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主日禮拜》—耶穌的心

· 講道話語

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

《約翰福音》4章7~30節:

【有一個撒瑪利亞的婦人來打水,耶穌對她說:“請你給我水喝。”那時門徒進城買食物去了。撒瑪利亞的婦人對他說:“你既是猶太人,怎麼向我一個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呢?”原來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沒有來往。耶穌回答說:“你若知道神的恩賜,和對你說‘給我水喝’的是誰,你必早求他,他也必早給了你活水。”婦人說:“先生,沒有打水的器具,井又深,你從哪里得活水呢?我們的祖宗雅各將這井留給我們,他自己和兒子並牲畜也都喝這井裏的水,難道你比他還大嗎?”耶穌回答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裏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婦人說:“先生,請把這水賜給我,叫我不渴,也不用來這麼遠打水。”耶穌說:“你去叫你丈夫也到這裏來。”婦人說:“我沒有丈夫。”耶穌說:“你說沒有丈夫,是不錯的。你已經有五個丈夫,你現在有的,並不是你的丈夫,你這話是真的。”婦人說:“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們的祖宗在這山上禮拜,你們倒說,應當禮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耶穌說:“婦人,你當信我。時候將到,你們拜父也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你們所拜的,你們不知道;我們所拜的,我們知道,因為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他,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他。神是個靈(或無“個”字),所以拜他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他。”婦人說:“我知道彌賽亞(就是那稱為基督的)要來,他來了,必將一切的事都告訴我們。”耶穌說:“這和你說話的就是他。”

當下門徒回來,就希奇耶穌和一個婦人說話。只是沒有人說:“你是要什麼?”或說:“你為什麼和她說話?”那婦人就留下水罐子,往城裏去,對眾人說: “你們來看,有一個人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莫非這就是基督嗎?”眾人就出城往耶穌那裏去。】

就讀到這裏。本來,我想把《約翰福音》4章全部讀完了的。讀《聖經》時,會感覺頭疼、沒意思、理解不了。但讀《聖經》時,如果發現了《聖經》裏的主的心,理解了主的心,這時,就再沒有比讀《聖經》更讓人感到幸福、快樂的事情了。

這個婦人在井旁遇到了耶穌。婦人把耶穌當成了普通的猶太男人。以前,撒瑪利亞是以色列的首都,在不斷的戰爭中,敵軍為了打亂以色列的血統,將外國人遷居過來,把撒瑪利亞變成了混血人。因為他們是和來自各個國家的人混居變成的混血人,所以猶太人都把撒瑪利亞人當成禽獸一樣看待,完全不跟他們來往。

耶穌在撒瑪利亞的水井旁,跟前來打水的婦人相遇了。剛開始耶穌只是簡單地說了一句:“請你給我水喝。”可是婦人看著耶穌,說道:“你既是猶太人,怎麼向我一個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呢?”就此開始了和耶穌的對話。耶穌沒有說:“不就是跟你要點水喝麼,哪兒來的那麼多話?”耶穌是怎麼說的呢?“你若知道神的恩賜,和對你說‘給我水喝’的是誰,你必早求他,他也必早給了你活水。”婦人直接被牽到了耶穌的對話中。婦人問:“先生,沒有打水的器具,井又深,你從哪里得活水呢?”就這樣婦人和耶穌繼續對話著。

可是,到了某個時點時,耶穌說了完全無法想像的話。“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裏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這裏講的是這樣的故事。

《聖經》跟小說的不同之處在於,《聖經》把感情完全刪掉了。

已經過去很多年了,我曾經講過很多次,以前,我很喜歡讀小說。我讀過很多小說。小說和《聖經》最大的區別之一就是,文學家們寫小說時,很好地表達著感情,讀者在讀小說時,能夠讀到文學家書寫的感情,自己也能感覺到那種感情,這樣,文學家和讀者的感情就一致了,這時,就能感受到小說的魅力了。在讀這樣的書籍時,書裏的感情和我的感情產生共鳴時,會感覺特別有意思。而且它的表現手法也很優美,人們就是被這些吸引,所以在讀小說。

《聖經》跟其他小說的不同之處在於,《聖經》把什麼東西刪掉了呢?把感情完全刪掉了。面對同樣的事物,人們的感覺卻是各自不同的。聽到某些話時,我被打動了,我的心就會變得火熱,當我被感動時,我就會被它吸引。面對同樣的事情,我會感覺頗深,會深受感動。

《聖經》為了顯明純正的真理,從《聖經》中將所有感情的部分都刪除了。這就是為什麼讀《聖經》感覺沒意思的原因。因為《聖經》講的不是感情,而是一個全新的世界,為了讓我們遇到與感情所能感受到的完全不同的全新的心靈世界。在讀耶穌的話語時,感受到的不是感情,而是耶穌的愛、耶穌的智慧,當耶穌的話語進到我心裏時,我會感受到:“啊,這真是真理啊!”

行淫中被拿的婦人行淫時當場被拿,被人們拽著要用石頭打死,就在這時,遇到了耶穌。文士和法利賽人拽著這個婦人去問耶穌:“夫子,這婦人是正行淫之時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們,把這樣的婦人用石頭打死。你說該把她怎麼樣呢?”一片寂靜。他們在等待這樣的回答:“用石頭打她。”“打也是,輕點打吧。”“用石頭打死她。”“不要打。”可是耶穌卻說了他們完全意想不到的答案:“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

到現在為止,眾人都只想著行淫中被拿的婦人的罪,卻沒有想過自己的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當耶穌這樣說的時候,所有人都把看行淫中被拿的婦人的眼光轉向了自己。我也有罪啊。“我也有罪,可是卻想用石頭打那個婦人啊。”太無恥了。人們都扔下石頭逃跑了。最後,只剩下了耶穌和那個婦人兩個人。這是根據實事記錄的書籍。

行淫中被拿的婦人感受到:“天啊,他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因為自己是行淫中被拿的,理應被石頭打死,自己就算被咒詛,被石頭打死,也沒有人能把自己從中解救出來的。我曾經想過,如果行淫中被拿的婦人的哥哥是政府官員,他能救婦人不死嗎?假如行淫中被拿的婦人的叔叔是人大代表,人大代表能救這個婦人免死嗎?耶穌只用簡單的一句話,就救活了這個婦人。行淫中被拿的婦人想了什麼呢?“這個人怎麼會有這樣的智慧呢?我以為絕對沒有人能救活我的,這個人在愛著我啊。人們都想打死我,可是這個人竟然愛著我這樣骯髒的婦人啊。”當感受到耶穌的這個心時,婦人想到:“我為什麼沒有這樣的智慧呢?我為什麼跟他不一樣呢?”會想到很多很多。

在《約翰福音》4章中,撒瑪利亞婦人在和耶穌對話。這位婦人也感受到了其他人無論如何也感覺不到的心裏世界。《聖經》是有點沒意思,也沒有插圖,也沒有注解,覺得很無聊,就那麼翻過去了。可是,如果各位看到了《聖經》裏面的心裏世界,看到了耶穌的心,感受到了耶穌的心,瞭解了耶穌的心,把耶穌的心接受到我心裏,那時,在各位裏面興起的事情就會變成難以言喻的驚人的事情了。

這次我召開了記者見面會。一位記者問我:“牧師,你在很多國家講了道,哪個國家的人最喜歡聽您講道?”我說是巴西。其實,巴西電視臺播放了我的講道後,就採訪了我。接著又採訪了一次,後來又召集記者團採訪了一次,本週六淩晨,他們又採訪了我。一位電視臺的職員對我說:“不久前,我父親去世了,他死於抑鬱症。我想,如果他遇到了樸牧師,就不會死了。我想多瞭解一些您的事情。”巴西電視臺想給我拍紀錄片。問我想不想拍。上次採訪時,他們也提到了這件事情。我說,電視臺想給我拍紀錄片,我很感謝。他們說,他們特別喜歡看我笑的樣子。第一次採訪時,主持人說我是美男子。我說,有生以來,我還是第一次聽人說我是美男子呢。我們進行了很多有趣的對話。

巴西因為新冠病意識到了死亡,人們都想尋求神。

他們問:“巴西人為什麼那麼喜歡樸玉洙牧師的講道呢?”我說:“我也不清楚。”不過,據我推測,現在美國是確診新冠肺炎患者最多的國家,其次就是巴西。其實,中國雖然也有新冠病毒,但因為新冠病毒,人們幾乎感受不到死亡的威脅。但巴西因為新冠病毒死了很多人。巴西人都意識到了死亡,人們都想尋求神。面對死亡,我傳講的福音抓住了他們的心。我只講了短短幾分鐘,就上傳上來五千個跟帖,這讓他們深感震驚。他們都被驚呆了。不久後,我也要成為從來沒有想像過的紀錄片的主人公了。

其他的,我什麼都不知道。但讀《聖經》,聽話語時,摸索著耶穌的心。當摸索到耶穌的心時,我就能從心裏與我這樣的人所無法擁有的心、耶穌的愛、耶穌的智慧、耶穌的犧牲相遇。這時,就算我再怎麼鐵石心腸、我再怎麼冷血,在耶穌的愛面前,我也時常會落下淚來。“耶穌啊,您為什麼愛了我呢?”我真的在神面前問了。成為牧師後,我時常會問神。“如果耶穌讓全忠南當牧師,他個子也高,長得也帥,說話也娓娓動聽,聖徒們該多麼高興啊?可是,您為什麼讓我當了牧師呢?我什麼也沒做好,真的是一個非常壞的人。”我經常跟主說這些話。越感受到主的心,越能知道,像我這樣的人,無論走到哪里,都不可能被樹立在講臺上,但我可以明確地說,耶穌愛了我這樣的人。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可以解答的答案。

我沒有配得這份愛的條件,沒有做好什麼,也沒有什麼出色的,我沒有任何可以蒙到這份愛的條件,只是因為他是愛。有一天,在讀《聖經》時,我讀到了他的心。當然,之前也聽說過無數次,他為了罪人被釘十字架死去了。但只是大概地知道他為了我這樣的罪人被釘十字架了。但我一次也沒想過,他是為了我這樣的人死的。“不是為了我。”但有一天,我明確地知道了,耶穌是為了我死去的。簡直難以相信。“為什麼愛了我啊?我是沒有任何價值的人。是醜惡、骯髒的人,滿嘴謊言,偷竊,真的是骯髒的人。為什麼愛了我啊?”

我和費爾南多·盧戈總統一起去了花村。遇到了吳玉珍神父。他和我同歲。聽他說話,我們都被嚇到了。他說,出生後,一次壞念頭也沒有過。又說,從九歲上小學起,他就買盒飯帶到學校去,自己一口也不吃,都分給了別人。我心想:“哇,還有這麼善良的人嗎?”那麼,這個人不需要信耶穌。費爾南多·盧戈總統跟他爭辯起來了。盧戈總統說:“我不相信這些話。《聖經》上說,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他還是人嗎?他真的沒有惡的心嗎?我可不這樣。當然每個人都不一樣,但我不相信他說的。”所以盧戈總統和他在車裏吵起來了。我不懂西班牙語,他們吵得很激烈,雖然通過翻譯聽了爭吵的內容,但很難插上話。其實,我們不都是醜惡的人嗎?不都是虛謊的人嗎?不都是骯髒的人嗎?所以才需要耶穌。

在罪得赦免前,我真的相信我是只能下地獄的人。我覺得,再沒有像我這樣卑鄙齷齪的人了。現在重要的是,我沒有什麼出眾的,也沒有做好的,沒有乾淨的,沒有良善的,我什麼都沒有,一個一個地再怎麼掰著手指數,也沒有配得耶穌愛的條件。只有污穢的,只有醜惡的,只有虛謊的,在拯救所有人時,主應該把我刨除在外的,可是耶穌把我也放在了這愛裏。所以為了主,就算獻上我的生命,我也不覺得可惜。他為了我流了寶血,為了我被釘在了十字架上,他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拯救我。

撒瑪利亞婦把耶穌的話接受到了心裏

撒瑪利亞婦人去打水時遇到了耶穌,她只是把耶穌當成了一個普通的猶太男人,對他沒有任何關心。耶穌向這個婦人要水喝了。婦人看了看他,然後不解地問:“你既是猶太人,怎麼向我一個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呢?”由此展開了對話。耶穌說什麼了?“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裏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婦人應該說:“先生你可真會開玩笑。這世上哪有喝了一次就再也不渴的水啊?你是在跟我這個陌生的婦人開玩笑吧。別逗了。我不相信這話。怎麼可能喝了一次就永遠不渴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聖經》所以這樣,但我想,一千個人中、一萬個人中、一百萬個人中、一千萬個人中,能有一個像這個婦人一樣的人嗎?不斷看著這個婦人的故事,我看到,這個婦人不同於其他所有人的地方是,她把耶穌的話接受到了心裏。

“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裏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我曾經想過,假如我就是撒瑪利亞婦人,跟耶穌對過話。可是沒說兩三句,就覺得:“哎~快別開玩笑了。這怎麼可能啊?”可能也就是這樣了。可是這個婦人在跟耶穌對話時,耶穌的話將這位婦人引領到了她自己無法擁有的全新的世界中。

當然,這個婦人正跟第六任丈夫一起生活。她說,這第六任丈夫也不是她的丈夫。當然,這些年她肯定經歷過很多的困難。婦人經歷過離婚。各位,結婚後離一次婚,這本身並不是簡單的事情,會經歷很多的困難、痛苦、煎熬,所以沒有人會把婚姻當兒戲去離婚的。在這樣的人生中,婦人自身也有失誤,也有不對的地方,也有問題,也有困難,所以她肯定是經歷過很多試煉的婦人。肯定也是被別人藐視,被別人懷疑的婦人。

但這個婦人有著一般人所無法擁有的心。一般耶穌對人們說這些話時,人們會說:“別開玩笑了,我忙著呢。”就走開了。但這位婦人心裏世界的深度,是可以和耶穌的心裏世界相連的深度。她是強烈地感受到自己乾渴的婦人。當有生以來第一次有人提到自己的乾渴時,當她聽說,這個人可以解決自己的乾渴時,她不想錯過耶穌的話。

婦人說:“先生,請把這水賜給我,叫我不渴,也不用來這麼遠打水。”思考這樣的《聖經》時,如果耶穌跟我們對話時,說出的話跟我們的心不符,我們可能就會說:“哎~再怎麼說,這也是在開玩笑。不要這樣。哪兒有這種水啊?完全不像話啊。”

婦人心裏一直在經歷痛苦。這次不能再離婚了,一定得跟丈夫好好生活,她暗下決心。到現在為止,這個婦人經歷的痛苦,不是普通人那種簡單、單純的狀態,而是離婚前無數次跟丈夫吵架,也曾經大喊大叫地說不活了,也曾哭鬧過無數次,也曾質問丈夫,跟你結婚,你都給過我什麼啊?我真是瘋了,才會嫁給你,受了這麼多苦。曾經經歷過很多複雜的過程。她也曾經發過誓,這次結婚後,一定要好好生活。可是,卻經歷了這些困苦。婦人心裏有很多坎坷,很多低谷,很多石頭,她是經歷了這一切的婦人。

因為她是這樣的女人,所以聽到耶穌的話時,她知道:“這個人沒有撒謊,他是能讓我不再乾渴的人,他沒有開玩笑。”所以婦人說道:“請把這水賜給我,叫我不渴,也不用來這麼遠打水。”多麼多麼驚人啊。跟這個婦人相比,我連百分之一耶穌的心都不知道。

我去著教會,到了十九歲那年,一切都變得那麼難,我沒有讓自己好起來的道路。再加上,我有很多罪,我沒有脫離罪的道路。我不是像這個婦人說的那樣,是在很深的心裏世界與耶穌相遇的。也沒有感受到有多乾渴。只是覺得,如果耶穌能把我的罪洗一洗就好了。我只有這樣的心。

一九六二年牧師與耶穌相遇

一九六二年,我與耶穌相遇,認識到我的罪都被赦免了。所有的基督徒,哪有不知道耶穌為了我的罪被釘十字架死去的人啊?恐怕一個也沒有。耶穌為了我們的罪被釘十字架死去了。代替我的罪死去了。沒有不知道這個事實的人。可是有幾個人知道並相信這個事實呢?假如耶穌為了我們的罪被釘十字架死去是事實,假如相信這個事實,我的心就能從罪是脫離出來了。可是有多少真正脫離了罪惡、喜樂的人呢?

遺憾的是,如今很多人都說我們教會是異端。他們並不是瞭解了我們之後,這樣說的,而是為了他們的利益編造出來的。但有很多人原本地相信了他們的話。連什麼是異端都不知道,也不知道這有多麼的惡,就直接那麼接受了。他們不知道這一點也就算了,但耶穌為了我的罪被已經被釘十字架死去了,我心裏還帶著罪,只要直接與十字架碰撞看看,馬上就能確信,我的罪已經洗淨了。但人們對信仰、對耶穌、對神並不關心,認為只要能來教會就行了,以此為滿足,過著形式性的信仰,所以就算耶穌已經被釘十字架死去了,卻無法得到從十字架而來的恩典,大部分人都是這樣的人。如果耶穌為了我的罪被釘十字架死去了,我的罪就應該洗淨了,哪怕稍微想一想,就能發現,我的罪洗淨了。如果耶穌為了我的罪死去了,我的罪就應該洗淨了。所以我沒罪了,《聖經》上記錄說,沒有罪了。

俗話說:“別人背著糞簍子去趕集,他也背著糞簍子跟著走。”大部分人就是這樣在過信仰。大家只要讀一讀《聖經》,只要在《聖經》中看到耶穌的心,就能感受到耶穌熾熱的愛。行淫中被拿的婦人行淫時當場被拿,她只能被石頭打死,耶穌把婦人從中拯救了出來。當她回家時,婦人已經成了被耶穌從死亡中拯救出來的人。婦人心裏充滿了對耶穌無盡的愛、感謝的心,耶穌竟然愛了我這樣污穢的,死到臨頭的女人,耶穌將莫大而又深廣的愛栽種在了婦人心裏。相信耶穌,就是要跟耶穌建立起這樣的關係。我們的罪已經在十字架上赦免了。雖然知道這些,可是對罪卻沒有絲毫的譴責感,對罪會把我帶到永遠的滅亡也完全不關心,耶穌是為我的罪而死的,可是卻不去想我到底是不是罪人,只是茫然地去著教會,這樣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當我們翻開《聖經》去讀的時候,當我們開始更加用心地去讀的時候,《聖經》就不再是一句一句話了,我的眼睛就能看到說這些話語的耶穌,我的耳朵就能聽到說這些話的耶穌了。當耶穌的心進到我的耳朵裏,進到我的心裏時,我們就不能不為愛了像我們這樣醜陋、骯髒的人的耶穌的愛所感動。我們會想為耶穌完全獻上自己,就算獻上生命,就算得不到益處,就算受到損害也會去愛他。

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這個婦人是如何接受耶穌的心的呢?在《聖經》中能夠看到,婦人扔下水罐子跑回城裏去了。水罐是很貴的,如果來了個淘氣包把水罐打破了,該怎麼辦?這是想說明什麼呢?這個婦人的乾渴結束了,她從耶穌那裏得到了永遠不渴的活水,再也不需要頂著水罐子來打水了,是想說明這個意思。

現在,她回到自己所住的城裏,開始呼喊起來:“我遇到了彌賽亞。他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他就是彌賽亞。他把喝了就永遠不渴的活水賜給了我。”城裏人都說:“那個女人以前不這樣的,她怎麼了?怎麼會這麼吵吵呢?”婦人說:“我說的是真的。”城裏人到井旁去見了耶穌。他們聽了話語,之後誠懇地邀請耶穌:“先生,到我們城裏去住幾天吧。”多麼美妙的故事啊。猶太人根本不跟撒瑪利亞人來往的,可是耶穌卻跟撒瑪利亞人一起吃,跟撒瑪利亞人一起住,一起交流,兩天期間,耶穌將耶穌心裏熾熱的愛、耶穌心裏的智慧都講給了這裏的居民。與耶穌的相遇,成了他們終生難忘的事情。撒瑪利亞婦人帶給我的美妙的這一切,是那麼那麼的驚人。

經常會有生病的人。我有想對得病的人說的話。一九八七年,我的腸胃特別不好,當時,我受了三個月苦。三個月期間,我的體重降了七公斤,當時我是七十七公斤,體重降了七公斤,西服也變得鬆鬆垮垮的,褲子也變得鬆鬆垮垮的。更難的是,我吃不了飯。吃什麼都拉肚。而且我還得不斷聚會。作為講師,如果我跟人們說我肚子疼,人們會擔心的,所以我沒有說。長老們一來,就勸我吃東西,我特別痛苦。當時正好有夏季修養會,一天早上起來,我向神禱告了。

牧師通過胃潰瘍得到了馬可福音11章24節

以這樣的身體,我實在是進行不了這次的夏季修養會了。“主啊,肚子實在是太疼了。求您醫治我的肚子吧。以這樣的身體,我實在是進行不了這次的夏季修養會了。我真的不行了。”為了肚子能好,我懇切地在神面前禱告了。當時,神在我耳邊說了我非常熟悉的一句話語。《馬可福音》11章24節的話語清清楚楚地浮現在了我的眼前。“所以我告訴你們:凡你們禱告祈求的,無論是什麼,只要信是得著的,就必得著。”不管什麼,只要禱告、相信,這實在是太容易了。“哎呀,太容易了。”我馬上禱告了,讓神醫治我疼痛的肚子。並相信我都好了。“太容易了。”

到了吃早飯的時候,問題出現了。自從肚子開始疼起,我吃什麼都拉肚子,所以差不多一直挨餓了。我比較喜歡吃辣白菜,如果我相信我的肚子都好了,就應該吃辣白菜。可是,喝粥都拉肚子呢,如果吃了這麼辣的辣白菜,這不等於找死嗎?漢陽大學的崔日勇博士是非常有名的醫生,他對我說:“牧師,您的胃就像被水打濕的窗戶紙一樣,鄉下糊窗戶紙時,為讓窗戶紙幹透,會噴上一層水。現在牧師您的胃就像被打濕了的窗戶紙一樣。你可千萬小心啊。如果胃裂開了,二十四小時內,您就會死。”他這樣告訴我。所以為了胃,我幾乎什麼也沒有吃,真的特別痛苦。

接著,在我心裏,這就成了問題了。我真的很喜歡吃辣白菜,以前是因為肚子疼,不能吃,但現在,如果我相信我的肚子好了,就不能不吃辣白菜了。我不能光嘴上說我相信好了,而是實際地吃辣白菜,才說明是好了。這才是信。我一直沒吃辣白菜,是因為肚子疼,如果說肚子都好了,就得吃。因此,我想了想。“我都好了,吃辣白菜。”可是,好像要出事似的,好像我的胃會破裂,我會死掉似的。

可是為了肚子疼我禱告了,說禱告了,只要相信好了,就會好,可是我現在還沒好啊。雖然沒好,但只要從心裏相信好了,就會按照信心成就。《聖經》話語說的非常分明。肚子疼,為了肚子好祈求禱告了,只要相信已經好了,就會按照信心成就的。如果我的肚子好了,我就得吃辣白菜。可是,我覺得,吃了辣白菜,我就會因胃破裂死去。當時,我在神面前感到特別羞愧。雖然身為牧師,我卻不相信神的話語啊。本來只要相信就會好,那麼相信已經好了,再吃辣白菜能有什麼問題啊?相信好了就會好。可是,對於吃辣白菜,讓我感到特別為難。我想了又想,想了又想,想了又想。這是《聖經》話語啊。話語說,只要按照話語相信,就會好。“那我就信吧。我的肚子完全好了!”“那你要吃辣白菜嗎?”“吃!我都好了!”就這樣,我把這段《聖經》讀了好幾遍,作出了重要決定。“我的肚子完全好了!”我去吃飯了。

那天早上,我家來客人了。我妻子準備了很多美食。桌子的一角上,放著一點點粥、醬肉、幾片烤紫菜。我把這些推到了一邊。盛了一碗飯和一碗湯,就開始吃了起來。吃了飯,吃了辣白菜、辣牛肉湯、辣蘿蔔塊,辣的東西我都吃了。妻子後到後,嚇壞了。問我:“你這是要幹什麼?”我說:“你別擔心,我都好了。”我妻子在我面前有一個弱點,那就是怕我說她沒有信心。她怕再多說一句,我會說她沒有信心,所以想說,又沒說,就走開了。

三個月來,我第一次吃了一碗飯。剛放下筷子,肚子就開始疼了起來。實在受不了了,我跑到了廁所。嘩嘩地開始拉肚,我心裏進來了一個想法。“你有什麼信心啊,還吃辣白菜?你這不是找死嗎?”我馬上聽到了撒但的聲音。

“撒但啊,退去吧,我都好了!”撒但才不會乖乖走開呢。“如果完全好了,肚子就應該不疼了。現在你不是在拉肚嗎?這是好了嗎?這是好了嗎?是好了嗎?沒好不是嗎?肚子沒好,你還敢吃辣白菜?”“不,我相信我已經好了。我禱告了,我相信我已經好了。只要相信好了,就是好了。”“好了,肚子為什麼還疼呢?”這樣的想法一直在心裏翻騰著。

睚魯的女兒在我們看來是死了,但在耶穌看來是睡著了

驚人的是,神賜給了我話語。耶穌去了管會堂的睚魯的家,睚魯的女兒死了。人們都在為睚魯女兒的死哭泣,這時,耶穌來了。耶穌說:“不要哭,這孩子不是死了,是睡著了。”在場的人都嘲笑了耶穌:“你以為我們連是死了還是睡著了都分不出來嗎?”但耶穌對女孩說:“大利大,古米!我吩咐你起來!”女孩立刻起來了。耶穌說她睡覺了,這句話是對的。在我們看來是死了,但在耶穌看來是睡著了。

對啊!現在我肚子很疼,在我看來肚子很疼,但在主看來,我的肚子已經好了。我相信了,我完全好了!

中午時,我又吃了一碗飯,也吃了辣白菜,不好意思,我又跑到了廁所,都拉了出去。到了晚上,我的心完全自由了。“我相信,我完全好了。現在肚子疼,這是我看的疼,在主看來,已經完全好了。”我特別特別感謝主,通過這樣的方法,教會了我信心。

我不喜歡到外面去吃飯,但那天晚上,第一次有人非得請我去高級餐廳吃自助餐。我想:“哎呀,我肚子疼,就喝一點粥得了。”但馬上意識到:“不對啊,我都好了。反正也是疼,吃什麼都是疼。”所以我盡情地吃了。吃得快到嗓子眼了。那天我肚子撐得喘著粗氣開車回了家。然後,睡著了。第二天早上起來,經過整整二十四個小時,我的肚子完全好了。

以前,辣的我也不能吃,麵食也不能吃,總之有很多不能吃的東西。但從那時起,我的胃變得特別強健。而且我吃飯特別快。還是小夥子的時候,為了節約時間,我訓練了自己的身體,節省睡覺的時間、吃飯的時間、洗漱的時間,節約著所有的時間。因為如果不這樣,就沒時間讀《聖經》了。我吃飯從來沒超過兩分鐘過。這已經成為習慣了。跟總統一起進餐時,我應該慢點吃,可是總統筷子還沒拿起來,我已經吃完一半了。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只能一直夾菜吃。

甭管怎麼說,經過二十四小時後,第二天早上,我的肚子完全好了。幾十年來,我的肚子一次也沒有再疼過。胃腸是這樣,心臟也是這樣。神活在我們每一位心裏在作著工。如果各位進到神裏面,接受神的心,用神的心生活,各位就成了小耶穌。不管個子高還是矮,不管長得美與醜,也不管有沒有學識,性格好與不好,跟這些一點關係也沒有,在耶穌的話語裏蘊含著耶穌的心。

撒瑪利亞婦人聽到耶穌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裏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在我們的觀念中,會認為:“這像話嗎?哪兒有喝一次就永遠不渴的水啊?真不像話。”但撒瑪利亞婦人卻把這些完全不成話的話,當成事實相信了。

我們的想法認為就算耶穌被釘十字架了,我們還是罪人

跟這個話語一樣,《聖經》上記載說,耶穌被釘十字架已經赦免了我們的罪,可是有人卻說:“雖然《聖經》上這麼寫了,但我們還是罪人。”當今時代大部分人都這麼相信。“耶穌再怎麼釘十字架了,但我犯了罪,所以我還是罪人。”以前我也是這麼信的。但讀《聖經》,進到耶穌的心裏時,耶穌最後要釘十字架前,在客西馬尼園禱告時說:“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耶穌知道被釘十字架很痛苦,所以想,只要能避免,就儘量避免這個痛苦。

但只有這樣做,才能洗淨我們的罪,所以,他走上十字架,死在了那裏。假如耶穌已經被釘十字架流血死去了,卻沒有洗淨我們的罪,只是理論性的告訴我們洗淨了,然後死去了,那耶穌就不是神了。不是沒辦法死的,而是只有被釘十字架死去,才能確實地洗淨我們的罪,所以主才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大家這個時候不得說“阿們”嗎?是吧?

我們帶著我們的想法,認為就算耶穌被釘十字架了,我們還是罪人。但我們深入地、反復地讀一讀耶穌的話語,洞悉耶穌的心,就能看到耶穌的心。耶穌被釘十字架並不是形式上洗淨了我們的罪,而是實實在在地能夠洗淨我們的罪,所以才這樣說的。這是多麼驚人啊?

進入到耶穌基督所講的心裏世界中,我的心也參與其中,以前耶穌說他在十字架上赦免了我的罪,可我還認為我是罪人。那時,耶穌的心和我的心不同。現在我是怎麼說呢?耶穌在十字架上赦免了我的罪,我的罪就赦免了。現在我不是罪人了,我成義了。我這樣接受了。這是耶穌的心。讀《聖經》能知道,耶穌的話並不是說說而已的話,而是耶穌的心。所以我把這話語接受到我心裏時,發生了驚人的事情。

耶穌的心在各位心裏作著工。耶穌的智慧進到各位心裏,耶穌的愛進到各位心裏,耶穌救恩的義進到各位心裏,耶穌的聖潔進到各位心裏。耶穌的愛進到了我心裏,沒有愛的我,能夠愛別人了。耶穌的智慧進到我裏面,我領悟了用我的頭腦無法領悟的無比驚人、無比智慧的事實。耶穌的義進到了我心裏,如此骯髒的我就成義了。耶穌的聖潔進到了我心裏,使邪惡的我聖潔了。

我不斷讀著記載在這本《聖經》裏的耶穌的話語。這些話語不是大量的,而是一點一點地開始進到了我的心裏。有好幾次我都是抱著《聖經》睡著的。有一段時間,我一直是《聖經》不離身,只是洗瀨、洗澡時才放下。睡覺時,也抱著《聖經》睡。《聖經》讓我特別蒙恩典、特別受感動,感覺特別好。我將《聖經》中的耶穌的心接受到了心裏。我能夠看到,耶穌的智慧、耶穌的愛、耶穌的能力、耶穌的平安抓住了我的心。

前天採訪時,記者問我:“牧師,您會發火嗎?”我說會。我說:“我絕對不會在攝像機前發火的。”“有在攝像機前發火的必要嗎?”我說:“我生氣了。”我說我是比較容易發火的。本來我是這樣的人,可是一點點讀著《聖經》,在發現耶穌心意的時候,耶穌的心抓住我的心,我開始一點點跟耶穌相像起來,開始相信起來耶穌的話語,開始跟耶穌同行,耶穌開始和我一起經歷我所經歷的事情。雖然耶穌為了我被釘十字架死去了也很好,但讀著記載在《聖經》裏的耶穌的話語,不是說我完全瞭解了耶穌的心,而是耶穌的心一點一點地進到我心裏,我開始講起了以前從未講過的話,做起了以前從未做過的事情,開始說著以前從未說過的感謝,開始能用從未有過的愛去愛別人了,真是太感謝了。

現在我年齡大了,我還想再多活幾年。今年我七十七歲,再過三年,就是八十歲了,再過十年,就是九十歲了,然後再過十年,就是一百歲了,我想活一百五十歲。“我活到多少歲時,能夠完全被耶穌浸染呢?”想被耶穌浸染得更深些,想跟耶穌更相像些,想愛耶穌,想跟耶穌交流,也想向各位傳講耶穌。

撒瑪利亞婦人跟耶穌交流了,原本猶太人是根本不會跟撒瑪利亞人接觸的,可是耶穌卻進了撒瑪利亞城,跟撒瑪利亞人一起吃、喝、睡覺,在那裏住了兩天。這位耶穌也愛著像撒瑪利亞人一樣的我,跟我一起同吃、同睡,把他的心放到我裏面,我從來沒有想過,可是有一天,我發現,耶穌的心已經一點點填滿了我的心。在這樣填滿我的心時,我跟耶穌越來越相像,我也能說我成義了,我聖潔了。

大家接受耶穌的心就會成為小耶穌

親愛的各位,請讀《聖經》吧。看一看《聖經》裏的耶穌的心吧。接受耶穌的心吧。大家會變得像耶穌一樣的。並且長久地生活下去吧。活一百歲、一百二十歲、一百五十歲,這樣大家會多多散發耶穌的香氣的。大家也會變得像耶穌一樣的。感謝賜給了我們這本《聖經》的神。神是如此愛大家,神想跟大家一起生活,所以在把耶穌的心賜給我們。不管是今天,還是明天,當我們讀《聖經》時,耶穌都在把耶穌的心放到我們心裏,大家也會變成小耶穌,耶穌的愛、耶穌的智慧、耶穌的能力、耶穌的聖潔都會臨到各位的心裏。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