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網站

罪已赦免,不用在為罪獻祭

· 講道話語

我們看下聖經話語:路加福音2:8-21

在伯利恒之野地裏有牧羊的人,夜間按著更次看守羊群。 有主的使者站在他們旁邊,主的榮光四面照著他們;牧羊的人就甚懼怕。 那天使對他們說:“不要懼怕!我報給你們大喜的資訊,是關乎萬民的; 因今天在大衛的城裏,為你們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 你們要看見一個嬰孩,包著布,臥在馬槽裏,那就是記號了。” 忽然,有一大隊天兵同那天使讚美 神說: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 神!在地上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有古卷:喜悅歸與人) !眾天使離開他們,升天去了。牧羊的人彼此說:“我們往伯利恒去,看看所成的事,就是主所指示我們的。” 他們急忙去了,就尋見馬利亞和約瑟,又有那嬰孩臥在馬槽裏; 既然看見,就把天使論這孩子的話傳開了。 凡聽見的,就詫異牧羊之人對他們所說的話。 馬利亞卻把這一切的事存在心裏,反復思想。 牧羊的人回去了,因所聽見所看見的一切事,正如天使向他們所說的,就歸榮耀與 神,讚美他。滿了八天,就給孩子行割禮,與他起名叫耶穌;這就是沒有成胎以前,天使所起的名。】

最近的生活,一直在聖誕主題音樂會中,今天晚上斧山會結束耶誕節音樂會,那麼明天還有蔚山,最後還有天安,首爾,KBS大禮堂要舉辦最後的聖誕主題音樂會了。我在巡迴演出的時候常常見到各種各樣的人,在大丘上臺演出之前,一位父母帶著自己的女兒過來,因為我急著上臺,所以沒有時間跟這個學生交談,就記了這個學生的號碼,因為沒有紙所以在名片後面寫了他的號碼,等我回到家之後再怎麼找他的號碼也找不見了,各位雖然很抱歉很不好意思,但是我上了年紀以後呢,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以前我年輕的時候不是這樣的,但是我明明知道的人,突然記不起他的名字了。他叫什麼來著?什麼來著?年輕人根本難以想像這樣的事情,這種情況下可有意思了。所有的事情,你看著不信就是不信,但是因為沒有了記憶,有嶄新的世界在我面前特別的奇妙,大家讀聖經可能不太清楚,但是自從我沒有了記憶之後讀聖經特別的新鮮,確實是這樣特別的新鮮。在我書本上有名片,好不容易從書本上找到了寫著電話號碼的這個名片,我就出發,到那裏的早晨給他們聯繫。

這個學生和他父母他們都一清二楚我的行程安排,所以我就給他們打電話,他們說想帶著孩子到真州見我,那我就說上午九點半來吧,他們真的到了上午九點半的時候來了。那麼父母和這個孩子讓他們坐在那裏,我就給他們講了心靈世界,這個孩子越聽話語越有變化啦,我說今天就說到這吧,吃完午飯再來,吃完午飯再跟他聊了一個小時。而且前天這個同學又來了,跟她媽媽一起來,訴說心靈見證的時候,父母特別特別關注,而且這個孩子也是越聽話語越有變化了,我就說:“雖然你很忙,但是再一次抽出時間過來吧,如果父母過來困難的話你可以自已來,我想最後再跟你談一談。”就是到了傳福音的機會了,現在還沒有訂日期,但是他馬上要跟父親商量好會訂日期過來,特別感謝神。

昨天還要來一個學生,是她媽媽帶過來,這個孩子呢簡直是無可救藥的孩子,那他在說話的時候,我還沒有講完他就開始打岔說自己的話了,關於這樣的應變和狡辯能力簡直無人能敵呀,父親拿他沒辦法,說他只要上學到初中就不再學了,每當我跟他說話的時候他中途總是插話,我就跟他說,你的頭腦挺聰明的,但是有個問題呀,大人講話的時候你中途這麼斷了大人的話就說你的話是不好的,我說話的時候好幾次你都插話了,這個部分你是不是要糾正一下?確實是這樣。問題是,他的頭腦也知道爺爺說話的時候不應該插話,但是他明知道卻做不出來,每次都是控制不住,他吵架從來都沒有輸過,無論跟父親還是母親都是自己贏,我就笑了,但是他自己感到羞愧了。我說,這不是很基本的常識嗎?你不是挺聰明的嗎?大人說話的時候中途怎麼插話呢?你這個部分應該糾正一下。這孩子特別聰明,我沒說完話他總是會插話,自己抑制不住了。發現自己不能自理之後就開始被我折服,他突然說:

“我因為爸爸煩死了”

“爸爸怎麼了?”

“爸爸不讓我花錢,那不是爸爸給的錢,是我春節的時候得到的紅包錢。”

“哎呀!是因為你不理解爸爸的用意,所以你會不高興。”

旁邊的媽媽坐著哭了,我最後跟她說:“你再跟我見面兩次好不好?”我就給她記了我的電話號碼,她的號碼我也是記下來。

各位我不是了不起的人,自從1962年遇到耶穌以後,是耶穌帶領著我。再怎麼說也是,難到耶穌還能不如我嗎?我想問問大家:“耶穌再怎麼不行也是,還不如大家嗎?”但是我們呢?比起耶穌更加相信自己的想法,有的時候會偏離耶穌的話語,遠離耶穌的心。有很多人走著自己的道路,所以說初二的學生他懂事兒能懂多少啊?雖然他隨機應變能力挺好,但是這孩子的思考能力呢?他說:

“不用學習了。”

“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學”

“那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我就是要這樣做。”

他就是這麼回答。那麼在我們看來,那你不學習的話就不能找好工作了,也賺不了錢了。

“那花少點兒唄!”

“以後想花多點兒怎麼辦呢?”

“那以後努力幹活兒唄!”

他總是這麼回答。我跟他講那樣話的時候,他第一次被我折服了一點,可能他被折服之後心裏也有點兒冤枉、冤屈、委屈。我見到好多人,有的時候會感到心非常悶。

我在多明尼加的時候有很多的牧師們聚在一起,米美尼加市長他參加了我們的世界大會覺得特別的好。用市政府的經費舉辦了世界大會,把市內的所有的企業家都召集過來。跟他們說,“拜託你們幫助一下世界大會,給他們贊助一下,有2000多學生要聚集。”負責他們午飯的企業家請舉手?有人舉手,感謝您,記下名字。就這樣一個一個開始拉了贊助,這個世界大會舉辦的特別美好。合唱團的賓館由誰來負責?廣告宣傳由誰來負責?那些企業家們一個一個給我們拉了贊助,我們連一分錢都沒有花,非常完美的結束了這個世界大會。多明尼加的市長還邀請多美尼加的所有城市的牧師,但是沒有一個牧師過來,所以跟一個代表的牧師說:

“為什麼他們不來呢?”

“因為聽說韓國的宣教士說我們好消息宣教會是異端所以不去了。”

“不對!我親眼目睹過好消息宣教會,我也去好消息江南教會,我也是參加禮拜,他們不是異端。”

“但是韓國很多牧師他們詆毀好消息宣教會啊!”

做牧師主席的那個人非常的為難,非常的左右為難。後來有一天終於招聚了所有的牧會者在一個賓館,是我住的賓館。這個牧師主席就說,現在有很多的牧會者不清楚樸玉洙牧師,所以請給大家解釋一下,他就直接坐在後面了。

我特別想傳福音,我起來講著講著突然有一個人舉手,這個牧師就問:“樸玉洙牧師我有一個問題。”他說在韓國有很多的宣教師說好消息宣教會是異端,樸玉洙牧師請你講一講救恩觀好不好?我本來就特別想講這個話題來著,真的是神幫助啊,因為有人正好提到了這個問題,所以我開始仔細的說明耶穌基督的寶血怎樣洗淨我們的罪。在座的大部分的牧師他們不知道正確的罪得赦免,我剛開始就說我就是義人,他們大吃一驚!難道你不犯罪嗎?不犯罪嗎?難道從來沒說謊嗎?沒有偷到嗎?我就笑了,我偷過很多東西啊。我確實得救之前去教會的時候常常一邊去教會一邊也偷吃別人小麥田的麥子,還有偷吃蘋果田的蘋果,參加教會早禱的時候不停的懺悔,晚上還去犯罪,就是不能改。但是我開門見山的就說我是義人,他們大吃一驚,一直說你明明犯罪怎麼能說自己是義人呢?不說謊嗎?不偷盜嗎?我說我偷盜數不清,我說謊也數不清那怎麼說你是義人?我就笑著說,我也不知道!下麵的眾牧師都笑了。但是有一個我知道的就是,神比我更聰明、智慧大家都同意嗎?說聰明就不太合適了,說神比我更智慧對吧!我的頭腦和神的旨意是完全不能相比,我讀聖經的時候發現神稱我為義了,既然神稱我為義不就是義人嗎?我就問他,很多牧師就閉嘴不言了。韓國基督教界說我們異端就是我們說我們是義人。

在大邱舉辦佈道會的時候,一個記者來找我。牧師請給我騰出30分鐘行嗎?我說可以,40分鐘一個小時都行。我就跟他開始聊了。他就說牧師和其他教會有什麼不同?這種話怎能一句概括呢?太困難了,記者是不是故意刁難牧師為什麼講這麼困難的問題呢?但他說不管怎麼樣請您表達一下,解釋一下。雖然不知道你能不能完全理解,但是我簡單的說一下吧。

然後我開始講解。

“你去過教會嗎?”

“從來沒有去過教會。”

“你聽說過耶穌釘十字架的話語嗎?”

“我知道。”

“知道耶穌為什麼死在十字架嗎?”

“就是為我們的罪死的不是?”

既然他記得很清楚,都不需要我再問了。我就說:

“耶穌承受了我們所應當承受所有罪的刑罰釘在十字架上死了,耶穌承受了我們所有罪的刑罰,我們才能說出自己是義人了。”

“難道別的教會不是這麼講的嗎?”

“他們不是這麼講的,他們會說自己是罪人。”

那麼這位記者眼睛睜的大大的,

“他們真的是這麼說話的嗎?”

我說:“是,如果你信不起來我說的話,你就親自去問他們。”

她問:“真的是這樣嗎?”

我說:“你直接去問吧!”

“他們真的是這麼說的嗎?一般教會的人?”

所以我說:“我說了你們也信不起來,你直接倒去問唄。”

記者說:“那到底他們信什麼啊?”

記者挺聰明是吧,耶穌為了洗淨我們的罪釘十字架死了,已經受到我們罪的所有的刑罰了,但是仍然是罪人的話,到底你信什麼了啊?記者剛開始不信我所說的話,當天晚上記者聽了我的話,問幾個聖徒說:“你是義人還是罪人?”他說:“我是罪人。”記者深感荒唐啊,本來有耶穌基督的血可以洗淨我們所有罪,雖然也唱著這個讚美,卻說自己仍然有罪。當天,有宗教登刊的那一面在報紙都寫上了我的文章,看到這個文章也特別感謝記者。第二天早晨就不能上班,很多人開始抗議了。但我說:“這裏記者寫的清清楚楚的,有什麼問題嗎?”她說:“我按照樸牧師的指示,直接放了這個。”

重要的是,在坐的各位當中有智商高的人,能有多少呢?能有180或是200嗎?有這樣的人嗎?都是那以下對吧。那麼有些人的頭腦超過100以上的智商嗎?難以想像吧,或是有10000的人呢?更是難以想像,我們頭腦再聰明也是不可能像神一樣有智慧,我們再怎麼聰明甚至連撒但也比不了啊!那我們按著信心向前邁步是非常理所以當的,因為撒但特別智慧,改變我們的想法,按著撒但的心願我們可以被牽引。那麼撒但欺騙我們,使我們不得不被騙,撒但擁有非常高的智商。在座的各位當中,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從來沒有就被魔鬼騙過的人舉一下手看看!可能沒有一個人,因為都會被騙。那麼各位也有可能不知不覺現在也是被騙著呢!大家為了防止不知不覺中被騙,該怎麼做呢?方法是很單純的很簡單的,那就是看神的話語,用這個話語確認。要比較我的想法跟神的話語對不對,是吧?除此之外,沒有任何方法可以不被撒但欺騙。

我們教會有個姊妹,她是怎麼來我們教會的呢?有一天晚上差不多淩晨兩點了,好像有人在旁邊叫著,“主恩呐,主恩呐”自己名字,那個時候總覺得這個聲音是從心裏出來的還是從外邊耳朵聽到的呢?那個時候不清楚。她覺得我幹了太多活了,我該休息了。你生活一直特別勞累,你應該休息一會兒,這個聲音聽起來特別溫馨,開始打開窗戶,她打開了。那個時候姊妹住在38層的高樓啊,那個裏面就有聲音說:“你要跳下去,人生來就是為了死,死了的話,凡是都會結束,非常平安,你就跳樓吧。”這個話聽起來可溫馨可和藹了,好像特別的平安,什麼煩心事都放下似的。這個姊妹就說,“如果我吃了安眠藥或者是什麼藥物沉穩自己情緒的話,可能因為承受不了會有神志不清的狀態,就直接會跳樓了。”

我聽她這麼一說就知道她喝酒了,因為沒喝酒的人,不會提喝酒這事。當然,現在也是一般的學生有可能喝酒,大學裏面有什麼學生聚會的時候也會喝杯酒。那麼她心裏一直上來想跳樓的想法,那時候有了什麼樣的一個想法呢?前不久,一個月前,自己有個朋友,那個朋友已經計畫好明天早晨要登山,把一切的都帶好了,那天特別愉快的一起歡笑,到了晚上的時候直接自殺了。沒有任何人知道這個朋友為什麼會死?無論是性格還是家庭,沒有任何什麼問題。她一想只要從38樓跳下來就是平安,她也想享受這樣的平安。那麼就像這個心裏的特別溫馨似的,好像在棉花糖裏面一樣,但是那個時候她才明白。“啊~,原來一個月之前跳樓自殺的朋友就是聽到這種聲音,這種溫馨的感覺跳樓了呀!要不然自己也會跳樓的。”但是她想起這一茬兒了,她特別害怕的馬上關閉了窗戶,淩晨兩點朋友給她打電話來了。其實騙她的是邪靈、惡靈,那時候她真的是像死一般難受,但是邪靈非常的巧妙,就馬上看出她心裏的擔心,就跟她說:你別擔心你的女兒,你不是有兩棟樓房嗎?挺貴的,你死之後,媽媽因為有貪心會收這個養育費,用這樣的錢會養你的女兒。”撒但簡直跟她交通了。所以給她這個朋友通話了:

“今天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也得跟你說出這個事情。”

“什麼事情你說,說出來看看吧”

“……”

這個朋友就說:

“你今天一定過來見見我們的牧師。”

“好吧。”

“那你就坐動車到首爾。”

到了首爾,來了我的辦公室。她仔細的告訴我們最近發生的事情,跟丈夫一起生活偶然突然覺得討厭丈夫,因為她有的是錢,掙了很多錢,所以把家裏的樓房什麼東西都扔下,直接把孩子抱出來了,就這麼跟丈夫離婚了。她有一個女兒特別漂亮,她想帶著孩子一起生活,但是占卜卻說你要跟女兒遠點,不要聽她的話。有的時候占卜就過來說,

“跟你一起同住的媽媽和你的親哥一定要把他們趕出去。”

“為什麼啊?怎麼能把他們趕出去啊?”

占卜說:“你以為你有今天不就是因為我嗎?不聽我的話你會傾家蕩產。”

最後她下了很大的決心,跟哥哥說:“哥哥,請你不要說理由能不能離開這裏?”就這麼跟哥哥結了仇。那麼邪靈正要殺死這個女人,她本來想自殺,但是跟丈夫在身邊的話很難自殺;有女兒在身邊就不能自殺;有哥哥有媽媽在身邊也不能自殺;為了她能夠便於自殺,撒但一步一步的誘導她,她卻不知道,我就跟她說:“婦人啊!你得信耶穌。”她說:“下次吧!”因為她不知道,她不知道隨時會死,邪靈在掌握著她。我說:“姊妹啊!這會出大事的。”我就給她喊出來了,她也大吃一驚,因為這個大吃一驚她也是決心信耶穌了。我就說:“婦人你會出大事的。”因為這樣下去肯定會出大事,這要是死了的,她自己看不出來。那天這位姊妹罪得赦免,我就問你有聖經沒有?我就把我所寫的那個聖經給了她一本。那麼坐了動車到釜山的時候。心裏一直害怕聽說祖先的鬼神折磨我的女兒怎麼辦啊?後來她想到,洗淨我罪的神的話,也會保守我女兒的,開始安心下來了。到釜山的時候需要把家裏的咒符都給燒毀,但是這個咒符,一張咒符就一萬兩萬人民幣,換做我的話,我可能改行工作了,這是開個玩笑,不好意思。但是從那天起,耶穌進到她的心裏人就變了樣了,開始能看到以前未曾看到的世界,開始感受到了以前未曾感受到的生活。

聖經希伯來書說了什麼呢?【主說,那些日子以後,我與他們所立的約乃是這樣,我要將我的律法寫在他們心上,又要放在他們的裏面。】也把耶利米書31章的話語應用起來了。【我的律法寫在他們心又要放在他們裏面。希伯來書這麼說。不要偷盜、不要姦淫這些法呢?記載在石版上而且裝在約櫃裏,跟我的距離遙遠。那麼十誡命的這個法是很遠的,魔鬼不停的在我們心裏慫恿著貪心的時候,那麼這些約就是法規,都會記在石版上,不能都能阻擋我們所有的罪,但是十誡命上所寫的不能偷盜這個法呢?自從得救記錄在我們心裏、記錄在我們想法當中,這就是十字架了。

有的一個孩子說他想搶走自己哥哥的存摺想吃點東西,但是他剛要偷錢的時候,就看到牆壁掛著爺爺的照片,因為爺爺一直瞪著眼睛看著他,所以實在是不敢偷了。所以拿著布就遮住爺爺的相片,然後他又開始偷盜了。那麼在約櫃裏裝著的十誡命 ,如果心裏有湧上來恨人的心、罪惡的心,比起遠遠的石壁,那麼把這個心直接放到我們裏面,所以就像有邪念在心裏的話,沒有告訴你如何犯罪他也會犯罪。 同樣的,不是把神的話語和神的心記在石版上,乃是記在我的想法,就是我的頭腦和我裏面。每當我想到這個事情的時候神就告訴我,那不對明白嗎?每次有想法的時候,神告訴我那不對。所以我以前 每週都要奉讀十誡命,還有背聖經章節的內容,但我還總是愛偷盜。那麼,從那以後呢?

我要將我的律法寫在他們心上,又要放在他們的裏面;以後就說:“我不再紀念他們的罪愆和他們的過犯。”這些罪過既已赦免,就不用在為罪獻祭了。】那麼這個姊妹也是,當初想從三十八樓高樓跳下來,但是她突然想到,我那個朋友就是因為聽到這種聲音那天晚上自殺了呀!其實那個朋友沒有任何理由要自殺的,到了深夜的時候有一個想法騙了她。這姊妹說如果當時她喝了一杯酒,或者吃了一些安眠藥的話會神志不清,可能就馬上會跳樓,真是個萬幸的事情。剛開始怕的就是女兒被折磨怎麼辦呢?到後來才想到,如果是洗淨我一切罪的耶穌的話,同樣也會保護我,保守我呀!每當我看到這位姊妹的時候,“姊妹呀!你怎麼能得到這麼多神的恩典呢?”我想問問。那麼,神按著這個姊妹從滅亡當中拯救她到永遠國度這是多麼可貴的呢!她罪得赦免了,她心裏面有了神的約,有神的話語在裏面了,那麼邪靈就不能戰勝這個婦人的心了,雖然誘惑很多,雖然有我們跌倒的時候,但是還是有話語做為根基掌握著,保護著我們。

今年我們準備了很多的聖誕主題音樂會,大家沒有看清楚是吧!但是我每次演出還要看兩次,如果這個能換算成錢得到就好了。哈哈!是開個玩笑,不好意思。自從耶穌基督進到我裏面以後,

“主耶穌 進到我 心裏之後,變成了 嶄新的 人…”

我特別感謝神的是1962年罪得赦免以後,當時我比任何人都還要有罪,還要罪惡,所以自從我罪得赦免之後,我開始我的心有了變化。我自從罪得赦免,特別特別的感謝神。那個時候也沒有工作,遊手好閒,哪怕是一分錢都沒有。我們家是農村,沒有什麼掙錢的,那麼家裏的這個雞五天一次下蛋,每次下蛋的話父親帶四、五個到菜市場賣了,賣了三、四十個的話,這三、四十個雞蛋的價錢成了我們家一個月的生活費了,無論買了火柴也好,買什麼用品也好,後來還得賣米,賣完米的話我們家人沒有更多的糧食。正好一天喝的是粥,那麼午飯的時候就可以倒水,還有用大醬泡著吃,但是也有很多人吃不到這些。那麼在我這個水準想掙錢也是掙不了,我沒那個水準。

自從我罪得赦免以後有了什麼心?我特別想奉獻給神,我都既然罪得赦免了,骯髒污穢的罪都洗淨了呀!雖然別的事情也需要做,但是作為感謝的表達我想給主奉獻,但是連十塊錢都不在兜裏面。那麼過一兩個月也沒有消息,到了第三個月的時候簡直難以忍受,想偷也是想偷,但是奉獻箱裏奉獻的錢不能是偷來的,那偷也不是辦法,所以我心裏感覺特別悲痛,那麼每次哭也是還不起任何的主的恩典。所以我定下心來把我的全部的身體交托給主,獻給主。但是我想我這種人能用在哪里呢?整天就幹壞事,還有偷盜還打架這麼壞的人,那麼再怎麼想也是連想像都沒想像過我會當牧師。

那時候是6·25事變之後發生的事情,很多家庭沒有男人,那麼女人自己做粗活、砍伐什麼的,那麼有的時

候偶爾去這個只有婦女居住房子的話那裏邊屋頂已經漏洞了她修補不了,其實很簡單的,為什麼不能修補呢?其實稍微想想,其實都可以修補的。當時我就想到了這一點,別的我做不了,給人家修房頂還有修大門什麼的。那麼在這個安排好之後我開始思考了我老後的衰老的那個場景,一整天家裏要什麼給什麼,要修理什麼就修理什麼。我就會說特別感謝您,感謝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了。我用心走了一趟,發現特別的幸福。我和耶穌也只能做這些事情,那時只要主要願意接受主肯接受的話我想把我的全部身體都獻給主。我就發自我內心的獻給了主,雖然不知道主有沒有接受,但我發自內心地獻給主了。那麼我心裏有欲望的時候就說這不是我的心是主的心,有這個懶惰想不是因為我而是主的身體,自從我發現這點之後生活完全的驚奇的改變了。罪得赦免之後我想了想,我信耶穌之後我能做點什麼?

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已經洗淨我們罪了我們還不知道,還在罪惡裏面生活。發現福音,傳福音是非常重要的。“好吧!雖然我傳福音傳不好,但是要成為傳福音好的人服侍主。”那麼無論是十年一次、二十年一次,這樣的事情不容易得到,所以我想要盡情的傳福音,開始讀聖經了。聖經讀了很多很多,讀了一次、讀了二十次、讀了三十次,聖經特別奇妙的是我在讀三十次聖經的時候,聖經話語進到我裏面活著,一切的黑暗都被趕出去,神的話語就是光。

那麼父親看來我有不同,是父親先感覺出來的。當時我去宣教學校的時候附近沒有一個人提這個事情,雖然困難但是在我們宣教學校有很多學生,那麼父親連小學沒有畢業,但是非常理直氣壯帶著父母到學校,

父親問:

“你在哪學習啊?”

“在這。”

“你在宿舍在哪?”

然後又看了。我父親也問了這裏最高的宣教師是誰讓我接見一下,第一句話我父親就說宣教師我家玉洙他無論做什麼都幹不到底,嘗了點甜頭他就不再幹了,嘗了點甜頭他就不想再幹,我想在旁邊辨別說我什麼時候那樣了!但是因為是父親所以不敢辨別。那麼我仰望耶穌這個事情已經到了不應該的時刻。我父親說:“樸玉洙這次他沒有中途掉鏈子,好像這個信仰生活合他的胃口,希望宣教師一直照顧他。”那裏也有好多家庭背景了不起的父親們,但是他們從來沒有看望過自己的孩子,那麼關於這方面我感覺父親是世界第一最好的。

父親第一次看到我變化,以前我自己需要戰勝心裏的誘惑,我自己需要戰勝罪的誘惑,我自己需要戰勝撒但,但是自從罪得赦免以後,耶穌在我心裏了。就像耶利米書31章31節,【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另立新約。】那麼這次他們成為我的妻子,我成為他們的丈夫,但是他們背叛了我。那麼這個新的約是非常奇妙的。所以我開始讀了下麵的話語,【我要把我的律法放在他們裏面記在他們心上。】所以心裏說,不要偷盜,不要殺人,不要說謊。那麼在我心裏面知道自己不要偷盜,不要犯罪,知道這個律法,我才能遵守。但是,神的約在我心裏之後,我的生活顯著的變化了。因為神的法,神的約在我裏面。我心裏的那個約戰勝了誘惑,所以我的生活才能改變,這樣一來我的生活才能變化,主真的全都幫助著我。所以很多人誤會了,但是都知道,開始提問。

我開始讀以斯帖記的時候,以斯帖是什麼樣的開始呢,亞哈隨魯王擺設筵席,邀請了王后瓦實提坐席,王叫她來,那麼她理當應該去呀,但是瓦實提卻沒有去。王特別生氣了,王就問大臣,“王后瓦實提拒絕我的選召,那應該怎麼辦呢?”一個臣僕說:那麼王后瓦實提所犯的罪不只是給王犯的罪,是給這個國家百姓犯的罪。如果王叫了王妃,王妃還沒有來。這個消息傳遍全國百姓和婦女聽耳朵裏面的話。全國百姓上上下下的婦女都會藐視自己的丈夫。這會引起民憤,這會引起慌亂,所以要廢除王后的位置,要重新選拔王后。王聽到這話說:“我許了。”就這樣進行得到了以斯帖。雖然我不是很清楚,但是神已經提前知道哈曼要殺死以色列百姓,所以為了防止以色列百姓的滅絕提前讓以斯帖到那裏,都能看到神在安排。

在過去的日子裏發現我在神的計畫當中,看到神一直非常美好的蒙福的引領著我。但是信仰生活最困難的一個問題是什麼呢?就是拆毀心!在我們教會的牧師當中,雖然是牧師,但是有些牧師實在是做不出牧師該做的事情,有很多這樣的牧師。外表上他也能講道,也是教別人聖經。關鍵是什麼?在他裏面沒有神做工!為什麼?心太高了!比起神的話語,更加相信自己的想法!當然福音傳道就應該謙虛,但認為自己傳道的好,認為自己好的話就心高了,而且自己都看不出自己是墮落多少。汽車都有自己溫度的指標,如果是手動車的話發動機會有高溫,所以需要測這個溫度指標、還有速度指標、還有油量指標。我們自己常常不能具體的感覺到這個車開的多快,甚至我們連車開了多少速度呢是猜不出來的,有溫度指標的話,馬上就能知道這個車是高溫了。

有一天,我發現我的車有很多嘮叨,有一天晚上我一邊打瞌睡一邊開車,這個車直接跟我說:“你停車,你要休息。”它一直嘮叨,我說:“你別再嘮叨了。”那麼我的汽車非常清楚我開車的習慣,他發現我在打瞌睡。那個年輕弟兄說:“牧師請你不要開車,讓我來吧。”那麼我再老了以後就完全開不了車了,所以趁現在能開多少算多少,偶爾開一次。因為最近在高速公路也是不能開很久,也跑不了那麼快,所以常常會有危險。所以我們的感覺常常會錯,不知道自己跑的是時速幾公里的速度。比如說有衡量溫度的指標,就知道溫度的冷熱;有衡量這個車油的指標的話,也知道油有多少。但是我們的沒有指標能夠看到我們惡有多少、罪有多少。只是神在使我們回轉、使我們拆毀、使我們悔改。要不然都不知道我以後會成為什麼樣的人。傳道者的心高起來的話,一直以為自己做得好,相對來說自己高起來不是問題,但是相對自己高起來的話,那相反的他們會小看主的同工、也是小看丈夫,從那以後無論我說什麼也是聽不進去了。撒但十分巧妙的欺騙的人的心,我就說你這樣下去會墮落的。哎呀,樸牧師太挑剔了呀,難道得救之後全都得完全呐?我現在已經算是過得不錯的了。

那麼自己的感覺,我們看的自己感覺,有一個叫適應能力。比如說本來只能只能跑10公里每小時,後來突然跑100公里的話,覺得很快了,但是過了很長時間的話你時速100都不覺得快了,時速150剛開始也覺得開的很快,有生命危險似的。但是開了半天之後發現這個也不是很快,最後我們的感覺就是錯的。就像信仰生活有感覺和指標,如果能夠測驗心理指標的壞的話,馬上就能知道了,但是自己覺得自己還行。問題是個人交談他全都以為自己知道,是知道、知道,都知道了,但就是沒有變化,那有什麼用?

見到了姊妹的時候,明顯能看到撒但牽引這個姊妹走向肉體的死亡。讓丈夫遠遠的,她自己獨居,讓媽媽也是離開她。我就說:“婦人,你得相信耶穌。”她說:“下次吧。”特別有餘地,因為她不知道自己的下場,所以說:“你會出大事了!”我就喊出來了,她大吃一驚,直接打開心,相信了。這樣之前再怎麼跟她說話,她也是嗡嗡嗡對牛彈琴似的。但是,神讓這個婦人只聽進來一句話,那就是:“婦人那會出大事的!”從那之後呢,這姊妹飛速的改變了。所以撒但,撒但最喜歡抬高我們的心。比別人了不起的,比別人掙錢好的,這樣一來心就會高起來,到了某一個階段的話,主的聲音也聽不進來了,甚至會小看教會的牧師了,小看教會了。最重要的是,無論是什麼事情,都不想接受引導了。

主日禮拜十點開始聚會,我們是在神面前禮拜的,難道十點到了不好嗎?我就跟聖徒們說大家早些來,當然有些人特殊情況會遲到。但是我們在主裏面用心的話,準時到其實不難。但還是有很多人遲到,肯定有他們自己的理由。奉獻也是這樣、禱告也是這樣,那麼禱告一次兩次的時候,沒有禱告的話不是會馬上死的,還是可以混日子的,但是屬靈的方面已經局限於沼澤地不能自拔了。那麼加略人猶大已經被選為耶穌的門徒了,再加上彼得也是耶穌首席的門徒,但是還三次不認耶穌,很多人還是走向這樣的路,再怎麼給他們提醒,他們也不知道,他自以為自己還行。非常抱歉,大家心裏的指標,大家心裏所有的水準和平衡,都已經失去平衡了,沒有標準,都不知道自己是多罪惡的,都不知道自己走錯了多少道路。所以聽不進來聖靈跟我們所說的話語。

那麼換個角度來說一下,耶穌第一次降世的那一天,在耶路撒冷城門有很多文士、法利賽人和律法師,那個時候為什麼沒有聽到耶穌降生的消息?那是因為神沒有給他們說。後來希律王聽到這個消息,反而要去殺神的兒子了。到底誰能接受耶穌的誕生,因而敬拜耶穌到底誰能做呢?是野地卑賤的牧羊人。當時伯利恒有無數了不起的、有職位的、有地位的、有錢的多了去了,但是主讓聖潔的神的兒子耶穌基督誕生的這個事情沒有告訴任何人,給最卑賤的牧羊人告訴了這個事情,

“哎呀,今天晚上有這麼多星星。”

“啊,那是羊啊!”

“不是,那是山羊。”

是的,這是聖誕主題音樂會的臺詞大家都聽說過了吧。那麼,有那麼多的出類拔萃的、學問的人、還有善良的人多了去了,神為什麼不使用他們?把耶穌榮耀的降生的事情為什麼告訴了牧羊的人,而不告訴那些優秀的人呢?像這個卑賤的牧羊人,放牧的人,神給他們顯明了這個榮耀。

1962年,我遇到了耶穌,我特別想過好信仰生活,真是特別想專門過好信仰,想成為得神喜悅的人。無論我能做到哪我就算到哪兒,想盡心盡意的去做,但是發現自己不能隨心所欲的去遵守,身不由己。1962年是我人生最漆黑的時代,無論是過去還是當時對我來說都是淒慘的。就像耶穌專門找了放牧的人,10月7號,同樣來找我了。那天晚上,在那之前在我信仰生活當中,雖然我的行為想得到喜樂、雖然我的行為想得到信心。那麼就算主日禮拜忠誠,看著這樣的行為,那麼出於我的很多事實當中,我做再怎麼好也是不能得神喜悅。那麼怎麼才能真正的神喜悅呢?只有耶穌基督一位,別無他法。那麼耶穌的義成為我的義;耶穌的聖潔成為我的聖潔;耶穌的心成為我的心。耶穌所做的一切神都賜給我了。我從來就沒有刻意要改變自己。

啟示錄21章8節說【惟有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說謊話的,他們的份就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裏,這是第二次的死。”】這裏有一句話說所有說謊話的,我以為不傷害別人的謊話呢,不是壞的謊話。但是聖經卻告訴我,你就是一個要下地獄的人。我想比起別人來,我說了謊話可能要下地獄了,所以每天都乞求,我只要張嘴我就會說謊話,後來我決心不說話了不張嘴了,早晨起床我死死地下定決心,別人說話我也是“嗯嗯嗯”不說話,別人說你是啞巴呀怎麼不說話啦?我還是不說話“嗯嗯嗯”但是到了下午的時候,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個嘴還是張開說話了,每當說話都是說謊,我想憑著自己的善良生活,但是發現自己沒有可能性成為義人了,我再這麼做也是不行了,所以才需要耶穌,不是出於我的義,把耶穌的義當成我的義、把耶穌的聖潔當成我的聖潔、耶穌的智慧當成我的智慧、耶穌的心接受到我心裏。不是我要去做什麼,看到耶穌改變了我的生活。

聽*姊妹的丈夫因為交通事故住院已經兩個星期了,醫生們說要切斷他的腿,因為腿上神經已經死了,血液不流通,所以這個爛血會越來越蔓延在整個身上,我就到了首爾大學醫院,那天好不容易去了那個醫院,但是走廊吹了很多涼風,那天感冒了,特別的寒冷。來的路上以馬內利的姊妹給我打電話了,聽說牧師在首爾大學醫院,你來的路上正好有我們的辦公室,請你來一下,所以我就去了,因為那是地下所以那天晚上吹的寒風特別的多,簡直跟寒冷的天氣爭戰,那個姊妹也說了,我丈夫得救以後特別的歡喜,原來我丈夫只有耶穌,但是有一天娘家母親死了,留下了遺產,看到了遺產我丈夫的心完全翻轉了,只是忙著做生意,生意都倒閉了,後來出現了交通事故,有兩天他就昏迷不醒。

我說姊妹,你看他昏迷不醒就跟丈夫說:“老公、老公,你要悔改,要從心裏悔改!”就這樣跟他說。教會的長老一起為他禱告,他終於有了這個意識,特別的感謝神。我就問了後來的事情,他的臉部都已經破碎,粉身碎骨一樣的,受了很大的傷。以前我也出了這樣的事故,鼻子撞歪了,而且鼻子碎了之後呢、堵住了呼吸的通道,很難呼吸,後來動手術之後把這個碎骨鑿出來,我以為把所有的骨頭都鑿碎了,但是鑿出來之後發現就兩塊兒小骨頭,所以這個手術確實要及時。他做了臉部的手術特別的完美,但是他的腿了仍在腐爛著,這個姊妹心裏想神不會讓我丈夫切斷腿的,特別懇切的,我也是跟姊妹一起禱告,用電話一起禱告。雖然現在還沒有作出決定,但是醫生一直催著要馬上決定,不動手術就要出院了。雖然不是需要我去負責,但我想就算負責,也得由神來負責,雖然不知道這個姊妹會怎麼決定?但我是個牧師,要說出信心!

這次真州佈道會的時候,許仁秀弟兄,好幾次得過癌症了,但是大家絕對不要跟癌症走的近,這癌症好了也是復發,好了也是復發,所以這癌症千萬要離開我吧,遠遠的離開我吧,不要接近我,大家應該這樣說,當然,癌症也會聽大家的勸阻。那許仁秀牧師呢已經六次得癌症了!每次得癌症幾乎要死的時候我說你依靠神就會好!第一次好了,但是到了第二次癌症復發的時候,他又說這第二次好不了吧,總是有懷疑。我說沒關係,你還是靠信心! 上周在真州的時候,去昌源的時候一大早坐車到了蔚山。那時候我得感冒,他本來身體不好,我還感冒了我怕傳染他所以說話呢也是扭著頭跟他說話。但是從那天起,本來癌症病毒堵著他的腸子不容易吃飯,只能喝水。但是到了三星醫院了,上周的時候星期天主日禮拜結束之後呢我要參與聖誕主題音樂會,沒有時間,所以一大早去三星醫院看了一下,許仁秀弟兄就開始說:“牧師啊、我第一次知道醫院的飯這麼好吃,這麼香。”開始吃飯,我就問:“到底怎麼了?是的!牧師開始禱告的那天以後呢就開始好了! ”但是我們裏面,心裏的相信的這個信心並不是穩定的,下次有困難的時候並不會想起上次幫助過的神,而是總覺得這回這個事情是不行的,其實呢上次的病好了,這次的也是依靠著信心就可以好。他第一次得癌症,我就說:

“你上次得過白血病吧?”

他說:“是!”

“怎麼好了?”

“靠著信心。”

“那第二次的癌症也可以啊!靠著信心吧!無論是第十次、第一百次復發,靠著信心就行!你試試!”

我就說我得一千次癌症也是有自信,為什麼?靠著信心就行,上次雖然好了,但是這次應該不行吧?撒但非常巧妙的給我們這樣的懷疑的心,而且特別奏效,我們特別容易接受這樣的想法,還苦惱,徐仁秀弟兄也是,昨天想來釜山,但是身體不太好沒能下來,我說:

“你吃飯吃的好嗎?”

“吃得好。”

“大小便怎麼樣了?”

“正常。”

“那就行了,所有的病就都停止,都已經結束了。”

那麼在我們裏面的神,都想給我們所有的人做工,但是一旦心高起來的話,如果我面前有王,我是大臣的話就應該接受王的命令,但是心高的話連王的話也想拒絕,也想違背。耶穌不只是王,是萬主之主啊!但是我們心裏面,撒但給放下來不是主的話語的另一個想法,總覺得好不起來,給我們這樣的心,被這樣的想法牽引。會拆毀大家心裏向著神的淳樸的心,會走向肉體,走向世界。耶穌和世界是難以相比的,耶穌和錢是難以相比的。當然,花錢是需要花的,但是靠著錢不能得救是吧,靠著錢是不行,靠著錢也不能買到平安,靠著錢也不可能買到信心,再有錢也是沒有信心就要痛苦,沒有耶穌再有地位也是痛苦的,具備了一切也是沒有耶穌就要絕望。

那麼神向耶穌誕生榮耀的位置,告訴的這個榮耀的資訊不是別人,而是非常卑賤的牧羊人。如果是別人轉告了牧羊人,那王就會大發雷霆:“耶穌誕生的事情怎麼不第一時間告訴我,你還告訴了牧羊人呢?”但是因為神轉告他們了,他也是不能怎麼樣。大家也是,如果有耶穌來我們教會了,誰都邀請了就沒有邀請大家的話,大家會怎麼樣呢?“樸牧師怎麼能這樣對待我呢,怎麼不告訴我呢?”大家會埋怨,對吧?但是不是我邀請,這些牧羊人,是天上的天使邀請他們的。【今天在大衛的城裏,為你們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他們聽到了可貴的神的聲音,然後迎接了耶穌基督,耶穌成了他們永遠的主。今天相信耶穌的人雖然來教會,但是有很多人,耶穌沒有成為心裏面的主人,比起耶穌更加追隨自己的想法。為什麼?就是被奸詐的撒但欺騙。

現在,我們主耶穌基督進到我們裏面了,在他的話語面前,我的想法無論好歹,都不能相比,都不能拿出來。因為神說是義人的話,沒有任何理由,神說義人就是義人;神說聖潔就是聖潔;神說活著就是活著!所以我們就是相信神的,就是相信耶穌基督的信心的人。不是很驚奇的事情嗎?所以,牧羊人呢,遇到了耶穌,敬拜耶穌。不是見到國會議員,也不是見到什麼長官,而是遇到了耶穌,他們蒙福了。那麼大家心裏也需一個一個開始算清,自以為了不起的是傷害我自己的。了不起不是問題,但是自己認為自己了不起是問題,我聰明不是問題,但是我認為自己聰明的時候就開始有問題了。我勤奮等等…就是自己認為這樣的人因為這一點卻不能順從耶穌的話語。就像牧羊人,相信耶穌的信心,所以神的恩典活在我們裏面,希望能夠做工。

我們做下禱告……

2018年12月16日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訂閱由Strikingly提供技術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