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主日禮拜》—耶稣的心和我们

· 講道話語

約翰福音11章23~50節:

【耶穌說:“你兄弟必然復活。”馬大說:“我知道在末日復活的時候,他必復活。”耶穌對她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你信這話嗎?”馬大說:“主啊,是的,我信你是基督,是神的兒子,就是那要臨到世界的。”

馬大說了這話,就回去暗暗地叫她妹子馬利亞說:“夫子來了,叫你。”馬利亞聽見了,就急忙起來,到耶穌那裏去。那時,耶穌還沒有進村子,仍在馬大迎接他的地方。那些同馬利亞在家裏安慰她的猶太人,見她急忙起來出去,就跟著她,以為她要往墳墓那裏去哭。馬利亞到了耶穌那裏,看見他,就俯伏在他腳前,說:“主啊,你若早在這裏,我兄弟必不死。”耶穌看見她哭,並看見與她同來的猶太人也哭,就心裏悲歎,又甚憂愁,便說:“你們把他安放在哪里?”他們回答說:“請主來看。”耶穌哭了。猶太人就說:“你看他愛這人是何等懇切。”其中有人說:“他既然開了瞎子的眼睛,豈不能叫這人不死嗎?”

耶穌又心裏悲歎,來到墳墓前。那墳墓是個洞,有一塊石頭擋著。耶穌說:“你們把石頭挪開。”那死人的姐姐馬大對他說:“主啊,他現在必是臭了,因為他死了已經四天了。”耶穌說:“我不是對你說過,你若信,就必看見神的榮耀嗎?”他們就把石頭挪開。耶穌舉目望天說:“父啊,我感謝你,因為你已經聽我!我也知道你常聽我。但我說這話,是為周圍站著的眾人,叫他們信是你差了我來。”說了這話,就大聲呼叫說:“拉撒路出來!”那死人就出來了,手腳裹著布,臉上包著手巾。耶穌對他們說,“解開,叫他走!”

那些來看馬利亞的猶太人見了耶穌所作的事,就多有信他的。但其中也有去見法利賽人的,將耶穌所作的事告訴他們。祭司長和法利賽人聚集公會,說:“這人行好些神跡,我們怎麼辦呢?若這樣由著他,人人都要信他,羅馬人也要來奪我們的地土和我們的百姓。”內中有一個人,名叫該亞法,本年作大祭司,對他們說:“你們不知道什麼。獨不想一個人替百姓死,免得通國滅亡,就是你們的益處。”】

你若信,就必看見神的榮耀

《聖經》讀得太長了,不無聊嗎?我覺得講道的時候,應該讀一點《聖經》,“把這段也讀一讀就好了…”,我本想把11章全都讀完了的,可左思右想,還是就讀這麼多吧。讀《聖經》、思考《聖經》的時候,就能看到耶穌的心,也能看到我們人的心。《聖經》為什麼這麼記錄了呢?

馬大和馬利亞的兄弟拉撒路死了。當耶穌聽說拉撒路病了的時候,說了:“這病不至於死,乃是為神的榮耀。”問題是,馬大和馬利亞好像相信了耶穌說的這句話。耶穌說了這病不至於死,拉撒路就應該健康起來,可是他的病卻越來越嚴重,瀕臨死亡了。不知道正確的時點是什麼,但站在某個時間時看,耶穌說了不至於死,應該不死才對;但到達了下一個時點,又覺得“這麼下去,我們的兄弟會死啊。”“姐姐,是吧?好像眼看就要死了。”“耶穌明明說了,他會活,不會死的,可是怎麼會這樣?好像他眼看就要死了。”“他死了。”“他已經死了!”

人們心裏特別埋怨耶穌。拉撒路生病人,打發人去叫他了,如果那裏他來救活了拉撒路該多好啊?可是耶穌是在拉撒路死後第四天來的。耶穌在從耶路撒冷去伯大尼的路上說:“我們的朋友拉撒路睡了,我去叫醒他。”門徒們都說:“他若睡了,就必好了。”耶穌說:“他死了。”耶穌是來叫死去的拉撒路起來的。

他們到了伯大尼。馬大和馬利亞聽說耶穌到了伯大尼。馬利亞心裏特別埋怨耶穌:“耶穌特別關愛我們,他聽說拉撒路病了,本來馬上過來醫治拉撒路就行了,可是拉撒路都死了,他還來幹什麼?”馬利亞心裏特別埋怨耶穌。“耶穌應該早點來,應該在兄弟死之前過來,那時候過來醫治我兄弟該多好?現在人都死了,還來幹什麼?”馬利亞心裏充滿了對耶穌的埋怨。

但馬大還是比較理性的人。所以,她出來見了耶穌。馬大見到耶穌時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主啊,你若早在這裏,我兄弟必不死。如果我兄弟生病時你來了,我兄弟就不會死了。現在他都死了,你還來幹什麼?你應該早點來啊!”心裏充滿了埋怨。

耶穌對馬大說:“你兄弟必然復活。”

馬大說:“是,會復活,末日復活的時候,他會復活。”

耶穌在這裏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

這個內容我們先講到這裏。我們想一想啊。耶穌和馬大說的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的話。他們之間的出入在哪里了呢?耶穌說:“你兄弟必然復活。”耶穌是為了救活拉撒路來的。但在馬大心裏,拉撒路已經死了。已經停止呼吸,被埋葬在墳墓裏了。她心裏接受不了耶穌所說的“必然復活”的話語。假如馬大心裏接受了耶穌所說的:“你兄弟必然復活”的話,她就會興高采烈地說:“啊,是嗎?真的?太感謝了!”雖然耶穌已經說了“你兄弟必然復活”,但馬大和馬利亞心裏只有拉撒路已經死了的心。

牧師服兵役的見證

我講過很多次我服兵役時的事情。軍隊本部廣播說:“樸玉洙到本部來一下。”我是二等兵。到了本部後,我一邊敬禮一邊喊道:“報告!”中尉對我說:“樸二兵,請坐。”在軍隊裏,長官們天天都罵二等兵“崽子、崽子”的。我還認不清長官們誰是誰。但覺得我們都這麼大人了,還叫我們“崽子”,我真有點理解不了。我都長這麼大了,都來當兵了,已經不是崽子了。可是中尉卻沒有那樣對我,他對我說:“樸二兵,請坐。樸二兵,您來當兵前,在社會上是從事什麼工作的?”我回答說:“報告,我是教會的傳道士。”他說:“果然不出所料。”他的心和我的心就走到了一起。

他對我說:“昨天我值班時,樸二兵來申請做主日禮拜,我連你長什麼樣都沒記住,但我批准了你們做禮拜的事情。”我把新入伍的教育生都招集到山坡的向陽地,給人們傳講了話語。他對我說:“樸二兵,我來軍隊時,我媽媽為了我不分晝夜地禱告了,我真的熱心地相信了神。可是來軍隊後,我完全出賣了自己的信仰,又是抽煙、又是喝酒,完全墮落了。昨天看到樸二兵做禮拜,我一整夜都沒睡著。”之後,他又說:“樸二兵,我能幫你做些什麼嗎?”

我說:“中尉,我們沒有做禮拜的地方,在山坡做禮拜太冷了。如果能給我們一間教室就好了。”

他說:“我怎麼就沒想到這一點呢?你想要哪間教室?”

我說:“第十六教室沒有教育設施,如果能讓我們使用那間教室就好了。”

他對兵長說:“你把第十六教室的鑰匙給樸二兵。那間教室上完課後,允許樸二兵隨意使用那間教室。”

我和他是初次見面,我們之間是士兵與長官的關係。但因為相信耶穌這個條件,我能感覺到,我們心相契合的部分。結束教育後,他把我調到考試科,我能看到他一直在幫助著我。使我在軍隊的三年期間,可以一直做教會的事情。回想起來,耶穌從我進入部隊那天起到退伍那天為止,一直正確地引導了我。

我在軍隊服役三十個月,走出軍隊時,我覺得,有這樣的主與我同在,就算在撒哈拉沙漠我也完全可以生活,就算在南極,也完全可以生活。主在我心裏栽種了相信主的信心。在軍隊裏發生了很多事情,我一直是一無所有的、級別極低有教育生,但在的有的事情上,神都與我同在。

有一次,宋順宗、金昌原和我,我們三個人負責教育的工作,我們三個人總是一起出入,那天我們整理完了內務班正要去食堂吃飯。這時我們部隊的所長走了過來。“喂喂喂,所長、所長。”我們馬上敬禮,喊道:“忠誠!”所長走了過去,走了大概十米遠,對我們說:“呀,你們幾個過來。”

“是!所長!”我們站在所長面前,所長問副官:“副官,教育生可以表彰嗎?”副官回答說:“是的,都可以表彰。”所長說:“表彰他們吧,敬禮敬得太好了。”

作為二等兵,向所長敬禮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我們捧腹大笑。第二天,部隊官兵全體集合,叫道:“二兵樸玉洙、宋順宋、金昌原出來!”“此三人具有特殊的軍人精神和熾熱的愛國熱誠,可謂眾人的楷模,特此表彰!”我看到神在我的生活中細密地引導著我。所以,從部隊退役的那一刻,我感覺,這樣的神與我同在,無論去哪里都不成問題。

我來首爾時,首爾的很多牧師都攔阻我,不想讓我來首爾。聽到這個消息,我笑了。我可以坐高速大巴來,可以坐高鐵來,誰能攔阻得了我啊?瑞草廳政府要拆我們的禮拜堂時,其實我心裏特別害怕了。睡不著覺。淩晨兩三點驚醒過來,一個人走到院子裏,看著高速公路上的車輛。“這個房子就要被拆了……”是吧?神站在這們這一邊,是多麼驚奇啊!

邀請新聞界一起採訪了我

今年五月份我們舉辦了聚會。全世界有二百七十六家電視臺直接轉播了我們的話語。其中最積極的就是巴西電視臺,他們特別開心。電視臺邀請我做了採訪。採訪時,一瞬間就發上來五千個跟帖。電視臺特別驚訝:“樸玉洙牧師到底是誰,人們會有這麼大的反應?”接著他們又採訪了我。第二次採訪他們是怎麼做的呢?他們邀請新聞界一起採訪了我。昨天淩晨五點半開始採訪的。昨天也發上來很多跟帖。他們都深感驚訝。採訪結束後,電視臺負責人給我發來了郵件,說想給我拍紀錄片。“您是怎麼做到的?能夠這麼牽動人們的心?我看您也沒講幾句話啊,人們怎麼會有這麼大反應呢?”是我口才好嗎?是神做的。我說有十億多人聽了話語,他們都驚呆了。我心想:“啊,我也要出紀錄片了。”昨天取得進行部的同意,電視臺方來這裏,彼此商量拍攝的事情,不知道這個紀錄片什麼時候能出來。

各位,在我的生活中,完全沒有我做的事情,都是神做的。

因為新冠疫情,我們都很難。今年五月份聚會結束後,我說“讓全世界的電視臺都轉播這次的聚會吧。”我時常講,如果各位去KBS、MBC說,為我們牧師播放他的講道吧。他們會嘲笑的。可是全世界有二百七十六家電視臺完全轉播了十一講的話語。在我們國家,人們還感覺不到新冠病毒會危及生命。但全世界有很多國家的人因為新冠疫情在危及著生命。我們為感受到生命危機的人傳講的話語,我們傳講的福音跟一般人傳講的福音完全不同。他們都感激不盡。是誰這樣做的?是神做的。不知道神的旨意時,問題就成了問題。

拉撒路生病時,耶穌說了,這病不至於死。可是,原以為會像耶穌說的那樣不死的,他的病卻越來越重,死去了。現在自己的兄弟不至於死這句話在馬大、馬利亞心裏完全死去了。各位好好聽一下。不是拉撒路死了,而是你兄弟不至於死這句話死去了。因為你兄弟不至於死這句話在她們心裏死去了,所以在她們心裏,兄弟已經死了。耶穌是來救活她們的兄弟的,耶穌說“你兄弟必然復活。”可是卻喚不醒她們心裏已經死去的兄弟。

我讀了《約翰福音》11章。我讀過很多遍《聖經》。光是《約翰福音》11章最少也讀了一百遍。但重新思想這個場面,在耶穌心裏拉撒路是活著的,但在馬利亞心裏,拉撒路死了,馬大心裏拉撒路也死了,前來安慰她們的猶太人心裏,拉撒路也死了。更令人心痛的是,耶穌是和門徒們一起去的。耶穌是怎麼跟門徒們說的?“我們的朋友拉撒路睡了,我去叫醒他。”門徒們說:“他若睡了,就必好了。”耶穌說:“拉撒路死了,我們去叫醒他。”但門徒們認為,那裏的猶太人太危險了,所以說:“我們也去和耶穌同死吧。”他們的想法和耶穌的想法就是這麼不一樣。那裏有彼得,有安得烈,有約翰,有很多門徒。耶穌說:“我們的朋友拉撒路睡了,我去叫醒他。”他們說:“主啊,他若是睡了,就必好了。”耶穌說:“拉撒路死了,我去救活他。”他們就這樣來了。

門徒們應該怎麼說呢?“馬利亞,不要悲傷。耶穌來這裏,就是為救活拉撒路來的。他會復活的,會復活的。你為什麼哭啊?去給拉撒路準備吃的吧,準備衣服吧。”門徒中沒有一個人這樣說。

耶穌對彼得說,我們去救活拉撒路。可是馬利亞不相信耶穌,馬大不相信耶穌,門徒們也不相信耶穌,跟她們在一起的猶太人也不相信耶穌。耶穌孤單一人,人們都帶著跟耶穌不一樣的心。

耶穌被釘十字架,已經罪得赦免了

讓我們想一想吧,想一想吧。很多牧師都說:“耶穌為了我們的罪被釘十字架死去了,可是我們犯了罪,所以說,我們是罪人。”他們都說是罪人。並且這樣教導著聖徒們。主該有多麼心痛啊?“如果這樣,我為你流血死去,這算什麼?我被釘十字架,這又算什麼?難道說我白死了嗎?不是的!我已經赦免了你們的罪!”如今很多教會的牧師都怎麼說呢?都說自己是罪人。耶穌已經為了我們的罪被釘十字架死去了,如果還說是罪人,就等於說,耶穌在十字架上白死了。我們的罪都沒赦免,他為什麼要被掛在十字架上啊?那些牧師都說:“這有什麼問題嗎?”都這麼說。

可是,樸玉洙牧師卻說,耶穌為了我們的罪死去了,我們的罪已經赦免了。當我這樣講道時,當我這樣教導聖徒們時,耶穌的心情會怎麼樣?他得幫助樸玉洙牧師吧?是吧?樸玉洙牧師也不是個高的人,長得也不帥,也不聰明,只是因為樸玉洙牧師在傳講這樣的心,所以得幫助,是吧?各位,你們是聖徒,已經罪得赦免了。

假如各位在當時的現場,各位會說:“馬利亞啊,為什麼哭啊?耶穌是來救活你兄弟的。別哭了。應該感謝耶穌。他大老遠趕過來,多辛苦啊。快醒醒吧。耶穌是來救活你兄弟的。”可是沒有一個人這樣說。大家知道猶太人是怎麼說的嗎?“他既然開了瞎子的眼睛,豈不能叫這人不死嗎?”猶太人都這麼說。猶太人是這樣,馬利亞是這樣,馬大是這樣,門徒們也是,雖然知道耶穌是來救活拉撒路的,卻信不起來耶穌能救活他。所以才左顧右盼,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所以我才要呼喊。耶穌在十字架上已經赦免了我們的罪,我一直都在四處呼喊這句話。不管去哪,也不管去哪個國家。各位,不是因為樸玉洙牧師良善,所以幫助我,也不是因為樸玉洙牧師友善,所以幫助我。也不是因為我誠實,所以幫助我。我是什麼也不是的人,我是最不像樣的人,我只想告訴人們耶穌已經赦免了我們的罪這一點,耶穌就為我們打開了大門,其他的我什麼都不知道。

我時常想:“耶穌啊,你為什麼讓我當了牧師呢?應該讓全忠南當牧師的……”我有一個叫全忠南的朋友。他個子比我高,長得又帥,性格也特別好。曾經發生過一件讓我特別羞愧的事情。一位朋友借了我的東西,然後全給弄碎了。我發火了。“呀,你知道我有多珍惜它嗎?”朋友說:“玉洙,對不起。”“對不起就完事了?”我發火了。這時忠南走了過來,說“喂,玉洙,大家都是朋友,因為這點東西至於嗎?把我的給你,我的比你的更好。”我不知有多羞愧。我心眼比較小。什麼話都說不出來。那個朋友真是個子也高,長得也帥,性格又好。“神啊,您為什麼拯救了我呢?如果讓全忠南站在講臺上,長得那麼帥,說話又爽快,如果這樣的人成為牧師,信徒們該多麼幸福啊?為什麼把我這樣的人樹立為牧師呢?有時候,我真的這麼想。

有一次回故鄉,朋友們問我:“你聽說忠南的事情了嗎?”“沒有啊,怎麼了?”“他結婚了,跟釜山的女人結婚了,那個女人長得別提多漂亮了。”“忠南本來長得就帥,就應該娶美女啊。”不久後,我又回故鄉,朋友們又問我:“你聽說忠南的事情了嗎?”“沒有啊。”“他自殺了。”“什麼?忠南自殺了?”我真的理解不了。他的性格那麼好,好像一輩子都過得無憂無慮。他真的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

神為什麼揀選我這樣的人呢

我經常講:“神啊,為什麼讓我當了牧師呢?本來有那些長得比我高,性格比我好的人,他們站在講臺上講道,人們心裏該多舒服,該多高興啊?不過到現在我也沒有遞交牧師辭呈,就這麼過來了。我在《聖經》裏看到了耶穌的心。

耶穌是來救活她兄弟的,可是馬利亞也不信,馬大也不信,耶穌已經跟門徒們說了,去救活拉撒路,可是不知道他們的嘴都跑哪去了,沒有一個人說一句話,猶太人又說:“他既然開了瞎子的眼睛,豈不能叫這人不死嗎?”耶穌是來救活拉撒路的,可是人們都拿著跟耶穌不一樣的心。沒有一個人跟耶穌拿著一樣的心。

各位,現今這個時代就是這樣。都說耶穌被釘十字架死去了。問:“耶穌為什麼死了?”都說:“為了我們的罪死了。但我是罪人。”耶穌已經為了我的罪死去了,如果我還說我是罪人,那就是說,耶穌白死了。假如我是主,我也會心碎的。

各位,就算樸玉洙牧師做不了別的事情,但當我說:“耶穌已經死去了,他赦免了我的罪,使我成聖了,使我成義了,使我乾淨了。”當我這樣說時,耶穌該多麼高興啊!“對!玉洙啊,你真知道我的心。我赦免了你的罪。你多講一講吧!”所以我什麼也沒有做,只講了這個。只講了這個。創辦IYF、創辦海外侍奉團、舉辦修養會、創建格拉西阿斯合唱團,都只為傳講耶穌的血洗淨了我們的罪,其他的什麼也沒有做。但我無法否認,這不是我做的,而是主做的。是主做的。

最近有些人通過網路辱罵我,說各種壞話譭謗我,我覺得這樣的人精神可能不太好。雖然有人這樣對我,但耶穌與我同在,這就是好得無比的。各位會遇到道路艱難、險峻、昏暗的時候。雖然沒有任何出路,但耶穌知道我的道路,他與我同行,那麼這些事情就一點也不成問題。確實有很多人誹謗我們,說我們是異端,但耶穌站在我們這一邊,在引導著這個教會。聖徒們也都向著我們,真的特別特別感謝。

這次舉辦令營時,我拜託幾位我認識的總統為我們寫一下賀詞。可能是秘書室沒有很好地轉達給總統。但還是有很多總統發來了賀詞,也有長官們發來了賀詞。現在我正在給他們寫感謝信。不知道有多感謝。真的我們正在做著能向所有民族傳講福音的事情。我們講得有點偏離主題了。

讀《聖經》,“啊,耶穌來救活拉撒路了。耶穌來救活他,他就活了,不是嗎?他救活了睚魯的女兒,也會救活拉撒路的。嗨,耶穌來了。拉撒路今天要活了。我們對他好點吧。”沒有一個人跟耶穌同心。都沉浸在自己的想法裏。各位,這裏描繪的是什麼?今天,耶穌已經在十字架上赦免了我們的罪,可是還有人說自己是罪人。為了我們被釘十字架死去的耶穌會說什麼?太鬱悶了。人們說著完全不像話的話。如今就是這樣的時代。

聖經裏的判決文

現在,神想向萬邦傳福音。福音是什麼?耶穌為了我們的罪被釘十字架死去了,就是福音。耶穌死了為什麼就是福音?因為,由於他的死,我們從罪中脫離出來了,所以成了福音。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那些有名的牧師都被撒但欺騙了,都說是罪人。如果說是義人,就說是異端。其他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神稱我為義了,我就成義了。

【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羅3:23)【耶穌被交給人,是為我們的過犯;復活,是為叫我們稱義。】(羅4:25)

神說我們成義了,耶穌說我們成義了,所以我們說成義了就是對的。神已經說我們成義了,耶穌已經說我們成義了,如果我們還說是罪人,那無異於把耶穌弄成滿口謊言的人。我覺得,我有必要講這樣的話語。神在我們前面開闢著道路。

當然,各位在生活中,孩子們也會生病,也會不聽話,孩子們也會出現問題,夫妻之前也會出現心不合的問題,工作不好,也會沒有收入,生活貧困,跟親朋好友、夫妻之間也會發生衝突,也會有想離婚的時候,會有很多的問題。但知道耶穌在主管我們的生活這個事實,並相信這個事實,那麼所有這一切就都不成問題了。大家相信嗎?

耶穌為救活拉撒路來了,“你兄弟必然復活。“但問題是不相信。認為自己的想法比耶穌的想法更好。除此之外,什麼都不是問題。耶穌是真正的我們的主。因為各位不相信,所以才這樣。耶穌不只是赦免了各位的罪,也在使各位的人生蒙福,在保守各位、幫助各位,在為各位作著工。大部分人都認為,耶穌好像不幫助我啊。出現問題時,這些問題成為我的問題,成為我的困難,成為我的苦難。除些之外再沒有別的。

如果我真的是優秀的牧師,我應該做什麼呢?我要讓各位相信耶穌,這就是真正優秀的牧師最該做的事情。不管使用什麼方法,只要能讓各位明白,耶穌已經赦免了各位的罪,已經讓各位聖潔了,已經永遠洗淨了各位的罪,耶穌在保守各位,耶穌想跟各位分享心,讓各位與耶穌拿著一樣的心,想親近各位,這是耶穌最後的心願,如果能讓各位相信這些,我就是最好的牧師。

不要吝嗇於侍奉耶穌

我覺得,我真的做錯了。大家真的相信耶穌嗎?真的愛耶穌嗎?真的相信耶穌把各位的罪洗得像雪一樣白了嗎?大家真的相信耶穌在掌管各位的整個人生嗎?那麼各位還在擔憂嗎?還在憂慮嗎?還會吝嗇於侍奉耶穌嗎?

想一想吧。今天我們讀了《約翰福音》11章。這裏有很多猶太人,有馬大、馬利亞,有耶穌的所有門徒,耶穌說:“你兄弟必然復活。”可是沒有一個人聽耶穌說的話,都沉浸在自己的想法裏。各位的想法有多重要啊?各位認為自己的想法比耶穌的想法重要,認為各位的想法比話語更重要。各位的想法沒有任何用處!各位要撇棄這些想法,相信神的話語!如果這樣,耶穌該多麼高興啊?該多麼幸福啊?該多麼開心啊?我們不能這樣,不是因為其他原因,只是因為不相信耶穌,所以出現問題的。

看《約翰福音》12章,耶穌受難前,馬利亞用香膏膏了耶穌的腳。當時,加略猶大說什麼了?“這香膏為什麼不賣三十兩銀子周濟窮人呢?”加略猶大心想:“為什麼要把香膏抹在耶穌的腳上啊?這瓶香膏可以賣三十兩銀子周濟窮人的。”這時,耶穌說了什麼?“她是為我安葬之日存留的。因為常有窮人和你們同在,只是你們不常有我。普天之下,無論在什麼地方傳這福音,也要述說這女人所行的,作個紀念。”加略猶大消化不了耶穌的話。“這麼昂貴的香膏,就這麼都倒了。如果把它賣了,分給窮人,該多好啊?我也能偷點錢走。”加略猶大帶著這樣的心。這是發生在12章裏的事情。

加略猶大覺得,“再怎麼說,這也是錯的。為什麼把三十兩銀子的香膏抹在了腳上,還用頭髮去擦啊?”他理解不了耶穌說的話,理解不了馬利亞做的事情。這是發生在12章的事情,到了《約翰福音》13章,加略猶大心裏進來了這樣的心。13章2節:“魔鬼已將賣耶穌的意思放在西門的兒子加略人猶大心裏。”魔鬼為什麼把賣耶穌的意思放在了加略猶大心裏?加略猶大說了倒香膏的事情,他以為耶穌會站在他這邊呢,可是耶穌卻站在了馬利亞那邊。所以魔鬼把賣耶穌的心放進了他的心裏。

公司的經營決定資金的周轉

各位要正確知道的是,各位要想擁有相信神的信仰,也得具備相信的條件,才能相信好。一般,當企業經營困難時,老闆最先換的是車。他們會買最貴的賓士車。為什麼?當自己的公司遇到困境時,如果窮嗖嗖地出去,沒人會借錢給他。現在公司困難,很難借到錢,為了讓別人覺得自己的公司經營狀況非常好,所以他們會買賓士車中最好的那一款,讓別人覺得,我們公司做得非常好。誰會把錢借給要破產的公司啊?所以,為了容易借到錢,要這麼做。如果別人知道自己上當受騙了,公司經營困難,誰還肯借錢給他啊。

為了讓神在我們裏面作工,神的心不是嘭嘭地就在我們心裏上來的,而是某一天相信耶穌為了我的罪流血,赦免了我罪的事實,我們內心火熱,與神親近。產生了想把自己獻給神的心,就算把自己都獻上也不覺得可惜,感激地,真的想一生為了主生活的心。但我們心裏不只會上來這樣的心,加略猶大心裏覺得浪費了這香膏,耶穌卻稱讚了這種行為,這讓加略猶大心裏感到特別不平。當加略猶大帶著這樣的心時,魔鬼就把賣耶穌的意思放到了他裏面。

就算大家現在沒有馬上墮落,沒有馬上陷進罪惡裏,沒有埋怨耶穌,沒有不信神,看起來好像是沒有問題的人似的,但帶著那樣的心,更有利於魔鬼放進想法,把我們牽到不信的方向。所以,如果各位真是愛神的人,那麼在對待神的話語時,在對待教會時,在對待神的僕人時,連手指肚大小那樣的心都不要帶,真的得帶著相信耶穌的信心,在這樣的信心之上漸漸成長。

真的有很多人通過耶穌的寶血罪得赦免了,喜樂著,幾乎要奉獻整個生命一樣愛著主,可是有一天,卻沒來教會,再缺席一次,當然,每當這時候,撒但都會讓困難的事情發生,今天又有了不能去教會的緊急事情,於是一次不去,下次又有事情,撒但不斷做工,讓跟耶穌很親近的馬利亞和馬大、耶穌的門徒、以及來她們家的猶太人們,這些人好像跟耶穌很親近,可是撒但卻做工,讓他們的心不能相信耶穌。

所以,各位雖然罪得赦免了,非常喜樂,但撒但會做很多的工作,讓各位不相信耶穌,繼而不相信教會,人們總是愚蠢地被騙,信心受損,陷入到痛苦中,離開神的恩典生活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魔鬼時常欺騙我們

使徒保羅說過這樣的話:“我初次傳福音時,與我同在的人都離棄了我。”保羅在說這句話時,心底裏該是多麼的痛啊?我不想責備他們,人們一個一個地都離去了,保羅的心該是多麼痛啊?當得救的我們心裏沒有愛神的心時,撒但把不信教會的心,讓我們不信僕人,感覺好像神不作工似的,感覺耶穌好像不聽我的禱告,感覺耶穌好像不愛我似的,把和耶穌完全相反的心栽種在我們裏面。

沒有一個人相信我變得越來越難是因為帶著這樣的想法。撒但不會只把這樣的心放進帶有這樣心的人心裏,肯定會製造一些讓他覺得因為教會受了委屈的事情,讓他埋怨教會,不信教會,讓他離棄主,真的有很多得到了這驚人救恩的人離開了教會,有逼迫教會的人,也有說著謊話敵對教會的人,有跟一般教會連手敵對教會的人,為什麼會這樣?是撒但這樣做的。

親愛的各位,我們相信這一點。我們中間,沒有一個不犯罪的人,沒有一個不犯罪的人。我們都生活在罪惡之中。但驚人的是,我們蒙到了神的恩典,因耶穌的血,罪得赦免了,聖潔了,成義了。各位得救時,想過要背叛神嗎?想過要敵對教會嗎?想過會對教會感到不平嗎?撒但真的有智慧。搖動各位絕對不在話下。可是,各位總是留有餘地,在與主的關係上,總是似牽非牽地拉著主的手。因為有其他事情要忙,“牧師你不知道,我的心不是那樣。只是環境有點難。所以我實在是沒辦法來做禮拜了。只是少做一兩次禮拜而已。我會好好過信仰的。”帶著這樣心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今天在座的各位,無論是誰,我們必須分明地認識一個事實,大家千萬不要帶著:“我不會背叛耶穌,我不會敵對教會,我不會阻擋這個福音”的心,撒但充分可以這樣做,大家能阿們嗎?充分可以,充分可以。

耶穌的十二門徒中,彼得否認了耶穌,加略猶大賣了耶穌,門徒們都逃跑了。這說明什麼?各位跟他們有什麼不一樣嗎?各位也是充分可以逃跑的,充分可以像彼得一樣否認的,不知道我們就是這樣人的人才會說大話。所以走向了墮落的道路。

喪子之痛無以言表

所以,讀舊約《聖經》時,說,你們要記念出埃及的這日。你們在埃及有過什麼樣的事情?女人生了兒子。軍人們就會跑過去,問:“這家裏生的孩子是兒子,還是女兒?”“是女兒。”“拿出來給我看看。”“不行。”“孩子在哪兒?”生了兒子。軍人們殘忍地把孩子奪走,扔到了尼羅河裏。媽媽哭喊著追過去,簡直要瘋了。孩子被扔進了尼羅河。媽媽喊著:“我的孩子!”沖進了河裏。丈夫喊著:“老婆、老婆,不行啊!會出大事的,你忍一忍吧,不然,你也會死的。”老公把老婆帶回家。她整夜睡不著覺,一直哭喊著:“我的孩子,我們孩子,孩子啊!”

他們是從這裏被拯救出來的,是從這樣的境遇中被拯救出來的,從悲慘中。可是你們知道他們是怎麼說的嗎?“我們在埃及時,坐在肉鍋旁,那麼好。在這曠野裏算怎麼回事啊?除了嗎哪什麼也沒有。”人的心就是這樣。

各位得知道,大家的心也是這樣。再重申一遍,大家不要相信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要相信自己。各位也能像加略猶大一樣出賣耶穌,也能否認耶穌,也能敵對耶穌,也能批判教會,各位充分可能會這樣。為什麼?因為,沒有一個人能戰勝撒但。我們只能這樣被撒但牽制。

以色列的張主賢宣教士說,在五月份短短的時間內,平均有276個電視臺轉播了我們十一講的話語。幾乎沒有沒聽到的國家。好像北方還沒有聽到。幾乎大部分國家都聽到了。俄羅斯、中國,所有國家都聽到了,是神這樣做的。即便如此,我們還是錯了。如果帶著我不會否認的心,就會說我是未曾否認的人。說我不會否認與說我沒有否認是不一樣的。對吧?我不會否認一旦變成了我不否認,就會墮落。就會撇棄信仰,就會否認主。

加略猶大並不是平白無故出賣的耶穌,並不是平白無故否認的耶穌。充分可以這樣。所以《聖經》告訴我們:“你們要記念出埃及的日子。”你們在埃及是怎麼生活的?是多麼的痛苦,多麼的煎熬,多麼的悲傷啊?特別是兒子被搶走,扔到尼羅河裏,人們完全變成了精神病,完全瘋了,一到晚上就喊:“兒子,快過來,不能去那兒啊!”主把他們從悲慘中拯救了出來。生活稍微安定一點,就不再感謝了,我們的心真的能夠陷入到驕傲中,陷入到傲慢中。

讀《約翰福音》11章,耶穌哭了。耶穌是來救活拉撒路的,他為什麼會流淚呢?

耶穌問:“你們把他安放在哪里?”

她們說:“主啊,他現在必是臭了,因為他死了已經四天了。”

耶穌說:“我不是對你說過,你若信,就必看見神的榮耀嗎?”

這時,他們才把石頭挪開。

耶穌說:“拉撒路出來!”

拉撒路走了出來。為了成就這件事情,耶穌帶著很大的旨意。耶穌有門徒,有耶穌所愛的、跟耶穌非常親近的馬大和馬利亞,可是他們卻不相信。

我們要扔掉我們的想法,憑藉耶穌生活。遇到困難時,也藉著耶穌解決;肚子餓,也藉著耶穌解決;養育子女,也藉著耶穌養育;將來美好地生活,也藉著耶穌來過,這樣一來,我們就是侍奉耶穌,為了福音生活。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請愛耶穌吧。耶穌代替我們被釘十字架了。雖然各位沒有被釘十字架,沒有遭受犧牲,但請不要相信我不會那樣。撒但是如此奸詐,我也有可能會否認主,我也有可能會離棄信仰,上次不是平白無故離棄的,因為力氣沒有撒但大,所以離棄的,因為沒有撒但智慧,所以離棄的,搞不好,我也會那樣啊,主啊,你可憐我吧,主啊,直到你再來為止,讓我為了你生活吧。讓我只侍奉主生活吧。主啊,你來托住我的家庭吧。這樣一來,各位和主之間就能長久合一了。各位的痛苦會成為主的痛苦,各位的傷痛會成為主的傷痛,各位的疾病會成為主的疾病,會蒙到主來解決這一切的恩典,我相信這是無比蒙福的。

離開教會只會掉進罪惡裏

我們教會也會有一兩名弟兄因為這樣那樣的事情離開教會。當然,不只是我們教會會有這樣的事情,所有教會都會有這樣的事情,但這是讓人心痛的話題。希望主能托住我們,讓大家不至於這樣。弄不好,我也有可能會陷入到黑暗中,我也有可能會放蕩,我也有可能會掉進罪惡裏,我也有可能會墮落。請只仰望主吧。希望大家都能成為永永遠遠、直到主再來為止,只為了主生活,站在主面前的人。希望各位成為主的喜樂,成為主的幸福,不要成為主的擔憂。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