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主日禮拜》—撒瑪利亞婦人的心

· 講道話語

《約翰福音》4:7~19節:【有一個撒瑪利亞的婦人來打水,耶穌對她說:“請你給我水喝。”那時門徒進城買食物去了。撒瑪利亞的婦人對他說:“你既是猶太人,怎麼向我一個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呢?”原來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沒有來往。耶穌回答說:“你若知道神的恩賜,和對你說‘給我水喝’的是誰,你必早求他,他也必早給了你活水。”婦人說:“先生,沒有打水的器具,井又深,你從哪里得活水呢?我們的祖宗雅各將這井留給我們,他自己和兒子並牲畜也都喝這井裏的水,難道你比他還大嗎?”耶穌回答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裏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婦人說:“先生,請把這水賜給我,叫我不渴,也不用來這麼遠打水。”耶穌說:“你去叫你丈夫也到這裏來。”婦人說:“我沒有丈夫。”耶穌說:“你說沒有丈夫,是不錯的。你已經有五個丈夫,你現在有的,並不是你的丈夫,你這話是真的。”婦人說:“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

尼哥底母心站在很高的位置上,所以想理解耶穌的話

這裏講的是撒瑪利亞婦人與耶穌對話的內容,好像是很普通的對話,但這裏有撒瑪利亞婦人和耶穌內心彼此交流的部分,特別有意思。讀《約翰福音》馬上就能看到四章撒瑪利亞婦人與耶穌對話的內容,在三章裏記載了尼哥底母與耶穌對話的內容,三章的對話內容與四章的對話內容有很大不同。

尼哥底母是猶太人的官,按現在話來說,就是公務員,他有職位,而且是負責教導別人的地位很高的人。實際上,來到耶穌面前,這樣的高職位,一點意義也沒有,但是因為他的地位很高,很多人都巴結、奉承他,所以他的心站在很高的位置上。

但婦人卻正相反,仔細地讀《聖經》就能知道,她有過五個丈夫,現在正跟第六任丈夫一起生活。女人跟一個男人結婚後,應該跟他過一輩子。離一次婚,內心特別糾結、痛苦,還要面對子女的問題等,特別折磨人。現在離婚成了非常嚴重的社會問題,離婚現象極其普遍,給子女造成了很大的傷痛。以前,幾乎沒有離婚的人,那時候難道是男人很令妻子滿足,所以沒有離婚嗎?

實際結婚後,男人也會覺得妻子特別漂亮、可愛、寶貴,但幾乎沒有一個人會完全喜歡妻子。同樣,妻子也是這樣,丈夫很愛自己,又能掙來很多錢,對自己也好,這樣雖然很好,但是我看我自己,很多時候,都覺得對自己不滿意。大家也有看自己不滿意的時候吧?那麼夫妻之間怎麼可以完全合心呢?當夫妻之間出現分歧時,有彼此交流後繼續一起生活的人,也有離婚的人。

我從1995年起,開始從事青少年教育工作,上了年紀後,看年輕人時,覺得他們特別漂亮。我們教會也有跟我一起做工的撒母耳傳道師,風華正茂、特別好,長得也帥,年輕真是太好了。但年老了本身並不是不好的,進到年輕人的世界裏去,就能感受到,他們是那麼的光鮮亮麗、充滿活力,上了年紀後,我總是特別羡慕年輕人,特別喜歡跟年輕人在一起。實際上,年輕人能喜歡我們這種上了年紀的人嗎?也喜歡,雖然總是愛嘮叨,也經常不理解年輕人。

夫妻離婚,給子女帶來了特別大的傷痛

生活中,我看到很多人,因為夫妻離婚,給子女帶來了特別大的傷痛。我看到很多孩子,表面上好像很開朗、優秀、開心、也踢著球,但進到他們的內心裏,卻發現他們有強烈地想要殺死自己的繼父、繼母的心,在這樣的痛苦中生活,特別難。

撒瑪利亞婦人有過五個丈夫,並不是一次性有了五個丈夫。而是遇到了一個特別好的男人,跟他結婚了,特別幸福,但不知是妻子犯錯了,還是丈夫犯錯了,反正離婚了。跟第二任丈夫一起生活,又離婚了。跟第三任丈夫一起生活,又離婚了,不斷這樣結婚、離婚,她心裏經歷了特別多的痛苦。

《聖經》裏特別有意思的是,耶穌來到了撒瑪利亞的水井旁,婦人到井旁來打水,耶穌開口向婦人要了水喝。從這裏開始有了耶穌與婦人的對話,耶穌只是開口要了水喝,婦人看了看他,然後問道:“你既是猶太人,怎麼向我一個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呢?”就這樣開始了對話。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的對話,要水喝的人與有水的人之間的對話,但不斷深入到他們的對話中,我們開始不斷深入到了人的心裏世界。

耶穌說:“你若知道神的恩賜,和對你說‘給我水喝’的是誰,你必早求他,他也必早給了你活水。”

婦人想了想:“你說你要給我活水,怎麼還跟我要水喝啊?”不就是這樣的意思嗎?所以她問了:“先生,沒有打水的器具,井又深,你從哪里得活水呢?我們的祖宗雅各將這井留給我們,他自己和兒子並牲畜也都喝這井裏的水,難道你比他還大嗎?”耶穌回答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裏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這個女人通過耶穌聽到了特別了不起的話。

我們想說的是什麼呢?如果一般女人聽到這樣的話,都會說:“你還挺會開玩笑啊,哪兒有喝了一次就永遠不渴的水啊?完全不成話啊。”對比一下尼哥底母和撒瑪利亞婦人的對話,當對尼哥底母說:“人必須重生”時,他把這話完全聽成了不正確的話:“哎,人已經老了,怎麼能重生啊,完全不像話。”他這樣接受了耶穌的話。但婦人的心是什麼樣呢?耶穌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在我們看來,這是完全不像話的話,但婦人是怎麼說的呢?她說:“先生,請把這水賜給我,叫我不渴,也不用來這麼遠打水。”

撒瑪利亞婦人自己的人生完全的失敗了,所以很容易接受耶穌的話語

表面上看,這裏講的只是水,但卻能把我們引導到深深的心靈世界裏。各位,耶穌住在我裏面,我知道我講述的是耶穌的話語,我向所有人講述著話語,但聽眾中,有正面接受的人,也有反面接受的人。例如像尼哥底母一樣的人就會想:“哎,完全不像話,人已經老了……”會這樣接受。把耶穌說給婦人的:“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說給尼哥底母聽,他就會想:“根本不像話,哪兒來的喝一次就永遠不渴的水啊?難道要在肚子裏挖個泉眼啊?”他就會這麼想。但這個婦人完全不同,她說:“請把這水賜給我,叫我不渴,也不用來這麼遠打水。”

到現在為止,女人換了五個丈夫了,是吧?她正跟第六任丈夫一起生活,這個男人也不是婦人的真丈夫,耶穌成為了這個婦人心裏的丈夫,《聖經》在向我們講述這樣的內容。

聽婦人說的話,跟第一任丈夫結婚,一起生活後,離婚了。她期待著第二任丈夫,可是又離婚了,就這樣離了五次婚後,婦人心裏傷痕累累,對人的期待也倒塌了,婦人心裏充滿了這些。女人心想:“我是怎麼搞的,竟然要經歷換五次丈夫的痛苦啊?”如果是韓國人,就會說:“我天生就是沒丈夫的命,沒有一個女人像我這樣,連那些不如我的女人都遇到了好丈夫,沒離婚,過得好好的,看來,我真是沒有丈夫的命啊。”她一直哀歎著自己的命運,我本想跟第一任丈夫天長地久,本以為能夠跟他一起永遠生活下去的,心裏有很多這樣的傷痛、苦楚。所以這個女人擁有普通女人所沒有的,能夠遇到耶穌、與耶穌分享心的心理位置。

這是十幾年前的事情。有一次,我在大德開修養會時,因為我們從早到晚都要傳講話語,所以中午吃完飯,我就去踢了會足球。因為年齡大了,其他運動做不了,只能踢踢足球,所以一有時間,我就去踢踢足球。正踢的時候,一位年輕的婦人來找我,說:“牧師,我把親戚帶來了,您能跟她交流一會兒嗎?”我正踢著球呢,可我也不能說不行啊。雖然在踢球,但我的身份是牧師,所以我就去了,來的是一對母女,女兒有二十三歲,因為肺結核,快要死了。

肺結核雖然是通過空氣傳染的,但有很好的藥物可以治療肺結核,所以吃上兩三天肺結核藥,身體就會感覺很舒服。但問題是,吃完肺結核藥,如果自己感覺病已經完全好了,就停止服藥,因為身體裏還殘存著沒有被殺死的結核病毒,這個病毒重新活過來時,它已經產生了抗藥性,那麼,就再沒有能夠殺死這個病毒的藥物了,這個人只能因肺結核死掉。

這對母女來了,她們家就是有這樣的傳染病,父親已經因為結核病死去了,母親也切掉了一個肺,女兒也快要死了。這個女孩的體重原本是五十三公斤,但降到了五十二公斤,四十八公斤,不斷下降,跟我見面時,她的體重只有二十五公斤了。

姑娘因為結核病走到了牧師面前

我跟這對母女相對而坐,開始交流,帶她們來參加修養會的親戚心裏特別懇切,因為她覺得,她們相信了耶穌,病就會好。我跟她們交流了,可是令人痛心的是,這個女孩並不關心話語,所以我沒再講下去,跟她們說下次再見,就結束了。但再去找她們時,她們卻不見了,說已經回家了。我既沒有她們的電話號碼,也不知道她們住在哪里,特別惋惜,心想:如果這位姑娘相信了耶穌、蒙到恩典就好了,可是我一點辦法也沒有。

大概過了五個月左右,她的母親給我打來了電話,問我:“牧師,明天您有時間嗎?”我說:“明天下午三點到四點,我有一個小時時間。”這對母女來找了我。我開始跟她們交流。女孩名叫南美善。

我問美善:“美善啊,你聽說過,信耶穌禱告的話,病就會好嗎?”但是這個女孩,特別反感,她喊叫道:“那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傳講話語時,時常會大聲講道,可是卻不知道,她為什麼這樣喊叫,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也不能對她喊:“你給我出去!”這樣的女孩來找我,也不是簡簡單單來找我的事情,弄不好,她很可能會失去生命的。那天,我真的由心地感受到,我是這麼無能的人。我能夠順暢的講下去,當然好,但那天我真的什麼也做不了。我真的不知所措,不知道該跟她說什麼好,而且她也什麼話都不想聽,過了一會兒,她們就走了。

真是傳福音時我一直大喊大叫地、理直氣壯地講了。可是這個女孩大老遠地來了,卻沒有聽福音,就這麼走了,我感到特別痛心,我心裏感到特別惋惜,覺得自己真是沒用,我也不能跟她發火。心想其他牧師遇到這種情況會怎麼做呢?真的想學一學。

過了十天,她們重新打來了電話,“牧師,明天您有時間嗎?”我說:“有啊,您來吧。”

說實話我心裏很擔心,不知道該怎麼辦,不知道怎麼才能抓住這位女孩的心,該怎麼給她傳福音。就這樣,我和她們母女相對而坐,我真是使勁了渾身的解數在哄這個孩子,把能用的方法都使上了。

“美善啊,你累了吧?我特別簡短地講,只講三四十分鐘啊。我仔細地給你講,你只要躺著聽就行了,我真是全身心地這麼做了。因為,如果這次她們就這麼走了,以後我都不想再見她們了。各位能理解嗎?牧師本來不應該這樣做的,但牧師並不是一定要走必須走的路,牧師也有做錯的時候,也有不能那麼做的時候。我想讓她放鬆,我使出了渾身的解數,我不斷察顏觀色,她是不是想走了,會不會發火啊?就這樣傳了福音。福音也不能隨隨便便地講,還得講得能讓她聽懂,就這樣,傳了一個小時的福音。我長出了一口氣,總算是講完了,我想看一看她的反應,這個女孩聽我講了一個小時,聽得特別好。

我問了她:“美善啊,我講的你能理解嗎?你相信嗎?”

她說:“牧師,我相信。”

我反而相信不起來了。前不久她還那樣呢,怎麼就相信了呢?但她說,她相信,我總感覺哪兒不對勁。我又問了美善媽媽:

“美善媽媽,您也相信嗎?”

因為我害怕再追問美善到底信不信,她又會嫌煩,以後,我就再也見不到她們了,所以我不能再繼續追問美善了。因此,問了美善媽媽:

“美善媽媽,您也相信嗎?”

“是的,牧師,我們不是沒有罪了嗎?”看來,她們是真聽進去了,簡直就像做夢一樣,原本她們是絕對不會這樣聽的。

因為沒有可以治療的藥物了,她們心裏徹底絕望

美善媽媽對我說:幾天前,她帶美善去醫院,治療結束後,醫生說有話要對美善媽媽說,所以美善媽媽跟著醫生去了辦公室。醫生對美善媽媽說:“美善媽媽,我們求求您了,請您千萬別再來醫院了。我們什麼也幫不了你們。可還要裝作是在幫助你們的樣子,這實在是太折磨人了。已經沒有任何藥物能夠治療美善的病了。哪怕能幫上你們一點點忙,也好啊,但我們完全是在騙人。這讓我們感到太痛苦了。求求你們,千萬別再來醫院了。沒有能夠治療她的藥物,身為醫生,也沒有能夠治療她的道路,也沒有治療的方法,千萬別再來了。”

美善媽媽說:“知道了。”就走了出來,她把女兒帶回家,讓女兒躺在床上,一個人走出了家門,天上下著雨,整個下午,她一個人淋著雨走在大街上。

眼看女兒就要死了,可是自己卻無能為力,如果去醫院還有一線生機,現在自己要眼睜睜地看著女兒去世了,心裏實在是太痛苦了。整整一個下午,她一直淋著雨不斷痛哭著走在大街上。“美善啊,你走了,留下媽媽一個人可怎麼辦啊?”可是她無能為力,我在旁邊聽著都快流淚了。那天美善媽媽在雨中哭著走了整整一個下午,到了晚上,她想該回家了。可就在這時,她突然想到了一個人,她想到了她認識的一個算卦的人,也許這個算卦的會有什麼法子呢。於是,她去找了算卦的。

“求求你告訴我,有什麼辦法能夠救活我家美善,不管你提什麼要求,我都答應你,只要能救活我們美善,哪怕是傾家蕩產、豁出命去,只求你告訴我能夠救活美善的方法。”

算卦的笑著說:“有兩個方法能夠救活美善。”

媽媽聽了特別高興,急切地問:“什麼方法,告訴我,快點告訴我!”

算卦的說:“大嫂,索性,你就獻上一個大祭吧!”

去算卦的那裏都會讓人上供吧?

算卦的說:“美善得接神兒上身,美善如果成了巫婆,就不用死了。”

媽媽說:“是嗎?巫婆,只要能救活美善,哪怕當巫婆也行啊。”可是心裏又覺得:“巫婆,我的女兒要當巫婆?”心裏實在是不願意。可是,得救活女兒啊!但怎麼能讓自己的女兒去當巫婆呢?如果只能這麼做,說不定,能救活自己的女兒呢?只是,她太不想讓女兒去做巫婆了。媽媽又靜靜地問了一句:“大仙,第二種方法是什麼?您不是說,有兩種方法嗎?一種是當巫婆,另一種方法是什麼?”

算卦的笑了,你們知道她是怎麼說的嗎?她說:“信耶穌。”

這個人本來不喜歡信耶穌的,但信耶穌怎麼也比當巫婆強吧!所以她決定得信耶穌,美善媽媽為了女兒,決定要相信自己討厭的耶穌了。

“好吧,那就信耶穌吧!得信耶穌啊!信了耶穌,我女兒就能活下來了。”

於是,美善媽媽回了家,美善正在睡覺,她把手伸進被窩握住了美善的手,在神面前禱告說:“神啊,美善醒過來,可能會發火。可是神啊,求求你救救我們美善,現在只有你能救我們了。求你救活我家美善吧。”

第二天,媽媽對美善說:“美善啊。”

美善說:“嗯,媽媽。”

媽媽說:“我有話要對你說。”

美善問:“媽媽,什麼事啊?”

媽媽說:“你得接神兒上身,成為巫婆,才能活下來。”

美善看著媽媽問:“媽媽,我要當巫婆?我討厭死巫婆了,媽媽我害怕巫婆。”

媽媽的心如刀絞,媽媽說:“是啊,我也知道你不喜歡,可又有什麼辦法呢?算卦的說了,只有當巫婆,你才能活下來,要不然,只能信耶穌了,可是你又討厭信耶穌,能有什麼辦法?只能當巫婆了。”

美善對媽媽說:“媽媽!我不討厭耶穌,信耶穌比當巫婆好多了,我要信耶穌,我要信耶穌,我討厭當巫婆,我要信耶穌!媽媽~。”

美善因結核病蒙到了耶穌的恩典

各位,你們傳福音的時候,就能看到,有神在把人們往天上拽,其實,美善媽媽真的不關心耶穌,美善也真的討厭信耶穌,討厭信仰。

那天美善對媽媽說:“媽媽,我真的討厭巫婆,求求你別讓我當巫婆,我要信耶穌,我要信耶穌。”

那天,她們母女來到了我家,剛開始我一直提心吊膽,但傳完福音,美善說她相信。我反而信不起來了,所以問了美善媽媽:“美善媽媽,您也相信嗎?”

“是的,牧師,我們的罪不是已經洗淨了嗎?”然後,給我講了這些事情。

“神啊!是您做的!不是我們傳的道,是神您引導的!是您愛了這對母女!”

那天,美善得救了,我真的忘不了她。

過了很長時間以後,我給美善媽媽打過電話,當時她正在開車,所以只聊了幾句話,就說,先掛了吧,我們下周再通話。

從那之後,美善的身體越來越好,她不再吃結核病的藥了,反正吃了也沒用,而且結核病的藥對胃腸的影響特別大,停止吃藥後,她的身體越來越好。

有一次,我在一個大學舉辦佈道會,話語結束後,我出來時,她們母女倆在門旁等著我,我們一起到屋裏聊了一會兒,美善的臉色特別好。

我問:“美善媽媽,你們依靠什麼生活啊?”

她說:“老人們給我們留了些遺產,這些遺產也不多,也不少,正好夠維持我們的生活。”

我說:“美善媽媽,你多給美善買點好吃的吧。”

她說:“這孩子現在特能吃,我都有點擔心了。”

美善說:“媽媽,我現在消化特別好,你有什麼可擔心的啊?”之前醫院給她開的結核病藥,她再也不吃了,這些藥非常傷胃,不吃了以後,她變得特別健康,特別幸福。

我和她們不在一個城市過了很長時間以後,有一天,我接到電話,說美善的臉色變得特別好,特別開心,說她已經回到了主的懷抱。那天也沒說太多話,後來得知,美善媽媽沒有再過信仰,不再來教會了。

看到這些事情,想到,很多人在生活中,會不斷地走向屬人的方法,自己喜歡的方向。我心裏感到最惋惜的是,如果她們跟我們住的近一些,就能來我們教會了,美善也就能擁有信心了。本來,那時候,美善的身體越來越好了,也重新返校上學了,聽說她過得特別開心。

如果當時引導她繼續過信仰就好了,可是我們不在同一個城市住,也不經常見面,她也不來我們教會,我完全忘了她了,但我忘不掉當時美善變得越來越好、那麼明亮的臉龐。

我們的主有把美善從這樣的狀態下,引領到信心裏的力量,撒但也有把蒙到這樣恩典的人拽走的方法。這些事情都發生在人心裏,撒但通過肉體欲望、快樂牽引著人們的心。

各位,我們得到神,把神樹立為我們心裏的主人,侍奉神,來教會,聽話語,一起交流話語:“牧師,我看了這句話語,特別蒙恩典。”就這樣在教會裏形成信心,之後,大學畢業、結婚、生兒育女,我看到為了讓她們過上如此可貴的生活,耶穌一直在引導她們。

原本,她們是絕對不可能得救的人,她們真的討厭耶穌,毫不掩飾地表達著討厭耶穌的心,但神改變了她們,讓她們回到耶穌面前。但就算是回到了神的面前,撒但也絕不放棄,不斷做著把我們拽回世上的工作。得救時,本來那麼開心、喜樂、只知道耶穌的人,也漸漸遠離教會,忽略讀《聖經》,厭倦做禮拜,生活變得越來越繁忙。撒但的智慧真的不知要比我們高多少倍,他不斷地把我們從與耶穌手拉手、蒙福的生活道路上,拽向其他道路。

這次我接受了斐濟電視臺的採訪,斐濟電視臺讓我講解一下《約翰一書》一章九節的話語。《約翰一書》1:9【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現在有很多教會,拿著這句《聖經》話語說:“我們只要認自己的罪、祈求饒恕罪,神就會乾乾淨淨地洗淨我們的罪。”這句話語並沒有錯,但這句話語只是其它內容的一部分。

牧師接受了斐濟電視臺的採訪,講解了約翰一書一章九節的話語話語

這次接受斐濟電視臺採訪時,我講了這樣的內容,在《利未記》四章裏,講述了有關贖罪祭的話語。看《利未記》4:27-30,仔細地說明了如何赦免我們罪的過程。【“民中若有人行了耶和華所吩咐不可行的什麼事,誤犯了罪,所犯的罪自己知道了,就要為所犯的罪,牽一只沒有殘疾的母山羊為供物,按手在贖罪祭牲的頭上,在那宰燔祭牲的地方宰了。祭司要用指頭蘸些羊的血,抹在燔祭壇的四角上,所有的血都要倒在壇的腳那裏。】接下來祭司要做什麼呢?《利未記》4:31【又要把羊所有的脂油都取下,正如取平安祭牲的脂油一樣。祭司要在壇上焚燒,在耶和華面前作為馨香的祭,為他贖罪,他必蒙赦免。

看《聖經》,這裏講述了為我們贖罪的整個過程,知道自己犯了罪,並且回心轉意的人,並不是知道自己犯了罪,祈求饒恕罪,悔悟罪,罪就得到赦免了。要想罪得赦免,首先得犯了罪,還得認識到自己是罪人,這個人才有資格去獻贖罪祭。接下來,我們應該幹什麼呢?要牽一只母山羊來,按手在母山羊的頭上,把罪過到羊的身上,殺了羊,把血抹在燔祭壇的角上,把所有的脂油都放在壇上焚燒,是通過這樣的過程赦免罪。

如果只看《約翰一書》1:9【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這個話語並沒有錯,說的是對的,但認為只要悔改就能洗淨罪,這是不對的,只是為了讓我們通過這個過程認識到罪,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不支付死的工價,是絕對不可能洗淨罪的。所以要想完全洗淨我們的罪,耶穌必須被釘十字架死去。假如我在主面前認識到我犯罪了,並悔改了,罪就洗淨了,耶穌就沒有必要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了。那麼能夠赦免罪的,到底是耶穌的血呢,還是悔改呢?正確地說,是耶穌的血,悔改是不能赦免罪的。

按著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潔淨的。】這是《希伯來書》9:22節的話語吧?【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為我們的罪被釘十字架的耶穌的血,才是赦免我們罪的根本。為了使我們罪得赦免,耶穌流了寶血,首先我們得認識到我們是罪人,悔悟罪,告白罪,接下來的罪得赦免的過程就是:憑信心相信耶穌的血已經抹在了祭壇的角上赦免了我們罪的事實,我們才能從罪中得到釋放,我對斐濟電視臺提出的這個問題進行了仔細地講解。

特別感謝的是什麼呢?如果只相信《聖經》的一部分,斷章取義就會成為問題,如果瞭解了罪得赦免的整個過程,首先得先犯了罪,才能罪得赦免,雖然犯了罪,可是不知道自己犯了罪,也不能罪得赦免,所以得先認識到自己是罪人。賜給我們律法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們犯罪後,明白我們是罪人。剛開始去教會,我們得先認識到我們是罪人,悔悟罪,之後在罪得赦免中,悔悟罪、悔改只不過是罪得赦免的一個過程,最後我們的罪是用耶穌十字架上的寶血洗淨的。因為耶穌基督已經在十字架上流了寶血了,所以我認識到我是罪人,我告白、承認我的罪,當憑信心接受耶穌的血已經洗淨了我罪的事實時,就成就了完全的救恩。

現在有很多人去教會時,一直在認罪、為了饒恕罪苦苦哀求著,卻不正確地知道耶穌基督的寶血已經赦免了我罪的事實。嘴上說,耶穌為了我死去了,耶穌流了寶血了,如果耶穌真是為了我的罪流了寶血了,就應該確信我的罪已經得赦了。如果耶穌被釘十字架了,我的罪還被留下了一些,這無異於是在說,耶穌的十字架失敗了。主的十字架絕對沒有失敗!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已經完美地洗淨了我們的罪。不管你們知道,還是不知道,我們的罪都洗得像雪一樣白了。我們只有憑信心接受這個事實,才能成就救恩。“啊,耶穌的血已經洗淨了我的罪,我已經成義了,我已經從罪中得救了。”得憑信心接受這個事實。

現在有很多教會,還在不斷祈求饒恕罪。不管是今天,還是明天,只要一低頭,就開始祈求饒恕罪。我們不是要祈求饒恕罪,而是要告白我就是一個骯髒的罪人,我是邪惡的人,我太可惡了,然後悔悟罪,接下來需要的是:相信耶穌已經為了我的罪釘死在十字架上了,以前我不知道,但現在我知道了,耶穌的寶血已經把我從罪中拯救出來了,已經把我的罪洗得比雪還要白了,當來臨這樣的信心時,救恩最終就能成為我的了。

我是罪人,但因著耶穌的寶血洗淨了我的罪

現在有很多人在去教會,也說耶穌的血洗淨了我的罪,可還說自己是罪人,這就是問題。如果說耶穌基督為了我的罪被釘十字架死去了,我還說我是罪人,就說明我是罪人,還處在沒有洗淨罪的狀態下。我是罪人,但耶穌已經洗淨了我的罪了,當達到這種狀態時,就成義了。阿們?阿們!這就是《聖經》告訴我們的。

耶穌被交給人,是為我們的過犯;復活,是為叫我們稱義。】《羅馬書》4:25耶穌說我們已經稱義了。《哥林多前書》6:10節也說:【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但十一節是怎麼說的?【你們中間也有人從前是這樣;但如今你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並藉著我們神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這裏說,我們是犯了這樣的罪,但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並藉著我們神的靈,已經洗淨了、成聖了、稱義了。多麼有意思啊。你犯了罪了,但!你已經洗淨了。在英語裏“但”就是:“but! but !but!”意思就是:但是!雖然你犯了罪了,雖然你行了惡了,雖然你偷盜了,雖然你貪婪了,雖然你辱罵了,你是犯了罪了,但是!已經洗淨了,但是!成聖了,稱義了。在神裏面,奉主耶穌基督的名。

現在撒但欺騙著很多人,把人們囚禁在罪裏面,很多人去教會都說:“神啊,我是罪人,請饒恕我吧。”這是不相信耶穌基督的寶血!《聖經》清清楚楚地告訴我們:你是犯了罪了,犯了這樣那樣的罪,但這些罪已經洗淨了!你已經成聖了!稱義了!我們得相信這話語,這就是十字架的結果。耶穌已經被釘十字架死去了,我們還說我們是罪人,這無異於是在說,耶穌的十字架失敗了,無比令人痛心的是,現在很多教會都在這樣做。但我們說,我們成聖了,已經洗淨罪了。

我在多明尼加,在很多牧師面前講了話語。我對他們說了什麼呢?我說,我成聖了。下麵的牧師突然喊了起來:“我要提問!”“我要提問!”他們說:“你不犯罪嗎?你不撒謊嗎?”問了我很多類似的問題。

我回答說:“我偷過很多東西,我撒過的謊,數也數不清。”

他們說:“那不就是罪人嗎?這怎麼能是義人呢?”

我說:“神說我成義了,你們看一下《羅馬書》3:23:-24節【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哪里還有比這個更正確的話語啊?我們是犯了罪了,但因基督耶穌的救贖,神看我們的時候,因為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已經把我們的罪洗得乾乾淨淨了,所以神看著我們說,你已經成義了、聖潔了,已經被洗得乾乾淨淨了。神說成義了,就是成義了;神說成聖了,就是成聖了;神說洗淨了,難道沒有洗淨嗎?”牧師們都靜不作聲,突然高喊起來:阿們!全部沖到了講臺上來。我心想:“他們上來幹嘛?”然後,有人的叫我父親,有的人跟我要簽名,還有人要跟我照相,度過了特別驚人的時間,不知道有多感謝。

神讓我們通過很多電視臺傳福音、通過網路傳福音

為了讓我們能傳講這樣的福音,神千方百計地幫助著我們,讓我們通過很多電視臺傳福音、通過網路傳福音。其實我們在三十年前,就已經開啟了網路時代了,有些人,因為一些特殊情況,不能來參加主日禮拜,但只要上網,他們就可以直接聽到我的講道。三十年前,我們就已經做了這些,神並不是賜給了這樣的智慧,而是施給了這樣的恩典。

李興茂長老得救後,有一天,他高興得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著好了。他對我說:“牧師,我們做了我們教會的主頁,我們給我們的主頁起名叫:‘好消息’,然後,我們上網搜索了,看看有沒有別人在用這個名字,可是沒有任何使用記錄。”因為起了“好消息”這個名,李興茂長老高興得手舞足蹈。

後來,我們舉辦了英語演講比賽,我們想在大田申請IYF這個社團法人,當時負責審批社團法人的公務員來到了我們的辦公室,當時,我們正通過網路影像的形式在進行英語演講比賽。這個公務員是在大田市廳負責青少年事項的,他說他本來計畫日後要進行網路廣播的,看到我們做的網路直播後,大吃一驚,所以一直追問我們是怎麼做的,需要準備哪些東西,並請求我們幫助他。我說,沒問題,所以他非常順利地幫我們辦完了社團法人的審批手續。因此從2000年開始,我們舉辦了IYF活動,神特別神奇地為我們做著這些事情,因為神的恩典,很多事情都特別神奇地成就了。

神好像已經預先知道了會有新冠疫情,今年復活節,我們本想像往年一樣,在體育館裏舉辦活動,但政府說,現在疫情很嚴重,你們不要聚集太多人。所以我們就在網上舉辦了復活節活動,當時的負責人說,有兩百萬人參加了我們復活節上午、下午、晚上的聚會。我們在體育館最多也就能坐下兩萬到兩萬五千人,兩百萬,這可是一百倍的數字啊!我真的相信不起來。但是翻譯西班牙語的姊妹說,她在做同聲翻譯時,有四千個人發上來了得救見證的跟帖。她說剛開始數到三千實在數不過來了,但後來繼續數了數,數到了四千,這時,我才相信有兩百萬人聽了我們早中晚三個禮拜的話語。

光是西班牙語圈就有四千人發上來了得救的跟帖。並不是所有參加聚會的人都會得救,而且得救了,也不一定都會發表跟帖,人們得救了,並不一定都會出來發表。所以我能夠相信,確實有兩百萬人上網聽了話語了。

通過新冠病毒看到神的做工,有十億人聽福音

接下來我們要舉辦聚會,我們讓全世界好消息宣教會的宣教士都去找電視臺,對他們說,我們樸玉洙牧師要舉辦聚會,你們幫我們轉播,其實這是非常不成體統的話。去對一個電視臺說,你給我們轉播樸玉洙牧師的話語,誰會給你轉播啊?但驚人的是,很多電視臺轉播了。活動剛開始時,觀眾人數達到了一億三千萬人,我也相信不起來,後來漲到了兩億、三億。這個億就像“咦!”似的,被嚇著的時候,就會“咦!”(笑),後來漲到了十億人。今天淩晨CTN廣播臺轉播了我的講道,美國時間是週六下午四點。今天淩晨,大家都聽了嗎?真的特別感謝!

現在整個美國,以至全世界很多國家都說想支援我們的廣播,為我們寄來了資金,特別感謝。雖然我們分處不同的國家,俄羅斯enlace廣播電臺已經說好,以後要播放我們的話語,還有其他很多電臺。緊接著,以色列的TBN廣播電臺也請求轉播我們的話語,是TBN電臺的台長提出的申請。這次的話語錄制結束後,我也得為向以色列和其他國家傳福音做準備。

神啊,真的特別感謝您!在我的朋友中,有很多朋友都在經歷著困苦,也有很多朋友已經去世了,他們都是特別好的人,都是比我好得多的人,在朋友們當中,我是最沒出息的。但神能讓我傳福音,實在是太感謝了,不知道有多感謝神。也感謝大家能夠跟教會成為一條心,一起傳著福音。將榮耀歸給神。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