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0f3d12ebde4f9925.html
返回網站

我心中的耶穌不軟弱

· 講道話語

我們一起看下聖經話語,使徒行傳12:1~19

【那時,希律王下手苦害教會中幾個人, 用刀殺了約翰的哥哥雅各。 他見猶太人喜歡這事,又去捉拿彼得。那時正是除酵的日子。 希律拿了彼得,收在監裏,交付四班兵丁看守,每班四個人,意思要在逾越節後把他提出來,當著百姓辦他。 於是彼得被囚在監裏;教會卻為他切切地禱告 神。希律將要提他出來的前一夜,彼得被兩條鐵鏈鎖著,睡在兩個兵丁當中;看守的人也在門外看守。 忽然,有主的一個使者站在旁邊,屋裏有光照耀,天使拍彼得的肋旁,拍醒了他,說:“快快起來!”那鐵鏈就從他手上脫落下來。 天使對他說:“束上帶子,穿上鞋。”他就那樣做。天使又說:“披上外衣,跟著我來。” 彼得就出來跟著他,不知道天使所做是真的,只當見了異象。 過了第一層第二層監牢,就來到臨街的鐵門,那門自己開了。他們出來,走過一條街,天使便離開他去了。 彼得醒悟過來,說:“我現在真知道主差遣他的使者,救我脫離希律的手和猶太百姓一切所盼望的。” 想了一想,就往那稱呼馬可的約翰、他母親馬利亞家去,在那裏有好些人聚集禱告。 彼得敲外門,有一個使女,名叫羅大,出來探聽, 聽得是彼得的聲音,就歡喜的顧不得開門,跑進去告訴眾人說:“彼得站在門外。” 他們說:“你是瘋了!”使女極力地說:“真是他!”他們說:“必是他的天使!” 彼得不住地敲門。他們開了門,看見他,就甚驚奇。 彼得擺手,不要他們作聲,就告訴他們主怎樣領他出監;又說:“你們把這事告訴雅各和眾弟兄。”於是出去,往別處去了。 到了天亮,兵丁擾亂得很,不知道彼得往哪里去了。 希律找他,找不著,就審問看守的人,吩咐把他們拉去殺了。後來希律離開猶太,下凱撒利亞去,住在那裏。 

有一次我去麻風病村裏面進行禮拜,我經常和麻風病裏的牧師們走的很近,有一次有一位牧師對我說:“牧師,如果你不忙的話到我們那裏去吧。”我說:“好的。”我去參加聚會了,麻風病村的牧師們想把我樹立為講師,因為我和他們是不一樣的教團,所以不能讓我上臺講話,他們就演了一出戲。

晚上牧師上臺開始講話語,所以我就坐在下面,因為我不是講師。因為我不是講師所以就沒有戴領帶,只是穿了個西服坐在那裏。講師牧師上了講臺之後不是講話語,站在那裏就說:“今天晚上講師的名單裏寫的是我的名字,但是我想耶穌更喜悅樸玉洙牧師來講話語。”說了這句話,然後就說我們邀請樸玉洙牧師。我坐在下面大吃一驚,他這麼說了我也沒辦法,所以就沒戴領帶就直接上去了,開始講了話語。本教會的牧師那裏因為是祈禱員,所以在那裏一直忙碌。後來一看講師牧師不在,另外一個不戴領帶的牧師在講臺上。在長老教會不戴領帶上講臺的話會出大事,所以他特別的震驚。講完話語之後這一位牧師來找我。

“為什麼不帶領帶上去?”

我說:“我非常的抱歉牧師,我不知道我會講話語,講師牧師告訴我上來的時候我沒有戴領帶,急急忙忙的上去了非常抱歉!”

這個牧師一直不放過這個事情,一直在計較,我有點生氣了。我說什麼牧師這麼聽不懂話?我為了講話語沒戴領帶應該能夠理解,反正那天有這樣一些的情況,所以整個氣氛特別的糟糕。那個時候我才知道去長老教會的話,一定要戴領帶。在另外一個時間裏,那天也特別的忙碌,大概講到一半的時候那個牧師就過來了坐在裏面,我看到那位牧師他坐在旁邊聽話語,我就開始講了話語,講著講著他突然站了起來,他開始跑向外面。那個村莊裏面有一個牧會者聚會,他就把全教會的長老執事全都叫過來,然後說神的聖靈在做工,當時在座的人基本上都得救了!

我去想一想的時候,去讀《使徒行傳》特別特別的有意思,《使徒行傳》12章裏彼得被關在監獄裏面如何從裏面逃脫出來呢?但我們看的時候只不過是彼得而已,但問題是什麼呢?耶穌基督在世上,後來升天了,沒有其他的耶穌降世不是嗎?那耶穌基督升天之後,想通過我們同樣的做工在地上,像耶穌一樣。所以神賜給我們他的名、給了他的心、他的能力,能讓我們仔細的去看到這樣的恩典。淩晨我起來讀《使徒行傳》的時候特別感謝的是,《使徒行傳》12章裏在監獄裏面的彼得,我們看一下他怎麼做的。到13章的時候,他們侍奉主禱告的時候,聖靈告訴他們說要單獨樹立保羅和巴拿巴,他們開始奉差遣到宣教地去了。在12章裏解開了被困住的我們,到13章的時候之前被鐵鏈捆綁著、被兵丁困著、被關在監獄裏,然而現在從中讓我們變得自由,現在聖靈開始接應我們,鐵鏈打開了聖靈引導我們,看到這樣子的時候無比的美麗。

我在生活的時候能夠感覺到什麼呢?1962年我得救的時候,我根本就沒有想像過自己會成為一個福音傳道者,我從來沒有這麼考慮過,之前因為我的罪每天每天被捆綁,每天每天早上起來哭著禱告求饒恕,特別特別痛苦!大概在2年的時間裏,耶穌基督把我從罪裏面這一切的捆綁當中拯救了出來。之前當我心臟不好的時候,這是我心裏面最恐懼的一點,當時我還住在大田。在洛杉磯結束佈道會來到了仁川機場,再從仁川來到大田的時候我特別特別的疲倦,也特別特別的反感,從仁川到大田的話也就2個小時,但是讓我感覺特別特別吃力。主日禮拜結束之後,晚上的禮拜在大邱進行佈道會,從大邱結束之後到大田的話也就是1個小時左右,走高速公路過來的時候,我坐在車裏特別特別疲倦。1999年自從我的心臟變好之後,奇跡般的神治好我的心臟之後,當時我還想著我還能活過2個月嗎?當時如果拿著診斷器放在我的胸上的話,那麼“噠..噠...”一下之後,好長時間停下來都不跳,這種感覺非常非常的奇妙,如果不再跳下去的話,那那個時候我該怎麼辦?如果不跳的話!幸好還在跳。我沒有準確的計算過,當時好像大概有五秒到十秒的時間。在1999年的時候,我們在大田建立宣教中心,我上了一下二樓的踏板那裏,我就直接就癱坐在那裏了。因為心臟不好,所以在樓下去看七樓那些工作人員在上面工作的樣子,我心裏也是特別特別緊張,無法去望著他們。

我在紐約結束佈道會去了秘魯,那時候加納的宣教師給我拿來了對健康有好處的東西,有像液體一樣的東西,那個宣教士拿過來之後說樸牧師你得吃這個,然後我就吃了一點點,本來我不喜歡吃這個東西。我在講話時候我就做了一下計算,要麼我就失去這條褲子,要麼我就終止我的禮拜,反正我那天沒有講完話語,我的話語不到1個小時左右就結束了,跑向廁所的時候我還擔心廁所會不會有人呢?幸好沒有人。那個時候我的妻子身體也不好,晚上的時候我們兩個人商量了。下一周要在秘魯,說我們要不要回韓國去呢?和我的妻子一起商量了一下,說我們寧可死也在秘魯死吧所以我就去了。飛機上有3個空位置,旁邊坐著一位年輕的婦人。我對她講:

“你家是在哪里的?”

“***”

“非常高興的見到你。我想跟你提出一個請求可以嗎?”

“可以。”

我說:“我的妻子上了飛機,但是身體現在非常的不好,如果我到別的地方去,你也到其他座位去坐的話,那麼我的妻子就可以躺下了。”

那位婦人說:“這有什麼難的,沒有問題。”然後她就到其他地方坐了,我的妻子我就讓她躺在三個的位置上睡覺,因為當時我的妻子身體更不好。秘魯大型佈道會結束之後,我們要回國去了機場,弟兄們也過來送機,他們想看著我上飛機。弟兄們在回去的時候就說:“樸玉洙牧師傳道旅行是最後一次了。”

1999年的時候,當時我的兒子在美國留學,我想了好幾次這個大學以後再上也行,我想把他叫到韓國來教一教他信心的部分。那個時候是1999年的夏天,我們就去了松樹林的休養館,晚上躺在帳篷裏面睡覺的時候,從總部到開辦主日學地方,差不多有400~500米左右,我總共走了4次,往返將近有一公里。我無法相信,我竟然去了4次,那麼我基本上走了4公里左右,真的無法令我相信,我再怎麼去數一數了,我都走了這麼長時間。我那天晚上入睡了,如果我昨天走了四次的話,那我的心臟都好了,就可以這麼說。那天我就想著我都好了,所以我就在農田裏開始跑步。修養會之後回到大田,在旁邊有一個西大田的女子高中,那裏運動場特別的漂亮。我在那裏開始奔跑,300米的圈子我跑了兩圈之後就跑不動了,但是一直一直跑。買一雙輕巧的運動鞋,到非洲也是去跑步。每天早上起來,跑一公里、兩公里、三公里、四公里、五公里為止。那流著汗的時候,特別特別的清爽,發生了一個非常奇怪的症狀,我無法理解人們說的上飛機為什麼要累?上飛機的時候,又不是去砍柴,又不是挖地,只是在那裏看看電視,然後看看電影,讀讀書,再喝一杯可樂,想睡覺的話就睡一覺。令我感到最自由的地方就是飛機裏面,沒有人能夠碰我,特別是沒有人能夠給我打電話,有的時候臨晨兩點、三點也會有人打電話,但是沒辦法不接,因為怕是著急的電話。我從巴拉圭到聖保羅十四個小時,從聖保羅到洛杉磯是三個小時、從洛杉磯到仁川又是十三個小時,總共是三十個小時。我一點都不累,坐飛機一點不累,如果讓我說這樣的話的話無窮盡的。

我心裏面的所有的不便的都解開了,彼得被關在監獄裏面被鐵鏈鎖著,有兵丁看守著,有鐵門關著,又有兩層三層的門。但是彼得在那裏面幾乎的都全解開了,然後神說什麼呢?神這樣去說,過了第一層第二層門,那時候門自動就打開了,那在這裏把捆綁著他的一切都解開了。在我得救的1962年當時,我遇到的困難,我闖的禍,有很多很多的麻煩,但是就在這兩年期間內,神都為我解開了,所有的一切都解開了,然後神讓我做他的事情。

有一次在大德修養館進行工作的時候,我看到有幾個弟兄做的特別的怠慢所以就把他們叫過來了,我說如果不是神施下恩典的話你們還能這麼健康的做工嗎?有可能你們現在躺在醫院裏邊或者是又發生其他的問題,神都幫你們解開了不是嗎?看《使徒行傳》12章的話,神把我們從罪惡裏邊從律法裏邊從一切當中都解放了出來,現在代替我們使用了耶穌來為我做事情,那時候我不太清楚為什麼我要去解決這個問題,當時捆綁著我的有很多很多問題,但現在沒有什麼可以捆綁著我,主為我們已經解綁了。在12章裏彼得被困在了監獄裏面,有鐵鏈鎖著他,又有兵丁看著他,有幾層監獄一直關著他,又有很多兵丁看守著。但是不管有100個、1000個兵丁,不管這個監牢堅不堅固,不管有沒有鐵鏈,因為神為他解開,所以他能夠走出來。在那之後到了13章,接下來的故事是什麼呢?

在安提阿教會裏,有幾位先知和教師,他們在一起禱告當中,聖靈告訴他們說分派巴拿巴和掃羅。現在把一切都解開之後,那被耶穌捆綁,讓耶穌來牽引著我走,耶穌要在世上所做的事情,他來做。現在結束這一切之後升天了,那麼剩下來要見證耶穌的事情,交托給我們走了,交托給我了。我向這位弟兄說明,弟兄你不要這麼去做事情,弟兄你本來可能會生病,也會有各種各樣的問題,可能會困難。但是神為了讓你做神的事情,為你解開了所有的事情,但是如果你疏忽的去做神的事情的話神會喜悅嗎?不是的。我對他這麼講。以前我在很多很多事情上面被捆住了,但是神幫我解開所有的一切,現在讓我自由的去傳播福音。在進行Cantata的時候和每一位貴賓,有些貴賓們剛剛開始講福音就結束了,有的人只能講講我們宣教會的故事,有些人神為我們打開路,給他傳播了福音。為什麼要開Cantata呀?為什麼要進行格拉西阿斯合唱團呢?不就是為了傳福音嗎?為什麼要吃飯呢?為了讓我們傳福音。

有一次我帶這兒子去了澡堂,我說:

“永國,孩子們不喜歡進到熱水裏面。”我就把他壓到裏面。

“啊!爸爸呀...”

然後把他拉了出來,然後給他搓了背。我說:

“永國啊!”

“是!”

“爸爸現在做著神的事情。”

“什麼事情啊?”

“你今後要成為神的僕人,所以搓你的背,也是神的事情;爸爸吃飯也是在做神的事情,因為我吃飯之後並不是做別的,而是去傳福音;爸爸坐車也是做神的事情,因為坐車也是去傳福音,坐飛機也是一樣。”

這一次我的飛機行程怎麼樣呢?25號晚上坐飛機去美國的達拉斯。在達拉斯結束之後我又要去哪里呢?要去烏干達。從達拉斯到韓國有一半的距離,所以到烏干達的話還有一半,這個旅程非常非常的長。坐飛機可能要24個小時左右,但是我一點都不怕,神讓我從坐飛機的困難當中得到解放,讓我的心臟得到安好,把神能夠做功的所有的條件為我具備好了。

特別榮耀的是耶穌被釘十字架三天復活之後,耶穌基督親自證明說:“你看看我這個釘痕,我為你在十字架上洗淨了所有的罪。”主只做在那裏之後升天了,現在通過我們要把耶穌所做的事情都交付了下來,現在為了讓我們能夠做這些事情,在我們所捆綁的一切裏面神都解開了,讓我們得到自由、讓我們蒙福、讓我們得到這份榮耀的時候特別感謝!在這麼骯髒污穢的罪惡裏面解開了我們,我的罪得到了釋放!我比白雪更白的洗淨了!聖經裏面說比雪更白的洗淨了,我的罪被洗淨了,我成為聖潔了!我稱義了!我是乾淨的!我一點罪都沒有了!都洗淨了!讓我們講出這些話來。不知道有多麼的感謝,神為了讓我們做這些事情,為我們預備好了所有的事情。啊!聖經做工這麼做工啊!彼得在耶穌升天之後彼得受了試探,耶穌去找他的時候說:

“彼得,你比眾人都更愛我嗎?”

“啊,主你知道,你餵養我的小羊。”

這些小羊,他們一點點成長,讚美神,傳播神的福音,為了做神的事情。彼得說:“我算什麼人,能做這樣的事情呀!”撒但為了阻止我們做福音的事情,拿出很多很多事情來講。而耶穌呢,為我們解開很多很多事情。耶穌的能力比撒但的能力更強,所以耶穌來解開的話,沒有任何的捆綁是解不開的。神已經在我們人生裏面這樣打造出來了,我在罪得赦免之前,在黑暗的世界裏面,我覺得我永遠無法從當中擺脫出來,我真的從罪惡裏面得到自由了!我的罪比雪更白的洗淨了!我像羊毛一樣乾淨了!這些話只有聖經裏面能夠講出來,換作是我的話絕對講不出來。我覺得永遠不能像雪那樣白的去洗淨、我以為我永遠會成為罪人、我以為我永遠只能淪落為骯髒污穢的人,但是有一天,主把我從罪惡裏面釋放了出來,讓我從律法當中得到解放。這樣的話,就算是彼得他手和腳被鐵鏈鎖住,有好幾個兵丁看著他,又有幾層的軍營困這他,一直這樣這樣牢牢抓住了他。但是天使下來,不斷的去擊打他的肋旁。

我們宣教會裏面樸永忠牧師,他有個外號,叫“睡蟲”。和我一起開車來回的時候,有的時候我也會開車,但絕大部分都是他開。開著開著我就發現他在前面打盹,我說我來開吧,樸永忠牧師他雖然是牧師,但是他也是我的外甥,所以我們兩個在一起的時候,我不會用敬語,直呼他的名字。我只要一換座開始開車的話,他坐在旁邊只要五秒鐘就會開始打呼嚕,然後只要睡三十分鐘的話,那麼從那時候起幾百公里他也能開下去,特別特別的神奇。反正我們經常的跑遠路,所以我們在旁邊也經常叫他是“睡蟲”,到他牧會教會的時候,長老們就跟我說:

“牧師啊,為什麼把這樣的牧師派到我們教會來呢?”

“怎麼了?”

“他簡直就是一個‘睡蟲’,他不怎麼做教會的事情,來教會也都是經常走掉,但是看他聖靈作工的樣子的時候,特別特別的驚人。教會弟兄姊妹們他們感受到什麼呢?說看不到樸永忠牧師作工的樣子,只要有時間的話他就出去,因為宣教會裏面他擔當的事情很多。但是牧師,特別特別驚人的是樸永忠牧師來了之後,發現這個教會驚人改變樣子的時候,特別特別的神奇。

有一次他到我這裏來,對我說想在那裏分堂建一個禮拜堂,說叫50個大學生們過來給他們供吃供住,然後給他們教育。說把本來禮拜堂賣掉的話,能夠賣兩百億左右,最後我說你給他賣掉吧。在那裏有一個好地方,那裏有一個非常好的三千平大的自然農地。我們說把這塊地買下來,在那裏如果重新建一個禮拜堂的話會建得更好。最近禮拜堂越來越不好了,整到現在為止,那個教會沒賣出去,沒有人想買了。

這個彼得他原來被捆綁了,但是全被解開了。他的腳上面還有一個鐵鏈嗎?沒有的。是最後一層門沒有打開嗎?都打開了對吧!什麼兵丁啊,鐵鏈啊,全都解開了對嗎?彼得那個時候為止還以為自己在做夢,但是過了好半天,等天使走了之後他才醒過來說:“啊!原來是神解救了我!”

耶穌在這個地上之後,有一天他升天了。把耶穌在世所做的事情交付給他成為了僕人的我們,那麼為了能夠讓我們傳福音,在一切被捆綁的事情上面給我們解綁了。1999年,我的心臟變好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在秘魯利馬進行大型佈道會坐車到了機場,所有的利馬教會弟兄姊妹們都說這是最後一次見到樸玉洙牧師了,那個時候是1999年,但是我們馬上就要到2019年了是嗎?過了20年。神把我們從所有的事情上都解開了,我原來在很多很多事情上面被捆綁,在絕望裏面、在失望裏面,沒有什麼事情成就的,我們看《使徒行傳》13章有非常好的一句話語,13章4節“他們既被聖靈差遣,就下到西流基,從那裏坐船往賽普勒斯去。之前被兵丁用鐵鏈鎖著,被他們牽引著走,現在是神的聖靈在所有其他的部分上給他們自由,然後告訴他們我牽到哪里去,就帶到哪里去,現在他們接受聖靈的引導,被聖靈所牽引。我們之前犯罪,生活在罪惡裏面,但是我們親愛的主耶穌基督為我們所做的事情解開了我們。

真的通過只犯罪,只犯惡的我們,為了通過我們來完成他的事情,使我們從罪惡裏面得自由,在所有的事情上面給了我們真正的自由。我們向著福音奔跑,是沒有任何一條繩子可以捆綁我們。

我們今後不斷的進行大型佈道會,我們宣教師們不斷出去,從2017年3月直到現在,還不到兩年,已經有六萬人、七萬人,牧會者他們罪得赦免得救,如果現在敢有人說我們是異端的話就出大事了。現在各個教會發出聲明,說好消息宣教會不是異端。那這些牧師不是一般的牧師,是擁有幾百個教會的主教級牧師,他們寫了這樣的聲明書,簽了名字,有好幾張這樣的聲明書發了出來。那些長老教,監理教,我們不說這些教派如何,而是以耶穌基督的名義我們來看一下,不是長老教,浸理教,也不是好消息宣教會,把這些都放下來。因著復活的主耶穌基督之名。不為別的,我們為了耶穌基督的福音一起生活吧!有很多很多牧師他們同意了。

2019年從2月份開始,有6萬人的牧師我們開始教育他們,濟州島因為沒有簽證都可以進來的一個地方,因為有很多的人他們很難拿到韓國簽證,所以沒辦法過來,所以我們就在濟州島建立一個中心。建立一個一次可以教育一千人的一個場地,所以帶著牧師們來最高級的牧會者教育,給他們講贖罪,還有信心律法這些部分。我們就去看了一下3400平的一塊大地然後準備去購買,從明年2月份開始,我們在首爾進行教育。每個月每個月都過來這樣子接受教育過去,讓他們學會如何去憑著信心生活?然後罪得赦免之後犯罪的話如何去處理?耶穌基督的寶血如何去洗淨我們的罪?這些部分我們詳細的為他們講解。有一位牧師,在接受教育的時候,他是一位主教級牧師。他就懇切請求讓他的妻子那位師母也過來接受教育。我看這位牧師的時候特別的寶貴,是一位非常高的一位牧師,因為我們這裏宿舍不夠,所以就讓他住了地板。我就問他說:

“睡覺怎麼樣?”

他說:“我降卑心的時候什麼都不成問題,剛開始有點問題,但現在特別的感謝又平安。”

我說:“食物怎麼樣?”

他說:“韓國食物特別的好吃。”

很多牧師們來到這裏接受教育,他們感到非常驚人,為什麼?耶穌不僅僅是我,全世界的基督徒,為了讓他們為福音去生活已經具備了所有的條件。捆綁我們的罪裏面、律法裏面、家庭環境裏面,還有經濟上面、健康上面的所有的問題上面,主為了讓我們去做主的事情已經使我們得到自由了。《使徒行傳》13章裏他們為了傳福音,他們在那裏面見到了總督給他傳福音,他們見到總督的時候,有人開始妨礙他,人們拿著神的這個使命去傳福音的時候,哪有人起來去妨礙他們呢?就這樣總督他得救了。

我們裏面雖然有很多很多事情發生,但是這是主的旨意。非常準確來講,如果比起主,撒旦能力更強的話我們會被捆綁,但問題就是主的力量勝過撒但,聖經裏面說耶穌戰勝了魔鬼,魔鬼他出去了,他一動不能動,因為憑著耶穌基督的能力我們站立。所以我們傳福音的時候好像受到了阻礙,有些人在敵對,有些人在妨礙似的,但是沒有人能夠抵擋這個福音這是事實!不知道多麼的驚人感謝,目前我們開辦佈道會。我們的牧師只要出去的話,以前只有我這樣,但現在所有的人都見部長,金基成牧師他在在很多很多的地方、在肯雅建了很多的神學院、在監獄裏面創辦了神學院,因為在監獄裏面罪人沒什麼事情可做,吃完飯就閑著,現在在神學院裏面他們過來聽各個牧師的話語,他們從監獄裏面出來的時候也畢業於神學院,他們都成為了牧師,金基成牧師他本來就是像牧師嗎?從監獄裏面出來之後連父親家也沒去直接來了我們教會,一年當中在我們教會裏面,有一個空房我就讓他用了。他17年來一直在監獄裏面,出獄三個月前給他父親打了電話,說:

“尊敬的父親大人,不孝子三個月之後要出獄了,到時候我要到父親面前給您敬拜一下。”

然後也給自己的朋友打電話說:

“我三個月之後要出去了,我們見面吧。”

但是他想了一下,他在監獄裏面待了17年,好不容易成為自由之人,自己出去之後要怎麼生活呢?在監獄裏面罪得赦免之後,有聖靈開始給他智慧,他擁有了一個非常人的智慧。在監獄裏面沒有人能夠犯罪,在裏面有人看著,有人管著,什麼都做不了,不能犯罪。17年時間裏面沒有犯過罪,所以自己誤認為自己已經乾淨了,可以不犯罪了。基督教,佛教還有天主教,三個教的會長們,他們特別特別的善良,他們是犧牲自己所有一切來做事情的人,就想著他們是這麼善良嗎?他們出去的時候一起握手說我們以後不要再見了。他們在監獄裏面十年二十年不會犯罪,但出去之後,有些人六個月、有些人三個月就回來了,稍微再快一點的話,一個月之後就回來了。有些人週一出去,週六就進來,所有人都是這個樣子。那麼我呢?那麼我呢?那我肯定也會返回這裏。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這個事情,這個人想到了。聖靈的智慧,神給了他這個啟示。同樣的去讀聖經,有些人只能看到罪人的事實,也有人他能看到義人的事實,這兩者是不一樣的。

“啊~我會重新進到監獄裏面,我接下來的餘生,一輩子要在監獄裏面度過呀,這樣的話實在是太可悲了,太痛苦了,我如何從這裏面擺脫出來呢?”神賜給他智慧,聖靈引導了。如果有一個能指導我的引導者就好了。出去打架的話會有很多人引導我,但是靈裏面卻沒有人引導我。他想了很長時間,想了幾天幾夜之後,因為他是通過《罪得赦免》這本書得救的,所以就給我寫了信,說“牧師我是這樣這樣的人,我想我出去之後就會陷入到罪惡裏面,說能不能接受我。”我說讓他來。

所以他重新給父親寫了信說:“父親,我三個月之後想到你那裏見你,但是如果我再回去的話可能還會陷在罪惡裏面,所以我想到尊敬的牧師那裏去。父親給他回信跟他說:“我雖然很想見到你,但是因為這樣的理由的話。那我會忍一忍。所以你到牧師那裏去吧。”所以他出獄以後跟所有人斷絕聯繫,直接到我們教會來。我就叫他在我們教會的一個空房間裏生活,就這麼生活了一年的時間。呀~已經一周了我還沒有回到監獄裏面、已經一個月了還沒有回去、三個月了也沒有回去。他沒有回去到監獄裏面他特別的感謝、喜樂,每天早上起來然後打掃衛生間,他這一年的時間裏面沒有人管他也是特別特別的幸福。一年結束之後,我告訴他來到了宣教學校,可是從那邊出來的這些人呢很倔,在宣教學校結束之後,畢業啦、結婚了,過得非常非常的幸福的生活。

現在讓我從我裏面的擔心憂鬱裏面解放出來,那金基成牧師是全都解放了出來,他給大韓民國所有的監獄裏面寫信了,他說我是這樣這樣的人,讓我傳話語吧!所有人都沒有回信,只有安陽的監獄裏面回信告訴他過去,裏面的教導官對他說:“你也知道,如果你講話語下邊的人一般的都會睡覺,所以請您諒解。”這位就站在了監獄的講臺上。各位不要想著以後從監獄裏面出來就不會回來,所有人只能回來,一般的講師來了都會講“你們要努力,你們要行善”但是這些人聽到之後大吃一驚! 去講心裏的流向的時候,他們大吃一驚! 他一連講了五個小時,沒有人睡覺,所有人都聽了這個內容,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所有的監獄裏面都邀請他,所以他非常忙碌了,現在在海外。那負責監獄的是法務部,法務部長這些人來見他,在他們面前做演講的話他們會大吃一驚! 他訪問了數十個監獄,現在在監獄裏邊甚至建立了神學院,把那個地區的我們宣教師的牧師派過去,在那裏邊講話語,所以現在那個神學院特別的好。比我們江南教會神學院的學生數都要多,一下子會有100個200個神學生,特別的恩典。神為了這樣使用我們,所以把一切都解開了,神把我們從罪惡裏面解開、把我們從債務裏面解開、罪裏面解開。沒有信心的人雖然在神的恩典裏面,但是他們向著自己不自由,按著自己的欲望,按著自己的固執,為什麼呢?因為沒有信心!神在一切的事上作我們的自由,如果只是自由的話會成為問題。但從律法裏面,罪惡裏面,把這一切都為我們解開之後,聖靈開始抓住我們。現在按著聖靈的派遣,接受聖靈的引導,被聖靈所牽引,我們向著從來沒有想像過的世界離開我們的腳步,神呐!向著我們所有所有的人,希望在我們身上作工。

耶穌他乘著雲上天了,在耶穌走後剩下的這些事情,想通過我們來作工,讓我們從罪惡裏面得到解放,從環境裏面從困難裏面全都解放出來之後,讓我們按著聖靈的引導,就像小耶穌一樣,讓我們侍奉著主去生活。為我們具備了所有所有的條件,給了所有所有的人。

各位我們這身體還是過去的身體,姓金的還姓金,姓樸的還姓樸,我們所有人還是一樣,但是不管是誰在基督耶穌裏已經是新的被造物了! 過去的已過,已然變成新的了!我們的罪、還有情欲、欲望一直在牽引著我們!然而現在我們的情欲、我們的欲望從中神使我們得自由! 聖潔的神的聖靈開始統治我們,讓我們在平安裏面、讓我們在愛裏面、在恩典裏面給我們施下恩典,每當我們傳福音的時候聖靈在我們裏面做工,我們能看到神去為我們做所有的爭戰,讓我們坦然的用福音來覆蓋整個世界,想到這些的時候不知道多麼的感謝!

親愛的各位我們不要再被欺騙了!我們是在基督耶穌裏面新的被造物,我們不再是過去的我們;身體還是我們,指紋和以前的指紋一模一樣,可能身體構造所以一切都一樣。但是罪得赦免之後我們的心不一樣了,我們的心得到耶穌基督的心,所以聖靈進到我們裏面侍奉著主,我們跟隨著主。看到耶穌通過我們,引導我們去做耶穌要做的事情的時候,特別的感謝!我看到通過我這樣的人傳福音得救的時候,特別特別的感謝!

先知門徒的妻,她就拿著一點點的油開始就倒油,這個女人本來是一個非常非常屬肉體的女人,自己的丈夫信神但她卻屬世界。但是沒有道路了,走到先知面前的時候,先知讓她倒油,“神啊,我是一個屬肉體的人,但是我倒油的時候,這油也會出來啊!”特別特別的驚訝。樸玉洙牧師!像我這樣的人算什麼!我傳福音的時候竟然有人罪得赦免,這是真的啊!人開始改變,特別特別的驚訝。變的不同,變的新了,不知道有多麼的感謝。聖潔的天父,您為什麼要拯救我?為什麼愛了我?把耶穌要做的事情,代替耶穌,讓我來做?是啊主,如果這樣的話,耶穌能夠治好病人,我也能治好病人;耶穌有能力,所以我也得到了能力。我之前勝不過我的肉體,成為肉體的奴僕,勝不過我的情欲被它所牽引。但是如果主活在我裏面做工的話,捆綁著彼得的所有鐵鏈都解開,鐵門也打開了。現在賜給了我們可以做神事情的自由,為了讓我們代替耶穌來做事情,不斷的讓我們做事情,有聖靈與我們同在。每當引導我們,讓我們可以完全的去承擔耶穌基督要做的事情,這樣來引導著我們。

親愛的各位,現在我們不要再問我們自己了,我們軟弱是事實!我們不足也是事實!然而我們現在有主與我們同在。我雖然軟弱,我裏面的耶穌不軟弱;我雖然不足,但是耶穌基督在我裏面不是不足的。那我們也可以去走耶穌所走的道路,去完成他的事情,我們相信這一點,我們依靠這位神,我們跟著這位神的旨意去生活,希望成為這樣的我們。

我們一起做下禱告...

2018年12月23日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