎?在我看來是錯的,在我看來是骯髒的,但是這我的眼光,神說潔淨就是潔淨,這樣相信了。但是我們以自己為中心生活覺得這是對的,其實這不是事實,能明白嗎?

今天早晨,我們講了關於這個太監的話語。這個太監看來得救也特別容易,“啊!那按照預言,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洗淨我的罪了,那我就潔淨了,我應該受洗啊,我已經是死的人了,受洗了。”太監回到自己埃塞俄比亞國家,可能因為這個神讓我們接近埃塞俄比亞了。今天一位大使坐著飛機來韓國,差不多下午3點、4點左右到仁川機場,我想我帶著幾個弟兄在那裏接機。在福音裏面一起生活,他想一定要來江南教會,以後我們教會也有很多的大使,可能教會都需要大使館了,特別感謝主。

2019年就像大家所看到的,神給我這樣不足的人開闢了道路,讓我被烏干達最大的聚會邀請。也有很多當地的牧師說:韓國的很多牧師誹謗我。但是當地牧師就說:“你親眼見過樸玉洙牧師嗎?我直接去他的宣教會,我見到他了,跟他說話了。所以你們要誹謗樸牧師的話,你們到他的面前說話。他特別蒙恩典的帶領。在去年的2018年,全世界有6萬名一般教會的牧師聽福音得救了。在2019年這一年呢,我們盼望有更多的牧會者會得救,現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不會有人說是罪人了,因為我們要讚美耶穌的名,因著耶穌罪得赦免,並不是理論,乃是用心相信的時候,從那之後神會做工,通過大家顯現。所以大家不要想著好好傳福音,剛開始是傳不好福音的。以賽亞書53章讀著讀著【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不是麼?那麼耶穌為了我們的罪受了刑罰,我們不需要受刑罰,不用下地獄,我們得救了,耶穌寶血洗淨我們了,這是簡單的。相信自己的人不能脫離自己的想法,我們傳播這樣的福音,全世界都因著福音充滿。

烏干達大型佈道會以後,有很多的教會繼續想通過我們做這樣的佈道會,有很多人想要見我,世界有很多主教級的牧師想要邀請我,雖然我沒有時間都能拜訪,但是神給我們開闢道路,使我們把福音傳到萬國萬邦,感謝主。我再想說一下,我在你們面前,打開了敞開的路,他打開門沒有人能關閉,他關門沒有人能打開。為我們擺設了敞開的大門,神說給我們面前擺了敞開的大門。好像自動門是神開發的,剛開始我為了見到一個人到了賓館,是很久以前了,玻璃是關著的,但是沒有手把,我不知道到底怎麼打開的,但是有的人站在跟前,這個門就開了,啊!用信心進去的話它自然而然就開了,這是神的方法,如果不開不開就要坐在那裏的話,熬著夜也開不了,但是用信心碰撞的時候神做工了。神在我們當中了,不論再做什麼事情也是碰撞的話神特別容易做工,特別感謝。親愛的各位,我們裏面有著神在做工,而且神是活著的,我們靠著這個信心,我已經完全了!我有神同在,無論我做什麼神會開闢道路的,用信心向前邁步的話就會看到驚奇的神的榮耀,如果覺得我沒有信心我不行,這樣的話信心就是不行的,明白嗎?現在我們帶著信心仰望主,帶著坦蕩的心向前邁步。

2019年不止韓國,希望全世界都充滿著福音,因著耶穌的寶血洗淨更多人的心裏的罪,讓大家都蒙福,希望神的恩典與大家同在。

做一下禱告...

2019年1月6日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