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疫情特約4】患者妻子:新冠肺炎 !我陪丈夫一起战胜!

· 戰勝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見證

楊先生是較早被發現並被確診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感染者,在醫院經過20天的治療,於2月6日經專家確認後辦理了出院手續。他的妻子一直陪伴著他,這個故事就出自他妻子的講述,他們希望通過自己的這段經歷告訴大家,心懷信心就可以戰勝一切!

剛開始我們以為只是普通的感冒

我先生初次感到不適的時候是在1月10日左右,他怕耽誤了生意所以一直硬扛著沒有告訴我。幾天後,他開始發燒。他以為只是普通感冒,就去診所輸液,連續輸了三天。1月16日休息了一天後,他又回到了超市工作,直到中午才感覺到特別的難受,又開始發燒,實在扛不住了,他才想起要去醫院檢查。

去醫院做檢查

我們認識到問題嚴重

當天拍了胸部CT、驗了血,等檢查結果出來後,醫生懷疑是武漢的病毒肺炎。雖然也看了一些新聞報導,但是對這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到底有多麼厲害,我們心裏面是不清楚的。

我們去了全市唯一的三甲醫院中心醫院。我們到醫院後直接找了住院部醫生,醫生一看也懷疑是病毒肺炎。但他們只收重症病人,我們感到很無助。我詳細地向醫生詢問了這個病最嚴重會到什麼程度?醫生說:“嚴重的話人就走不動了,再發展下去會出現呼吸衰竭甚至是死亡。”

聽到“呼吸衰竭甚至死亡”的時候,我們倆感到特別恐懼。丈夫問醫生會不會傳染?醫生說:“不好說!有的是一個人得了,最後一家人都被傳染了。”

最後住院部醫生讓我們去急診科看看,急診科醫生把他的名字和電話都登記了,隨後給他量了體溫,並且開了口服藥和輸液的藥。

拍CT的儀器

檢查期間,我心裏一直忐忑不安,這個病是否有好的治療方法或者是能不能治癒,後期發展情況會怎樣?全部都是未知數!在我一直詢問醫生的期間,我看見丈夫登記的那張表格上又增加了很多人。

在中心醫院檢查之前,我們每個人的生活還像往常一樣,外出都沒有戴口罩。誰都沒有想到這個病毒會蔓延得這麼快,更沒有想到自己的丈夫也會被感染。

主治醫生走過來說:“看CT片子就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我的腦子轟地一聲,像被扔進了一顆炸彈,頓時心裏被恐懼和不安塞滿了。

新型冠狀病毒

在絕望的穀底,得到老師和師母的撫慰

恍惚中我把把丈夫所有的東西都整理好後,和醫生一起把他轉移至隔離病房。等一切安頓好後我就下了樓,坐在車裏嚎啕大哭。

我感到非常的害怕!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能好?與此同時被感染的人越來越多,各種負面資訊和傳聞也擾亂了我的心。在這個陌生的城市裏我獨自一人,晚上也不知道去哪住!

從小到大從來沒有經歷過的悲傷、恐懼、壓力一起撲面而來,我已經無力承擔了。

我感到很無助

在走投無路的時候,我想起了我的師母,就給她打了電話,師母叫我趕緊去她們家。畢業這麼多年了,他們一直很關心我,我們也一直保持著聯絡。這一晚幸虧有老師和師母的收留他們的安慰讓我悸動的心慢慢恢復了平靜。

我的神經高度緊張,幾乎每隔一個小時就醒一次。幾次以為是到了早上,要去給丈夫送早餐,翻開手機一看才淩晨一點!終於熬到早晨,天還是黑的!簡單洗漱完後我開車去醫院。天空飄起了綿綿的細雨,濕冷的空氣好像全部浸入我的心裏,這是最難過的一天。

官方確定這個病會人傳人,我也注意到疫情似乎越來越嚴重了。我怕會連累老師一家,就不敢再去老師家住了,單獨住在賓館裏。

天空下起綿綿細雨

在22日的晚上,我丈夫轉院後,醫院開始管理他的飲食起居,所以我不用再給他送飯了。此時我的心情既沉重又複雜,“既然不用給他送飯了,那我是否要回老家?”

這時候每天會發疫情通報,人傳人已經被證實了,我跟丈夫這樣密切接觸,要是自己也被感染了,回家會不會傳給孩子?會不會傳給家裏的父母?就這樣猶猶豫豫,我又呆了兩天。

這兩天我過得非常煎熬,只能呆在賓館裏,也沒人與我說話,似乎走投無路了。再不尋求幫助,我就要抑鬱了。這時我試著撥通了師母的電話,一聽到師母那親切的聲音,我的就淚流不止。我的內心已經沒有力量了!師母一直輕聲細語地安慰我說:“這個病並不可怕,我們要相信醫生,相信政府,他一定會好起來的!”

焦急萬分之下我聯繫了師母

我和丈夫是這場災難當中最幸運的人

1月23日上午10點開始封城了。家已經回不去了,我在賓館裏每天祈禱丈夫早日康復。老師和師母為我介紹了心理輔導老師,每天跟他們交流,家裏的親人朋友也不斷地發來溫馨的問候,我的心開始被溫暖包圍,內心得到了平安和盼望。

每天通過視頻瞭解丈夫的情況,他也一天天在好轉,並且轉移另外一家醫院。有一天他跟我說:“總是使用退燒栓降溫,身體大量出汗,帶去的衣物已經沒有換洗的了。”

我去附近的大超市給他買了需用品。到了醫院門口,看到病人家屬跟穿防護服的醫生哭訴:“都確診了!人都快不行了,你們為什麼不收?”聽他們的對話,我心裏充滿了感謝。因為上帝真的是愛我和丈夫!我們從外地冒冒失失就來了,從檢查到住院再到轉院,一切順利,很多當地人卻沒能住進來。

我們轉到了大醫院

醫院裏每個人都帶著口罩,手裏提著CT檢查報告。我快步穿梭在人群中,左右兩邊不時傳來咳嗽的聲音,內心恐懼到了極點!

我低著頭加快腳步,終於上了電梯,到了他被隔離的七樓。給護士站打電話,由護士送進去,再原路返回,又從人群中穿出來。出了醫院門口,衣服全部濕透了。我的心像雷達一樣緊張和敏感,一面高興丈夫有換洗衣物會舒服一些,一面擔心自己會被傳染上。回到賓館趕緊換衣服洗頭洗澡。

我在人滿為患的醫院裏穿梭著,我害怕到極點

我每天和丈夫視頻時都會問,“身體怎麼樣?”他的回答依舊都是“高燒,用了退燒栓,沒胃口吃飯。”我查閱了一些資料,這個病在用藥物的同時主要還是靠自身的免疫力來戰勝病毒。我勸他:“人是鐵飯是鋼,不吃飯哪來的抵抗力?”他每次都是有氣無力地回復我一個“嗯!”

沒有胃口,不想吃任何東西

感謝的是心理輔導老師每天都給他打電話,給他傳遞信心!他也開始跟自己爭戰,沒胃口也強迫自己吃!

再與丈夫視頻的時候問他怎麼樣了?他說今天只燒了一次,用了一次退燒栓直到晚上都沒有復發。這是多麼好的消息!我高興得熱淚盈眶,感謝上帝!與此同時,我自己沒有出現任何症狀。

他一天天開始好轉,不發燒了也不用打針,一直留院觀察。每天除了吃飯,就是做各種檢查。重新拍了CT,做了兩次核酸檢測且都是陰性。

病情開始好轉,我看到了希望

他像個孩子似的,每次吃完飯都會拍照發給我看,葷素搭配的營養餐他全都吃完了。有一次還發微信對我說:“想早點出院,我想吃肉了!”

看到他好了,我心裏特別幸福。從1月18日住院到2月6日出院,整整20天。我們從絕望到盼望、從黑暗到光明、從疾病到健康,經歷了跌宕起伏,現在終於歸複平靜了。

接他出院的時候,我笑著對他說:你我也算是生死之交了。

身體的疾病其實並不可怕

肆虐在心裏的病毒才可怕

心懷信心就可以戰勝一切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