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朝聖之旅】—以色列的山谷

以色列這個國家是一座沒有籬笆的自然博物館,

每一座山峰、每一個山谷,處處都留下了神為以色列百姓做工的痕跡。

今天就讓我們到聖經中記載的以色列的山谷去看一看吧。

在亞西加山坡上看到的以拉山谷

以拉穀

駕車從耶路撒冷向位於耶路撒冷西南方向約30公里的伯示麥徑直駛去,就可以看到聖經中記錄的大大小小的山谷,在那條路上也可以看到參孫的故鄉瑣拉穀。如今,,從耶路撒冷到現代化城市伯示麥(意為“太陽之家”)鋪設了一條大馬路。學者們說,在舊約時代,從耶路撒冷到伯示麥的路也是相當筆直、寬闊的大路。《撒母耳記上》6章中記錄說,讓兩只有乳的母牛拉著放有約櫃的新車,牛直行大道,向伯示麥走去。

直行大道,向伯示麥走去。從耶路撒冷向伯示麥方向行進約25公里,就會出現以拉穀。位於梭哥和亞西加山之間的以拉穀,過去曾是連接耶路撒冷、伯利恒和希伯侖的軍事要地。大衛躲避掃羅時曾藏身的迦特也屬於這個地區。迦特是歌利亞的故鄉。大衛殺死了迦特的勇士歌利亞,但可笑的是,大衛在躲避掃羅時竟逃到了那裏。看似是大衛自己在保守自己,其實是神在保守他,無論他走到哪里。為了看清以拉穀的全貌,我們登上了亞西加山。沿著狹窄的山路一直向上爬,便到了亞西加山山頂。山頂上建有瞭望臺,站在瞭望臺上,以拉穀全景盡收眼底。

那時,《撒母耳記上》17章的內容浮現在我的眼前。“非利士人招聚他們的軍旅,要來爭戰,聚集在屬猶大的梭哥,安營在梭哥和亞西加中間的以弗大憫。掃羅和以色列人也聚集,在以拉穀安營,擺列隊伍要與非利士人打仗。”(撒上17:1~2)

我此時所站立的亞西加地區,當年安紮著非利士的軍營,對面的梭哥地境安紮著以色列的陣營。非利士軍隊從亞西加山向以弗大憫挺進,在那裏安營紮寨,擺出了一副叫囂征戰的架勢。討戰的將軍歌利亞向著以拉穀方向走來,開始向以色列人罵陣。由此,著名的大衛與歌利亞的勝負之戰展開了。少年大衛用溪中光滑的小石子擊中了歌利亞的額頭,歌利亞便僕倒在地,大衛拔出歌利亞的刀砍掉了他的頭。這是一場不可思議的對決,少年大衛竟一舉戰勝了全副武裝、身高3米開外的非利士勇士。在這場戰爭中,最值得我們關注的是大衛的心態。

 

當時的掃羅王、以色列百姓以及那些相信神的人,他們的心都與神的掃羅王、以色列百姓以及那些相信神的人,他們的心都與神的心不同。在神看來,歌利亞什麼都不是,可他們卻十分懼怕歌。,利亞。只有大衛準確地知道神會戰勝歌利亞。他去與歌利亞爭戰,不是憑著茫然的勇氣,而是憑著信心。大衛是合神心意的人。在亞西加山頂,我抬頭仰望那展現在以拉穀上方的藍天當年,神曾從天上垂看大衛,大衛憑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這一武器前去迎戰歌利亞。

樸玉牧師幾十年來的經歷與大衛所面對的這場戰爭竟是那麼的相似。在為福音奔跑的路上有無數的敵對者,但是當神的僕人憑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走出去時,神讓他奇跡般地得勝了。我無數次看到,神成就他的旨意,並保守著福音與教會,任何事物都不能戰勝有神同在的大衛,這就是聖經裏的法則。以弗大憫在亞西加與梭哥之間,距離亞西加較近的地區稱為“以弗大憫”,這個名字包含著好幾層屬靈的含義。在希伯來語中,“以弗”讀作“埃派斯”,意思是數字“0”,即“沒有”;“大憫”的意思是“血”,因此“以弗大憫”的意思是“沒有血,再也不想流血了”。

此名的另一層含義是:“神和他的僕人替我們爭戰,擊退了敵軍,我們沒流一滴血就獲得了勝利。”還有一層含義是:“拯救者帶走了我們的罪,我們沒罪了。”因此“以弗大憫”也有“期盼彌賽亞”的含義。出於以上幾點,這個地區被稱為“以弗大憫”。

哈勒哈克皮紮

拿撒勒已经周边的地区全景

這次,我們從耶路撒冷乘車向北行駛,經過耶穌在婚筵上把水變成酒的迦拿就到了拿撒勒。經過當今的拿撒勒市區,有一個希伯來語稱為“哈勒哈克皮紮”的山崖。關於這個地方,聖經中記錄說:“拿撒勒城造在山上。

在《路加福音》4章中,耶穌在安息日進了拿撒勒城裏的會堂,按照規矩打開《聖經》,從《以賽亞書》61章1節開始讀了起來,並傳講了話語。之後對那些不相信他話的人,也就是起初就認識他的故鄉的夥伴、律法師和宗教人士們說:“我對你們說實話:當以利亞的時候,天閉塞了三年零六個月,遍地有大饑荒。那時,以色列中有許多寡婦,以利亞並沒有奉差往她們一個人那裏去,只奉差往西頓的撒勒法一個寡婦那裏去。

先知以利沙的時候,以色列中有許多長大麻風的,但內中除了敘利亞國的乃縵,沒有一個得潔淨的。”(路4:25~27)耶穌想讓那些自以為信仰過得挺好的猶太人發現他們的心處在與神正相反的方向。可是會堂裏的人怒氣衝衝地把耶穌攆出了城。他們的城建造在山上,他們一直把耶穌帶到了山崖邊,想把他從那裏推下去摔死,可是耶穌卻從他們中間直行過去了。

這件事的發生地正是哈勒哈克皮紮。站在瞭望臺上可以看到整個拿撒勒地區。瞭望臺對面是拿撒勒市區,後面是令人眼暈的山崖,遠遠地可以看到基利波山、拿伯葡萄園的所在地以及被稱為“變化山”的他泊山。

據說,他們在山崖上將違反律法的人用石頭打死,再把屍體扔下山崖。他們聽到耶穌說他們錯了,就怒氣填胸,將耶穌視為異端,要把他從山崖上推下去摔死。

在聖經中可以看到,使大衛得勝的耶和華完好無損地保守了耶穌,使耶穌脫離了那些無緣無故要殺死他的人。這樣的神與我們同在,真是難以言喻的感謝。

汲淪穀

押沙龍的墓

位於東耶路撒冷的橄欖山與聖殿之間的汲淪穀,和古大衛城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加略猶大吊死的欣嫩子穀的盡頭是亞革大馬,從那裏拐過去就是汲淪穀的起頭。汲淪穀另一面的盡頭就是耶穌雪到過的橄欖山的客西馬尼園。

因為汲淪穀與約沙法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所以這裏也被稱為“約沙法穀”。希悉(代上24:15)兒子的墳墓以及先知撒迦利亞的墳墓也在這裏。也有人說,《歷代志下》20章裏出現的比拉迦穀就是汲淪穀。現在也有人稱汲淪穀為“押沙龍墓”。

押沙龍在這裏建了家祠。《撒母耳記下》18章中說,押沙龍在“王穀”為自己立了紀念碑。當時,王穀就是古大衛城旁邊的汲淪穀。由此我們可以得知,汲淪穀中的家祠就是押沙龍的家祠。另外,大衛逃避兒子押沙龍時,與跟隨他的人曾經過汲淪穀逃亡中的大衛好像死到臨頭了,而押沙龍似乎占了上風,眼看就要大獲全勝,最後卻悲慘地死去了。

在汲淪穀,神也彰顯了他的能力,保守了屬他的人。汲淪穀立有押沙龍的紀念碑,但是不是押沙龍的葬身之地卻無從考究。不過很多學者都推斷汲淪穀就是押沙龍的墓地。在關於押沙龍的故事中,最令人驚奇的是,大衛竟然為萬惡不赦的兒子押沙龍大聲哀哭,這就是父親的心啊!如果押沙龍與神的僕人,即父親大衛的心相遇…神的僕人與教會的心正是如此。

以色列的山谷帶給我們的訓海

以拉谷周边的地区地图

前不久,一位猶太朋友向我講述了有關他岳父的事情,二戰時期,他的岳父被關押在某個猶太人集中營裏,一天,他因體力不支暈倒了,德國士兵以為他死了,就把他扔進了屍體坑裏。幾天後,他竟然奇跡般地醒了過來深夜,他用力推開壓在他身上那一具具散發著惡臭的屍體,從坑裏爬上來逃走了,他覺得自己的遭遇太悲慘了,便認為這個世界上沒有神,成了一個無神論者。

這多麼可怕啊!能夠活下來,該多麼感謝神啊,可他卻否認了神!人的心高傲時就會這樣。有時在人生的道路上,神會通過苦難降卑人們的心,這是為了賜給人們救恩。

通過以色列的這些山谷,神讓我們看到他是如何使屬他的人絕處逢生的為了指教我們這一點,神在每一個山谷中留下了他做工的痕跡,顯明了他的心意我們在追隨什麼,這非常重要,我看到神的人無論在何等絕望的處境中都不使用人的方法,不追隨人的心,只樹立神的心意和話語。看起來好像很盲目,但追隨話語的神人總是會得勝。這就是以色列的山谷帶給我們的訓誨。

未完待續

期待下一章朝聖之旅—伯賽大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